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遍地散落魔之星光点点 第五章
    在我们分开的这几十天,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伟拉卿孔拉德穿著跟刚才一样的黄白军装,跷著脚坐在西马隆王室那一方的位置,就在大西马隆王他伯父贝拉鲁二世殿下的後面不远处。

    虽然我对数字很不拿手,不过我们分开应该也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啊,可是他不管怎么看都感觉比以前稍微年长,只是我无法形容那一点点的岁数是几岁。

    向导兼队长紧张地对我们说:

    「卡罗利亚代表,坐在这儿的是大西马隆王国贝拉鲁二世殿下。他可是非常高贵的人物,你们必须谨言慎行才行。」

    就算不用那么紧张兮兮地告诫,我也能区分自己现在的立场。

    现在的我只是西马隆领地内的委任统治者,银色面具的诺曼·基尔彼特,算是被这块大阵中两大国所统治的小领主。真要说的话,眼前这位老人是主子的伯父,应该算是实质上的首领吧。

    虽说如此,我可是不会下跪、跪拜或舔他的鞋子喔。要我亲吻欧吉桑的手,我更是死也不要。尤其是肯拉德……他或许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他……但就算是赌气好了,我也不想被他看到我对他的新主人表现服从的态度。

    但是,要是在这时候被发现我不是诺曼本人的话,别说是芙琳,就连卡罗利亚的人们都会遭殃。

    因此我只好妥协地轻轻低头敬礼。如果只是打招呼的话,是还不至於伤到我日本制的自尊啦。而且我尽量努力用青年领主的语气,挤出向对方致意的问候语。

    这是从贺年卡的词句摘录下来的。

    「……贝拉鲁二世殿下在上……呃——再也没有任何事比看到您如此安康还要好了。」

    我连在夏季大会做选手宣誓的经验都不曾有过,因此根本无法想像对王族要说些什么话,不晓得这么说会不会惹二世殿下不高兴?况且大家开口闭口「二世、二世」的,你到底是议员还是艺人啊?

    我偷偷把头转到旁边想求助「头痛的时候就找村田」,却看到他正在忍下因为无聊而生出的哈欠。

    果然有你的。

    「西马隆领地卡罗利亚代表的勇敢战土们,首先恭喜你们在『智、速、技、综合竞技淘汰赛!天下第一武斗会』,简称天下武的竞赛中得到优胜。」

    就算内心快被本国大败的屈辱气到发疯,但是上位者还是必须保持理性。

    「诸位勇猛果敢又具备策略的战斗,深深震撼我西马隆国民。」

    他的胡须还跟著嘴巴一起动。我藉由注视著那有趣的上下运动,好拼命躲开他背後那名人物的视线。

    「谢谢您的夸奖,那是我们选手为了胜利而同心协力完成的挑战。」

    不晓得这种类似球技大赛感想的对话是否恰当呢?

    老人轻轻动了一下手,一名像随从的矮小男子就蹑手蹑脚地靠了过来。

    「赐祝贺之酒给卡罗刊亚代表。」

    我还没来得及说:「我不喝酒。我是运动员,所以禁酒禁烟」拒绝,他们就已经把小酒杯分别递给我跟沃尔夫拉姆及约札克。那是石造的高脚烈酒杯。倒的量比老妈使用的料理酒还要少,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也只好喝了。

    「那是称位『基雷斯比圣水』的力水喔。」

    幸亏不是酒。

    「这乃是古代统治者三王家中,以惊人的力气闻名的基雷斯比家最後一位国王,因为厌世而被丢进井里的水喔。」

    「唔咕!」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你说的不是「投身井里」啊?而是「被丢进井里」?这几个字可是有很大的差别喔。

    「顺便一提,他的遗骸至今还没浮上来。」

    「唔呕~」

    我看那个遗体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吧。要是被恶心的传说搞得晕头转向,并因此拒绝非正式的仪式,那我就太孩子气了,况且也不能糟蹋对方的心意。还是忍耐吧,涩谷有利。往好的方向想的话,海水下也泡了许多尸体,其中遗有许多浮游生物呢。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当我死心准备把杯子栘到嘴边的时候,约札克抓住我的手。

    「我这杯好像是吉祥物,陛……诺曼领主,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喝我这杯吧。」

    「啥米?」

    我的杯子很快被约札克换了过去,他还一口气把它喝下肚。我下意识地想反问他,但很快就了解其中缘由。其实这杯他已经先尝过毒,确定安全无虞之後才给我喝的。

    「但那是……」

    这会让分配酒的幕後掌权殿下起疑心的,不晓得这样的行为是否失礼呢?

