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此乃迈向魔的第一步 第二章
    适合棒球小子的,应该是沾满泥巴的制服及运动服。

    就算我做出前面系着长围裙,头部绑着花领巾的无国籍料理厨师打扮,甚至得到别人的赞美,我也一点都不会觉得高兴。

    “我觉得有利打扮成那样很好看,所以吩咐厨房拿制服过来。”

    即使夸奖的词汇是出自有如花朵般梦幻的绝世美少年也一样。

    “你也需要把衣服换一换吧?”

    “……谢谢。”

    我从微微歪着头,脸上绽放着花朵般笑容的萨拉列基手中,接下摺叠整齐的衣物。一打开来果然是上过浆的厨房制服。

    ‘哇——是全新的呢——’

    不行不行,我的口气.好像是照着剧本念出来似的死板,得开开心心接受他的好意才行。

    “不过衣服还是脏一点比较好吧!萨拉,反正迟早都会弄脏。穿的这么白帅帅,做起事来反而会绑手绑脚。啊,还是我干脆当正港的厨师学徒,去餐厅削削马铃薯皮什么的好了。”

    “你在说什么啊,有利!”

    萨拉列基用他那白口纤细的手指紧紧握住我的右手。

    他的反应跟肌肤接触的方式出人意料地激烈,可见他梦幻般的外表下隐藏着相当热情的一面。

    “你是我很重要的客人,怎能让你跟船员一起在外头工作呢。况且海上的阳光跟海风都很强,要是害你感冒的话,我怎么对得起真魔国的人民呢?”

    “话虽如此,但是我口袋空空,连交通费眼伴手礼都拿不出来。要我就这样搭霸王船,我会于心不安的。”

    “这艘船上不会有人认为你是搭霸王船哟!你跟你的朋友可是救了我一命,算是小西马隆的恩人呢。”

    他口中的朋友是指沃尔夫拉姆。

    因为借来的披风让沃尔夫拉姆被误以为是萨拉列基,结果害他的胸口被造反的马奇辛手下射中一箭。

    多亏毒女的守护才让他平安无事,但当时的我还真的吓得脑子一片空白。

    ※※※※※

    结果,从日本到这个世界紧急出公差的我,便基于某些原因搭上长久以来一直被认定是敌国的小西马隆的船只,而且还是跟十七岁就登上大国专制君主宝座的小西马隆王萨拉列基陛下两人共乘呢。

    而我们的目标是位于海洋尽头、连地图都没有详细记载,而且两千多年来都一直处于锁国状态的圣砂国。

    这趟旅行是要前往充满神秘感的神族所居住的工地,并且跟他们进行恢复邦交的会谈。

    虽然是由国王率领的使节团,但我们搭乘的船只却显得有些寒酸。

    连三天前遇到的海上暴风雨都对它毫无影响,证实它的确比外观看起来还要坚固。

    但因为船龄已经有点……不,是相当老旧了,所以许多地方的外漆都剥落了。

    它的船首非但没有美丽的女神像,桅杆的基座上也没有类似动物的雕刻。

    也难怪了,因为这艘船本来就不是王的旗舰,而是专门载运献给圣砂国贡品的货船。

    虽说会面临这样的情况是无法预期的意外所导致的,但说什么也不能让国王搭乘的船舰单独航行,于是他们便召唤在外海的小西马隆中型船舰,从途中开始展开护卫的任务,因此并不需要什么自卫的装备,而且还有足以遮风避雨用的房间可供非军舰及客轮的船员们居住。

