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沙漠即为魔之路途终点! 第十章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早就知道这种方法能够来到这边的世界,否则绝对不会做出那么危险的赌注。村田健放开紧握的左手,虽然现在是一个完全冷却的金属片,但是部分特殊字样还是烫伤他的手掌。

    不过只有这种程度的伤已经算是奇迹。村田回想起那个瞬间,身体不由自主发抖。

    当时的天地整个颠倒,前一秒还很正常的草木像海中植物一样开始摇动。世界转了九十度,所有直线变成曲线。碎片利用火焰与爆炸的力量回到盒子所在的地方,他则是搭上顺风车,成功来到友人所在的世界。

    当时包围自己的火焰画着螺旋往上窜升,不一会儿衣服跟头发也开始烧焦。他被热气呛得无法呼吸,四肢感受到有如千刀万剐般的痛楚。

    但是村田知道自己没有死,因此就算置身在足以烧焦皮肤的热度里,依然冷静面对。

    他就这样来到朋友.涩谷有利所在的世界,也没有丢掉小命。除了轻微的烫伤,并没有其它明显外伤。倒是眼镜片出现裂痕,已经不太能用了。

    涩谷,下次务必一定要带我同行,这趟旅行真的很不好受,我不想再用这种方法了。

    真正的恐怖是在后面。

    能够四肢健全抵达异世界固然是件好事,但是他完全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仰赖的金属片是盒子的装饰,就理论上来说,应该会回到海瑟尔.葛雷弗斯保管在波士顿郊区的盒子.「冻土劫火」所在之处。因此他预测到达地点应该是那里。

    问题是他无法查出关键的「冻土劫火」到底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何处,在地球进行调查也没有任何线索。

    在「降落」的瞬间映入眼帘的东西,是石砌的墙壁跟地板。加上手中的碎片发出一阵蓝白光芒,让他有时间观察四周。但是光芒快要消失,得在那之前准备照明,确保接下来还能看到东西才行。

    村田环视四周,寻找能够利用的物品,但是突然说不出话来。记忆里虽然留有许多不同的经验,可是见多识广的他还是吓得目瞪口呆。

    这里是一个被古老石壁包围的房间。

    天花板很低,是个大约十公尺见方的石室。但是令他讶异的不是墙壁跟天花板,而是摆在房间中央的四方体。

    说是看惯或许有语病,不过记忆中的「冻土劫火」距离跪在地上的自己很近。可能是对失而复得的碎片有所反应,生锈的金属边缘还发出淡淡光芒。上面的盖子紧闭,目前不会造成任何危害。

    可是当他把视线移回中央,才发现前方还有一个更加细长的物体,而且用的是跟墙壁不一样的石材。凭他的直觉──应该说是以常识判断。

    那是棺材。

    而且是石棺,这么说来这里就是……

    「某人的坟墓啰。哇!」

    村田不由得皱起眉头,无意识地屏住呼吸,以没有烫伤的手摀住嘴巴。他撑了二十秒才发现这个时候大惊小怪也没有。

    房间四周散置许多看似破布的物体,他马上知道那不是单纯的布。其实也不需要确认,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蹲着的尸体,而且已经变成木乃伊,不晓得在这个房间里待了多久。他们应该是棺材主人的殉葬者,这是历史上常见的风俗习惯。

    原以为这里可能是国王或是具有一定身分地位的权力者墓穴,不过就殉葬随从也位在同一个房间判断,躺在棺材里的人应该没有这么伟大。可能是王妃、皇太后,或是没有继承权的王子。

    不过盒子为什么会跑到这里?

    他看到墙边的木乃伊肩上有一根看似木棒的东西,于是小心翼翼拿下来。他不害怕远古的尸体,只是不想擅自损坏文化遗产。不过他又面露苦笑心想:「请原谅我拿这根木棒,可是我应该向谁道歉?」

    金属片的光芒开始变弱,于是他点燃口袋里咖啡厅送的纸火柴,干燥的木棒立刻着火,房间也亮了起来。

    他再次确认盒子的上盖关得很紧,但是棺材的盖子却是开着。试着往里面看去,跟他想象的一模一样。

    跟他了解的木乃伊不同之处,就是尸体没有经过完整的防腐处理。不知道几代以前的灵魂持有者跟埃及有些关系,所以他才会知道这些事。地区不同,处理手法就不一样,而且身上也没有缠绷带。