    「小的认为最具有吉祥意味的酒应该献给我们队长。贝拉鲁二世殿下,不晓得您是否能体谅小的这份心意呢?」

    「当然能。好了,诺曼·基尔彼特领主,请喝掉那杯酒吧。」

    我正想问什么吉祥不吉祥来著,才发现水里有个红色物体。

    「那个,这里面……有著当宠物养的金鱼耶……?」

    而且还精神饱满地摇著尾鳍呢。

    「不,那可是吉祥物喔,请一口气喝掉吧。」

    「那是金鱼耶?!」

    该不会约札克不喜欢挑战「活跳鱼酒」,所以才跟我交换酒杯吧?我真的不得不这么怀疑自己重要的部下。好吧~我的决心可是要比刚才更坚定哦,涩谷有利。试试看吧,魔王!试试看吧,诺曼·基尔彼特!

    「……嗯……喔咕……噗哈!」

    惨了——整个嘴部……为了不让鱼碰到我的牙齿,所以我一口气往嘴里灌。虽然没有吞进金鱼的感觉,不过我死也不要再经历这种仪式了。

    「了不起哦,涩谷!你的体内有—盏小小的生命之火点亮了。」

    「别再说了——我会因为罪恶感而难过到想哭啦!」

    「那么,卡罗利亚代表诺曼·基尔彼特领主,」

    老殿下开始说话了,因此我又开始注意他的胡子。虽然我总觉得殿下背後有人在看我,不过我拼命忍住这种感觉。

    「那真是值得一看的比赛。尤其是在最後弯道的时候成功甩开对手抵达终点,害我突然很想再次举办睽违许久的竞羊比赛呢。」

    哎呀,贝拉鲁二世殿下该不会跟牧羊专家玛莉同乡吧?

    「然後是决赛的第三战,基尔彼待领主亲自下场的战斗著实让人捏一把冷汗呢。因为我站在高处……而且是隔著玻璃窗,所以听不到声音,但那个招术是什么招术啊?是只诵念咒文就能操纵气象的魔术吗?」

    「那是传说中的超魔术,还能把台场的高楼变不见呢。」

    只是这股风潮在很久以前就退流行了,现在主要是流行北关东腔。

    「可是,卡罗利亚委任统治者诺曼领主怎么会使用魔术呢?我听说魔力并不是靠修行跟锻链就能办到,而是得靠灵魂的资质不是吗?」

    我觉得贝拉鲁因为老化而白浊的右眼好像正用锐利的眼神瞪著我似的。

    「虽然参赛规定中,明定代表三人之中只要有一人是该地区的居民就可以参赛,其他两名是完全不相干的魔族也不算违反规定。但是我从未听说过诺曼领主是魔族出身啊……」

    「诺曼·基尔彼特……也就是说,我的土地卡罗利亚在古代是温克特的发祥地。想必殿下心里也有个底,贵国还曾向我妻子求得温克特之毒呢。」

    殿下眯著两眼看著。他可能在想,原来夫妇之间也会有秘密啊。

    「您也知道温克特家渡海之後就在新的土地成为魔族的一支。但是,您敢保证大陆上没有遗留具有其血统的子孙吗?看样子我的灵魂与血肉经过几番轮回转世之後,具备了许多温克特的资质,像我这样的人类著实少见呢。」

    真是太会扯了,从口中说出的谎话就像天上的诸神那么多。

    「原来如此。因此就算身处於受到法力控制的土地上,仍然能使出魔族的魔术啊,还真令人羡慕呢。而且在面对冯古兰兹·阿达尔贝鲁特时你竟然豪不退缩,甚至挺身与他战斗,这样的勇气也让我十分佩服。阿达尔贝鲁特这个男人,可是轻轻松松打败所有通过国内严格预赛战士的顶尖好手喔,没想到你竟然可以把他攻击到无法战斗的地步,也因此……」

