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明天将吹起魔之大风暴! 第三章
    冯波尔特鲁卿古恩达鲁最讨厌累积工作。

    从他顽固又难以接近的外表,虽然难以想象,但是只要有成堆尚未决定的文件或有许多悬案事项,就会令他感到焦躁不安。今日事今日毕,而且有办法减少明天的工作量就尽量减少。这是他一贯的做事原则。

    像今天他依然准时进波尔特鲁城的执政室,背部一面感受着暖炉的热气,一面手握着笔。

    第三杯红茶都已经冷掉了。

    “你有没有在听啊,古恩达鲁?”

    虽然心里咒骂着:“谁要听啊!”不过也只能用笔把这份情绪发泄在纸上。只见纸张渲染了一片蓝黑色。

    占据了火炉旁最舒服的位置,真魔国的三大梦魇之一继续说话。话题是提升魔力的锻炼法。

    “再这样下去,男性的魔力会一直降低,而且今年刚成年的男子达到基准值的大约只有四成而已。这可是非常严重的情况。为了打破现状,我们应该有义务对成年前的男孩施以特别训练。于是我想到了这个方法。”

    在火焰的照耀下显得更红的头发与偶尔夹杂橙色的水蓝色眼睛,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的热情与知性一直都是奉献给魔族的。

    虽然说方向不一定正确啦。

    “你觉得让所有在未成年前多少会使用一些魔术的男孩,以一年的时间在集训区寝食与共,进行强化魔力的训练怎么样?让他们从早到晚学习理论并实际操作,周遭更设下战争用的陷阱,如此一来学生就绝对不可能逃跑。至于进度脱节都就等着被盖上失败者的烙印。至于这个企划就命名为“天啊!充满血泪的男子魔术集训!”吧。”

    这企划名称怎么这么熟悉?

    “……你不觉得适才适所就好了吗?”

    古恩达鲁一面签署领地内的福利设施改建许可证,一面露出比平常还痛苦的表情。

    “既然女性比较擅长魔术,那就让女性担任专门职就好了。至于男性就派去担任骑兵或步兵。这样不就什么问题都没啦!”

    “你就是这样才会被人家说肤浅!”

    艾妮西娜夸张地抬头耸肩,还做出类似冒牌司仪的动作。

    “我们从小不是一直被灌输这样的观念吗?男人要有担当,女人要温柔。”

    “你这个最失败的例子还敢说我。”

    “你说我失败?”

    连小声的碎碎念也要被骂,使得表情可怕的领主拼命躲避她的视线。想不到这个冷酷无比,说话又不客气,低沉的声音足以迷死人,其英姿比任何人都要像魔王的前王太子殿下,遇到这个青梅竹马也没辄了。

    “总之,女权强势的世界本来就是你的理想。只要你不理会男人变懦弱这件事,不就更能接近你梦想中的国家?”

    “你还是这么偏见!你以为我那么喜欢控制懦弱的男人吗?唯有让强过我们的男人服从,才能完成我真正的女权强势世界。因此目前的魔族根本就不够看,非得再提升男性的基准值才行。因此我尝试发明了这项训练器材。”

    讲到正题了,又是发明。无论怎么挣扎就是逃不出她的实验。艾妮西娜从背后拿出一根像剑的长形物,她握住中间的握柄然后前后摇动,如此一来两侧突出的翅膀状薄板就会以慢一拍的速度大幅震动。

    这玩意儿怎么好像在哪里看过。而且前阵子还相当流行呢。

    “只要用它训练一整天,就会发挥将近六倍的效果!我把它命名为“魔力增强刃”!”

    翅膀嗡嗡作响,怎么样都无法反驳她的古恩达鲁深呼吸之后说道:

    “那不是用来练腹肌的吗……”

    “不,是增强魔力!好了古恩达鲁,你继续挥个一整天,好让自己的魔力能够更强吧。”

    我求你放我回去啦!

