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终将成为魔的一首歌 第一章
    涩谷家的长男在深夜机场的长椅上,一股脑地拼命敲打键盘。

    那是约手掌大小的小型机器。本来只是用来发MAIL的单纯机器,后来经过勤奋的中古商改造,而是是不断地改造在改造,最后升级为令人自傲、犹如小型PC的作品。

    名字是别人27号(注:与日本古早机器人动画铁人28号相似)

    至于产品原有的可爱设计,早就在改造途中消失。

    这台27号正在进行极机密经营的美少女游戏研究网站的更新工作。现在当然不是评论新作的时候,但如果是网志跟BBS的话,几个经常上来浏览的网友应该会提供什么意见作为参考吧?

    讨论的主题是:究竟有没有让尼加拉瓜瀑布倒流的方法?

    好极了!如此一来应该能从世界各地疼爱弟弟、妹妹的网友那里得到有用的情报如果有的话。就算得不到情报,或许在大家深思熟虑的讨论之后,一休和尚就会想出什么好点子吧!譬如拜托尼加瓜拉仙人啦、或着是有这么好的是in尼加瓜拉等等。

    顺便也到平日常去的军武留言版留言。对胜利来说,在这种非常时期,不管是美少女电玩狂或是军武狂,都是他寻求帮忙的对象。甚至还想使用柔道中的关节技蟹挟,逼迫他们想出办法。

    毕竟自己十六年来疼爱有加的唯一弟弟目前下落不明。这可不是无故外宿、离家出走,或是在KTV包厢欢唱一整夜这种不痛不养的小事。

    而是在异世界下落不明。

    在异世界喔!

    就像匿踪技术一样,连雷达都找不到。别说是雷达,就算动用所有科学技术也没用。宝贝弟地去了剑、魔法与小有好萌的世界之后就在也没回来了

    真的有像RPG那样的事吗!?

    光听有利的朋友村田的证词,实在令人难以相信。想不到事上有这种想像力丰富的小鬼,这种人以后会去拍电影吧。但是在旧识鲍伯的证词之后,这件事的真实性便增加不少。

    这位奇妙的美国人是从祖父那一代就认识的朋友,每次见面净讲些异想天开的大话,从旁观者的眼光来看,他是个有着集普通的劳勃迪尼洛长相,以及拥有极普通的英国运通白金卡的男人。只有一个地方与众不同

    这位鲍伯先生,是魔王。

    既然是由这位名副其实的地球大魔王本人来亲自说明,那就不得不相信弟弟现正面临什么困境。更何况他还隔着那副诡异的墨镜盯着自己,实在很难一笑置之地说他在唬烂。

    小有你好可怜。

    弟弟那个满脑子只有球棒、棒球跟棒球手套的高中生,居然再跟地球有180度差异的世界当魔王。恐怕他那小小的头脑正为税金啦、年金拉、经济恐慌啦、金融市场啦之类的事情受尽折磨吧?毕竟他的数学不好。

    总之一定要尽快飞到当地把弟弟带回来!如果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也就罢了,但是自己可是他的亲哥哥胜利耶!怎么可以把头钻进花嘴鸭池里视而不见呢。

    那两个可恶的黑眼镜跟白眼镜,跟我说什么尼加拉瓜跟富士山的,自己却跑到羽田机场。扯了一堆什么地方上的事,现在怎么会有外国人跑去羽田机场?(注:羽田机场现已改为日本国内机场)

    涉谷胜利用手称了一下眼镜,口中念念有词。对他来说,眼镜已经是脸的一部分,所以没什么问题。

    鲍伯跟村田前往日本人引以为傲的羽田机场,迎接一个叫做罗德里盖斯的男人。他是地球魔族中的强者,也跟那个世界有所关联。

    那个罗德里盖斯是打哪来的?俄罗斯?韩国?还是中国?

    另一方面,企图让尼加拉瓜瀑布倒流得胜利则是独自行动,拿着办了十年的全新护照来到新东京国际机场(注:即成田国际机场)。

    抵达成田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国际航班的起降虽然还没收班,不过从傍晚开始的雨却越下越大。因为还没有乘客对柜台的女性地勤人员发牢骚,所以她们脸上还挂着盈盈的笑容。

    而当前能够使用的行动基金,只有可悲的学生信用卡,但起码还够买到奥勒冈的来回机票。只不过被询问经济舱好吗?时,只能够乖乖点头回应。此时他在心里悄悄大喊:可恶!我绝对要变成有钱人

    只怪去年买得股票至今还没有赚到一毛钱。

    请问您要等候补位吗?

