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满天飞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八章
    旅行的羊儿朝着远方的下一个沙漠前进。

    在不打扰到别人的原则下,我低声唱着无聊的歪歌。月色皎洁高挂天空,距离满月大概还有四天吧。

    前往决赛地点,也就是大西马隆王城朗贝尔所经过的道路,其实并不是沙漠,而是露出黄色坚硬的泥土,野草稀疏的荒野。虽然有残留车痕的马车专用道路,但一路上石头、沟渠不断,有些地方还有碍事的植物挡路,因此并不是能让人放心驾车的环境。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导致轮胎脱落或车祸事故。由T字部位率领的绵羊队伍表现十分良好,羊群固然辛苦,不过坐在上面的人也是紧张到不行。

    可能是一行人为了赶路而搞得精疲力竭,村田直接裹着毛毯躺在「轻盈地像梦一样」号的载货架上,还听得到他规则的打呼声,看来他睡得既温暖又舒适。自愿第一个守夜的沃尔夫拉姆,已经靠在我肩膀发出「咕咕哔?咕咕哔」的声音。他的金发在火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红铜色。

    至于睡眠时间不长的羊群,则四五成群地蹲在一块。

    我手里拿着一根木柴,望着跳动的火焰发呆。荒野的夜晚比白天还要干冷,大家的嘴巴都呼着白气。至于我的头还是一样重重的,不过呕吐感倒是减轻了不少。虽然晚餐的菜色只有干粮,但我多多少少还是吃了一些垫底。

    「看来周围并没有其他参赛者。」

    刚刚离开火堆的约札克走了回来,坐在在我的斜前方。大约在三十分钟前,他才刚换班看守。他是个经验老道的士兵,有办法单独视察周遭的状况。没经验的人可能早就跑去休息了。

    「睡不着吗?」

    「嗯,在想一些事情,譬如往后的对策等等。话说回来,当初没想到羊居然会是路痴。它们现在居然睡得那么安稳。」

    「少爷们都是在城里长大的,像这样在荒郊野外露宿,一定觉得很辛苦吧?」

    他柔顺服贴的橘色头发,在火光的照耀下看起来就像鲜红色的。

    「我跟村田可不是在温室中长大的小孩哟。倒是贵为王子的沃尔夫拉姆,平常总是生活在有一堆仆人服侍的城里,可能会觉得辛苦吧。」

    「不过沃尔夫阁下毕竟是个军人,虽说他大多负责后方支援的任务,但多多少少应该也有过露宿的经验吧?反而是陛下跟上人比较令人担心,两位要是有什么万一的话,我很可能会被抓去施以火刑或大卸八块呢——!」

    约札克把双手举到脸的旁边。虽然他的语气跟动作很像在开玩笑,不过眼神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荒野中还会出现桃耳毒兔哦!别看它一身粉红色很可爱的样子,要是随便把手伸过去,它可是会大口咬下去的。」

    「天、天哪……」

    看样子越来越有「勇者斗西马隆」的感觉了。那它粉红色的大耳朵跟嘴巴,应该是用来「多听多吃」的吧。不过怎样都行啦,就是不要把最前面的「能」字省略啦。

    「只是一下子要保护两个人,我还真是有够倒楣的。如果最后能够平安回国的话,请开个特别审议会,看可不可以颁给我这个劳动者克里耶·约札克一个特别奖项吧。」

    「我会的」当然,塞兹莫亚舰长跟达卡斯克斯,以及其他几名都加尔德的士兵也同时动身前往朗贝尔。但如果比赛中途跟选手以外的人有所接触的话,就会违反跟补给有关的重大规定。因此,他们只能一面推测我们的位置,一面保持适当的距离,经由小路跟我们并行。老实说,就是只能靠感觉了。

    「而且都加尔德一族在海上虽然所向无敌,但一旦上陆就跟外行人差不多了。塞兹莫亚虽然具有野战的实力……不过我真想不透,喜欢小动物的阁下怎么会派那群人搜索陛下呢?难道我就这么靠不住吗?」

    「喜欢小动物?你是说古恩吗?」

    「没错。自从在卡罗利亚跟陛下打过照面之后,我就立刻发出飞鸽传书通知他们。如果今天不是我,而是我们队长陪伴陛下的话,我想编织阁下应该就会放心了吧。只不过事到如今,能多一名护卫是一名,毕竟这儿有陛下,上人跟少爷呢。」

