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目标乃是魔的海角天涯! 第二章
    我说小有,妈妈最近老是在想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稍微缺少费洛蒙啊?不是哆啦A梦也不是21卫门,是费洛蒙哟。听说只要拼命释放那种东西,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会有一大群女生主动倒贴喔?

    因此呢,为了让小有能有个受女生欢迎的人生,从今晚起妈妈要帮你做“增强费洛蒙餐”。不不不,不用向妈妈道谢啦[无论是减肥或复健,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就在于本人的意愿跟家人的协助啊!

    你看你看,今天晚上起妈妈已经准备好七种超级豪华增强费洛蒙定食哟。呃——首先是韭菜炒猪肝啦、牛杂锅啦、还有牛冑啦!

    ※※※※※

    “唔唔……老妈……那是大肠耶……”

    而且还混合了七种肠子,味道超恶的。与当时相同味道的空气传进我鼻腔的时候,我整个人马上醒了过来,清醒的效果好得惊人。

    “这是什么味道……咳咳咳!”

    我咳到连双眼内侧都感到刺痛!吸进的空气仿佛把肺部都污染了。一度清醒的意识几乎又快模糊过去。我忍住疼痛环顾四周,但因为四周太过漆黑。根本无法确认自

    己身在何处。

    刚刚我人还在朋友学校的校庆、十月底的游泳池里。晚秋的风虽然有些冷,但午后的天空很蓝,空气很清新。然而现在却是一片漆黑,还有令人不敢呼吸的臭味。世界已经改变了,宛如另一个世界。

    如此一来,答案只有一个。

    “我到了吗?”

    成功了吗?我终于回来了吗!?

    “太好了。我终于回来……好痛!”

    正当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后脑勺突然狠狠撞了一下.看来这儿的天花板很低喽。害我那原本就不多的脑细胞,因为刚刚的冲击而减少了百分之八十。

    这时候我突然觉得格外的寒冷,原来背部眼下半身都是湿的,而且还不是干净的水。是又稠又脏的液体。它还从我双脚之间慢慢流过,感觉乱不舒服的。一想到这臭味、污水跟狭窄的空间,我猜这里应该是下水道吧,也难怪会一片漆黑了。

    因此我仔细瞪大眼睛凝视,发现这儿也不完全是黑的.远远看得到一个光点,那应该是下水道的出口吧。只不过眼前有无数个小红点,正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围在我身边。

    难不成……是……老鼠?

    “哇——是蠢蠢欲动的老鼠乐园!”

    我脸部的表情自然而然地僵硬起来。我猜就算是浦安的梦幻王国(注:指位于千叶县浦安市的东京迪士尼乐园)也看不到这么多的老鼠吧?而且还不只是地面,连天花板附近都散布着红点,甚至还有长翅膀的家伙。

    总之,我得先让他们了解我没有抵抗的意思,于是就把双手举到脸的旁边。接着再站起来,并小心翼翼避免再次撞到头部。

    移动到异世界的星际之旅我多多少少已经习惯了就算落在多么怪异的地方我也能忍受。惟独这次实在太离谱了,落点居然是老鼠与蝙蝠栖息的恶臭下水道,这可是有史以来最惨的一次。我了解迷路时的铁则就是在原地等人来找你,这是最安全的做法。可是在这么糟的环境下,我实在无法乖乖蹲着等待。

    因为这里会有毒气,绝对会有的。只是我不确定那是叫甲烷(注:沼气)还是乙烷。要是在这里点火柴的话,想必会发生连人孔盖都掀起……不对,是整个炸飞的大爆炸吧。不行了,我现在连激励自己的冷笑话都想不起来,可见情况很严重。

    我一步步地往前进,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如果不想跟老鼠或蝙蝠玩耍,就得谨慎掌握好双方的距离。啊-要是这时候哆啦A梦在的话,就能够代替我被老鼠咬掉耳朵了(注:哆啦A梦是睡觉时被老鼠咬掉才没有耳朵的)。

    “救命哪,村田A梦……对了,村田呢!?’

    根据过去的经验,就算校长、训导主任与副校长在我出发的前一秒钟还眼我在一起,也不会卷入这边的世界.绝不会给各位正当人士造成困扰,正是星际之旅的法则。不过村田健不一样,他是如假包换的关系人,搞不好他跟“这个世界”的关系比我还要深呢。

    像前阵子他也被送了过来,因此被卷着漩涡的游泳池吞噬的可能性也很高。要是他还昏迷不醒的话.我不能丢下他自己跑出去。然而周围还是漆黑一片,只能靠手或脚来摸索了。

    “村田……你在吗?在的话就应一声吧。在就喊‘在’,不在就喊‘不在’。”

    “福——在——”

    我脚边立刻有奇怪的呻吟声发出来。

    “你、你刚刚是喊‘不在’吗?是。‘不在’吗!?回答得有精神一点啦!”

    “福——在——’

    我不知道‘福在——’到底算在还是不在。或许福不在而是春到了呢。

    “基本上听起来很像‘不在’,那我就当做不在单独行动吧?”

    ……不过我身为一个人是绝不能那么做的。

    “福在——”

    要说那个回应是说话声。不如说比较像吐气声。或许他的喉咙被毒气伤到了吧,于是我轻轻把右脚往前跨出去,趾尖处则触碰到温温的物体。我用姆指跟食指捏了一下,触感并不光滑反而有点黏呼呼的。

    在被周遭成群的红眼家伙牵制的情况下,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摸索着。

    是脚,是弯曲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