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这次是魔之最终兵器! 第十章
    「想不到这么小的文字您还注意得到啊!」

    此刻穆尔吉勃正靠在刀架上,云特一面从下方观察护手一面感叹道。身穿米白色僧袍的教育官,将灰色的头发扎在后脑杓,并戴起细框眼镜。这样的他依旧不减美丽的风釆。

    要是邪恶组织有像他这样的科学家,相信女性们一定会在门口大排长龙,就算被变成改造人也无所谓。但是千万别上当哦,小姐们。他的实际年龄可能已经超过一百五十岁,而戴的眼镜很可能是老花眼镜呢。

    「护手里面的确刻有文章。『呼唤吾名,汝将超越极限。吾之名乃威廉.迪索耶.伊莱.德.穆尔吉勃。如额石丧失将令吾身化为凡剑,愿成魔王之忠实仆役共赴战场。』」

    「原、原文是那么念的吗?」

    可见我已经省略到适合儿童理解的程度了。

    「只是说看不懂魔界文字的陛下,光是靠接触就能理解这段闪过脑海的文字,这点倒让我很感兴趣。可见您和一般魔族不同,天生就具有高贵的能力呢。」

    「难不成我成了超感应少年?具有光凭触摸就能解决事件的超能力?」

    「超感应……那是什么?是新品种的稻米名称吗?」

    我带着已经变成普通刀剑的穆尔吉勃,搭乘豪华游艇回国。迎接我们的是快把手挥断的云特,跟憔悴到有熊猫眼的古恩达。我不在的这十几天,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约札克带着魔剑的心脏--黑曜石在席尔多克劳德下船。至于他要往哪个方向走,我跟肯拉德都不知道。

    话说回来,洁莉夫人带着中箭人--利克代替穆尔吉勃再次出海旅行。等治疗系的中年美男子帮少年治愈伤口后,他将朝船员的梦想又迈进一步。因为他将成为豪华游艇的实习船员,想必修巴里耶会用心指导他吧。

    对不起,利克。没能让你搭乘巨型帆船,不过我觉得这么做总比让你当海盗好。

    我擅自让难得一见的终极武器变成平凡的刀剑,但是云特却没有责怪我的意思,还泪如雨下地说只要陛下平安无事就好。我一直觉得他像个过度保护小孩的母亲,不过这次我要改变我的想法了。

    他简直像个宠孙子宠过头的祖母。

    只是一旦涉及到辅佐国王的职务,那可真是完美到无可挑剔。

    当我告诉他整个旅途的过程与自己的想法后,他立刻就采取行动。

    云特「不小心」泄漏魔族并没有拿到魔剑的事实。他说如果以公开发表的方式昭告,或许会被人怀疑其中有诈。不过一旦利用某种人性弱点泄漏出去,人们就会轻易相信。国王周遭的官员头脑通常都比在位者好,所有国家好像都是这么安排的。

    接着我被波尔特鲁城的厨师费尽心力准备的欢迎料理吓破了胆,坐在椅子上的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会这样?」

    「有人告诉我陛下想吃装满生鱼的船。」

    「是没错啦,但这也未免……」

    占据整个房间的白色船上,许多整条完好的鲜鱼堆得像山一样高。大小混杂的海鲜全都还活蹦乱跳地摆动着尾巴。

    「你不是说要吃生鱼?」

    「可是我没说要吃活的啊!」

    还有卡巴尔盖特的事得解决呢。

    据说这个国家准备发动战争,但原则上应该是悬而末决。既然现在无法期待魔剑的力量,就得寻求其它解决之道了。

    我还烦恼是否不如亲自出马向对方低头,商量两国和平共处的方法呢。

    不过外交这东西就是如此出乎意料,对方已经先传来解决之道了。

    「陛下……卡巴尔盖特询问想前来访问我国并谒见陛下的事宜……而且在得知击退威胁船队的海盗是旅行中的魔族时,前皇太子及其妻女想特地为解救其女儿一事表达谢意……请问有发生过这件事吗?」

    「我们是有遭到海盗的袭击啦,可是我自己也没印象了。你能不能帮我问肯拉德或沃尔夫呢?」

    「对方好像名叫希斯克莱夫……」

    「希斯克莱夫?」

    我吓了一跳,这不是那家人吗?

