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盒子沉入魔的湖水之底 第四章
    不同的国家,会有不同的狂热份子。

    这个就是我跟提供情报者见面的最初感想。

    与其说见面,倒不如说我们并非在正式的场合经过介绍见面,而是匆匆忙忙在停车场里碰巧遇见。

    即使已经过了上班时间,提供情报者还是没有出现在事前约好的咖啡厅。村田、罗德里盖斯根马修?奥森在铺了白色桌巾的桌上托着下巴,不耐烦地继续等待。村田已经喝了第三杯咖啡欧雷,无法抗拒甜食的小儿科医生已经吃完巧克力慕斯、起士蛋糕,以及提拉米苏。

    正当超爱吃甜食的人说「等得有点无聊,我再去点一块派来吃」的时候──

    大马路那头跑来的客人语气激动地告诉店员,外头发生严重的失火意外。

    「与其说是失火,应该算是火灾吧?」

    「火灾?不好了,那不就有人受伤了吗?」

    身穿时髦制服的女服务生脸色大变。虽说是平日,但是从波士顿来此购物的观光客并不少。人为灾害可是攸关一个城市的评价,对观光客来说,更是致命的一击。

    「不不不,S?S?BONE里。」

    「什么啊。」

    店内散发着安心的气氛,就连村田也觉得情况不是很严重而松了口气。毕竟传来的消息只有这样,只不过跟火有关才显得特别敏感。可是大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明显都松了一口气,看在外地人的眼里的确是挺有趣的。

    可以让大家只听到名字就松一口气,那个「S?S?BONE」到底是什么公司?村田跟罗德里盖斯正要询问应该是波士顿当地居民的马修?奥森时,才发现他的态度不太对近。他的表情就好像吞下整颗水煮蛋的样子。

    「马修怎么了?」

    「咦,S?S?BONR似乎不太妙!」

    「咦?我觉得那家公司的名字是不是剽窃L?L?BEAN﹝注:宾恩邮购公司,美国知名的户外用品公司﹞啊?还是有关股价的事情呢?」

    「阿健,那不叫「剽窃」,是叫『英雄所见略同』。算是双方的想法一致。」

    「我也对这个命名有点意见,很可惜它处于灰色地带。不过最重要的是,S?S?BONE是提供情报的霍伯特工作场所。」

    「这么说他也很可能被卷入火灾之中罗!这你怎么不早说呢,马修──」

    于是一行人急忙赶往目的地,只见BONE公司的设施正在熊熊燃烧。严格说起来,是摆在公司大楼正前方的巨型骨骼艺术品烧了起来,火星四射。如果对全长五公尺,大小跟仿照带骨肉的设计视若无睹,看起来很像是一场户外火葬。

    「看起来比较像是B.B.Q。反正损失的是艺术品,如果心想那是别人家的事,那么再黄昏里熊熊燃烧的火焰还真是美呢!

    但是他们没办法把这当做别人家的事。

    「找到人了是也。」

    熟悉对方的马修找到了。

    提供情报的霍伯特是马修?奥森与人合伙的某家店的常客。那家店是麻萨诸塞州最大规模的御宅日本次文化卖场,名字叫做「泰勒的店」,可是明明是间书店﹝注:TAILOR既是人名「泰勒」,也有「男性服装裁缝师」之意﹞。「国银侠」,简称「全球侠」的涩谷胜马,他所工作的银行也在这间店投资了一点资金。就经济来说是美日共同筹划,表面上则是日本与美国之间的沟通桥梁。

    而店长强纳森?泰勒是个顶着大光头,留着满脸胡渣,造型很怪异的男人。知道这家店创立原由的少数朋友会叫他「被放出来的强纳森」,但是他在交女朋友之前就沉迷于育婴书之中,可见他也有喜欢小孩的一面。

    他的口头禅是「我是刻意剃的,我可不是秃头!」。每次他讲这句话,第一次听到的人都会感动地说:

    「OH──多棒的傲娇!」

    你们误解日本文化了,那不叫傲娇。

    因为位于波士顿闹区的关系,出入「泰勒的店」的客人大多是周边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这么说来,也算是美国精英中的动漫迷常去的店。真是世风日下啊。

