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这次是魔之最终兵器! 第一章
    朱莉亚,我是个幸福的男人。

    当我失去你时,我憎恨这个世界的一切、责怪这一切。我憎恨我自己,责怪自己。我把自己的幸存当成是一种耻辱罪恶,绝望地苟言残喘着。

    我的一生中将不再出现值得我拼上性命去保护的事物,我如此诅咒着长生不老的魔族。

    但是,如今不同了。

    当时,我只想背负你那早我一步离去的灵魂中,所拥有的一切罪恶和伤痛。如果真的有所谓的天堂,我相信你的心一定是去了那里。

    然而如果,你再次降临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我祈祷你的人生是幸福的。不会再遇见像我这样的男人,因此葬送了你的人生。

    朱莉亚。

    我现在还活在这世上。

    虽然我无法忘记你的一切,但是,我已再次找到值得珍惜的事物。

    我果然还是无法忘怀,所以创立了棒球同好会。

    目标是成为日本民间业余棒球第一。口号是“在东京巨蛋和SUNTORYMALTS握手!”。(注:SUNTORYMALTS为一日本业余棒球队)

    “有线电视台的记者拿着麦克风访问我呢。问我“你曾经一度放弃棒球,现在为什麽又会重新开始打棒球?””

    喀碰!冲澡脸盆的声音响起,我用着就算在澡堂入口处也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呼。感觉真爽,真是太爽了。不过,采访结束,记者说完谢谢你之后,马上接一句什麽‘感谢绅士狮队的队长涉谷有利原宿不利接受我们的采访’耶?你相信吗?就算是有线电视、再怎麽说也是一个记者呀。竟然在全国性的节目上说出我最在意的事情。喂,村田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呀!”

    喀碰!

    “反正有线电视只有在这附近的人才会看到。”

    “话不能这样说啊——”

    不知道是不是水太大声了,村田回答时几乎是用吼的。

    “被叫涉谷有利原宿不利又没什麽关系!你不觉得很像某个拍挡的名字吗?”

    “像是小内小南那样?”

    “对,或是全阪神巨人之类的。”

    “你给我惦惦!你觉得我会乐意看到巨人和阪神被放在一起吗?我可是太平洋联盟的超级球迷耶,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是洋联的球迷!”

    “是你说要带我进入洋联的魅力世界的耶?为什麽现在你还在悠闲的泡着澡,能赶得上下午一点开始的球赛吗?现在不是在乎什麽大吉大利出师不利。还是涉谷有利原宿不利的时候了!”

    “……村田,你到底几岁呀?”

    对,我的名字叫涉谷有利,不是裕里,也不是优梨,更不是悠璃。因为这个名字的关系,害我这十五年来吃了许多苦头。

    原本以为老爸是银行员,所以满脑子都是与利率有关的事情,就连儿子都取这种名字,害我恨死我爸妈了。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名字是我妈在临街快生下我的时候,一个让我妈搭便车的青年帮我取的……但选择这两个中文字的人果然还是我老爸。

    说到最近几个星期,我总是在星期天早上练完棒球后,利用午间优惠时段去市民棒球场附近的澡堂享受一下。接着快马加鞭地赶去西武巨蛋为喜爱的球队加油。过着宛如一个欧吉桑式棒球迷般的生活。为了让洋联再增加一名球迷,今天还打算要把村田给拉去看棒球。

    大约在一个月前左右,我和这个国二、国三和我同班的眼镜仔村田踺,在公园厕所这个奇怪的地方重逢。紧接着我就从马桶里前往异世界了!为什麽我会卷入只有在梦中才可能发生的事件里呢?还让我得知了自己冲击性出身。

    比如说,联谊时为了吵热气氛,在玩国王游戏时,大家常会手拿一支免洗竹筷大喊:

    “这次换谁当国王?”

    以未满弱冠的十五岁之龄,成为了一国一城之主。

    说是说国王,但并非大家想象的那种国王。虽然我可能会输给世界纪录保持者——大菊鹰队的王贞治教练(注:在日本习惯以“王”昵称王贞治,且目前纪录已被打破),但是我的身份可是很吓人的喔。即使我只有超普通的身高以及超普通的脸蛋,头脑大概也只有一般高中男生的平均水平……

    本大爷我乃是堂堂真魔国的魔王。

    突然被召唤到异世界,还为一群超级美男子所包围,然后被告知自己从今天开始当上了魔王,相信不管是谁都会觉得是在做梦吧!至少我是这麽想的。可是,当我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脖子上仍挂着从那个世界拿到的护身符。

    握了握从那之后就挂在身上的五百元大小的石头,边缘是银色的,中间是比天空还要蓝的深蓝。这颗狮子蓝(注:指西武狮队制服的蓝色)的魔石,仿佛在向我诉说这一切都不是梦。

    我带着魔王的灵魂出生,并立誓保护那个国家。

    而且真的立了这个誓。

    “涉谷,涉~谷~,已经是差不多该到所谓转车的时间了耶!”

