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满天飞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二章
    「你是说『大西马隆纪念庆典,跑·攻·守·综合球技淘汰赛!天下第一选拔赛』?」

    穿着朴素睡袍的芙琳·基尔彼特,步履蹒跚地从寝室走了出来。

    「……我觉得好像不是叫这个名称耶。」

    「啊——可能是我记错了,总之他们就是一直喊『西马隆、西马隆』来着,而且使者还有着一头轻柔的头发。这上面似乎有详细的说明。」

    好不容易回到卡罗利亚,没多久芙琳就因为身体不适而卧病在床,也可能是因为看到故乡被脱序失控的力量蹂躏而深受打击的关系吧,当然也有可能是辛苦到难以想像的旅程让她身心俱疲。不过那也难怪,当初她的计划里并没有让旱鸭子的自己跳进河里,还有被小西马隆当实验品的安排。虽说自己的国家成为他国的领地,不过身为统治者之妻而身处深深宅邸的她,还真是相当有毅力呢。

    「这么说来今年已经是第四年罗……完全没注意到呢……」

    「这是每四年会举办一次的庆典吗?」

    「是的。届时将会从全国各地选出代表,参加在大西马隆举办的竞技会。」

    「那不就跟奥运很像?」

    芙琳把纸卷摊在桌上,四角则用动物形状的纸镇压住。她的脸色很糟,就连美丽的淡金色头发也失去原有的光亮。

    「我说芙琳,你还是躺下来休息比较……」

    「放心啦,我也该稍微动一下。而且我们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情侣,你这个男人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进来我的寝室,未免太失礼了吧?」

    沃尔夫拉姆的心情立刻大好。之前初次跟她碰面的时候,他还质问:「这女人是谁?是你的什么人?」甚至怀疑她跟我之间的关系。

    「……智、速、技、综合竞技淘汰赛!天下第一武斗会即将开始……期待卡罗利亚能选拔出优秀的战士加入……他们明明知道在这个节骨眼,我们根本没这种闲功夫选拔什么出赛者,还特地派使者来传话。」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比赛啊?是不是像日本职棒球季、世界杯棒球赛或外卡(注:WildCard。指美国职棒让分区冠军以外的球队争取进入季后赛的机会)之类的啊?」

    「你讲的根本全都是棒球赛嘛!拜托也提一提世足赛或丰田杯(注:丰田杯ToyotaCup是一年一度于年底举行的国际足球赛事,由于是由丰田汽车所赞助的,所以称丰田杯。)啦!」

    你说的还不都只跟足球有关?

    我一面吐村田的槽,一面想像天下第一武斗会的模样。龟仙人、赛亚人、超级赛亚人、超弩级终极超级百万吨……龟派气功。

    「我也没看过天下武呢。」

    「天下武——?」

    「没错,就是天下武,有什么不对吗?」

    我只是对那大胆的略称感到讶异而已,听起来好像是炸天妇罗面衣的残渣及芜菁的新料理名一样。

    「之前卡罗利亚从未参加过。不仅因为国力的问题,我们根本没有适合的年轻人可以挑战没有胜算的比赛。」

    「所以你根本不晓得大会比赛的内容是什么罗?』

    「是的。但听说拿下智、速、技所有项目的优胜者将给予殊荣。」

    「会是什么啊?」

    如果只有月桂冠一顶的话,想必优胜者一定会在颁奖台上发飙吧。

    芙琳长长叹了一口气之后表示:「这项殊荣是每个人都想得到的东西,但又绝对不会落到任何人手上。」

    「那就是可以实现的愿望罗!」

    「不过所谓的『愿望』到底是什么?是合家平安还是金榜题名?」

    「涩谷,他们又不是上帝。」

    「管他的!不管是要求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或是恢复家族的权力或财富,甚至是金银财宝……什么要求都能实现哦!就名义上来说的话啦。」

    「啊,我知道了!优胜者可以跟西马隆公主结婚对吧?原来如此,还真罗曼蒂克呢。跨越身分的恋情、熊熊燃烧的热情、奔放的青春!」

    原来如此,与其说像七龙珠,应该说比较接近古罗马的战士。

    「不可能的,因为西马隆并没有公主。而且过去从来没有人提出那么浪漫的愿望,也不曾有人实现愿望过。」

    「搞什么,那不就只是画个大饼给大家看而已?利用所谓的愿望来吸引人,到时候却故意取消?」

    我指着又厚又粗的卷纸下半部。可能是文体太过艺术的关系,所以我完全看不懂上面写着什么。

    「这里就有写了,第一届优胜战士:大西马隆。第二届优胜战士:大西马隆……从第一届到上一届优胜的全都是大西马隆。照这种情形来看,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会赢嘛!」

