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宝藏深埋魔的荒土之下 第十二章
    在不见天日的地下移动,让我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

    我习惯性地高举自己的手腕,想看看自己手上的数位指针式手表,这才想起我把它忘在城堡里了。不过如果没有吸收到充足的紫外线,上面的夜光漆也发挥不了作用。我连自己的手都看不到,这里到底有多黑啊?

    即使置身在黑暗空间,刚开始还是会在意地面上的时刻。既然没有表可以看,那么只好靠疲劳的状态或空腹感,或是依靠步数来判断。

    但是到了后来就渐渐不再在意那些事,甚至连休息及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重要。

    我只是拼命移动双脚走路。

    先右脚再来是左脚,左脚踏出之后再来是右脚。整个脑子只想着小心走路不要跌倒。要走完这条地下通道,前往沙漠另一端的设施及陵墓。我只是唯唯诺诺,顺从自己过去已经决定的事。

    而且我一定有一只手不会离开墙壁,这是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时必要的举动。

    忽然间空气停止了流动,我发现原本走在前面的萨拉列基不见了。要是在这片黑暗中跟他失散,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在夜里也看得到,就算没有火光也能看得见路。但是我除非有月光或阳光照射进来,否则什么都看不见。

    单凭我一个人绝对无法走出这条通道吧。截至目前为止都是笔直的路线,不过若是等一下出现岔路,我可能会迷路,并且饿死在路边。只是跟害怕发生那种事的心情比起来,现在的我满心都是自暴自弃的念头。

    我心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至于原本消失在前方的萨拉列基则停下脚步,好像是在等我跟上去。当他独特的感觉飘到我旁边时,我听到他熟悉的声音:

    你真的看不见耶。

    我不发一语点点头。就算我没有出声,他应该也能看到我在点头。

    你这样不好走吧,我牵你好了。

    话才刚说完,没等我回答就擅自握住我的左手快步往前走。

    想不到大家在黑暗中真的都看不见,看样子大家都过着不方便的生活。我一直认为这样是很普通的,以为大家都看得见。难怪女官们会用奇怪的名字,称呼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仍然看得见的我。

    奇怪的名字?老实说我也觉得萨拉列基应该有个不一样的名字。

    对不起哦,有利。我对这种事情老是不够细心。

    他像个孩子一样,挥动我们牵在一起的手。为了跟我并肩一起走,还特地配合我的步伐。这种走法像是很久以前上幼稚园的时候,远足时候的走法,可见他的心情很愉快。

    我早该这么做。

    而我只是动着脚走路。只有这么做才会往前进,所以我动着我的脚。

    我说有利,你应该早点这么做才对嘛。

    早点这么做?我要做什么啊?

    不过我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做法。只是一味地走路,设法通过这个地下通道。我要找到那两个孩子所在的设施,前往皇帝们的陵墓。我要顺从自己过去所决定的事,因为那个时候的我还有决定的能力。

    我走路、休息,再继续走。

    我还以为这样的过程,对于成长在王宫的萨拉列基会很辛苦,结果没想到双方都没有发出任何怨言,两个人一起走到精疲力尽。我们一起睡,醒了之后又往前走。什么都没说的我鲜少开口说话,不过萨拉列基的心情一直都很愉快。这一点倒是令人感到庆幸。

    到了差不多是第三天中午的时候,萨拉列基像个孩子般发出于赞叹:

    有利你看!天花板、天花板、天花板上面有洞。

    听到他这么说的我把头往上抬,在很高很远的地方,确实有个隐隐约约的白色圆圈。

    洞?

    没错。对了,你已经习惯黑暗了,所以会突然看不见。这里的天花板非常高,感觉很像城堡里的天井。对了,之前都是狭窄的通道,来到这么宽敞的地方觉得心情舒畅多了怎么样?有利,慢慢适应光线了吗?

    我把头抬到连脖子都觉得痛的程度,也盯着光线射进来的白色圆圈看。既然光线那么强,照理说这里也会变得明亮一点,应该马上就能看清楚自己的手跟萨拉列基的脸才对。

    有利?

    模糊的白色人影直盯着我。我用食指揉揉眼角,并且盯着掌心:

    萨拉,我眼睛是睁开的吗?

    是啊,怎么了?

    我看不见你的脸。

    我察觉到光线以及光线产生的黑影。但是脸跟手,石头跟地面

    我看不见。

    也不知道该喊谁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