    「不好意思,我们三口组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一点也没错。」

    克里耶·约札克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都没什么改变。虽然我们在形式上是国王与部属的立场,但他都能若无其事地跟我谈笑风生。如果连他说话的语尾都仔细挑剔的话,别说是敬语了,他连粗劣低俗的说法都曾脱口而出。不过他依旧是个值得信赖的男人,而且他应该已经承认我这个国王了吧!虽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啦!但更重要的是,因为约札克是肯拉德小时候的玩伴,也是伟拉卿挂保证的亲信。

    没有比这更有力的保证了。

    「而且你这次还假扮成异国的代表,参加敌国的竞赛,真教人不敢相信。哪个人快来帮帮忙——阻止『羊突猛进』的陛下啊——!」

    真魔国当地的谚语出现了!照理说应该是猪而不是羊才对(注:「猪突猛进」为日本的成语,意指鲁莽行事)。

    约札克用枯树枝搅动火堆之后,再将树枝折成两半丢进火堆里。被火光染红的嘴角则开心地往上扬。

    「……不管你的行为怎么特立独行,我都只能顺从。」

    「是肯拉德强迫你顺从的吗?」

    「你是说我们队长……伟拉卿?不不不,那种事不需要任何人下令,大部分的魔族应该都会这么做的吧。」

    「『我们队长』?」

    因为我想喝点热的东西,于是拿起茶壶,倒了些热开水在杯子里。原本打算就这么直接喝,然而在一旁看不下去的约札克从粮食袋中找了茶叶给我。

    「常常听你提到『我们队长』……谢谢,我自己来。你说的队长指的是肯拉德吗?」

    「没错。现在的他斯文有礼,人畜无害,但过去的他可是连哭泣的小孩看到后都会闭嘴的恐怖男人。」

    「又称路登贝尔克狮子?」

    约札克露出「哎呀,你连这个也知道」的表情,然后拿走我的茶杯。

    「你知道的还满多的嘛!没错,是年轻的路登贝尔克狮子,因为他的父亲就住在路登贝尔克。在真魔国西端的直辖地上,有某些区域居住了不少人类,那就是那儿的地名。本来住在那儿的居民……这些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讲?要是大姐姐日后因此挨骂的话,那才真是自讨苦吃呢~」

    约札克突然变成大姐姐的语气,可能是想藉此蒙混过去。他是在暗示我现在打住还来得及,而我正陷于是否要逼对方亮出底牌的关键时刻。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你会觉得不安的话,那我去问沃尔夫好了。」

    「你真是体贴啊!不过就算你跟别人说是我说的也没关系,只是对不在场的伟拉卿比较过意不去。」

    橘发男子把倒了红茶的杯子递回给我,然后环视一下广阔的黑夜。

    「……应该就在这一带吧!不,大概再往西一点。这里几十年前原本有人居住。与其说是居住,不如说是收容比较恰当。因为四周围着栅栏,甚至还派驻守卫防止他们离开这个区域。」

    「收容?是什么样的设施啊?」

    「要说是设施的话也算是啦!不过表面上是以『村子』称呼它。这里的所有居民都是跟魔族有关连的人类,或是两族的混血儿。西马隆……当时还没有大小之分,这里也不是他们的领地。只是当时真魔国与西马隆本国的关系并不稳定,因此大陆全土开始逮捕所有跟魔族有关的人,然后在这个荒野上建立了这个村子。这里真的是块不毛之地,而且以女人占大多数。像我的母亲是人类,她曾经跟魔族的男性交往一阵子,但是那家伙不见人影之后,她就立刻改嫁给人类,对于自己曾经跟魔族育有一子一事则只字不提。当时我被寄养在西马隆的教会、寺庙之类的地方,但是成长速度就是比一般小孩迟缓。在人类的小孩已经十岁的时候,我却只有五岁小孩的模样……陛下您别担心,后来我在两年内急遽成长,不仅追上其他人,胸部还长得这么大。总之呢,我混有魔族血统的事也因此曝光,后来就被带去那个村子里。」

