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目标乃是魔的海角天涯! 第三章
    会议确实在进行中。

    愚蠢的我一听到是圆桌会议。就立刻联想到妈妈最爱的那个故事,内容是亚瑟王与圆桌武士。话说回来,我记得国中的美术社有个家伙被称为“御宅岸”(注:日文的圆桌武士与御宅岸谐音)呢。

    我被安排在甜甜固形状的桌子中央,那些只在就职大典上打过招呼的魔族们全围坐在旁边。而且每当介绍到某人的时候,桌子就会转到那个位置让我眼他面对面。虽说是圆桌,我倒觉得比较像中华料理的旋转桌.只不过转的不是中央而是周围就是了。

    再继续转下去的话我铁定会晕到爆,感觉自己好像成了时钟的中心。而且只有我一个人在正中央,大家集中在我身上的视线刺得我好痛啊。

    “这、这是什么处罚游戏吗?’

    我双手摆在膝上紧握着。照理说我对旋转应该比较习惯了才对,但是我腋下正冒着冷汗。移动六十度而与我面对面的艾妮西娜小姐,正眯着她略微上扬的湛蓝色眼睛说:

    “陛下。您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被大魔动除臭机.臭臭不见君”那么一吸,就成了这颗SPP的玉米头了。”

    将人生赌在如何把魔术运用在日常生活的女人,总是实验实验再实验的冯卡贝尼可夫艾妮西娜,乃真魔国三大魔女之一,此时她露出足以与性感女王洁莉夫人并驾齐驱的微笑。

    “天哪,陛下您亲自试用过那台实验机啊?那我真是三生有幸,也请您务必协助我做使用心得的问卷调查统。对了,要不要一起试试看改良型的臭臭不见16君呢?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多谢你提供的免费试用。

    根据先前的介绍,围坐在圆桌旁的是十贵族,也就是十个地方的代表,或者说是国民全权委任的代理人们。

    来自波尔特鲁地方的是冯波尔特鲁卿古恩达,及来自克莱斯特地方的冯克莱斯特卿云特皆有出席。依序坐在他右边的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冯温克特卿、蜇居中的冯休匹兹梵谷族长代理人、担任冯比雷费鲁特家驻王城代表的沃尔夫拉姆、得到冯卡贝尼可夫卿登夏姆委任决定权的艾妮西娜都在场。在她旁边的是勉强让身体跟圆桌保持距离的拉德福特地方派来的军人。冯罗舒福尔卿、冯基连赫尔卿本人都有出席,不过名字我记不得了。我一次能记九个人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至于应该由冯古兰兹家的人坐的位置上,不知为何竟是一只大型的熊宝宝坐镇。是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不适当的发言?

    而上级以外的贵族们以及居重要职位者的座位,则是安排在圆桌外的墙边,其中还有几张熟面孔。我还看到有女性掺杂其中呢。

    保持敬畏态度的云特,清了一下喉咙之后便摊开浅绿色的纸说:

    “那么陛下,在开会前臣子先行朗读来自缺席者的通报。呃——恭喜陛下于本日召开御前会议,在此诚心敬祝第二十七代魔王陛下龙体安康、心想事成。臣子因故无法参与此次盛会,实在深表歉意。对于罪臣不克亲俯于陛下面前恳求饶恕,巨子深深为之气结。不慎于雨天时之厩房失足跌股,导致全身布满稻草马粪污物,更有甚者则惨遭马蹄袭身而不省人事…………呃.那个——以下省略。直接阅览下一段。在此诚心敬贺御前会议顺利召开,臣子与膝上之鸡衷心祈祝白组获胜。’

    艾妮西娜轻轻咋了一下舌。

    接着又朗读了几封信之后,应该是议长的云特突然宣布会议开始铜锣声声响彻全场的同吋,全体人员一齐起立。我连忙想跟着站起来。在那之前却听到刺耳的金属声.然后我的双手双腳就被固定在椅子上,而且耀眼的聚光灯还正好从我头顶照下来。

    “咦?什么啊!?”

