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目标乃是魔的海角天涯! 第六章
    得知巡视官们没说什么话就离开的理由之后,冯克莱斯特卿开始呜呜呜地放声大哭。他咬着丝质手帕的一角。紫罗兰色的眼睛则哗啦啦地落下泪珠。

    “想不到陛下也误会我,这对我来说有如世界末日降临一一”

    “不要这么伤心啦,云特,我并没有误会。好了,把鼻水擦一擦。被发现喜欢肌肉男有什么关系嘛?像我就很尊敬肌肉男,每天都在锻链自己希望能多长点肌肉。啊好了好了,把眼泪擦擦。”

    “陛下?在练肌肉?”

    他停顿了一会儿,可能在想像把我的脸接在阿达尔贝鲁特的身体的样子吧。

    “请您、请您重新考虑一下吧。陛下您这样就很完美

    对成长中的十几岁男生来说,这种话是很失礼的。况且我计划让身高多长一些。也预定让体重再增加个三成。胸毛也列入选择性项目考虑中。总之我要设法让自己的外表变得更有男子气慨。

    不过被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事一搅和,剛好让云特忘了问我偷渡的理由。我不知道世上怎么有这么幸运的事。

    泽塔和兹夏就换到全权特使的房间,并拜托达卡斯克斯跟塞兹莫亚照顾他们。因为就快要登陆小西马隆了。只要一抵达。我跟云特、沃尔夫拉姆就要离开“海上朋友号”了。虽然我很想去救杰森跟佛莱迪,但又非得完成当初来这里的目的不可。毕竟我们是为了确认小西马隆的急进外交政策之真伪才来的,如果是事实就要设法阻止,那也是我们从真魔国远渡重洋的目的。

    我们也根据那封血书的内容得知新的事实。虽然知性者.冯克莱斯特卿也无法翻译圣砂国的语言。但那封信却是用幼稚园小朋友程度的共通语文字眼文法写的。只要经过头脑清晰者冷静解读的话,应该会发现到更多隐藏的暗示。

    “就是这里。贝尼……好不容易才看出来是贝尼拉。因为我们的语言并没有那样的动词.应该是什么专有名词吧?不是地名就是人名。如此一来这个‘救’也不是指救助写这封信的本人,而是叫‘贝尼拉’的场所或人物。至于害陛下闷闷不乐的双胞胎,可能有什么比自己的性命还要担心的事物吧。”

    虽然只是一时的安慰,不过云特的话倒让我安心一点。那表示她们现在起码还有多余的精力去担心别人。

    “她们应该是想拯救这个叫贝尼拉的地方或城市吧?如果是饥荒或旱灾,倒还有办法援助。如果是未知的疫情就困难了……”

    我们试着询问泽塔跟兹夏两姐弟贝尼拉是什么,只司惜双方正如预期般地无法沟通。我还挑战利用笨拙的手势跟难看的图画跟他们说明,却只是害他们吓一跳而巳。撇开我不说,就连艺术家沃尔夫拉姆都失去自信,在一旁抱膝闹别扭。

    “这个乱七八糟的拼法大概是‘希望’吧?唔——不仅左右完全相反.还多了一杠。身为教育者。实在很难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呢。”

    “因为没有写信的习惯吧!”

    如果是在半年前,感到讶异的应该不是云特而是我吧。

    在日本生活了十六年的我,铁定无法想像有人不会写字。对我们来说不仅要学会平假名跟片假名,还有汉字及英文字母,甚至懂得简单的英语都是应尽的义务。能够用数国语言打招呼或说出料理名。都算是最基本的。不过世上居然有人没机会学习文学,也被禁止学会语言。眼前这封信就是最好的例子。

    杰森跟佛莱迪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现在又过着怎样的生活?这些都无从得知。唯一可确定的事情就是,她们俩在向魔族求救。

