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沙漠即为魔之路途终点! 第九章
    想不到眼睛看不见这件事对阿达尔贝鲁特来说,比我出现在沙漠正中央更要令他吃惊。

    三个人端着装有料理的碗盘摆在桌上之时,他在只铺着垫子的沙地上来回踱步,又问了一次:「你怎么会在这里?」

    于是我跟他说了一下前几天在绿洲发生的事,还解释过来骑马民族部落的来龙去脉──一切都是在美食当前的状态。这对饥肠辘辘的高中生来说,简直跟拷问没什么两样。

    好不容易听完我的英勇事迹,阿达尔贝鲁特恨恨地踢向桌脚,害我被那股冲击力道波及,受伤的肩膀跟手掌痛得要命。

    「可恶,怎么会这样?我是听说取得某种稀有食材才会过来看看,想不到这块肉竟然是魔族不谙世故的小鬼!」

    「食材!?」

    原来兴冲冲把我抬到这里的骑马民族,以为我是今晚的菜肴啊?难怪会那么兴奋。

    「连我也不知道这算是好运还是坏运。」

    「倒是你说的肉是什么肉?圣砂国应该没有这么血腥的文化吧?」

    「不是不是,骑马民族没有这种文化。」

    肌肉男挥手否定,扬起好大一阵风,想必他的肌肉也在晃动。

    「据说西方把黑眼黑发的人当做是长生不老的珍馐,你应该听说过吧?」

    「原来是珍馐啊……居然不是妙药。」

    从没想过十六年来认真过活的我,居然会被当成食材看待。此时我总算能够体会在中国市场里贩卖的鹿与猴子的心情,想必牠们都是泪眼汪汪。但是这也要怪我没有变装的错。

    可能是阿达尔贝鲁特下令的关系,其中一名骑马民族帮我解开手上的束缚。他们正在搬运料理,应该是负责准备餐饮的骑马民族。

    「总之先坐下来。」

    「嗯……」

    其实我不太想靠近餐桌。理由很简单,面对这么多美味料理,我实在没有信心能够忍耐。看到我犹豫不决的阿达尔贝鲁特大笑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不让你吃啦!」

    「咦,真的吗?」

    「没错,反正我已经喂饱饱摆在那里的『行李』了,没关系。」

    什么行李啊?难不成他把床上那个圆滚滚的东西当成行李?这我实在无法认同,阿达尔贝鲁特,床铺也是家族成员之一──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对他说教,就忍不住把注意力转向热气腾腾的料理。

    「真的可以吃吗?你不会在事后跟我说要收一万五千元的服务费吧?」

    「不会啦。」

    一听到他的回答,我的心里也同时念声:「我开动了。」但是我的手却在此时停住。

    因为我看不见。

    我知道料理就在我的面前,只要伸手向前就能够感觉到热气,手往下探还摸得到温热的餐盘。但是在天色渐黑,室内只有火盆的状况下,别说是碗盘上的料理,我连刀叉的位置都不知道。

    坐在对面的巨大影子变得有点斜,可能是他正歪着头。

    「怎么了?你的肚子不饿吗?莫非你是素食主义者?」

    「怎么可能!我已经饿到头晕目眩,肉跟鱼都是我的最爱!!只是,等一下……呃──附有叉子的汤匙在哪里?」

    「对了,你看不见。」

    阿达尔贝鲁特抓着我的手往旁边移动十公分。

    「肉叉在这边。」

    「谢谢你。」

    但是我无法回报他的亲切。我拿着骑马民族的叉子……他们可能没有附有叉子的汤匙吧……试着挑战盘子中央,下场果然很惨。

    叉子没有插到任何东西。真可惜,再试一下。第二次有插到食物的感觉,但是却在送进嘴巴的途中掉下来。第三次是叉子与餐具摩擦,发出令人想摀住耳朵的尖锐声响。

    失望的我握着叉子垂头丧气。

    「喔──」

    阿达尔贝鲁特用非常佩服的语气说道:

    「『陛下』你还真有气质,吃这种乡间料理还特地拿肉叉。抱歉,我这个人在野外生活久了,所以是直接用手抓着吃。」

    「咦,用手抓?」

    「没错,这是一道豪迈美味的手抓料理。做这道菜的我都这么说了,铁定没错。」

    话一说完,阿达尔贝鲁特立刻把手伸向自己面前的盘子,我是听到些微的手声才知道。不过我也讶异地盯着他的影子,看到他用手把柔软的肉送进嘴里,还发出咀嚼的声音。

    「如何,你也别装模作样拿肉叉吃,像个男人一样大口吃吧。」

    「这次就请你当做没看见。」

    「那才是聪明的做法。要是你当着那个整天冒汁的男人面前做出这种事,想必他会吓到昏倒吧?对了,你何不把盘子端起来呢?虽然样子比较难看,不过反正是在这种沙漠的尽头,就不用讲究什么惯例或礼仪了。」

    我照他所说的把食物送进嘴巴,混合许多食材的甜味马上在舌头上化开。浓郁的汤汁留下香气与味道顺着喉咙滑下,感觉它没有滑进胃里,反而升华到了头顶。

    这是我睽违许久,再次体验用餐的喜悦。

    「主厨,这真的太好吃了。这是鲜奶油吗?还是带点酸味的优格?」

    「优格?不,是克弗尔发酵乳。」

    「等等,圣砂国怎么会有克弗尔……好痛!」

    盘子的边缘碰到我的伤口,我不禁痛得皱起眉头。我想用左手压住伤口,不过阿达尔贝鲁特似乎全部看在眼里,想不到一身健壮的他竟然也有细心的一面。

    「嗯,你的手掌怎么了?」

    「……受了一点小伤。」

    其实不是小伤,伤口似乎还没愈合,只要握东西就痛得要命。只不过这是我自作自受,没里由抱怨。

    「一定是你乱用不熟悉的短剑,用力过头伤到自己吧?这是初学者常受的伤。」

    「算吧。」

    觉得有趣的阿达尔贝鲁特笑了一声,接着就听到对面的椅子发出声响。

    「我来帮你治疗吧。」

    「咦?」

    「我说我现在就帮你治疗那个伤口。」

    如果是真的,我可是求之不得。可是要怎么治疗?况且我跟他没什么交情,也不清楚他是不是待人亲切不求回报。要是他要求什么报酬,现在的我实在付不出来。

    「瞧你一脸怀疑,难道你忘了我是谁吗?」

    「不就是阿达尔贝鲁特吗?冯古兰兹卿阿达尔贝鲁特……」

    「不对。」

    他往桌子另一头探出身子,说话的声音变得很近。

    「我不是冯古兰兹卿,而是古兰兹。既非魔族的军人也不是贵族,只是阿达尔贝鲁特.古兰兹。我不像你跟三男阁下能够使用方便的魔术,因为我不是魔族。」

    「这么说来……」

    我跟沃尔夫拉姆曾经因为阿达尔贝鲁特的法术而尝到苦头。而且在更早以前,我还分不清楚上下左右,也不了解天地河山的时候,也是这个男人对我的脑袋动手脚。多亏他那么做,我才能够理解这里的语言。

    「就算身在神族的土地,你也没事啊。」

    「没错,你到底想不想接受治疗?」

    「当然想……」

    「好,那就把手给我。」

    他握着我刚解脱绳索束缚的手腕,往他的方向拉过去。

    「把手贴在我胸前……啊、喂、喂,别摸乳头!你不要乱摸!」

    「哇、对不起!」

    阿达尔贝鲁特一面碎碎念道「真是的,虽然是隔着衣服也别乱摸」一面把我的手放在令人羡慕的胸肌上方,靠近锁骨的位置。

    「听好了。」

    我还没问「听什么?」就听到有力的心跳声。照理说耳朵不可能直接到别人的心跳声,但是它却透过手掌在我的脑里回响,而且还有一股热气随着心跳声传来。接着是震动,最后是修复肉体的力量。