    “万分抱歉,陛下。基于前魔王现任上王陛下逃亡的次数过于频繁……不,在中途退席之后就不见人影,因此从本次开始。我们决定采取此种措施。虽然会略感不适,但务必请您不要在意。”

    “我怎么可能不在意?一般人都会在意吧!”

    处在这种状态下,就算天花板掉金属盆下来我也躲不了!话说回来,洁莉夫人你怎么不好好开会啊!

    “顺便一提,此特殊的圆桌也是为了只朝某特定方位注视的前魔王陛下所改造而成的。如此一来,不管发言者美丑与否,陛下都得直视对方并听取意见。’

    “换句话说,洁莉夫人只顾着看帅哥喽……”

    不愧是爱的猎人,一但一锁定目标就绝不会让对方逃离视线。不过像这样手脚被困住,上头还有大灯照射的状态,根本就不像是在开内阁会议,反倒像是被警方侦询

    


    呢。山田,帮我拿碗猪排盖饭来吧!

    ※※※※※

    “此次还导入新方式,让全国各地都能够即时进行报导。陛下请看,这乃集合我魔族智慧与技术之大成的现场同步转播技术。好观赏席开门!”

    在迅速往上拉的帘幕后面,是墙壁被挖空后所露出的一片晴空。在石地板突出的一端上停着数不尽的鸽子.与飘浮在半空中的骨飞族军团。午后的阳光斜照着那些骸骨,可怕的景象有如地狱一般。

    “我就觉得有鸟的臭味,原来是……”

    “只要同时使用从民间公司挖角来的训练师所调教的御用飞鸽传书,以及骨飞族所具备的特殊传达讯息能力,就能够在同步的情况下进行双方的意见交换。换句话说,因为临时召开而来不及抵达现场的御前会议要员们,也能在所属地听取会议进行的情况,并且踊跃传达其意见!”

    ……VIVA飞鸽传书!BRAVO骨飞!

    虽然不晓得是什么原理,但据说骨飞族具备某种能传达讯息的能力。与其说是骨传导,不如说是骨电感应,献上来自理化实验室的爱。

    “应该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什么意见不需暗暗生闷气,大可直接在会议上发飙!”

    其他人都是一睑不千己事的表情,根本没把兴奋不已的云特放在眼里。惟独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小姐念念有词地说着:“利用我的魔动工具不就得了。”

    “如果还要扯下去的话,请到其他房间说吧,冯克莱斯特卿。我们可没什么时间可耗呢。”

    “从全国挑选出的鸽子….啊,算了……那么我们回到议题上吧”

    一直滔滔不绝讲个不停的云特这才终于坐了下来,好不容易会议正式开始。

    最初几个报告是有关农产品的关税啦、对邻国的援助预算啦等等,都是些以我的知识无法处理的事件,所以我的回答一律都是“妥善处理”。这句话跟“全权交由冯波尔特鲁卿及负责人发落”是同样的意思,只见长男眉间的皱纹又更深了。

    好不容易等到云特将好几份文件卷了起来,然后用不同的语气宣布进入一下一个议题。

    “那么,接下来开始说明本次会议最重要的事项,乃是有关小西马隆的急进外交下身一事。”

    “小西马隆的外交政策?’

    双手双脚被固定在椅子上的我,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呈现出紧绷状态。原来如此,这就是古恩达说的“十万火急的要事”啊。

    大小西马隆是两个以强大军事力量统治的附近大陆国家。在大约二十年前魔族与人类的战爭中,人类这方最强的势力就是西马隆军。

    对这个世界的地理与历史仍嫌生疏的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我曾实际去过当地。不仅在大西马隆曾遭遇可怕的灾难,在小西马隆的时候更是凄惨。最初的导火线是小西马隆领地卡罗利亚的显贵人物铁面贵妇人关琳.基尔彼特从宅邸的地下室拿出温克特之毒………

    后釆还发生了不少事情,那些家伙甚至还擅自破坏一部的大陆。那都要怪他们用错误的钥匙打开了号称最凶最恶之终极武器的盒子。当时我们被卷入那场公开的实验计划,还被迫面对盒子的威胁。不过我觉得自己还真是命大,因为那危险的情况简直就不下于九死一生特别节目的体验.

