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满天飞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六章
    古蕾塔「啪哒」一声合上手上的书,将手抵在桌上撐着脸。

    在暖气发挥极大功能的室内,就连冰冷的石材都变得暖和舒适。

    「辞典好无聊哦。」

    「是吗?可是可以认识一些新的辞汇,会让人觉得很开心哟。」

    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把几根灰色的毛发丢进冒泡的苔绿色液体里。真不知道那是谁的毛发。

    「当我的外表差不多是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甚至还编纂了个人专用的辞典呢。不过很遗憾的是,因为这个国家并没有水栖一族特有方言的手册,所以一直无法进行关于梦幻骨鱼族的书面调查。」

    「骨鱼族!?」

    不管哪个世代的小孩都会对未知生物感兴趣。自己最爱的爸爸跟妈妈(不晓得谁是爸爸谁又是妈妈)尚未回国,整天都耗在这儿的古蕾塔一听到UMA(注:未知生物,UnidentifiedMysteriousAnimal)这个名词,眼睛便顿时亮了起来。

    「哇塞!什么是骨鱼族啊!?」

    「跟骨飞族跟骨地族一样,都是以类似骨头的身体生存的水栖种族。如果在水边遇到它们,就算你朝它们呼叫,它们也不会有任何回应,就宛如尸体一样,虽然大家都那么认为,但是如果在没有人烟干扰的寂静海洋或湖泊里,它们可是会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呢。」

    古蕾塔俊逸的浓眉稍微皱了一下,在脑中拼命想像游来游去的骨头模样。

    「……应该不是某人吃剩的食物残渣吧?」

    「怎么可能!就算手艺再怎么高明的天才厨师,也无法让骨头那么活力充沛地到处游吧?由于它们是鲜少遇到的稀有生物,所以当地人都称之为『骨鱼仔』并把它们当成吉祥物。它们卷上海苔的模样可爱到无与伦比呢。」

    「骨鱼仔……」

    小女孩听得十分着迷。上面一定还附着了藤壶(注:一种甲壳类动物)吧。

    「试着了解它们固有的语言,与不同文化的种族进行交流是很快乐的事情哟。我记得当时编纂的辞典放在这里……啊!」

    倔强又知性的红发美女,具有人称「真魔国三大魔女」之魔力,并名列出现在孩子们梦里的女性排行第一名,红色恶魔兼全天候型的疯狂科学家——冯卡贝尼卡夫卿艾妮西娜,也有唯一令她感到不便的事情。

    那就是有点矮。

    出生之后就起码默念了三次:「我不需要钱(反正多的是),也不需要女人(自己就是女的),但我只希望能再长高一点」这句话,不过这是只有冯卡贝尼可夫卿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其实在大部分的场合里,都会有个高个儿的助手在,因此并不会感到特别困扰。如今为了拿置于高处的厚重皮革书籍,不小心让旁边的东西掉了下来,没想到她却用比外表看起来强过数十倍力道的手臂将它牢牢接住。

    「艾妮西娜你没事吧?」

    「嗯,没事。哎呀!这本是《紧急报告,有利陛下二十四字汇实录!》呢。」

    「那是什么东西啊!?」

    「就是把陛下出生地所使用的语言跟高等魔族语对照比较,藉由对陛下生长环境的了解进而更敬重陛下,所以才开始编写的。不过他大部分的时间都不在国内……所以很遗憾只登记了二十四个字汇。」

    「我想看、我想看!给我看、给我看!」

    面对国家未来主人翁的少女苦苦哀求,红色恶魔并没有表示出不愿意的态度。

    「我才刚开始动工而已哦!好吧,那你想知道什么字汇?」

    艾妮西娜打开深蓝色的封面,接着内页就出现大小粗细都很独特又有个性的文字。根本不像是女性的笔迹,简直就像是暗号。要是有人收到以这种笔迹写成的情书,或许会误会是什么恶作剧的新写作法吧。

    「嗯——这个嘛,ㄏㄟㄌㄨ(注:HELL)!」

    「ㄏㄟㄌㄨ」

    「嗯,没错。因为有利常常说『ㄏㄟㄌㄨ』这个字。譬如说『ㄏㄟㄌㄨㄇㄣㄊㄜ(注:HELMET,安全帽)』啦、『ㄏㄟㄌㄨㄆㄨㄇー(注:HELPME,帮助我)』啦,还有『最近一直提起的ㄏㄟㄌㄨㄒー(注:HEALTHY,健康)思考』等等。」

