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满天飞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十一章
    有支奇怪的探险队正朝西马隆出发。

    「我们的样子与其说是奇怪,倒不如说是可疑呢。」

    「嗯……『海上的勇者』、『海战的枭雄』,甚至还被取了『海怪』这个可怕绰号的我,竟然会在这异国的土地上做出这种宵小的行为。天哪~」

    「你说这什么话啊?塞兹莫亚舰长。这不是宵小的行为,是进行潜入的工作!这可是非常了不起的任务耶!像我过去还当过红色恶魔的实验品呢!魔族人只要肯放下自尊,就会觉得无论做什么事都无所谓了。」

    走在最前面的银发女性回头对达卡斯克斯及塞兹莫亚说:

    「嘘!是巡逻的人员。准备好了吗?要行动了哟。」

    随即跟面露怒相的巡逻士兵擦身而过。

    「你好——我们是卖饮料的——!特地送冷饮给贵宾室的客人哟——!」

    他们拿着用浅绿色的布盖住的箱子,走在大西马隆王城朗贝尔的神殿里。紧邻在旁边的巨大竞技场正在举行「智·速·技·综合竞技淘汰赛!天下第一武斗会』的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决赛。连身处这栋砖造的建筑物当中,都听得到观众狂热的叫声。

    「……太好了,我们并没有被怀疑呢。大概是它的尺寸跟保冷箱差不多大,一定是那样的。」

    这个箱子约有小型棺材一般大小,是两个男人搬运还绰绰有余的尺寸。为了避免调查时穿帮,我们还在里面塞了真正的葡萄酒瓶。从高级品到庶民随手可得的爱好品都有,真是一项肯花钱的作战计划。

    「不过撇开我跟达卡斯克斯不说,竟然连芙琳夫人都扮成饮料商的模样。让卡罗利亚的领主夫人受这种委屈,我真是深感抱歉。」

    「没关系啦。上校明明要我待在船上,是我自己硬要跟来的。况且我原本也不是什么贵族的千金,而是出身自平原组的野丫头。与其要我穿着长到快踩到下摆的华服,我还比较喜欢这种俐落的打扮呢。」

    多亏芙琳·基尔彼特曾是培养军队的组织——平原组的干金,才有办法这么容易潜入神殿里。遍布在大陆全土的士兵之中,大多都是由平原组训练出来的。就连这栋建筑物的卫兵也不例外,是个顶着阿福柔发型的中年士兵。

    他一看到化妆成饮料配送商的芙琳便直接地放行,可能是他在那一刻怀念起泥丸子汤的味道吧。

    「不过上人也真会下这种困难的命令。要我们用仿制品偷换那个『盒子』……想不到约札克在船上做的就是这个仿制品。」

    把盒子放在打磨过的地板上过,塞兹莫亚便用力地伸个懒腰。而达卡斯克斯则是取下捆在头上的布,用拳头擦拭额头的汗。

    「就是说啊!不过上人却预测陛下不会赢。其实陛下说起来还算可靠,因此我可是全下注在卡罗利亚优胜呢。要是赢了的话,就能得到数都数不完的奖金,况且他们三人之中还有约札克在,难保不会获得优胜。」

    「嗯——况且克里耶还是少数从亚尔德利诺一役中凯旋归来,在路登贝尔克师团算是排名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就是说啊,或许根本不需要陛下或阁下亲自出马,光靠约札克一个人就能打败敌方三名选手呢!」

    听到一连串的敬称与地名,芙琳一个人好不困惑。她想追究又不想追究,想证实又希望让它不了了之。然而最后还是忍不住,只好打断两名男子的对话。

    「等一下,你们再这样讲下去,有……呃——克鲁梭上校与鲁宾逊的身分我听得是一清二楚。你们将他们的身分曝光前,有取得他们的同意吗?」

    然而她得到的却是「你还没发现到吗!?」的讶异眼神。其实她自己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但总觉得既然没有得到本人亲口证实,礼貌上就该假装不知道。而且……这时她绑起来的头发掉了一撮下来,她用食指玩弄着那撮头发。

