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此乃迈向魔的第一步 第一章
    只要经过一天的训练就能得到足以糊口的食物,还有虽然简朴却干净的休憩场所。

    只要在某个特定期间努力工作,就能得到从来不曾拿到过的大笔金钱。

    一但在战场立下彪炳战功,一笔不算少的奖金就会入袋。

    更有甚者.如果变装潜入敌阵,除了能得到高额报酬,还能体会到令人手心冒汗的颤栗刺激感。

    这些都是令人心胸激荡不已、深深感受到活着的感觉,而且越是危险我还越爱。

    国家是很重要的,因为它赐我生活上的温饱。

    所以只要上级下令,什么地方我都去,无论面临什么样的对手我都会将他打倒。

    然而,我并非因为身为一介士兵才愿意如此冲锋陷阵,而是因为战斗有酬劳可拿,所以只要听从上级的命令行动准没错。

    当我问道:

    “所谓的爱国心就是这么回事吧?”

    许久不见的长官对这无礼的问题既没有生气也没有露出笑容。

    “如果是根本不适合你的任务呢?”

    “那我会尽量拒绝。不过如果是阁下的命令。我倒是会考虑看看。”

    啊,可是男扮女装就另当别论哟!

    因为太适合我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

    “很好看呢。”

    被儿子的同学夸奖,涩谷美子不知不觉红起脸来。

    “讨厌啦~小健!想不到你连拍马屁的手法都这么高学历”

    “我没有拍马屁哟!虽然花色有些复古,不过很有大正时期的浪漫感呢!”

    这可是他的真心话。而且他也没有讨好朋友母亲的闲情逸致。

    因为在前往这里的路上,他已经骗了四名教师跟一名国中时代的友人,现在早就懒得再说任何一句谎言了。

    “啊,不过、不过啊~我不是老大不小了还想穿振袖哟(注:日本未婚女性穿的和服)。因为那样未免太厚脸皮了,毕竟我是已经超过四十岁的有夫之妇。我只是在想‘差不多该把冬季的衣服拿出来了’,结果在翻衣橱吋正好让我看到年轻时的和服。当我正在感叹‘原来我年轻时也穿过这么可爱的颜色呢’的时候,突然有个恶魔的声音在我耳边呢喃道:‘何不穿穿看呢……’’

    有‘横滨粉红豹’之称的涩谷妈妈轻描淡写地说道。

    当然现在的她还比年轻时更爱穿可爱的服装,不过这些事情暂且先搁在一旁。

    村田在自己学校的校庆进行到最高潮的当下跑回涩谷住的地方,已经是超过下午五点钟的事了。

    他没有搭计程车,就这么直接从车站跑去。

    虽然时序已是晚秋,却也让他热得眼镜布满雾气。

    当他用小孩乱按门铃的气势拼命按着涩谷家的门铃时,出来应门的是没神经地回道:

    “哎呀!小健是你呀!”的身穿大朵百合图案和服的美子。

    “原本打算生个女儿,等她长大以后留给她穿,所以才一直塞在衣橱里的,没想到我竟然生了两个粗鲁的男生,人生果然不可能尽如人意。既然这样就只能等他们以后交了女朋友,把人家娶进门后才能留给她了。啊。不过新娘子穿振袖会不会太厚脸皮了?嗯——不过二十几岁的话应该勉勉强强还算OK吧?’

    “别说是勉勉强强了,根本就是非常OK。而且就算没有留给涩谷的女朋友,珍妮佛你自己穿也无所谓啊。”

    村田一面用制服的袖子擦拭因为体温而起雾的镜片,一面奉承地回答。

    但是在他略有保留的心里,不禁埋怨了一下没有把事情告知清楚的友人。

    涩谷,你到底跟家人坦白到哪个程度?

    从他母亲开心的模样来看,有利肯定没有说出自己跟美少年订下婚约的这件事。

    就算对方有如天使般可爱,但终究是个带把的。

    而且城里还有个养女在等他,虽然才十六岁,却已经当上单身爸爸了。

    要是说出这么具有冲击性的真相,这家人会变得多有趣……不对,是会感到多么震惊啊。

    共同分享涩谷有利的秘密的男人——村田健在心里这么想着。

    这件事最好还是不要从我的嘴巴里说出来比较好,因为我想看看这家人听到自己儿子说出如此震惊的事情吋,会有什么反应。

    “话说回来,小健,小有怎么了?今天没跟你一起回家吗?”

    “我就是要来说明这件事的啦,太太”

    听到自己最爱的推理电视剧常见的口气,涩谷的母亲紧握着双手并皱起眉头。

    “怎、怎么了吗甲”

    “他跟同一所国中毕业的女生打的火热,现在正跟她比赛唱卡拉OK呢!”

    “比赛唱卡拉OK!?”

    “就是说啊,还唱起尾崎丰的歌呢。”

    “好老的歌啊!啊。对不起。呃——呃——呃——真的吗?你说那个只会唱各球团加油歌的小有?坚信‘带我去打棒球’是情歌的小有会唱流行歌?人果然肯努力就会改变呢。”

    “只要他愿意,大概连‘MYWAY’都会唱呢。’

    “那当然,而且还是加山雄三(注:日本的老歌手)的版本哦!”

    总之,村田尽量长话短说地解释因为有利要去他家报告战果,因此今晚或许不会回家,所以才特地拜托他如果有空就过来帮他拿换洗的衣物等等。

    涩谷的妈妈对有别于以往的情况感到有些讶异,不过得知前因后果之后还是让村田进了屋里。

    村田爬上平常走习惯的屋内楼梯,然后往走廊尽头的房门走去。

    这是他还算熟悉的他人房间,哪些东西会摆在什么位置大概也都知道。就算真要找出所需的东西也不会花上太多的时间。

    正当他准备转动黄铜色的门把时一一

    


    “等一下!”

