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终将成为魔的一首歌 村田健的失踪宣言
    「我——我——村健丹波——我——我——是我是我诈欺电话。哥伦布,我是『追忆逝水村田健』里没有被流逝掉的那个村田健。」

    「哥伦布不是问候语吧?还有,村健丹波又是什麼?什麼是村健丹波?哪一个是姓,哪一个是名字?」

    「临时找来的搭档就是因为没有默契所以才辛苦~没这么困难好吗?我朋友的哥哥,村健是名字,丹波是地名。」

    「喔~是吗,我弟弟的朋友。先别管那些事,快让我去找弟弟啦!」

    「我朋友的哥哥你真性急耶!这点倒是跟涩谷一模一样。倒是有色眼镜,在这年关将至的时候,『第九(注:贝多芬的第九号交响曲「合唱」,日本年末的时候到处都能听到这首曲子)』已经开始在你脑子里演奏了吗?」

    「才没有这种事,先别管那个,请你别那麼若无其事地用那么没有礼貌的方式叫我。」

    「可是你一变身不是会成为色眼镜吗,我朋友的哥哥?我听说你在大学研讨会的尾牙上喝醉,还直接以迷你裙圣诞老公公的装扮回家,事後成了著名的小插曲呢!」

    「那次我没喝醉啦!」

    「那样可是罪加一等喔,我朋友的哥哥。像你这样的人,将来从眼镜一族毕业後就会晋升成墨镜一族呢!」

    「你错了,我未来不会成为大门军团(注:出现在日本警匪连续剧『西部警察』里的警视厅警察署搜查科的别称),而是东京都知事。话说回来,我不是叫你让我快点去找小有吗?村田健!」

    「对了对了,刚刚提到年终对吧?色眼镜。话说回来,你觉得今年的流行语大赏会奖落谁家呢?应该还是跟奥运有关的『干劲——!』(注:日本人为代表日本参加二OO四雅典奥运摔角项目的浜口京子加油的打气台词)吧?」

    「要是光凭干劲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就没有会拖稿的作家了。说到跟奥运有关,应该就是那个吧?就是游泳的『超——爽的!(注:代表日本参加二OO四年雅典奥运蛙式一OO公尺游泳项目的北岛康介在拿下金牌之後所发表的感言)』。不过对我家小有来说,应该是西武队那个叫GG(注:指的是西武队的佐藤隆彦)的选手,在击出第一支全垒打后接受访问……不是这个啦!我不是叫你让我去找小有吗?我弟弟现在下落不明耶?」

    「瞧你一脸担心的样子,你不是若无其事地交了女朋友吗,色鬼!」

    「女朋友?你不会是说那尾锦鲤吧?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村健丹波!我可是个洁身自爱的男人,如果她是我女朋友,哪可能这么快就交往就突然消失呢?要用长远的眼光,以长久的目标,长期的展望持续追求才行。」

    「没错,像我就有一个从小学一直用到现在的闹钟呢……」

    「你真是珍惜东西啊!」

    「过完年马上就是新月了呢,我朋友的哥哥。」

    「又有好吃的年糕……!等一下,你是不准备让我去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