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宝藏深埋魔的荒土之下 第六章
    处刑的方式因应不同的地区及民族而有所不同。

    之所以让我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准备迎接人生终点的男人们,正站在临时搭建的木台上,面对绞刑台滔滔不绝述说关于财产分配的遗言。无法全部挤进广场的围观群众,也理所当然地讨论他们身上服装跟脚上凉鞋的继任者,以及他们妻子的再婚权利等话题。

    附近有个人类商人,身边跟着一个似乎受雇于他的翻译,尽责地详细翻译,连拼命寻找杰森跟佛莱迪的我,都听到缺了床脚的床要让给谁。真是够了,他的床铺要给谁都无所谓,他的太太要跟比自己年纪小的男人再婚也跟我无关。

    至于第二个男人则是声音高亢地开始批评对现今政府的不满。旁边那位圣砂国国民兼翻译当然没有把这些话翻出来,不过舞台上的官员立刻拿东西把男人的嘴巴塞住,我想那名人类商人大概也能猜出一二吧。我环顾四周的女性,发现她们都红着脸紧皱眉头。

    咦?难不成他刚刚是在讲黄色消化?

    第三个男人很有胆量。

    他双手绑在后面,纵使绳索挂在脖子上也面不改色。以人类的年龄来计算大约是四十多岁的男性,整个人削瘦得连喉咙跟手臂的骨头都清晰可见。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已经生病了,所以就算面对死亡还能够如此从容不迫。

    虽然是临时搭建的,不过木台非常坚固、高大。这些组合木材超过人们的身高,因此无论下面的群众再怎么伸手也够不到那些即将被处刑的人。宽度约有六块榻榻米那么宽,所以即使站了六名身世背景不同的男人,还是绰绰有余。

    站在广场边缘,比大批群众所在位置还要后方的我,一面踮着脚尖避开人群的饿头,一面拼命找寻杰森跟佛莱迪,但是看遍整个木台就是没看到疑似她们的总计。被套上绳索的只有三十几岁到四十几岁的三名男子,其他就是身穿制服的官员。

    没看到。

    我以为它们晚点会送来而往护送的车中看去,不过没有篷罩的马车空空如也。

    怪了,到处都看不到她们。

    该不会是临时取消了?

    看过她们长相的约札克好像也没有看到。可能是正午阳光太过刺眼的关系,他举起一只手遮在眼睛上面。放眼望去只见一片近白色的金发,也难怪会觉得刺眼。

    如果她们停止处决

    因为差点说出那就太好了这句话而让我心慌不已。我怎么可以有这么自私又冷酷的想法呢!现在上面还站着三个即将被处死的男人。只要救出自己认识的人就够了,这种想法实在太自私了,光是在心里想就觉得惹人厌。

    现在怎么办,少爷?要变更作战计划吗?

    上面传来某一首耳熟的歌曲,盖过了约札克的询问。没有留下任何遗言的第三个男人突然开始唱歌。那是在王宫前画出星星印记的孩子,以及海瑟尔曾经低声吟唱的那首歌。他的音量之大,让人无法想像是从那么细瘦的身躯发出。虽然我听不懂歌词的意思,但是歌声响彻广场的每一个角落,就连在场的群众都为之动容。

    有些人满脸不安地面面相觑,还有些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身旁的人。我不知道歌词有什么意思,而让这些市民感到如此不知所措。但是即将死于无理规定的奴隶歌声,确实扰乱了在场人们的心。

    我不打算变更作战计划,可是

    时间非常紧迫。如果等到确认杰森跟佛莱迪是否在场,就没办法搭救其他三人了。阿吉拉先生跟他的亲戚也准备好要引起骚动、开始作战计划了。

    动作得快一点

    放心,还没执行呢。嘘!不要回头。

    贝尼海瑟尔婆婆?

    从我身后细细传来的声音是英语。就算可以压低声音想改变特殊的说话方式,但是只要是地球人都能马上知道是谁。

    皇帝陛下还没现身以前,是不会执行死刑的。当市民、民众不是奴隶哦,听过陛下的说话后才会行刑。他们将会被套上布袋再吊起来这是既原始又确实的方法。

    贝尼拉也就是海瑟尔葛雷弗斯白发苍苍的头出现在我肩旁。我的身体面向正前方,斜眼看了她一眼后,发现她穿着跟昨晚截然不同的华丽服装,俨然是生活富裕的老夫人模样。没错,简直不像是奴隶的领导人,反而像是来参观活动的市民。她露出目中无人的笑容说:

    总要做做样子才不会被怀疑啊。倒是陛下怎么会在这里?那两个女孩不在这里吧?