    对国王的驾临感到惶恐不已的船长。还替国王及宾客准备了既宽敞又美丽的起居室。

    就算有了这么妥善的安排,萨拉列基还是讶异地叹了口气——看来也只能待在豪华的寝室里休息了。

    不过那儿倒是比我家客厅大上许多呢。

    虽说这对货船而言已是难得一见的环境了,但是要跟刚认识的人二十四个小时相处在一起还真是痛苦。

    而且萨拉列基还是年纪轻轻就统治一个大国的国王呢,他跟我不一样,是系出名门的皇室继承人。

    要我二十四小时眼他窝在同一个房间里。光是那尴尬的气氛就足以叫我喘不过气。

    要是他也读过公立高中,那我们应该还有话题可聊。

    只可惜我生在平民家庭,国小、国中、高中念的都是一般的公立学校。

    我没有贵族身分的同学,也没有骑马的嗜好。

    毕业旅行总是去京都,还因为打枕头仗而被老师骂到臭头。

    而且萨拉列基连晚上睡觉也是穿丝质睡衣。

    美少年的睡衣必须是丝质睡衣,应该是这个世界的规定。

    对连穿短裤跟丁恤睡觉都嫌麻烦的我来说,那种若隐若现的丝质睡衣简直在残害我的眼睛。

    半夜去上厕所的时候,我还会误以为自己睡迷糊闯进女生房间,而吓一跳呢。

    原本我们的随身物品都装载在萨拉列基军港内,一艘有如图画般美丽的豪华客轮里,哪知道正准备出港吋却遭遇他国政变,死里逃生的我们才转而搭乘这艘并行的货船。

    虽然那已经是十几天前的事了,但只要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都还会让我感到心痛,脑袋深处的某一点也会跟着发热。

    原本紧握着我的那双手。随着棍棒插进沙里那种难以形容的声音松开,那本来站我旁边的身体也慢慢倾倒。

    沃尔夫拉姆胸口则插着一支铁箭,整个人往后仰倒在火势猛烈的甲板上。

    当我抓住中央的部分,触感格外冰凉。

    “……利、有利!”

    “啊?”

    萨拉列基那白口纤细的手指正摇着我的肩膀。并一脸担心地盯着我看。

    因为隔着一片带有淡淡颜色的镜片,所以看不出他瞳孔的颜色。

    这副墨镜是既怕光又怕热的他用来保护眼睛的,除了睡觉以外,他都一直戴着。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你不是说过不会晕船?”

    “放心、放心,我没事啦。只是觉得有点喘不过气而已。”

    “喘不过气?这还得了,我去把窗户打开。”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出去外面透透气。看来要我乖乖窝在房间里,根本无法定下心来呢!”

    于是我抛下看似不满的室友走出房间,然后用背把门关上,随即自然而然地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一直紧绷的肩膀这才松了下来。

    不知为何,只要跟萨拉列基独处我就会很紧张。

    在宽敞的甲板上,我一面吹着海风一面准备打破自己的下蹲动作记录。

    “发生了什么事吗?”

    “哇!”

    中气十足又沙哑的声音就在我旁边晌起,害我不由得发出丢脸的惨叫声。

    “别、别、别、别突然出声啊!吓、吓死我了。”

    “淑女走路是不会发出啪哒啪哒的腳步声的,人家克里叶我可是很优雅的哦。”

    真魔国的密探自我陶醉地抖动着二头肌。

    有时候是潜入他国的干练间谍、有时候是史上人数最少的外交使节团里,最靠得住的保镳、有时候又是身穿华丽礼服的派对之花……他就是克里耶·约札克。

    可怕的是,他竟然还常常受到邀约,几乎没尝过当壁花的滋味。

    看来人果然是青菜萝卜各有所好呢。

    “干嘛从走廊角落突然冒出来啦!?”

    “谁教这艘船既没有地板夹层,也没有天花板夹层,人家密探最擅长躲在阴暗又潮湿的地方说”

    “而且约札克……你怎么穿餐厅欧巴桑的长袖围裙咧……”

    他最厉害的特殊技能就是天衣无缝的乔装扮相,完全没有任何不协调的感觉。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想配合少爷喽,而且,绝对不准你把食物留下来哦——”

    我觉得额头好像被他黏了一颗酸梅干似的。

    虽然他的打扮有点错乱,但是我知道只要他一但拿到武器,就会是最厉害的军人。

    只不过现在手上握的是平底锅跟杓子就是了。

    “倒是你怎么啦?刚刚叹了那么长的一口气,很不像平常的你耶。”

    “你这种说法好像我平常都无忧无虑似的。是啦、是啦,反正我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啦!”

    “人家才没有讲那么无礼的话呢一啊,不过克里叶很喜欢练肌肉哟。毕竟那也是不错的休闲活动呢。”

    “你该不会连闲闲没事的时候也在抖动胸部吧…………”

    而且还是左右互抖。

    我们这个分别穿着全新的厨房制服及长袖围裙二人组,来到了寒风凛冽的甲板上。

    只见太阳正高挂在天空,现在应该已经过了中午时针。不过这个海域一年四季的气温好像都很低,海面是灰蓝色的,波浪也相当高。

    “因为有寒流的关系。这里是距离真魔国很遥远的北方,你不冷吗?”

    “冷?啊~对哦。”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是因为空气寒冷的关系,使得身体自然而然地缩了起来。如果就这样直接做起剧烈运动,很可能会全身皮开肉绽呢。

    “好吧一来暖暖身子好了,先做做简单的伸展运动跟慢跑运动吧。”

    约札克的眉毛随即垂成八字形。这也难怪,因为航海的期间只要一有空,我就会找他陪我慢跑。

    “又要慢跑啊?真是的,自从脱离被学长虐待的军校生活之后,我就没有这样跑步了。”

    “其实你不必勉强陪我跑啦!”

