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遍地散落魔之星光点点 第九章
    从东尼尔逊到卡罗利亚的旅行进展的十分顺利。都加尔德的高速艇还是摇晃得很厉害,但已经没有去程时的晕船状况了。

    至于别说是坐船,就连出海都是第一次体验的孩子们,倒是在甲板上兴奋地到处乱跑,给船员跟周遭的大人造成很大的麻烦。

    他们是在前往比赛的路上遇见的神族孩子。我决定将被迫在大陆的荒野过著收容所生活的他们带离大西马隆。佛雷迪纵火烧燃收容所的那天晚上,我们不惜牺牲时间等待并行组,把孩子们托付给驾著牛车出现的都加尔德兄弟。

    我希望他们先带这些孩子回船上,并在我回去以前好好对待他们。我打算等大会结束后送他们到有神族居住的土地上。当我一提出这个建议,不多话的兄弟便点头表示遵命。

    大会结束后,当我们带著优胜纪念品回到船上时,高速艇已经成了孩子们的天下,面容憔悴的都加尔德兄弟满脸憔悴地说:

    「陛下,请饶了我们吧。」

    很抱歉,那可不行。

    把我们一行人载到基尔彼特港后,就得把他们送到遥远的土地去了。也就是说,我希望能送这群头发跟皮肤都是白色的孩子们到同族们居住的土地上。

    兄弟俩听我这么说完都悲伤地低下头,不过这也是海上男儿的坚持。他们决定暂时让男孩当常见习船员,让女孩学习烹煮海上男儿的料理。这么一来等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应该就会训练出皮肤黝黑又有健康气色的少年少女了。

    当高速艇进入基尔彼特港时,停泊的船只纷纷响起祝福的锣声。大概是因为听到卡罗利亚独立一事,于是前来锁定新的交易对象。

    其中也有真魔国的船只。

    沃尔夫从栏杆探出身子说:

    「是波尔特鲁的旗标!」

    原本表现得比我还安份的他,立刻破功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哥哥的船来了!」

    「咦,连古恩达的船也来了?在哪里在哪里?这次是什么可爱小动物的旗帜?」

    但是当我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却联想到恐怖的事实。如果连冯波尔特鲁卿都出动的话,真魔国的政务会变成什么样子?虽然我不太愿意承认,但真的是让那个人独自揽下来了?我再问一次,是那个人独自处理吗!?

    「那、那得快点回去。」

    可怕的画面充斥著我的脑袋,让我心情开始变糟。

    诺曼·基尔彼特正式在大西马隆猝死,因此扮演诺曼的我就无法当著众人的面公开下船。想起出发那天众人为我饯行的盛况,没想到回来时却得偷偷摸摸的。虽然觉得有些落寞,但这就是当影武者的命运,我自己也有尽本份完成任务的心理准备。

    塞兹莫亚舰长一听到我跟村田将搭乘他最自豪的「海之友」号时,便开心地做乘舰准备;没理由避人耳目的沃尔夫拉姆则前往迎接哥哥的波尔特鲁舰;达卡斯克斯跟平原组那群人臭味相投,他宣扬有老婆的生活是无价的,还公开讨好老婆用的秘密语录。认真战斗二十五年的甲身士兵,似乎满羡慕他有老婆的生活。

    在这里所谓的「平原组」,指的是山脉队长为首的那些士兵。他们选择芙琳·基尔彼特小姐的国家发展事业第二春;加上因为顺道便让他们搭乘「红色海星」,结果意外得到大好评。基本上他们都是陆军毕业生,因此好像是第一次利用海路,而且是以这么快的速度移动。

    基于感激的心意,他们就说要请我们吃他们自家部队的出名野营料理「水母锅」当做谢礼。原以为有机会体验异国文化美妙的交流,只可惜都加尔德高速艇的速度非常快,因此在他们完成料理以前就已抵达卡罗利亚了。因此船上的厨房只留下巨型汽油桶锅,关键的平原组则早已经上岸了。如果有机会品尝「水母锅」的话,届时一定会想起山脉队长跟小陶罐吧。

    我打算在人潮较少的时段上岸,因此独自留下参观船内。反正都走到厨房前了,心想「干脆参观一下巨型汽油桶锅吧」,于是便开门进去。比我先来的客人正靠在水槽望著水壶冒的热气发呆。