    我不想背叛她们,也不想破坏约定。

    等跟小西马隆的统治者或当局会谈之后,再视情况跟圣砂国接触吧。届时不仅能利用那个契机寻找双胞胎的下落,还能得到有关贝尼拉这块土地的情报呢。

    ※※※※※

    当我们抵达大半土地属于大小西马隆统治的大陆时,已经经过了六个晚上。

    以前会踏上这块土地是因为机缘巧合的关系,但这次并不一样。这次是基于自己的意志,不惜用偷渡的方式前来的。

    上次的出发地点是基尔彼特商港,接着穿过卡罗利亚,然后沿着隆卡巴河北上。但这次乃是以真魔国全权特使的身份正式访问.因此我们被引进萨拉列基纪念军港.

    因为事前曾利用“红鸽新型彗星传书”送达书面通知.因此当地政府也已答应让我们上岸。“红鸽新型彗星传书’比一般的飞鸽传书快了三倍,但也会发生忘了自己的身份而混入其他团体这种微乎其微的意外,而且乌儿们并不会把那种意外当成是年轻不懂事所犯的错。对顾客来说,在使用上虽然造成不便,不过基于其快速的理由而不得不选择使用,还真是左右为难哪!

    幸亏红鸽平安达成目的,“海上朋友号’也顺利入港。这儿跟基尔彼特商港截然不同,视线内没有任何一艘华丽的船只。所有停靠在港内的大型舰,每一艘都是武装过的战舰。

    萨拉列基纪念军港。

    那个名称我很耳熟。那是正宗推剪马尾的耐杰尔.怀兹.绝对不会死,马奇辛怀抱着敬畏的态度所呼喊的主君名字。想不到他把自己的名字用在设施上。照理说君王还活着的时候不太会做这种行为。如果对自己的政绩没什么自信,我还真不敢要求要挂上自己的名字。譬如说涩谷有利纪念体育馆、涩谷有利棒球博物馆等等。

    感觉更不自在。

    把所有东西都写上自己的名字,简直就和幼稚园的小朋友一样嘛。

    “怎么了有利?面对敌人开始兴奋得发抖了吗?这也难怪,毕竟在二十年前那场大战中,小西马隆可是让我们魔族吃尽苦头的对手呢!一回想起当时的模样。连我都开始激动得血脉责张。这次绝对要跟他们一决雌雄!”

    沃尔夫拉姆激昂地说出自己就要被艾妮西娜小姐当实验品时会说的台词,而“奉王命被指派为全权特使”的冯克莱斯特卿则对他做出这样的叮咛:

    “你在说什么啊,沃尔夫拉姆?照理说你应该留在船上的,只是因为我们在首都的警备薄弱,才让你以陛下的护卫身份随行的。因此希望你不要出现任何冲动的言行,以免对我们造成妨碍,这点请你铭记在心。”

    王子殿下LEVEL-1立刻气得噘起嘴巴。

    我们当然不能让小西马隆方面知道这次的访问团中还有魔王同行。虽说战争已经结束将近二十年,但毕竟双方关系还是很紧张。要是对方的国王没有做任何事前通知就大大方方跑来自己的土地.别说是惹怒全体国民了。最糟的话还可能用卑劣的手段将之俘虏,再当做威胁真魔国的条件……聪明的云特是这么说的。

    虽然我觉得他太杞人忧天了。

    “请陛下千万不可过于松懈。一旦进入萨拉列基城内。将无法如平常般派着随扈随侍在侧,这点请陛下务必注意。为了您的安全,还是有变装掩饰真实身份的必要。因此……”

    我们被赋予全权特使专属厨师的新头衔。虽然等级比洗盘子小弟要好上许多,但穿的还是厨房学徒的服装。既然身上穿的是打工制服,那么他国国王应该是不会接见我才对。

    “啊~您如此的穿着十分出色呢,陛下!纯白的上衣衬托出您高贵的气质,到处沾满油渍的围裙则传达着您的豁达,十分充满趣味性。过去陛下您大多以黑色服装为主。没想到白色衣物依然适合您的黑发呢一”

    “我看只要不是全裸。无论我穿什么衣服你都照样会称赞吧。”

    “如果陛下有此意愿的话,臣子也愿意赞赏您美丽的裸………嗯嘎!”