    “不不不,请让我陪着您吧。其实我甚至希望连寝室都能在同一间呢。”

    “……寝室的话,劝你还是别陪我的好。”

    约札克反问望着天空不发一语的我:“为什么?”虽然这不是什么应该广为流传的事情,不过我还是说了出来。

    “因为萨拉是身穿薄纱的性感国王啦”

    只不过要是让他为了这种小事失去自信,我会觉得困扰;要是让他燃起竞争意识而穿起性感长袖围裙,我会更困扰。

    ※※※※※

    做完简单的伸展运动之后,我开始在甲板上慢跑。

    就在我第二次TOUCH船尾的桅杆时,脚不小心绊到了绳索,结果整个人就这么失去平衡。

    “小心!”

    约札克适时抱住我的腰。

    得救了,免去了我撞上那堆任由风吹雨打货物的危险。

    当我甩甩头准备撑起上半身时,虽然并没有特别刻意,但眼光正好飘到木箱的阴影处。

    “咦?”

    有一名年轻女性正靠着箱子蹲在那儿。

    她两手攀在外漆早已斑驳不堪的木头上,消瘦的身体轻轻地屏住呼吸。

    跟我四目交接时,她忍住尖叫,只用膝盖往后退,睫毛跟嘴唇都在颤抖。

    “是……”

    我还没问她“是谁”,对方就已经站了起来。

    她睁得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恐惧,那是一双就算处在太阳底下也看得出是金色的眼睛。

    准备逃离现场的她回头往后看,那头长发就这么从我面前飘过。

    连头发也是金色的,只不过因为脏污而变成浅灰色。

    “等一下,请等一下!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哎呀,少爷,不需要摆出这么《一上的姿势……啊~不过好像没必要追了耶,真是太好了。”

    正如约札克所言,那名女子又回来了。

    因为才刚起跑就立刻转换方向的关系,害她那双如树枝般的双脚左右抖个不停。

    此时我不经意地发现原来她是打赤脚,而且在这样的寒空中也没有穿点像样的衣服。只是披着像弥生时代(注:纪元前三世纪,稻作文化传到日本,青铜器与铁器巾同时传来,改变了整个生活型态,正式展开了弥生时代)的贯头衣(注:指一块布上挖孔洞,可以伸出头颈、遮盖躯体,是最原始的衣服样式),并在腰际用绳子绑紧而已。

    她的手臂跟脖子也都很细,就连她发出意义不明的惨叫声听起来也没什么力气。

    她蜷缩在货物堆的阴暗处,用手把头抱住。只见她蜷缩着的背不断发抖着,她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那个……”

    我伸出去的手连碰都还没碰到,她就已经吓得肩膀抖了起来。

    ※※※※※

    此时,从连接货舱的楼梯那里传来了男人们怒气冲冲的声音。

    他们交谈的声音越来越近,很明显是在找什么人。这名女子拼命缩着身体,还捂住耳朵不敢动。错不了,她就是男人们追捕的对象。

    “就算躲起来也没用,我迟早把她揪出来……如果躲进箱子里还有可能矇混过去。可恶,怎么每个都有盖子啊!?”

    我拼命摸着货物想找可以打开的地方,但每一面都被铁钉钉得牢牢的扳都扳不开。

    在一旁看不下去的密探把手搭在木箱的边缘,然后开始用力拉扯。

    “伤脑筋,从我父母那一代传下来的家训就是“别跟神族扯上关系”。真是……喝呀,别说是父母的长相了,就连长得好不好看我都没有印象呢。”

    箱子侧面整个被他拆了下来,他的上臂二头肌果然万能。

    “多亏你了,约札克,我想你母亲一定是个很适合穿华丽礼服的大美女哦。”

    “我刚刚是在讲我老爸啦。”

    我们连忙把那消瘦的身躯塞进箱子里,再若无其事.地将板子放回原位。

    因为怕板子倒下来,所以还设法用背撑住。

    这时刚刚大声嚷嚷的那些船员们发现我们的踪迹跑了过来。

    他们身上穿着故意把袖子扯掉的无袖衣服,简直就是在炫耀他们的臂膀有多粗一样。

    这就是粗犷的海上男儿特有的打扮吧,不过头上依旧是奇特的推剪马尾发型。

    “真是非常抱歉,两位客人。”

    “有、有何要事?”