    她又把纸卷起来,自嘲地微笑着。

    「不过以目前的情势来看,参加的区域应该不多吧。大陆中西部大半的国家都忙着重整家园,而且最后报名截止日期是六天后。从这里到出发地点的东尼尔逊,就算快马加鞭也要花二十天以上的时间。」

    「那要弃权吗?」

    「没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真是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有机会许愿的说——」

    不过我思想贫乏的脑子却开始打起如意算盘。像是新的钉鞋、硬球用的捕手手套、比现在用的还轻的护具。譬如说跟狮子蓝石可以配成一套的护脚、重要比赛时使用的小宫山款式护目镜(注:指目前隶属于千叶罗德队的日本职棒选手——小宫山悟所使用的护目镜款式)。不过这个世界应该没有棒球用具才对,而且上哪儿找制作球棒的光蜡树呢?等一下、等一下,如果是站在全队的立场来考虑的话,首先应该要有干净的置物间……

    「……置物……是吗……」

    恍然大悟到差点咋舌的村田,推测我的下一句话。我没多做考虑,就把想到的事说了出来。

    「那要求盒子怎么样?」

    「盒子?」

    芙琳像纯真的少女般微微地歪着头,看来她好像不太明白我的意思。

    「没错,就是盒子。如果优胜之后提出以那个『盒子』当奖品的话,想必那些家伙会讶异得说不出话吧?」

    沃尔夫拉姆激动到几乎要搥打自己的膝盖。

    「因为大西马隆有『风止』!」

    「没错!正因为那个国家有那个盒子,你才想带温克特家的后裔过去不是吗?因为你想利用温克特之毒操纵那个身为『风止』钥匙的人物,对吧?」

    根据我辛勤的数位指针式G—SHOCK所示,那大概是五百零四个小时之前的事。隐瞒丈夫诺曼·基尔彼特之死,身为女性的芙琳·基尔彼特以铁面人的身份守护着卡罗利亚。她不顾真正的宗主国小西马隆的反对,跟大西马隆私下做交易。

    她表示:「过去一直统治这片土地的一族,在这宅邸的深处留下了能够操纵任何人的『温克特之毒』,我愿意把它让给你们国家。但条件是要减少卡罗利亚的征兵人数,而且还要慢慢放年轻人回国(因为我无法忍受百姓为了你们国家的战争失去性)」。最后毒药交给了大西马隆,芙琳成功地完成交易。

    就在此时,意外迷失在这里,身上戴着刻有温克持家徽章魔石的我们,为了隐藏身分而自称是温克特家的后裔。我戴的魔石镶边与徽章的一模一样,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那是逃到西边,成了魔族的冯温克特家的苏珊娜·茱莉亚曾经拥有的东西。

    于是芙琳·基尔彼特打了这个主意。

    只有流着温克特家族血统的人才能操纵中了稀有毒物的人类。只要把这个男人交给大西马隆,他们就能更容易操纵那个身为钥匙的人物了。一旦这项交易成功,就能够让更多卡罗利亚的年轻人回国。

    撇开那种想法是对是错不说,她的策划并没有错,真正失误的是大西马隆军队。

    因为他们锁定的两名目标,其中一名呈现假死状态,另一名则下落不明。肯拉德虽然只身中邪恶的毒箭,却因此失去左臂,甚至还遭遇爆炸意外……

    「可恶!」

    我用力搥打有着美丽木纹的桌子。

    那只手臂确实是肯拉德的,只是我不明白在真魔国被砍断的手臂怎么会落在小西马隆的手里。而且更让我疑惑的是,既然那是「错误的钥匙」,为什么肯拉德还会被盯上呢?

    而且——

    肯拉德……你还活着吧?

    你会活着回到我身边吧?

    我不知不觉把张得大大的手掌覆盖住我的双眼。然后再把手指一根根放开,将迟钝的右手从我的脸上挪走。

    当我把吸进肺里的空气慢慢吐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沃尔夫拉姆失落的模样。其实他不用担心,我是不会在众人面前失控哭喊的。

    「没错。」

    卡罗利亚的女主人把自己的右手掐在喉咙上,露出想勒住自己脖子的表情。

    「……我想利用你们,想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而出卖你们。」

    此时,冯雷比费鲁特卿的剑随即发出铿锵的声音,剑身也出鞘了好几公分。要是我在这个时候点头,他可能会立刻杀了这个女人。其实这句话他已经说过很多次,想必他是认真的,只不过——

