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宝藏深埋魔的荒土之下 第八章
    一得知刚扛回来的布袋里所装的内容物,伟拉卿讶异得说不出话来。就算是他,也料不到会出现这种状况。

    真不该问的

    他把流海往上拨,因为练剑而长茧的手掌碰到右眉的伤痕。第一次看到他露出怎么会有这种事的表情。

    约札克,你不是跟在旁边吗?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

    被肯拉德狠狠瞪了一眼的约札克,故意躲到我背后:

    少爷答应过我啰,快点帮我解释吧。

    嗯,总之那个这不是古里叶决定的,是我。

    没把我的话听到最后的肯拉德,做出令人讶异的举动。

    他把布袋打开必要大小,趁萨拉列基还来不及发声就赶紧拿东西塞往他的嘴巴,再把先前松开的部分重新绑紧。

    肯、肯拉德?

    以行事作风一向稳健又提倡人权的他来说,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暴行。

    我以为他在发飙而惊吓不已,但是肯拉德却回以一贯的爽朗好青年笑容,只不过眼神并没有笑意。

    就当没这回事吧。

    这怎么可以?是我拜托约札克这么做的,因为萨拉知道杰森跟佛莱迪的下落。

    就算这样也不能让他们知道吧。

    肯拉德隔着我的肩膀看向贝尼拉跟她的伙伴。一道阴影掠过散发银色虹彩的眼珠。

    他长得跟耶鲁西没什么两样,知道他的双胞胎哥哥前来访问的人也很少。更重要的是,要是让他记住他们的长相跟这个地点的话,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他说的没错。

    或许耶鲁西曾经听说这座被以前的皇帝毁掉的地下都市,但是政府当局应该还不知道参与活动者的名字跟长相。尤其是在城内活动的帮手,若是被萨拉看到可就死定了。不仅无法再担任间谍的工作,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海瑟尔所说的话属实,那么狙击萨拉列基的人,就不是她的手下。

    打从一开始,大多数人都认为坐在可动式特等席出现的人是耶鲁西。如此一来目标就不是萨拉列基,而是耶鲁西陛下。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暗杀未遂事件。

    她跟反抗的伙伴们本来就不希望用武力解决。他们很难想像国家体制会因为皇帝驾崩而大幅改变,因此宁可选择让世人知道自己的惨状,等待国际势力的介入。如果伙伴之中有人想要以武力解决的话,应该不是派船出海到不确定是否能抵达的乐园,而是利用奴隶阶级的人数来武装起义。

    这样的说法虽然血腥,不过农具有时也是能变成武器的。

    海瑟尔的说明极有道理也足以信任,只是她回答的最后不忘加上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看来目标不是哥哥就是弟弟啰。

    我也不确定。

    我们回到昨晚海瑟尔带领我们走过的地下通道,走到大约一半的时候,确认追兵已经被我们甩掉,才好不容易松了口气。至于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危机被救出的三人则一一接受伙伴们的拥抱,毫不隐藏自己开心的泪水。

    虽然那两个孩子并没有在这里面,但我们还是把失望的想法从脑中挥去,衷心祝福那些得救的人,很高兴能够帮助他们。

    但也觉得自己好像又带回新的火种。

    这样的话,只好在问出必要的情报之后,把他连同布袋摆在什么地方吧真是的。

    他一面提出有如违规丢弃不可燃垃圾的方法,一面叹气:

    真是的,你们竟然绑架一国之主,还把人家塞进布袋里。

    如果是云特的话,铁定早就边喷云汁边大呼小叫了。肯拉德的嘴角渐渐露出笑意,还以硬是憋在喉咙里的声音开始笑了起来。

    倒、倒是你做事越来越大胆了呢。

    不要笑啦,我可是很认真的。

    对不起,不过

    最后他终于发出声音笑弯了腰。我知道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大笑了,很庆幸自己能够逗他笑。

    真过分。把他塞进去的不是我,而是古里叶哟!?

    啊、果然又把责任推到古里叶身上了!不过感觉很过瘾,不是吗?

    密探眯着眼睛征求我们同意。毕竟自从离开小西马隆之后,我们尝尽萨拉列基带来的各种苦头。如果要一一列出的话,恐怕早已罄竹难书了。像是把我带到圣砂国这件事,就跟大规模的绑架没什么两样。虽然报复的想法有违道德,不过很想耍酷地用英文来说说看。

    Revenge。

    这样的说法似乎比较能接受。

    关于那两个孩子的下落

    好不容易克制住笑意的肯拉德,一边戳着布袋一边说:

    那三个人并没听过杰森跟佛莱迪的名字。他们都是被隔离在距离首都最近的设施里,好像是临时决定要处决才被带来的,对于其他设施里的收容者不太清楚。但是不难想像环境都是很恶劣。至于是什么样的状况我实在是说不出口。

    好讨厌的话题喔。

    我也一边戳着袋子一边点头回应。

    光是想到那么小的孩子待在那种地方就感到很难过、心痛。她们的年纪跟古蕾塔没差多少耶。虽然我那个女儿也惹了不少麻烦啦。

    好吧~~那要不要逼这个家伙代替他弟弟招供呢?