    身上的装饰品被人扫劫一空,现在只剩下一具光溜溜的尸体。不过如此一来村田反而松了口气。因为尸体身上没有佩带金银珠宝,就证明这座墓被人盗过。

    既然有盗墓贼来过,那么一定会有盗墓贼的出入口。没有工具当然不可能从内部往外挖,不过有时间又有人手的盗贼团要从外面挖通道进来,其实不算什么难事。

    「不过我根本没想过会来到这种地方──」

    四处寻找出口,打算尽快离开的村田说出目前的心情。

    「原本还在担心要是落到火山口或海里怎么办,没想到居然是在王族的坟墓里,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在这种地方如果有人回答一定很吓人,可是四周太过安静,不禁让他很想说话。因为要是不那么做,很有可能会被不安击垮。

    既然已经平安顺利来到异世界,心中的恐惧与不安也换了一个方向。原本担心自己能不能四肢健全抵达,但是从现在起要担心的事就不一样了。眼前的问题是自己能不能离开这古老的坟墓,顺利找到涩谷有利。

    就算找到盗墓贼的出入口,并且顺利离开坟墓,还是无法得知外面是什么地方。这里的坟墓模式跟真魔国不一样,因此铁定是其它国家,但是他毫无头绪,无法得知这里是这个大陆的哪个国家。

    不知道目前置身的位置让他感到非常不安。自己很可能踏在距离有利非常遥远,甚至隔着海洋的未知土地上。

    原本希望能够再次跟他见面、说话,并肩走在一起说说笑笑,并且利用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帮助有利。

    如果这个愿望无法实现,那么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意义。

    村田气得踢墙。自己的灵魂持有着里有医生、女星、面包师父,甚至有被关在监狱的囚犯,还有从事犯罪边缘行业的人。自己虽然有各种的人生记忆,但是偏偏没有盗墓贼和考古学家。

    「到底该从哪里出去呢?」

    虽然发现可疑的洞,但是大小只够一个人爬进去。那些抱着金银财宝的盗墓贼会用这么小的出入口吗?如果真的是这个洞,肯定是能抱多少就抱多少,然后多往来几趟。可是又不确定这个漆黑的洞通往何方。

    他回头看向藏在棺材里的盒子,幸亏没有人动它。多亏出入口太小,所以才没被盗墓贼带出去。盒子边缘的光芒变暗了,等自己离开这里之后,这个石室就会恢复原来的模样,再次被黑暗与沉默填满吧。

    村田喃喃自语:

    「你就永远待在那里吧。」

    跪在满是灰尘的冰冷地面。

    但是我要走了。

    真是的──你们怎么不当盗墓贼呢?

    村田开始想对过去的灵魂持有着发牢骚。既然拥有各种丰富的职业经验,好歹也偷闯一次比萨斜塔。一想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

    「比萨斜塔不是坟墓……不然就闯胡夫王金字塔(注:埃及第四王朝第二任法老胡夫建立的埃及最大金字塔)好了。」

    村田一面走在斜坡上,一面不断碎碎念。因为镜片裂掉的关,左右两边的视力差距让他感到心情烦躁。

    他停下脚步拿下眼镜,用衣袖擦拭双眼,但是全身上下散发烧焦的气味,头发也因为烧焦卷成一团。

    举起代替火把的木棒挡在眼前,想看手表确认走了几个小时。累也是应该的,手表指针若是没有故障,他应该走了四个小时。手上的照明是以木棒代替,虽然走得很喘,膝盖也很痛,幸亏没有消耗太多热量。这座巨大坟墓的内部反而有点冷。

    空气带有些微灰尘异味,但是并不妨碍呼吸。虽然自己不相信什么图坦卡门的诅咒(注: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图坦卡门,坟墓三千年来不曾被盗,直到1922年才由英国人哈瓦德.卡特发现。由于最早进入坟墓的几个人纷纷死去,因此出现墓中带有诅咒的说法),不过打开棺材时真的有点担心。譬如说为了防止盗墓贼侵入,在棺材里放进未知细菌之类的。

    但是呼吸了这里的空气四个小时,并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症状,只有长时间运动的心跳加速及气喘嘘嘘而已。

    自己的身体本来就不适合长距离行走,因此疲劳的感觉更是强烈。如果是有利,这种缓坡他还能用青蛙跳跳上去吧。

    走路的过程中,村田努力思考如何逃出这座巨大坟墓。他谨慎观察四周,试图寻找任何与地球遗迹共通的构造。像是金字塔或仁德天皇陵……不,大仙陵古坟(注:大仙陵古坟即为仁德天皇陵,是日本最大的古墓)的占地也没有这么广阔。就算反复思考也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只觉得自己很像以Z字爬坡的列车。

    而且只走大路,生还的可能性并不高。照理来说建造这座坟墓的人们在安放权力者的遗体之后,就会把坟墓封起来,连一只小虫小都飞不进来。所以要找的是盗墓贼挖的入侵通道,因此只要发现类似的洞穴就要钻进去确认是否与外界相通。