    总之,不论大小西马隆,抱持永世和平主义的我对两者都没什么好印象。更何况是从战火中熬过来的魔族们.他们的心境应该比我复杂个好几倍吧。

    “根据我国的谍报机关及可信赖的情报来源!我们得知小西马隆最近将采取急进的外交政策。以真魔国的立场来说,一定要设法阻止这项政策,并维持双方的国力均衡。”

    “等一下,为什么我们要插手干涉其他国家的外交呢?虽然我对西马隆感到很头痛,不过这么做不就等于千涉他国內政吗?”

    “事情能在不插手干涉的情况下解决当然最好,因为我们也不想跟人类扯上任何关系。”

    冯波尔特鲁卿把手肘撑在桌面,细长的手指则在脸的正前方交叉在一块。

    “但是这次的状况实在太突然了。如果他们的政策成功的话,将成为我国有史以来的最大威胁。因此就算必须大动作干涉他国内政,也一定要让小西马隆停止这样的政策。”

    “那、那到底是多可怕的政策啊?”

    在我这个世界史超烂的高中生脑袋里,提到可怕的国际情势大概只会连想到两个吧就是希特勒或希特勒或希特勒…只有一个啦。不,是一个人可以抵三个。

    稍微清了一下喉咙之后,云特说道:

    “小西马隆似乎打算跟圣砂国恢复邦交。”

    啊?

    “他们打算跟那个维持锁国状态长达二干多年的圣砂国进行积极的交流。”

    啥?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小西马隆想眼圣砂国联手?’

    “真教人无法相信,还真是世风日下阿。”

    “诸卿们,你们还在考虑什么啊?现在我等魔族应该聚集所有刀量,叫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我们不能再任由人类宰割了!”

    “圣砂国的特产是七色沪芋,真希望能在死前吃一次看看呢~”

    室内充满了吵杂声,除了我以外的魔族都无法隐藏内心的动摇。话说回来,圣砂国是什么地方啊?

    在训练师的指示下,专门用来飞鸽传书的鸽子在着啪沙啪沙的激烈振翅声中一同飞起;慢了一步的骨飞族则在喀挞咯哒的凄惨骨头抡动声中紧迫在后。加油哦,骨飞。

    我一面发出它们绝对感应不到的加油声,一面战战兢兢地插嘴间:

    “请问——”

    “是的,陛下。”

    “恢复邦交到底有什么不对?”

    “什么!?陛下!?”

    超级美形男露出惊愕的表情。

    “他们不过是要眼过去没什么往来的国家进行积极的交流嘛!就世界观来看,这不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吗?而且还能促进文化跟经济的进步。像日本要是一直采取锁国政策的话,搞不好我头上到现在还结着发髻呢。”

    “你果真是个窝囊废耶!”

    “唔!”

    冯比雷费鲁特卿的美少年声音打断了对外交问题完全不了的门外外汉所提出的低级问题,而且那是一种打从心底惊讶到极点的语气。

    “如果用你成长的世界使用的语言来形容,你真是个彻彻底底的窝囊废KING呢!”

    “别这样啦,沃尔夫!千嘛当着众人的面不断骂我窝囊废。还有,别学一些有的没有的英文啦!”

    你那句话的意思到底是“虽然是窝囊废,好歹也是个国王”呢?还是在骂我是“Kingof窩囊废”呢?

    “你知道圣砂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吗?”

    不知道。说到加上“圣”这个单字的事物,我只知道饭店抽屉里必摆的圣经。可能是我说话结结巴巴的样子露了馅吧,前王子殿下的表情变得更严肃了。

    “就趁这个机会告诉你吧。’

    沃尔夫拉姆指着摊开的地图。

    “你看仔细,这儿是真魔国,然后这片大陆是大小西马隆,这条线的内侧……’

    他喘了口气之后又继续不悦地说:

    “是西马隆领地。’

    “这么大!?”