    约札克把布袋踢得老远。这有点太过头了。

    别这样,太过分了。这么做就变成虐待战俘啰。暂时撇开小西马隆的事不说,但若是扯到圣砂国的话,责任就不在萨拉身上。

    儿时玩伴双人组默契十足地露出讶异的表情:

    他可是两度想要杀害你的人耶!

    可是两次都没杀成啊?

    虽说有一就有二,或许只有神明知道第三次会不会成功。但也多亏他前两次呕失败,让我的自卑感减少了一半。自小就接受资优教育、学习帝王学、生来就是要当国王的萨拉列基,那么完美的少年王居然两次都杀不了我这个喜欢棒球的平凡高中生。

    让我不禁觉得,小西马隆王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这也表示在还没遇到灾难以前,任谁也不知道会因为什么契机而转祸为福。

    唯独冯比雷费鲁特卿那件事我无法原谅他还是踹他一脚吧。

    这件事就交给身为哥哥的人去做吧。

    从城里逃出来的我们无处栖身,只能窝在昨晚海瑟尔带我们去过的红色房间。就算地下都市的地面既冷又硬,还是能让我们因劫囚作战而疲惫不堪的身体休息。毕竟我们是异国的逃犯,只要有能够遮风避寒的干燥场所,就该感谢人家的好意了。

    幸亏地底比夜风呼啸的地面暖和,在这里生火也不怕会被士兵发现。因为在距离颇远的通风口,只会冒出一点点烟而已。

    借了名义上是睡袋,可是却疑似毛毯的布块之后,我们三人便围着火堆躺下。因为被追兵发现的可能性很低,所以不需要轮流守夜。以逃亡生活来说,算得上是个好的开始。

    当我听见两旁出现规则的呼吸声,确定肯拉德跟约札克都睡着了之后,尽可能不吵醒他们,悄悄离开睡觉的位置。蹑手蹑脚地走近布袋,在里面的萨拉列基可能也睡着了吧,布袋一动也不动。

    萨拉列基?

    小心翼翼地解开布袋。想不到肯拉德绑得还真紧呢。

    不好意思,你一定很冷吧。

    我尽可能把布袋开到最低限度,然后把看起来满是灰尘的毛毯塞进去。相信从小生长在王宫的他应该无法忍受这种东西,趁这个机会,在他的贵族王公教育行程里,加入体验平民百姓日常生活的学习课程好了。虽然这对于生长在平民人口约一亿的日本的我来说,一点关系也没有

    顺便把塞在他嘴巴的东西拿掉。海瑟尔等人已经各自回去住所,所以不用担心说话的时候被发现布袋里装了什么。而且在这个房间无论如何大喊大叫,声音都不会传到地面吧。

    噗哈、啊

    嘘安静点,那两个人睡着了。

    我举起食指贴在嘴唇上。当我将火把靠近他时,只见疲惫不堪的萨拉列基抱着膝盖,像个胎儿般蜷缩。基于怜悯之心,我拉下布袋让他的上半身恢复自由。

    萨拉列基

    你的部下还真过分。

    少年王挺直身体,纤细的双手叉在腰际。

    踢我踢得那么用力。

    那件事我向你道歉。不过我们对你对你没什么好印象,这点你应该清楚吧?

    不过,真的很过分。

    他没有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当一回事,只是重复说了一遍过分,便伸起白皙手指拨开掉在脸颊上的头发。原本梳理整齐的头发凌乱不堪。我问他需不需要眼镜,才想起他的眼镜并不是为了矫正视力才戴的。

    我会尽快让你回城的,应该说是会把你放在接近城堡的地方,甚至是喷水池正中央。放心,很快就会有人发现你的。毕竟有客人突然失踪,而且还是皇帝陛下的亲哥哥,应该会引起骚动才对。搞不好街上已经有一堆搜索队在找你了。

    是吗?

    小西马隆的少年王一脸茫然歪着头。若是不了解他的真正个性的人,可能有七成都会被他的动作激发母性本能,而且还是男女通吃。

    就算是客人,也是差点被杀害的人喔?