    霍伯特当初也是客人之一。

    他被其他常客取了一个「葛克﹝注:动画「机动战士钢弹」哩,吉翁军的水路两用MS。以壮硕粗犷的外型以及坚硬装甲闻名﹞」的绰号,本人也吓了一大跳。因为他的兴趣似乎不是MS。店家为了全方位经营,营业项目也很广泛,因此会出现喜欢美少女人偶或蒐集卡片的客人也不足为奇。像刚开始跟马修提到这件事时,他一脸困惑又不太亲切地别过头,好像也是那个原因。

    在马修找到他以前,霍伯特就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站在车辆稀少的停车场中央,可能是两个人事先约好,他的嘴里也咬着甜甜圈。

    「Mr.霍伯特!」

    听到呼唤声回头的男子,是个非常适合当外国相扑选手的壮汉。可是他的身上并非都是脂肪。脖子与肩膀的差距很不明显,但是身为D&P﹝甜甜圈&披萨﹞生活者,身材还算蛮结实的。应该是托年轻的福吧?过了三十岁之后就会坠入地狱了。

    霍伯特远离车阵与围观群众,用小跑步的方式过来。

    总之他是个白人巨汉,稍微跑一吓脸跟手臂就会变红。用保守一点的说法,他是个充满乡村气息,行格温和的壮汉。老实一点的说法,是个气色不错的胖子。而且在接近十一月略有凉意的季节里,他还穿着短裤,而且还是那种称不上是五分裤的短裤。不过他本人似乎不以为意。

    「吆~~」

    他朝马修挥动甜甜圈,对村田跟罗德里盖斯伸出媲美全美腕力比赛冠军的粗壮右手。

    金发一族天生特有的脸蛋,眉毛淡的几乎看不到。突额头的下方,有着一对淡蓝色眼睛。鼻子到嘴唇之间的距离很长,整张脸看起来有点像是灵长类。

    如果他在日本的国中当老师,铁定会在开学当天就被取绰号。

    那就是,大猩猩!

    「你好,我是盖古哈鲁特?霍伯特。」

    这次改成盖古克!

    「不过平常我都对外自称凯利。」

    再改成凯莉。

    「我又不是德国人,却叫盖古哈鲁特,大家一定觉得很奇怪吧?不过你们可以尽管用喜欢的名字叫我,我不会在意的。」

    为了颠覆外国人总是认为日本人情感不够丰富的民族刻板印象,村田用非常和蔼的笑容跟对方打招呼。

    「早安,凯利。」

    「现在是傍晚吧?还有,我的绰号叫葛克。」

    马上就被订正。

    「火灾没事吧,葛克?」

    「嗯──老实说,如果因为是公司的象征而觉得没什么,那是骗人的不过我没事。」

    凯利?霍伯特用力举起大拇指:

    「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愧是葛克──﹝注:动画「机动战士钢弹」里,葛克的驾驶员在引爆水雷之后说的名台词﹞」

    小儿科医生跟马修?奥森不知为何露出崇拜的表情。现场只有村田一个人在状况外。

    「好歹我也是公司的一分子,总不能丢下失火的公司迳自回家,很抱歉迟到了。」

    「你说你是这里的一分子,难道你是社长?」

    霍伯特腼腆地眯起凹陷的蓝眼睛,回答村田充满奉承意味的问题:

    「不──不是。我从三年前在这里的DiscoverySchool担任讲师。」

    「啊``是摔角之类的吗?」

    「不,是狙击。」

    「这」

    「这个课程很受欢迎呢!而且也很有女人缘,或许是像MONKEY东条一样酷吧。」

    没听说有这号杀手啊?倒是跟「东」字有关的人,可不能站在他后面。凯利?霍伯特说着额头饱受冷风吹拂的玩笑,还笑到整个身体往后仰。不过说到狙击,在畅货中心观光区的学校里教这个真的妥当吗?

