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四 王者之路!? 星星的名字
    希望你能告诉我星星的名字。

    被突如其来的请求烦恼到不知该如何反应的他,最后决定沉默不语,等对方继续说下去。结果变成有利觉得不好意思,怀疑自己是否说错话而开始辩解:

    没有啦,我之所以想知道,并非基于想跟女生边看星星边谈天的欢乐理由啊、不是啦,我的确是想跟女生在一起,但又不是为了要跟人家约会啊、所以我也不是刻意要取悦对方。可是讲披萨跟煎饺(注:拉萨跟煎饺的日文语尾发音和星座相同)的冷笑话好像又不太好吧?所以对不起

    怎么了?

    那个如果你真的打算说披萨跟煎饺的冷笑话,那我要先跟你道歉。

    肯拉德忍着浮现的笑容,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我并不打算说什么披萨。

    就这样,为了告诉我星座的名称,我们两人走到阳台,抬头仰望冬季的夜空。

    那是小红屋座、那是大虎座、那是冬季蔬菜座。

    怎、怎么净是怪名字啊。

    有利的眼睛一面跟着肯拉德的手指,一面把手放到脑后。似乎是对那些跟美感相差甚远的名称感到有些伤脑筋。

    看到那边的黄色星座了吗?那是雷鼠座。传说有一只小老鼠得到雷神之力,把巨大的猫咪打得落花流水。然后那个、那个闪着三道红光的。看到了吗?

    哪个?

    肯拉德抓起有利握着栏杆的右手,告诉他星星的位置。

    就在你的手指前方,那是拳击松鼠座。

    拳击松鼠座?

    是的。传说受到统治森林的猴子虐待的松鼠,有一天体内的拳击能力觉醒,把强敌打得落花流水

    等一下。肯拉德,你不觉得大多是把什么打得落花流水的传说吗?

    肯拉德对这个疑问很有印象。

    而低头往下看的眼前,只见有利的眼睛瞪得圆滚滚,半张着嘴巴往这边看。仿佛小孩子在询问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的表情。

    那个时候,自己大概也是这种表情吧?

    要在这个时间坐在这棵树的正下方,然后面向北方的天空喔。

    冯温克特卿苏珊娜茱莉亚在冬天里几乎枯黄的草地上伸直两脚,靠着老树的树干。伸出手臂举到眼睛看不见的高度,小心翼翼测量角度,指着右边大概两个拳头的距离:

    那边有个马蹄形星座对吧?从那个位置往斜上方,在非常微弱的小光团之中,有一颗星星特别闪亮哟。那就是孤狐星。

    你看得见吗?肯拉德把快要脱口而出的话咽回去。但是聪颖的她似乎感觉出来,于是眯着天蓝色的眼睛,轻轻碰一下坐在隔壁的朋友肩膀。

    当然看不见。可是我很想知道那个星座的位置跟名称,因此请父亲详细告诉我。就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不过你相信吗?妈妈跟弟弟都知道它的位置,如果只因为眼睛看不见就把我排除在外,我会觉得很不甘心。

    世间的传闻根本就不足为信。这位传说中极为温柔的小姐,表现出不服输的一面。

    其实晚上比较麻烦。天色这么暗,连一丝的光线跟影子也没有,根本不晓得哪里有什么东西。虽然能够依靠白天的记忆,但是我刚才还是不小心踩到马的排泄物。不过没关系,不久之后就会回归自然的。

    这个踩到马粪也无所谓的女人

    伟拉卿不由得按住鼻子,可是现在这么做也无济于事。完全在状况外的她继续解释几个星座的由来,然后正确无误地用右手食指指出星座位置:

    然后对了,应该在这个角度。有三道闪着红色的光芒吧?

    有。

    那是拳击松鼠座哟。传说受到统治森林的猴子虐待的松鼠,有一天体内的拳击能力觉醒,把强敌打得落花流水

    等一下。你不觉得从刚刚开始所听到的,大多是把什么打得落花流水的传说吗?

    咦?可是你不觉得很痛快吗?有人不喜欢这种大快人心的故事吗?我可是很喜欢这种济弱扶贫、铲奸除恶的故事。

    想不到你还是个热血女子。

    我这样算热血吗?我弟弟比我更严重呢。呃然后,大概是在那一带吧?

    最后她指着在天空顶端闪着分不清是白是蓝的光芒。

    这个你一定知道。我猜军校应该有教过,那颗星星一直固定不动。

    的确有教过。

    因此无论在海上、荒野,或是沙漠,士兵们都会寻找那颗星星。只要抬头看着那遒光,查出自己所在的位置,就能够靠着那道光芒回去。

    肯拉德也跟她一样,歪头凝视远从国家创立以前就固定不变,不停闪耀的蓝白色光芒。

    对了,星星是用什么方式发光啊?要是在天空找到那颗星,不晓得能让人鼓起多少勇气呢?好想看,看它是用什么方式发光的。只不过那是我永远都无法实现的梦想。

    说着这些话的苏珊娜茱莉亚,眼中并没有浮现任何悲伤或羡慕的情绪,有的只是好奇心而已。纵使口中诉说无法实现的愿望,似乎也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

    肯拉德抓着苏珊娜茱莉亚的手,慢慢放在自己的膝上。

    把手张开。

    什么?

    把手指摆在她柔嫩的掌心,以星星闪烁的间隔时间触碰她的手掌。

    一会儿强,一会儿弱。再重复一遍,一会儿强,一会儿弱。

    茱莉亚绽开笑颜,对着看不见的天空说道:

    原来是那么强而有力的光芒啊!

    不要忘记,无论在荒野或是沙漠,那颗星永远都在天上。

    她忽然低下头,轻轻握着肯拉德的手指:

    一定要回来喔。

    那就等于地球的北极星啰。

    一提到位置不变的星星,有利洋洋得意地如此说道。

    因为是在北极点的正上方,所以才不会动。呃应该是在地轴的延长线上吧?

    原来如此,无论哪个世界都有扮演相同角色的星星。

    要是少了它就麻烦了。从很久以前它就是船员或旅行者仰赖的路标。然后呢?这边的北极星叫什么名字啊?

    头一次被问及这件事的肯拉德,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那颗星的名字。不、恐怕不是只有他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人,应该都不曾用固定的名词称呼它。

    大家一直仰赖那颗星,将它当成是心灵依靠,却不曾呼唤它的名字。

    干嘛啦!别装模作样,快点告诉我啦!我还要告诉古蕾塔呢!伟拉卿不得不再次忍住原本快要脱口而出的答案。如果说我想用你的名字命名,他的主人肯定会惊讶到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