    你不知道谁到杀你吗?

    他只要一摇头,接近白色的金发就会随意摇晃。

    不知道,我在这个国家没什么知名度。实在想不出来有谁会可以用成功率不高的远距离狙击来暗杀我。如果是国内政敌的话,倒能马上举出几个。

    不过这件事还真是令人沮丧

    没错,不久之前萨拉列基才在冠了自己名字的军港遭到暗杀。而且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心腹,甚至曾自称是小西马隆王忠实的走狗。当时沃尔夫拉姆披了他的带帽斗篷,差点被误伤身亡。光是想起那一刻,就让我不禁心惊胆战。

    或许对方要杀的人不是我。

    咦

    应该是这样才对啊,有利。这里是耶鲁西的国家,并不是我的国家。因此理当现身广场参与活动的,是我那个当皇帝的弟弟。更何况我跟他交换身份这件事并没有人知道,而我们两人长得跟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即使是跟我如此亲密的你,如果我没有说话,不也分辨不出来吗?

    我跟、跟你亲密?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原来在萨拉列基的字典里,会把互相残杀、互相憎恨的关系解释成交情亲密?真是一本好难懂的字典呀。

    不过他察觉到自己很可能成了弟弟的替死鬼。毕竟萨拉列基是个自我中心主义者,不可能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想不到耶鲁西那个样子,原来也有不少敌人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他是一国之主拥有广阔土地跟众多人民,既然有仰慕的朋友,就一定会有看他不顺眼的敌人。有利,你也一样吧?

    咦?这个嘛,我、不知道耶或许、大概吧

    他突然把话题丢过去,害我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在多数场合的萨拉列基,都是以我们同样身为国王的前提跟我说话。只不过他的立场跟我相差太多了,大部分的状况都无法让我坦率忍痛。纵使有必要对政敌抱持危机仪式,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是件很遥远的事。

    反正被我认定为危险人物的,是大小西马隆及其国主。

    而目前被登记在危险!必须特别注意的人物名册里第一名的人,现在正在我面前,半个身体装在布袋里。在日本不、世界各国可能都有物尽其用的成语吧?如果能够充分利用这个外表与想法差异甚大的美少年国王把问题顺利解决的话,那么让约札克扛着他到处跑也就值得了。

    你正在盘算要怎么利用我对吧?

    我再次说不出话来。

    善于谋略之人必须能够察觉他人的心思。不知为何,萨拉列基高兴地问了我这个问题,不过也可能是火光的照耀让他的脸色看起来红润,因而让我误会了。

    你打算用平安放我回去为条件,重新拟定那份条约对吧?

    我怎么可能把你当成人质?

    你不想把我当成人质吗?

    他露出真心感到诧异的表情。他是在当自己的生命被当成物品对待时,就会乖乖听话的人?还是说从小就被当作皇太子抚养的他,已经习惯面对这种情形?

    我一直以为你抓住我是为了掌握圣砂国皇帝的弱点!害我还偷偷期待可以在近距离看到你被耶鲁西无情拒绝时,因出乎意料的状况而吓得不知所措的模样呢!

    你在说什么啊!?亏我还救了你?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基本上我还是救了你喔等一下,你说我会被拒绝?你是现今皇帝的亲哥哥,他怎么会无情的拒绝呢?

    我从来没听过这么令人意外的绑架事件。当然这并不是绑架。

    当然有可能。尤其是母亲大人介入的话,对我见死不救的几率可是非常高的。因为母亲大人很讨厌我,如果我得救了,反而不能如她的意。

    他笑着说搞不好她还觉得正好除掉一个麻烦呢,完全没有任何神情落寞的样子。

    她巴不得看到你落难?怎么可能,你们是母子耶!

    有利,这个世上,还是有彼此都很无情的亲子哟。这句话非常适合用在我们身上。

    我垂下肩膀,放弃说服他。就在脖子肌肉放松的那一刻,突然感到一阵抽筋般的痛楚。

    利用挟持人质所威胁的关系是不会长久的。

    是吗?如果是我就会处理得很圆满。哎呀

    他摸了我的右手。我下意识想要缩回来,没想到却被意外强劲的力道抓住而伸不回来。萨拉列基抓住我的小指迎着火光:

    这是我送的东西,你还没拔下来啊?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手指砍断了。

    你少自作主张,这可是我的手指。

    修剪得有如樱贝的指甲轻轻伸向同样颜色的别致戒指,仿佛要确认那些刻着蔷薇藤蔓及好几个太阳的表面。我的手臂内侧开始泛起鸡皮疙瘩。

    你知道母亲大人在这枚戒指灌注了什么想法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看不懂刻在戒指内侧的文字。搞不好就在我快查出那是什么意思时,会有机关突然射出毒针。我把过去在老妈的邮购目录上经常看到的词句说出口。虽然性质跟长距离恋爱不同,但思念对方的心情应该一样吧。这句话虽然老套,却很扣人心弦。

    该不会是即使相隔两地,我们的心依然在一起?

