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明天将吹起魔之大风暴! 第十章
    结果我的扭伤怎么样呢?

    事情过后那三天,我都再希尔德亚德的欢乐乡度过。从早到晚只要一有空就跑去泡汤,最后我还习惯当地的比基尼泳裤,陷入反而觉得四角内裤很突兀的危险状态。这种事情让我觉得很丢脸,所以不敢告诉别人。

    与古蕾塔分开的时候,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嚎啕大哭,但是没有人嘲笑我。总之,我跟希斯克莱夫约好先让她在一个月后回真魔国一次。仔细想想,从那孩子出现在我面前也不过十几天而已,但是当我想讨论亲子之情是跟时间扯不上关系而往旁边一看,想不到沃尔夫拉姆也陪着我哭得很凄惨。

    至于艾妮西娜则留在希尔德亚德的欢乐乡,她好像开发了编织品与发明物的购物中心。而有别于男人,拥有纤细手指的女孩们在伤势痊愈后,算算将近有一百人,晚上她们读书并学习工作技能,白天则在里面的商店工作。这样不仅发挥了学习的功效,也能赚到钱。据说依兹拉跟妮娜就在这个设施里就业。

    “要拯救不幸的妇女,除了教育之外别无他法。”截至这里我都还懂,也觉得很了不起。可是……

    “接着变得坚强、聪明的女人就有能力控制愚蠢的男人,建立美丽的新世界!”

    你不觉得这些话带有歧视的色彩吗?

    “也请陛下赐一句饯别的话给我。”

    “……请、请你好好加油!”

    我实在没有勇气反驳她。

    海鲜意大利面摊也进驻购物中心的一角。如今已失传的卓拉西亚宫廷料理也只能靠他细水常流地传承下去,也希望他能够顺便传授一口气吸一根面条的独特吃法。

    可能是想答谢我帮他宣传吧,绑着头巾的肌肉男老板把他的传家之宝送给我。那是一只充满中国风花纹、底部还有飞龙在天的图案。虽然他声称这碗有无法鉴定的价值,但在我看来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碗公。

    “据说汤面会映出未来哦。”

    “怎么可能?如果是过去或前世,那还有话说。未来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

    “说的也对,我想也是。如果是背后灵的话倒有可能……”

    回程的船大致上还算良好,不必担心会出现海盗或者巨型花枝,只是我们又跟去程的年轻船员同一艘船,因此刚开始气氛颇尴尬的。而且当初随行的私生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昏迷不醒的男子。也难怪他会讶异不已。

    盖根修伯虽然捡回一条命,但目前只处于“活着”的状态。他的肺跟心脏技能虽然正常,但意识毫无恢复的迹象。我好像听他说过一次话,不过可能是我听错了吧。况且我听到的话就是这么一句:

    “不胜感激。”

    他是武士吗?!还是我听错了?不过他的语气如果真像武士那般恭敬,那我可能真的会直愣愣地站在原地让他攻击呢。

    只是不晓得妮可拉会有多伤心?但是我如果没经大脑就把这句话说出来,可能又要害孔拉德心里难过了。因此我也乖乖听话,尽可能不接近修伯的船舱,而让后来在席尔多克劳德雇的中年看护妇照顾他。

    回到我自己的城堡时,已经是过了中午气温上升的时候。

    当初我只留下一纸短文就丢下职务逃走,想必浚达一定气得直跳脚。因此我准备用博取他同情的态度走进起居室。

    “那个——浚达?不对,浚达先生?”

    “陛下!”

    他用力地张开双手,挺直他那高大的身躯朝我冲过来……结果并没有。他穿着手臂下有着蝴蝶袖的奇怪服装,仿佛要把我卷进去似的将我抱紧。

    “喔~陛下,您终于回来了。我冯克莱斯特·浚达一直衷心期待跟您重逢的日子到来呢。”

    “你没有生气吗?而且没哭?”

    而且他连眼泪跟鼻水都没流,甚至马上往后退一步,笑脸盈盈地跟我说话。

    “我怎么会出现愤怒这种世俗的感情呢,陛下,我已经领悟了。爱就是接受对方的一切,为了爱要照对方的意思去改变自己。我认为伴随着爱而来的严酷试炼是具有不可侵犯的存在价值。”

    “这……这样啊。”

    “因此过去无法跟陛下见面的日子,正是真正陛下为了试探我的心而给予我的试炼。”

    他十指交叉紧握做出祈祷的样子,并且对着上天露出欣喜陶醉的神色。可能是我神经过敏吧,总觉得从他身后好像发出微微的光芒,而且还依稀听到清净心灵的治疗音乐,我不在这段期间,他是有过什么命运般的精力,而导致他的价值观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你在做什么,达卡斯克斯?”

