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宝藏深埋魔的荒土之下 第一章
    原本以为这位大哥只是个保镖

    名叫海瑟尔葛雷弗斯的女性眯着正如其名的榛色眼睛(注:海瑟尔的英文Hazel是榛的意思)。

    真叫人意外,你怎么会用那个名字叫我?

    她摇着满是脏污的白发,把干燥的燃料投进熊熊燃烧的火堆里。就散发的臭味判断,那应该是某种动物的粪便,不过还是别确认比较好。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只听说从很远的地方的魔族国家来了一位国王,想不到疑似魔王一行人的你们竟然长得这么普通,而且还会说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语言。更令人意外的是其中一名保镖居然知道我鲜少使用的姓氏!

    不存在的语言?

    我下意识地把手伸到喉咙,并没有针对哪一个人询问:

    我刚刚,是用什么语言说话啊

    老婆婆用不可思议的表情打量我跟肯拉德。

    是英语喔。都怪我不小心脱口说出Comeon。你们讲的英语很正统,只是发音独特,听不出来是哪里的腔调。我是觉得很像波士顿或特伦顿的口音,不过也很像是带着时钟的奇怪兔子呢。

    你说是英语!?怎么可能!老婆婆不对,对不起Miss不、是Miss.贝尼拉,对吧?我可是ICan'tspeakEnglish哟!

    糟糕,越是在意,越会讲出教科书上的生硬英语。因为我国中的英语老师不会说英语,所以如果我能够说出通顺流畅的英文,那还真是奇迹。搞不好我还会说出这ISAPPLE而不自知呢。

    老婆婆将满是皱纹的两手叉在腰上,爽朗地对我们的困惑一笑置之。

    好一个有礼貌的少年,我不是说过了吗?没有必要那么拘束。不管我再怎么硬朗,来这个国家时已经六十多岁了,要是看起来还像个年轻女人,那就太奇怪了。

    听她的口气应该不是出生在这块土地上的神族,而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从她眼睛颜色判断,的确很难说她是道地的神族。

    不过小兄弟,你说话的方式真有趣呢!里面夹杂着儿童牙牙学语的生硬单字,还有年轻人使用的日常口语,简直像是同时在听鹅妈妈跟肥皂剧一样!

    其实你说的话也很耐人寻味。

    原本一直沉默的伟拉卿终于开口说话了,想不到他的声音竟是如此严肃。

    保镖、鹅妈妈、肥皂剧,全都是这里没有的字眼。海瑟尔,我知道你是从哪来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先发问的人可是我喔!

    她稍微抬高下巴,从下往上盯着肯拉德。在火光照耀下呈红棕色的眼睛在完全白化的流海后方闪闪发亮。各自虽然娇小,然而严肃的口气却散发出挑衅的气势。

    我的确是海瑟尔葛雷弗斯没错,但是我不曾在圣砂国使用过这个名字。因为奴隶没有姓氏。但是你们几个来自异国的访客怎么会知道呢?就算是耶鲁西派你们来引我们现身,应该也不会知道吧?

    火堆照亮了小屋,越烧越少的柴火爆开,火花跟爆裂声一同弹了起来。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应该不单纯只是这位小兄弟的护卫吧?

    不要随便用手指着他!

    当海瑟尔用食指指着我时,原本缄默不语的约札克忽然说了这举简短的话。虽然他讲的是圣砂国不通的共通语,不过还是听得出威吓的意思。她立刻把手放下,一直盯着一鸣惊人的约札克。

    我不晓得你跟伟拉卿有什么渊源,但是我无法容忍一个奴隶对我们陛下如此无礼!

    约札克!是这个人救了我们耶。不要说的这么过分啦!

    不高兴的密探对着指责他的我解释:

    可是人家说的没错啊,少爷。即使她帮助我们逃跑,但终究只是个拉水肥车的老婆婆哟。就算不要求她跪下来舔你的脚,可是用手指着陛下也未免太不客气了吧?

    话里掺杂了一点古里叶的人格。

    反倒是海瑟尔葛雷弗斯露出颇感兴趣的笑容和沟通无碍的肯拉德说话。看来她从约札克的态度就知道他正在生气。

    他生气了呢。

    他是因为自己的主人受到侮辱而感到气愤。虽然陛下是个开明的君主,不会拘泥于身份地位,不过对一位向国王效忠的臣子来说,那又另当别论。

    听到这番令人背脊发痒的解释,我尴尬得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才好。当我望着几乎腐朽的木板墙与天花板的交界处时,海瑟尔用跟先前完全不同的语气说:

    小兄弟,你真的是魔王陛下啰?即使衣衫褴褛,你们也是如假包换的真魔国外交使节团?糟糕,看来不能再喊你小兄弟了。

    突然单脚跪下,像骑士般捧起我的右手。

    陛下。

    哇!等、等一下!