    只可惜她并没有听见我的心声。

    “霓虹灯闪烁的拉斯维加斯,没有夜晚的拉斯维加斯、啊~青春岁月的拉斯维加斯、短命的拉斯维加斯。”

    我喃喃念着拉斯维加斯赞美诗,呈现在眼前的光景是……

    “……这里是热海(注:热海位于伊豆半岛东侧,是日本屈指可数的著名温泉疗养胜地)吗?”

    “不是热海,是希尔德亚的欢乐乡,也是世界知名的享乐之城。”

    “也就是说这里聚集了所有的娱乐,让人们享受极尽奢侈之事对吧?”

    “照理说是应有尽有吧。”

    “因为在我看来这根本是拉斯维加斯嘛!有云霄飞画、金字塔型饭店、喷水池,表演舞台跟音乐!”

    “拉斯维加斯不就是这种感觉吗?”

    就算是从美国回来,也未必旅行过全美国,总之这里绝不是西海岸,不过那地方我也没去过啦。

    不过与其看体格壮硕的大叔赌输钱垂头丧气回家的模样,我反倒觉得看浴衣上罩着棉袍、脚踩着木屐的集团(注:在日本的温泉饭店,可看到许多做此般穿着的住宿客),在射击场射下娃娃而开心不已的模样,反而跟这块土地的感觉比较搭。当然啦,实际走在路上的大多是金发或棕发的人种,身上穿戴的也都是异世界风格的服饰,根本就见不到日本风味的东西,不过我就是觉得这里像热海,为什么呢?

    此处观光客云集又热闹,林立马路两旁的店家还会热情地招呼你进去,放眼所见的建筑物最高顶多到三楼,没有更高的了。随处都可看见类似棕榈树的树木探出头来,不过明明是冬季却还摇曳着细长的绿叶,还可以看到猫咪正懒懒地躺在铺设石板的路旁。可能是温泉的关系吧,虽然是这样的季节却异常暖和。

    “总之,幸好我们都平安到达,我已经受够待在那艘船上。”

    后半段的海上生活真的让我有够呕,当我去餐厅准备用餐的时候,就听到乘客窃窃私语地谈论我的八卦。什么“他就是带着有严重孕吐的婚约者跟私生子旅行的男人哟!”、“我听说了,长得好年轻哦。”、“天哪,想不到这么年轻就有私生子。”、“哎呀~不过跟他同行的帅哥又是什么人?”、“该不会是私生子的母亲?”、“什么~亏他长那么帅,结果是个女的?!”。逼不得已的我只好叫客房服务送吃的到船舱,可是沃尔夫拉姆又会把刚吃掉的面吐出来(吐的都是他消化一半的东西),如果今天是拍摄一小时的美食之旅节目的话,这两天的行程根本就可以取个“人间地狱的可恨之旅”的片名。

    古蕾塔的烧退了,但我却因为心神劳累而感到很困。

    “总之先到旅馆Checkin,我好想快点到温泉暖暖身子哦。”

    孔拉德在城市的入口付钱给脚夫,然后把行李箱交给他们。我抬头一看,正面有个类似鸟居(注:日本神社的牌坊)形状的红色出入口,顶端还有面闪闪发亮的圆镜。次男立刻对我说明。

    “那是欢乐乡的象徵——魔镜哟。”

    “魔镜?这么说又发现魔族的宝物啦?!需要把它拆下来带回去吗?”

    “不,那并不是我们魔族的东西……你看。”

    从西方斜照过来的橘红色夕阳对着镜子延伸过来,我以为会产生反射,想不到光芒竟然穿过镜面玻璃。而计算好光芒会照映在石板地正中内的圆圈里,呈现出比夕阳颜色更淡的橘红色,并浮现出复杂的图案。此刻站在路上的游客全都欢声雷动。

    那副景象好梦幻,好美。

    “那就是魔镜的真面目。乍看之下是平凡无奇的镜子,但是某个角度照到光之后,它非但不会反射,反而会穿透过去映照出复杂的图案,不禁让人有国家的神迹之类的感觉,而且早上也会映出不同的图案……”