    这些人还不知道我曾经做过多么可怕的事,他们不知道芙琳·基尔彼特是个多么我行我素、冷酷无情的女人。

    「你们不能在我这种女人面前讲自己祖国的秘密哟!否则将来发生什么后果我可不管哦!因为搞不好我会把这些秘密卖给别人呢。」

    因为自己为了夺回卡罗利亚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只要能够把海洋、港口、土地、人民、丈夫与自己深爱的世界夺回来,就算必需背叛神明也在所不惜。过去自己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不可能到这个时候才突然变回大好人,就算内心深感悔恨也早就来不及了。

    即使内心后悔得要死也无济于事。

    「干嘛把自己讲得那么可怕,芙琳夫人?撇开塞兹莫亚舰长不谈,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杂役兵。那些什么被第三者听到会造成困扰的重要情报是不会传到我这里来的。」

    「杂役兵?」

    「不是啦,当然军队里是没有这个职称的,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熬到当专门打杂的士兵。」

    「你不是跟克鲁梭上校很好吗?」

    达卡斯克斯不知不觉又露出过去摸头的老毛病,当然那里并没有半根头发。他抚摸上面光溜溜的头皮说:

    「啊——!陛下他现在是自称克鲁梭上校吗?上校他很特别哦。他从不会在意什么将校或小兵的阶级,他……能够毫不在乎地跟每个人说话,也能很快地跟任何人打成一片。他不会在意什么身分地位,总是跟大家平起平坐,也愿意跟我们站在同样的地位,以同等的方式对待我们。他是个很奇特的人物,老实说,他的确很不可思议。」

    塞兹莫亚不在意别人看到自己头顶上的薄毛,用力地点头表示赞同。

    「当然身分地位崇高者之中也有像他那么了不起的人物。然而,一般人对贵族或王族都留有他们爱摆高姿态的印象。世上真的没有人比得上陛下,他真的非常特别。」

    「是吗?」

    「既然芙琳夫人跟陛……跟上校的感情很好,那么应该不会是坏人才对。」

    达卡斯克斯露出腼腆的微笑,他那无法判定界线的发际整个通红一片。塞兹莫亚盯着他那光溜溜的头皮,发出羡慕的赞叹:

    「你那发型好像很轻爽呢。」

    「这个吗?的确很棒很轻爽!舰长要不要也试试看?既不用担心发量,还格外充满男子气概呢!而且洗脸的时候还可以顺便洗头,既经济又方便。只不过遇到老婆骂『你这个秃驴!』的时候就会很想哭。」

    被达卡斯克斯的笑声感染,芙琳表情略为轻松地说:

    「你竟然说我不是坏人……」

    她没想到自己会受到这种惩罚。照理说自己应该被人怨恨、嘲讽或轻蔑才对,因为自己是在明明知情的情况下,准备出卖魔族的贵族给敌国。

    「……竟然说出让我这么痛苦的话。」

    「你怎么了,芙琳夫人?」

    壮硕的海上男儿塞兹莫亚弯腰看着她。芙琳·基尔彼特一度紧闭双眼,然后又慢慢抬起头说:

    「不,没事,没什么。我们要尽快找到放有盒子的房间,然后把真正的盒子换过来。只要我们顺利拿到『风止』,想必上校一定会大吃一惊。好想看看他届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你们说对不对?」

    她刻意让语气开朗一些,帮自己软弱的心加油打气。两个男人再次抬起盒子走在石板地。要是盒子真的在神殿某处,那么应该是在戒备森严的最深处吧。即使三人能幸运的在内殿中找到那个房间,但能否顺利入侵那个房间可就不一定了。只是谁也不敢开口放弃。

    当他们爬上第三次出现的楼梯时,随即进入风格明显不同的空间里。打磨过的石板地变成黄土色的长毛绒毯,双脚整个陷在里面的感觉十分舒服,让他们疲累的膝盖很想直接跪坐下去。五道豪华的房门之中有两道是敞开的,房间有一面是整片的玻璃窗,即使待在其中也能一览竞技场全貌。

    「真是太棒了!」

    「看样子我们真的来到贵宾席了,可见饮料商平常的信用的确是好到无人能比。」

    芙琳靠近窗子,用她颤抖的手指触碰玻璃窗。她不敢往下看。

    要是发生自己无法接受的悲剧怎么办?