    “这就好啦!只要不去便利商店闲晃。一定能赶得上现在的白天比赛。我会从比赛前的练习时间开始,为你慢慢地解说的啦!”

    “那我先去外面等你,你动作快点呀!”

    “好啦好啦!”

    真是不懂洗澡好处的人,那家伙没资格称为日本人。我想等数到一百再上去,便把鼻子以下的身子都泡进水里。此时我眼前的水突然往旁边流去。由左至右,慢慢地,缓缓地流动着。

    嗯?

    为什麽澡堂浴池里的水会往一定的方向流动?

    虽然心里发出阵阵警告,我还是胆战心惊地朝右手边转过头去。那头是一道石壁,水蓝色的正方形磁砖隔着白色的缝隙,排列得像平安京(注:京都的旧称)一样整齐有序,漩涡的中心是个拳头大的圆形黑洞。

    “……圆形黑……洞?”

    水就是往那边流的。

    数秒前为止还在慢慢流动的水,现在飞快地被吸进那个洞里。

    我想到该赶快通知谁,便连前面也没遮就站了起来,中午时分男澡堂生意清淡,连个小孩,大人或老头都没有。

    “喂~~村田!帮我叫一下,叫一下店里的人呀!”

    我持续做着无意义的起身,蹲下的动作,这才想起这不是拜托别人帮忙时该有的态度。

    “村田同学,你到哪里去了?村田健先~生!叫一下店员……噢,不,请帮忙叫店员进来!浴池里有个洞!水正从那个洞不断流出去啦!”

    没半个人进来。

    反正又不是我的错,干脆假装什麽都不知道,回去换衣间穿好衣服后再说“你们澡堂在漏水喔”不就得了?否则在这里大吵大闹,待会儿还被迫报告事情经过的话要怎麽办?别说会赶不上比赛,说不定还会被诬指是我弄坏的,搞不好还会被丢到猪圈吃馊水咧。

    看了一下那个洞。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它变得比刚才还要大了。神呀,我该怎麽办才好?请指引我一个正确的方向吧!或许站在魔王的立场,是不是该对神明请求什麽建言的。干脆直接向日本人心向往之富士山乞求力量吧!我朝背后那个巨大的壁画看过去——

    只看到箱根八里的半次郎(注:2000年由冰川——唱红的演歌,生动地诠释出失落已久的古老日本温情,当时於日本造成极广大的影响。箱根八里的半次郎为歌词中的主角名)穿着旅行装束对我微笑,似乎不管我怎麽请求都会被拒绝一样。

    “可恶!最近的澡堂壁画真是……对~不~起~~水再这样流出去。迟早会渗透到建筑物的地基里,调整使馆子塌陷喔!来人呀!来~人~呀!”

    说着说着连我自己也害怕了起来。不管怎样,得先想个办法堵住这个洞才行。

    看了看四周,寻找有没有可以塞住洞的东西,周围却尽是椅子和桶子。心想肥皂应该派得上用场,却只找到沐浴乳的瓶子。

    这时,一个少年以手腕塞住堤防,阻止洪水吞没村子的故事在我脑海里浮现。他牺牲自己的生命救了全村的人。这是个令人泣不成声的故事。

    怎麽办?我该用自己的身体塞住它吗?

    我颓然地将右手放进洞里,没想到水力产生的冲击将磁转冲碎,反而让洞口变大了一倍,这样一来我不就成了“犯人”了?慌慌张张改用左手压看看。漏水的速度不仅没减缓,压力反而大到将我给吸了过去。这强力吸尘器眼看着就要把我整个人给吸进去了。怎麽会这样?拥有男高中生正常体重的我,怎麽可能被澡池给吸进去……

    只不过,我之前好像才被吸过一次耶……

    “又来了?”

    就像两手手腕被人抓着一样,我一下子就被吸进了磁砖上的洞里。这种事不管是从物理学、生物学,还是以全球的规模来解释,都是不可能的;即使从“艺界人生”(注:SALTIMBANCO,为太阳马戏团所表演的着名节目名称)的角度来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呀!

    如同我所猜想的,我又经历了一场和那天一样的星际之旅。

    哥哥。

    干嘛,小有?