    “那是靠工匠的技术制造出来的,性质跟我们魔族具有超乎平常人力量的魔镜完全不同。”

    三男洋洋得意地打断哥哥的话,照这样说来还有其他魔镜罗。

    “我们真魔国的至宝‘水面魔镜’,据说能映出照镜者的真实模样,是既美丽又可怕的宝物,只是说目前并不在国内。”

    “但是我们这次并不是来找宝物,而是单纯来做温泉疗养的,对吧?我先声明,我可不想找什么宝物哦,我只想好好泡个温泉,让我的脚踝早日康复。”

    话说回来,什么会“映出照镜者的真实模样”,这太诡异了吧?你长什么样,镜子出现的不就是那个样?还有分什么真的假的吗?

    “没错,我们是来帮陛下的脚做复健的,您大可以放心哟。”

    我们一面避开反方向走来的人群,一面往热海的街道南下。各式各样店家所传出来的料理香味,在混合之后反而变成很复杂的臭味。这也算是另类的无国籍料理吧。

    “……或者用煮过头的温泉鸡蛋来形容……”

    “喔~那是温泉的硫黄味。”

    原来如此,难怪我一直觉得这味道引不起我的食欲。

    通过购物区之后,我们来到了游戏区。这里有各式各样的射击游戏(不过是弓箭)及套圈圈游戏,而且其他建筑物里还有让你赌博、喝酒的呢。这看不见木造建筑物的广场里,搭了好几个白色帐逢。不禁让我想起自己在念幼稚园时还分不清左右的时候,曾被带去观赏马戏团的表演。可能是小丑特异的妆扮让我感到害怕,当时还曾作过被小丑追逐的噩梦呢。这时有个顶着啤酒肚的怪叔叔,拿着门票一面喊道:

    “小弟弟小妹妹,要不要进来惊奇屋参观一下?即使出了什么错也不会变成吸血鬼的!只会让你们带着惊奇又愉快的心情回家哟!”

    华丽夸张的招牌上,有着怪物的图画跟鲜红色的文字。是连我都会念的短文。

    “……世界镇!”

    “镇?不对,是珍奇异兽。好像是“世界珍奇异兽云集”吧。”

    看来我的阅读能力还有待加强。

    为了先办理住房手续,于是我们穿过这里往温泉区走,从下马车到现在已经花了我们十分钟,不愧是世界知名的欢乐乡。

    或许是惊奇屋的怪物圈太可怕了,当我发现的时候,古蕾塔已经紧紧抓着我的衣角不放。她自己好像也是不知不觉这么做的,就暂时让她抓着吧。

    “大哥哥,有空吗?”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我得意地扬起眉毛。当我回头看那个说话的对象,女孩也笑脸盈盈地歪着头。她的裙子相当短,毫不保留地露出她晒成小麦色的长腿。至于胸部明明还没发育到能挤出乳沟,却又穿着强调胸部的连衣裙。不畏寒冷的天气,即使全身起鸡皮疙瘩也要做出如此猥亵的打份,这就是辣妹的气魄吗?

    但是不管她做多么暴露的打份,仔细看也还是个国中生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竟然会有国中女生主动叫我?

    连玩“青涩宝贝”都会有不好结局的我,有生以来头一次有女生主动找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钓哥哥”?!

    “我还有个朋友,方便的话可以跟大哥哥你们一起玩吗?”

    她身旁另一个瘦瘦的少女踩着有气无力的步伐走过来。我原本高兴的情绪则一下子down到谷底。

    “……搞什么,原来她是看上孔拉德啊。”

    “不好意思,我们赶着去旅馆,没时间陪你们玩。”

    广受男女老少欢迎的人气男——维拉卿孔拉德,带着非常过意不去的笑脸从我背后推着我走。

    “我看另一位小姐好很不舒服,这么冷的天气只穿那样会搞坏身体哟!”

