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沙漠即为魔之路途终点! 第十一章
    觉得有人在叫我而抬起头,问题是帐篷里并没有人呼喊我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总觉得有种不祥的感觉。但是我没有那种感应能力,想必一定是幻听。

    「……利……」

    救──命──啊──那是一面求救,一面停顿许久的悠哉叫声。听起来还满好玩的。

    「可是这不是幻听!」

    那是萨拉列基的声音。我一脚踢开椅子站起来,卷起帐篷的入口,把差点跑过头的小西马隆王拉进来。幸好追兵没有发现,不过他整个人跌在满是沙子跟油脂的坐垫,对我粗鲁的举动发了一阵牢骚。

    了解状况的肯拉德跟沃尔夫拉姆并不感到讶异,但是阿达尔贝鲁特似乎很意外。他应该没想到不只是我,就连小西马隆王也在沙漠里大吵大闹。

    视野角落的东西突然消失不见,原来是看似毛毛虫的生物滚下床铺。这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牠不喜欢在高贵的客人面前曝露自己的模样吧?真是害羞的家伙。

    「萨拉……你怎么一身清爽的打扮?」

    萨拉列基可能在是参加餐会前接受他们的服侍沐浴更衣,轻飘飘的头发十分干净,皮肤也很湿润。身上穿着清洁的简朴服装,束起的头发上还插了发饰,不过是不怎可爱的兽骨手工艺品。

    「啊──太好了,有利愿意听我说吗?那些家伙实在太过份了。」

    「等一下,这时候你应该在骑马民族的族长面前,宣布沙漠的水源是属于耶鲁西的吧!?难不成……他们看出你冒牌货?」

    「有利真是的,你认为我的演技有那么差吗?」

    「你应该不会……故意露馅吧?」

    「我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他看了一下周围,因为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而开始闹脾气,接着才心不甘愿地说明事原委。

    「我没有被识破,这里的干部打从心里相信我就是耶鲁西。更何况一天到晚只懂得在沙漠里练习战斗的家伙,怎么可能识破我的演技。」

    「那你何必逃出来?」

    「正因为他们认为我是本尊,这才是大问题。」

    萨拉轻轻摇头,束起的头发跟着松开。

    「他们相信我是耶鲁西,完全没有任何怀疑,就是这样我才不得不逃跑。因为那些家伙打算挟持皇帝陛下,向圣砂国政府要求赎金。」

    「咦,那不就是明显的叛乱罪吗?」

    「一点也没错。」

    站着的我开始头晕,脑袋似乎开始缺氧。

    「萨拉……你终于遭到国民背叛了……」

    「不是我喔,有利!?应该是耶鲁西吧?」

    啊、也对,我有点混乱了。是假扮成耶鲁西的萨拉列基遭到圣砂国国民的骑马民族背叛,但这跟小西马隆国民一点关系也没有。真正不幸的是差点被挟持勒索赎金的圣砂国皇帝耶鲁西,而且他本人还不知道这件事。

    「总之得把萨拉藏起来才行。再这样下去要是被当成耶鲁西绑架,不就成了耶鲁西的替身被勒索赎金?要找个好地方把他藏起来。」

    「我可不要再被关进工具柜里。」

    他真是会替自己着想。我望着房间四处搜索,但是毕竟现在身在简单的帐篷里,根本就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唯一可以躲的应该是床底下,但是已经有人先占据那里,漆黑的空间里还有两只眼睛闪闪发亮。

    「啊~~真是的!阿达尔贝鲁特,快把床挪开──」

    「陛下。」

    肯拉德的语气显得犹豫不决,想抓住我右肩手上上下下游移不定。对他来说很难得会出现这么不知所措的样子。

    「跟你说过好几遍,不要喊我陛下。」

    「对不起。有利,你的眼睛……」

    「咦?我的眼睛?」

    接下来是沃尔夫拉姆以沙哑的声音问道:「你看得见吗?」海瑟尔只是扬起眉毛,最后是萨拉列基以一贯的语气开口:

    「什么嘛,你的眼睛已经好啦?」

    「真的!我看得见了!」

    我看见了。

    沃尔夫拉姆的金发和翠绿色眼睛、海瑟尔满是皱纹的手和强势嘴角、阿达尔贝鲁特健壮的肌肉和屁股型下巴,以及萨拉列基的金色眼睛。不管我眨几次眼都不会变得蒙眬,也不会只是影子,不再消失无踨。