    我把手摆在看似蜂蜜蛋糕包装纸的地图上。手指延着点线,触摸位于内侧的岛屿及大陆,记载着国名的文字便直接传达至我脑子里。

    “……凡达韦亚也隶属于西马隆领地啊……对了,希斯克莱夫先生的领土也在同一块大陆,不过他也很努力在统治呢。真的好大哦。”

    “然后圣砂国,是在这里。”

    他抓着我的右手来到摊开的地图下方,沃尔夫拉姆知道我不习惯阅读文字。标记着圣砂国的菱形土地如果以地球的说法来形容的话,算是位在相当南方的位置。大概在距离南极大陆的不远处。说它是岛屿又太大,但是比起两西马隆所在的大陆又显得狭小。假设真魔国的面积是一的话,那它大概有二点五至二点八倍左右。

    用食指跟姆指顺着陆地的形状描过之后,我发现虽然地图有简略,不过其他土地都是用棕色或绿色来区分,唯独我手指底下那块四角形大地只画出轮廓而已。看不见山脉、平原或河川,整片都是空白

    “是因为地形十分平坦又光滑吗………’

    ‘因为地形处于不明状态。”

    拼命教育我的云特一下子就否定了我的说法。

    “圣砂国正如之前所说的,维持了二干多年的锁国状态。因此别说是圣砂国的现状了,就连地形跟气候都无法得知,我们可说是一点情报都没有。而少数被允许可与该国交易的商人们也只能进入某些规定的港口。听说他们有座人工小岛,而且还遭到严密的监视无法擅自离开呢。”

    “就像长崎的出岛(注:17世纪日本锁国时代设有荷兰洋行,与国外交流的唯一窗口,是个人工岛)吗?还是像葡萄牙?”

    话题越来越像长崎蛋糕……不对,是渐渐连普通高中生都听得懂的内容了。

    “而且为了避免泄漏情报,因此不管是地图或书籍都是严厉禁止输出的物品。其中还有人遭到怀疑而被拷问呢。”

    “………那就是西伯特事件(注:西元1828年,隶属于荷兰洋行的医师西伯特在回国时被发现行李藏有禁止携带出国的日本地图,因此遭到日本幕府驱逐出国并禁止再次入境)喽。”

    “是啊,好像遭到非常严厉的指责(注:日文中的指责与西伯特谐音)呢。”

    “怎么,有利?你也是遭到指责就会胡说八道吗?

    误会,真是天大的误会啊!

    “总之,这就是没有人知道圣砂国实际状态的原因?不过二千多年都维持锁国状态也实在太厉害了吧。在地球的话算是从基督教创始以前就处于锁国状态耶!光是听到就快晕倒了。而如今他那封闭的大门将因为小西马隆而敞开!我这么说没错吧?”

    “了不起,陛下!啊——陛下您的聪颖智慧总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

    我把右手从地图上移开,摸着自己那头乱翘的头发。

    “恢复邦交,不是一件好事吗……’

    “陛下,关于这点……’

    在一旁似乎忍了很久的冯波尔特鲁卿,用着极为客气的词汇说道。至于在场的其他人可能是看在我是国王的份上而不好意思打断我的话。

    “我们魔族现在眼西马隆的关系十分紧张,这点陛下您想必明白吧?”

    ‘这我知道………干嘛啦古恩,一听到你用那种敬语,会害我坐立难安耶!”

    “那么您明白与真魔国敌对的国家若企图增强国力是多危险的事情吗?我们无法掌握圣砂国有多少资源与兵力。但是基于对方是占地辽阔的国家,应该可以预測结盟后伴随而来的兵力。一旦小西马隆眼那个国家结盟,并合并双方印兵力……虽然我也不愿意,但我不得不说”

    眉间的皱纹又加深的古恩达在胸前交叉着双手。

    “凭我国的战力是无法对抗的。”

    室内立刻引起一阵小骚动,还有几个人发出叹息。其他几个人愤慨地敲着桌子,剩下的则默默凝视天花板。只有一个人嗤之以鼻地笑着。

    “你说这句话有什么依据吗?”