    「至于我要说的,跟这个有关。」

    霍伯特从口袋拿出一团用油纸包起来的东西。

    「啊啊,怎么这么随便。」

    「没关系啦医生,只要不靠近火就好了。」

    「咦?啊、这个不能靠近火吗?」

    可能是因为突然听到这种说法吓了一跳,霍伯特差点就让那包东西掉下去。它的大小刚好能够握在手掌里。

    「原来如此啊~~我奶奶好像是把它放在铅盒里,不过她的用意是要避免什么心灵法术或超自然现象,应该跟火扯不上关系吧?老实说,我对这类古董不是很懂。」

    村田从肥厚的手里接过那包东西,打开那团沉甸甸摆在左手上的油纸。他紧张到连手都开始发抖。

    「这个打哪里弄来的?」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我祖父的父亲也就是我曾祖父他在某一户人家担任管家时那到的东西好像是有点诡异的东西。」

    「我想也是。」

    一块金属碎片出现在眼前──是个每边长度约十公分的扭曲三角形,因为长期接触热与空气而氧化变嘿,断面也生锈了。厚度虽然不到一公分,但是相当有份量。想不到它会把这么重的东西放在口袋里,难道不怕裤子往下掉吗?

    村田用手掌轻轻抚摸金属表面,发现动物图案的雕刻花纹已经有所磨损。纵使无法判别,不过左半边的确刻有文字。

    跟传过来的画面一模一样。

    只看了一眼高画质数位相机所拍摄的照片,他突然灵光一闪。如果村田的或者远古灵魂持有者的记忆确实无误,这的确是盒子的一部份。严格来说,是「冻土劫火」镶边装饰的一部份。当然不是制造时就有的装饰。一开始盒子上面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而是来到地球之后,不知藉由哪个时代的专家之手装上去的。

    然后盒子和庄是又不知道在哪边分开了。

    村田用指尖抚摸文字凹槽,口中念念有词。

    可能是在海瑟尔那里,受到冲击而掉落的吧?

    此时罗德里盖斯代替凝视金属片而沉默不语的村田询问霍伯特:

    「你的曾祖父叫什么名字?」

    「宾恩沃特,宾恩沃特?霍伯特。我的祖母的名字是黛安?霍伯特,她在结婚前的名字是黛安?葛雷弗斯。」

    「葛雷弗斯!?你说的葛雷弗斯是那个」

    「没错,在波士顿还算小有名气。」

    「你是葛雷弗斯家的人吗?」

    「等一下!不对,根本不是!」

    凯利?霍伯特每天紧握步枪的手,今天为了否定对方的问题而拼命挥动。

    「我的曾祖父曾经当过葛雷弗斯家的管家,管家也是可以娶妻生子的。霍伯特家有两个儿子,老么是我的亲爷爷,也就是我的祖父。我看过他从军时的照片,算是个帅哥。金发蓝眼的他穿起军服真是帅气!」

    马修?奥森不晓得做了什么想像,一副色咪咪的样子。

    「女孩子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帅哥,我祖父也不想浪费上天的恩赐。所以他不只脚踏两条船,甚至还踏三条船,感觉就像有海神波士顿的三叉戟。真是奇怪~~照理说有四分之一血统的我,应该也有那种遗传基因才对。总之他出征时大概有三个女朋友。」

    「其中一个就是黛安?葛雷弗斯?」

    「不不不,那时候他们还没有交集。然后我的祖父就拿着三个人的照片上战场却不小弄丢其中两张。」

    「哇──他还真无情!」

    「可是我祖父却理直气壮地说,那两张遗失的照片或许能够慰藉单身士兵的寂寞心灵,这也算是做善事!」

    花花公子的行为真是无法原谅。眼看众人正打算同意时,熊熊燃烧的带骨肉爆出火花,消防车也在这个时候赶到。太慢了,慢到让人觉得是不是等到肉烤好才通报。

    「逼不得已的祖父,十分珍惜剩下的照片。当时他人好像在俄罗斯,某天他们遭受激烈攻击,导致行军中的队伍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然后就在激烈的战况好转之时,祖父跟战友轮流抽着一根烟,然后从口袋拿出照片」

    『我啊,等战争结束之后就要跟这个女孩结婚。』

    他说了──!