    “啊!”

    孔拉德从浚达的后面抱起一只巨型箱子。里面有个全身光溜溜的中年士兵正在操作照射器跟音乐盒。

    “啊啊,达卡斯克斯!不是叮咛过你别太引人注目吗?!如此一来,我那严苛的体验修行全都白费了!这下子叫我怎么跟陛下解释!”

    “……我是不晓得你们在搞什么,不过你好像完全没有领悟吧……唔,怎,怎么会有一道视线……”

    这充满刺激性的视线逼得我立刻回头,只是披头散发又消瘦的古恩达鲁正在后面,他的黑眼圈似乎在叙述着什么故事。

    “……你们几个……还不快给我……工作!”

    他右手的指头长满了用笔过度的茧。

    为了试试我的脚好得怎么样,我们使出做暌违已久的慢跑训练。虽然在希尔德亚德的时候,我已经有稍微跑了几次。

    今天稍微偏离平常的路线去爬缓坡。虽然已经是冬季,但略高的山丘下方却是一片绿色的绒毯。

    连个大气都不喘的孔拉德指着斜坡尽头说:

    “看到了吗?”

    怎么可能会看不到,他指的地方非常广阔又距离我们很近。

    深茶色的泥土从五处被剔除的绿草下方探出头来,。等间隔立起的木柱上则挂着网眼极疏的网子。几名身强体壮的青年正在建造巨型台阶式座位,是大约十层的观众席。

    两个的扇形直线旁,还摆了球队用的长板凳。

    “……哇塞。”

    “本来是想建造棒球场的,不过跟我印象中的形状好像有些差异。”

    “不会啊,根本就没有什么差。真的好棒!两个的确有一百公尺呢。”

    可能是看到了我们吧,一名青年挺直背脊向我们敬礼。其他两个人则摘下帽子高高举起,呼叫其他正低头作业的士兵。

    我无意识地迈步前进。原本想冲过去,但却失败,我从缓坡上滚了下去,全身还沾满了冬天被冻僵的杂草。

    “陛下,不是叮咛过您要小心点吗?”

    “我没有事的。”

    这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我硬撑着慢吞吞的双腿,好不容易来到了球场的入口。这里没有我熟悉的圆形屋顶或者人工草皮,也看不到灯架跟电视墙,只有类似在洋片里常见的小联盟使用的天然草皮场地,以及全家出动看比赛而欢欣鼓舞的观众席。

    “……怎么办?”

    没想到他们会建造出这么棒的球场,霎时间我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此时,正在工作的年轻人纷纷跑过来,大家都露出非常认真的表情。

    “陛下,真抱歉让您看到我们穿便服这么难看的模样。因为我们今天休班。”

    “休班?既然不用执勤,你们在做什么啊?”

    “喔,我们正在建棒球场。”

    我好不容易追上维拉卿,然后让士兵们解散好继续进行作业。

    “为什么?”

    “我想给陛下一个惊喜啊。”

    亲眼看到实物才觉得感动,可见我的理解力相当迟钝。这片美丽的自然景观是由棕色与绿色构成的。

    “可是为什么要送我这么棒的惊喜?”

    “你不是快要过十六岁生日吗?本来打算在你宣布自己十六岁之前先保密的……这阵子发生了许多状况,我想籍此帮你打打气的。”

    右外野区,中坚区,左外野区,三垒区,二垒区,一垒区。还有高度不足的投手区,以及还没有摆上去的本垒板。

    站在这里仿佛可以听到球场上的声音,隐约在眼底深处的夏季蓝天也跟着复生。

    “大家尽全力想让你喜欢这个国家。”

    “为何这么说?!我老早就喜欢这里了。况且我从来也没有说过‘讨厌’这句话吧?!”

    站在打击位置的孔拉德露出的笑容刺痛了我的心。

    “说的也是。”

    我慢慢地站在本垒板后面,环顾整个球场。站在这里似乎可以掌握一切。譬如投手的心境,外野手的移位动作,跑者的起跑时机,甚至在我旁边近到肩膀快碰在一块的打者脑子里的想法。

    这里就是我守备的位置,属于我的场所。

    我轻轻让双膝、双掌以及双肘贴在地面,然后整个人躺下去,半边脸跟耳朵都沾到了泥土。刚开始感觉有点冰,但过没一会儿就稍微感受到地面的温度,照耀这国家的太阳正从上方跟地底释放出热能。

    “你在做什么?”

