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宝藏深埋魔的荒土之下 第七章
    跟他们两兄弟起争执至今还不满一天。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一起旅行的萨拉列基跟在圣砂国等候我们的耶鲁西是兄弟,并且被卷入他们俩的阴谋之中,还被迫签署攸关国家命运的文件,从这些时间发生至今还没有超过24个小时。

    你是萨拉列基!?难道你们交换身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坐在这个国家的皇帝宝座上?

    若是没有了那副戴起来很适合他的眼镜,他们兄弟的差异就只在于头发的长度跟服装。除此之外,就是弟弟耶鲁西看起来比较像个傀儡,不过那也还在可以容许的误差范围之内。

    原来在这里的人并不是圣砂国皇帝耶鲁西,而是小西马隆王萨拉列基。他的演技的确到了能轻易满片他人的境界。

    卡着拔不掉的法石戒指的小指开始痛了起来。

    冷静一点,能够操纵这颗法石的人是弟弟耶鲁西,而不是哥哥萨拉列基。萨拉并不会使用法术,所以才会从自己出生的祖国给撵了出去。因此现在所感受到的痛楚,应该只是我懦弱心理所产生的错觉。

    你的反应好夸张哦,有利。

    萨拉列基甩了甩华美服装的袖子张开双手,跟他弟弟简直是一模一样。果然没错,这就是所谓的神族。

    只不过是游戏而已哦,有利。既然我们是双胞胎,当然想要互换一下身份呀。那不正是同卵双胞胎诞生的乐趣所在吗?更何况我们十几年没见面了,稍微玩一下也不为过吧?

    你的意思是,把人处死是游戏?

    被处死的一方或许必死无疑,不过对旁观者来说,应该算得上是种娱乐吧?

    那你怎么不去当被处死的一方!

    邪恶少年王那令我恨之入骨的清秀脸庞,一边露出可爱的笑容一边往下方看。

    虽然身为一国之主,我还没仔细看过处决的场面呢。于是我便接受耶鲁西的提议,决定来当个高高在上的旁观者。反正弟弟说他从小就见证过许多次,早就看腻了。对了,前面那位不是伟拉卿的侍卫

    他对着我的密探,举起修磨整齐宛如樱贝的手指:

    能不能请你放下那只袋子?因为在里面装的是王宫见习女官。

    什么!?

    压低身体不让地面士兵看到的约札克,在我还没大叫之前就先放下布袋,并且将它打开里面出现两名陌生的少女。除了头发跟眼睛的颜色外,根本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更别说她们是姐妹了。

    你骗我们?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有利?究竟是谁告诉你,你要找的人被套在布袋里放在这儿?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可是非常扯的假情报耶!很遗憾,你被提供情报的人给骗了喔。

    萨拉列基皱着端正的眉毛,摆出一副打从心底表示同情的模样。根本没有人告诉我那种情报。我只是按照常例,凭自己的判断一意孤行,然后又跟往常一样摔了个大跟斗,只是如此而已。

    如果是真正的间谍,那帮手阿吉拉带来的情报呢?日期时刻全都正确,死刑也确实执行。若不是正下方的广场发生爆炸的话,那三名男人应该早就没命了吧。

    不过在这里并没有那些孩子的踪影。我应该庆幸她们并没有在这里吗?

    名单里的名字

    哦、你是指以神族来说,名字很罕见的孩子吗?

    曾是旅行伙伴的少年王,在纤细的下巴前拍手。

    她们不在这里哦。而是在远方的设施里,实在没有时间把她们带来。

    这是什么意思?

    相对于萨拉列基如同银铃般清脆的嗓音,我从齿缝中硬挤出来的句子让我像个标准的大坏蛋。在不知情的第三者眼里,十之八九会搞错我们的角色吧。

    我只是把在船上听到的名字加进去而已。我相信只要这么做,有利,你一定会回来。

    然后他笑嘻嘻地说:重要的话千万不能大声说出来哦。看见愚蠢的猎物如愿中了圈套,让他格外开心呢。

    有利,你还是会回来吧?

