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沙漠即为魔之路途终点! 第八章
    正当我想说右边怎么有光照过来,不一会儿周围就染成一片红,盖过原本的昏暗。

    我吓得连忙回头。毕竟发生过昨晚那件事,因此我以为是火焰。

    「是朝阳,已经天亮了。」

    萨拉列基以疲劳的语气说道。我迎向阳光,因为亮度太强用手遮住眼睛。

    「有利,真正想蒙住眼睛的人是我。我无法承受太过刺眼的光线。」

    「既然这样你应该随身携带墨镜。」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沙漠迎接天亮。

    过去当然曾在沙漠迎接早晨,但是先前的经验不是身在建筑物里,就是营地的火堆前,而且还跟值得信赖的保护者在一起,所以不论置身环境如何也不会让我感到不安。

    但是置身漫无目的沙漠道路正中央,在附近没有伙伴的状况下,一面移动一面迎接不安的早晨,真是有生以来的首次体验。

    同行者只有两匹马和萨拉列基。

    「不过你真是令人讶异。」

    摇晃的声音从我左边高度差不多的地方传过来。只要让马放开脚步奔跑,不到一天就能抵达目的地,不过我们都是骑马的外行人,所以只能让马缓步前进。毕竟我不擅长一个人骑马,而且视力依然不太清楚,因此不可能全力奔驰。

    「讶异?」

    「没错,我真的很讶异。想不到你就算眼睛看不见还能独自骑马。」

    「对我来说,你不也是一样。明明表现出一副『我平常可是搭马车』的样子。」

    其实我也是。虽然在城里练习好几次,但是距离轻松自如的程度还差得远。就算马慢步前进,我的屁股还是会浮在马鞍上,加快脚步身体又会「咚咚咚!」撞击马鞍。如果真的要放马奔驰,我大概只能哭着抱紧马脖子了。

    「还有你的提案也是一样。想不到你会对我说出那种提议。」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吗?毕竟在几个小时之前,我还被你的部下装在布袋里,关进工具柜。」

    「呵呵呵~~」萨拉列基发出可爱的笑声,好像完全忘记他为什么受到这番对待。

    「想不到我们又单独旅行了。」

    「这点距离算不上旅行吧?骑马到东北骑马民族居住的土地,只要一天的时间。」

    「旅行就是旅行,远足在回城之前都算是远足。」

    「香蕉算是甜点吧。」

    我一面躲避飞进眼睛与嘴巴里的大量黄沙,一面紧握缰绳。在漫无目的的沙漠里,视线所及之处是一片纯白。一旁是疑似萨拉列基的人影,除此之外根本分不出天与地。

    「而且没想到你还会仰赖我。」

    「我不是仰赖你,这是交易。我不想欠你人情,所以不是说过要跟你交易吗?」

    「说的也是,不过我还没决定交易条件,到目前为止都是你的一厢情愿吧?」

    「快点决定。」

    「这个嘛……」

    他很明显是在享受这种状况。无论巧妙躲过监视溜出房间,偷马准备逃走,甚至是被我找到的时候,他都没有露出焦虑的样子。

    其实当时他如果真的想要逃走,大可在打倒我之后轻松离开。毕竟我的眼睛看不见,也没有能力阻止他,可是不知为何他没有那么做,只是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是我,有利?难道你有心眼吗?」

    就连听到我提出的意见,他也丝毫不为所动。事到如今才在说什么感到讶异,只不过是嘴巴说说而已。

    「不过你的提议很不得了,如果没有相当程度的交换,我可无法随便答应喔。」

    「我知道。」

    「毕竟你是要我扮演耶鲁西。」

    「既然你们是双胞胎,总会想要尝试一下吧?」

    既然火灾跟打架是江户的精神,那么调包大作战当然少不了双胞胎。

    萨拉列基跟弟弟耶鲁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来都是一模一样。以前他们交换身份的时候,就连耶鲁西在乌拉德的人民也分不出来。更何况这里是距离帝都遥远的偏僻沙漠,而且也没有人有近身服侍圣砂国皇帝与小西马隆王的经验。