    「……ㄏㄟㄌㄨ……啊,找到了!」

    古蕾塔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艾妮西娜那修剪整齐的海毒蜘蛛贝色指甲。她心想:「如果是男生的话,希望像有利那样;如果是女生的话,就希望像艾妮西娜。」

    这种人生规划还满危险的,实在不想推荐她这么做。

    「……ㄏㄟㄌㄨ……就是指地狱(注:HELL)呢。」

    「地狱?」

    「好像是。附带一提,『ㄒー』是海(注:SEA)的意思。也就是说,『ㄏㄟㄌㄨㄒー』是指地狱海。」

    「原来是地狱海啊~那有利住的地方还真可怕……咦?」

    拖着尾音的叫声与全速奔跑的脚步声,从长廊的另一端逐渐接近。

    「啊——!」

    只见冯克莱斯特卿云特阁下他那长及腰际的头发,以与地板呈平行摇摆的弧线跑了过去。不仅长袍的下摆整个往上卷,连大腿也全都露了出来。

    「上人他!终于证实上人回到真魔国了——!要举行连续七夜的庆祝会,还要吃到饱喝到倒!衣服都脱掉!非常精彩!今晚不需要分什么地位啊——!」

    还以为冯克莱斯特卿云特阁下会像风一样地从敞开的门口跑过去,哪晓得他脸色大变的一面大吼,一面冲过来。

    「等一下!这么一来不仅会超过预算,女性贵族也不会接受的!所以我不是说过别擅自决定还到处宣扬吗!」

    「……我想说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外面就闹哄哄的,原来是那些低级的男人疯了。这时得尽快让他们清醒过来才行,这也是我们这种有识之士所责无旁贷的。古蕾塔,麻烦你把耳朵捂起来。」

    「嗯。」

    艾妮西娜接着启动了「爆杀!魔动追击弹」。

    「真是『ㄏㄟㄌㄨ』耶。I

    「嗯,的确是地狱。」

    耐杰尔·怀兹·马奇辛是个让卡罗利亚变成人间炼狱的男人。

    小西马隆军队统一留着同样的发型与胡须,连那消瘦凹陷的白色脸颊与怎么看都像眯眯眼的单眼皮眼睛都一模一样。可能是整体印象太过强烈的关系,与其说他们给人勇猛精悍的感觉,我反而觉得他们更像锐利的凶器。虽然我曾替他取了一个推剪马尾的绰号,不过这时的我并不打算用那么可爱的名字来称呼他。

    「你这个推剪马尾,竟然还有脸站在我们面前!」

    糟糕,我还是说出来了。

    「我才在想说这是谁的声音呢。」

    这个依旧穿着小西马隆军服与披着胭脂色斗篷的男人,歪着他那张又添了不少伤痕的侧脸看着我。他应该在笑吧?竟然故意用压抑、缓慢又有压迫感的方式说话。

    「你是那个卡罗利亚的委任统治者诺曼·基尔彼特的客人,后来与勇敢的俘虏们一起自愿为我小西马隆王萨拉雷基陛下执行崇高的任务,然后又因为无法控制你那不知名的力量而下落不明的克鲁梭上校……对吧?」

    「你可以再简洁一点。」

    而且他的误会也太离谱了。

    虽然事情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但仍然像是昨天才刚发生过似的。要不是这个男人听从国王的命令进行实验,大陆西侧也不会遭受这么严重的打击。当时前任大西马隆的我们,与倒楣的囚犯们全被聚集在竞技场,而他则解放了最可怕的武器『地涯』。只是不晓得他是打哪儿弄来那个奇特的钥匙。

    也就是肯拉德的手臂。

    马奇辛眯着他的单眼皮确认我的伙伴。

    「……这次还多了魔族同行啊。那位副官大人以前曾照过面,至于那些不同类型的美形男倒是第一次见到呢。你们大家是一起来西马隆做轻松的观光之旅吗?」

    「什么——!?那才是我想问你的话呢,你把卡罗利亚跟大陆一大半的领土都纳入你的手中之后,就带着女儿出来做亲子之旅啊!?啊,令千金们并没有犯什么罪啦。」

    「女儿?」

    散发着冷漠气息的男人站在美丽的双胞胎左边。

    「你说她们是我女儿?怎么可能,我只是替她们取名字而已。」

    「替她们取名字——!?」

    怎么这个世界的命名权都是属于父母以外的人吗?而且这对美少女双胞胎怎么会取名为杰森AND佛莱迪呢?她们长得这么美丽又可爱,该不会私底下是杀人无数的人魔姐妹花吧?