    人类的身体可以进行“空间跳跃飞行”吗?

    啥?

    因为呀,人类可以制造很棒的太空船去其他星球不是吗?就像星际大战还是星舰迷航记之类的红矮星(REDDWARF)号一样。所以呀,如果不趁现在赶快做一些训练的话,我们在跳跃飞行时一定会大吐特吐吧?

    脑袋在想什麽呀你?不要整天只会说梦话啦,有时间去想那些问题,不如多背几个英文单字,就是这样你的成绩才会不好。上星期我在车站碰到以前的罔村导师,才被他取笑“你们真不像兄弟”咧。空间移动装置在我们这辈子里都不会有人发明出来的啦,为那种事担心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也没必要做什麽训练啦!

    虽然曾被这麽说过,这种训练还是该做的。

    因为事实上,我已经经历过好几次跳跃飞行了。因为没有时间带呕吐袋,所以也不知道吐出来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

    现在即使我在和刚刚完全不同的地方醒来,我也不会感到慌张了。

    我大概又被叫到另一个世界来了吧?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被水冲到异世界来了。还好这次不是从公共厕所来。很多故事的主角都在误闯剑与魔法的世界后化身为英雄大显神威,我的情况虽然比较特殊。也不过是角色被设定成“魔王”罢了。

    依然模糊的视野还是一片灰白,仰躺着的身体还像水母般飘来飘去。背后感觉有点温暖,反之胸前与腹部却觉得有点冷。两只原本插在浴池的洞里的手,正伸出食指握在一起;是要用忍术,还是要给人家“灌肠”?

    我到底是想堵什麽洞呀……

    那片灰色的东西是高高的天花板,慢慢地张开眼睛看看四周,有着看起来假假的椰子树和森林景观,感觉和以前町内举办的夏日乐园有点像。看样子我是在温水游泳池里昏厥后,飘浮在水面上的吧。

    我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发现我的脚可以碰到池底。水位大概在我肚脐左右的高度,看来这是个儿童池。远处看得到一群人影,难道他们在害怕我头发的颜色吗?在这个世界里,黑眼黑发只有在魔族里才会被当作稀有品种,大部份的人类都认为双黑的人会为自己带来恶运。

    与其说是恶运,不如说是不祥。

    与其说是不祥,不如说是邪恶的象徵。

    让人遗憾的是,这世界的种族歧视很严重,魔族和人类处於敌对状态。人类因恐惧而攻击魔族,魔族对人类则是抱持着轻蔑鄙视的态度。就是为了尽力多少改善这种情况,我才会立誓当魔王的。

    “啊,大家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就连在女孩子眼里,我都被当成一个人畜无害的家伙呢。”

    但不管我这个国王为如何崇高的理想所驱策,全裸地站在水池里实在是缺乏说服力。

    “我也不是个变态的暴露狂……”

    这群人打肩膀以下全泡在水里,所以没办法判断是男是女,但是以那种害羞内向的模样看来,应该是一群女性吧!这五、六个人里最前面的那个橘发姐姐,以爵士歌手般的低沉嗓音向我问道:

    “……陛下?”

    “咦?”

    我不由得吓了一跳。

    只有魔族在看到日本人的黑发才会直呼“陛下”。也就是说,她们也是魔族的成员,这里是真魔国的某个地方。上次是掉落在国境外,还被一群人类村民丢石头并用锄头、铁锹追打。简直是一场悲惨的迎新会呀。

    “太好了!这次的场所很正常。只不过大家的穿着都太性感了点……请问,如果谁还有浴巾的话,能不能先借我一下,我会洗干净再归还的。还有,如果你们全部的人都可以闭一下眼睛,我马上就会离开这里……啊?”

    “陛下呀!”

    一个肩膀宽的有点夸张的金发女人,以粗旷的声音喊着站了起来。

    不只是我,连她们也是全裸的。

    “呜啊!”

    “是陛下!真的是陛下耶!好可爱喔!”

    激烈的水花在渐渐的往我这边溅过来。

    “奇怪,为什麽你们每个人的胸部都……哇……”

    我被压倒在水里。打从我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麽有女人缘,被这些金发美女抢来抢去,让我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在做梦,可是却有一个很大条的问题。

    她们每个人都没有胸部。当然,她们的胸部还是坚祗的隆起某些东西。该凸的地方的确是凸的,但是感觉却像是胸肌,而且这些姐姐们还真是主动,不是紧抱着我就是磨蹭着我的脸。

    “好刺……你这麽……胡子?刮过胡子的痕迹?难道说,你们……不是姐姐。而是哥……喔……”

    “陛下!我来迎接您了……啊啊!”