    虽然对方是他的子孙,不过三个人在对方无法适时反应的同时摸着额头,然后异口同声说出深表遗憾的话语:

    「真是遗憾哪,凯利。」

    「我猜你的祖父一定是基于当时的气氛才说那种话吧,凯利。」

    「不过照你所说的来看,你应该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哟,凯利。」

    「他没死啊!?」

    「咦──!?」

    「其实是有收到死亡通知书啦。因为误报的关系,害大家以为他战死了。所以当祖父归来时,过去的恋人全都嫁人了。此时,和哈佛大学毕业的精英律师结婚的黛安?葛雷弗斯出现在他眼前。即使战争结束了,祖父仍旧留在军队里。可能是迷上戎装的装扮──」

    「那个故事还会讲很久吗?」

    村田已经感到厌倦了。他对别人组父母的罗曼史没啥兴趣。有别于一般胖子的霍伯特格外长舌,如果置之不理的话很可能会继续扯到「第二章,父亲与母亲认识篇」以及「第三章?我脑里的那个她篇」。虽然过意不去,但是不找个适当时机踩煞车铁定很危险。

    「好吧,简单来说,就是祖父长的很帅,祖母喜欢他。但是她是有夫之妇,两人无法结婚,所以只好私奔。我曾祖父宾恩沃特?霍伯特眼见主人的女儿跟自己的儿子搞外遇,觉得自己也有责任,于是便辞去葛雷弗斯家的管家工作,然后定居在波士顿近郊的自由港。看吧──这种说法够快了吧?即便她不是家族的直系,再怎么说也是有人家的大小姐,发生那样的事在当时来说并不光彩吧?」

    「哇~~那个黛安竟然──」

    村田引出雷江的记忆,悄悄感到佩服。

    她是家族唯一一个金发美女,也是众人理想的女性。跟追着牛到处跑兼丛林探险派的爱普莉是类型完全相反的堂姊妹。爱普莉曾经说过,黛安有一个经常准时出现的未婚夫,不晓得那是在自夸还是在羡慕。

    「跟管家的儿子私奔啊──那个样子时再看不出来会做这种事。」

    「阿健。」

    小儿科医生隔着眼镜皱起眉头,希望村田不要混为一谈。

    「纵使我是他哈佛大学毕业的孙子,还是觉得人生好复杂啊!」

    隔壁的马修?奥森非常佩服葛克是个了不起的家伙。不过就一般的眼光来看,他从世界屈指可数的超级名校毕业之后,却在疑似剽窃其他公司名称的公司里担任狙击班讲师这件事,比起他身为军人的孙子,却进入超级精英分子集结的大学还要令人讶异。

    那里也是涩谷胜利理想的升学目标,看来人生真的是无法预测。

    「黛安结婚之后就在家里守着这块金属也就是保管对吧?可是她从哪里拿到这个的?应该不可能是嫁妆吧?」

    「啊──我无事在电话里说过了?那不是祖母的,而是曾祖父的遗物。」

    「管家的?」

    「嗯,好像是因为葛雷弗斯家第几代的当家因为火灾丧生。那个人的年纪好像比我的曾祖父还大。」

    他说的是海瑟尔?葛雷弗斯。

    「曾祖父过去帮忙收拾残局。总不能让当家的孙女自己过去整理祖母的遗物吧?毕竟祖母刚被活活烧死,要是她进入火场发现部分遗体,铁定会造成无法收拾的后果。她无法让可爱的小姐面对那种事,于是以管家的身分偷偷过去整理。结果就找到这个。」

    年轻的霍伯特用下巴指着村田手中那块金属片。

    「不过曾祖父在当家去世以前,曾经听说这块金属片是镶嵌在某个东西上面。可是还是不晓得是什么。是不是什么盾牌或镜子的一部分?」

    在场那三个人当然不会回答。一个是不知道,另外两个酸然知道也三缄其口,知道事情的人越多,事情就会变得越麻烦。

    「算了。总之曾祖父曾经略有耳闻当家收藏了难以数计的贵重物品听说这是人类不得碰触的禁忌。所以他才会把它藏起来──他必须保护可爱的小姐,于是把残留载满是灰烬得火场里的碎片,收藏在自己身边。」

    凯利?霍伯特很美式的缩了缩肩膀,线条不甚明显的肩膀跟脖子陷进他的肥肉里。

    「跟祖父私奔而感到内疚的祖母,一直遵守曾祖父的遗言。也就是『说什么都不能把在火场找到的碎片交给葛雷弗斯家的小姐』。要是可爱的爱普莉小姐也遇上像当家那样的事,不就糟了吗?」