    用爽朗笑声说话的维拉卿拉拉我的左耳。

    “瞧你搞得全身都是泥土。”

    “……孔拉德,我可以讲一句很无聊的话吗?”

    “请说。”

    “我啊,不晓得有这种想法可不可以耶。”

    要是被听到我讲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想必所有的魔族都会不高兴吧。不过,这里就是我这四个月来每天晚上思考所得到的答案。要是再继续钻牛角尖下去,对我来说只是一种负荷,而说出来的话也会是谎话。

    “……我不晓得自己能不能这样想。虽然我不能永远都是两个世界的过客,但如果有两个像札幌巨蛋跟西武巨蛋那样的大本营,两边都是我的故乡,那样的感觉也很不错。你大概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吧?”

    “大概懂。”

    “恩,所以呢……或许我已经无法回去日本了。”

    但就算是这样,我也真的不想放弃目前在日本的家人跟朋友,只是毕竟我在这个世界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有必要跟过去的自己诀别,专心一意地想着魔族的事。但实际上我的个性又不容我那么做,我也无法抛弃地球、家人、朋友以及这里的棒球。

    “因为我是在众人期盼下,来到这个国家的,对吧?”

    “没错。”

    “既然这样……”

    我在两个世界都有栖身之处。

    再也找不到像我这么幸福的人生了。

    想不到温泉的效果非常显著。

    回到血盟城的我,忘不了那三天猛泡温泉的幸福,而且还变得越来越爱泡澡。如果遇到白天大浴室在打扫的话,我就委屈一点到寝室隔壁的洗澡间去。

    因为自己一个人在太大的浴室里洗澡会害怕,因此沃尔夫在傍晚入浴的时间都会过来陪我。撇开他老骂我花心,以及我的婚约者这件事不说,照道理说在偌大的浴室坦诚相见的话,不知不觉也能培养出男人之间的友情。但问题是,随着我们男人的友情加深,他反而变得越来越没精神。

    冯比雷费鲁特卿沃尔夫拉姆,为什么你就是不喜欢我们的关系是友情呢?

    今晚睡觉连续发生两次鬼压床事件,害我醒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

    “唉……睡不着。不去洗澡我会睡不着的。沃尔夫,我想去大浴室洗澡耶。”

    “你是怎么了,当现在是几点啊?想扰人清梦也该有个限度吧?”

    “随便你要不要都无所谓啦,倒是你现在的脸很像田中邦卫(注:日本的老演员)哦。”

    自己跑来我的床上睡觉不说,讲话还这么不客气,未免太没礼貌了吧。

    逼不得已我只好自己走出房间,蹑手蹑脚地走在深夜的走廊上,虽然到处都有哨兵站岗,不过在这寂静无声的城里,好像会出现不是存在这世上的黑影,就是让人无法安心。基本上这里是魔族之国,虽然不会出现什么魔物、怪物等非自然现象的物体,但是鬼魂总有可能出现吧。

    像我好不容易走到更衣间,这时却听到微微的水声。

    照理说大浴室里面应该没人,但我却听到水花溅起的声音。

    “这里哗啦哗啦的水声,明显不是成人发出来的。如此一来,是洁莉夫人的可能性就不高了。而且我觉得对方的体重似乎很轻……”

    难不成是小孩?而且是小孩的……鬼魂?!

    别开玩笑了!什么小孩的鬼魂!难道那是栖息在民房里的座敷童子?!还是头发会自己长长的日本人偶?!或者是头被拔掉的女儿节娃娃?!不过这样一路联想下来,反倒冲淡了我的恐惧感。

    不过如果真有小孩子溺水的话,再不快去救他就来不及了。于是我下定决心把门拉开,跑进豪华的浴室里。但只见墙壁有几处点燃的灯火,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孩。

    “……呃……啊,狗狗?”

    在大到不象话的浴缸中央,有只白色小动物的踪影。是狗吗?还是猫呢?恐怕是在城里迷了路之后不慎掉进去的吧。狗狗你等一下哦,我现在就去救你,于是我就穿着短裤T恤睡衣,勇敢地跳进浴缸里。目标是十二公尺的地点。

    我用狗爬式游到小动物旁边,手指好不容易够到他的毛。瞧他动也不动的样子,难不成他已经用尽力气了?!天哪,狗狗!