    「别这样,沃尔夫,我并不希望你那么做。芙琳也……这等以后再解决。」

    「可是!」

    「这都要怪那个盒子!」

    我说出这可恨的名词,打断她悲痛的声音。

    「要不是那个叫『风止』的盒子,就不会发生这些事。要不是人类……要不是大西马隆拿到那个凶器,肯拉德跟云特也不会被追杀,我们也不会迷失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问题是后面还有呢。」

    因为这个世界有四样绝不能触碰的东西。人类不知道自己的祖先为了封住那可怕的力量,曾经历过多么可怕的过程,及面临多么凄惨的历史,才能谨遵前人的遗愿。

    他们妄想得到强大的力量,并过度相信自己拥有操控的能力。

    结果连正确的钥匙都没到手,就急着想解放邪恶的力量。

    「要不是小西马隆那些白痴进行那种实验,这个国家也不会被破坏。他们手上的盒子叫什么来着?有『风止』跟……」

    「『地涯』。」

    村田用冷淡的声音回答。

    「没错,『地涯』,还有它,还有『地涯』。」

    这时的我好像舔到强劲的薄荷,刹那间太阳穴震了一下。接着冷淡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声音,随即从我的嘴巴脱口而出:

    「……那绝不能落在愚蠢的人类手上……只有我们才适合得到它。」

    「哎呀!」

    友人发出一声极不搭轧,但却效果十足的回应。

    「你的呼吸怎么这么急促啊,是『茫』了吗?」

    「咦?什、什么啊?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此刻的我又变回软弱的菜鸟陛下,而且还难为情地拨弄着浏海。

    「我哪有茫!你明知道我是完全禁烟禁酒主义者的。」

    「我不是说你喝醉酒,是你开始NATURALHIGH。」

    「别说是NATURALHIGH了,我连搭交通工具都不会晕呢!会晕船的是沃尔夫啦!」

    「是吗?那毕业旅行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对啊!反正我们县立学校的毕业旅行第一天几乎都是坐巴士一整天,不像你们贵族私立学校是搭飞机……所——以——咦?现在不是讨论交通工具的时候吧?言归正传,我们要讨论的是盒子啦!盒子——」

    「想不到你这个窝囊废难得会提出不错的意见。」

    看到沃尔夫拉姆的右手离开他的剑,我打从心底松了口气。我当然了解他恨芙琳的心情,可是我不能让当时不在场的他因私人的感情而动用私刑。

    「盒子绝不能落在人类手里,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可是你说该怎么办呢?要趁大西马隆还不知道该如何正确使用以前攻击他们吗?反正明天所有的海上战力就能集结起来,虽说没有全副武装,但登陆抢滩小组可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士兵。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从头教你怎么指挥军队。」

    「你要教我?啊,不是啦!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不是说你靠不住,我完全没那个意思!我真的没那个意思!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想发动战争,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想开战。」

    你也别在这时候那么大声咂舌嘛!

    「我那个……呃——跑、攻、守、淘汰赛!世界选拔赛?」

    「是『智、速、技、综合竞技淘汰赛!天下第一武斗会』啦!」

    「对,只要得到那个天下武的冠军,我想大西马隆应该会把盒子给我们吧。」

    众人异口同声地发出「啊?』跟「咦!?」的声音,凑在一起变成听起来令人啼笑皆非的「阿姨」。

    「把盒子送给冠军——!?」

    「……感谢大家这么有默契的吐槽,辛苦辛苦。」

    「你是说真的吗?有利!?有必要特地这么花时间吗?其实只要发动突袭硬抢过来就可以,不是吗?」

    「等一下,现在的卡罗利亚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挑选什么优秀的选手!而且,我不是把以往的情况都告诉你们了吗?想得到冠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嘛!」

    「你们两个不要同时说话啦!」

    这时候只有村田笑眯眯地不说话。我调整好呼吸后说:

    「你们冷静点。首先是你,沃尔夫,既然我已经说过我绝不开战了,那我就绝对不会那么做。然后是芙琳,参加奥运比赛是有其意义的,而且就算我们没有得到冠军也不会有任何损失,不是吗?即使你说找不到什么优秀的选手,你也不能弃权。」

    「参加比赛有其意义,这我倒是头一次听到。」

    芙琳把手贴在额头上,并试着低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我不是说过,就算快马加鞭赶到也都要花上二十天的时间。就算现在准备就绪立刻出发,也赶不上登记截止日啊!」

    「你说的快马加鞭是利用陆路对吧?」

    「没错。」

    这时候我有点骄傲的说:

    「那如果从海路呢?我们不是有艘都加尔德的高速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