    栽正在好奇是谁可以这么镇定,原来是对紧急情况早就习以为常的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女士。跟实验中的意外相比,这类告白的冲击应该算不了什么吧。

    “这是根据值得信赖的情报线………”

    “你所谓的情报线是什么线?是电线?路线?还是煮起来美味可口的面线?亦或是你们自豪的,凭脸蛋跟肌肉选出的‘怦然心跳!女宾止步的情报部部员也有泄漏情报的时候’呢?’

    “唔….情报部不是光靠睑蛋眼肌肉,他们都是经过严格的条件选拔出来的!”

    “少盖了!既然这样,为什么那些情报员全都是光有长相却没有能力的男人呢?而除此之外的组员就只剩负责传令的骨飞族?’

    原来如此,果真就跟电影演的一样,脸蛋才是情报员的生命。这样感觉好像女儿节摆设的娃娃哦。

    艾妮西娜踢开椅子站了起来,头略仰并将下巴微微扬起。虽然她个子娇小,魄力却不输给古恩达。

    “那么我请教你,带回这个情报的情报员是怎么报告的呢?他说小西马隆将采取急进外交政策,目的是要跟圣砂国恢复邦交吗?他是那么说的吗?说啊,他是那么报告的吗?”

    她说话的方式咄咄逼人,态度又很强硬。但就因为她充满自信的关系,很容易让意志力不坚定的人向她认输投降。此时不禁让我想抱住她的双腳说:“喔喔喔~老大,或者应该称你是大姐头,我愿意跟随在你左右。”她是那种选举的时候一定会获得中间选票的类型。

    “聚集在这里的各位都知道,圣砂国与诸国停止往来是在二千多年前。那个时代还没有西马隆的存在。换句话说,对前者而言,后者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外界新势力.就像是前几天才形成的疮痂,或是刚生出来的泥鳅或小鸡一样哟。然而现在却说什么要‘恢复’邦交,就用词来说根本就是错误的。各位觉得小西马隆在这样的情势下提出建交的要求,圣砂国有那么简单点头答应吗?你觉得呢,冯波尔特鲁卿?浪费将近一百三十年的岁月成长的你,觉得自己有可能跟刚出生的小宝宝交朋友吗?你会用对等的立场投以友好的拥抱,发誓要跟他一起共存亡吗?啊,如果是你或许会碍于情面而那么做吧。不过在那种情况下会轻易紧抱他的,大概也只有非常喜欢弱小动物的你了,只要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都不可能真心眼小婴儿交朋友的。”

    古恩达在桌上交叉的手指稍微抽动了一下。我觉得好像听到他心里在呐喊:“既然这样,一开始就不要拿我当例子!”

    艾妮西娜两手插腰,用游刃有余的口吻继续发言。目前室内有四成的人都是红色恶魔的俘虏。

    “就算他们愿意往来,也不可能听从人类的愿望而将兵力借调给小西马隆吧?各位听清楚了.是‘那个’圣砂国哟?你们认为连跟邻国往来都嫌麻烦的圣砂国有可能特地派遣工兵跨海打仗吗?就我的判断来看,机率大约是一根头发那么小的程度。是修道院和尚的一根头发,也就是没剃光的那一根!然而大家却随着这么低的数字起舞,害怕遭受威胁或战爭而吵得沸沸扬扬的,根本就是愚蠢的行为。真是的,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才会这么不中用!’

    她的最后一句话让在场几个人低头不语,看来他们应该就是她所谓“不中用”的人吧。

    “…艾妮西娜小姐果真、有两三下呢……”

    但是我却下了“如果想保住小命就不要惹她”的至高无上命令。虽然高高绑着红色马尾的她,看起来并不像是坏人。

    ‘我们有必要为了有如漏剃的头发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而动摇,抱着头说这个国家已经完蛋了吗?与其大家耍在一起哀声叹气,何不先派遣在座某位人士实际前往当地确认情报真伪呢?万一圣砂国真的跟小西马隆建立正式邦交,并提出跟兵力有关的无理要求,届时我们再尽全力阻止不就得了?只不过是一根头发的机率哟!只要把没剃光的头发剃掉就没事了!”