    有人用力抓住他的手腕,那并不是很友善的力道。

    一抬头就看见涩谷的哥哥。村田不慌不忙地微笑说:

    “嗨,大哥你好……”

    “我们俩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叫我大哥吧,我弟弟的朋友。”

    看来这家的长男涩谷胜利正在替次男看门呢。

    不愉快的双眼正隔着边缘似乎闪着光的镜片睨视着他。

    虽说他们俩兄弟还蛮像的,但散发出来的氛围却完全不同。

    村田毫不畏惧地还以笑容说:

    “你也太小家子气了吧,我朋友的哥哥。亏你还是堂堂的大学生呢。”

    “难道高中生小鬼就能擅自进入别人的房间吗?如果你还有点常识的话,就不该做出类似闯空门的举动吧?”

    “什么闯空门,听在别人耳里可是不太好听呢。”

    “你放心,没有其他人听到。如果有别人在的话,我就会用笑脸对待你。毕竟我这个人本来就很亲切。”

    个性圆融、成绩优秀,目前就读一桥大学,是邻居赞誉有加的模范生,那就是涩谷胜利给人的感觉。

    根据他弟弟的形容,他的脑筋虽然很好,却是热衷女孩养成游戏的怪人。

    跟热血棒球少年的次男有一八0度的不同。

    “你要搜房间的话也得等小有……等我弟弟在的时候。倒是我问你,小有呢?难不成你把他丢在陌生的场所一个人跑回来?”

    而且还有超级恋弟情结。

    “涩谷跟许久不见的国中朋友打的火热,两人正在比赛唱卡拉OK……”

    当然这也是瞎掰的。

    实际上他是在救助于在寒冷的游泳池里溺水的WATEROLDBOYS途中,随着原因不明的水流消失不见,恐怕又被冲到那边的世界去了吧。

    村田虽然觉得在这个时间点回去还嫌太早,但基于是有利个人的希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只是这次前方却充满了不安。

    “……他还没回来。”

    “什么啊?你说谁?”

    “我说涩谷啦!”

    “啊?你刚刚不是说他跟国中的朋友做什么来着?你说他还没回来是什么意思!?”

    不管他在那边的世界待了几个月,正常的情况都是过没多久就会回来了。

    他通常都只消失几分钟,在周遭还没感到不对劲的时候就会出现在他沉溺地点的附近。

    只不过有时候会穿着绑绳内裤就是了。

    “我等了五分钟、十分钟,都没感觉到他回来了。”

    “唱卡拉。K至少都要三十分钟吧。”

    “我不是讲卡拉OK啦!”

    看到朋友的哥哥一副悠哉的模样,让村田不禁想槌打墙壁。

    不晓得涩谷跟家人坦白到什么程度?

    譬如说是否有限自己的亲哥哥坦承自己是魔族这件事?

    不过想想自己,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灵魂是大贤者。

    不过这个家的一家之主的确是地球魔族的一员,既然这样应该曾经轻松地把它当做是茶余饭后的话题……

    “……我想他应该不可能说出自己是魔王这件事。”

    “魔王?”

    涩谷胜利的眼神像是看到什么奇特的东西,然后再次把双手在胸前交叉起来。

    “想不到除了鲍伯以外还有人信仰魔王。”

    “不是信仰啦,我不是指什么宗教……你说什么!?”

    村田猛然抬起头来,抓着对方的衣服用力摇着:

    “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你说‘鲍伯’是吗!?’

    “喂!”

    全世界有很多鲍伯。说到鲍伯(BOB),有可能是鲍伯·狄伦(注:BOBDYLAN,奥斯卡最佳电影歌曲“ThingsHaveChanged”得主)。也可能是大卫“鲍”伊的“伯”父简称。就机率来说,也可能是鲍伯·伯兹(注:BOBOBRAZIL,美国摔角名人,同时也是日本第一位黑人摔角选手,通称“黑魔神”。1998年脑中风辞世,享年74岁)的昵称。这时候仿佛听得到有利的吐槽:“村田,你到底几岁啊?”

    但如果是出自这个特殊家庭的长男所说的话,那么就算会出现“那个”鲍伯的名字也不足为奇。

    “你认识鲍怕吗!?那请立刻帮我联络他,你知道他人在哪里吗?现在事情很紧急,我需要他的帮忙!”

    “等一下,眼眼眼眼镜快掉下来了啦!你是怎么回事啊?一来就鲍伯鲍伯鲍伯地喊。要我联络他?我又不是小鬼的秘书。话说回来,小有他怎么了吗?他到底怎么了!?在事情没搞懂以前,叫我怎么帮忙啊?”

    村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并咽下口水说道:

    “你真的想听吗?我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世上会有人不想知道自己兄弟的事情吗?”

    “看来你真的有恋弟情结呢!”

    很想噗嗤笑出来的村田开始以超猛的速度计算着。他必须尽快判断自己该从哪个部分说到哪个部分。

    “如果我说的话.你愿意帮我联络鲍伯吗?”

    “我考虑看看。”

    回溯记忆,自己跟鲍伯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上上一代的时候。

    大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自己约为壮年的时期。

    仔细想想,打从透过村田健这个身分出生以来,自己都还没见过鲍伯。

    这都要怪鲍怕只顾着眼地球的魔族延续后代,从来都不跟他联络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