    碰的一声,门烂了。

    被带到这个所有常识都派不上用场的世界的我,这下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拼命想将涉谷有利培养成一个能独当一面的魔王的二人组,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看来活像从红毯步上舞台的偶像明星。

    可是他们的外表,是地球上的帅哥们压根儿比不上的。大概是太俊美的关系,我似乎可以看到他们的背后出现几朵花。

    担任教育官的冯克莱斯特卿浚达,顶着一头乱乱的灰色长发,湿润的紫色瞳孔就像快哭出来的样子,搞得超美形的外表也因此破功。相形之下,维拉卿那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就像是演戏剧演员的表情。不会吧孔拉德,我们俩不是曾在半夜里练习接球的好朋友吗?

    被正名为哥哥的姐姐们,紧紧的抱着我的下半身。

    “快点救我……咳咳……不过,池畔是禁止奔……”

    “陛下,您没事吧?你们快将手放开!可知道这位是谁吗?”

    这可不是水户黄门式的突击检查。也不管他身上类似行动电话的珍珠白的衣服会浸湿掉。浚达直接走进了这群人里。早知道就帮他准备个将军家的徽印。

    “……您就是浚达大人?”

    哥哥们的眼神都变了。

    “你,你们那是什麽表情?”

    才一会儿的功夫,教育官已经完全被哥哥们给盯上了。

    “哇!虽然陛下很可爱,但是浚达大人更是俊美!不愧是真魔国第一超级美男子,全身湿透的样子更美耶!”

    “哇啊啊啊!”

    他们发现与其说是撒娇,不如说是怒吼的声音,扑向这个美男子。

    真是的,美丽果然是一种罪过。

    “好,抢救成功。”

    就像橄榄球员从人阵当中捡到球一样,孔拉德将我抱了起来。他直接把我带离浴池,并帮我穿上一件活像饭店浴袍的衣服。

    我这个珍贵的棒球伙伴,以一如我记忆中的爽朗口气说道:

    “陛下,欢迎您回来。”

    “……我是回来了,取名父亲。你是替我取名字的人,所以不要像其他人一样叫我陛下啦!”

    “好的。”

    他就是把我的灵魂送到地球,并在波士顿的街角让当时即将临盆的老妈搭便车的好青年。顺便一提,维拉卿孔拉德从美国回来前,帮我取了名字。有这种既年轻又英俊的男人帮我取名字,如果让班上的女生们知道的话,铁定会刮起一阵羡慕的狂风。不过他虽然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实际上的年纪却比我爷爷还大。在这个世界,流有魔族血的人都相当长寿,而且还拥有俊俏的脸庞。孔拉德或许因为是魔族和人类的混血,所以长相比较普通,但除了他以外的贵族们都长得十分俊美。虽然还称不上拥有浚达般俊俏的脸孔,但是美得不像人的人到处都是。

    反正,基本上他们也不是人就是了。

    不管是脸蛋、身材,还是头脑都是我的十倍,每当我受这种自卑感所刺激时,我都会抱着自己的膝盖,怀疑我是否真的是国王。

    “那边的世界如何呀,陛下的母亲最近过的好吗?噢,倒是……”

    孔拉德开玩笑似地眯起散布着点点银光的茶色眼睛问道:

    “红袜队现在是第几名呢?”

    “这时候的排名还不值得参考啦!”

    我笑了笑。这就是我和他的共同点。在波士顿发现了棒球的乐趣的孔拉德,拥有一颗大联盟球员的签名球。此时此刻,真魔国的棒球人口只有两个人,就是我和他。

    “但是今年野茂……哈啾!”

    “有利你没事吧?请多保重;总之姑且先穿上我的上衣吧!如果感冒的话就糟了,不知道浚达会怎麽碎碎念呢。”

    “没事没事,只不过是鼻子里进水而已。话说回来,浚达人呢?”

    他站在温水游泳池的中间,被哥哥们拉来拉去。

    “孔、孔拉德!别再笑了,快救……!”

    “讨厌啦,不要逃呀,浚达大人!”

    但他们的语气其实像是在喊“别想逃”。这还是我打从认识他到现在,第一次想感谢他的美丽。

    “谢谢你啦浚达,为了我牺牲自己。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陛下!请您等等我呀陛下!我还没有死呀!我还没——”

    日本时间大约一个月前,我在这个国家的首都血盟城滞留了一阵子。

    “但是这里和那边感觉不太一样耶!”