    但是这一连串的治疗却伴随着剧烈的疼痛。那股热能使得原本快要愈合的伤口裂开,切开微血管之后透过伤口慢慢流入。当然这一切只是感觉而已,实际上伤口既没有扩大也没有流血。

    那股能量从左手手掌往手臂流窜,甚至跑到受伤右肩。

    我不由得发出没用的哀号。

    「好痛……」

    「忍着点。」

    「魔术还比较温和!」

    「是吗?对人类来说法术比较温和,不过你会感到痛苦就证明你比较接近魔族。」

    「怎么会……好痛!」

    感觉到一股电流奔走的剧痛,我不知不觉把手抽回来,身体因为后作用力连同椅子一起往后倒,但是我的后脑勺并没有撞到地面。

    这都多亏一群突破布幕闯进帐篷的人帮忙。

    肯拉德从我后面撑住椅子,海瑟尔抓住我的手防止我滑下去,沃尔夫拉姆则是指着阿达尔贝鲁特用抓狂的声音说道:

    「阿达尔贝鲁特!你怎么会在骑马民族的帐篷里!?」

    「这句话应该是在说你吧,三男阁下。」

    也难怪他会这么讶异。

    不好意思让你在这种新手任务里插了一脚。

    肯拉德与沃尔夫拉姆打从一开始就打算跟上来。

    在自己拟定的作战计划严重受挫之后,就想离开城镇单独行动,这个做法实在太过有勇无谋。可是面对损失惨重的城镇束手无策,连水源被其它人独占也不理就这么出发走人,这种事我也办不到。

    于是躺在带点湿味的床上闷闷不乐的我,想到的计划就是这个。

    让萨拉列基假扮耶鲁西,并且在骑马民族的族长面前宣布──

    这个国家的土地全部属于皇帝耶鲁西,就算是位于沙漠的水源,也都归皇帝耶鲁西所有,不准擅自入侵或争夺。

    为了让萨拉列基假扮圣砂国皇帝,我只好跟他两个人单独前往。毕竟神族皇帝身边带着魔族护卫,怎么看都很不自然。

    为此我跟肯拉德和沃尔夫拉姆商量,希望他们答应我们两个人单独出发,但是两位魔族担心没有护卫跟着我们,很有可能发生危险。

    于是就请他们保持不被发现的距离跟在后面。

    他们依照约定出现了。

    值得信赖的向导海瑟尔.葛雷弗斯也来了。

    其它人留在城里帮忙治疗与重建的作业。

    阿达尔贝鲁特没有站起来,只是斜眼看着气呼呼的沃尔夫拉姆:

    「太生气会秃头的喔,三男阁下。」

    「少啰嗦,要你鸡婆!」

    我想到海瑟尔.葛雷弗斯不认识阿达尔贝鲁特,于是冒味介绍他们两人认识。

    「海瑟尔,他是阿达尔贝鲁特。」

    「是个长得像美式足球员的帅哥。」

    「谢谢妳的夸奖,老太婆。」

    「……想不到他知道自己被夸奖。」

    她明明是用英语说的。

    「快给我说清楚讲明白,古兰兹!」

    「好好好,对不起啦,队长先生。」

    「搜寻我部队」的队长?原来沃尔夫拉姆是队长,不禁让我有很深的感慨。

    「虽然这件小事不足以向魔王陛下秉报,但是我好像是救世主。」

    「救世主──!?」

    我跟沃尔夫拉姆同时大叫。

    萨拉列基从族长那里听到的几天前出现的救世主,原来就是阿达尔贝鲁特……等一下,为什么他是救世主?因为他是肌肉男?因为他是美式足球员?因为他是四分卫?如果他不是救世主,而是从大联盟派来的帮手,我反而比较能够理解。