    感觉好像很无趣的样子。

    「村田!」

    他反射性地抬头,并松开原本交叉在胸前的手。

    「喔,原来是涩谷啊?」

    「什么『原来是涩谷』,你还没下船啊?」

    「嗯——?我觉得满麻烦的啦——」

    对我这个想下船却下不了船的家伙,你说「麻烦」是什么意思?这时候水壶沸腾,盖子开始发出声音,我突然好想吃泡面,明明知道这儿不可能有那种东西,我还是刻意在厨房找了一下。

    「不过这也难怪啦,毕竟这里是剑与魔法的世界,怎么可能有红狐狸跟绿狸猫(注:都是日本油豆腐泡面。红狐狸是关东版,酱油味较浓;绿狸猫是关西版,高汤较淡)呢~」

    「倒是有桃耳毒兔啦。」

    虽然他笑得很开心,不过心思似乎不在这里,可能是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吧。他在大杯子放进适量的茶叶,再直接注入开水。要是让云待看到这种泡红茶的方式,他铁定会昏倒的。

    「你在笑什么?」

    「什么?」

    村田把我的红茶放在流理台上,自己则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你露出正在想什么有趣的事情的表情哟!」

    「没有啦~我只是想说等你回到真魔国,一定会搞得上上下下鸡飞狗跳的。」

    「怎么说?」

    当初因为我的出现而惊慌失措的那些人,这次不晓得会多么困惑呢。尤其是黑发黑眼狂的云特,光是看到村田的模样就会晕倒了吧。

    「因为你是梦幻的大贤者哟。不是大闲著,是大贤者哦?大部分的人都把你当成梦幻生物,而你在这时候突然出现,他们铁定把你当神话大蛇而引起一片大骚动哟!」

    「你嘛帮帮忙,怎么把我形容成神话大蛇啊?至少要说是『比婆猿(注:传说出现在广岛县比婆郡山区像大猩猩的生物)』。它还能用两脚行走,比ASIMO(注:ァツモ,能以两脚行走的机器人)聪明多吧?」

    「你那种说法会让科学家哭死的哟。」

    当我把视线飘向室内的角落,看到传中的巨型汽油桶锅就摆在那儿。它的确是超大的,虽然直接摆在地上,高度却差不多到我胸部。于是我走过去摸它那又厚又滑的钢铁外表,并且往里面看。

    「哇塞——感觉好像五右卫门风吕(注:五右卫门是个劫富济贫的义贼,好像廖添丁一样,官府恨他入骨,最后还是不幸被捕,当年官府用煮饭的大铁锅活活把他烫死,民众为了纪念他而以漆器造了形似铁锅的浴缸,就名为五右卫门风吕)……咦,里面有放水耶。虽然没有加食材,不过这会不会就是那个『水母锅』的高汤啊?」

    「高汤——?高汤不是从水母提炼而来的吗?既然有这个机会,不妨来尝一下味道吧。」

    我巴在锅子边缘将身子往里面探,准备用手指捞里面的汤汁。手里端著红茶的村田也往里面看。

    「嗯——不~行……唔……唔……唔哈啾!」

    「怎么,你感冒了吗?要好好保重身体才行……怪——哉?」

    这个喷嚏呛得我鼻子好难过,眼泪不知不觉地冒了出来,我连忙压住鼻子及眼角。

    「我说涩谷,刚刚你的鼻子喷出很惊人的东西哦!?」

    我拼命张开痛得要命的眼睛,想不到,锅里竟然有一尾小鱼。根据体积大小,我好不容易想起那似乎是在西马隆喝下的金鱼。

    「哇塞,涩谷!这应该就是人体帮浦哟!这算不算那个至今仍没有接班人的国宝级传统艺术·梦幻的人体帮浦呢!?」

    「咿——……难怪我会这么痛——」

    而且还是从鼻子跑出来这是怎么……

    「……还只剩鱼骨头耶。」

    那不是废话吗?当初硬著头皮喝下金鱼,已经是十天前的事了呢,它当然会被消化,唯独没有从下面跟我SayGood-bye,这才是奇迹呢。当时我对无辜的红色观赏鱼真的做了很残酷的事情,天哪……

    「它在游泳哟!?」

    「真的假的?」

    金鱼虽然全身都是骨头,却在锅子里悠哉地游来游去,速度比它身上有肉的时候还要轻盈呢。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传统艺术,我的肠胃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该不会是……梦幻的鱼骨仔幼鱼!?」