    「他好像是现任卡巴尔盖特王的长男--由于希斯克莱夫与希尔德亚德的商人之女发生身分不符的恋情,于是从皇室出走,过起平民的生活。但是现任国王的次男病故,加上他又没有子嗣,无人继承王位,基于卡巴尔盖特皇室的规定,希斯克莱夫的女儿就成了法定继承人,因此最近已经把他们召回皇室了……」

    「天哪!那贝特莉丝真的是公主啰!」

    原来热情美男子不只我一个,希斯克莱夫本人也是啊!

    这时肯拉德得意洋洋地轻轻撞着我的腰说:

    「这么说来,陛下不就成了未来的女王初次参加晚会的舞伴了?这下怎么办?如果对方对你一见钟情,让卡巴尔盖特皇室主动提出联姻的要求呢?」

    「别讲这么不吉利的话,肯拉德!我们陛下的嘴唇怎么能让人类夺去呢!」

    这只是牵扯到嘴唇的问题吗?

    「啊,可是我们应该还在以充气娃娃的模样在西马隆接受侦讯呀!」

    「这样的话,我们会变成国际知名忘恩负义的家伙。毕竟卡巴尔盖特动用国家的力量把我们救出来不是吗……结果救到的是充气娃娃……」

    其实光是想象就觉得很好笑,一旦救命君泄气的话会更可笑。就连死板的古恩达都垂下双眼强忍住笑意。

    不过如此一来,战争应该就能避免了吧?我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抬头仰望着波尔特鲁城的天花板叹息。

    「偶然还真是可怕呀。」

    「怎么说?」

    「因为我们偶然地搭上了同一艘船,再偶然地遭到海盗袭击,更偶然地救了贝特莉丝。最后一切全是因偶然才和平解决的,不是吗?」

    「并非全部都是偶然造成的吧?」

    他伸手帮我把衣领拉挺。

    「无论是谁搭上那艘船,你应该都会做出相同的举动。唯独那一点是必然,并非偶然。如果一切都照哪个人的计划进行,成功的可能性就极高了。」

    「计划?有人把这种事安排成计划进行吗?」

    「是啊,世界上应该没有这种人。」

    每次看到他亲切的笑容,都会让我放弃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念头。虽然我有一大堆问题想问他,但目前我只敢问这个。

    「肯拉德,你觉得老虎跟狮子哪个比较厉害?」

    「……应该是狮子吧。」

    「我想也是。」

    我也那么认为。这世上没有比狮子更厉害的东西了。

    许久没在不会摇摆的床上睡觉了,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终于走到准备好的房间。虽然比王城的寝室要小得多,不过这里的床也算得上是超级国王尺寸,不,应该说是魔王尺寸。就算睡一百个人都没问题。

    因为我希望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就请侍女退下。

    确认房里有浴室之后,便从长了五支角的牛嘴里放出热水。我打算泡澡泡到水肿,并好好地舒展筋骨,于是走回床边把衣服脱掉。

    「……啊~啊,好累……什、什么人?」

    有人躲在被单里。

    我用力掀开。

    「沃尔夫……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问我?」

    沃尔夫拉姆像个刚洗完澡的贵妇,躺在床上挥舞他的手脚。

    「夜袭啰!」

    「夜袭?所、所谓的夜袭,那那那是指大男人偷偷躲进对方的被窝里……」

    「就像这样啊!」

    什么这样啦……不是不是不是,应该是男人躲进女人的被窝才对!