    “软软的……这么说……这是布娃娃?!”

    等我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了。

    这时候突然有股熟悉的力量抓住我刚痊愈的右脚,我还没来得及紧张脚够不着地面,就被吸进了旋涡的中央。

    难不成这是过去早已习惯的“那个”?!那个多亏有了东京迪士尼海洋世界之后,让我使用起来方便又熟悉的游乐设施?!

    不过在我消失之后,应该就只剩下白色毛线娃娃在水面上载浮载沉吧。只是现在的我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象那可怕的超现实光景。

    因为再来就是我暌违许久的星际之旅。

    湿润的皮肤一下子变干,紫外线强到汗毛好像快要被烧焦。

    因为吸进去的热空气让我觉得难以忍受,在我习惯之前,有十几秒十处于没呼吸的状态。等喉咙跟鼻子好不容易习惯气温后,才又急促地呼吸。

    “矽谷……谷!”

    什么矽谷?我脸颊被拍打好几次,肩膀也被用力摇晃。

    “涉谷!”

    “……唔……沃尔夫……别闹了……”

    “太好了,还活着,他还活着耶!”

    话一说完,全场拍手叫好。吓一跳的我用力睁开双眼,蔚蓝的天空与白金色的太阳刺激着我的瞳孔。这又深又高的天蓝色十盛夏白天的专属特色。盯着我的三张脸孔中,只有一个是我非常熟悉的。村田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已经好几个月没见了说。

    “涉谷,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涉谷有利。”

    “对,原宿不利!那我呢?可不要跟我讲刚刚那个莫名其妙的怪名字哦!”

    “呃……村田健。”

    全场又响起一阵拍手喝彩。甚至还有人开玩笑地吹起口哨。

    我四处张望一下,发现自己宛如待宰的鱼一般,躺在海洋世界的舞台上,正在享受暑假的亲子们因为我的事情而半喜半忧。难不成我就当着这一大群观众的面前做了星际之旅?!

    “……今晚你有当目击者的感觉吗?”

    “没错,不过真是太好了,涉谷。你刚刚一直往水里沉下去,一时之间还被冲到靠近海洋的边壁,完全找不到你的踪影呢。”

    眼镜后的村田露出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并紧紧抱住我的头。

    “想不到我约你出来竟然发生这么严重的事,害我担心死了。”

    “不要讲这种让人想歪的话啦。”

    总之,我又回来了。我回到原来的世界了。不对,现在已经不能说是“回到原来的世界”。

    因为涉谷有利虽然目前是在日本,但迟早还是有可能再回去真魔国。

    穿着简便潜水服的大姐姐,帮我把衣服的皮带松开,让我身体轻松些。

    “天哪~这是什么?!”

    糟了!今天我又穿了魔族专用的黑色蚕丝性感绑绳内裤!

    “呃……对不起,那是这家伙的兴趣。不会对各位造成危害的。”

    “别说了,村田!别当这众人的面前做这种丢脸的解释啦!大姐姐你也不要惊慌,不要因为看到这种内裤就吓成这样!不,请你不要害怕!”

    但是她们早已经把我贴上变态的标签,逼得我只得慢慢倒退逃离现场。

    “涉谷,这有什么关系呢?一个人的价值又不是靠内裤来评定的!”

    “村田,你别再加油添醋了!”

    如果是在另一个世界遇到这种尴尬的场面,一定有很多人帮我解围的说,天哪~想不到我这么快就开始怀念那里了。

    问题是接下来我就要在日本待上一段时间呢。

    在这里的我,就像过去思念远方的家人一样,思念着魔族。

    如此一来,一定又能距离我的王国更近一些。

    村田健的完结宣言

    “晚安~我是村田健。”

    “……我是涉谷。”

    “干嘛啦,涉谷。没精打采的。应该要像石井、宫迫那样,嗓门大一点地喊:‘我是石井’、‘我是宫迫’才对嘛!”(注:石井以及宫迫都是日本搞笑艺人。)

    “……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期待?”

    “说到期待,也就是这次的书名!如果把正式名称的汉字省略的话,是怎么念来着?”