    「那、那是什么啊?」

    「它们跟骨飞族及骨地族一样有类似的身体,是活生生的水栖种族哟!因为是难得一见的稀有存在,除了被称为『骨鱼仔』,还被当成是吉祥物呢!哎呀!这真是好兆头,看到它就觉得自己的骨头密度升高了,那可是光看到就能提升等级的加分角色哟。你还杵著做什么,涩谷!还不快点把它捞起来!它那么小一只,要是混在锅底什么地方,恐怕就再也没机会见到了哦!?」

    「什、什么?捞起来?」

    我连忙伸出右手想抓住游动的食物残渣,但是别说骨鱼了,我的手指根本就够不到水面,于是我运用翻墙的要领,跳上锅子边缘并用腰撑住。我用上半身就要冲进汽油桶里的姿势,指尖才好不容易碰到鱼的背鳍。

    「太好了,够……」

    我的手感到一阵刺痛,不一会儿整个世界便开始团团旋转。原本是天花板的地方变成在脚下,锅底则是逼近我的头顶,惨了,我就快摔进巨型汽油桶锅了。照这情形看来,我的头一定会直接撞上那层厚厚的钢铁。

    「村、村田!拉我一把,快拉我一把……噗呼!」

    我的上半身都浸在水里,海水不断流进我眼睛、鼻子、耳朵跟嘴巴。我还悠哉地想:「啊~原来这就是水母做成的高汤。」不过这是只锅子,照理说不会很深。村田应该有办法把我拉上去的……难不成……

    我明知道这一刻随时会降临,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而且也没想到地点居然不是海洋也不是湖泊,而是巨型汽油桶锅。甚至自己还练会人体帮浦这一招……咕噜咕噜。

    「涩谷——!」

    被往下吸而急速潜行,我的耳朵慢慢听不见村田的声音。这是我通行好几次的熟悉路线,所以没有露出任何惊慌失措的举止。这种时候就是要把自己放轻松,欣赏周遭的景色就好。此刻出现在一路往下潜的我眼前的,是悠哉游动的鱼骨。

    「没错——契机是骨鱼仔……」

    再来就是暌违许久的星际之旅。

    受到阳光长时间的照射,眼皮内侧像烫伤般地刺痛。

    我张开手脚呈大字形躺在地上,静静聆听海浪的声音。

    啊~是夏天,还有海洋。

    盛夏的阳光毫不留情地温暖我的胸部跟腹部,背部感受得到湿热的海砂。只不过晒得最痛的,是脸颊跟眼皮,此外的部分只有闷热不舒服的感觉。我虽然张开了眼睛,身体却没有呼吸,让下达命令的脑部快急死了。不过我的身体一向都不听使唤,就连指尖都没有动。

    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回来了。

    从远处听到村田自我嘲解地碎碎念,他讶异地笑著说:

    「我们回到见面前的地球罗,我们俩八字还真不合呢。」

    我想问他是在说谁、只可惜我既说不出话,也无法用手指写字。

    我的鼻子跟下巴被粗粗的手指抓住,还硬被上下拉开。我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什么——?」我的胸部就触碰到结实的肌肉……有肌肉……

    「哇啊——!」

    全身的神经突然被唤醒,毛细孔也冒出汗来。我用手用力推开趴在我身上、穿著游泳比赛用泳裤的青年。

    「涩谷SAFE!你好不容易安全上垒呢!」

    「喔——啊啊呀啊啊,真是好险呢——」

    亲切的救生员大哥哥抚著嘴巴,落寞地坐在旁边,照理说我应该先感谢他救了我,只是不知为何他的坐相怎么会双膝合并像个女生呢?他清了一下喉咙,开始对我们说教:

    「你们两个啊,不管感情再怎么好,如果连跑去救人的朋友也溺水,那就失去救人的意义罗。而且下海怎么穿那种服装呢?容易吸水变重的服装,可是会让手脚变得更不灵活哟!」

    「啊,是~」

    「下海时,无论男女都得穿著轻薄短小的比基尼,这是铁的原则,懂吗?是铁的原则哟!」

    我低头看著自己的身体,别说是比基尼了,我穿的根本就是冬季服装。湿渡渡的厚布变得十分沉重,害我连胸部都被束得紧紧的。

    因为累瘫而靠在岩石旁的村田健,悄悄询问救生员。

    「女人学生呢?」

    「你在说谁啊?喔~泳衣被流走的女孩?她们两个已经被我严厉骂过。因为她们非但跑到禁止游泳的场所游泳,还找民宿的打工人员收拾残局。我说要找警方将她们的证词做笔录,结果她们『咻』地一溜烟就跑掉了。」