    我还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推翻今天早上的决定?

    清晨的时候,伟拉卿两手空空来说服我。

    两手空空!?他不是有活动资金吗,怎么会那么做?

    他说要我帮忙。其实他大可花钱雇用我,可是却特地低头来求我。我那些伙伴得知之后也决定要来帮忙。不过我有事先声明:那个人是有钱人,既然有得拿就拿吧。

    贝尼拉开玩笑地那么说,还眨了一下眼。最近由于过去的记忆之门突然被开启,我心想已经有多久没有人对自己送秋波了?或许是从跟着老爸去美国工作之后吧?而她又有多久没这么做了呢?不过她看起来非常开心,我也感受到她内心的澎湃。

    请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基于同情、也不是被你们的热情打动,更不是因为其中有小孩而无法见死不救。只因为我听到小兄陛下的话之后,觉得杰森跟佛莱迪这两个孩子以后能够派上用场,才会改变决定的。对于无法使用法术的集团来说,具备强大法力的帮手是非常珍贵的。而且

    眼角的皱纹变得更深。

    基本上,其他三个人都是我的可爱伙伴呢。

    原来如此?

    我打着节拍随声应和。我了解她为什么要故意这么说,不过事到如此她根本不必再装得这么冷酷无情。

    这么说来还有其他帮手啰

    你听好,不要往那边看喔!像是那个卖甜甜圈的摊贩,还有卖糖果的人以及卖砂糖点心的女孩都是。

    怎、怎么都是甜食啊?

    忽然间,和刚才的歌声截然不同的突发状况让群众为之骚动。所有人都抬头往上看,无数视线盯着用警备栅栏隔起来的专用道路。他们握拳准备呼喊,没有人带着索然无趣的表情,全都是类似期待、憧憬、欢欣的兴奋情绪。

    他来了。

    就连海瑟尔的声音也带有某种期待,只不过感受不到任何憧憬及欢喜,反而比较像是比赛前神经紧绷的感觉。

    我还以为他会搭乘金光闪闪的马车现身,结果完全出乎预料。圣砂国的年轻皇帝是坐着可动式的专用座位入场。换句话说,他那里算是特等席喔。以传统文化的说法算是朝会神轿,讲的梦幻一点就是在临海游乐园游行用的花车。少年皇帝就坐在被花朵与黄金装饰得美不胜收的二楼位置,还以让人不耐烦的优雅姿态挥动右手。

    真有你的,等级果然跟我不同。

    即使指间的欢呼声让我的听觉变得怪怪的,不过我还是在其他的地方对他钦佩不已。想不到他坐在两层楼高的朝会神轿顶端还能如此冷静,可见他的神经确实与众不同。

    纵使我拥有2.0的视力,还是因为距离实在太远而无法看清楚。不过今天的耶鲁西好像把头发绑在后面,身穿淡绿色服装再搭配鲜黄色腰带。他对激动的市民挥手,口中念念有词,神情愉快地回应他们。这跟昨天见到的他感觉多少有些不太一样,可能是他的表情也有分业务用跟私下用两种吧。

    皇帝两旁各站着一名随扈,坐着的椅子后面还摆着一个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奇怪的大布袋。那个大小如果塞近两名成长中的孩子应该是绰绰有余。我突然觉得那只布袋在蠕动,讶异的我连忙眨了好几次眼。是我的错觉吗?还是朝会神轿的震动导致布袋随之晃动?

    我揉揉双眼再看一次。搞什么,原来是我神经过敏不对,又动了!

    可恶,要是这时候有真魔国野鸟协会推荐的魔动望远镜偷看小子就好了!

    需要的时候不在身边的东西是女王的构想;想要的时候却不在才是真正的好男人哟,少爷。男人就是这样学会如何妥协跟死心的。而人们就把这个叫做算了法则。

    对我来说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呀。啊!

    一瞬间我在布袋下方看到又白又细的棒状物体,很可能是她们的脚。

    难不成只有杰森跟佛莱迪因为某些原因赤道,所以直接装在布袋里带过来

    把可爱的女孩装进布袋?跟耶鲁西相比,这种手段应该是前任女帝阿拉英的最爱吧。

    阿、拉、英?