    「唔唔,幸、幸好——帮我取名的人并没有提议用『涩谷怪谈』这个名字——」

    「那我岂不差点就变成『村田斩』了吗?好险好险。」

    「……『斩』啊?对军人而言这名字相当不错呢。』

    沃尔夫拉姆略微发出赞叹声。你可别用在自己女儿身上哦!

    「这些人……」

    这时不知道是13号星期五的杰森,还是半夜鬼上床的佛莱迪挽着冷血男的手,看得我不禁想摆出大哥哥的架势告诉她们「别跟这种家伙太过亲近比较好」。可是我又考虑到搞不好她们也跟魔族一样,是外表跟实际年龄落差很大的种族,搞不好人家年纪比我大很多呢。加上我有生以来从没亲眼见过活生生的神明,所以凡事还是小心点的好。

    「这些人,去天下武。」

    「你是说他们要参赛吗?哎呀呀……真是令人太讶异了。」

    从他捋须的样子来看,应该不是在祝我们比赛能勇猛闯关吧,感觉乱讨厌一把的。同样是颚须同盟一员的颚须海豹都比他更有人缘呢。

    「我不知道魔族国家也在邀请之列呢。还是说这位贵客虽然是异族,却代表卡罗利亚前来比赛呢?毕竟他们正忙着灾后重建,应该没时间参加比赛才对。」

    「……你还真敢说……还不都是你害的!」

    「是我害的?你是不是误会了啊?」

    他举起原本搭在少女肩上的手,然后将手掌面向天空,演讲动作准备就绪。

    「卡罗利亚本来就是小西马隆的领土之一,因此人民将自己完全奉献给小西马隆王萨拉雷基陛下原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这就是他们的命运,谁都无法违背上天注定的命运。搞不好他们反而觉得能替陛下尽点心力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呢。虽然现在我们藩属于元祖国西马隆,也就是大西马隆之下。但也只限于现在而已,我们两国迟早会统一,萨拉雷基国王也将成为一国之主。能够侍奉如此伟大的人物,心中的喜悦实在难以形容啊!」

    他已经『起肖』了。

    不过我们倒也从中得知另一个意外的事实。

    「也就是说,现在的小西马隆还不敢爬到大西马隆的头上罗?」

    马奇辛略略皱了一下眉头,同时牵动着脸颊上的伤痕。

    「由有才能与资质者统治人民乃人世之常。相信萨拉雷基国王统治大陆全土……不,统治全世界的日子马上就会到来。这也是上天注定的命运哦!克鲁梭上校大人。」

    冰箱男突然用不怀好意的敬称称呼我,而且透过防风眼镜凝视我的眼睛。

    「听说黑发黑眼的双黑是极为稀少的存在,在贵国也具有相当崇高的地位……上校,还有各位魔族人士,想不到你们还有如此闲情逸致远赴敌人的土地,当一个事不关己的异国代理人。难怪你们有能耐在之前的战争抵抗到底,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

    可能是我神经过敏的关系,总觉得自己右边的温度倏地变热,原来是前任王子殿下的体温正因为愤怒而升高。沃尔夫拉姆已经忍无可忍,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但他的右手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用冷傲的声音说话,感觉就像在模仿他哥哥似的,把感情压抑地很好。

    「当时你几岁啊?人类。我看你应该是窝在肮脏的床上,裹着毛毯发抖吧?」

    「什么……当时我已经十五岁了……」

    「原来是菜鸟啊?话说回来,我记得曾在多尔马附近放过一名胆怯不已的菜鸟。可能是因为恐惧到失禁的关系,那个地方还弥漫了尿骚味,都快把人给薰死了呢。」

    「我可没去过多尔马!」

    「哼,我想说那种程度的小战争的确很适合懦弱的菜鸟初次上阵呢!还是你参加过战况激烈的克鲁诺德一战?但是不可能啊,我听哥哥说那场战争应该没有生还者。」

    马奇辛听到地名之后显得十分惊慌失措。我觉得这时的沃尔夫拉姆显得很可靠。

    「难不成你是亚尔德利诺一役的生还者!?这么说你年纪轻轻的……就成为路登贝尔克师团的一员吗……」

    「啊,经你这么一提,我也在亚尔德利诺待过。」

    「咦!?」

    站在众人身后的约札克爽快地举手说:

    「那是我所属师团发生的事情哦!哎呀——好怀念哦~当时的我还很年轻幼齿呢~」

    魔族外表的年龄就跟螃蟹料理一样可怕。拿推剪马尾跟约札克来比的话,约札克看起来比他年轻一轮左右。但那只是外表而已,其实他的年龄可是将近推剪马尾的三倍呢!像费洛蒙女王——洁莉夫人也是,她要是人类的话,应该是可以列入金氏纪录的老婆婆了。但是等你发现的时候早就大势已去,因为你已经被她姣好的身材与蛊惑的微笑所蒙骗,身心都为她神魂颠倒。像我就是个过来人。

    「原来这里最年轻的菜鸟是我啊。管他是小泥鳅或是河里的小鱼,反正都要等到春天才会露脸。」

    「不过真是太好了——我被这个小子弄伤的脸颊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马奇辛歪着嘴牵动了脸颊的伤痕。那是我伤的?

    「别开玩笑……」

    原本到喉咙的话被我咽了下去,而这男人突然开始露出恐惧的表情。只见推剪马尾抓着双胞胎的手,一溜烟地往前跑去。

    「那么各位,咱们会场见!」

    他活像在演时代剧一样,只丢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佛莱迪跟杰森则挥着小手跟我们道别。

    倒是我们全愣在原地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此时杂沓的动物蹄声往这里传了过来。

    「T字部位!」

    「嗯哞呼!嗯哞呼!嗯哞呼!嗯哞呼呼呼——!」

    此刻怒气冲冲的它螺纹槽型眼睛变成三角形,毛绒绒的卷毛也倒竖着,呼吸的声音也很急促。

    「搞什么,原来他怕羊啊?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呢。」

    「羊啊……」

    即使同样有着冷酷的外表,有人对小动物是疼爱有加,但也有人对偶蹄类是异常害怕。要是把他们一起丢进动物园的亲子区,应该会有一场精彩的秀可看呢。

    芙琳在塞兹莫亚的陪伴下从喷水池后方出现。在看到我之后她露出安心的笑容,脚步也变成了小跑步。一直走到与我触手可及的距离时,她忽然露出担心的表情,用冰冷的手指摸着我的额头间:

    「怎么了?你脸色很难看耶。」

    「嗯——?没什么啦!我没有怎么样啊!一定是这里太冷的关系,我的嘴唇有没有冻到发紫啊?」

    的确,从刚才都没什么特别的变化。我的身体状况并没有明显恶化,但自从登陆以后就一直有类似感冒初期的症状,不管是胸口还是头都觉得很不舒服,还有轻微的呕吐感和呼吸困难的感觉。头也觉得又重又痛,还伴随着耳鸣。

    「这也难怪,毕竟这里是人类的土地,刚刚还有神族出现在眼前呢!她们的法力粒子一定很强吧?这对魔力高强的人来说,不管在肉体还是精神方面一定都不好受。冯比雷费鲁特卿是不是也很难受?我跟克里耶还有塞兹莫亚舰长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怎么了?舰长,怎么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被提到名字的中年男性表情凝重地颔首说道:

    「没什么,我没事啦!上人,抱歉让您担心了……那个~不过是我个人的一点私事啦。」

    芙琳一面把登记证卷起来,一面讶异地歪着头。她的银发流泄在肩上与背后,被午后的阳光照得闪闪发亮。

    「这个人一直很沮丧哦!」

    「沮丧?怎么啦?舰长,有什么话请直说不必客气。如果我和村田帮得上忙的话……」

    「啊~陛下,小的真是不敢当!我只是因为那个——这个国家的每位士兵……头发都很漂亮……」

    头发漂亮!?不只是菜鸟魔王跟超级美少年前任王子殿下,就连伟大的大贤者大人都重覆着这句话。

    轻飘飘的长发纵使有其魅力,但应该不是中年男性梦想中的发型才对。或者对圣方济·沙勿略魔族而言,头顶有毛是他十分幢憬的事情呢?