    “我看那是你的意愿才对吧?”

    沃尔夫拉姆狠狠地从后面踢了色眯眯的云特一脚。而他这位金发碧眼美少年的白衣跟我这怪里怪气的无国籍厨师装扮完全不同,看起来就可爱多了。他那白色厨师帽的顶端仿佛有只发出婉转鸣叫的小鸟就要飞起来了呢。

    做了此种变装的我们三人,便从萨拉列基搭乘该国准备的高速马车。因为老觉得有毛球的臭味,于是我往外面一看,才发现拖曳车子的是几十头羊群。这哪叫马车啊?

    骑着马围在四周的。全都是小西马隆皇家秘密护卫队的人。这哪叫秘密啊?

    然后本日负责前导的,是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皇家白水牛部队。我们是在跑马拉松吗?

    “白水牛……白BISON(注:BISON北美野牛)……简称白BAI(注:指日本交通警察骑的白色重型机车,跟台湾一样偶尔会担任前导的工作)……嗯——”

    从军港经陆路到首都萨拉列基需要花上二十天的时间。就算整天不断地换乘高速马车持续赶路,顶多只减少一半的时间而已。我们白天在高速道路奔驰,夜间则是在驿道旁的旅馆住宿。不过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旅馆非常高级,就眼美食旅行的节目中介绍的一样。

    先前吃的那些苦头就有如作梦一般,真是一趟既优雅又赞不绝口的奢华之旅。

    泡在该旅馆以强健养生闻名的温泉里。还真有一种

    “朕觉得心满意足了”的气氛,甚至不自觉地哼起歌来。

    “嗯——真是人间天堂。早知道会这么舒服,往后应该都要跟云特一起旅行才对一”

    “陛下竟说出如此令人开心的话……噢耶——云特真是不胜喜悦之至……噢耶——噗!”

    “喂——要不要紧哪?你一直在吐耶?”

    悲惨的是连魔力高强的沃尔夫拉姆也头痛不已恶心想吐。对于魔力更强的云特来说,呕吐袋似乎还是常备用品呢。好像是因为这里是信仰神只的人类土地,因此允满着顺从法力的要素什么的,所以在敌区移动会对他们造成许多不适的状态。

    至于由地球人DNA构成的我,皮肤因为温泉的效果而变得光滑柔嫩,可以说一切都处于最佳状态呢。

    正当那两个可怜的纯正魔族躺在床上无法动弹时.我燃起了小小的冒险心,因此出来做了一趟高级旅馆探索之旅。我先说了,这可不是色性大发的偷窥计划,也不是想要借机男女混浴,而是要确认逃生门在哪里喔!

    “……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让我一下子就找到大浴池了呢?”

    富有日本风的格子窗上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刻着西马隆特有又难懂的创意字体。

    “雌雄混合大浴场。”

    光用肉眼看觉得不太保险.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我又用手摸过一次。的确是写着混合大浴场。我绝对没有念错。于是我二话不说把毛巾披在肩上.从宽敞的脱衣间潜到浴池的拉门所在处。眼前是令人眼花撩乱的男女混浴世界。就算里面挤满了以前那群后来正名为哥哥的姐姐们,十六岁的男人.涩谷有利也绝不会后悔的!

    “澡……”

    白色的蒸气弥漫在四周,让人看不到浴池的位置。想不到晨间时段会这么热闹。加上四周墙壁产生回声的关系,让我听不太清楚那是什么声音。其中混杂了喀砰喀砰的水桶碰撞声。我感觉到有人正在拼命舀水。接着则是温泉特有又让人期待其疗效的刺鼻味。

    “客满了吗?”