    约札克把自己的红茶放在地上,抬起被火光照亮的脸。

    「上人,您怎么不休息呢?」

    「只有我不用守夜,总觉得不太公平。」

    依旧裹着厚毛毯的村田坐在我右边。至于早就进入梦乡的沃尔夫拉姆则改变姿势,干脆整个头靠在我身上。没关系,你尽管睡吧。

    「你是在说隔离设施的事情吗?」

    「反正是很无聊的事。」

    「不,我想听。因为曾经拥有我的灵魂的那些持有者,都不曾在这个世界久待过。涩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里,美国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例。我想你应该知道,就是把日本人全部集中起来,然后收容在一处恶劣的环境,甚至还捏造了什么为了确保日本人安全的理由。说实在的,可能是因为他们害怕不晓得哪天会被背叛吧。」

    如果说这件事跟第二次世界大战有什么差别,我只能说那是最有名、最可怕的战争。

    约札克把新的茶叶放进茶壶里,准备重新泡一杯茶给村田。没想到在超轻量简易战车里还有茶具组,真是优雅的国民性啊!

    当时过的可是无法一天喝一杯嗜好品的生活呢!要是有水跟小麦就更好了。跟那时候的日子比起来,军队生活简直就像天堂。我在那个村子住到十二岁,就在快满十三岁的一个夏夜,几名人类趁黑摸进来释放我们所有人质。我至今仍无法忘记那个背着月光骑在马上的黑影。他说『想留下的人就留下,但是想以体内另一个血统活下去的人就跟我一起渡海』……他就是登希里·伟拉。当初他的身边还带了一个年约十岁,看起来还无法独自旅行的儿子。」

    「原来如此,他就是伟拉卿啊?」

    「没错,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女王陛下的儿子。登希里·伟拉立刻安排我们上船,并将我们带回真魔国,让我们住在魔王赐予的小小土地上。听说他跟高高在上的魔族国王谈恋爱,因此国王将部分的直辖地封赏给他,而那里就是路登贝尔克。仔细想想也真了不起,一个左手刺有放逐者刺青的男人,竟然在流浪的地方跟女王陛下坠入情网。」

    「放逐者!?」

    靠在我身上的沃尔夫拉姆,差点被我的声音吵醒。可能是终究不敌睡魔,他又立刻闭上眼睛。

    「天哪……肯拉德的老爸被放逐?也就是说他是干了什么非常凶恶的罪行罗?」

    「不知道,我也没有仔细问,只听说他拥有剑术高超的血统。总之,真魔国跟西马隆两个是完全不同的国家。我们在那里并没有遭到监禁,也拥有某种程度的自由。加上那里跟荒野是完全不同的肥沃土地,因此有些人是以农耕维生,也有人是利用在西马隆习得的经验从事专职。而且只要自己有意愿,还可以迁移到其他地方从事想做的工作。在年长者中有人从军,也有另组新家庭的女人,这一切全多亏洁莉夫人的自由恋爱主义呢!」

    想必他们可爱的爱情结晶在睡梦中还会发出「VIVA!自由恋爱主义万岁!」的梦呓吧。

    「伟拉卿……对了,在这里以卿称呼的只有肯拉德哦!他虽然有人类的血统,但毕竟母亲是当代的魔王,因此策封儿子贵族的地位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当时的他是被当成下级贵族,而不是上级贵族。其实只要冠上母姓,应该就能成为十贵族之一吧,直到现在我还是想不透他脑子在想些什么。要是我的话,铁定会毫不犹豫地冠上冯休匹兹梵谷这个姓。总之伟拉卿跟我年纪相仿,大约在同一时期接受成人礼后,就离开王城加入军队。像我的话大可从最低的阶级开始往上爬,虽然过程中难免有『上士真罗唆』、『训练好严格』的牢骚,日子至少还算轻松。但是念军校、接受土官教育的他,在尽是贵族子弟的环境中似乎发生了不少事情。」

    「那是现代日本难以想像的世界……不过的确有部分的名人狗眼看人低。」

    村田轻轻闭上眼睛并念念有词着,可能是在他遥远的记忆深处,浮现出阶级社会的往事吧。

    「接着经过一番波折,我们被分发到同一支部队……当然我们在那儿的职位是士兵跟士官候补,我就是伟拉卿的部下。后来又因为我们之间的孽缘,所以就成了『同暍一锅汤』的伙伴。」