    「我不是在作梦吧?我看得见……你在干嘛,肯拉德?」

    「你的眼睛好了?真的吗?」

    跪在地上的肯拉德拉开我的双眼眼睑,像医院的眼科医师一样叫我转动眼睛。他应该不是在玩,但是被要求做这些动作的我实在有点受不了,不过我很高兴能再看见那双散发银光的棕色眼睛。虽然我没有离乡背井,但却有一种终于回家的感觉。

    我终于能够回到现实世界了。就算被迫陷入什么困境,只要能回来就很高兴。恢复要比失去好多了。

    好了,如此一来我的身体总算恢复正常,手掌和肩膀也不痛了。这时候的我充满「哪怕是下大雨还是下长枪,该做的事都要完成!」的气势。

    「太好了。」

    有如父母一般的声音,以及额头靠住我的肩膀的举动,让我跟着感动起来。

    「你太夸张了,肯拉德。」

    「一点也不夸张。要是你的眼睛治不好,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道歉……」

    「又不是你的错。」

    老当益壮的老人家海瑟尔笑了。

    「陛下的保镖简直就像教父一样保护过头。」

    她不知道我复杂的出生过程,因此无法跟她说「其实就连名字也是他取的」。

    「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盯着我瞧个不停的沃尔夫拉姆,我真的开心得不得了。真是的,你还是很可爱!因为你老是表现出雄纠纠的态度,让我以为你在我们没见面的时候成熟不少,没想到你还是有着天使美貌。不过依然可以感觉得到你的确变得更有男子气概。

    现在的我心情好到想要称赞所有的人事物,好希望称赞这双眼睛看到的一切。如果这时候要吟诗作对,上联就是「今宵所见皆美好」。

    「这下放心了吧。」

    阿达尔贝鲁特悠哉地把粗壮的手臂抱在胸前,轻轻靠在桌子上。

    「不但见到伙伴,肚子也吃得饱饱的,心情放轻松之后,脑袋就觉得不再危险……应该说是内心某处相信危险已经远去,也就是『不需要自己出马』的感觉。」

    「你说的自己……」

    我的话还没说完,沃尔夫拉姆就用肘顶我,还以愤慨的语气说道:

    「只要吃饱就感到安心,难道你只是营养不足吗?有利……你怎么这么坏心?」

    「没有、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因为几天的营养不足就导致我的视力急剧衰弱?」

    「什么嘛~~」

    现场只有萨拉列基讲的话最没有礼貌。

    「真是可惜。这下子有利就不会再拜托我了。」

    「你……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吧?你可是自身难保……对了,你现在不是快点躲起来,就是快点逃走!」

    「就算躲起来也会很快被发现。倒是耶鲁西的赎金不晓得是多少?有利,你觉得真魔国愿意为你付出多少代价呢?」

    「沃尔夫、肯拉德、海瑟尔!总之我们先去把马抢回来,准备离开帐篷村!还有你也是,萨拉!」

    我觉得继续听萨拉列基说话也没有意义,于是抓着他的脖子往外走。提出这种幼稚作战计划的我也有责任,所以必须好好保护他。

    反正我们也没什么大行李,只需要马匹而已。海瑟尔稍微拨开入口的布幕,窥视外头的情况。

    「他们正在往相反的方向找,要逃就趁现在。」

    「需不需要我帮忙把这个不听话的小鬼国王扛到那边?」

    我还以为说话的人是肯拉德,没想到竟然是阿达尔贝鲁特。萨拉是被一身肌肉的他扛起来,在他肩上铁定像是一只小鸟。不过没那个必要,曾被当成货物对待的萨拉列基似乎也有点不服气。

    「没有那个必要,他有办法自己走的。对吧,萨拉?」

    「是吗?那你们好好努力吧,我打算在这里再过一阵子轻松的救世主生活。」

    继续坐在桌上的阿达尔贝鲁特向我们挥手说再见。不过他刚举起的右手被人打下来,胸口也被人揪住。

    「你这样还算魔族吗!?」

    那个人是沃尔夫拉姆。

    这副景象在平常看起来很滑稽吧?毕竟两人的体格相差很多,看起来就像一只抓着大树的蝉。不过现在的阿达尔贝鲁特反而被沃尔夫的气势所压倒,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双方的体格差距。

    「这时候我们巴不得能多一个人可以战斗,你竟然想退缩?」

    「喂,你这是干嘛?我早就舍弃魔族的身分……」

    「国王面临危险,你没有挺身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想在这个对你没有半点恩情的神族土地悠哉生活!?」

