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满天飞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九章
    「前方发现巨大沟渠,请往右回避。」

    「了解。」

    「有小型夜行生物群从北方接近,请放慢速度让它们先行。」

    这大概是艾妮西娜的发明吧?「超小型魔动望远镜」非常适合夜间行驶的时使用呢。约札克所在的驾驶座旁边由我坐阵,负责当拉力赛的副驾驶。只要回避路面几个凸起处跟水沟,就能降低轮胎脱落的危险性。虽然多多少少会增加一点距离,不过就行驶而言会较有效率。

    「前方几个并排的岩石中央宽度不够,请来个大左转加以闪避通过……终于正式进入雪地了,再这样下去轮胎很可能会陷在雪中无法动弹。像刚刚就经过了一辆正在修理的车子旁边……啊!」

    「怎么了?」

    我反射性地拿下望远镜,因为我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我,我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是看到沙漠陆龟交配跟产卵吗?在青春期撞见那种场面可是会做恶梦的。」

    不对,我看到的不是那种野生动物的神秘画面。我看到的是类似会在电视灵异特集里出现的那种会让人大惊失色的清晰易辨超自然少女。

    白脸、白衣、白发的少女在天色未明的清晨独自伫立着,而且她的额头还流着鲜红的血。透过望远镜还可以看见她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

    「哇~她一定是因为意外或什么事故丧生的!呜——怎么办?要是我这辈子都被她的诅咒缠上该怎么办?拜托你快点成佛安息吧!」

    「涩谷,这里又不是佛教国家。」

    虽然每次玩碟仙时都是我自己在动,不过我还是超怕鬼魂的。不久前棒球队集训的时候就住在传说中有「那个」出没的民宿,把我吓得半死。我在墙壁的污渍看到BOSS(注:日本咖啡品牌Boss的商标)的脸,水龙头还流出充满铁銹味的红水……厕所还没有水咧!

    「啊,好像还在耶。」

    「什么——!?村田你也看见了——!?」

    「不只是我,每个人都看得见吧!所以那女孩并不是鬼魂。」

    约札克拉住缰绳让羊车慢慢减速,而刚刚看到的女孩还是默默地站在我们停止的地方。她有一头泛白的奶油色直发及淡蓝色的大眼睛。全身雪白的造型,让红色的鲜血变得格外显眼。这怎么好像在哪儿看过?

    「真的耶……她不是鬼。」

    想不到在这寒冬中,她只穿着令人难以想像的薄衣衫。坐在副驾驶位子的我拿起煤油灯,看到她细瘦的双脚及露在外面的膝盖。渐渐积起细雪的地面上则映着灰色的影子。从她稚气的脸庞与手脚的长度判断,她应该还不到上小学的年纪。在这样的凌晨时分,怎么会有个小女孩独自在黑暗的屋外游荡?

    「小妹妹,你怎么这么晚还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呢?你家在哪里?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从简易战车一跃而下,试着询问她的身分。女孩把手指插进身边的羊毛里,还一脸怜惜似地抚摸绵羊温暖的肌肤。她额头上的伤口跟血迹已经干得差不多了,看来伤势没有我想像中的严重。不晓得吉赛拉教我的那个什么来着的治愈能力对她有没有效?

    「你是怎么受伤的?让大哥哥看看好吗?放心,我不会弄痛你的。」

    「……命。」

    女孩用她沾满灰尘跟煤炭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袖子。

    「救命,叔叔。」

    「什么?」

    现在不是因为她叫我叔叔而感到沮丧的时候了。我们不能把这么小的孩子丢在这儿不管,更何况她额头上的伤也得处理一下,最重要的是这孩子的父母一定很着急吧。

    「你是不是自己跑出来的,小妹妹?你家住哪里?你从哪里来的?」

    小女孩默默指着她来的路。从载货架跳下来的村田一把拿走我的望远镜。

    「……那里在冒烟耶。」

    「这么说的话,她是从火灾现场逃出来的罗?那她得去现场附近等着,否则会跟父母失散的。」

    小女孩手指的前方,正冒着灰色的烟。虽然在这种荒野里有住家是很不可思议的事,但还是得先把她带去那里才行。我让啜泣的小女孩坐在我的腿上,然后驾着羊群往那个方向前进。

    原来着火的并不是一般人家的屋舍,而是有着尖形屋顶的两栋建筑物。虽然周遭站有十几名士兵,但毕竟这里是水源稀少的干荒野地,看来灭火行动无法顺利进行。只见火势越来越大,那些人却毫无灭火的意愿。