    “明日魔。”

    “没错,上次发行了《今夜魔》之后,我们收到了‘涉谷能回到日本吗?’、‘他的婚约问题怎么办呢?’、‘村田健真的没有女朋友吗?’等等,各方面期盼与关心的意见。不过所有的问题到最后终于解决,接着发行的就是这本……”

    “……明日魔。”

    “没错,不过疑问并没有完全获得解答。像我就觉得故事里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譬如说‘为什么团体照里面都一定有浚达?’、‘为什么涉谷老是不受同年纪的女生青睐?’等等。因此就有了这次的……”

    “……明日魔。”

    “欢迎各位在看过以后,发挥臆测与推理,并寄信到‘请告诉我,村田健!’的小组,我们将会十分开心的。不过我们会在此开辟‘村田健的完结宣言’这个单元,全是因为读者们发出了‘这个会是《今日魔》系列的最后一本吗?’、‘不会再有下一本了吗?’这些可怕的疑问,因此在这里为各位做个小小的下集预告。浚达秘密的‘那个’终于被别人看到,他每天拼命努力,但似乎有什么可疑的黑影存在他背后。那黑影竟然是准备将日记公开的干练编辑。这个‘干练’指的是办事有力,可不是指绑在树干上的链子哟。为了以防万一,在下回见面之前先跟各位说好一定要看……”

    “……明日魔。”

    “涉谷PARCO从夏季开始推出航海日志展。据说这部航海日志里有‘七月一日海上发生暴风雨’、‘八月一日天气晴朗’、‘九月一日好啊!’之类的内容,真不晓得这种展览是否OK?或者应该以加山雄三(注:日本艺人)的风格来书写。这样才有搭乘游艇的年轻大将之风吧?”

    “……足球(注:取日文‘足球’与‘明日魔’的同音之趣。)。”

    “先别管PARCO,涉谷有利下次有事情可以做吗?因此下一部众所瞩目的作品标题是《阁下与魔之爱的日记?!》。拜托~不要加那个‘爱’字行不行啊!”

    “明日‘哞’。”

    “别故意说错!”

    后记

    大家好吗,我是乔林。

    其实我现在并不好,而且还累得要命。今天我想用“GEG特集”来代替以往的后记。我之所以会这么说也是因为我做出糟糕到“是人怎么能这样做?!”的事情。因此想借这个空间来道歉。不,根本就已经到了不道歉会过意不去的状态。过去她也曾经阅读过我作品,想必大家都知道她是谁了吧?字面上虽然写的是“GEG”,不过指的是伟大的文编后藤。没错,也就是不肖乔林的责任编辑,BEANS文库充满希望的牛郎星(也有人说是织女星、处女座a或者天蝎座星),天生就是吃编辑这行饭的武则天——后藤。她乍看之下是个开朗、精力旺盛的千金大小姐,但内心却熊熊燃烧着任谁也浇不熄,身为编辑应有的黑色火焰。

    上一部作品《今夜魔》经过一番波折终于得以在书店上架。不过我也累到虚脱。当我好不容易坐在电脑前面,脑袋却挤不出半句日本话,指尖也没有传来任何灵感,感觉状况相当糟。对一个文字工作者来说,这种情况真的没什么好骄傲的。对于未来想当作家的人来说(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自己的工作还没厉害到称得上是小说家或者作家),这是得早日克服的障碍。于是我老实跟GEG坦白,希望她能给我一些建议。到了快逼近截稿日的最后几天,进度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慢。于是我打电话告诉她:“我陷入瓶颈了。”,没想到她竟然回我:“瓶颈,那未免太早了吧?”说的也是,所谓的瓶颈,是达到一定水平者,因为无法往前迈进而陷入苦恼的状态,我又还没有达到那种水准,因此眼前的瓶颈应该不一样。“那么,是第二年的不祥了?”“第二年的不祥?那是虾米东东?是什么鸡尾酒的名称吗?”。“对对对,以琴酒为基酒。干脆在新作里加点‘唉~想当年我真年轻’等略带苦涩的题材……不是啦!”。微笑听我自言自语的GEG为了帮我转换心情,就把寄到编辑部的读者来信带来给我。我开心地一封封拆开来看,没想到快看完的时候,竟然看到了熟悉的文字。

    “非常开心拜读你的大作。我发现如果不写封信通知的话,乔林老师就不会交稿,因此特地用FANLETTER的方式寄这封信给您(以下省略),角川书店,GEGWITHLOVE”。然后附上贴有八十日圆邮票的回邮信封。什么?!想不到GEG还下这种苦心!我上次之所以没有交稿,只是纯粹弄丢一张原稿而已说!唔~GEG,你这么想念我的拙文啊?!既然这样,我就真的回信吧!用那个回邮信封寄回到她家去……