    “拜托不要再说什么没剃光毛发的事情了啦”

    云特不知为何开始啜泣,可能是想起什么痛苦的回忆吧。

    ’原来如此。冯卡贝尼可夫卿所说甚是,陛下您意下如何呢?”

    好不容易停止手指动作的古恩达临时丟这个问题给我。害我发出奇怪的声音说:

    “请、请妥善处理。”

    “很好,那么其他人呢?”

    在场没有人反对。俨然是议长的古恩达看似不悦的蓝眼睛一度往下看,但又立刻恢复成平日模样,用令人销魂的低沉声音向全体宣告:

    “问题是要派谁去?大家都知道我国与小西马隆的关系紧张。基于现状的考量,绝对不能轻易率兵前往,以免刺激到对方,只能够带着最低限度的护卫人员,所以如果随行的是擅长护卫的武官就可以安心多了。既然是以我国特使的身分进行官方访问,就必须派遣地位相当的人前往才行。否则,不仅会被对方瞧不起,根本就等于制造机会让他们趁虚而入。因此必须慎重选择,一定要慎重行事。如果有人志愿前往的话就请默默举手,老师不会生气的,就像这样闭着眼睛。”

    “古恩达,你应该知道谁是最佳人选……”

    只是还没等到云特说完话,在场所有人全都举手了。各位不愧是统治真魔国的顶尖集团。原本也想举手的我,此刻的右手腕痛得要命。我都忘了自己的手被固定住的事了。

    “全部都志愿前往啊?”

    连自己都把手举高到脸旁的冯波尔特鲁卿,眉头又皱得更紧了。他环顾所有出席者之后,把视线停在艾妮西娜小姐身上。

    “我希望冯卡贝尼可夫卿能自动退出。你一定会破坏小西马隆并引来无谓的混乱不、不是啦,你不是还有管理发酵中毒物品质的重要工作吗?还有沃尔夫拉姆,你也是。”

    “为什么,哥哥!?我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安全,而且我还有前魔王陛下的血统。就地位来说是最适合不过了吧?而且我比任何人都具备武官应有的精神与爱国心。请务必让我……”

    “那么一但你把事情搞砸的话。有不惜撕裂肚脐赎罪的心理准备吗?”

    哇,光是想像就让人脸色发白,咿——好像比切腹还痛呢。

    “如果在这里获得众人同意并担负前往小西马隆的任务,那就等于奉了王命;也是基于魔王陛下之名以真魔国全权代表的身份受到派遣。即使因为小事而失败,这责任不仅在你,也是魔王的,甚至是国家的。不是后悔或低头赔罪就能了事的,你已经有不惜用性命担负起责任的决心了吗?”

    沃尔夫拉姆紧咬着形状美丽的嘴唇,但是又立刻拽紧双拳抬起头。虽然他是外表柔弱的美少年,但却是个热血满腔的男子。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

    “打从向王发誓效忠的那一天起,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此刻长兄的表情变得更加痛苦。这也难怪,对古恩达来说他可是捧在手心疼爱的么弟,不可能让他前往危险的土地。不过在那之前我倒是先被冯比雷费鲁特卿的话打败了。现在这个易怒又任性的天使美少年做的决定可是攸关到自身性命,还说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他说“打从向王发誓效忠的那一天起”。

    那个国王是谁?

    我无意识地咽下口水。不灵活的舌头顶在上颚,嘴巴顿时变得干渴。

    是我哟!

    沃尔夫在说有关我眼他的事情。

    我的舌头变得不太灵活,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默不作声。这是国王应该面对的问题。既然我的确是真魔国的国王,这就是我必须要亲眼确认的事实。由于我的手被固定住而无法举起来,于是我用拼命大喊的方式吸引众人的注意。

    ‘我我我我——!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

    糟了,我的声音怎么变得像女高音那么尖锐。

    “我直接去小西马隆……”

    “不行!”

    “绝对不行!”