    我恨不得往他白皙的脸颊甩耳光,然后再狠狠臭骂他一顿。我拼命地压抑住想揪住他胸口摇着他逼问那两个孩子在哪里的冲动,并且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不值得你揍。

    撤退吧!

    我乖乖听从约札克的建议。我俯视下方,看到囚犯套着颜色与四周融为一体的布巾,已经混在争先恐后逃走的群众里,被人架着逃跑。我还看到海瑟尔跟肯拉德。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在短短的一瞬间,确认那么多情况。

    密探没等我回答,就抓着我的手准备把我抱起来。正当我准备抗议,表示我有办法自己下去时

    一道白线掠过我视野的一角,正要喊我名字的萨拉列基声音停在半空中。

    有

    他没说出利这个字。

    这个状况我有印象。虽然我的理智知道最好不要看,那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千万不要看,但是老学不会教训的我,还是忍不住回头。

    一支箭正插在淡绿色服装中央。

    跟那个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的目标非常明确,根本没有掠过我的身体。

    受到可怕光景冲击的我,全身血液就像被地面吸走。又一次有人当着我的面中箭了。就在我旁边,被最原始的武器射中。

    沃尔夫

    不对。

    那不是沃尔夫。

    我用力地摇着头,隔着披风的帽子紧抓住头发。振作一点,涩谷有利!沃尔夫不在这里,不可能被射中或受伤!不要害怕,对方瞄准的人是萨拉列基。

    伤患的脚步有点踉跄,仍旧叉开双腿站立不动,并且顽强地想自行把箭拔出来。不过无法顺利拔出,他气得咋了一下舌。看来伤势似乎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严重。我无意识地扑向他,把他纤细的身体压倒在地。

    别站着、很危险耶!?有人想要你的命耶!啊啊、你不要硬拔啦!

    为什么?任谁都不喜欢这种讨厌的东西触碰自己的身体吧?

    要是造成严重出血

    萨拉列基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去,他把我推到一边,伸手把做工精巧的箭从胸口拔出。箭头白净无暇,没有沾到任何血迹。我觉得他是在炫耀自己的好运。

    陛下,那种人根本没必要救嘛!

    我的脚踝被趴下的约札克抓住。

    可是

    广场四周都是建筑物,几乎无法确认狙击手是从哪扇窗户射箭。不仅如此,还可能会有第二波的攻击,因此最好尽快离开这里。

    可是这家伙知道她们的下落。

    古里叶恨恨地瞪了一眼紧握着箭的萨拉列基。

    真是的!

    迅速抓起空布袋,粗鲁地把瘦弱的少年王往里面塞。

    约札克!?

    他动了动嘴巴,把布袋扛在肩膀:

    事后你一定要帮我证明哟,我可是持反对意见的。好了,快走吧!

    当我以爬下朝会神轿梯子的姿势往后看,一支与午后时分的中央广场格格不入的重装备小队正往这里过来。不过那些先锋士兵的脸,看起来不像是这个世上的生物,害我差点没抓稳梯子。

    尸体?

    它们还有僵尸或活死人等许多名称。不过外表看起来都一样,不是快坏掉的收音机,而是几近腐烂的人体。手中拿着武器、身穿盔甲前进的模样,就某种意义来说,很符合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不对,好像也有在二十一世纪的伦敦附近出没。

    是尸体、腐烂的尸体全副武装在动呢!

    怎么可能?少爷你也真是的,拜托要开也开点男人会有兴趣的玩笑吧。连真魔国都没有那种顾人怨的生物呢!

    死人骨头倒是随处可见。

    可是真的

    没有什么可是,为了古里叶,就请你当作没看见!

    就、就这么办。

    双脚走完最后一阶梯子踩在地面之后,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直到刚刚都没能好好呼吸。为了跑到会合的地点,我的肺里吸入满满的空气,其中确实混杂着腐臭味。

    看来出了什么事。

    在我们不晓得的地方,铁定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