    这时候沃尔夫拉姆率先点燃炮火。

    「你、你是猪吗!?对军人而言,头发只需要具有保护头部的功能就够了!」

    「是!非常抱歉!阁下,您说的是!」

    「好了啦!沃尔夫。还有塞兹莫亚舰长,如果你那么在意那种事,干脆从军人改行打棒球不就得了?打棒球可以利用戴帽子或头盔遮住头部哦。」

    「不行啦!舰长,所谓欲盖弥彰的道理你应该懂吧。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考虑改行踢足球。像席丹(注:ZinedineYazidZidane—法国足球选手,曾三度当选世界足球先生)就是世界知名的足球英雄哟——!」

    「头发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们一致对闪着淡金色头发的芙琳所提出的问题反驳。

    「你不会了解的啦!」

    我们这群男人的联合抗议顿时吓到了她,不过她马上重振精神改变话题。

    「没错,我的头发就是这么漂亮,因为这可是女人的的武器之一。不过现在与其重视头发的问题,不如先找毛皮吧。『智·速·技淘汰赛!天下第一武斗会』的开赛日是后天哦!我们

    要在那之前准备好竞速项目所使用的车辆,还有前导拖曳的动物。」

    如果我拥有田嶋阳子的听觉(注:日本议员,为女性主义支持者),是否会说芙琳她一直以来都在利用女人的武器?荒唐!这根本是性别教育的问题。不,更重要的是如果我没听错,她刚刚说要找车辆跟前导拖曳的动物对吧?

    那是啥米碗糕啊?

    我们参加的真的是天下第一武斗会吗?怎么越来越奇怪啊?

    「智·速·技淘汰赛!天下第一武斗会」,大胆简称为「天下武」。诚如其名,这是一场综合竞技的比赛。

    也就是说,即使头好壮壮也没用,或是光有发达四肢的人也无法占优势。即使充满智慧、身强体壮、长相出色的选手,也会像我妈妈最爱的广告词那样「不允许有慢龟」,(注:此为日本几年前蔚为流行的流行用语)

    「比赛顺序如同其名,先比『智』,接下来比『速』,所以才会需要车辆跟动物。以尼尔逊为出发点,终点为举行决赛的大西马隆王城朗贝尔,所有参赛的选手团都要驾车竞速。」

    「等一下!等一下啦!你说的智能测试,是类似会不会使用自动贩卖机买果汁那种技能吗?」

    「涩谷,又不是黑猩猩在比赛。」

    「听说是以笔试测验……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哦。」

    「天哪——要考笔试!那这种比赛我是绝对无法通过的啦!虽然事实上我还满会记重点的,但外语测试我是绝不可能拿到什么好分数。」

    而且芙琳还在三个选手栏里,登记了我跟沃尔夫拉姆及约札克的名字。她说我们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相信一定能够顺利进入决赛。

    可是决赛项目是『技』,也就是一般人说的武打比赛,届时非得跟大西马隆选出的最强士兵一较高低了。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鲁宾逊先生看起来不像是具有高战斗力的人。不过我这个上校虽然差强人意,但却拥有常人无法想像的魔力。

    中间甚至还插了一个冷笑话,她还死命的说个不停。说什么「可以集资雇用他国佣兵,不过在这三个人之中将有一个是参赛国家的人」,又说「决赛时可以跟上一届优胜国——大西马隆比剑术」。事实上就是他们拥有永久的种子选手权。

    「这是怎么回事?也就是说你帮我登记的名字既不是神秘魔族,也不是克鲁梭上校,而是卡罗利亚的诺曼·基尔彼特?」

    「……是的。」

    「天哪——!」

    也就是说,如果我输的话就代表诺曼·基尔彼特输,而赢的话就等于诺曼·基尔彼特赢罗?背负着逝世之人的名誉比赛,那责任更是重大。

    「可是大西马隆那些干部,不是早就知道你丈夫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去世了吗?」

    「我猜想他们只是怀疑而已,根本无法确定,而且他们从一开始就一直跟我接触。诺曼的人品非常高风亮节,就算为了拯救卡罗利亚的年轻人,西马隆他们也不会认为他会把温克特之毒转让给他人做邪恶的用途。」

    芙琳的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自嘲笑容,接着把眼神飘向一旁的摊贩。

    这是表示「如果是你的话就可能那么做」吗?