    「啊!舰长、芙琳夫人!是阁下耶!是阁下!大概是第一回合刚结束吧。不好了,他站不起来耶!该不会是脚受伤了吧?啊~要是这时候上士在就好了~」

    「没看到上校耶。」

    「我在那个凹进去的地方似乎看到他的身影,那里会不会是选手准备上场的地方啊?」

    「太好……」;

    「想不到连这种地方也会有害虫偷溜进来!」

    安心的话还没说完,背后随即传来耳熟的声音。

    海上的勇者塞兹莫亚比窗边的两人早一步行动。他用最短的距离冲向敌人,以薄剑的尖端指着对方的胸口。

    不过对方的动作更快。他动也不动站在入口处对着空中划出银色的光波。从指尖放出的亮丝则牢牢逮住远去的目标。

    「唔……」

    芙琳痛苦地呼吸着,手指抓住白皙的喉咙。她努力想找出缠住自己的丝线,却因为丝线早已陷入皮肤而白费功夫。好不容易回过头的达卡斯克斯立刻撑住倒地的芙琳。

    「不准动!再动她的头就没了!」

    塞兹莫亚把剑高举到腰际的位置,不过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把剑收回去,再慢慢地放在脚下。如果不照我的话做,只会害这名妇人吃尽苦头而已。你们也不愿见到她丑陋的死去吧?而且是又丑又肮脏的死法。」

    「……马奇、辛……你怎么会、在这里……」

    呼吸困难的芙琳吐出这个冷血男人的名字。耐杰尔·怀兹·马奇辛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慢慢地与她缩短距离。

    「为什么?我还想问你们呢。我正想说怎么会看到熟悉的银发,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卡罗利亚领主夫人。自己的百姓正在残破不堪的土地上苟延残喘,领主夫人却跑来卖饮料赚取蝇头小利,而且还找机会偷溜进来参观武斗会,想必你的领民会对你的所做所为摇头叹息吧。」

    芙琳嘴巴张得大大的,试图吸入被夺走的氧气。每当马奇辛稍微拉紧丝线,脖子上就立刻出现红色的痕迹。男人用拇指抵住她的下巴,从背后顶住她的身体,让她整个人往后仰。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虽然话是断断续续硬挤出来的,但还是听得出来其中带有嘲讽的意味。即使性命掌握在对方手里,芙琳还是不愿屈服。

    至于马奇辛现在精疲力竭的模样,则跟过去的他完全兜不起来。他那小西马隆军队一贯的发型整个松了开来,消瘦的脸上则伤痕累累。军装上好几处磨破的地方都还渗着血,过去给人锐利凶器的印象也因为焦虑与疲劳的神情而减弱不少。说话的方式也不再有威吓感,反到象是沙哑的老人声。

    「你说怎么会这样?别装蒜了,夫人!不,美琳·基尔彼特。都是托你的同伴,那个可恨的魔族之福!别看他的长相跟普通小鬼没什么两样,却把我骗得团团转!」

    「喂!小心你说话的口气。那种藐视陛下的话,可是连星星、月亮、太阳,甚至是我都不容许哦!我可是会毫不犹豫斩了你的!虽然平常的我是个温柔的大力士。」

    「舰长,那种话从自己的嘴巴说出口,真是一点意义也没有……」

    马奇辛用左手扭转芙琳的手,再把她气喘嘘嘘的脸贴到玻璃窗上。可能是愤怒过头了,连平日冷静的态度都早已不复存在。

    「你到底是怎么跟那种魔族勾搭上的?快说!是利用自己的美貌诱骗他的吗!?那个王八蛋!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拉拢到神族的,甚至连马车都抢到手了说。可恶,光是想起就让我一肚子气!」

    「……放手……」

    「而且好不容易抵达竞技场后,竟然看到小小的卡罗利亚跟大西马隆在进行决赛!?别笑死人了!你们不过是有座烂商港的南方偏僻小国!凭你们也想跟人家决胜负?喂,你这光头!」

    「干嘛,胡须男!」

    耐杰尔·怀兹·马奇辛用他推剪过的颚须指着盖着布的盒子。

    比赛场地有了出乎意料的进展。

    我当然不是怀疑冯比雷费鲁特卿的实力。因为他轻轻松松就闪过二刀流的攻势,并只花了五分钟就用剑尖抵着敌人的喉咙。我并没有因为他的表现而惊讶到瘫坐在椅子上,绝对没有。对,绝对没有,只是稍微有点吓到而已。从我紧握的双手中流出的汗早已干了。