    糟糕,我又用时代剧的语气说话了。

    只要我刻意想保持威严,就会不知不觉变成这种说话方式。

    毕竟我还没学会一国一城之主应有的高贵态度。

    “有没有看到一名年轻的女人?”

    “没看到、没看到。我、我们没看到任何偷渡客!”

    两名船员对我的回答感到莫名其妙而歪着头。他们淡棕色的马尾巴还轻巧地摆荡着。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啊?

    “这艘船并没有任何偷渡客啊。”

    “是吗?那就好了。伤脑筋啊,偷渡已经成了目前年轻人新兴的文化了,像日本还有句俗语说‘有什么事等偷渡过再说吧’呢。”

    根本没有这句俗语!

    ※※※※※

    “我们在找的并不是偷渡客,而是要带到圣砂国…………”

    “你们没长耳朵吗?我家少爷都说他不知道了。”

    对我胡诌的借口听的目瞪口呆的约札克,开始啪叽啪叽地折着手指,一副准备诉诸武力的模样。

    “好了,谁想先当人鱼公主的午餐呢?”

    船员们霎时脸色大变。倒是我还不知道原来人鱼公主是肉食性啊?

    “你、你、你、你、你说当午餐?”

    “不是那里,我看到她往操舵室逃走了。”

    这时候有一道人影用我熟悉的走路方式,从桅杆前方靠近船首的船舱走了出来。

    他穿着跟这艘船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同的服装。

    有别于以水蓝色为基调的小西马隆军服,是会令人联想到砂土的黄色与白色搭配的军服。

    他是以大西马隆特使的身份与我们同行的伟拉卿肯拉特。

    “你们应该要往相反的方向找才对。”

    毕竟他是属于邻国且地位比自己国家还要高的皇家使者。

    或许是了解这时候如果不服从命令的话,会害对方没面子,因此船员们只能摸摸鼻子垂眼离去。

    站在背对着木箱站立的我们面前,伟拉卿压低声音说道:“我实在不太赞同你的做法。”

    原以为他是在责怪我隐藏偷渡客一事,但似乎不是在指这件事。

    在打量过我全身之后,他把披在自己身上的棕色外套递给我说:

    “只穿这样就跑出来吹海风。是会感冒的。”

    我轻轻把头别到一边。

    就算他不说我也能了解,不过那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

    “不必了,我不想借其他国家的军服穿。”

    “这是我个人的便服。”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伟拉卿把目光转向约札克。密探举起双手并用俏皮、轻浮的口气表示: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哦!”

    接着又继续说道:

    “我可什么都没做,也没有给他出什么歪主意哟。”

    “是真的,并没有人给我出什么主意。因为我并不觉得冷,所以不想借别人的衣服穿。就算有必要我也会跟萨拉列基借,就是这样。”

    “……既然这样就快点跟他借,不然等到你感觉不舒服时就太晚了。”

    “我想你搞错担心的对象了吧。”

    他并没有回答只是稍微眯着眼睛,眉毛旁的伤痕还稍微揪了一下。

    “萨拉在寝室里,你没跟在他身边妥当吗?”

    “这可是他的船哦。只要没有什么大问题,小西马隆千萨拉列基原则上是很安全的。没错,只要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

    脸上的表情仍是一副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的伟拉卿抽回他的左手。

    我一面看着那动作极为自然的关节,脑袋里一面猜想那是真的手吗?

    他的左手是真的吗?

    还是制作精巧具备跟活生生肉体不相上下机能的义肢呢?

    不过这世上真的有像人体肌肤那么柔软又温暖的义肢吗?

    而且在手肘附近还有冯卡贝尼可夫的捺印。

    我的想像力就在艾妮西娜女史露出知性的微笑那一刹那中断,因为背后的木箱正微微震动着。

    糟糕,我们把关在木箱里的那名女偷渡客给忘了。要是她没有空气呼吸可就不妙了,于是我们连忙把木板拿开。

    从木箱滚出来的女性在猛吸外面的新鲜空气之后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而且还不只一两次而已。

    她的喷嚏一直没有停,害帮忙藏匿她的我们觉得很过意不去。

    “对不起,原来里面是胡椒啊。”

    她把两手撑在站不太稳的膝盖上准备站起来。

    ※※※※※

    这时我重新仔细打探这名躲躲藏藏的偷渡客,老实说称呼她为女子似乎不太适合。

    她大概跟我同年龄,也可能比我小个一、两岁吧?那充满恐惧、盯着我们看的金色瞳孔相当硕大,而像枯枝般细瘦的四肢从绳文时代或弥生时代风格的衣服下面伸出来。

    不过看她瘦巴巴的,没想到胸部却大得引人注目。害我不知道该把视线摆在哪里,只好往天空看。

    “你的、胸部、好大、哦…..哇!对、对、对不起!”