    “正如您所说的,陛下。这座城是伟大的真王与魔族的所有人民共荣的地方世界上一切事物皆始於魔族的创世主本着不输给创世者的能力智慧和勇气魔族的繁盛将永垂不朽……”

    陶醉得闭上眼睛并唱起歌来的浚达,简直像歌剧里的男高音,连手往天上指的姿势都比出来了。其实他不是在唱国歌,而是在说国名,这一长串国名简称为真魔国。

    “……王国东边的冯波尔特鲁城。”

    “冯波尔特鲁!难道说这里是古恩达鲁鲁的城?”

    “你的反应真是敏捷!陛下的聪明才智真是让臣子我深感佩服。”

    我被带进一个可以说像是五星级大饭店宴会厅一样大的房间。墙上挂着剑与盾牌,四个角落都摆放着像中古欧洲一样的盔甲骑士。

    没看到城堡的主人冯波尔特鲁卿古恩达鲁鲁的身影。披穿上学生服的我和将长脚交叉靠在墙壁的孔拉德,以及高兴到眼睛都眯成一直线的浚达一起围在暖炉旁。现在是真魔国历的三月。即使已经是春天,太阳下山后还是需要暖炉。

    “啊啊,还好陛下龙体无恙。您突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害我以泪洗面了整整十天十夜……”

    孔拉德从后头抛出一句“真的吗”。

    “真不好意思。但是我虽然是魔王,还是希望也能过过家庭生活。”

    “真是一句伟大的名言。”

    浚达的脸颊上还留有一个巨大的唇印。姑且不论留下这个唇印的是什麽样的人,没想到浚达还真是有魅力呀。

    “如今更应该以国家为重才是。一旦即位成为国王,所有的人民,就等於是国王的孩子。”

    “我才十五岁,却有成千上万个孩子?”

    “是的陛下。这里有一些文件,希望您能签个名。是和直辖地的春季税收有关的文件。恕我冒昧,微臣已经先看过了,微臣认为这个数字尚算妥当。”

    这类事你应该比我了解吧。原来如此,一个国家就是这样治理的呀。和领袖比起来,当参谋的头脑还比较好。

    “在这里签名是吧……签……呼,别紧张呀!小时候还以为除非是当棒球选手,否则根本不用签名的说。”

    直到十二岁那年夏天,我才知道用信用卡买东西时也得签名。

    看着我战战兢兢签下的名,浚达又启动了他的“褒奖模式”:

    “真是太美了。看看这个优美又粗旷的线条组合!我从来没看过如此饶富艺术气息的书写体。即使是手指再灵敏的人,也无法临摹出如此复杂的字迹呀。”

    没错,就算是那个有名的尚雷诺,要他学着写中文字也是相当辛苦的。活像四字成语的涉谷有利原宿不利的这几个字,想必就连伪造赝品的画家也学不来吧。

    嗯?涉谷有利原宿不利……从原宿这几个字起应该就不必签了吧!

    “那麽……”

    浚达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带给我一股不祥的预感。如果是老师露出这种表情,接下来大概会吐出一些不祥的讯息。像是你已经被球队除名,或是福田同学的伙食费遭窃之类的,虽然明明就是转帐的呀。

    “陛下得做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什、什麽决定?”

    浚达靠近我,就连对男人并不特别感兴趣的我,这下也是心跳加快。

    “人类们最近有点不安分。因此近日势必会爆发战争,请您要有开战的觉悟。”

    “开战?打仗?我不是说过吗?我绝对不赞成打仗!不管你要我有什麽觉悟,不行就是不行。当我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时,就已经说好不再打仗了不是吗?”

    没错,我之所以会成为魔王,就是想让魔族和人类能和平共存。因种族不同就互相残杀是不对的,战争绝对是不对的。如果这世界没有人提倡反战运动的话,那就只好由我来当反战的先锋了,就算在我体内的是魔王的灵魂,但是既然出生成为日本人,在异国就得尽日本人应尽的义务。

    “但是陛下,如果我们不主动进攻,等到他们打过来的时候该怎麽办?不战而降对我国来说是不太……”

    “即使如此也绝不能开战!我不会签什麽开战同意书的!啊,难道刚刚那份文件就是开战书?而且你们所谓的不安分是指什麽?不说具体点我哪会懂?”