    至于西马隆他们狂热的加油团(几乎是整个观众席)则因为赛程过短而震怒,纷纷把茶杯、纸屑、零食包装袋,甚至座垫,只要是手边能丢的垃圾都往雪地丢。也就是说,让大家期望落空的不是我们,而是大西马隆。

    「大马隆人民真没品~」

    看来同情弱者的普世想法在西马隆是找不到的。

    扳回体型占下风的劣势,而拿下完全胜利的冯比雷费鲁特卿,正扛着尚未收进剑鞘的剑,气喘嘘嘘并意气风发地往休息室走回……

    「哇——!沃尔夫!」

    半途中,他跌了个拘吃屎。踩过变硬的雪地害他滑了一跤,让他的腰部跟右脚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

    「你怎么跌倒了!?要不要紧哪?」

    我跟约札克急忙跑出来,并分别从两旁把沃尔夫拉姆扶起来。可怜的他似乎无法靠自己行走,还呆呆地望着天空说:

    「……真、真是太丢脸了……」

    「放心,别在意,没什么好在意的啦!我们会当做没看到最后那一幕的。你那英姿焕发的样子一定迷死很多少女吧。」

    「被人类女性看上没什么好高兴的!」

    「安啦!阁下,场内是禁止女人观赛的,所以会迷上你的应该都是些臭男人!」

    「你这是在落井下石吗?」

    竞技场上响起响亮的男性欢呼声,不过美少年魔族并不是喜欢粉丝追逐的那种类型。现在的他就算坐下也会因疼痛而皱脸、频频抚腰,看来就算想稍做移动都会痛苦不已。

    「我来挑战看看我那个叫什么来着的治愈能力好了。」

    「别在比赛前做这种事,不要浪费体力。谁晓得会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在等着我们呢!」

    我挨骂了。不过可能是因为率先拿到一胜而略感安心吧,休息室里的气氛并不算太坏。

    不过出乎意料的发展却出现了。

    无意义地以手圈成望远镜的样子,窥视着对方休息室的村田健,突然发出疯狂的叫声:

    「哎——呀?」

    「怎么了?村田,怎么发出那么古怪的声音?」

    「……看来准备出场迎接第二战的,是我们熟悉的男人。」

    「我们熟悉的男人?难不成是马奇辛?不可能吧?那家伙应该无法比赛吧?不,等一下!搞不好他有双胞胎弟弟呢?」

    敌人的次锋把许久不见的新卷鲑型武器(注:一整条的腌渍鲑鱼)当成拐杖拄着现身,粗壮的上等军靴则稳稳地踩在白色的雪堆上。

    他有着一头被火把照亮的金发、有点偏左却很高挺的鹰勾鼻,以及就算照X光,这位白人美型肌肉男的下颚也是呈现分开状态的屁股型下巴,还有他的肩宽、胸肌,男人的世界及丹佛野马这个绰号。正当我感到心神不宁的时候,对方开始向我喊话:

    「嗨!怎么啦?窝囊陛下,怎么一脸像吃到生肉的羊似的?」

    好有礼貌的问候啊。

    「为什么美式足球员会在这里!?话说回来,羊吃到生肉又是什么表情啊?」

    坐着的沃尔夫拉姆想伸出脖子一探究竟,却因为腰痛的关系而不得不作罢。阿达尔贝鲁特·冯古兰兹就像金刚力士般站在竞技场中央。他那宛如新鲜白带鱼的剑正插在雪地里,右肘还靠在剑柄上。我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曾玩弄我的灵魂,还把我的语言记忆给引了出来。他毫不隐藏他那反魔族的危险思想,还若无其事地背叛自己的同胞。

    好不容易才认清敌人的沃尔夫拉姆,发出夹杂惊讶与愤怒的声音说:

    「阿达尔贝鲁特!那家伙怎么会在大西马隆!?」

    忽然间,干涩的笑声响起。手持长斧的约札克发出连橘色头发都跟着振动的笑声说:

    「古兰兹老兄真有你的!出身名门的纯正魔族贵族,竟然甘愿成为西马隆的看门狗!」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倒戈向西马隆……」

    我知道那男人憎恨魔族,但我不认为他是因为信任人类才跟西马隆联手。可能是察觉了我内心的困惑吧,约札克用残留笑意的语气说:

    「恐怕是从什么小道消息得知陛下将出场比赛的事吧。反正打倒原本将参赛的战士并取代他上场这种事,对古兰兹先生来说不算什么。看来他不惜任何手段都要把陛下逼入绝境。你可是被危险人物盯上了哟!因为这家伙可是超执着的。」

    「什、什么绝境?什、什么超执着啊?」

    在挤满五万多名观众的竞技场里,我有办法把那个死对头打得落花流水吗?这倒让我想起那场在一局下半的防守战里,因为担心敌队会全部安打或连续三名打者都击出全垒打而紧张不已的不愉快回忆。

    沃尔夫忍着疼痛从长板凳站起来说:

    「我来。」

    「不~少爷,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约札克用一根指头压着沃尔夫的肩膀,沃尔夫随即皱着眉头动弹不得。

    「那家伙让我来,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呢!」

    他在不太宽敞的休息室里往下甩了两次武器。虽然说话的语气显得十分愉快,但是眼睛深处却连零点一厘米的笑意都没有。

    「既然优秀的纯正魔族将代表西马隆出赛,那么魔族的代表就非得由我出马不可了。让我这个在这荒野颠沛流离十二年的人类小孩来迎战吧!反正我们毫无忠诚度可言,干脆就藉这个机会跟他大干一场。」

    「等一下!等一下啦,约札克!我并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哦!」

    「这我当然知道,不过要跟他打的人绝对非我莫属了,陛下。」

    原本出场顺序就是这么决定的。既然是「淘汰赛!天下第一武斗会」,那么即使要让打赢先锋战的沃尔夫拉姆继续上场比赛也不算违反规定。只是看到他受伤的腰部,我就不忍让他继续比赛。更何况对手还是美式足球员呢。

    「卡罗利亚的选手请快上场!」

    两名长得很像的评审用相同的语气催促着我们。阿达尔贝鲁特继续靠在重量级的剑上,遥望我惊慌失措的模样。三男则是双手叉在胸前,默默地坐在长板凳上。可能是身为军人的意志力支撑着他的关系吧,他完全没表现出一点疼痛的模样。约札克倒是干劲十足,无法克制心中的兴奋,用力地抡动双肩。

    「对不起,沃尔夫。我知道你很厉害,但这次还是让约札克上去吧。」

    「哼!」

    「别生气啦!等你身体恢复之后,再申请上场比赛不就得了?」

    「反正我也不想跟那家伙打。」

    「咦?我还以为之前他侮辱过你,所以你很想跟他一决高下呢……那你干嘛自愿上场呢?还是说我误会你的意思了?」

    会场整个沸腾起来,这也等于宣布两名大将的比赛就要开始。沃尔夫拉姆的手一直叉在胸前,尽可能以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说话。让人联想到翠绿湖底的翡翠绿眼睛则直盯着队友看。

    「客观来说,克里耶跟阿达尔贝鲁特的实力不相上下,所以我才打算先上场消耗对方的体力。」

    有谁在什么时候教过他「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道理?我一面把剑收进他递给我的剑鞘,一面听这名任性极点的美少年淡淡地说:

    「就算无法保证获胜,至少他能消耗古兰兹的体力、干扰他的心情。这时只要克里耶保持冷静、充分发挥实力对付敌人,这样我们就能够轻松过关……你干嘛啦,有利?把手从我的额头上移开啦!」

    「嗯——不是啦,我想说你是不是发烧了……」

    有一名十几岁的少年从休息室的入口处探头进来。棕红色的头发剪的很短,明显看得出他不是西马隆士兵,而是在球场见习的工作人员。一直沉默不语的村田健,迅速离开墙边走到少年那儿,在讲了两三句话之后就接下他带来的东西。

    「真是不错的作战方式啊!冯比雷费鲁特卿。不过事态似乎变得有些严重哦!」

    虽然没有带眼镜,不过有色隐形眼镜下的眼睛却闪着黑色光芒。他把手上的酒瓶递给我。深棕色的瓶身贴有深红色的标签,空白的部分则有用粗大文字写成的简短文章。

    「你念念看,只是字体潦草到让人很难辨识就是了。」

    「我都说我最不会看文章了。上面写什么?嗯——往上看……如、如果……不希望、女人没命的话……就输掉比赛……要是敢通知别人我就杀了她……这是威胁信耶!?可是上面说的女人是谁啊?这是啥米碗糕?我看是送错了吧。得赶快把刚刚的少年追回来,他应该还没走远。喂——!」