    “嗯哞呼!嗯哞呼!哞呼哞呼哞呼——!”

    ……哞呼?

    我拼命张眼凝视,发现位于中央的巨大浴池里正漂浮着无数颗毛球。

    “……是温泉沉淀的矿物质吗?”

    “才~不是呢。”

    只见一名女性夹杂在白色、驼色与浅灰色的毛球之间独自泡着温泉,水深到达她胸部的位置。她一脸轻松的模样两手搭在浴池边缘往前伸展。但是披肩长发的特殊发色,与爵士乐歌手特有的沙哑嗓音却让我觉得很熟悉。

    “不会吧……你怎么会在这里?”

    “想不到我们会在这种地方碰面打招呼呢,陛下。亏我们那么久没见面了,连个庆祝重逢的热烈拥抱都没有吗?”

    他就是真魔国特殊部队的士兵,也是喜爱男扮女装.有着橘色头发与理想外野手体型的千面男克里耶.约札克。正调皮地扬起嘴角。我刚刚说的特殊部队并不是指那种精英中的菁英才进得了的部队。以他的情况来说,他所执行的任务真的很“特殊”,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欢迎来到成羊的夜间社交场一一雌雄混合大浴场!”

    “嗯哞呼!哞呼哞呼哞呼哞呼——!”

    “哇——!”

    为了表示热烈欢迎而张开双手的约札克腋下,突然冒出一头站起来嘶叫的羊。它那对图滚滚的角正对着我,还气喘嘘嘘地发出威吓。

    “是、是羊……羊浴池……这根本不是混浴嘛!”

    “咦?陛下,您还没发现到吗?这真的是雌雄混浴啊!”

    你是指这并非男女混浴,而是雌雄MIX吗?而且还有魅力十足的异性在眼前,是个滋补养身的大浴场呢。

    “啊、哈、哈!真是伤脑筋耶一羊儿们一只接一只发情了呢!”

    “怎、怎么会有这么低级的温泉一一啊!你怎么有办法这么安然自得地跟一群野兽混在一起呢?”

    “真是的!陛下,您为几头小羊惊慌失措的模样好可爱哦——反正人家就是野兽嘛~”

    “……约札克……”

    你不是山羊派的吗?

    一想到这种人竟然是我国的一流士兵,不禁让我想质问冯波尔特鲁卿我军的军纪。这时候的我只能以拿着毛巾挡住前面的丢脸模样,一语不发地颓丧低头。约札克倒是开心地向我招手,看来如果没有刻意招惹的话,应该是不会遭到羊的攻击。

    “哎哟少爷。难得有机会混浴,可得好好泡到肩膀暖暖身子哟!”

    “你一怎么会在小西马隆呢——”

    “陛下,那当然是因为我是真魔国第一能干的情报员哪!看过我发的红鸽情报没?就是有关小西马隆急进的外交政策。真魔国虽然幅员辽阔,但能够抢下那种独家的,除了我克里叶以外就别无分号了。”

    “克里叶………又是你这次假扮女装的新角色吗?真是被你打败了。”

    其实只要忍住羊骚味,泡泡温泉还挺舒服的。这儿的温度还真的是无话可说。根据约札克的说法,渗透到温泉里的绵羊精华还对皮肤有保湿的功效呢。

    “其实我就是为了确认那项急进外交政策的真假才渡海而来的哟!”

    “我看到您进入旅馆。陛下您实在有两下子耶一居然跟未婚夫穿情侣装~”

    “好痛好痛!别这样啦,克里叶!”

    坐在旁边的他用手肘轻轻撞着伸直身体的我的侧面。不过他又立刻恢复职业军人的声音,把话题转回他的任务上。虽然隔墙有羊咩咩贸易公司的耳朵,不过羊对魔族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不过我不明白您说要确认真假的意思,难道我的情报有误?”