    背后传来一阵超级无敌的重低音。

    “他们花钱请来了一些法术士。人类要想与我们魔族交锋,法术士是不可或缺的。”

    只见大门被打了开来,门外站着一对天使和魔鬼。伴着教父主题曲登场的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冯波尔特鲁卿古恩达鲁,和活像维也纳少年合唱团团员的正统派美少年冯比雷费鲁特卿沃尔夫拉姆。

    挑起我强烈自卑感的美形男集团,这下全都到齐了。

    世上还有长得一点也不像的兄弟。

    前魔王的长男冯波尔特鲁卿古恩达鲁,拥有一头相当接近黑色的灰发,和不管什麽样的美女都不放在眼里的忧郁蓝眼睛,这副英姿要比任何人都像个魔王,就连声音也是迷死人的低沉。至於三男冯比雷费鲁特卿沃尔夫拉姆,他的身高体重和我不相上下,是个外貌宛若天使的美少年。如果不知道他是魔族人,一定会把他当成上帝所创造出来的最高杰作。他有着亮丽的金发,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和翡翠般的瞳孔,但性格却相当傲慢,活像只叫个不停的博美狗。

    他们两个竟然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看来遗传果真是一门相当深奥的学问。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两人中间还夹着一个孔拉德。

    前魔王——现在的上王陛下冯休匹兹梵谷卿洁西莉亚,也就是那个性感女王洁莉夫人曾和一个除了擅长剑术以外没什麽起眼之外,同时还来路不明的人类坠入爱河,所生出来的孩子就是维拉卿孔拉德。和其他魔族美丽的外表相比,他长的非常接近人类。这我还真不知该如何说明。假设有一部好莱坞电影要选角,一定会有一堆脸蛋差强人意的演员来参加,其中最容易让编剧看上眼的配角一定就是孔拉德了。审查员想必会对他做出以下的评语——

    选择他,是因为他的表演骨子里流露着“真情”。

    如果有谁问我“他是怎样的人?”,对於维拉卿我会这麽形容。若被问到其他的魔族是什麽模样,我想除了国文老师之外大概没有人有办法形容吧。就算用尽所有漂亮的词藻,想必也无法把他们描述得很精准。

    总而言之,古恩达鲁、孔拉德、沃尔夫拉姆这三个人,是出自同一个母亲的亲兄弟,但是外貌、性格与想法却是南辕北辙。

    “我可不记得曾经批准过这家伙进入我的城堡。”

    “有利!你竟然在加冕仪式中途消失,你这家伙真是……”

    既鄙视又讨厌我的古恩达鲁抛下前一句话,把消遣我当乐趣的沃尔夫拉姆则接着说了后面一句。两人同时朝房间中央的大桌子走了过来。仗着腿长的优势,古恩达鲁早一步走到我的椅子前。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的眼神,充满了当权者的自信与威严。

    不管你说什麽,既然我都已经即位为魔王了,就不会因为你三言两语就吓得屁滚尿流。我才摆好如此的架势,他就经过我身旁,走到浚达和孔拉德面前将一张地图给摊开。

    “是卡巴尔盖特。”

    “卡巴尔盖特?难道说……”

    “不,看起来好像是索达格特在作乱,但其实是卡巴尔盖特在背后暗中支援。如果信不过我方派去的间谍所得到的消息,那就只好自己去调查了。”

    他们为什麽聊起河马与大象?(注:日文里的“卡巴”音似河马、“索”音似大象)

    偷偷看了一下地图,上面画有似乎是真魔国的领土,以及一片与其隔海相望的大陆,以颜色来区分国家的话,不知道哪个是卡巴尔盖特、哪个又是索达格特。从古恩达鲁刚刚那席话来判断,卡巴尔盖特的人类似乎准备要攻击魔族。

    浚达用着一副典型的智囊口吻说道:

    “但是卡巴尔盖特现在深受海盗做乱所扰,应该没这个余力吧?从塔届格出航的般只也履受海盗侵扰,目前不是得接受索达格特威希尔德亚德方面的援助吗……”

    “表面上是如此。但有情报显示,部分遭受海盗洗劫的物质都回流到该国去了。”

    这是骗局?海盗只是个幌子?

    在卑鄙的大人世界里,我竖起耳朵倾听,这时候沃尔夫拉姆粗鲁地将我的头拉了回来。那看似湖底般深绿的瞳孔,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目标锁定。

    “你说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后,就从我眼前消失了,这是怎麽一回事?我正打算在加冕仪式结束后,和你好好做个了断的!”

    “了、了断?我不是说那次就算平手了吗?啊,如果你还是不满意的话,就算我输也可以。其实啊,在这件事告一段落后我仔细想想,咱们还真有点不打不相识的感觉耶!”

    没错!根本不了解真魔国习俗的我,曾对这个宛如天使般的美少年(实际年纪八十二岁)做出无礼的举动,打耳光代表求婚,捡起吃饭时掉落在地上的刀子代表决斗。这种习俗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目前的日本。决斗这种血腥的风俗,与我这个崇尚和平的高中生是完全绝缘的。求婚一事更是离谱,我们两个可都是男人哩。

    “你真的很厉害,我已经尽力了,所以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不要再说什麽了断还是复仇了啦!”