    “那请带我们到你们投宿的旅馆!届时要我们住下也没关系!”

    女国中生死缠着我们不放。会让她说出类似“求求你,今晚我不想回家”这种话,可见她非常欣赏孔拉德。毕竟人家长那么帅又有个性,因此我能体会她不想放过他的心情,但是有种就听听他的冷笑话吧……铁定会冷死的。

    不过看到少女用胸部紧贴着对方的手肘,我那古板的伦理观又开始冒出来了,我真的没有偏见,绝对没有。

    “我说你们两个,刚刚你们主动过来示好,刹那间我真的觉得很开心。不过就我的观念来看,未满十五岁可是禁止在外头过夜哦!回去问问你们父母吧,看他们有多担心你们……”

    当我一说到父母这个名词,原本加诸在夹克的重量突然消失。

    古蕾塔把手放开了。

    “……我不是在说你哟。”

    “你们俩别这么不识趣!身为妓女还当街拉带着小孩的游客,这可是很差劲的行为耶!”

    一名婀娜多姿的大姐姐从马路另一头开口说话。她叨着香烟顶着一头乱发,打扮虽然有些随便,不过挺性感的。从她交叉的双手中间,我看到了货真价实的乳沟。

    “那些人是全家一起出游,这里可是希尔德亚的欢乐乡哟!除了玩女人之外也有其他娱乐呢。”

    那两个未满十五岁的小女生随即蹑手蹑脚地跑进店里,大姐姐短短地冷笑一声,然后把手搭在孔拉德肩上。请恕我这么罗唆,先听听看他的冷笑话……算了,不说了。

    “五年前我来这里的时候,气氛还没这么堕落。”

    “大概三个月前吧,一大堆小女生跑来这儿,好像是掌控权利的主人想把方针改变成那样。不过那种黄毛丫头,就专门吸引喜欢年轻美眉的无聊客人。受不了,害我这阵子生意都变差了。话说回来……”

    女子的眼神跟刚才截然不同。

    “你长得挺不赖的,怎么样?等你伙伴睡着以后……”

    “不好意思,我有不能辜负的对象。”

    维拉卿又展现了一招给我看,而且还露出普通一百岁的人绝对露不出来的笑脸。

    我一面泛着鸡皮疙瘩,一面用手指在手掌做笔记。原来如此,如果遇到很难拒绝的推销或邀约,只要用这句台词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了。譬如遇到有人推销说“请买这套英语教材好吗?”的时候,就用“不好意思,我有无法辜负的对象——”来拒绝。天哪~真是肉麻到鸡皮疙瘩掉满地呢。

    这时,原本都不开口的古蕾塔,突然短短地叫了一声“啊!”。而且她绷紧着的脚原本是要往前跑的,但是清楚看到往这边过来的人影才作罢。

    “你们在做什么?!丢下我一个跑掉。我刚刚说话都没人回应,害我还特地提高声量,哪晓得回过头来却没看到半个人!害我丢脸丢死了!”

    那时我才发现沃尔夫拉姆不见了。

    一望无际的浴池、浴池、浴池。

    这就是名符其实的温泉天堂,跟我家附近超市的澡堂或健身中心里的规模完全不同。数十种的岩石浴池井然有序地排列,从四方入口进出的人则是络绎不绝。随便举个例子来形容的话,简直像是像是设在东京巨蛋的温泉乡,而且全都是男女共浴。

    “哇——好棒哦——”

    我只在腰际围了一条浴巾,就兴奋地往最靠近我的浴池走去。再也没有比温泉疗法更让我急到不想用“气管一号”的妙药。

    先到的客人全是女性,大约有十个人。而且很明显地对我指指点点,还窃窃私语不晓得在讲些什么。不过这点小事是不会让我退却的。既然都打出男女共浴的信号,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等等,陛下……不对,少爷!”

    “干嘛?我知道该怎么做啦!要先冲洗,对吧?没把身体的脏污洗干净不能下去泡,对吧?”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有利你在做什么?那边是美人汤耶?你再变美的话还得了?”