    「喂喂喂,又不关我的事。」

    「沃尔夫别这样,我们不能强迫他。」

    肯拉德站在打算阻止沃尔夫拉姆的我前面,我突然冒出「这下不妙」的念头。因为这两个人的关系在某种意味来说,比任何人都还要糟糕。

    「阿达尔贝鲁特。」

    肯拉德应该不至于出手打人,不过我还是很担心他会说出什么严厉言词,没想到伟拉卿只是一本正经说了一句:

    「我们需要你。」

    「……好吧。」

    大叫自己舍弃魔族身分的男人又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斩钉截铁说道:

    「好吧。」

    同样的回答。

    帐篷里面没有半个人影,追捕魔族一行人的士兵全员出动,骑马民族的村子恢复平静。这时候躲在床底下的毛毛虫终于爬出来。

    他不在乎身上沾满沙子,不断左右滚动才好不容易解开身上的束缚,双手双脚终于获得自由。耐杰尔.怀兹.马辛奇一边摇晃胡子,一边用力叹气。被当成救世主附属品的他,虽然外表看起来华丽,但是人鱼的生活并不轻松。

    不过这是心爱父亲的愿望。

    马奇辛脸红的表情十分可爱,可是因为脸上的胡子所以看不见。

    阿达尔贝鲁特是这么拜托马奇辛:「与其长着俗不可耐的手脚,你比较适合人鱼的模样。」其实他的正确说法是:「怎么样,如此一来你就束手无策了。你还是比较适合这个模样。」马奇辛最擅长的就是会错意。

    不过他的辛苦也是值得,因为模样太过诱人,骑马民族非常欣赏他。不过有一个无法原谅的笨蛋,看到他这副模样竟然说是毛毛虫。

    马奇辛生气了。可恶,那个臭屁的魔王小鬼,竟然一直盯着我看。而且只要跟那个小鬼扯上关系,从来没有什么好事。萨拉列基陛下闯进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会吓昏。

    好不容易以人鱼的身分开始人生第二春,要是被那位陛下发现的话就全完了,而且肯定会被带回小西马隆,持续那种被人踩在脚下的非人待遇。

    这全是带萨拉列基陛下过来的魔王小鬼害的。下次再见到他一定要把他做成人鱼卷,然后丢进臭死人的绿藻湖。

    不过父亲大人……马奇辛连忙摀住嘴巴。糟糕,只有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才能叫他父亲…可是阿达尔贝鲁特丢下自己离开,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是为了处理自己的私事,不想让马奇辛卷入危险。可是那样的想法也太见外了,他明明知道自己怎么样都不会死。

    当然虽然迅速钻到床底下,躲过萨拉列基的视线,不过接下来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阿达尔贝鲁特刚才说过喂食那边的行李,实际上马奇辛的三餐是由骑马民族负责,只是他们有时候会忘记。不过他怀疑那些侍候他吃饭的骑马民族是故意忘记送饭,就像今天也是,他们只拿了汤碗过来,不过没有面包也没有主菜。而且那些骑马民族每用汤匙送东西到他嘴巴的时候都会露出厌恶的表情。

    这是嫉妒,一定是对人鱼的嫉妒。马奇辛坚信是这个原因,但是真正原因恐怕是沾在胡子上的菜渣。

    不过既然是救世主的附属品,少了主体又该怎么活?

    嗯,得先从了解敌人开始。

    难得伸展四肢的马奇辛,手脚的骨头发出恶心的声响,接着「嘿咻!」吆喝一声之后站起来。首先要把这支部落调查清楚,侦察是为了拟定今后的生活计划必须采取的行动。由于被当成人鱼抱过来的关系,至今还没踏出这个帐篷一步。

    他跟刚才的老太婆一样,在入口往外窥视,确认外面有没有人。

    接着蹑手蹑脚走出帐篷,避免被人发现,并且穿过密集的帐篷之间。幸好这里是混着沙子的坚硬地面,只要放轻脚步,几乎听不见脚步声。

    这个淡绿色帐篷不仅有说话的声音,还散发出无以伦比的香味。阿达尔贝鲁特煮的料理虽然很棒,不过这是完全不同的味道。是食材没有进行加工,直接品尝原味的料理。虽然只是单纯的烤蕃薯,但是马奇辛的肚子饿了。

    他对空腹跟女人最没辄。

    马奇辛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掀起入口。为了果腹,他已经别无选择。

    「哎呀!」

    帐篷里大约有十个人围着火堆坐在一起,大家的视线一起看向马奇辛,受到二十只眼睛注视的他吓得放下入口帆布。

    这、这是!

    里面全是女性,有老有少的女性围着火堆一边烤蕃薯一边开心聊天。而且她们全都是神族,对他来说外表都是一模一样。耐杰尔.怀兹.马奇辛慌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女性帐篷吗?