    令人纳闷的是,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类似她父母或祖父母的人们。倒是围有栅栏的某个角落,聚集了大约三十几名孩童。他们害怕得全部靠在一块,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流着泪望着被浓烟熏黑的三角形屋顶看。坐在驾驶座的约札克轻声说道:

    「……难不成?」

    还没来得及问他「难不成什么?」坐在我腿上的女孩随即站起来冲向她的伙伴。孩子们一起伸手对她喊叫:

    「恰吉—一!」

    虽然心中有一股想间「该不会是电影『灵异七杀』里的恰吉吧!?」的冲动,然而我还是将这件事先摆一旁。真正令我惊讶的倒是那群孩子里有我熟悉的脸孔。尤其是手上还抱着幼童加以呵护的马奇辛的伙伴——那对美少女双胞胎。

    「我想起来了!我正在纳闷她跟某人很像,原来这些孩子跟杀人魔姐妹花长得一模一样呢……等一下,那他们全是……」

    「都是有神族血缘的孩子,我想他应该知道吧。」

    村田的语气听起来气呼呼的。约札克把羊群安排到安全的地方避难之拍,就急忙跑回我们这里。

    「我对这种地方很熟哦,因为我以前也曾寄养在这种教会里。」

    名叫恰吉的女孩冲进佛莱迪的怀里。佛莱迪简短地问她「为什么!?」连这种时候都把语尾省略掉,听起来似乎是在生气。不过我猜佛莱迪一定是想问她:「为什么你没有逃跑呢?」

    望着士兵灭火的动作,约札克露出非常空虚的眼神。

    「这里应该是专门收养与神族有血缘关系的小孩的地方,就像我们这些魔族跟人类的混血儿被隔离在荒野的道理是一样的。不过这些小孩的状况有点不同,因为流有神族血液的小孩,有些生来就拥有强大的法力。其中也包括未来优秀的法术者,也就是说……」

    此时,房子内部发生小规模的爆炸,部分屋顶因此坍塌掉落。

    「……他们是非常有价值的商品。」

    「你说『商品』?」

    「他们在自己国家的军队中被当成士兵使唤,或是以法术者的身分卖到国外去。像这样的小孩子在大陆有很多,尤其是拥有神族血统的人……这点魔族混血儿可就轻松多了!因为我们几乎没有任何魔力。」

    可能是在意默不作声的我,约札克故意用开朗的语气说道。

    竟然把小孩当成「商品」?而我就身处在把这种行为视为天经地义之事的国家里。

    拼命运水过来的西马隆兵,在后面大叫:「还有职员在里面!」难道说设施里的工作人员舍命救助孩子们逃离火场,自己反而身陷其中吗?虽然水源的确不足,不过他们灭火的效率真的很差。照理说里面已经没有可燃烧的物品了,不过早已燃烧殆尽的火苗就是灭不掉。

    「真不可思议,左边那栋都已经呈现碳化状态了,但是火就是烧不尽。」

    「喔~那个啊,涩谷你是第一次看到吗?」

    皱着眉头的村田把双手交叉在胸前,他该不会又在脑里翻阅某个时期的记忆吧?这实在是我这个凡夫俗子无法想像的画面。

    「这种特殊火焰不是用水就灭得掉的。」

    我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以前也曾听说过这样的特殊状况。

    「沃尔夫我问你,之前也曾发生过这种事对吧?听说由纯熟的火之术者所释放的火焰,是无法用普通的水灭掉的。」

    「没错,是在国外的人类村落遭到袭击时发生的事情,对吧?」

    地球的友人顿时露出意外的表情。我并没有把所有在真魔国经历过的事情全部告诉他。村田并不知道我的经验值清单,自然也不确定现在是处于哪个等级才对。

    「这么说来,这场熄灭不了的大火灾,很可能是某个魔法者利用魔法引起的罗!?」

    沃尔夫拉姆夸张地叹了口气。

    「一、不是魔法使,是法术者。二、不是魔法,是魔术。三、这里有除了我们以外的魔族吗?」

    「没有。」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场火是由我这个火之术者操纵的罗?拜托,那怎么可能啊?你嘛帮帮忙啦!有利,稍微动一下脑筋好吗?就算有大贤者在身边辅助你,但你要是凡事不自己动脑思考的话,总有一天脑子会萎缩成海绵状的!」

    那正是现代地球的一种病呢。

    「这应该是人类利用法术施放出来的火焰。这附近一定有正统的法术者想尽办法要烧毁设施,而且就连现在也还在诵念咒语,企图把一切全都烧尽。」

    经他那么一说,我开始试着动脑。但可能是因为平常都只会训练肌肉的关系,我的反应就是比别人慢。既然如此,只要逮住那个法术使并阻止他继续施咒不就得了?