    “我并没有怀疑你的情报,不过倒是被艾妮西娜小姐嗤之以鼻了。”

    “嗯——原来是那样?可恶的艾妮妮!”

    艾妮妮?这个陌生的昵称害泡得热呼呼的我背脊升起了一阵凉意。约札克歪着没有胡子的下巴说:

    “只因为‘CUP’没有我大,到现在还怀恨于心。”

    “等一下、等一下,你给我等一下。艾妮西娜小姐个子虽然娇小。但她还是有胸部哟……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那里九成都是肌肉组成的吧。啊,也不是这个啦!”

    “可是陛下,男人随随便便就有C罩杯了呢。还是因为我没有直接前去报告,所以她才因此耍睥气呢?嗯——不过这并不是艾妮妮的作风。况且我之所以无法回国。也是听说除了急进外交政策以外,他们还爆发了内乱……怎么啦陛下?您嘴巴微微张开的模样还真可爱呢!”

    “啊,你叫她艾妮妮,而且还讲了两次。”

    “喔~那个啊?您觉得心里不舒服吗?”

    “怎么会?我只是觉得很怀疑,约札克,你们两个该不会是在暗中交往吧?”

    “冯可贝尼可夫卿跟我?”

    自称千练的间谍.魔王陛下0043仰天大笑着。虽然代号很像电话号码,但他不仅会男扮女装,还能把男人骗得团团转。

    “你是在开玩笑吧,我们才没有暗中交往呢!”

    原来他是在否认“暗中”那点啊?但是我又不敢问他

    “那你们是公然交往吗?”这时候有毛球从我鼻尖滑过.原来浴池右边有白色跟灰色的竞赛用羊正在享受一夜情。

    “倒是少爷,调查结果还有后续发展。我判断与其发飞鸽传书回本国,不如当面报告会比较快,所以才会在这里等你们的。不过看来云云云阁下因为晕眩而导致法力降低不少呢。”

    “嗯,云特跟沃尔夫拉姆都完全被打败了,看来应该是本身魔力太强大的关系吧。”

    约札克用复杂的眼神直盯着我看,然后说:

    “算了,等哪天时候到了你自然就会明白。先别管那两个修行不足的温室魔族了。由于事态紧急,接下来我就直接进入主题……就是关于急进外交政策那件事。”

    “我知道。”

    就是小西马隆跟圣砂国恢复邦交的问题。一方是在先前的大战与我们为敌的人类国家,另一方则是维持了二千多年锁国状态的神族国家。我不清楚神族与人类有什么差异,不过一旦两者联手,对魔族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过小西马隆国内多多少少也有人持反对意见哟!”

    “这个嘛,不管任何国家的政治情况都是这样的吧?全场一致赞成这种事,只会出现在超独裁的国家哟!”

    “但是不久以前小西马隆还是相当团结一致的国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众人对两年前以十五岁弱冠之姿登基的萨拉列基陛下很有向心力呢。肯……我朋友称呼这种情况为领袖魅力……他很能抓住臣子的心,还会揉搓

    槌打地不放手呢。”

    看来是个很擅长马杀鸡的国王呢,不过他也是个年纪轻轻就登基的国王。两年前是十五岁的话,现在也不过才十七岁。十七岁就当上国家元首,真是了不起呢,加上又是统治这种大国,想必一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吧。

    “高二的年纪啊一年纪轻轻的就得这么辛苦,真是难为他了——”

    约札克再次用讶异的眼神看着我。然后稍微清了清喉咙就继续先前的话题。

    “虽然说那股反对势力还很微弱,但是微弱归微弱,他们还是很努力在强调。不是有句话说‘愈挫愈勇’?也因为组织规模较小,反而更容易随机应变哟。所以政府方面老是抓不到他们的把柄,也无法一网打尽将他们所有人全部判刑,因为根本无法成功引出他们。他们平常都潜伏在地下秘密行动,因此政府得以不断推动外交政策。不过那些家伙似乎马上就会采取行动了。所以说现在的小西马隆正处于相当紧急的状况哟!”