    我怎么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沃尔夫拉姆高傲地把手插在腰上,挺起上半身皱着眉头。如果对那方面有兴趣的人,铁定会被眼前的美少年彻底征服。

    「如果要等有利做好决定,那就算等几百年都不会有结果的!」

    「那么,您希望做什么决定……」

    我的态度变谦恭了,连遣词用字也变得很谦逊。

    前魔族王子表情顿时开朗了起来,还抓住我的手把我压倒。

    「哇!」

    「愿意做决定了吗?」

    「还没!」

    光想象要怎么做决定就觉得够可怕了。虽然还不至于会丧命,但似乎总会失去些什么。我倾全力逃离他,跑进浴室把门锁起来。

    「有利!」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总之先洗个澡吧!你不是很讨厌跟浑身臭汗的家伙办事吗?」

    办事……我被自己讲的话吓到了,全身的血液顿时冻僵。

    这下我觉得头跟鼻子有些刺痛,站起来时还会头晕目眩。

    「有利!喂,开门啦!」

    「不要!」

    我受不了头晕目眩的感觉,于是在浴缸的边缘坐了下来。

    「澎!」

    我像潜水那样往后倒,头部朝下地沉进水里。由于连浴缸都是魔王尺寸,因此沉到底部需要花点时间……什么跟什么啊!

    「等一哈!秀命!偶咕噜咕噜……咳咳!」

    这简直是虚拟实境的漩涡海湾。与其说是虚拟实境,根本就是我的亲身体验。我一面被吸进热水漩涡里,一面咒骂自己愚蠢。

    因为我除了内裤,什么都没穿,而且好死不死还是那条内裤。

    在习以为常的「星际之旅」路途上,我边流泪边想:

    这样也好。与其被迫做决定(或者是被做决定),穿这种内裤回日本还要好得太多了!

    湿答答的身体接触到了空气,感觉有些冷。

    眼前朦胧的景象竟然是一片水蓝色的?

    水蓝色……水蓝色是……是海盗服衣领的颜色。

    「……水手服……?」

    蹲在旁边直盯着我看的身影,讶异地念念有词。

    「你怎么一醒来就说水手服啊!」

    话说回来,他的衣服也是水蓝色的。难得有机会坐内野指定席,所以我有交待要穿跟队服颜色相同的蓝色系衣服。

    「我想说你怎么还没上来,想不到你在浴池睡得不省人事,都快溺水了。亏我还那么大声地叫说『快赶不上比赛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我家附近的澡堂,墙上的半次郎仍旧在微笑。而我泡的浴池还是空荡荡的,根本看不到什么洞。

    「我差点成了荷兰的英雄说……」

    「涩谷,你说荷兰的英雄是谁?克鲁伊维特(注:荷兰籍足球选手,目前隶属于纽卡索队)吗?还是流浪的荷兰人?」

    「去,你这个足球狂……我讲的当然跟足球没有关系!村田,现在几点了?比赛已经开始了吗?」

    「应该是还没吧……我正打算不去了呢。」

    「那怎么行!今天是师父的大日子,是伊东先生当先发的日子耶!怎么能不到场声援呢?」

    我忍住身体的疼痛从浴池爬了起来,但是看到自己的下半身就说不出话了。

    「……惨了。」

    「涩谷,今天的事我不会跟澡堂的人讲的。不过下次你要记得先脱掉内裤再泡澡哦!毕竟来澡堂洗澡还是得遵守规定,纵使你穿的是性感的绑绳内裤也……」

    村田健把眼睛从我的性感绑绳内裤(黑色)上移开。

    「我跟你说,我穿这内裤是有原因的。说来话长,这在我的国家算是家居服。」

    「谁的国家?你在讲什么啊?」

    「当然是我的国家啰……」

    「什么跟什么啊,涩谷?你不是日本人吗?你有其它国籍吗?」

    我隐隐约约地回想起。

    球场的比赛就要开始了。

    也回想起自己在欢声雷动的竞技场上和那少年对战的情景,也想起这两只手曾紧紧握住穆尔吉勃的剑把。这所有的理由全指向唯一的关键。

    就是日本人的DNA跟菜鸟魔王的灵魂。

    「……决定了,就采取永世和平主义吧。」

    要是这时候有人站在念念有词的我面前,肯定会吓得倒退好几步吧。

    但是村田健却似笑非笑地说:

    「你又突然讲一些有的没有的了,到底是怎么了你?讲这么有男子气概的话……」

    这不是废话吗?

    魔王要是没有男子气概,那还得了!