    用日语形容的话则是「同吃一锅饭」。

    「原来如此,那就是路登贝尔克师团的由来啊……」

    「不,陛下!不是那样的!」

    约札克强烈的否定打断了我的赞叹,难得看他这么正经八百的模样。在他重覆的话里,还夹杂了其他感情。

    「真的不是那样。」

    「你好像很难启齿的样子。」

    「……是的,一点也没错。就某种意义而言,那算是国耻呢。」

    这阵子声称自己一直在地球转世,感觉像超自然杂志笔友园地的大贤者大人并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彷佛追间下去会引发什么疾病似的。抵不过无言的催促压力,约札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应该知道二十年前还没停战的时候,魔族与西马隆之间战火正炽的事情吧。你应该有听云云云教育官或前任殿下提起过才对。」

    「你说的云云云是……是指云特吗?嗯,我有听他说过。」

    「那么败战危机呢?」

    「你是指差点打输这件事吗?」

    这种事我完全没想过。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一直喊着「反战」的口号。我打着「放弃战争」、「和平主义」的理想主张,但我并没有亲身体验过那种痛苦。我不曾亲身体验残酷、无情、悲惨等等黑暗的一面,只是从课堂上或教科书上了解到战争是不对的事情。

    我只是从父母、老师、新闻、电视及电影、书籍、录影带、名人说的话、祖父母说的故事,经过也不会注意的石碑、博物馆及资料馆、绘画、照片这些生活周遭的事物,学会人类不该互相残杀这种事。

    我一直认为反战是正确的。当然,我也有信心。

    只要在我十六年的人生里不曾站在战场上,就不会夺走任何人的性命。我也不曾尝试过胜利者高涨的心情或战败者屈辱的感受,因为这辈子我完全不想体验那种事……

    「你的意思是真魔国差点战败吗?」

    「不管再怎么修饰或自欺欺人,战败的感觉都很浓厚。」

    大部分的战争都会有战胜国跟战败国,当然我也知道日本曾经战败过。只是该怎么说呢,我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所属的国家……而且是自己统治的国家曾经打输,就现实面来说的确很难让人接受。

    我也无法想像战败国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而且眼前这名男子,还是实际从战场中活着回来的战士。不、不只是他,我在这个世界所认识的多数魔族,几乎都从那时活到现在。像是云特、古恩达、艾妮西娜小姐,还有不在场的肯拉德。

    就连靠在我身上呼呼大睡的沃尔夫拉姆,也曾有过生死交关的体验。

    「实在是很难想像……二十年前我都还没出生呢!我大哥倒是在我老妈的肚子里了。想不到自己的国家……才在不久前差点战败。」

    「当时从大陆西南方登陆的西马隆军,在击溃了两个国力弱小的小国之后就急速北攻。要是再有一个城市——亚尔德利诺被攻陷的话,西马隆军就能轻易突破国境,届时就会被迫在自家的国土上进行决战。可是我们的主力军全分布在北古兰兹地方,及沿岸的卡贝尼可夫。要是再把兵力调到亚尔德利诺,就会造成这两处的防御战力不足。老实说,双方的战力真的有差。西马隆几乎把整个大陆都纳入自己的领土,所以土兵的数量自然也就相差悬殊。另一方面,我国并没有其他邦交国。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弃守亚尔德利诺,并做好在自己的国土进行殊死战的最坏打算。」

    约札克直盯着杯里逐渐变冷的茶水,茶水中央映照着月亮。

    「当时的陛下以政治能力不够纯熟为理由,全权委托给哥哥休特菲尔处理。洁莉夫人所承受的担子的确很重,但是也不能把所有摄政的工作全交由别人发落。她应该由自己稍做判断,再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就在休特菲尔接到防御边境的陆军要求加派援军的请求时……虽然大家都觉得太迟了。就在那个时候,古……那家伙……却对休特菲尔进了谗言,而且是毫无根据、卑鄙下流的话。当时冯波尔符鲁卿比古兰兹先行远征,因此对那家伙来说当时正是绝佳的机会。」