    因此绝不可能被识破。

    「如果是皇帝的旨意,骑马民族应该也会服从。」

    「该怎么说才好?『这处水源是我的东西,你们不要再争啦──』之类的吗?」

    「正经一点好不好?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

    「不然就请陛下示范给我看吧?你也是一国之君。」

    其实只要对骑马民族的代表下令「连同这座湖泊在内,圣砂国的土地全都属于皇帝耶鲁西所有,不准任何人加以侵占」之类的话就好了。那些争夺沙漠所有权的骑马民族也是圣砂国国民,应该会听皇帝陛下的话。

    在别人的国家,而且又没有跟皇帝本人商量就任意行动,这种做法虽然让我有点在意,但是内容并没有错。那并非我们随便捏造出来的话,只不过是再次确认理所当然的事而已。

    在不干涉内政的情况下。

    虽然有假冒水户黄门大人的感觉,幸亏我们的目的不是想吃霸王饭。

    这是我昨夜一晚没睡想出来的计划。毕竟因为我的关系,害得居民的房屋烧毁、街道淹水,还有部分的人受伤,大家都吃了不少苦头。我不认为这么做能够弥补什么,但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好。

    于是我跟打算逃亡的萨拉列基商量,并且借了两匹马,在天亮之前离开城镇。

    之所以没有带护卫,是为了不被识破真实身份。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还可以说我是来自异国的旅行者,或是他的伙伴。但是对于要扮演弟弟耶鲁西的萨拉列基来说,请魔族担任护卫反而麻烦。

    身为神族皇帝的耶鲁西竟然带着魔族士兵,实在太不自然了。

    只要遇到骑马民族,就让萨拉列基出面表明自己是来视察家族坟墓以及北方收容所,却在沙漠之中跟护卫失散。至于我的话,就说是眼睛跟喉咙受伤的随从。对于我这个外表与众不同的随从,就算有人感到怀疑也不至于反驳皇帝陛下。

    「不过你这个主意真大赡,居然要我假扮弟弟欺骗骑马民族。」

    「这不是欺骗,只是再次确认事实。对皇帝陛下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谁晓得?要是被人发现,会被耶鲁西骂的人可是我。看样子得要求相当代价才行。」

    「你决定了吗?」

    「嗯──」

    萨拉列基彷佛相当烦恼,口中念念有词。刻意停顿了一会儿,好不容易说出来的交换条件却是非常抽象。

    「应该是生命吧?」

    「生命?」

    「没错,就是生命。如果是以某个人的生命,或许可以当成交换。」

    吓了一跳的我忍不住问道:

    「谁的?」

    「那还用说。

    说完之后又笑了。

    这个任性的少年王又有什么白痴想法?

    「总而言之,你们先在小西马隆逗留几天吧。之后我再来好好思考怎么玩才好。

    「所以我问你是谁……」

    不过这件事以后再说。

    因为眼前的山丘上,有几个人影正在晃动。

    「是骑马民族。」

    萨拉列基小声说道。

    「萨拉,对方有几个人?看得见吗?知道是哪一族的吗?」

    「四、五、六……六个人,不晓得是哪个部族。这一点真的很难辨识,要是能靠服装颜色加以区别就好了。」

    他们身穿随风飘扬的连帽披风,十分有沙漠居民的感觉。只不过圣砂国的沙漠并不热,随风飘扬的布料下方往往做了万全的防寒措施。据说披风不单只是装饰,有时候还可以拿来当成毛毯,有时候当做帐篷,甚至还可以变成包巾。

    只是他们没有依照不同集团使用不同的颜色。就算隶属于同一个部族,也可以穿白色的,或是没有加工过的各色布料,好像只要是淡色系就可以。

    萨拉列基不知为何显得兴高彩烈,抓住我的手臂说道:

    「怎么办,要开打吗?你要表演昨晚那种惊人的魔术吗?」

    「可是这样下去我们会被抓。」

    「那样对我们反而比较有利。比起这样继续慢慢走,反而可以早点抵达他们那里。听好了,到他们那里一定要自称是耶鲁西,否则难保对方会突然拿刀砍我们。」

    难得我的判断这么正确。

    面对自称圣砂国皇帝耶鲁西的萨拉列基,骑马民族没人敢有任何粗鲁举动。因为那些家伙不知道萨拉列基到底是冒牌货还是本尊。更何况那些生长在穷乡僻壤的人民,大多数的人终其一生都没见过国王的真面目。