    “我说的了断并不是……啊,有利!这是怎麽一回事!你没别上我给你的那个金翼鸟,反而挂着孔拉德的魔石……”

    “咦?因为那个是胸章呀,你该不会叫我把它刺在胸口上吧。而且这次我可是做了一趟全裸飞行耶!我是在全裸时被召唤到这里来的。”

    “你没穿衣服?难道说你在那个世界和某个来路不明的人正在办事?”

    “办……啊?我在办事?十五年来一直过着毫无女人缘的人生的我?”

    “你以为这样就骗得了人呀有利,你就是不够谨慎才会这样。算了,起码你也算……长的不错……就算被诱惑也是没办法的事。”

    “啊?不够谨慎?”

    还有,不要再用你们那种独特的审美观说我长的很帅了啦。

    这时,孔拉德以外表看起来一如往常的轻松、骨子里却隐藏着真相的声音向正在议会的浚达和古恩达鲁说:

    “你们两个如果要讨论这种事,不是应该先向陛下报告吗?”

    大家沉默了几秒钟,教育官才慌慌张张地想起自己的立场,长男则一脸不悦地看着他小弟和被视为眼中钉的我。

    “小孩子就该跟小孩子在一起,没必要跟他报告什麽事。”

    我真巴不得能全力冲进孔拉德用鞋子帮我留了一个缝的门隙里。如果得不到他的信任,我就没有资格以魔王自居了。

    “我、我不是说过吗?我不会开战的。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死於战争。”

    果然,想推翻大家已做好的决定是很危险的,一定会受到无情的反击。

    “那麽,你是要我们怎麽做呢?陛下。”

    冯波尔特鲁特称呼我“陛下”时总是语中带刺,他那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的冰冷视线感觉也很危险,如果是两个月前的我,一定会马上退缩吧。

    “面对即将要攻打过来的人类,难道我们要不战而降,双手举上我们的国家?”

    “如果已经知道敌人是谁的话,那麽谋划对策不就很简单了吗?只要找到机会双方坐下来谈谈不就行了?问清楚他们要我们国家的什麽,再用他们国家的名产以物易物,或是签定什麽合约还是条约之类的。”

    古恩达鲁一听惊讶地挥挥右手,招呼站在门外守卫的士兵进来。

    “陛下可能是累了,送他回房休息。”

    身为菜鸟魔王的我并没有想太多,直觉地接受了他这个好意。

    “对我还真亲切呀……不对!等一下!我话还没说完耶!这是国王的命令,所以你绝对要服从。”

    他用足以让我终生留下心灵创伤的眼神瞪着我。

    “请,请你一定要服从。”

    “不要讲得你好像很懂的样子,如果对方是愿意好好谈谈的对象,用不着你这个外行人来提醒,我们也会谈的。”

    “已经被拒绝过了?想也知道,如果用你这种高姿态去跟人家和谈,普通人早就被你给吓跑了。”

    把我的话当成是墙上涂鸦的古恩达鲁,态度明显地变得严厉起来。不管是谁,自己的意见被当成涂鸦想必都会生气,如果意见的观点正确就更不用说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由我去和谈,对方应该听得进去才对。因为我又不像你们会带给别人压迫感,我不管怎麽看都像个平凡的人类。”

    我这句话引起了强烈的反弹。

    “平凡的人类?有利你吗?”

    “陛下是魔族呀!魔族中最高贵的黑寄附在您身上,您可是货真价实的魔王呀。”

    “孔拉德!”

    长男叫了一下人称武士的弟弟,他那爆怒的火山已经一触即发了,搁在桌上交握在一起的修长手指头。仿佛握着游戏机的操纵器般摆动着,也许是气到发抖了吧!孔拉德倒是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这个人到底在什麽情况下,才会出现惊慌失措的样子呀?

    “什麽事?”

    “你最中意的新王陛下,到底是站着我们魔族这边还是人类那边呀?”

    “……这对我来说很难回答的问题。陛下是个相当少见的大人物,只是……”

    他使劲弹离墙壁,等着看好戏似的以侧眼瞄着我说:

    “如果想回避战争,我倒是有个方法。”

    “什麽方法什麽方法?”