    他那经过每年夏日阳光日晒的肌肤,从小麦色变成棕色,双手插腰像在炫耀自己锻练成倒三角形的体魄,下巴还绑了泳帽的绳子。

    「总之你们两个,在体力不胜负荷的时候进入海里是很危险的哟,千万不要忘了在沙滩休息的勇气。」

    「知~道了……」

    Mr.救恩人离开之后,我们俩暂时在沙滩上稍做休息。虽然很想跟对方说些什么,却因为抓不准时机而无法把话说下去。

    「真是两个无情的女人!」

    我们两个都坐著不动好一阵子,村田才终于坐过来我旁边。

    「亏我们还为了她们溺水呢。」

    「就是啊。」

    「涩谷。」

    在湿润的沙滩上抱膝而坐的村田话只说了一半。他在喊了好几次我的名字之后,终于简短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不是梦吧?」

    我沉默了整整七秒之后,带著抑制不住的笑容一起反问。

    「什么东西?你说骨鱼仔吗?」

    「……你这个白痴,当然不是指鱼骨头的事!」

    就在那个时候,划破天际的爆炸声在空中响起,一缕白烟袅袅上升。看来是纯粹享受暑假的年轻人兴起白天放烟火的念头。

    友人一面呻吟一面起身,硬是伸展全身疼痛的肌肉。

    「话说回来,涩谷,今晚有观光协会举办的烟火大会哟。」

    「去,反正我也只能留在民宿里洗碗盘,你一定打算去把女大学生对吧?」

    「才不呢——我帮你洗碗盘啦!早点把工作做完,我们再一起去观赏穿浴衣的美眉跟烟火吧。」

    虽然我们是差点溺死的二人组,不过心情却格外的好。

    「很好看哟——我会带你去几个秘密地点——那儿看起来可是星光点点哟,好不好?况且你也得趁婚约者不在的时候洗涤灵魂,好好增加MP(MAGICPOINT)才行!」

    「真是的,管你是秘密地点(SECRETSPOT)或是史巴克(注:星舰迷航记里的角色Mr.SPOCK)……你说什么?」

    「也是可以帮你介绍跟前女友同类型的啦——」

    他用湿漉漉的手肘轻轻撞我的侧腹。

    「你说住在哈密瓜面具室的淡金黄色美眉怎么样?」

    我真想揪住他的头发狠狠晃他个几下。

    我一直笑个不停,也好喜欢好喜欢这个朋友。

    有伙伴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也有知道此事的地球朋友。我可以不用再怀疑这是一场梦了。

    村田健的关白宣言

    「安安,我是又称村田的村田健,在累得要死首都为各位报导。今天担任助手的是刚刚失恋不久,心碎的涩谷有利。」

    「嗯——你——吵耶……我哪有失恋啊!我绝对没有因为失恋而增加仰卧起坐的次数哦~」

    「那不然是『梦破山河在』吗?」

    「也不是那样啦……况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倒是村田,你这次的标题怎么不是完结宣言,是关白宣言呢?你是不想让我先去睡吗——?」

    「涩谷你真讨厌~我可不是关白主义者(注:指大男人主义)哟!我要讲的不是那个意思的关白。反正国王统治的世界已经来临,我下定决心要活用过去的经验,担任关白(注:这里的关白是指日本古官名,辅佐天皇的大臣)这个职位,才做出新的宣言哟!」