    快来人哪!不要光是提水救火,要顺便找出操纵火焰的法术者啊!否则这场火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熄灭的。最后不仅是设施,可能连整片荒野都会遭火吞噬。

    我用慢动作的模式开始慢慢寻找操纵火焰的法术者。不管是理论还是推理,在这时候都派不上用场,我只能以拥有类似力量的身分,去感觉那股无法言喻的奇妙力量及操纵它的人物。我不确定这么做是否行得通,但照理说起码能找到一点线索。

    这时我强烈的眼神跟双胞胎其中一个交会。她们分别有着一双闪闪发亮的金色眼睛及彷佛无星之夜的漆黑眼睛。我胸口的魔石开始发热,没错!就是那双眼睛,除了她没有别人。

    我默默祈祷「天哪~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但不够诚心的祈祷是不可能实现的。她正微微动着嘴唇,施以强力的法术。就算被我察觉了,她也无意停止施放火术的动作。

    「佛莱迪!」

    老实说,我根本分不清她们俩谁是谁。不过因为她对我喊的名字产生反应,看来她应该就是佛莱迪吧。

    「快住手!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立刻停止施咒,然后命令你的火焰消灭在水源之下!」

    甩动着泛白金发的她摇头拒绝我的要求。

    「佛莱迪你仔细思考一下,自己到底想做什么?现在的你为了参加比赛而在初次造访的国家中,燃烧跟自己无关的设施,并杀害内部职员的性命!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跟你。」

    无关。你说跟我无关?村田把头转到一旁,盯着充满挑衅意味的金色眼睛。

    「……是她吗……?」

    「没错。对了,沃尔夫,当时的我是怎么把差点烧掉整个村子的火焰灭掉的?」

    突然被问起令人怀念的往事,冯比雷费鲁特卿露出意外的表情。

    「你不记得了吗?是雨。」

    「雨?」

    「没错。当时你使天空降下打破记录的豪雨,因而在短时间内一下子就把火熄灭了。你该不会想用那个法术灭火吧?可是当时的情况跟现在可是不一样哦。」

    沃尔夫拉姆说完后,村田继续用冷静的口吻说道:

    「那些孩子都是神族的孩子,而且这里并不是魔族的土地,而是充满顺从法力之要素的人类的大陆。就算你想在这块土地运用魔术,我也不认为你能敌得过她们的法术。而且要是魔术失控的话,你可能会受到伤害!我不希望你因为执行成功机率偏低的方法而让自己身陷危险。」

    「成功机率?」

    我所做的事一直都维持在最低限度边缘。毫无来由的笑意跟毫无根据的自信,不禁在我心中油然升起。而胸前的魔石不断地变热,我隔着衣服紧紧握着它,彷佛它也成了我力量的一部分似的。

    开始累积在耳朵、衣领及脸颊的白雪,出乎意料地让我感到冰凉舒适。我感觉它透过皮肤渗透到身体中央,把所有的毒都中和了。我觉得这时应该能做些什么。虽然平常的我总是冲动地乱闯祸,不过我相信这次自己应该能控制得当。

    「没有人会因为打击率低就笨到不敢挥棒吧!只要不挥棒就肯定打不到球。就算你能好运选对四球,但是如果不能在打击区给敌人施压的话,坏球是不会出现的。与其叫我乖乖被三振出局,我宁愿选择豪迈地挥棒落空,就算被人家讥笑是电风扇也无所谓。要我白白放弃有机会打击出去的好球,再坐在长板凳上懊悔,我宁愿发狠用力挥棒……虽然最后很可能会落空。」

    这时我的眼角出现了一名熟悉的男人身影。那是有着军人挺直的背脊,步伐豪迈的马奇辛。他总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害我不由得破口大骂道:

    「那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或许他把马车停在这附近露营呢!杰森跟佛莱迪之所以在这里,应该也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出来的吧。」

    推剪马尾好像发现了什么事情似的,往双胞胎的方向走去,我也连忙冲了出去。

    「住手,马奇辛!不准碰那个孩子!」

    「闭嘴!」

    他一出手就制住了我,不过视线仍停留在双胞眙身上。

    「你们竟然忘记我把你们从这里买走的恩情,在比赛比到一半时就给我逃跑!」

    从这里买走……?这么说杰森跟佛莱迪原本是这里的小孩罗?