    有利,你真的很可爱耶!

    萨拉列基突然抱住我。他从以前就是个超级喜爱肌肤接触的十几岁少年,就算有了弟弟这个绝佳对象,似乎还是无法改掉拥抱其他人的习惯。火堆后方传来喀铿的金属声。很可能是肯拉德或约札克,或是两人同时把手搭在剑上吧。他分明听到声音,还是故意用力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那个是诅咒哟!

    等候尔等的,只有无尽黑暗之门。

    上面是母亲大人说的话。是在告诫我不得再次接近这个国家、接近这片大陆,是个效果非常强大的诅咒。

    你居然让我戴上这种戒指!

    我连忙推开萨拉列基,把右手缩回来。

    所以我才叫你把它拿下来啊。

    你你这种人

    我把差一点就说出口的当初真不该救你的话咽了下去。当初救他是有目的的不是吗?为了冷静地跟他好好对谈,我和他保持一点距离,坐了下来。

    正如我刚刚说的,我不是要抓你当人质;也不是要趁国王不在的时候突袭小西马隆;甚至是把你撇在一旁,直接跟耶鲁西进行交涉。以上都是我必须要跟你声明的。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他歪着头一副什~~么事?的模样,没梳拢的头发贴在他纤细的下巴。

    告诉我有关杰森跟佛莱迪这两个女孩的事。听说她们并没有被收容在首都附近的设施吧?为的是要把我那个

    我实在想不透他怎么会有那种想法。

    引出来?

    没错。

    你是在船上听到的?

    是啊。因为你似乎很关心那两个孩子,我想你只要听到她们的名字就会出现,这比派人搜索还要快、还要实际。事实上也正如我所想的一样。

    啊啊、可恶!

    做人一定要小心谨慎。不仅要时常观察周遭,更要小心别引人注目,这才是最聪明的生存秘诀。至于我则是连脑袋都在全速运转,这正是我之所以会成为万年候补的秘诀。

    只不过事情实在是进行的太过顺利,让我觉得有点扫兴,可是我仍然很感谢那两个只知道名字的孩子呢。

    请你务必把感谢用行动表现!我想救她们。耶鲁西应该知道她们在哪个设施吧?请你告诉我!只要说出地点就好了,我要去救她们出来。这次我会亲自去。那两个孩子铁定是被收容在某个设施里,只是我们错过了。

    我并没有问得很清楚。

    可能是被我的气势吓到,萨拉列基稍微往后退:

    耶鲁西的部下曾经说过,小孩及健康的年轻人大多会被送往大陆最北边,也就是位于沙漠另一端的设施。因为当地的自然环境严苛,即使再怎么健壮的年轻人也无法逃走。不过据说最近当地的骑马民族会以武力掠夺法力高强的人,然后把他们当作苦力使唤。真是好可怕哦~~

    我已经搞不清楚可怕的定义是什么,还有到底谁才是敌人了。

    记得之前海瑟尔也曾经提过骑马民族这个名词。不仅拥有皇帝赐予的领土,还利用守墓的名义不听中央的指挥。想不到竟然连人称坚若磐石的圣砂国,都没办法采取完全的专制统治。一旦深入了解之后才发现,原来其中也有各式各样的问题。

    既然那两个人又健康又是小孩,法力也高强,看来很可能被送往大陆北方沙漠的另一端了。

    在海瑟尔指给我们看的地点当中,的确包括北方的设施。我记得骑马民族这个名词也是在那个时候听到的。不仅如此,她是不是还说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啊?好像是坟墓什么来着的。曾经担任宝藏猎人的她从地球飞到这里来,而且很讽刺地,刚好置身于历代皇帝的坟墓里什么的

    她说是跟盒子一起来的。

    同一个方向啊。

    什么?跟什么同一个方向?

    没什么,萨拉。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这样我就能去找那两个孩子了,非常感谢你。

    为了不让他再多做猜测,我连忙向他致谢。因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知道任何有关盒子的消息。盒子落在小西马隆王手上太危险了,他曾经一度犯下可怕的错误。虽然是马奇辛一意孤行的结果,但是上司有责任承担下属的过失。我可不敢断定不会发生第二次。

    你冷不冷?我把我的毛毯

    就在我准备说出借给你这三个字时,忍不住停下动作跟话语。因为从远方传来接连不断的声响。有点像是士兵走在干燥土地上的强而有力军靴声。总归一句,就是脚步声。

    好像有人入侵地下通道,而且不只一两个人,而是足以让地面发出声响与震动的数量。

    肯

    我还没喊出声来,那两个人就已经拿着剑站了起来,并且立刻把火把点燃。我很确定他们从一开始就是醒着的。

    是追兵吗?