    听到对方征求大家的同意,马修连忙用力点头。罗德里盖斯也动了动下巴。

    「然后就传到我手上。『盖古哈鲁特,你听好了:绝对不能让这个东西回到葛雷弗斯家。』当时我反问:『我知道了,奶奶。那我该怎么做?』时,奶奶竟然脸色大变。用几乎是赛伦魔女﹝注:西元1962年,在美国麻萨诸塞州的赛伦村有将近两百名村民被当成魔女起诉﹞的声音说:『你把它留在身边就对了!』我只好用乖宝宝的笑容说:『嗯,我知道了。』」

    村田一面嘲笑模仿老婆婆口气的壮汉,一面无意识紧握金属片。

    真想转过来确认。要是背面带有木片就好了。就算是灰烬也无所谓,只要一点点

    「可是我还是觉得有点可惜。毕竟黛安好歹是葛雷弗斯家的千金小姐。」

    「你错了。」

    当小儿科医生坦白说出内心感想时,凯利?霍伯特遗憾地摇摇头。他的脸跟手臂因为血气上冲而一片通红。尽管现在的气候微寒,他的额头还是微微冒汗。

    「曾祖父一直把黛安当成自己的女儿。」

    听到凯利说的这么斩钉截铁,现场的局外人全都沉默不语。这是家族的问题,他们想法不是外人可以理解,也没有插手的余地。当下只能够回一句──

    原来如此。

    「不过两年前祖母上天国去找祖父时,我开始感到很不安。大概是葛雷弗斯家的人都前来参加葬礼的关系吧?想不到里面还有很了不起的人呢!还有个家伙自称是高中校园偶像兼啦啦队队长,还是世界知名的宝藏猎人。」

    那是艾比盖儿?葛雷弗斯。搞不好霍伯特也以为那尾锦锂是很厉害的日本通。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艾比既是他的远亲,也是日本次文化爱好者,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吧?

    不过霍伯特害怕艾比盖儿,或许应该说是犹豫不决而不想接近她。其实两个人如果坐下来好好聊,说不定很聊得来。

    「我不打算跟其他亲戚往来,那么厉害的人物更是敬谢不敏,如果让她知道我的住处,谁晓得哪天会不会闯进我家,然后说『把那个还给我』。如果发生这种事,我就没有把握能够遵守跟奶奶之间的约定。于是我想到日本好像有所谓「供养」的系统。」

    「所以你才会找熟悉日本次文化的强纳森店长谈谈啊。多谢凯利,托你的福我们才能找到它,在这里跟你说声谢谢。可以把它交给我吗?」

    还没听到对方回答,村田就把盒子的碎片塞进上衣口袋里。要是对方拒绝,他打算带着它落跑。

    「凯利,劝你在战场上最好不要拿女朋友的照片给别人看。」

    听到村田的建议,霍伯特用力举起沾满甜甜圈气味的大拇指:

    「我不像我祖父那么有女人缘,没什么大不了的!」

    马修&罗迪露出崇拜的目光,就好像是反射动作——

    在回饭店的车上,村田呆呆想着日本家里的一切。

    像是大楼出入口、集合式信箱、骆驼色装潢的电梯、邻居的小狗,然后想起家人的事。自家是从父母亲开始住在那栋大楼,而葛雷弗斯或许是从垦荒时期就住在波士顿。就连不是什么名门出身的霍伯特家,也是从曾祖父那一代就在自由港附近生活。

    「难怪没有什么家族意识」

    「什么?怎么了阿健?」

    「没什么啦,我只是觉得凯利?霍伯特这个人很不错。」

    坐在隔壁的小儿科医生披头散发笑着说:「你是说葛克啊──」

    「金发蓝眼、超级精英大学毕业、专家级步枪射击能力、说话又有趣。如果他肯多锻链一下体魄,化身成猛男就很完美了。可能就没机会说自己不像祖父那么有女人缘罗?」

    「女生没那么单纯吧──」

    对于体型标准却不会开枪的年轻人来说,这是值得高兴的真理吗?村田用力叹气:

    「不过人生真是事事难预料呢!」

    「干嘛没头没脑冒出这句话?」

    「我是指黛安?葛雷弗斯。以当时的女学生来说,她算是非常完美。总觉得『理想女性』这个词就是为她量身订做的。像葛雷弗斯家的人老是对艾普莉摇头叹气,但是毫不担心黛安。大家都相信她会跟完美的对象结婚,从此过着零缺点的完美人生雷江的记忆是这么记载的。」