    沃尔夫拉姆一面提出他与从不同的审美观,一面快步往前走。“跌打损伤”的浴池应该在更前面吧。腰际上没围浴巾的他,显得很有男子气慨,有别于他王子的外表。

    不过他走过我面前所残留的影像,怎么好像飘着类似尾巴的东西?

    “……不会吧?”

    当我回过头的时候,做连身泳装打扮也很可爱的古蕾塔,正抱着鸭子站在旁边,而穿着竞赛型泳裤的孔拉德也拿着我的泳裤苦笑。

    “他穿的是泳裤哦。”

    “……真的假的?!超比基尼丁字裤,而且还是土黄色的?!”

    而且臀部还有条燕尾服风的尾巴?!

    这太丢脸了吧,我看全裸还比穿成那样好得多呢!虽然我抗议了好一会儿,不过对我这个爱好棒球的人来说,就是无法抗拒明订在规则里的各项条款。所谓“入境随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穿丁字(带着尾巴)泳裤就能让我的脚踝痊愈,那我会把它当成是处罚游戏忍着点。

    就这样,我怀抱着被拍照可能会哭死的必死决心,套着丢脸的泳裤去泡温泉,跟“跌打、损伤、扭伤”浴池紧邻在一起的“刀伤”浴池,正有面露凶相的欧吉桑五人组不发一语地泡汤。只是他们一站起来也全都是穿相同的泳裤,害我拼命忍住不笑出声。温泉的效果的确很显著。我感觉得出来脚踝有比较好,原本因为害怕而不敢使力的右脚踝,现在不用拐杖都能站得稳稳的。看来只要连续泡上三天温泉,可能连骨头都会坚固无比呢。可见忍受所有屈辱泡温泉是值得的。

    经过两个多小时泡遍各式各样的温泉之后,我们一行人漫步在充满热海感觉的街道上。在聚集世界各地料理的餐饮区,我尝试了维拉卿推荐的克鲁达尔料理。我原以为那是烤肥美的星鳗料理,当他告诉我那是昆虫的时候,害我烦恼得不知该吃还是不吃(不过我还是吃了)。

    有别于船上的痛苦待遇,在这里的旅馆生活既高级又舒适。

    不过也是多亏机灵的孔拉德把房间改成两间双人房的关系。

    由于安排刺客跟目标睡在一块会有问题产生,因此我就跟沃尔夫拉姆一起睡。这跟过去出游的结果一样。

    隔壁房发出了好一阵子声音,不过当我的数位指针式G-SHOCK显示九点的时候便悄然无声。把被单弄乱、做了五十次仰卧起坐的我,最后听到的是门关上后逐渐远离的脚步声。

    “……孔拉德出门去了!”

    这时熄了灯、只靠着外面的月光,一小口一小口啜饮着当地红酒的三男,却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喂,孔拉德出去了耶,会不会是去找刚刚那个女人?”

    “不可能的啦。”

    “怎么说?虽说你们是兄弟,你怎么这么有自信?”

    “那种女人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在我第一次遇见他们的时候,他不仅不承认这个二哥,甚至不把他当魔族看待。但是这中间到底起了什么变化,竟能让他连孔拉德喜欢的女性类型都了若指掌。

    “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性?”

    “应该说是干干净净的女孩吧。说好听一点是个性爽朗,说难听一点是个性粗鲁。不过说来说去……就是像苏珊娜·茱莉亚吧。”

    “这什么答案啊?结果他喜欢粗暴的女生?”

    听到这耳熟能详的名字,害我心情也变得好复杂。从有天晚上我偷听到的谈话内容,得知她的地位在维拉卿的心中是很特别的。

    “可是她并不是孔拉德的恋人吧?”

    “没错。”

    “难不成他们发生不伦之恋?不觉得有那种感觉吗?”