    “你所谓的‘行动’……是什么样的行动?难不成是颠覆国家或军事政变的行动吗?”

    “这个嘛,是更快的方法……就是暗杀国王……”

    微微照亮浴池的煤油灯突然晃了一下,光线也变得比较微弱。身旁的约札克随即全身神经紧绷,然后安静却迅速地站了起来。

    “……啊——……”

    我不发一语地歪着头细看。因为刚好有不速之客从我旁边的那个方向走了过来。

    这时候火焰又立刻变强,浴池也恢复原本的明亮度。看来只是因为风吹的关系。而招来那阵微风的罪魁祸首从刚才的拉门现身了。对方只露出细长而美丽的双腿上半身则里着浴巾进入浴池。

    对方毫不在乎地露出白皙的手脚,并从弥漫的蒸气中慢慢走了过来。

    我倒是在心里举起双手,含泪大喊:‘混浴万岁!’

    ‘混浴万……噗!’

    约札克把刚刚拿来遮住重要部位的湿毛巾用力盖在我头上。哇~别这样啦,克里叶,这很……很脏耶!而且温泉还滴到我眼睛里……

    有着美丽四肢与肌肤的第三位客人.在巨大浴池的略远处下了水。他那从趾尖轻轻滑进水里的模样.简直是在虐待十六年都没有女人缘的青少年双眼。由于对方实在太过优雅美丽了,我都忘了跟对方抱怨“应该先洗过澡再泡吧”。

    不过在公共场所还是要注意礼节才行,泡澡前一定要先把身体洗千净……

    我还没开始罗嗦,对方又开始做出妖艳的动作了。像是慢慢伸展身体以确认温泉的热度,或是从喉咙发出性感的叹息。盘在脖子上但从两侧流泄下来的淡金色头发。在发出微微的声响后落在水面上。而那通透可见喉结的肤色,不禁让我想大叫“自成这样根本就不需要加柔软精了!”我的眼神就这么被吸引得动都动不了。

    用陌生的音阶哼完歌之后,第三名客人长长叹了口气,并用着有如女生的声音说:

    “这温泉好舒服哦~”

    嗯?有如、女生?嗯?喉结?喉……

    “……结——果——是——男——的——啊……”

    我失望地垂下肩膀,克里叶则摸着我的背说:“你还有我呢。”幸亏我刚刚没有流鼻血。

    “泡澡能润泽一个人的皮肤跟心灵。这是西马隆衍生的极致文化哟。尤其是羊浴池更是让人爱不释手,不知你是否有同感呢?”

    “……是啊。’

    “怎么这么无精打采呢?难道是不喜欢西马隆风格的温泉?”

    他轻轻歪着头,笑咪咪地问着我。从正面看去。可以发现他鼻梁上挂着一副很小的眼镜。而那带有淡淡色彩的镜片当然布满了雾气。正当我心里发出“怎么连泡澡也戴眼镜?”的疑问吋,可能是被他看出来了吧,他笑咪眯地解释着。

    “喔~因为我的眼睛对光线眼热度都很敏感……我很奇怪吧,明明已经老大不小了,讲话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喔~不过我也认识一个八十二岁的家伙,行为举止却像个小孩呢。”

    只不过我会认定戴眼镜的都是头脑聪明的人。但如果不摒除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那对大雄就太失礼了。

    微弱的灯光让我无法确认他眼睛的颜色,但因为如此,相信他也不会察觉到我的吧。他用美丽的指尖把贴在脸颊的头发拨到耳后,脑后的头发虽然已经盘上去了,但还是很容易掉下来。深感困扰的他皱着眉头微笑,他真的很像一只附有血统书又举止优雅的猫耶。

    总之,他是个眉清目秀的孩子。虽说是孩子,不过年龄应该跟我差不多有十六岁吧。看他走在瓷砖上的样子,似乎连身材也跟我一般呢。只不过我比他有肌肉,骨架也比较粗壮。

    照理说我应该早就对美形男免疫了啊,可是为什么会有怦然心跳的感觉呢?尤其是我身边就有最高等级的美少年样本耶!