    他语调倏地转变,语气中听得出带有怨恨。红色液体表面上的月亮开始扭曲摇动着。

    村田代替我问他:

    「他说了些什么?」

    「……说怀疑我们的忠诚度。」

    我对日常生活不常用的生字比较不熟悉。忠诚度?那是指人类生存必备的东西吗?现在又不是战国时代。

    约札克的声音显得低沈、痛苦。

    「他怀疑混了人类血统的人对国家、真王陛下、当代魔王陛下的忠诚度。」

    「……那跟……西马隆……」

    「没错,都是一丘之貉。就因为身上流有敌国一半的血统,所以很可能会背叛国家……可恶!」

    茶杯应声破裂。

    「流有人类的血统又怎么样!难道决定生为魔族的我们所发的誓那么经不起考验吗!?我们怎么可能因为身上流着敌国的血,就背叛祖国与我们深爱的土地、同胞及信任的伙伴!但是休特菲尔就巧妙地利用了这点!对那家伙来说这可是大好机会,因为这样就能铲除可能夺走自己的地位与权力的眼中钉,反正少一个是一个……抱歉,陛下、上人,我失态了。」

    「没关系,没什么好道歉的。」

    继续开口说下去的约札克,语气已恢复平静。

    「……我们……尤其是他……当然不可能默不作声,绝不能让事情这样发展下去。要是继续沉默忍受这种屈辱,迟早会跟以前一样。他不希望真魔国里那些跟我们相同出身的人,经历我们之前在西马隆所得到的对待。大家都有自己的女人、小孩和新的家庭,甚至还有到了真魔国才出生的小孩,绝不能让大家遭受那种对待。想必当初带我们远渡重洋的登西里?伟拉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吧。这时肯拉德……伟拉卿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展现自己的忠诚。他以自己的性命展现对国家、对真王、对全体国民的绝对忠诚。」

    「那就是……」

    「没错,那就是路登贝尔克师团。这个师团里聚集了国内的混血者,其中还有没受完新兵教育,俨然是外行人的士兵。大家都献出自己的生命,为了拯救国家而聚集在一起。他们认为只要自己勇敢战斗赢得信任,那么剩下的老弱妇孺就不需要吃苦,往后也不需要再面临无谓的偏见及差别待遇。这是一个由流有人类血统者所组成的小规模特殊师团……于是我们前往了最重要,却也是哀鸿遍野的激战地……那就是几乎快被攻陷的亚尔德利诺。你们想想看,虽然他不属于上级贵族,但肯拉德毕竟是女王的嫡子,根本没有必要亲自上战场送死。况且过去也不曾有过殿下前往毫无生还希望的战地这种惯例。休特菲尔下了这种命令,伟拉卿也只好回答这是他的荣幸……当我们抵达当地的时候,胜负几乎已定,就算加入新的战力,但我军人数不到四千人,敌军却超过三万……真的有如人间炼狱一般。」

    为了怕吵醒靠在我左肩上睡觉的沃尔夫拉姆,我拼命忍住身体的颤抖。

    「亚尔德利诺简直就像地狱。西马隆军中也有人会使用法术,不过在魔族的地盘上成不了绝对战力。我方也有派懂得魔术的士兵前往,但是在毁灭性的苦战里,具有强大魔力的优秀士兵早已所剩无几,顶多只有操纵治愈魔术程度的士兵,然而在战斗时根本派不上用场,最后形成互相砍杀的局面。手持轻剑的士兵在砍了几个人之后,手上的武器根本无法继续使用,因为上面已经沾满附着在肉上的油脂。而使用斧头或重剑的,也因为把柄太滑而无法牢牢握住。如果到了这种程度,就要立刻丢掉手上的剑,拾起刚刚打倒的敌军手中刻有西马隆徽章的武器。要是旁边有同袍的遗体手持没有沾到血的剑,也必须毫不考虑地替换使用,用到无法使用之后再找下一个武器,就这样一再重覆。到最后,已经没有人手上拿的是魔族的武器。讽刺的是,大多数的敌军都是被自己冶炼的刀刃所杀。不仅如此,更可怕的是,那些人还是死在同样流有人类血统的我们手上……虽然我们是敌人,但如果拿出族谱比对的话,或许我们还是什么远亲呢!搞不好我杀了母亲再嫁的人类子孙,也或许把自己的外甥给杀了。」