    但是我的瓶颈持续发烧,终于到了进退两难、逼我想逃到温暖国家的地步,不过这时她对我这么说:“琦玉县的乔林知,感谢你参加我们所举办的全员赠奖活动,而且还头选了两封。”、“哇啊!”、“对了,请你快点交稿吧。”。看来她连自己负责的新人(算是吗?)的老家住址都记在脑子里呢。姑且不管“我现在想先看到封面”这个借口,但是我一直设法让她了解我现在的状况越来越糟,因此就举太平洋联盟的打者为例……可是她听不懂,这次我用更简单的方式,举名字全是片假名、好念又好记的美国大联盟的打者为例……她还是听不懂……“其实我对棒球完全不了解”……早说嘛你!

    经过一番曲折,而且后来我也耍了“狠招”,最后演变成这部《明天将吹起魔之大风暴!》。目前已经在各大书店上架。仔细想想真是走了一段好漫长的路哦。现在跟各位解释可能有些晚,不过《明日魔》是上一部作品《今日是魔之大逃亡!》的续篇,也是延续《今天开始魔之自由业!》、《这次是魔之最终兵器!》的《今日魔系列》第四部。我自己有时候会这么想,既然出到第四部,应该算是系列作品了吧?看来走到这个地步,将会有什么重大的转机降临呢?也请第六感较灵敏的读者注意一下吧。说到三月跟四月,就令人想到电视跟广播节目换档的时期,还有就是松本手鞠小姐的(事先想象)美丽又勇猛的“早安少男组”纯天然色插画。应该算是进入全盛时期吧。其发光发亮的程度应该是不输给萤火虫的光芒吧?而我平凡的大脑也像跑马灯似的回想去年的事情。啊~想不到过去曾发生过那种事情……也发生过这种事情,我们曾经花好几个小时打电话讨论,也曾经拖好久的稿。还曾经一起骑偷来的机车被警察追捕(哪有!)啊~后藤,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你心中熊熊的编辑魂,也忘不了你斩钉截铁地说:“放心,来得及”的时候,所露出之充满威严的眼神,为了替沮丧的我打气,你拼命转寄有趣但是却跟工作毫无关系的八卦媚儿。还曾经为了公事待在我家过夜,这些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GEG,你是最棒的编辑,只怪我太没有用了,或许在你心目中的“我最痛恨的作者前十名”,现在的我大概是在三名前的位置。不过我在正式毕业以前可是完完全全信任你哦。

    谢谢你,GEG,还有,祝GEG直到永远!

    ……两个小时后……手机响了。“是”、“乔林小姐,关于校对稿的事”……

    我们的重逢也未免太快了吧!

    对了,基于这次的新作也真的是在毕业时节出书,因此《今日魔》也正处于徘徊的岔路上。如果真如村田健所说的还有续集的话,对我来说可能感觉像在写番外吧,加上未定案的部分还很多,因此还要处于靠读者的反应以及来信摸索的状态,只是像我这种人出的文库书,居然会收到这么多读者的热情来信,真的是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就算这长达两百多页的文章只有一段能打动正在阅读的你,那我这个摇笔杆的菜鸟(我还是不觉得自己是作家)也心满意足了。也请务必务必要告诉我是哪一段文章哦!因为那不但会成为推动我继续写作的力量,GEG也很期待各位的来信哦!而附上贴有八十日圆邮票的回邮信封读者,我会致上满满都是甘苦谈及内幕的回信。对了对了,上次的后记曾经提及“只要买两本书就能参加乔林超级感恩个人祭!”,但是我收到有读者反应《今日魔》并没有附上书腰,因此临时将企划内容改成“三本之中买两本就能参加乔林超级感恩个人祭!”。只要购买《今日魔》、《明日魔》跟《阁下魔》(有可能出吗?)任何两本,将会致上一份小礼物送给大家。因此在我下次的作品里面将会有详细的说明(截止日期会拉长的,请大家放心〈注:此为日文版本小说所举办的活动,台湾地区并没有举办。〉)

    总之涉谷目前是回到了日本,就像“总之,先来罐啤酒!”的表现方式,接下来还会有以“总之”做开头的变化。要是各位担心她们往后会有什么进展,或觉得有什么预测、鼓励或者不安,大可疑直接说没关系。请务必务必要告诉我哦!

    为了创造真魔国的历史,您的建言是非常重要的。

    乔林知

    ——第四册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