    是上一任皇帝的迷宫女子,耶鲁西的母亲。听起来很不舒服吧?总觉得跟什么东西只差一个音。不过她是个冷酷又可怕的女人。在阿拉英同志的期间,我的伙伴们受到残酷的差别待遇。所以当她儿子即位时,所有的奴隶阶级可是开心得欢天喜地。

    她是不是被邪恶的神灯精灵附身了?

    不过那个布袋的确在动。

    就在这个时候,作战突然开始了。

    广场西侧的出口附近果真发出如同当初计划的小规模爆炸。以这个为开端,紧接着又出现好几次爆炸,原本因为看到皇帝登场而激动的民众,开始惊慌寻找避难场所。而我们打算趁着混乱之际接近处刑台,解放被囚禁的奴隶。虽然是单纯又平凡无奇的方法,但是成功的几率却可能比精心筹划的方法还要高。

    海瑟尔也压低身体冲了过去。负责火上加油的我跟约札克,悄悄把口袋里的爆竹点燃往树丛里丢。

    怎么办,约札克!皇帝身后的布袋

    有可能是佛莱迪她们吗?

    我对部下过于直接的话猛点头,为了以防万一,我询问他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我的身体已经做好随时往前冲的准备了。

    我接下来的工作是什么?

    待在这里不要动。

    我想也是,果然没猜错。那我就先待在这里不要动好了!

    可是我想趁肯拉德、海瑟尔跟其他人去搭救三个可怜男人时,尽量靠近前方偷看情况。如果确定布袋里不是杰森跟佛莱迪,再趁作战结束以前回到原来的位置就好了。

    真受不了你耶少爷。等一下你要陪我挨伟拉卿的骂哟!

    光是要逆着人潮走到停在正前方的朝会神轿就花了不少工夫。我稍微瞄了一眼,只见虽是奴隶阶级却穿着跟市民差不多服装的男人正在殴打官员与士兵,并且揭开囚犯脖子上的绳索。看样子一切都很顺利。

    尽管有护架的义务,不过耶鲁西的特等席却只有先前一半的人员保护。可能是因为发生出其不意的袭击,所以指派随扈前去协助处决人员吧。我顾不得自己身上的衣着打扮,在花圃中边爬边想: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的,囚犯被劫走跟危险人物悄悄接近陛下比起来,到底哪个比较严重啊?

    只要绕到障碍物边缘的后方,想抓住朝会神轿并不太难,重要的是接下来的问题。我开始像只青蛙往上爬,幸亏上面有许多装饰物,都是可以让我立足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有个小念头,希望自己是那个穿红色衣服的节肢动物超人。如此一来只要从手掌喷出细丝就好了,这么一来不晓得有多轻松啊。

    好不容易到达二楼,我小心翼翼地希望不要被发现,只敢从眼睛的高度偷偷窥视四周。现在可以看见卫兵的脚,以及摆在他们前面的那个布袋。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布袋看,它果然在动。但也没有夸张到动得远处就能看见的地步,只是微微抖动的程度。从布袋的缝隙还可以看到又细又白的脚踝。

    是人,果然没看错。

    应该不会是装满巨大幼猫的福袋吧。

    谁晓得?

    密探跟我不一样,行动起来毫不犹豫。

    他蹑手蹑脚地跳到二楼,撞倒卫兵之后便狠狠地往他们身上打去。而且用的是他刚刚碎碎念说不好拔出来的剑柄。

    没有浪费任何一秒就抓起灰色的布袋,吆喝一声便扛了起来。

    这时皇帝陛下终于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喊:来人啊,有刺客!我连忙往特等席爬过去,设法代替两手都没空的约札克摆平耶鲁西。

    我该捂住他的嘴呢?还是该限制他的行动?糟糕,我没有带胶带过来!

    但是耶鲁西非但没有大声嚷嚷,反而毫不迟疑地对戴着帽子的我说:

    嗨,有利。

    他笑得像是盛开的蔷薇花,并用淡绿色的袖子捂着嘴。

    你果然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我的背脊开始冒冷汗。

    这张脸、这个声音、深金黄色的眼睛、衣服跟配件就跟大家一样,不过他是

    难不成?

    我硬挤出沙哑的声音,他不是耶鲁西。

    你是萨拉列基?

    年轻的圣砂国皇帝耶鲁西,不可能会说这么流利的共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