    “可是不一样……完全不同………双方没有共通点

    “什么?”

    他稍微靠了过来,就好像是我的朋友似地询问着我。

    “没没没没、没什么,什么事也没有。”

    沃尔夫拉姆是有如天使般的美少年,他闪亮的金发眼宛如湖底般翠绿的眼睛都不会给人女性的感觉,就连遗传自母亲的美丽唇形都透露出他拥有倔强的个性。冯比雷费鲁特卿就像阳光,让人想要和他一起奔跑,想不注意他都难。

    至于在我旁边泡温泉的第三位客人就像阴柔的月亮,如果你问我他真的有像少女般的美貌吗……其实只要观察个几十秒就无法那样断定。但是他全身上下都充满中性的气质,毫无男性粗犷的感觉。

    譬如说手指。他的纤纤细指形状优美,伸出的指甲还带有淡淡的粉红色,就算翘着小指握酒杯也绝不会感觉不自然。他那可是没握过球棒的手喔,不对,我在脑中立刻做了修正,应该是没挥过剑的手。

    “但是话说回来,为什么我的周遭净是一些美少年呢~”

    “少爷你好讨厌。克里叶会害羞啦——”

    就各种意义来说,这么说也太狂妄了吧。

    “那位叫克里叶吗?”

    “是的,因为我母亲那边的亲戚是厨师。”

    魔王陛下的园丁0043已经是个成人了,所以不会被中性的魅力所吸引。无法习惯这种刺激的我一面反省,一面对他这点表示尊敬。

    “我知道,是大陆东方的名字对吧!你在大西马隆有亲戚吗?”

    对约札克的来历并不了解的第三位客人,因为找到共同的话题而感到开心。

    


    “像我的祖父也是在大西马隆出生的,至今还有远亲在那里哟。对了,请你们叫我萨拉吧,这样子感觉比较亲切。”

    “萨拉?怎么连名字都像女孩子……对不起,我这么说实在太失礼了。我叫呃——”

    对才刚在浴池认识的美少年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应该是不智之举吧。所以我临时想找个假名字充数,不过都只想到很奇怪的。不晓得用过去曾扮演过的角色行不行呢?像是光国公或克鲁梭上校之类的。

    “我是克鲁……”

    他那美丽的手指轻轻抵住我准备说话的嘴巴;那看不出颜色的眼睛透过轻薄小巧的镜片露出调皮的笑意,似乎在意味着‘让我猜猜看吧’。他温文儒雅的表情让对方根本无从拒绝。

    “有利陛下。”

    我那泡过温泉却快冷却的肩膀吓得直发抖。

    “没错吧?你不需要自动报上大名。你可是我至高无上的宾客哟,有利陛下。想不到你居然会造访我小西马隆。我可是想都没想过呢。”

    “你是……”

    原本要脱口而出的疑问随即被我吞进肚里,他刚刚不是才说了自己的名字吗?

    萨拉。

    毫无畏惧地将大国名称挂在嘴边.跟我同年的这名少年,是在两年前登基的小西马隆王萨拉列基,今年应该就快满十七岁。

    抓住我手臂的约札克用力把我拉到他身边。就像表演魔术时互换位置的动作一样,身为护卫的他刹时站在我跟萨拉之间。虽然我们正泡在温泉里,可是太阳穴却不断冒冷汗。我用干燥到无法灵活动作的舌头硬挤出简短的话语。

    “你知道、我的、名字?”

    “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吧,双黑的魔王陛下。”

    明察秋毫的君主、小西马隆萨拉列基,正用他漂亮的手指把披散的头发拨到耳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