    马奇辛揪住佛莱迪的衣服,把她拉倒在积雪的地面上。

    「住手!」

    大人的身体随着这句叫声被震了开来。另一名双胞眙的金色眼睛燃烧着熊熊怒火,直盯着敌人看。原来是杰森正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妹妹。

    「他说只要赢得比赛,就会把这里让给我们。」

    少女的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并对着我大喊:

    「他明明说赢了比赛就会实现我们的愿望!可是今天经过这里时……却又说已经找到艾美、蒂娜、海瑟及安迪的买家。」

    「佛莱迪!」

    「你明明答应我们的!」

    我因为无法接近佛莱迪而拼命挣扎着。我连想要拉她一把让她坐起身子,甚至想说服她都办不到,因为村田正抓住我的肩膀。

    耐杰尔·怀兹·马奇辛拔出腰际的剑。

    「住手,马奇辛!对方只是个孩子耶!?」

    我甩开那双制止我的手,用不成语调的话语传达出「不可以冲动」这句话。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一定可以控制得很好。

    可以趋使我行动的只有我自己。能够命令涩谷有利的,不是村田也不是「那个人」。

    只有我自己。

    我预测周围即将变成纯白的景象,因此闭上眼睛免受光芒的刺激。站在暴风雪中的我,感觉到自己正用力叉开双腿站立。但是我再也听不到那名女性的声音了,没有人会引导我了。

    就算我把手伸出去也抓不到任何依靠,甚至感受不到有人站在旁边,只能屏住气息,提心吊胆地走在这片白色的空间里。至于佛莱迪则站在比刚才更遥远的位置。虽然我置身在几乎快把我吹倒的强风中,然而奇妙的是我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奇怪?怎么跟平常不一样?那个老是说着奇怪言词的「他」并没有出现,耳边也没有传来令人心情高亢的BGM,右手也没有持扇的感觉。

    白色的空间里只有少女跟我面对面地站着。

    这就是我控制自己、要求自己的成果吗?

    「佛莱迪你听我说,我能体会你的心情……不,虽然我没体验过你那样的经历,但是被人欺骗的心情一定很难受吧。」

    我竟然一改平日作风,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话,但其实内心焦急得要命。这就是我吗!?这是那个进入爆发模式的我吗!?

    「但暴力并不能解决任何事情。佛莱迪你听我说,我希望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勇气。我并不想斩你们哦!只希望能够设法帮助你们。」

    「骗人。」

    少女轻轻摇着头,但是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愤怒了。

    「……我不相信。」

    「我希望你把火灭了,佛莱迪。还有人在里面,应该也是你认识的人吧?或许你们还曾经聊过天,玩在一起呢!说不定那个人也曾经做过饭给你吃哦!难道你真的想夺走她们的生命?我答应你,佛莱迪,只要把火灭了,我就带你们离开这里,我会带你们到更适合居住的地方。你跟杰森最大的愿望,不就是住在比这里更开心的地方吗?我带你们去,跟我走吧!我一定会替你们找到那种地方的。」

    我慢慢地伸出自己十六岁的手。虽然不晓得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不过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无论如何都会实现我的诺言。经过了一段快让人等不及的时间之后,佛莱迪终于握住我的手。

    「我一定会找到适合你们居住的场所,我答应你们,绝不会在中途放弃你们的。」

    当眼前出现巨大的瀑布时,村田只是默默地闭上眼睛。

    自己为什么会以涩谷有利的友人的身分生在这个国王统治的世界、这个魔王统治的时代,他已经慢慢理解这个道理了。

    这时雪化为豪雨状态,一下子就把熊熊的烈焰灭了。

    但他心里对神族还有一点疙瘩,因为他们对魔族而言是危险的存在。

    如果没有处理得当就会变成可怕的瘟神。

    眼前的友人一面使用魔法惊人的魔术,一面虚脱地蹲了下来。不管是过去的气势、压迫感及英姿,都已不复见。有利似乎也察觉到自己不太对劲,只好拼命打哈哈掩饰内心的不安,但是声音却没什么力道。

    「……我觉得自己有点怪怪的,我好像变成酷炫型男了。」

    「我倒是觉得你稍微有魔王的样子了。」

    嘲笑他的沃尔夫拉姆,言词中也透露出些许不安。

    村田健仰望鱼肚白的天空,像是看到了什么好预兆。但是他漆黑的眼睛还没看清楚天空的颜色,就已经被一抹灰色的烟遮住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