    「这是第七条了。」

    手插着腰的村田又开始自言自语,用力往后仰一下便屈身钻进洞穴,里面的高度必须趴着匍匐前进才有办法通过。

    之前钻的洞穴是通往摆放金银财宝的房间。他蹲下来朝火光前进,想确认墙壁的后方是否有路。不过只有在房间角落看到一些黄金,以及嵌在墙上的石头闪闪发光。应该是盗墓贼没带走的财宝。

    虽然发现王家的宝藏,想不到心情竟然如此低落。

    随着天花板越来越低,内心的不安也不断增加。虽然尽可能要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还是会出现某种恐惧。就算集中精神想要忘掉,那分恐惧还是挥之不去。

    于是他想起朋友的事。想起过去一同去过的地方,也担心有利现在过得怎么样,想藉此忘记自己的危机。不过用这种姿势前进的他,脑中想的竟然都是家人的事。

    像是「他们应该不会打我的手机吧」、「父亲下次回家是什么时候」,还有「桌上的酱油瓶差不多快空了」等琐碎小事。

    对村田来说,想起这些事倒是十分意外。他并不是讨厌父母亲,或是家庭关系十分恶劣,而是在自己身陷危机时似乎不曾想起父母的脸。

    「这表示我家出乎意料地充满亲情。」

    好不容易穿过狭窄通道,来到一个大约六张榻榻米大的小广场。不过这里除了他爬过的洞穴,还有花冈岩建造的大路往三个方向伸延。规模大小与豪华程度和刚才的「洞穴」截然不同,甚至宽到张开双手向前走也绰绰有余。

    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

    该选哪一条路才好?应该说三条路当中,哪一条才能通到外面?还是避开三条现成的大路,另外找更小的洞穴?老实说,真的是不如该如何是好。

    村田站在原地,手按着额头不发一语。他的头很痛,恐怕是眼镜破裂造成视差的关系。

    「呃──难道坟墓和坟墓之间是相通的?」

    他烦恼了好一阵子,决定往左边墙壁的通道走去。三十步,如果走三十步还有路就回到原来的地方重新思考。他订了规则之后开始计算步数,一、二、三、四……

    「……四十八。」

    已经超过了。

    他之所以破坏刚定下的规则是有理由的,因为接近三十步的时候,前方的路突然中断,出现往下延伸的阶梯。他怎么看都看不到底,似乎是通往相当深的地方。

    「这下子……刚才辛苦爬上来不就等于是做白工?」

    如果是平常的村田,应该不会受骗。若是这时遥远的下方没有摇动的光芒,他就会直接回头找寻别的出路。但是那道光是怎么回事?

    「是出口吗?」

    他一步一步慎重地走下阶梯。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只要往上爬就好。而且这里的空气很干净,也没有什么危险的陷阱,在这里待了四个小时之后,他确定这里对盗墓贼来说,是一个有如天国的坟墓。

    村田花了十分钟才走到底,不过那是因为石梯又窄又陡的关系。走到最后一阶的时候,膝盖还丢脸地抖个不停。虽然不断往前走,但是摇晃的光芒丝毫没有变大。不过这也难怪,毕竟那道光不是蜡烛或火把,而是从花冈岩壁大约两公分的缝隙里透出来的光。

    不过光是岩壁缝隙与另一头有光这两点,就已经算是奇迹了。

    面对超乎想象的发现,村田杵在原地不动,心想「原来脑子一片空白的感觉是这样啊」,而且墙的另一边还可以听到有人来回走动的声响。

    「咦?喂!喂──」

    他立刻恢复冷静,把脸凑近墙壁大喊。透过比较完整的镜片看过去,只看到几道背对光芒的人影,不过明显可以知道那里有人。等不及对方响应的村田把手伸进缝隙里,用尽全力想要把它扳开。他心想:「搞不好这是一道门。」

    「快开门,帮帮我!」

    他不断用日语、英语,以及这个世界的共通语大喊。墙壁另一头的人们完全不打算保护遗迹,马上拿起工具开始破坏。村田连忙往后退开,震动透过地板传到他的脚底。

    虽然是一群粗鲁的家伙,但是村田完全倚赖他们搭救。为了解决燃眉之急,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缝隙越来越宽,脆弱的墙壁也出现一个手臂伸得进来的洞。几个人用手抓住洞壁,把石壁缓缓拉开。厚实的墙壁往旁边滑动,出现了足以让人通过的空间。果然是一扇门。

    村田还没开口说话,就有一个人挤过人群走来。村田警觉地防备对方,但是在双方的火光下看到对方的长相,村田马上知道不必多加提防。

    「太好了,是你啊!涩谷有跟你在一起吗?」

    对方没有回答,抓着他的力道格外强劲。

    「怎么会在这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