    “先冷静点!浚达会说明的。”

    教育官叹了一口气很长很长很长的气,明显看得出来这和他原本的希望不同。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吧,总觉得他飘逸的头发失去了光洁,超级美形此时也被打了折扣。

    “我们魔族,有个只有魔王陛下本人才能使用的武器。据说那把武器拥有强大的威力,只要让那把武器发挥它的魔力。整个世界就会毁灭……但实际上只会让一个小都市毁掉而已……总之是个传说中的武器就是了。这把史上最强的致命武器,它的名字是……”

    “致命武器!是梅尔吉勃逊吗?”

    “不是的陛下。是莫尔吉勃。”

    什麽嘛,都叫致命武器了,应该是梅尔吉勃逊才对。一听到那个让人混淆不清的名字,古恩达鲁的嘴巴便不断念念有词,似乎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

    “最后一次使用它的是第八代魔王冯罗修福尔·巴席李陛下。之后,虽然那把剑始终下落不明,不过,不久前,那……那把剑终於……”

    “终於被找到了?”

    前一秒还浑然忘我地批评我的古恩达鲁,这下总算能真正表达他的想法了。

    “原来如此,只要致命武器回到魔王身边的消息一传出去,相邻国想必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已经有近千年没有人碰过那把武器,这样一来更能增加魔王的威名。”

    “这麽厉害?”

    “根据记录显示,莫尔吉勃在吸取人类性命后就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可以将岩石斩断、让河水逆流、将人类烧杀殆尽,令牛只空中飞舞。”

    “牛?”

    也许我吃惊的地方并不是重点,但听得出那是一把威力强大的武器。

    “那麽,只要获得那把武器,这个国家就会变得天下无敌了吧?这样一来其他人就会害怕武器的威力,而不敢随便发动战争了对吧?这样很好嘛!不是想出一个好方法了吗?现在马上就去找那把武器吧!去哪里可以找到?谁要去呢?去找梅尔吉勃逊。”

    “是莫尔吉勃。”

    “啊对。”

    浚达依旧俯视着地图,长长的睫毛抖动着。

    “从真魔国东边的沃尔德鲁,也就是这里搭船出发。那是个相当花时间的航行。西马隆领地凡达韦亚岛的……未……未开化的野蛮之地……”

    “将根本没去过的地方称为未开化或是野蛮之地是不太好的罗!”

    “您,您说的没错,但是陛下呀!臣下并不赞成这个提仪!虽然陛下不想因发动战争而使人民生灵涂炭,您那温柔而体恤的心。让身为家臣的我感到相当的沉痛,甚至不由得流下眼泪。”

    呜哇!不只眼泪,连鼻水也流出来了。不管怎样,不要把我抱得那麽紧张。啊!也不要拉着我的手去擦你的脸颊和鼻子呀!

    “只有魔王才能拿起莫尔吉勃,所以陛下必须亲自前往人类的领地,这简直就等於将最上等的肉抛向呲牙裂嘴的兽群中,是个极为不智的决定。”

    “为什麽要用肉做比喻呀?”

    “用什麽比喻都无所谓,兽群根本不在乎自己吃的是什麽肉啊,陛下!”

    “而且陛下呀,凡达韦亚岛即将举行一年一度的祭典。届时不只是岛上的居民,所有敌人都会冲着陛下从世界各地前来。”

    “他们不过是普通的观光客吧!等一下,什麽?他们会冲着什麽来?”

    古恩达鲁不发一语地离开房间。

    我盯着他高大的背影,不得不告诉自己一个事实。的确,他拥有我所没有的威严和风格,他一定也在认真思考这个国家未来的方向吧!但是我们的做法不同;至於哪一种才是正确的?一直到现在也无法肯定。

    不好意思呀古恩达鲁,我体内的日本人DNA,正在召唤着小市民的正义感。

    “……所以,在人类的领地里,魔力将会减弱。也就是说,专业魔法师到时也将无法保护陛下。”

    虽然我没仔细听他说什麽,但是我也不会使用魔法呀,应该没什麽关系吧!

    “那是没差啦,只是那个叫做莫尔吉勃的武器是把剑对吧?因为是王者才能持有的致命武器,所以应该像是“诸神的黄昏”、“石中剑”、“奥里哈尔康”(Orihalcon)或是备前长船(注:日本以铸刀闻名之地),没有这把剑就无法和最终大头目战斗,是一把藏在超难过关迷宫深处里的圣剑对吧?”

    浚达和孔拉德以及沃尔夫拉姆异口同声地说:

    “圣剑……?”

    “不、不是圣剑吗?”

    “陛下,您又开玩笑了。”

    “对呀有利,那个怎麽会叫做圣剑呢?”

    “陛下,那是魔王所持的剑……”

    所以不是应该叫魔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