第一卷 从今天开始魔之自由业 第七章
    原本晴朗无云的好天气突然出现乌云,在中庭的上空形成一片阴影。激烈的豪雨拍打着石地,几乎让人无法呼吸。好不容易睁开双眼,映在眼前的画面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沃尔夫拉姆的有利。

    "……陛下?"

    云特战战兢兢地说着,但我连头也没回过去。

    不只是语气,连嗓音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肯接受自己失败的事实,无视于比赛规则的失控行径,因而连累了这位无辜的少女,即使如此你还是执迷不悟,只为了满足你贪求胜利的私欲。"

    "你,你干嘛用演员的口气说话?"

    "这就是你所谓的货真价实的决斗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决不能让你再这样放肆下去。虽然流血并不是我的目的,但我不得不斩了你!"

    "什么!?"

    虽然说要斩了他,但是有利用的武器并不是剑。

    "受死吧!"

    就像沃尔夫拉姆所使用的炎兽一样,他的指尖也开始施展起魔法。出现了和倾盆大雨一样是水蓝色的两只龇牙咧嘴的蛇。

    "该怎么说呢,这不太像是魔王会使用的法术呢……"

    "先不管这个,陛下是何时和水的要素签订盟约的呢?而且连一句咒文也没念,就可以操作粒子,这简直是比登天还难的绝技。明明完全没教过陛下,为什么陛下会使用这种……"

    古恩达以一副根本没再听有利派的人对话的表情,一个人喃喃自语着:

    "原来如此,看来他的确有着魔王的灵魂……"

    闪闪发光的半透明蛇腹上,隐约可以看见用汉字写的"正义"两个字,用错地方了吧?浮在空中的两条蛇,将视为猎物的魔族给卷了起来。沃尔夫拉姆发出了不像他会发出的惨叫声,试图挣脱地一直抵抗着。他的指尖上数度冒出火焰,但是每次都被这场倾盆大雨浇熄了。这就是炎术使用者敌不过水术使用者的证据。依照施法者的层级和实力所展现出来的要素,才是决胜负的关键。

    "放开我,可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臭家伙,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何方神圣?难道你不认得我的脸吗?"

    简直就像在演古装剧。

    "你为遂行己意而夺取无辜少女的性命,实为天地所不容!"

    "呜……"

    当这两条蛇(正义一号、二号)正准备处决沃尔夫拉姆时,一个士兵高兴得大喊着:

    "哦~他醒了,身体也没什么大碍。"

    少女在士兵的手里恢复意识,并睁开了眼睛,小声地呻吟着,并用手触摸自己的脸。

    "……我……我怎么了……"

    有利和沃尔夫拉姆都看到了那名少女。沃尔夫拉姆似乎不想为自己多作辩解。想杀就杀吧,虽然被只有外表长得还算不错的小鬼取走自己的头颅是很屈辱的事情,不过与其跪着乞求饶命,还不如像个武士一样坦荡荡的迎接死亡。

    原本缠绕在他脖子上的水蛇,突然很快的蒸发得无影无踪,他顿时浑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连炯炯眼神都变得异于常人的有利,手指着沃尔夫拉姆放了一些话。

    "沃尔夫拉姆你给我听好,从今以后要给我好好的重新做人!皇帝也是通人情的。"

    "人……人情?"

    自称皇帝的有利,往泥水中倒了下去,溅出相当大的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