    「咦,关白?我记得已经有摄政……算了,无所谓啦!」

    「什么!?有摄政大臣了!?嗯——既然这样,看来宫廷内又得掀起腥风血雨的争权夺利大战了呢。难得我已经发觉有关自己的新事实了,那我得跟现实战斗才行!」

    「随便你想怎么样啦,只是你说什么新事实,感觉有点怪怪的……不过无所谓啦……」

    「啊——我说涩谷~不要因为失恋就这样垂头丧气的嘛!你现在简直是明知道二人出局,还在打击区做出乱打的姿势,想当然尔就出局的表情。」

    「不是乱打,是短打啦!」

    「好吧~既然这样,我介绍一些美眉给你认识吧。俄罗斯娃娃室的西伯利亚魔女怎么样?马克思·列宁主义室的摩摩喳喳呢?」

    「拜托,不是有『魔』就可以好吗!?更何况摩摩喳喳又是什么?你介绍这什么怪东西啊?」

    「不是魔爪哦,既然有喳喳两个字,铁定是有夫之妇的三姑六婆。那不然这样吧,接下来试试看没有『魔』的怎么样?」

    「嗯?没有『魔』的?」

    「没错!在没有『魔』的场所做没有『魔』的事,跟没有『魔』的美眉交流。譬如说美国女星、加拿大自然美眉,旧金山中国城啦、山口家的阿努(注:日本70年代歌谣名)啦。」

    「阿努不是女的吧……不过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啦。」

    「没错!下次的标题虽然没有加『魔』,不过还是有微妙的『魔』意……对了涩谷,你不要以为中国城很好混喔?」

    后记

    大家好,我是乔林。

    至于我不但一点都不好,还满身疮痍呢。

    怎么样叫「满身疮痍」呢?所谓的「满身」,就是全身。

    从现在起我要写会让人痛的事情。就各种意义来说,就是「痛」。你不是爱讲人类怎么样怎么样,或是什么幼稚的话题吗,乔林?如果大家会那么认为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这是睽违许久的长篇后记,或许步调会整个失常呢。

    我常常在后记中描写自己生病的事情,可是世界上有许多人得了比我还要严重的病,每天都跟病魔奋战。那跟我这部「看了就想笑」的作品后记比起来,简直是大巫见小巫。如果我因为这根本不会影响日常生活的疾病而大呼小叫个没完,是否能够变成拖稿的理由呢?

    不过……我这次要说,我已经说了,不,请让我说吧。

    我的痔疮恶化了。

    KEK(基于一点小理由而去掉浊音点)说:「坐中间有个洞的座垫不就好了。」那种事我也知道,问题是要去哪儿买那样的座垫呢?(格雷罗风)(注:隶属WWE的摔角选手。)

    虽说是满身疮痍,不过我身上毫发未伤。

    倒是得了膀胱炎。

    KEK(今年都要去掉浊音点)说:「我这么冷淡似乎不太好……因为明知道你因为生病受苦,然而我还是得请你交稿,因为再不交稿的话事态会很严重哦。」那种事我也知道,问题是该怎么突破瓶颈啊——

    真希望ARUARU大事典不要老是报导「今天的主题是大蒜」,快点介绍「瓶颈」吧!这种状况绝对遇得上的,绝对。

    能说得出口(你说得出口!?)但不太丢脸的病名大概就是这个了,其实除了这个,我还有许多小伤或小毛病。像是我的眼睛有飞蚊症:因为太胖了心脏好像有些肥大;爱灌酒的我快把肝脏搞坏了;在电车踩到别人的……呕吐物不慎摔倒,因而撞到膝盖跟脚跟……正确描述的话,比较不像是跌倒,反而应该说当时我滑出罗密欧的姿势。我单脚跪在地上,双手还开得大大的。至于在场那些冷酷的都市通勤者,都很好心地视若无睹。喔~罗梅洛,为什么你是罗梅洛呢——(演独角戏)。

    虽然我用这种方式把自己的灾难描写出来,不过那还称不上很严重。正如我前面所说的,世上有很多人正在跟可怕的病魔缠斗呢。

    而且大多是可能致命的病症。

    当我忙著写上一集的《天魔》跟这本《地魔》的时候,我外公去世了。因为他是以远超过男性平均寿命的高龄往生的,所以我相信他会认为这段人生并没有白活。在外公那一代还曾经被徵召去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呢,不过他却从不曾对以我为首的这群孙子提起任何战场上的悲惨事情。然而却把因为自己揍长官而被送禁闭室、豢养当地的狗而变成狗老大,并唆使它们去咬看不顺眼的长官、在丛林被食人虎盯上而整晚在自己四周徘徊、奉命准备将校搭乘的高级车,结果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地让他们坐当地的灵车等等事情,当做自己人生体验的极小部分,然后像在讲什么有趣又好笑的冒险故事似地说给我们听。

    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应该是托外公的福。我正在研究该怎么活用自己脑子里得自外公的遗传基因。