    他察觉到罗德里盖斯的视线,又补上一句:

    「可是她不仅跟管家的儿子搞外遇,甚至还跟她私奔。老实说,以她二十几岁的时代来看,很难想像会做出这种事。可见未来连自己都无法预测。」

    「没错,就连你自己也不知道呢!或许在二十年后,你会在偏僻的诊所拿着听诊器贴在居民的胸口听诊喔!」

    「我连自己要念文科或是理科都还不知道。」

    开车的马修突然放慢RANGEROVER的速度,又马上恢复原来的速度,应该不是发现什么故障。可能是在确认「小心鹿过马路」的标志吧?

    「鲍伯知道吗?」

    「嗯?鲍伯对于你要念理科什么的,应该没有兴趣吧?」

    「不是啦,我是说黛安?葛雷弗斯的人生。她跟宾恩沃特?霍伯特的儿子结婚不,那些事他肯定知道,而且铁定像个新管家一样从中周旋。可是盒子的碎片呢?」

    在不安的驱使下,村田紧握口袋里的金属片。手中的油纸都被他捏皱了。

    「鲍伯知不知道霍伯特先生跟黛安一直守护『冻土劫火』的碎片呢?」

    「嗯──」

    车子的速度再次放慢,这次很明显是往路肩开去,不过紧接着又回到车道。确定马修清醒之后,罗德里盖斯再次喃喃自语:

    「嗯我是不敢断定啦──即使他是魔王,也不至于会去揭开老人家拼命想要隐藏的秘密吧?就算这里提到的拼命并不需要冒着枪林弹雨的危险就是了。」

    「老人家拼命吗?照字面上的解释,两个人都唔嘎!」

    后面传来的冲击害得村田差点咬到舌头,原本靠在座椅的背部也弹了起来,安全带深深陷进腹部。

    「怎、怎么了!?」

    「是神风!」

    一听到神风,熟悉日本史的村田直觉反应:

    「咦?忽必烈!?」

    「拜托阿健,你也用墨西哥人听得懂的话说吧──」

    正当车内陷入一片恐慌时,继续受到两次『嘎滋!喀滋!』的撞击。

    「跟在后面的车子形迹很可疑,所以我试了好几次想让对方先走,可是他就是不超车!看样子我们被跟踪了!」

    「被被被跟踪,为为为为什么──!?」

    「我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没想到那家伙就突然攻击我们!」

    即使逃到对面车道,后方来车还是紧追不舍,不断冲撞。村田好不容易回头观察那辆攻击他们的车子。罗德里盖斯则是被安全带折磨得痛苦不堪。

    「不会吧?唔耶!是鲍柏派来的人,唔耶!代理人吗!?就算真是这样,我背叛他的事也太快被发现了吧──!」

    「不对,鲍伯再怎么样也不会派个老人当刺客。」

    吓得瞪大双眼的老妇人,坐在不停撞来的红色「PLYMOUTH」驾驶座上。她吓到白发倒竖,两手紧握方向盘。看样子不是故意要攻击他们。

    「可恶,她的煞车失灵了!」

    老婆婆与红汽车。说起来好像是绘本的名称,让人忍不住露出微笑,然而实际上却必须在中间再加上「地狱」或是「恶梦」来形容。要是被撞到可不是闹着玩的。

    经过一阵剧烈的冲击之后,RANGEROVER随着撞击声横越马路冲到路肩,被少有的护栏挡住,好不容易停在马路上。至于随后冲来的「PLYMOUTH」依然紧追不舍攻击抛锚的RANGEROVER车尾,撞烂桶型座椅之后就飞过路肩。而且倒霉的是,「PLYMOUTH」前方没有护栏。

    老婆婆的红汽车便坠落五公尺高的陡坡。

    他们眼睁睁看着车子飞出去。过了不久,陡坡下的驾驶打开驾驶座的车门,摇摇晃晃走了出来。额头上还流着血,但还有办法自行战力,看样子应该不要紧。

    罗德里盖斯跟奥森伸手想抓住老妇人的手将她拉上来,但是她不知为何拼命摇头抵抗,说什么都不肯爬上山崖,而且用激动过头而沙哑的声音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