    因为是怀抱着复杂的心情在柜台前排队,突然被告知机位已满时,还真的有种期待落空的感觉。

    奥勒冈那么受欢迎阿?对喔,现在正值秋天观光季节,人们都冲着秋天从奥勒冈开始(注:日语发音接近日本电视连续剧爱从奥勒刚开始)而前往旅游,所以才会客满吧)

    先生,如果您要去尼加拉瓜瀑布的话,应该是去加拿大吧?

    我、我知道。我还知道猴子也会从树上掉下来,所以再厉害的人也会有出错的一天。

    许久没有在众人面前丢脸的涩谷胜利,遭到笑咪咪的女地勤人员纠正。他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自称是美国归来的丢脸事。而且再等候补位的时候,有好几个航班因为天候的关系而无法起飞。无法登机的旅客把长椅填满,大厅也因为人们的不满而变得闷热。日本现在才十月底,所以对空调服务还很随便。

    但是大家也无意到外面去。雨势因为风势变强的关系,变成横向飞舞的豪雨。看到打在玻璃窗上的暴风雨,才让人察觉关东地方正受到台风的影响。

    现场已经有人做好熬夜等待航班的觉悟,也有优雅的商务旅客打算在邻近的饭店慢慢等候。以上两者都办不到个性又火爆的人,就把气出在地勤人员身上,因此到处都听得到旅客不满的抱怨声。

    更新网站告一段落的胜利,把惯用的别人27号盖阖上。在他旁边的旁边的旁边是一个因为无法抽烟而坐立不安的上班族这是从对方衣服上的烟味所得知的。要是那个健康优先、讨厌香菸的弟弟,可能连五分钟的坐不住。

    这时候胜利打算耍点小手段,于是朝商务舱专用的贵宾休息室走去。亲切的女性地勤人员站在PC旁边,等候进来休息的旅客。他试着报上鲍伯的名子,想不到轻轻松松就进入贵宾休息室。

    谢谢你,鲍伯。原以为你只会用贝壳遮住胸前两点的性感打扮,大跳巴西森巴舞,没想到还可以在这种地方派上用场。

    贵宾休息室与普通旅客挤在一起等候的班机大厅截然不同,简直像是天堂。在配色沉稳又有效应用的室内,空着许多能让身体陷在里面的柔软沙发,空调也很完善。除了供应咖啡、红茶等无酒精饮料,墙边的杂志架上还有完整的商务相关杂志,但就是没有体育报纸。

    这里简直是另一个世界嘛!

    任意摆放在一旁的小册子里,甚至还写着会赠送乐烧当作搭机纪念品,不过这也要等自己幸运上了飞机再说。想必航空公司会送狸猫(注:信乐烧为日本著名六大古窑之一,以制造开运狸猫出名)吧?

    当胜利一边想像自己抱着傻呼呼的杂食动物回家的模样,一边在纯白咖啡杯里注入咖啡并准备走回位置时,他看到空荡荡的休息室里有个女孩。她就坐在自己摆放行李的桌子旁边。附近明明空了一大堆位子,干嘛偏要坐在胜利附近?

    但是先坐在那里的自己突然换位子又很奇怪,于是他端着咖啡杯走回女孩旁边。只要瞄一眼就能知道,对方很明显地是位外国人。天生的棕发绑得很整齐,棕色睫毛后方的灰蓝眼睛带着笑意。但是身上的衣服却是标准日本风格接近鲜红的底色加上金线刺绣的鱼型图样,令人联想到名古屋的老板娘而大受好评吧?不过这里是台风肆虐的国际机场,不管她在怎么亲切微笑,也只会被当作奇怪的外国人看待。

    还是别跟她扯上关系好。个性意外保守的涉谷胜利一面避免跟她四目交接,一面啜饮着咖啡。

    嗨!你妈好

    你妈好。

    对方真是积极这个假装是日本通的外国人到底想干嘛?

    你是、艺妓吗?

    不,我不是。

    OH!真是遗憾可惜,切腹算了。

    她指着自己的和服,抬头挺胸,得意洋洋的说:我是艺妓。

    不,妳应该不是。

    NO我应该是艺妓没错。

    灰蓝色的眼睛带着泪水。不但惹哭了外国人,而且还是年纪比自己小的旅客,胜利连忙放下翻开的杂志说:

    阿抱歉,阿对不起。我不曾请过艺妓表演,也没见过真正的艺妓。真的很不好意思,是我不对。

    利用休假到外国旅行的日本人虽然越来越多,但是到日本来观光的外国人却不怎么多。要是让她对日本留下不好的印象,不要说是提升二次来访率,搞不好连她的亲朋好友都会变成反日派。不是连东京都知事都大方提倡要让日本变成观光大国吗?就算对方是搞不清楚状况的追杀比尔女主角,既然自己是她第一个接触的日本人,就必须亲切的对待她。

    这身艺妓的装扮真的很不错呢!嗯尤其是逆流而上的鲑鱼,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NO这是鲤鱼。你一点都不知道现在是西元一千年吗?