    后记

    大家好吗,我是乔林。

    抱歉必须立刻进入话题,我曾想过这本书为什么会隶属于BEAVS文库(注:日文版书系名)。理由应该是:1、喝啤酒果然要配毛豆。2、杰克就是得爬碗豆嘛。3、会受女生欢迎的不是什么硬汉或粗犷的人,而是认真(注:日文中的认真与豆子同音)的男人。不遇这就像涩谷有利会问的「……乔林你几岁?」的白痴问题一样。

    这次介绍给大家的涩谷有利是这部小说的主角。他的外表长什么样,请参阅卷头的登场人物介绍。至于故事的内容如何,请参阅封底那几行简短扼要的故事大纲。而我要说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这本书是《今天开始魔?自由业!》(简称:《今天魔》在全?各大书店皆有货,应该啦)的续篇。

    姑且不管是否有「什么?是续篇?」「没错」「这么说又是第一人称(SUPER头痛)的幻想故事(头痛到爆),除了主角以外都是大帅哥(头痛到想哭)吗?「就是说啊」「这么说又是喜剧?」「是的」「点心会安排香蕉吗?」「那还用问!」等等的对话。多亏各位高贵的一票,让我能够再次写出陛下跟他那群快乐伙伴的故事。谢谢大家肯接受他们,也真的很感谢你们喜欢这故事。或许会有读者收到我感谢的信件呢。

    这次的陛下带着阿助(中山裕介?)跟脱氧核糖核酸(注:日文发音与阿格相同……不玩了)经历了一段小小的冒险之旅。当然啦,没看过上一部作品也没关系,我很努力让它一集就结束。可是如果各位对他们认识的过程有兴趣的话,很欢迎你们去书店找上一集。不过像我家附近的书店就没卖……。

    话说到去书店找,当《今天魔》发售的时候,我可是逛遍了很多书店呢。因为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作品出现在普通书店显眼的书架上,所以我就偷偷地确认书的数量。如果看到书架上只剩一本,就会偷偷把它平放在平台上,反正就是做这类怪异的举动。不过其中最奇怪的,应该是我在书店里待了长达二十分钟,并持续观察有没有人买我的书一事吧!当我从距离稍远的通道窥伺青少年文库区的时候,正好有店员从我背后走过,于是我连忙装模作样地拿起眼前的书翻阅。哪晓得那里竟然是专给男性阅读的色情小说区,而我打开来看的正是黄色小说,哇--巨乳!哇--女教师!

    有时候我还会想「这辈子我的作品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摆在新书区,所以得留个纪念才行!」,于是就抓起相机到书店。可是突然在这种地方拍照又会披怀疑是商业间谍,干脆随便找一对情侣编个理由说,「情侣一起逛书店感觉好有气质哦,欧吉桑帮你们拍一张照吧。对了,你们就一起拿着那本书拍,这样感觉更好。那我要拍了哟,马尔济斯(注:日本拍照时的习惯是说『CHEESE』,作者爱狗所以故意讲马尔清斯)!」呢。只是最后,别说是看到读者,我连这种出书纪念照都没敢拍,岁月就这么无情地飞逝。

    不过这样的我竟然有幸再得到第二次的机会!那就是这本书。人生果真是变化无常,即使球赛打到九局下半两人出局,结局会是如何仍无法预知。虽然不晓得现在手拿这本书阅读的你们,是第一次或第二次跟乔林做接触。不过只要你们对这本书的任何一个部分感兴趣,我就非常开心了。

    至于是「哪个部分」,可能是里面的插画吧,替我画插画的是松元手球小姐。松元小姐,有很多读者表示自己「是被里面的插画所吸引」,抱歉逼妳画了这些美到让人喷鼻血的角色。如果再说到「哪个部分」,或许是「大纲」吧,帮忙写大纲的是GE(也就是伟大的文编)。这次她的名言是带着叹息说「难道都没有正常一点的角色吗?」有啊,长男不是很正常吗?

    接下来如果要说本文里的「哪个部分」有问题,就是写这部作品的我的过失了。如果大家对「哪个部分」感到有「什么」怪怪的,务必务必要告诉我哦。

    为了让涩谷有利走更长远的路,你的意见是非常重要的。

    乔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