    我连忙从入口处探头往走廊两边窥探,但村田却面色凝重地从背后拉住我的衣服。

    「涩谷,应该没有送错。照理说塞兹莫亚舰长跟达卡斯克斯应该已经到达这里了,要是芙琳也跟来的话……」

    「什么?为什么芙琳会跟来!?我不是叫她在船上等吗?」

    「她是那种会乖乖等待的人吗?这场比赛可是攸关卡罗利亚的名誉哦!」

    短短的两秒内,芙琳·基尔彼特过去的行动模式瞬间掠过我的脑海。别人的人生有如跑马灯。

    结论是,她应该是来了。

    「啊——糟了啦!糟了啦,这样不就糟了!那里还写着要我们往上看,上面是哪里啊?」

    我们冲出休息室往不断下雪的黑色天空看去,躲在云后的月亮则隐约挂在天空。

    「在那边!」

    村田率先发觉他们的身影。是那栋类似神殿的建筑物,三楼以上都有极大的玻璃窗,看得到有几组优雅的富豪正透过玻璃窗观战。那里应该算是VIP席吧,搞不好是设有酒吧、沙发的奢华包厢呢。其中一间的窗边则站着负责送酒瓶的人。

    「啊,是芙琳!不是叫她待在船上吗——?」

    看来她真的瞒着大家加入潜入小组。虽然因为距离太远而无法判断,不过她的喉咙似乎被人往后压,一副很痛苦的样子。被压在玻璃窗上的芙琳背后则站着留有熟悉的发型跟胡须的男人。是耐杰尔·怀兹·恶党·马奇辛!

    「那家伙怎么会……在那里?惨了啦!村田,那上面说如果不希望她没命就输掉比赛,对吧?」

    「没错。」

    我把视线重新转回比赛场地。我们的选手正用斧头从右边挥开阿达尔贝鲁特的新卷鲑剑。只见剑柄从地面垂直弹了上来,还掠过敌人的下巴。约札克耍长斧的技巧就像耍棍子般优雅,而且他正全神贯注地比赛呢。

    看得出来他似乎乐在其中。

    「原来马奇辛跟美式足球员串通好了啊?之前那两个人也一起去过芙琳的宅邸。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原来他们还有这层关系啊?」

    因为腰痛而即将失去选手资格的沃尔夫拉姆,则讶异地皱着眉头说:

    「阿达尔贝鲁特虽然背叛了我们魔族,但我不认为他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总之,得先阻止比赛才行!喂——!评审,喂——!」

    「涩谷!你该不会想跑去告诉评审我们被人威胁吧?」

    「咦?连这种事也不能说吗……可恶,那不然该怎么办才好嘛!要怎么才能做到打输又不让周遭起疑呢……」

    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克里耶·约札克的实力。其实凭他的技术跟感觉,要瞒过评审与观众的眼睛故意输掉比赛并非不可能。只是这时得设法说服约札克,要他同意这么做。然而他已经准备走出休息室,我实在很难对他启齿。

    沃尔夫拉姆揪住我的脖子,俯视着我表示:

    「有利,你给我听清楚!这是我个人的意见,我们没必要为了那种女人放弃输赢。就让克里耶放手一搏吧!怎么样?」

    「……这的确是你的作风。」

    「没错,更何况这是我的意思。反正你这个人很窝囊,应该会听我的话才对。」

    我在心里对某人道歉。就算只是一时,但请允许我方向恶意的胁迫者低头。我想,我道歉的对象应该是运动家精神的神明。此时我反过来把手绕到沃尔夫拉姆的脖子上,在把他拉近自己之后,也向他道了歉:

    「对不起,我老是这么窝囊,真的觉得很过意不去,亏你还不惜受伤顺利拿下一分。我可能会让你的努力化为泡影。」

    沃尔夫拉姆夸张地叹了口气,还用戏剧性的口气说:「一点也没错」。

    「这全都要怪你太窝囊。但我明知道如此,却仍愿意跟随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不知道。」

    冯比雷费鲁特卿解开胸前的一颗钮扣,翠绿的眼睛在白雪的映照下显得更为明亮。

    「在我弃你于不顾之前,你自己好好动脑筋想想看吧。」

    跟约札克道歉以后,我向评审提出「暂停」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