    哈哈啊哈哈哈现在是西元两千年左右吧。

    真搞不懂她是故意说笑,还是天生如此无知。

    她可能误以为对方接受自己的冷笑话,于是开始亲切地跟胜利聊了起来。她拿出怀中的护照给他看:

    我是利用秋季休假到日本朋友的鸡鸡(注:原文为トモダチンコ),与朋友的家トモダチンチ只有最后一个自不同)玩。

    啥!?

    听到这句话的胜利吓了一大跳。年轻女生怎么会在公共场所说出那个字呢?还有,是哪个家伙教她错误的日语?

    等一下,小姐。不是朋友的鸡鸡,应该是朋友的家吧。

    OH没错。是朋友的鸡

    是家不是鸡,差个音差很多被她打败的胜利不禁用三根指头按住眉间。

    这世界真是乱了。一个年轻女孩竟然能够毫不在乎地说出这么露骨的字眼,美国到底乱成什么样子?

    对方是我的网友、网友喔为了加深美日文化的交流,所以我们互相援助交际呢。

    真不知道该不该说加油

    如果她说的话属实,那可不是值得推荐的文化交流吧?OH!日本真是堕落了而且不是日式美语,还是美式日语的影响,让人不禁感慨日语已经失去五、七、五(注:日本传统韵文短歌与俳句,都是五、七、五音节起头)的美丽韵律。

    妳朋友不来接妳吗?还是受到台风的影响而迟到呢

    的确被她的外国腔调影响了。

    NO、NO、NO。

    少女举起右手在脸前挥动,表示否定的意思。

    我在等一个叫做BOB的人。在我去朋友的鸡鸡玩的前三天,打算先请她带我去参观他家的嘉年华会呢

    这样阿

    胜利伸手拿起没看完的杂志,开始查看上个月的汇市波动图目不转睛地盯着欧元。

    希望妳说的那个鲍伯是个正常人。

    话一说完,两个人就陷入沉默,只是盯着窗外的豪雨。

    鲍伯?

    妳说的鲍伯是那个鲍伯吗!?

    劈头问了这个问题之后,他才惊觉自己真笨。鲍伯根本就是个浦通道不行的名子,就跟有很多人叫三郎的道理一样。况且对方不过是在机场碰巧坐在自己旁边的旅客,应该不可能跟那个鲍伯有什么关系。

    妳说的那个BOB是哪个BOB啊?

    自称是艺妓的蓝眼少女用流利的英文反问。

    他戴着一副眼镜,是戴着墨镜、非常臭屁的大叔。

    那肯定不是同一个人,我认识的BOB一点也不臭屁。我所认识的是开朗又爽快的BOB叔叔感觉很像是HIGH过头的劳勃迪尼洛喔!

    劳勃迪尼洛?那真巧,我说的鲍伯也很像他呢,该不好是CLONE(复制人)吧。

    咦?你的朋友是CLOWN(小丑)?你的英语好烂阿。现在就连幼稚园的小鬼都不会那么说。

    那、那、那、那你自己的日文又好到哪里去阿!?

    胜利咽下想要大喊的心情,在膝上紧握双拳。胜利,你要忍耐,这时候一定要忍耐。会让老师在家庭联络簿上写脾气暴躁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弟弟才对。

    正确来说,应该不是BOB长的像劳勃迪尼洛,而是劳勃长得像BOB。因为我在等的BOB,是从很久以前,甚至从我曾祖母那个时代就戴着那种墨镜、梳着这种发型呢!

    从曾祖母那个时代

    没错,很怪吧?简直跟怪物没什么两样吧?而且还半开玩笑的说自己是魔王呢!

    胜利突然握紧拳敲打桌面,咖啡杯发出刺耳的声响。

    他叫什么名字!?

    穿着和服的波士顿人露出讶异的表情,然后又用怪腔怪调的日文说:

    名字?喔~我的名字叫做艾比盖儿葛雷弗斯。

    不是妳的名字啦,我是说鲍伯的全名!

    很少有人说得出地球魔王的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