    而且,在写上一部作品跟这部作品的时候,美国刚打完为「解放」伊拉克而空袭他们的战争。关于这个问题,每个人心中都自有独到见解,我并不打算在这里写什么偏颇的意见。

    只足阅读我这部作品的读者,有很多是国高中生,对这个世代的读者我倒是有个小小的愿望。就是现在我们可以透过报纸、电视等媒体,迅速得到各式所需的情报,像这次的战争还在电视上同步转播呢。我觉得这类情报大家必须积极收集,然后要有自己的意见与想法。不要因为某人这么说就反对或支持战争,要在脑中判断自己看过听过读过的东西,再提出自己的意见。而且不要只偏向某一方,最重要的是必须听取双方的主张,掌握双方的历史背景,并了解其宗教思想;要是能深入了解当地的生活状况、社会环境、政治系统就更好了,我并不赞成大家前往当地参加「人肉盾牌」等等活动。因为不熟悉战地的人就算去了也只是给周遭的人们(家人跟朋友,还有国家)添麻烦而已。反正我们有电视、有收音机、有报纸、有周刊还有网路,总之先待在这个国家就可以了。不要只吸收该国提供的情报,还要收集咀嚼过第三国或NGO(注:Non-GovernmentOrganization,非政府组织)、超国家组织等各种立场的意见、情报,再思考有关这次战争的种种。我觉得在日本这个国家生长的我们,应该做得到这点才对。

    ……我又写了超幼稚又丢脸的事情了,不过说到我自己的所做所为……哎呀~还不是跟平常一样吗~?就跟往常一样干了各种白痴事,也跟往常一样造成无聊的风波。其实,当有人说「你在写什么牛头不对马嘴的后记啊~」我手臂那一带就开始痒了起来。啊啊——我真是个白痴——!怎么办,是我不懂得恪守本份吗?《天魔》与《地魔》比过去加了更多「原来那个人有那~种秘密!」「这个人有这~种过去!?」的情节,不过我这时候才惊觉延续四集的「铁面贵妇人篇」……不对,是「卡罗利亚篇」终于在这集结束了。不、不是啦,其实我也是有那个想法。我这个人属于常常被配角吸引的类型,像这一篇的故事我也林林总总创造许多出乎意料又不错的角色,光是这点就让我很满足。尤其是这次的《地魔》,当ㄋ丫个人一出现,在编写故事的我还会在心里大叫「哥哥——!」呢。我真的很努力挣扎要摆脱瓶颈,虽然是没什么用啦。不过——ㄋ丫个人跟ㄗㄟ个人(加起来等于拿贼)还真是绝妙搭档呢。

    读者在信中非常担心的次男也终于复活了。仔细想想,他也不过才一集没出现而已……可是人客呀,我还「撒必思」帮他装上手臂了哟,觉得怎么样呢?请务必把你的意见告诉我哦。但教育官跟大哥的待遇就显得很差了……老实说我对画这集封面的松本手球小姐很过意不去,因为我蒙骗说他们会出场。手球小姐,对不起……我真的、真的有努力过了……(真的吗?)不过长男的声音,好像已经敲定是那个人了!这样我是否小有补偿呢……

    说到声音,应该有不少读者发现到《魔》将出版CD罗;唔~这是怎么回事,居然是超豪华卡司。到底BEANS编辑部发生了什么事?难、难不成想创造一次大规模的回忆……?内容预定是《今日魔》本篇,及特别加录的艾妮西娜的花絮。详情请参照夹页DM,不过连我跟KEK都不晓得还有印著真魔国徽章的胸章、揭发任谁都想知道(才怪)的那个阿菊的秘密,以及特别编写的豪华(照稿念)小册子等等。由于是书店无法处理的疯狂作品,所以只限定邮购贩售。发行日期是十月,预购截止日期是I东(缺字)的生日,八月二十九日,请透过网路或邮政划拨订购。呃——然后十月还有BEANS文库二周年记念祭,我猜文库应该会出新书……KEK(基于我个人精神卫生的理由,去掉浊音点……):「会出,应该是《魔》系列吧!」我:「嗯~经你这么一说,好像满有可能的。」KEK:「难道不是吗?」我:

    「经你这么一说,好像不是耶!」……到底是如何,至今还不确定,感觉乱不安的。

    杂志「TheBeans」第二弹好像预定在秋天发行。这个「好像」感觉事不关己似的,不过KEK(干脆这辈子都别加浊音点啦)倒是叫我写些东西。以下是KEK说的话→「是《魔》的特集,将有小说与相关报导的一连串波状攻击。」

    喔喔~用文字叙述感觉很顺畅嘛~实际去做才发现对写字速度慢又有败犬劣根性的我来

    就是大事一桩。天哪~好想要菜色多样的料理店……不对,是好想要运转快速的脑袋哦。我下半年也会把油门踩到底,希望能跟大家多见几面,我会张开双手等待各位的意见及感想。

    希望降临在我身上的不是雪花片片及星光点点,而是各位的意见。(编注:前述皆为日本版活动,台湾并未举办。)

    乔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