    就算有人看过自己国家的皇帝,被识破的可能性也很低。因为小西马隆的少年王跟年轻的圣砂国皇帝长得一模一样。

    那些家伙非常礼遇耶鲁西……不,是礼遇假扮他的萨拉列基。又是送水,又是献上水果干给精疲力尽,差点遇难的皇帝陛下。为了不失礼节还让他骑年长者的马匹,带领他来到自己的居处。

    但是我就另当别论。

    我这个眼睛跟喉咙都受伤的随从,对他们来说只是货物。正如「货物」的字面含意,我被推到骑起来不舒服的大马上,跟着东北骑马民族来到他们的居处。由于我的角色设定是喉咙受伤,因此既不能发牢骚也不能喊叫。不过就算能够说话,他们也听不懂我的不满。

    更令我生气的是萨拉列基,竟然对我受的待遇一声不吭。要是他对自己的随从好一点,至少要帮我说几句好话。

    骑马民族的居住环境跟绿洲城镇相当不同。

    这里看不到任何建筑物,是一支以支架与帆布搭出简朴帐篷的部落。内部应该有防止风沙的设施,只是不知道他们如何熬过夜间的寒冷。跟砖造城镇相比,只能说他们过的生活十分朴实。

    不过这样也有优点。一旦得到敌人来袭的消息,就能立刻打包、迁移,即使遭到火攻,居所也不会受到多大损害。因为只有神才能夺走原本就不存在的东西。

    萨拉列基大概是第一次看到帐篷部落,他的说明显得有些兴奋:

    「好惊人啊,有利!是一大堆帐篷!想不到人能够住在这种东西里面!这种隔间又窄又薄,连隔壁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根本无法保密。对了,你住过这种房子吗?」

    虽然觉得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他很烦,不过毕竟他是主人,我是随从,也只好乖乖听下去。日本的高中男生大多有露营的经验,因此对这种帐篷集团并不会感到讶异。他就是这个样子,才会让我觉得温室里的花朵很难相处。

    「大约有上百个!」

    上百……这个规模的确很大。

    当他说到这里,我也被人丢到地上。在这之前我都被当成货物看待,由六名孔武有力的男人扛着。要是他们稍微往前丢,起码还有看似棕色垫子的东西。托他们的福,我的下巴被沙地磨破了。

    由于不见午后的阳光,所以我判定这里是帐篷里面。站在前面的男子人影正以高亢的声音说些什么,他说的当然不是共通语。萨拉列基加以回答,不过他说的是圣砂国语,所以我也听不懂。

    可恶,真是有够不方便。这个部落难道没有翻译吗!?到了现在我终于体会到阿吉拉先生的重要性。

    「最有权力的人在哪里!?」

    萨拉列基突然用共通语说话,我不禁抬头看他,还以为这是什么暗号。总之他这句话让我了解眼前的男人并非最有权力的人。

    「萨拉,没必要跟不是族长的家伙说话!最后王牌要在关键时候再打。」

    「怪了,你不是不能说话吗?」

    「啊!」

    惨了,我忘记喉咙受伤的设定了。

    「不然说是我骋来的异国少年如何?那样不但比较接近我们真正的关系,你演起来也比较容易。」

    「……我越来越了解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就让我来说明吧,我的随从。这个男人说前几天他还是这支部落最有权力的人,但是几天前出现传说中的救世主,因此他主动提议要把权力交给救世主,不过那名男子似乎还没有接受。天啊~~想不到现在还有什么救世主传说。」

    我听到救世主传说,脑中浮现出三个超级有名的人。除了他们以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些人。没错,就是世纪末救世主传说的那些人──拳四郎跟安信跟红心。放眼望去都是发达的肌肉、肌肉、肌肉,以及飞散的经络穴道。对了,还有一个叫拉欧(注:拳四郎、安信、红心和拉欧皆为日本漫画《北斗之拳》的登场角色)的人。

    「唔、哈──」

    「有利怎么了?」

    「没、没什么。」

    过度羡慕的我甚至不知不觉流出口水。

    「既然这样,就问这名族长跟假装退休的人,应该把皇帝陛下的旨意说给谁听。」

    「我当然问了。结果他说在采买……」

    「采买?」

    采买、采买、采买……应该不是来自未来的猫型机器人的妹妹(注:采买的日文发音与多啦A梦的妹妹多啦美的日文发音相近)吧?不然就是指采购的采买。难不成传说中的救世主正在张罗食物?