    贝拉鲁殿下看了一眼伟拉卿说:

    「让以剑术闻名的名门之後伟拉卿失去一个表现的机会呢。话说回来,你比赛前好像曾跟伟拉卿说了些什么对吧,因为我在上面听不到两位的谈话。你们是在商讨什么事情吗?还是说诺曼领主你以前曾在什么地方见过我的同胞孔拉德·伟拉呢?」

    「以前吗……」

    虽然我已下定决心不看他了,却又不经意跟伟拉卿四目交接。双手插在胸前的他正靠著倚背,脚上的军靴鞋尖则不规则地晃动,在半空中画著没有意义的图形。

    那家伙竟然问我们是否认识的白痴问题。我就告诉你吧,可恶的掌权老头。

    肯拉德跟我是……

    站在我左边的沃尔夫拉姆则掩著额头低首不语。他的脸色倒是平常自若,只是耳朵—片通红,可能是内心过於激动悲愤的关系吧。

    「只是……」

    戴著银色面具的诺曼·基尔彼特,紧咬牙根缓缓摇头。

    「我只是觉得好像在他国的阵营见过他,所以猜想他到贵国以前是否曾当过他国的士兵。」

    「是那样吗?」

    伟拉卿则是皮笑肉不笑地简短回答大西马隆的掌权者。

    「毕竟我从军有很久一段时间了。」

    「我看到他的时候……」

    紧紧握拳的指甲深深陷入的手掌中,而脖子上刚治愈好的伤口则受到跳动的血管压迫而紧绷著。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似乎在称呼贝拉鲁四世国王以外的人『陛下』。」

    「没错。」

    我呆呆地凝视交握在膝上的细长手指。蹲在本垒後方分析人心是我的工作,只可惜我是个半桶水的外行捕手,无法看透敌队全员的脑袋瓜在想什么,但好歹也该感受得到最亲近的人的想法才对啊。

    但如今,我再也触碰不到肯拉德了。

    「那是我不知不觉中的口头禅,虽然之前的君主总是吩咐我不要叫他陛下。」

    想不到之前的希望竟是以这种形式实现。

    「因此我也努力……不要那样称呼你。」

    村田一直往我这边看,可能是担心我会压抑不住而情绪爆发吧。沃尔夫拉姆则站在离我约半步远的距离,肩膀轻轻碰著我的左手。他那因为感情起伏而急遽上升的体温就这么传达过来。

    你们不必那么担心,我并没有忘记扮好诺曼·基尔彼特的角色。

    「好了,差不多该进入主题了。」

    只对真魔国这个假想敌有兴趣的贝拉鲁二世,完全没空顾及我们的感受就改变话题。可能是对夸奖自己国家以外的国家一事感到厌倦了吧?

    至於比赛後马上就被带到这儿的卡罗利亚队,每个队员都因为疲惫及饥饿交迫而几乎脚步不稳。我可能比其他两个人还好一些,至少我还吃过鱼,虽然它很小一尾。

    我好想吐,正确地说应该是很想哭。

    「你可能早就听说优胜者将能得到什么样的恩赐。我深具慈悲心的大西马隆将听取值得称赞之胜利者的愿望。只不过,各位乃卡罗利亚地区的代表,只能提出跟自己土地相关的愿望。你们已经得到共识了吗?」

    相信大部分的参赛者早在报名前就决定好自己的愿望了吧。敢大言不惭地说参加比赛的意义是重在过程而不在结果的人,大概也只有没被西马隆殖民的第三者吧。沃尔夫拉姆跟约札克虽是抱持正义感参加的第三者,但我的情况就显得稍微复杂些。