    约札克沉稳的脸庞露出浅浅的微笑,映着火光的睫毛向下低垂着。

    「……但我们仍旧没有一丝迟疑。满地都是敌方与我军倒成一片的尸体,野草上闪着红光,露出来的泥土则被浸湿成黑紫色。根本无法闪避,为了生存下去,我们只好踩着他们的尸首继续往前进。亚尔德利诺虽然宛如地狱,但同时却很平等。不管受伤与否,战场上没有人会怀疑自己的同袍,即使是昨天才刚见面的土兵也能够互相扶持,那才是我们所追求的平等与信赖。结果我们以不到一千的战力奋勇杀敌,竟奇迹似地让他们息鼓撤退。当然我们也牺牲不少同袍,幸运保住一条命的,也都是受创的伤兵。但最令人痛心的是,原本基于好意让新兵们先退出战线,但他们在撤退的时候却卷入另一场战斗……反正整个师团中能够四肢齐全返乡的,放眼望去竟找不出一人……就连伟拉卿也身负重伤,我则是捡回了半条命,是少数得以先行返乡的生存者。」

    在我所看到的伤痕里,以侧腹那个旧伤最严重。虽然他本人笑着说当时是一面压住掉出来的肠子一面走路,但光是想像被砍伤划破的皮肤,我就觉得自己同样的地方也在隐隐作痛。

    「虽然造成很大的牺牲,但西南据点亚尔德利诺在经过此番死守之后,终于成功地阻止敌军继续前进。而真魔国也基于这个契机得以挽回劣势,古兰兹地方跟卡贝尼可夫也随后展开反击。虽然并没有登陆敌地深入追击,不过在海战方面,那个都加尔德一族跟罗贝尔斯基的不沉舰队也开始发威,把西马隆军逼到走投无路。我们都认为多亏亚尔德利诺的胜利,才有办法逼得敌军不得不停战。事实上,伟拉卿也因为那次在战场立下彪炳的战功,所以得到与十贵族同等的地位。这件事非但让休特菲尔的阴谋落空,而且还得到临时评议会一致通过。虽然他想趁势削弱威胁自己权力的势力,但反而给了对方无可撼动的地位。只是对我们队长来说,有没有阶级似乎都无所谓。虽然我并没有详细问他,不过他心里应该有比那个更重要的东西吧。」

    「因为肯拉德回来的时候就已经……」

    肩膀上的重量突然消失。我一转头,发现沃尔夫拉姆原本闭着的眼睛已经变得炯炯有神。我的左侧突然感到一股寒意。

    「……茱莉亚已经去世了,也因此肯拉德就决定不再从军了。」

    「啊!我吵到你了吗?」

    「废话!你一直抖个不停,叫我怎么好好睡觉!连听个故事都怕成这样,你胆子真的很小耶!」?

    他说的茱莉亚,应该就是冯温克特卿苏珊娜·茱莉亚吧?想不到肯拉德会那么珍视不是自己恋人的她?还是说他们俩有婚外情……我把这个连问都不敢问的问题咽了下去。

    面对当事人的弟弟,约札克不敢放松太多。因为接下来他得顾虑到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没错,好不容易得到原本该有的地位,伟拉卿却放弃可以往上晋升的机会,甚至连原本的阶级都归还,现在的他……」

    他顿时住了嘴。

    「……只是把护卫陛下这件事当成是至高无上的命令。虽然这种事我也无能为力,但是我却失去了一个上司,无奈之下,我只好就这样转到冯波尔特鲁卿的麾下。其实直到现在还是有许多人希望伟拉卿重回军队,也一直有人想成为他的部下……这也难怪。他那一面高声呐喊一面冲锋陷阵的模样、即使身受重伤也依旧奋力杀敌、从敌人遗骸中拔剑出销的手、毫不犹豫往前直视的眼神,他那愿意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事物而染满敌人鲜血的英姿已深留在大家心中。只要看到他那有如战鬼的模样,任谁都会觉得即使献上自己的生命也要跟随这个男人。