    立刻就遭到反驳,而且还带有左右立体声的效果。

    “为什么嘛!这不是攸关国家存续的重大问题?既然这样我更应该直接去探探实情才对,视察敌情也算重要的工作不是吗?”

    “你才刚刚从小西马隆死里逃生耶!对我们魔族而言,西马隆是多么危险的土地,你历经过那么多事情还不了解吗?”

    “什么嘛,沃尔夫,不要因为你不能去就闹别扭啦!况且这次是以国家代表的身分正式访问不是吗?既然如.此,对方一定会把我们当成贵宾慎重招待的。好歹我也看过这类的新闻,知道国家级的贵宾会有什么样的待遇!’

    “国家级的贵宾?你说西马隆那些家伙会把我们当国家级贵宾招待?’

    美少年刻意拉高语调,以美式风格耸肩说:

    “对那些家伙而言,我们是这世上唯一让他们吃过败仗的敌国哦。那是经过了二十年也不会改变的事实,他们怎么可能会把自己恨得牙痒痒的敌人当贵宾招待?”

    “……但那不正是成人之间应对进退的方式吗?’

    就算感情交恶……不,就算是在战争中也要慎重迎接前来交涉的使者。所谓的国际社会不就是那样吗?纵使信心已经有点动摇了,我仍拼命说服自己。

    “天真。你实在太天真了,有……’

    真魔国史上第一次双向虚拟实境转播的卫星鸽子部队负责人,正紧张地拉开嗓门,打断了沃尔夫拉姆的话。

    “报告!刚刚收到未能前来参与盛会的大人回信。现在就念给大家听:‘咦——?圣砂国是在什么地方啊?不过跟鸽子比起来,我比较喜欢鸡耶~~”……这是冯卡贝尼可夫卿登夏姆阁下的发言。”

    太慢了吧,而且毫无内容可言。

    “接着是来自拉德福特地区….什么?飞行中的梓二号被鹰狗袭击之后下落不明!?怎么会有这种事…很遗憾鸽子死掉了。”

    深受打击的训练师垂着肩膀。仿佛在说这下子鸽子又没能派上用场了,那么骨飞族怎么样呢?

    “‘说到圣砂国就让人联想到南方的白色大地,听说那里是神的力量遍及的工地。对了老公,今天的菜色是熟透的茄子哟……’这就是里面的内容…咿,熟透的茄子!?居然敢吃那么可怕的东西,他们到底是一对什么样的夫妻啊?”

    虽然我比较在意的是用茄子当菜肴的惨状,不过这套传话游戏看来是失败了。控制会议进行的古恩达,手指又开始急躁地动起来。可能是对于没有结论的会议感到不耐烦吧。

    “既然这样,那我……”

    “那不行啦——古恩一但离开王城,谁要负责处理政治经济问题呢?”

    他瞪着我,暗示“那可是你的工作喔”,但是就实际状况而言,统治的基本要件就是要让人才适得其所。如果把一切事务全交给毫无才能的国王处理,那国家肯定过没多久就会天翻地覆。正因为他在长相、头脑、脚长都胜过我,而且知识跟经验都很丰富,才能让我这个粗心大意的家伙安心当国王。很抱歉让他眉间的皱纹又加深了,不过除了让冯波尔特鲁卿再多费心一点,实在也没有其他办法。

    不过……现在我偶尔会回想起,基本上这个安排是古恩达自己所希望的。照理说在令人怀念的加冕仪式当天。他应该就知道会是自己统治国家吧。只不过他计算错误的是,我并非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国王。

    能者多劳的长兄一面拨开额前的头发一面说:

    “总之,陛下限冯比雷费鲁特卿、冯卡贝尼可夫卿都不能去。如果有人能代为处理诸多杂务的话,我很希望自己能亲自前往。冯温克特卿一日篱开这块土地就会有危险,因此我推选次要人选冯罗舒福尔卿……”

    “我去。”

    这逼不得已脱口而出的发言,让在场的人士刹时说不出话。毕竟他可是众人意想不到的人物。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奉陛下的命令前往那个国家。”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冯克莱斯特卿云特直盯着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