    因为我既身为真魔国的菜鸟魔王,但有时候又是卡罗钊亚的蒙面领主。现在我必须扛起已死去的诺曼·基尔彼特的职志,同时也不能做出有损魔族的选择。

    关於这次的大会,我们早在事前就决定好了。不仅要提升大家对卡罗利亚的认知度,也要让真魔国在这世上减少一项威胁。

    那就是进行夺取大西马隆拥有的,史上最凶最恶的终极武器「风止」的计划。

    我深深吸了口气,一面强忍头晕的不适,一面说出众人期待许久的台词。我很想快点结束这件事。可是当我仔细考虑之後,又很想说出释放伟拉卿的蠢话。

    既然他不是被迫待在那个场所,我的愿望就不可能实现。

    「我卡罗利亚代表的愿望就是,风……」

    「对了,我以前跟随的君主……」

    伟拉卿突然插话进来,硬是打断我的愿望。

    「可能是上苍保佑的关系,因此有幸得到强大的武器。」

    「是吗?它有多强大呢?」

    这段插曲是在演哪一出啊?

    贝拉鲁立刻被他的话题吸引。白浊的右眼恢复神采,浓密的胡须不断蠢动。连「风止」都已经是囊中物了,还想觊觎更强大的武器?

    人类的欲望果真是无穷无尽,根本无法平抚心中的不安。就算发表这么一段富有哲理的言词,也无法改变我自己就是欲望的总合体这件事实。

    长著白发及胡须的老殿下对伟拉卿的话题十分有兴趣。

    「它还拥有一旦启动就能消灭一个都市的力量呢。可惜只有限定的人物可以启动它,启动人物不对的话,它就只是一种恶心的金属而已。」

    「那还真是受限不少的武器呢,我看就算拥有它也派不上什么用场。这就像我们跟盒子的情况一样,要是能同时得到操纵盒子的『钥匙』就万事齐备了。」

    「原来如此。」

    「怎么了有……诺曼·基尔彼特?」

    沃尔夫拉姆不自然地用假冒的全名问我。由於他的外表实在太出色了,想要他融入被人类雇用的落难魔族佣兵角色或许太难为他了。

    「我终於了解肯拉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是因为他被洗脑的原因吗?」

    「不是的,因为他是『钥匙』,对西马隆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物。」

    贝拉鲁二世沈迷於进一步了解具有毁灭都市之破坏力的武器一事、至於破晾在一旁的我们便小声地商讨事情。

    「大西马隆已经从芙琳那儿得到『温克特之毒』了,他们之所以会攻击我们并害云特变成阿菊,是因为非常需要盒子的钥匙,不是吗?因此只要拥有肯拉德的左手,与能够操纵他意志的『温克特之毒』,盒子就能够在必要的时刻随时启动。」

    「这么说的话,你是认为孔拉德现在被『温克特之毒』操纵罗?不,我并不赞同这种说法。首先,能够操纵『温克特之毒』的,必须具有温克特家的血统。经过哥哥他的调查,已经掌握了所有温克特後裔的下落,他们并没有渡海到大陆。接下来是遭到毒害者的情况……中毒的人不可能像他那么活蹦乱跳的哦,毕竟我曾亲眼目睹雪云特的状况,也十分清楚雪跟阿菊的可怕。」

    「啊啊——对喔——」

    我突然想起呈假死状态的冯克莱斯特卿,背脊在刹那间凉了起来。虽然我不曾看过什么雪云持,但沃尔夫拉姆都讲成这样了,想必是相当可怕吧。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这辈子都不要见到。

    「他是以自己的意志站在这里的哟,至少在我看来是那样的。」

    村田一面用食指把眼镜往上推,一面用中规中矩的语气说道。当然,此时的他并没有戴眼镜,推眼镜已成为他长久以来的习惯。

    「除非伟拉卿自己同意,否则不管别人怎么劝他都不会回来吧。」

    可是为什么要让与真魔国敌对的西马隆有机会同时拥有盒子跟钥匙呢?

    你不是发过誓吗?在跟我同样是十六岁的那年,发誓自己往後的人生要以魔族的身分生活下去。

    「……看来还是得把盒子拿回来才行。如此一来……或许连肯拉德也……」

    「你可不要搞不清楚状况。」

    「咦?」

    只怕没有人此他更加了解我心情的沃尔夫拉姆正直盯著我看。他张开原本紧握的双手手指,用特别缓慢的速度交叉双手,然後稍微挺起背脊、站稳身子,以右脚脚尖对著伟拉卿。请不要嫌我罗嗦,但是你的腰真的没事吗?