    我居然会说出这种性骚扰的言词!

    “少爷,你也真是的,干嘛对那种假奶脸红呢?那很明显是硬塞出来的。外行人或许会被唬弄过去,但是绝对瞒不过我的眼睛!”

    “因为你的胸部是货真价实的肌肉……哇!”

    又硬又重的东西突然落在面对身穿薄衫的波霸而不知所措的我的脚上!

    是罐贴有红白相间标签的罐头。

    女孩连忙跪在地上把掉落的罐头捡起来捧在怀里。透过她衣服的缝隙,我还看到塞在胸前的面包。

    “啊,人工胸部!”

    “看吧!”

    觉得男人就是要抱持D罩杯主义的密探笑了,他用神气的眼神对我说“你看吧!”看来她在偷渡期间因饥饿难耐而从厨房里偷了些粮食,两手还拼命护住那些食物不让我们抢走。

    “我不会拿的!我不会拿走那些东西,所以你别再拼命捧着胸部了!啊,否则我鼻子要喷云……云汁(注:云特的鼻血,俗称“云汁’)了!”

    “一知道是假奶,心动也显得空虛”节录自性骚扰川柳(注:日本的打油诗)。

    伟拉卿很快地环顾四周,在确认没有其他船员看到之后,就推着女孩的背部催促地说:

    “她是神族,我们恐怕无法和她沟通。”

    “最好快点让她回去。”

    “回去?回去哪里?虽然我房里有很多地方可以让她躲,只可惜我这次是跟萨拉同房。啊!对了,刚刚那件外套给我。”

    她露出来的肩膀已经冷得起鸡皮疙瘩了。

    “是要给她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借给她穿吗?”

    “当然可以。”

    刹那间我觉得肯拉德笑了,也可能是强风吹得他把眼睛眯起来口巴。

    他没有一丝不悦地把外套被在女孩身上。这点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绅士。

    “总之,得先找个能让你住宿的房间,约札克那儿没有地方能让她躲?”

    他以耸肩代替回答。

    看来他也是逼不得已地眼安排我跟萨拉列基同完的船长住在一块。

    “伟拉卿那里怎么样?虽说是跟船员室在一起,不过他那里可是个人房哦。因为他是大西马隆的特使嘛。”

    “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借她躲当然是没问题。”

    “咦。什么?她不是自己一个人偷渡………啊!”

    小心翼翼环顾左右的女孩在挣脱我们之后开始往前跑。

    跑的时候还刻意把身子往前弯。以防抱在胸前的粮食掉落,速度就像兔子一样快。

    “等一下!”

    我连忙跟在后面追,只见她爬下船尾的梯子,穿过我们从未去过的货舱,然后把最后面的地板掀了起来。此时立刻传来比海风还要强烈的海水味。

    “你等一下!”

    “陛下,不要跑到太里面去!”

    在皮带还没被抓住以前,我已经往随时都会断裂的梯子爬了下去。

    虽然我握住木头的手掌被木刺刺着,但是光要避免自己摔下去就已经很吃力了,所以根本顾不得木刺那种小事。

    “那名少女怎么了?该不会双脚踩空而摔到货柜上了吧?”我战战兢兢地往下看,没想到——

    “咦……”

    忽然间船底有无数盏灯一起往上照。

    那不像是荧光虫或海洋生物所发出的光芒,那是眼睛,是有意识的生物瞳孔。

    这让我想起之前在下水道被老鼠团团包围的景象,害我背脊开始冒起冷汗。我的手指开始发抖,差点摔下去。

    “陛下!”

    “少爷,您没事……哎呀呀,看来我们发现很棘手的货物呢。”

    难得露出慌张情绪的约札克跟伟拉卿,连忙探出身子牢牢抓紧我的衣服。

    “船底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这群人都是偷渡客吗!?”

    “他们并非是自愿潜进来的。”

    伟拉卿似乎知道什么内情。

    被硬拉上去的我感觉到那令人心痛、像针刺一般锐利的眼神。

    只是我不知道那究竟代表着憎恶还是好奇。

    “他们全都是神族。是从圣砂国漂流到西马隆,如今又要被遣返回国的神族们。”

    他们的眼睛都是金色的。

    从缝隙透进来的微弱光线,让他们沉默的眼睛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