    然而,为了拯救自己国家的青年兵,芙琳·基尔彼特不惜沾污她那白皙的双手,这点倒是很值得赞许。

    我们立刻赶到市场,但是那里贩卖的净是些日常用品跟粮食。据说专门提ALLINONE马车组的商家老早就关门大吉了。这下子我们只好一面叹息一面漫步在挤满购买晚餐食材人潮的马路上。

    「看来是没办法了。好吧!只有靠南瓜了。我们去买南瓜,再用村田的力量让它变成马车!」

    「别儍了?LET‘S用自己的力量CHALLENGE,GO!」

    「我倒是有一个挺伟大的提议。」

    「请说!」

    我们俩同时对沃尔夫拉姆伸出指头麦克风。

    「都加尔德的高速艇上搭载了一辆登陆用的战车哦。」

    「就是它了!不过那是一部什么样的战车?如果是配备有炮台的坦克车,光靠马的力量应该是拖不动的。」

    在这没有汽油、电力跟原子力的生态学土地上,我讲了一句完全搞错时代背景的话。

    「那台战车既轻巧又有利拐弯,不过就战车而言内部空间实在不怎么宽敞。为了将拖曳所需的动力降到最低,乘坐其中的士兵也只好忍耐了。」

    「我懂了,也就是车内的居住条件不良,对吧?」

    反正又不是住在车内,稍微挤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它既不耗油,速度又快对吧?就决定用它吧!总之,没有什么比速度更重要了!在这个阶段,速度比技巧更占上风。那么接下来就剩拖曳战车的马匹罗~」

    「执行委员会规定四匹马力以内。」

    好,那就准备四匹罗!可是我们在市场找了许久,就是找不到买卖马匹的商人。因为那是所有参赛者都需要的超人气动物,所以在比赛准备期间早就被租光了。不只是马,连牛跟肌肉男也一样。

    「肌肉男!?」

    「呃——根据动力数据对照表……十二个肌肉男等同于四匹马力。其实拖曳的动物并不局限于马匹,只要换算之后的数据没有超过规定就可以。」

    「什,什么都行吗!?这么说的话,砂熊跟地狱极乐乌尾熊也行罗?那差点被人遗忘的拉巴卡普也行吗?」

    「那种珍奇异兽是无法被驯养的啦!」

    这么说来,我们将有目睹极珍贵生物的机会罗?既然这样,干脆找十二名肌肉男拉车,我想看看他们在沙漠狂奔的模样。就命名为「火焰人力车」好了,想必一定很壮观吧。他们一面搭着肩膀,一面哼着乡巴佬合唱团的歌,而他们经过的地方,将会留下酸酸甜甜的男人汗香。

    塞兹莫亚一边把手插T字部位的毛里一边走,只是它不知道在低声呻吟什么。你嘛帮帮忙,也该反刍够了吧。

    「怎么了?是被嫉妒你有浓密毛发的舰长偷拔毛了吗?」

    「陛、下——小的才不会做那种事呢!」

    「嗯哞——!」

    它突然以屈身跳跃的姿势往前猛冲,而且速度快到拐个弯之后就不见踪影。这下不好了!我们连忙从后面追赶,在距离约三百公尺远的某个角落,有一个白色团状物体正在蠕动。原来是羊群,是多到让你数到会睡着的羊群。

    T字部位立刻冲进羊群中心,还受到羊同伴的热烈欢迎。这群毛球同志一会儿磨擦鼻子,一会儿互撞身体,一会儿在地上打滚,表达出它们内心的喜悦。

    旁边站着一名很像国中生的女孩及看似她母亲的女性。编着又粗又丑的麻花辫女孩以缓慢的速度回过头来。

    「啊,你不是玛莉吗?」

    我正想说:「搞什么啊!村田,你该不会因为在这个世界超久没把马子,所以藉故给自己留了一个女友候补吧?」可是连「搞什么」都还没说完,我就发现它们原来是玛莉的小绵羊!

    当我们通过平原组的领地时,带走了大约三十头左右的羊。其中一头就是T字部位,也只有它成为我们的旅伴。其余的二十九头则是为了筹措旅费而转卖给牧羊人。虽然当时我没有亲眼目睹,不过我记得村田好像是跟一个女孩子交易。

    至于她们是如何渡海来到大西马隆的就不管了,反倒是这群羊可都是T字部位过去的伙伴,也难怪它会停止最爱的反刍动作,一迳地往前冲。

    「嗯哞!嗯哞!嗯哞!嗯哞!嗯哞西卡西帖耶——!」

    一连串的副词连发。

    看着这副温馨场面的芙琳小声呢喃道:

    「十六头羊等于四匹马力哟!」

    ……嗯?莫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