    在旁边等候的骑马民族两名大臣手里握着充满霉味的纸,一面异口同声大喊,似乎还伸手指向符合条件的地方。

    「末世!」

    「末世!」

    海瑟尔特别为了我加以翻译。

    「末世,救世主传说?」

    「什么末世,太悲观了。倒是救世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打从哪里来,又往哪去?」

    「等一下,最近我的老花眼越来越厉害了。呃──来自海上的救世主有着蓝眼睛跟强韧的下巴,是抱着诱惑人鱼的美男子……」

    「强韧的下巴?」

    「诱惑人鱼!?」

    「咦──跟肌肉男没关系啊──」

    肯拉德、沃尔夫拉姆还有我,三个人因为不同的地方大吃一惊。

    就算强韧的下巴是阿达尔贝鲁特与生俱来的特色,但是诱惑人鱼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对自己的肌肉不满意,甚至试图长出鱼尾巴?

    现场忽然一片沉默,好像只有我还在状况外。肯拉德和沃尔夫拉姆大概找到答案,望着同样的物体。

    「咦──!?什么什么?你们发现什么──跟我说一下啦──」

    「肯拉德,你觉得那是人鱼吗?」

    「为什么问我?」

    「你不是对那方面比较了解吗?」

    你到底了解哪方面啊,肯拉德。

    「话说回来,这里有人鱼吗?人鱼待在这么干燥的沙漠不要紧吗!?」

    「……被绑起来的模样要说是诱惑,应该也算。」

    「或许是发型。」

    「不,搞不好是胡子,胡子。」

    「胡子?人鱼有胡子吗!?」

    对人鱼不感兴趣,或者是早就见识过的海瑟尔不理会我们的不安,继续往下念:

    「来自海上的救世主,拯救风、拯救地、拯救火、捞金鱼……啊、念错了,拯救金、拯救水、拯救坟墓、拯救人民、拯救鱼、拯救昆虫……」

    撇开捞金鱼不谈,就连昆虫也救!?感觉好像是什么CASE都接的随传随到SOHO族,我不禁开始同情这个救世主。

    「总而言之,从海上来的我因为抱着类似人鱼的东西,就被当成救世主。反正感觉起来很轻松,而且既然已经被认定是救世主,我也没有办法。于是我就想以荣誉的名义当个一天,只是等到发现之时已经当了五天。」

    荣誉头衔啊,我想他身上的彩带一定写着「一日救世主」。

    「被当成传说中的男人接受款待固然不错,但是这些家伙的饮食实在很惨。喝着像水一样淡的酒,吃水果干以及硬到不能再硬的面包,根本难以入口……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待在厨房里帮全体族人做菜。」

    「也就是说,你是为了拯救在沙漠里受苦受难的昆虫,所以大老远跑来圣砂国?」

    阿达尔贝鲁特轻敲桌面。

    「喂,你到底有没有仔细听啊?」

    「不过你是怎么来的?我知道了,你是使用艾妮西娜制造的便利道具过来的吧?像是随意门或竹老鹰之类的。」

    我在抵达这里以前吃了不少苦头,一想到有人轻轻松松就来了,心情多少有些五味杂陈。但是阿达尔贝鲁特屁股下的椅子发出响声,惊讶地放声大叫:

    「怎么?你没告诉他吗?」

    这句话似乎是对着沃尔夫拉姆。

    「我是跟着三男阁下一起过来找你。」

    「你是『搜寻我部队』的成员之一!?既然如此,怎么会在末知民族里担任救世主兼主厨的工作呢?」

    只因为抱了人鱼。能够打乱美式足球肌肉男人生的人鱼到底有多神秘,多么令人神魂颠倒?可恶啊──我真的好想看,不晓得跟丹麦的人鱼公主雕像比起来谁比较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