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这次是魔之最终兵器! 第五章
    一阵不可能发生在船上的震动,袭击着甲板上的人们。

    轰隆。

    是大地在响的声音吗?但这里又不是陆地,而是在规律且和缓地摇摆的海面上。

    正当大家东张西望想找出原因的时候,有利在没有孔拉德的扶持下,步履蹒跚地往前走。

    走到甲板中央时,他抬起原本低着的头,以隐形眼睛掉落后只剩一边是黑眼珠的眼睛瞪着正前方的男人。

    “……有利?”

    沃尔夫忘记叫化名了,不过有利似乎没有听到。

    他讶异地握住有利的手,发现他除了食指以外,其他地方都像冰一样地寒冷。

    “孔拉德,这家伙……”

    “我知道,但是我们根本无能为力。”

    恐怕连有利自己也控制不了吧。

    “……袭击手无寸铁的船只,干尽抢夺等恶劣之事。”

    有利的声音跟语气都变了,可惜他脑袋上没有古代发髻。

    “不光明正大一决胜负,只会用卑鄙手段抢劫,甚至用刀械威胁弱者,把一切事物占为己有。”

    轰隆隆隆隆。

    这次的震动伴随着巨大的声响,甚至可以说是逐渐逼近。

    被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年轻俘虏吓到的海盗们,惊惶失措地聚集向头目身边。有利依旧火热的食指用力指着身穿水手服的胡子大叔。

    “这是无耻的盗贼才会干的勾当!”

    对於平日总是佯装被吓到的他来说,这种说话的方式简直变了个人似的。身为一国之君,现在的他跟古恩达鲁相较可是一点都不逊色。

    单是他的站姿就很想个模特儿了。

    “你们这群愚蠢的家伙早就失去在海上讨生活的自尊!虽然我无意夺走你们的性命,但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也只好斩了你们!”

    沃尔夫哭丧着脸,这对他来说是充满屈辱的记忆。

    “我之前也曾败在这招上。”

    “真的很厉害。”

    “但是当时的状况跟现在不同,这里是人类的领域,能发挥的魔力应该有限吧?”

    “我也有点担心,不过……”

    魔力乃灵魂持有的资质。唯有具备这项资质者才能与自然界的要素缔结盟约,以命令操纵的方式来使用魔力。可是这里是祭拜神明的人类领域,会顺从魔族命令的粒子极为稀少。

    如果真如字面所说,真的要拿剑斩杀他人的话,倒是没有问题。不过·——

    “受死吧!”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站在船舱入口附近的喽啰,个个发出充满恐惧的惨叫声。

    他们终於明白这些震动与噪音的原因。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侵入甲板,专找死不认错的海盗,然后爬上他们的身体。

    爬上身体?周遭发出恐怖的叫声。

    此时周遭四散的动物骸骨,既像昆虫又像老鼠又像寄生蟹地淹没了整片地板。有些是旅客食用时直接丢弃在地上的,有些是被厨房清理出来的。从鸡骨到鱼的小骨、牛排大骨、排骨肉的小骨、甚至是巨大的牛只头盖骨,都像是前来报仇似地袭击海盗们。

    “哇……头、头一次遇到这麽恶心的魔术……”

    “哇——往这边来了!孔拉德,往这边来了啦!快想办法,快呀!”

    面对这过於奇特的景象,沃尔夫活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跳个不停,一个不小心还踩碎脚底的东西,差点还被碎片刺伤。

    “站在原地不要动,只要让蝎子跟毒蜘蛛通过就没事了。”

    “啊·——爬、爬、爬上来了!”

    “不要慌!”

    如果没有相当程度的胆量,要想熬过这种经历是很困难的。

    旅客跟船员之所以没有动静,是因为他们几乎全晕倒了。至於遭到袭击的海盗们,已经陷入痛哭流涕、呼天喊地的状态。他们不是被刺、被咬、被抓,就是被别人吃剩的残渣爬入嘴巴里。

    从木箱讲台摔下来,耳孔跟鼻孔都钻进了鸡骨头的头目则吓到腿软,拼命想从有利身边爬开。

    “这、这家伙是恶魔!是恶魔啊——!”

    “恶魔?你忘记朕的长相了吗?”

    他的面前马上用骨头排成‘正义’两个字。

    而且他不是恶魔,是魔王。

    在海盗船的甲板上看见这一幕的妇女们,对远处投射过来的光线发出欢呼声。

    “有船!是西马隆的巡逻船——!”

    有利闪闪发亮的右眼确认到来自海上的灯光。

    骸骨军团在纷纷发出简短的爆裂声之后,就失去意识般停了下来。

    而魔王则用他应有的威严对海盗们大声说道:

    “你们要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忏悔,做好被判处极刑以赎罪的心理准备吧!”

    然后他又慢慢变回最初的声调。

    “……在此宣告,你们等着听候发落吧!”

    今晚绝对会做恶梦,在场的人都如此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