    如果是的话,是追谁呢?

    这里并没有被劫走的死刑犯,而主谋者贝尼拉跟担任帮手的翻译阿吉拉早就回到各自的根据地。因此最大的可能就是来追捕带走萨拉列基的绑匪吧。在这种状况下,绑匪自然就是我们。

    你的身上装了发信器吗!?

    发信器?那是什么东西?是你们国家的新品种农作物吗?

    看来萨拉列基身边并没有毒女之类的人物。小西马隆是一个不会从事无谓发明的国家。

    啊~~这下子该如何是好?我们又不是绑架他,说是救他还比较接近。虽然把他塞进布袋里是过分了些,但是我们无意要求赎金或是利用人质还要挟啊!

    我猛力抓着头发,在他们之间着急地走来走去。倒是约札克早就拔剑严阵以待,肯拉德则是仔细聆听那些脚步声,想哟啊了解敌人的数量。

    事到如今只有下定决心迎战了。

    等一下啦,古里叶,因为这是一场误会喔?我们被冤枉了耶!?我不希望我们有任何伤亡,但是让对方受伤我也过意不去啦!?所以现在我才会像这样,急着寻找最适当的借口啊!

    我去跟他们说明如何?

    看不下去的萨拉列基举起一只手。

    总之我去见带头的负责人,帮你们解释这并不是绑架,如何?

    你、你要怎么解释?

    萨拉若无其事地回答:

    我一个人出去就够了。我怕对方突然杀进来会造成危险,所以你们就呆在室内。至少我不用再像个人质被限制活动,也比像这样坐在布袋里好吧?

    这个说法固然有道理,但是他的话还是无法让人轻易相信。他很有可能一走出房间就抱住敌方队长哭诉:我被绑架了,而且还遭到可怕的对待,好可怕哦快、那一票绑匪就躲在这个房间里,快点把他们抓起来。然后就把我们交给对方。别说有没有这个可能性,应该是说这个几率高达五成。

    明知如此,我还是用尽吃奶的力量把石门拉开,然后再往萨拉列基的背后用力推。我抱着铁定又会被骗的想法发出放弃的叹息声,靠着约札克的帮忙把门关上。结果

    开门!开门啊、有利,求求你!快点把门打开!

    我听到萨拉列基发出惨叫声,门后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他好像用力踹怎么敲也没用的厚重石门。

    开门、快点开门让我进去!

    不行。你到底还想骗我几次才甘愿?快点跟那些人解释,说你不是被我们绑架!

    不是的!那些家伙不是来救我的!开门,快点把门打开让我进去!求求你有利,我会被杀的!

    我被他的演技耍了好几次。无论演技多么逼真,都完全不能相信。一旦打开这扇石门,圣砂国的士兵就会像雪崩一样涌入,然后先抓毫无战斗力的我,接下来再以我为要挟,让肯拉德跟约札克无法反抗,最后

    我会被杀的,有利!

    我被萨拉急迫的声音吓到,转头望着两名左右护法,寻求他们的意见。一个说还是别让他进来的好,另一个则是面无表情。

    故作扑克牌脸的是肯拉德,手指抵着下巴喃喃说道:

    士兵居然敢毫不在意地砍杀小西马隆王,也是现今皇帝陛下的亲哥哥萨拉列基究竟这个国家

    结果我还是没把他的话听到最后,就用力推开石门,因为软弱无力的萨拉一个人是打不开的。我把门开到勉强能让一个人进来的宽度,伸手抓住萨拉列基又白又细的手臂。

    快点!

    疑似硫磺的臭味从细缝飘了进来,味道就跟白天闻到的一模一样。照这种情形来看,紧追着我们不放的,很有可能是跟白天一样,不存在于世上的生物。

    你看到了什么啊!?

    可能是打击太大,只见萨拉列基瞪大双眼颤抖着毫无血色的嘴唇。不过令人讨厌的是,当他抚着喉咙调整呼吸之后,马上变回平常的萨拉列基。

    那不是人类。一步步逼近的家伙,全都不是人类。虽然是用两只脚在行动,不过该怎么形容才好呢?

    身体发烂?

    对、就是这样!

    与看都不想看的新品种邂逅的瞬间,正在等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