    那简直就像电影的某个场景,我想像着尸骸遍野的画面。濒临战败危机的国家英雄,身陷在火焰与血海之中。克里耶?约札克用带点自嘲、低沉的语气继续说道:

    「当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毫不犹豫地把命交给他,伟拉卿肯拉特可说是路登贝尔克的骄傲。」

    永远都是。

    我似乎还听得到他念着不成声调的单字声音。

    「可是……」

    我几乎没有考虑当下的状况,就对着营火喃喃自语。

    「可是我并不喜欢那样的肯拉德。」

    等我把话说出口,才发现两名魔族露出讶异的眼神。

    「呃……我这句话是不是说得有点不太妥当!?」

    约札克的嘴唇扬起暧昧的微笑。沃尔夫拉姆则仰天大喊:「你这个窝囊废」。至于村田是轻轻敲了两次僧帽的下方,不晓得他是在表示讶异还是同意。

    「咦?」

    忽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碰到我的鼻头,随即又融化成水滴。我脱下光滑的皮手套,把暖和的手掌对着天空。这时轻如羽毛的东西左右摇晃地落了下来。

    「是雪。」

    「雪——?下雪的话就麻烦了。荒野本来就很难走了,如果再下雪的话,不就连天候都与我们为敌了吗?」

    「嗯——那是因为马匹在雪中不好行军的关系。不过羊似乎不怕冷,就算道路上积满了雪,它们应该也不会不想前进吧!」

    我仰望藏青色的夜空。一片片纯白的绵绵冰像是从月亮直接飘落下来。

    就在大家想趁身体湿透前起身上车时——

    「嗯哞叽——嗯!」

    「哇啊——!?」

    十六头羊所发出的奇妙音效忽然响起。嗯哞叽——嗯、嗯哞叽——嗯、嗯哞叽——嗯、嗯哞叽——嗯!要是宽平师父在的话(注:指日本有名的搞笑艺人——间宽平),一定会吐槽说「谁是MONKY啊?」

    羊群一一站起来,原本闭着的眼睛也都已经睁开。它们的眼睛发出灿烂的红光,可见心情正HIGH呢。

    「你看,它们的形状变了耶!?」

    只见原本毛绒绒的羊毛顿时失去蓬松感,羊群们的身体紧贴在一块。原本百分百纯羊毛的团块变成把头发往后梳得油腻腻的欧吉桑。飘下来的白雪滑过它们的身体表面,直接落在地面。

    「原来是『变身!白雪模式!』唔!它们的眼睛、连眼睛也变红色的了!」

    「看样子绵羊越是在恶劣的天候就越耐操,尤其是在这个时间带。可见它们是夜行动物罗?」

    村田仰望天空确认星星的位置,为了以防万一还抓住我的手看我的手表。时间是凌晨快三点。

    「原来它们是超早起的动物啊……而且它们好像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呢!在月光下驾车虽然让人有些不安,但是趁还没积雪的时候多缩短一些距离也是不错的作战方式。那我们就趁这时候出发吧!」

    「我们现在是排名第几顺位啊?」

    傍晚通过检查站的时候,我们得到目前排名第四的章。那时我们跟第一名相差一万两千多马脚,想迎头赶上不是不可能。看来敌人也开始露出马脚了。

    「涩谷,你知道夜间驾车的方法吗?」

    「完全不了。」

    村田A梦在简易战车的载货架上摸索,接着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圆筒。当——啷!

    「超小型魔动望远镜——像这样把接头一拉,就会变成很合手的望远镜。它的体积虽小,但该有的功能它都有。你看这里!这里面装了魔动元素哦!所以无论在世界各个区域都能轻松地使用。当您跟孩子在西马隆旅行,沿路欣赏风景的时候,突然惊觉『啊~糟糕,没有魔动元素!』时,也不用担心面临孩子吐槽『爸爸你好差劲哦』的窘境。如果要观赏野生动物或夜间使用时就用这个。这个夜视装置是标准配备,即使四周再怎黑暗都不会错过最佳画面。现在还强迫赠送这个漂亮的盒子、镜头清洁组,以及时髦的挂颈吊饰,一共只要两万七千披索!当然分期手续费用由我方完全吸收。」

    意者请拨打免付费电话0120—78641438(0120-西马隆士兵是长发)。

    还有强迫赠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