    我频频把掌心的汗抹在大腿上,不然就是看著自己的鞋子。在借来的银色面具下,我丢脸地叹了口气。

    「我叫你不要搞不清楚状况。」

    「什么嘛,我哪有搞不清楚状况……」

    「你参加天下第一武斗会是为了亲手带回孔拉德吗?」

    「那是……」

    「虽然那件事我管不著,但是你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承诺吗?对那个臭屁的女人、那些在港口目送你的肮脏人们、追著你跌倒边哭泣边挥手向你道别,还流著鼻涕的不卫生小孩们,你不是曾答应他们什么事情吗?」

    「……我的确是做过承诺。」

    我答应他们即使赌上我的名誉,也要代表卡罗利亚跟大西马隆战斗。

    「然而结果却是换回失踪的孔拉德,你觉得这么做交代得过去吗?」

    「可是沃尔夫……」

    「其实我也跟你一样。」

    我们俩的心情当然是一样的。看到自己重要的哥哥竟然宁可随侍敌国的掌权者也不愿回过,想必心里一定很痛苦吧。要是可以的话,他也想利用胜利者的权利,尽一个当弟弟的义务,再怎么硬拖也要把他带回去。

    「但这不是我们的权利,而是你戴的那个怪面具的主人的权利。」

    不,正确说的话应该是生长在卡罗利亚,爱护卡罗利亚的人民的权利。

    「如果你夺取盒子的理由是为了肯拉德,那你就大错持错了。不要忘了这是谁的胜利,还有自己是谁这件事。」

    没错,既然我决定要扮演别人,那么在落幕以前都得完美诠释这个角色。诺曼·基尔彼特得到的荣耀,应该是属於卡罗利亚人民的。如果想要名誉,必须是为了国家;如果想要盒子,也必须是为了人民才行。

    这都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抬头挺胸回去见那天在港口送别的人们。

    「……但是我发誓效忠的国王却不打算保有那样的武器。」

    被特意强调的这段话,突然传进刚好抬头的我耳里。依旧跷著长腿的孔拉德以一副安抚小孩的表情继续说道:

    「还把算是引爆装置的某个重要部分交给部下,要他们任意丢弃哟!」

    「真是愚蠢!那个国王跟国家都应该遭到诅咒!」

    我不知不觉皱起眉头。

    真抱歉喔,我就是你口中的愚蠢国王啦。但是,应该被诅咒的人是你吧?不是有句俗话说「害人害己」吗?真希望那个没口德的老殿下,他国内宝物库里的东西全变成诅咒用品。

    「他这么做到底聪不聪明,虽然无法立见分晓……不过那也是年轻陛下的想法,我至今仍相信他做的是最好的选择。」

    当初擅自决定不把处於启动状态的「魔剑莫尔吉勃」带回去的人就是我。

    而肯拉德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去……」

    什么叫「至今仍相信」啊,那你干嘛还擅自渡海到其他国家?难不成你以前就能跟或许会跟自己挥剑相向的老人和和气气地抬杠?

    我举起疲倦的手,抚摸诺曼·基尔彼特的面具。我看不到自己戴起来的模样,因此靠手指、指甲跟手掌的触感来感觉那男人的面容长相。

    「……请听我说。」

    我用触觉代替视觉确认过死去的卡罗利亚领主的面貌,然後用尽力气大喊,把贝拉鲁二世的注意力拉回来。

    「请听我说!」

    「对了,你的愿望决定好了吗?」

    「决定好了哟,已经决定了,但不是有形的物品,是无法用手掌握的东西。」

    「咦?」

    当场只有感到意外的约札克如此反问,他一直以为我想要的是盒子。

    沃尔夫拉姆直盯著自己的兄弟看,我则是输人不输阵地地盯著胡子殿下看。村田虽然愣住了,不过还是略微开心地叹了口气,然后念念有词地说「我就知道会这样」。

    「我诺曼·基尔彼特,希望卡罗利亚能够独立并永远不受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