    「我的意思是他们要请我吃晚餐。」

    「咦,等一下。应该是『我们』吧?」

    「不──」

    萨拉缓缓摇着头说道:

    「听说他们为了欢迎圣砂国皇帝耶鲁西陛下,即将举行晚宴。至于你好像不能出席喔,我的随从。」

    糟糕,计划演变到这里,随从设定出现反效果。一开始应该设定「不知为何跟小西马隆王同行的亲密好友」才对。

    天空突然变暗,所以我知道自己身在帐篷里。

    俗话说秋天的太阳掉下……不,是秋天的太阳落得很快,但是我没问过这个国家现在是什么季节,所以无法确认太阳是否落得很快。

    假扮圣砂国皇帝耶鲁西的萨拉列基一面跟东北骑马民族的现任族长谈笑风生,一面走向举行晚宴的大帐篷。另一方面,我则是受到完全相反的待遇,跟刚来的时候一样被几名士兵扛到其它帐篷,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往上抛。

    负责扛我的这些人口中一直念着「救世主、救世主」。这是我刚学会的圣砂国单字。

    「等、等一下,各位!救世主传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要被当成货物搬运呢?安信要来吹笛子吗!?」

    他们把我搬到香气四溢的帐篷里,接着和刚才一样把我丢到地上。这次不仅有棕色垫子,我的下巴还碰到油腻腻的毛皮。

    骑马民族还在喊着救世主、救世主。

    他们把我的手腕绑起来,再将绳子绑在木头家具上就离开了。

    我的两手到处摸索,看样子这是桌脚。粗糙坚固的桌子前面摆了四把椅子,也就是说我像条狗一样,被绑在陌生的房间里。

    或许还比昨晚绑在床上的萨拉列基好一点。如果用手铐铐在桌上,还可以玩侦讯游戏。搞不好心地善良的刑警先生还会送猪排盖饭给我吃。喂──山田,把猪排盖饭全部拿过来!(注:日本电影、影集里经常出现的侦讯桥段)

    ……我到底在和谁玩侦讯游戏?

    我把脸转向右边,疑似床铺的上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看来有人先到了,可是我怎么看都不觉得那是人。

    那个玩意有着圆滚滚的外表,看起来没有类似人类四肢的细长部分。是毛毛虫?还是蛹?不过也太大了。更何况世上真的有怪人会把巨大毛毛虫当成宠物饲养吗?真心担,太叫人担心了。

    除了视力不佳之外,这个昏暗的帐篷也不算是舒适的场所。我无法看得很清楚,但是我既然无事可做,只好继续盯着床铺上面。

    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总觉得那个物体越来越小。

    这个房间的主人,该不会哪天早上醒来,就变成一只巨大毛毛虫……究竟有没有可能发生那种不科学的事呢?

    因为我的脑子都在想那种事,所以没有发现有人踩过沙地的脚步声。

    把我的意识拉回现实的,并非那些男人走进帐篷的脚步声,而是随着他们一起飘来的香味。那是刚出炉的面包,还有加了许多香料的烤肉,以及淋上起司煮到入口即化的蔬菜所散发的微焦香味。

    香味充满整个帐篷,让我不禁感动到出神。对于我这个将近一星期没有正常吃东西,营养不足的小鬼来说,简直是残害我的视觉……不,是残害我的嗅觉。

    「喂!」

    疑似屋主的男人发出吓死人的声音,可是这个声音很耳熟。问题是我并不认识骑马民族的人。

    换句话说,我是因为饥饿导致幻听。天啊,营养不足真可怕。

    可能是看到我没回答,男子又重复一次:

    「你怎么会在这里?」

    惨了,我真的觉得认识他。这个连在比赛的时候都可以传得很远的声音是……

    我抬起头,想要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但是过了傍晚时刻的帐篷有点昏暗,加上我的视力还在放假,因此有别于白天的状况,我连对方站在哪里都看不出来。

    「你该不会是肌肉……阿达尔贝鲁特吧?」

    「除了我还有谁。你对着哪里说话啊?小鬼……难不成?」

    我感觉到阿达尔贝鲁特惊讶得屏住气息。

    「难不成你的眼睛看不见?怎么会这样?」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