    「我们已经在救你了──快点上来吧,女士。该不会是沾到漏油一时脚滑吧?」

    可能油箱破了,「PLYMOUTH」冒出来的液体把正下方的杂草染成一片黑老妇人一闻到皮革座椅的烧焦味,声音越来越激动。

    「我孙女在里面!」

    「咦!?」

    马修的手机在车哩,罗德里盖斯的黄色摺叠手机因为刚刚的撞击断裂。四周又没有其他车辆经过。

    没时间犹豫了!

    村田滑下斜坡。他冲到车旁试图打开车门,但是却动也不动──原来是锁住了。

    「阿健,打破车窗!打破!」

    「你叫我打破,要用什么打破!?」

    四周怎么看都是一片杂草,别说是水管或木头,连颗石头都没有。赤手空拳应该打不破强化玻璃吧?没有道具,该怎么办才好

    座椅上有个年幼的女孩。她被固定在儿童安全座椅上,涨红的脸颊看起来好像快哭了。她可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感到害怕恐惧。棕色的眼睛盯着村田,并且隔着车窗对他伸出小手。

    确实有东西喔?

    上衣口袋有个十足的沉重感。

    我有东西可以打破车窗。

    「把眼睛闭起来!」

    他紧握刚刚才拿到手,包在油纸的金属片,用尖锐之处敲击车窗玻璃。第一下敲出蜘蛛网裂纹,再敲第二下就只见玻璃窗粉碎四散。

    「过来吧,已经没事了。」

    他从座椅上抱起轻盈的身躯,赶紧跑向斜坡。爬了三、四步就看到罗德里盖斯伸过来的手,连忙把哭个不停的女孩递过去。吐了一口气才发现身体变得格外轻盈──上衣变轻了,口袋里是空的。他连忙回头看,那辆被压扁的「PLYMOUTH」保险杆附近有个黑色固体,掉在被油浸湿的草堆里,看得不是很清楚。

    「糟糕」

    「不行阿健,不要回去!」

    转身往回跑的村田背后,传来制止的声音。

    荷西?罗德里盖斯是个优秀的小儿科医生,也是亲切善良的人。从自己小时候开始,还不懂得发生在身上的奇妙状况时就对自己百般照顾,胜过至亲的人。也是从出生以前就开始保护自己的人。

    乔西永远是对的。

    但是唯独这次不能听他的。

    一旦失去那个,很可能再也掌握不到他的行踪。

    脚步蹒跚的村田健冲到「PLYMOUTH」旁边,用半躺之姿伸手拾取盒子碎片,先用手指构住之后,伸手抓住神奇又温暖的三角金属片。紧紧握在掌中以防止它掉落。

    就在这个时候,右边视野角落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他看到引擎汽门里面有个橘色小点,内部正在冒火。

    「阿健!?」

    看样子我失误了。

    村田不在意破裂的镜片,自己嘲笑自己。

    再待下去铁定会被卷入爆炸里。

    如果他人在这哩,或许会瞧不起无法救出小孩的我吧?不过他应该不至于瞧不起我,因为他是个好人。不过他一定会失望。

    天地颠倒,刚才没有异状的草木,现在却像海中植物一样左右摇摆。世界呈九十度弯曲,所有直线都化成曲线。

    包围在自己四周的火焰向上窜烧有如螺旋。火势虽强,却一点也不烫,不过还是闻得到头发跟衣服烧焦的臭味。想起刚刚那个带骨肉,突然觉得很想笑。

    不过村田还没来得及笑,就被热气呛得无法呼吸。远处传来医生的叫声。

    他只知道自己不会死,否则不可能这么冷静。

    碎片利用火焰与爆炸的力量,准备回到盒子所在的位置。可能只是灰烬,或者是残留在金属后面的木屑,准备追逐共度漫长时光的盒子,跳跃到孑然不同的世界。只要熬过这股冲击,村田的肉体应该也能一起过去。海瑟尔?葛雷弗斯就曾熬过这个痛苦。

    不过涩谷,下次要去那个世界,记得带我一起去。这种方法我可是敬谢不敏。

    因为实在太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