    看到她必恭必敬地向我行礼,我也连忙惊慌失措跟着蹲了下来。两个人就好像是正在祈祷中的少女。

    请原谅我对您的无礼举动。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这样会让我很尴尬的!我最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了随便你想喊我陛下或大魔王或无印有利都行,但是求求你别对我做出像是在触碰肿包一样、小心翼翼的举动!

    海瑟尔轻轻扬起嘴角,露出一点也不像是老婆婆的大胆微笑。她改用握手的方式,用力握着我的右手说:

    请多多指教,陛下。我躲在墓地里很久,还是头一次跟现任的国王见面呢。

    躲在墓地里海瑟尔婆婆,你是盗墓贼吗?

    如果真的是盗墓贼,还真巴不得能多留点财产给我的子孙呢!

    她用非常遗憾的表情咋舌之后,又恶作剧似的捂住嘴巴。慢慢站起来,问我这两位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原来你们是伟拉卿跟古里叶。真高兴啊,我已经很久没有认识有姓氏的男人了。不过会谈的过程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呢。就算你们不自力救济,也有帮手出现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看来你们是被耶鲁西皇帝设计了,这样的解释应该不为过吧?

    NO!

    我喊NO的声音出乎意料地大,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把头别到一旁,回想坐在王位的圣砂国年轻皇帝耶鲁西,还有靠在他旁边的双胞胎哥哥。虽然那只是发生在几个小时前的事,但是只要一回想起来,就觉得脑袋有剧烈的麻痹感。

    我们不是被耶鲁西设计陷害的。我我们是被萨拉也就是耶鲁西的哥哥萨拉列基骗了。没想到他们居然是兄弟。

    万万没想到对我那么亲切的萨拉列基,从一开始就是在骗我。

    我也是花了半年的时间才发现神族大多是双胞胎。譬如刚刚才照过面的男人怎么会在这里,对方可能是个飞毛腿吧。况且,任谁也想不到,小西马隆的国王居然跟这儿的皇帝是双胞胎吧!

    海瑟尔表示同情地点头,继续发问:

    不过魔王一行怎么会只带这么少人就跑来圣砂国呢?难道是我搞错了吗?我听说出岛跟供电几乎都是小西马隆的人,登陆的魔族就只有两、三个呢。

    在谈那些以前,也请你表明你的身份。

    伟拉卿突然打断我们的对话。他说的没错,身边有个头脑冷静的人真是太好了。

    我对海瑟尔葛雷弗斯有无数个疑问。但是你既然还有其他名字,那么我们对贝尼拉也有着很多问题想问。

    没错,贝尼拉、贝尼拉小姐!这位太太嗯女士,既然你是贝尼拉,这就表示我们寻找的目标就是你啰。请你告诉我,你认不认识杰森跟佛莱迪两个女孩?她们现在人在哪里?我收到她们写的信了。

    照理说她们应该如愿回到从小离开、内心十分怀念的故乡,在圣砂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但是根据我收到的信上内容,根本就没有只言片语跟幸福有关。倒是在不必要的赔罪之后,唯一看得懂的单字就只有这些

    贝尼拉、希望、救。

    请你告诉我,我到底要把你从什么状况中救出来?那些孩子遇到什么事了!?海瑟尔婆婆请你告诉我,既然你自称是贝尼拉

    就在我抓住海瑟尔手臂的同时,远处传来几声狗的叫声看来追兵已经发现这里了。

    我们应该还得继续聊吧?

    没等我们回答就转身往小屋里面走,伸手准备开门。

    既然如此,先换个地方吧。

    她一把抓住门把,木屑就哗啦哗啦落下。当她打开这扇似乎只要用力拉就会分解的门,一间大概一公尺平方的小房间呈现在我们眼前。

    真不知道该说是小房间,还是进不去的衣橱,倒是地板中央有个四方形的人工洞穴

    是厕所吗?

    海瑟尔拆掉其中几块地板。

    而、而且还是粪坑

    俗称扑通厕所。我只有在乡下的爷爷家看过,而且已经没在使用了。

    放心,用不着担心啦。这里没被当成厕所使用。进去吧!

    她一手抱着木板招手叫我们过去。肯拉德率先钻了进去,约札克则是在后面推着我的手因为狗叫声迅速接近了。

    洞穴下方有一道跟入口出一样狭窄的细梯子。如果是肩膀比较宽的成年人,可能会装到两侧的墙壁吧。

    利用厕所进行移动让我想起不太好的回忆请问一下,这里真的从来没有被当做厕所使用吗?

    从里面把地板摆回原位的海瑟尔头也没回:

    只有极少数迷路到此的卫兵,把它误认为是厕所而在这里小解而已。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句话翻译给肩膀宽厚的密探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