    绑起来的头发不断抖动。顺便一提,因为他留长头发,所以发型不是往上推剪。

    不行,不能在这附近停留。他觉得……很有可能会没命。

    只要跟女人扯上关系一定会没命,这是年轻马奇辛亲身学到的教训。而且对方的眉毛有男人的三倍粗。

    遵守这个教训的他悄悄离开香味四溢的帐篷。虽然内心舍不得烤蕃薯,但是无论如何都不想闯进那个女人堆里。

    灾难还是降临在他身上。一边发出娇滴滴的声音,一边冲过来的娇小身体,穿过厚厚的帆布冲向马奇辛。

    「呃哈──!」

    「马尾!」

    「马尾!」

    对于马奇辛因为肋骨挨撞发出惨叫一事完全不放在心上,两名娇小的少女以吃奶的力气紧紧抱住他。接近白色的飘逸金发、纤细的四肢、金色的眼睛,以及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孔,看样子她们是双胞胎。这些都是神族的典型特征,但是重点不在这里,这两个人看起来很眼熟,非常眼熟。

    但是照理来说,在距离祖国这么遥远的土地上,不可能会遇到认识的人。马奇辛开始否认,但是那两个女孩并不放过他。

    「马尾,做什么?」

    「马尾,推剪发型?」

    她们一面用独特的语调发问,一面攻击他的肚子和脚。这是她们传达情感的方式。

    「杰、杰森,佛莱迪……唔咕!」

    「马尾──!」

    最爱的马尾(昵称)还记得自己,少女开心地用拳头敲打痛得要命的肋骨。基本上他没长什么肉,可以听到直接撞击骨头的声音。

    没错,越回想越觉得是痛苦回忆。那个时候也是这样。

    当初她们是马奇辛用钱买下来的,他打算把双胞胎少女当成战斗能力强大的法术者利用。本来他应该是她们的主人,但是叫她们跑腿却对他不理不睬、大声叫她们早点上床睡觉就会在他的枕头里塞进有刺灌木、要她们训练法术就会被当成攻击目标。

    但是基于她们是重要的战力,所以马奇辛非常照顾她们。有时候帮她们做三角巾,有时候是做围裙。当他用尽一切努力好不容易跟她们建立友好关系之时,却被突然冒出来的魔王举发,还把他辛苦培育的少女带走。

    「可恶,一切都是那个魔王小鬼害的!」

    少女们忽然停手,两双金色眼睛盯着眼前的胡须男。

    「魔王在吗?」

    「马尾,有利来了?」

    「管他有利还是不利,总之那个让我恨之入骨的魔王刚才还在这个村落。」

    杰森跟佛莱迪突然发出惊叫。糟糕,再这样下去只会引起骚动,留守的士兵也会聚集过来,因此马奇辛连忙制止她们。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倒是妳们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被抓来的。」

    「对,被抓来的。马尾,知道收容所?」

    「不知道,不知道。」

    「被骑马民族。」

    虽然很难理解,但是凭他的超级翻译能力判断,应该是「我们在收容所的时候被骑马民族抓来」。提拿有攻击法术的神族当成战力是很常见的事,如果对象又是小孩子,那就更是轻而易举。

    「可是这里吃得不错。」

    「没错,非常好吃。多托救世主跟人鱼的福。」

    那是当然的,最近五天的厨房可是阿达尔贝鲁特掌管的。但是马尾不知道该不该向她们坦承自己就是人鱼。

    少女们没有理会犹豫不决的他,径自讨论之后便一起对马奇辛说:

    「知道有利的下落?」

    「什么?那种事我怎么知道。」

    「马尾,带我们去。」

    「为什么要拜托我!?」

    双胞胎的眼中含着眼泪,十指握在胸前:

    「因为马尾很亲切,这里的大人都不温柔。还是马尾比较温柔。」

    「因为马尾,就像爸爸一样。」

    就像爸爸一样?像爸爸?像爸爸?

    想不到在异国重逢,还没打招呼就得面对这种事?马奇辛开始感到头痛,不过那究竟是少女过度传达情感所致?或者单纯只是肚子饿?这一点没有人知道,不过多亏杰森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让他的晕眩瞬间消失。

    「马尾,这个给你!」

    「只要带我们去就给你。」

    「唔……」

    乘胜追击的杰森跟佛莱迪保持先前的姿势,重复同样的话。

    「因为马尾,就像爸爸一样。」

    已经到了而立之年还被烤蕃薯收买的耐杰尔.怀兹.马奇辛在心里喃喃自语:父亲大人安启,虽然事出突然,不过您有孙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