    “才没那回事呢,这我可以保证。”

    我胸前那颗狮子蓝宝石只要一听到那个名字就会发热。虽然我没有仔细问过孔拉德,不过也多少察觉到上一个主人恐怕就是她吧。根据我以前所得知的情报,这位名叫冯温克特卿苏珊娜·茱莉亚的女性,跟其他男性有婚约关系。

    “她是阿达尔贝鲁特的未婚妻,两个人的婚期也早订好了。可是有一天不晓得为什么,母亲大人说她跟阿达尔贝鲁特的婚约可能会告吹。温克特领主是个讲求平等的男人,而且他又很赏识孔拉德。因此觉得与其把女儿嫁给冯古兰兹家,不如把她留在身边继承家业……只是他应该顾虑到当事人的想法。”

    “这话是什么意思?”

    “……温克特是十贵族之中历史最悠久的家族,据说他们家族从始祖就开始跟随真王左右。还投入创世主们的战争。而且茱莉亚在真魔国又是堪称最厉害的术者,任谁都会一眼看上她。但是孔拉德……虽然他身上有母亲大人的血统啦……”

    “只碍于他父亲是人类?”

    “没错。”

    这种事的确是存在的。就连日本都有人请求结婚要门当户对,对人类与民族间有差别、偏见,当然是很羞耻的事,不过当自己的女儿要嫁给外国人的时候,大多数的父母亲会感到困惑也是不争的事实。不过要我这个与恋爱无缘的棒球小子说什么“克服障碍才是真爱”,还真是满难为情呢。

    “不过……没有啦,其实主要症结也不是两人的关系遭到反对……因为当时正在打仗,所以有更严重的问题……”

    “到底是什么啦,讲话这么不干脆。”

    “总之就是当时的宰相……你之前也见过的,就是那个叫休特菲尔的男人。”

    “喔~就是洁莉夫人的哥哥嘛,我的确曾见过。”

    “没错,他只是个想掌权又愚劣的胆小鬼。”

    此时数落自己亲舅舅的沃尔夫拉姆,竟然看起来跟他长兄好像。随着一起行动的次数增加,让我不断发现他们兄弟的血统有多浓厚。

    “有人对那家伙进了诡言,害孔拉德不得不出征去。当那家伙奇迹似地回来……苏珊娜·茱莉亚却去世了。”

    这是生在有“和平白痴”之称的这个世代的我们,只能从书中得知的悲恋。不过在我们祖父母的那个时代,这种事一定不稀奇。搞不好在现代地球的某个角落,就正在上演这样的悲剧呢。毕竟连这里的世界都免除不了战争这种事。

    沃尔夫拉姆的声音变得又小又僵硬,言下之意就是他不想让人知道这些事,而我也不想去追问别人的痛苦往事。不过有件事我倒是非问不可,我想知道的不是过去,而是现在。

    “那你呢?你又有何感想?”

    “什么东西有何感想?”

    “对于孔拉德有一半人类的血统,你没有什么意见吗?”

    问人家弟弟这种问题好像蛮尴尬的,所以他小声地喃喃自语一番,然后就不说话了。

    “不用讲以前啦,只要讲我来了之后的想法就行了。”

    “……这个嘛……”

    我离开窗边的桌子,半开玩笑地踢了床上的三男一脚。意思是要他把话讲清楚。

    “你要像个老头子灌酒到什么时候啊?不过也难怪啦,毕竟你都八十二了。”

    难得监督者不在,我的右脚也好得很,九点就熄灯睡觉未免太无趣了。

    “沃尔夫拉姆,我们去温泉街夜游好不好?玩玩套圈圈、射击游戏或撞球游戏怎么样?”

    我话一说完,沃尔夫拉姆又恢复他桀骜不驯的态度,哧之以鼻地说道:

    “夜游?我对那种幼稚的事情没兴趣!”

    “喂,等一下!你该不会这么早就要上床睡觉吧……”

    我话还没说完,他已经阵亡了。

    ……不过也难怪……毕竟他已经八十二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