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沙漠即为魔之路途终点! 第十二章
    现在没有办法抱怨骑马疾驰会让屁股撞来撞去的事。

    基于「最好多准备一匹马」的理由,因此我一个人骑一匹马。

    萨拉列基跟阿达尔贝鲁特共骑一匹,说得正确一点,应该是绑在阿达尔贝鲁特背后。我从没看过表情那么郁卒的货物。真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男人不羡慕肌肉。

    老实说,我现在可是万分得意。虽然危机没有解除,困境也没有改变,但因为视力恢复的关系,让我有了无所不能的感觉,觉得世上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

    我可以一个人骑马、可以摆脱打算绑架圣砂国皇帝,勒索赎金的骑马民族、可以解决绿洲的水源问题、可以救出杰森与佛莱迪,并且照她们的希望帮助贝尼拉──也就是海瑟尔、可以抵达王族的坟墓,确认盒子的安全之后回到真魔国。

    然后实现跟哥哥的约定回到地球,回到家里。

    胸前的魔石也睽违许久地变热,我相信所有事情都会圆满顺利。

    「有利。」

    骑在马上还是有点紧张的我往旁边看去,肯拉德策马跟我并行。虽然我们处于被追捕的状况,不过他的表情很平和,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马骑得很好喔。」

    「你想说『马上就会好』吗?拜托别讲冷笑话了!」

    「不是。」

    我好像许久不曾看到肯拉德温柔的笑容了。好奇怪,明明不久之前每天都见得到。

    「你不在的这段期间,我都有好好练习。」

    「是吗?看样子你有个好老师。」

    我也不能说他是在说谎。

    「我觉得光是眼睛看得见,就让我的骑马功力进步五成。」

    「有利,关于那件事……」

    他的语气听起来好像要说什么重要的事,于是我把身体往前倾,想要听得仔细一点,而且也在大腿使力避免摔下去。

    「什么?」

    「你的灵魂……」

    我没能听到最后,因为负责殿后的阿达尔贝鲁特用即使在比赛也能听得很清楚的声音发出警告:

    「追兵来了!」

    「这么快!?」

    「因为是骑马民族,只要他们快马加鞭追赶,速度就会很快。」

    沃尔夫拉姆一面追上我们一面扬起嘴角说道,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露出诡异的笑容。有着天使美貌的他,竟然也有这么成熟的发言。想不到他能够露出跟两位哥哥完全不像的笑容,说出如此勇敢的话。

    看到他最近快速成长,我不禁感到着急。若是继续认为他的水平跟我一样,总有一天会被抛得老远。

    我一边保持平衡一边往后看──果然没错,虽然只有一元硬币的大小,还是看得见快速奔驰的马匹扬起的尘烟。

    如此一来继续让阿达尔贝鲁特殿后就不太好,一旦他们拿出弩枪之类的武器,他就得准备出局了。绑在他背后的萨拉列基应该正在体验前所未有的恐怖感受。

    「阿达尔贝鲁特!绕到前面来!」

    「了解。真不想这么做,不过我也不想让人在我背上漏尿。」

    「我在出发之前就已经上过厕所了。」

    看样子他似乎不是很害怕。

    赶在前面的海瑟尔座骑很有气势地举起前脚。海瑟尔.葛雷弗斯以巧妙的骑术驾驭后腿站立的棕色母马。

    「BOYS!」

    「怎么了!?」

    「前面有情况!」

    我定睛一看,遥远前方有个高如小山的建筑物。原本以为是金字塔,但是它并非单纯的四角锥,比较接近形状有点歪斜的圆坟,不过高度与宽度都是日本古坟的好几倍。可能是王家或皇族的坟墓,不然拿来住实在太过巨大。

    不过眼前的问题并不是坟墓本身。

    危险的不是那座拥有历史的建筑物,而是有一支新势力早就埋伏在我们的前方。一大群人一字排开,总数应该不下两百人,而且正在朝我们逼近。

    远远望去可以看到对方的身后有长矛与斧头的影子,所以可以判断他们是士兵。不过跟紧迫在后的骑马民族不同,对方的骑兵不多,绝大多数都是步兵。虽然还没确定他们是敌是友,也可能是完全不相干,只是碰巧在这里的集团,但是还可以确定他们的真面目──因为他们的手脚与普通人不一样。

    「难不成是……复活组……」

    现在不是用可爱的名字称呼他们的时候。那些家伙都是死人,就是在进入地下通道之前袭击我们的可恶活死人。

    我们不得不停下马来,追兵可能也察觉他们的救世主在我们这边。既然这样,在情况危急之时只好请阿达尔贝鲁特帮忙……

    「陛下,或许是我个人的心理作用。」

    海瑟尔用不像她的保守语气问口,似乎有什么话很难启齿。

    「前方的悬案,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

    「什么悬案……」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看到对方的「那个」,并且开始怀疑我的眼睛。我的确看到了,视觉捕捉的影像传到脑里,并且迅速分析那个影像。但是我无法相信传来的答案是否正确,因此怀疑刚恢复的视力是否有问题。

    我否认眼睛看到的是幻觉。

    沃尔夫拉姆的低声自语给我肯定的答案。

    「克里耶……」

    不会吧?

    「不可能。」

    怎么可能。

    克里耶.约札克明明在那里……我不愿意继续回想,用左手抓着喉咙,手指用力抓住自己的脖子。

    「约扎克还活着。」

    如果真是如此,就算有石子塞住,我也要从痛苦的喉咙挤出声音。我搞不清楚接下来的话是肯拉德说的,还是我说的。

    「如果真是他,之前那个就是幻觉,我、的、假设……」

    「不,一切正如陛下所说。」

    这时候伟拉卿显得毕恭毕敬。

    「不可能!」

    虽然语气听起来很无情,但是他可能早就察觉到了。

    看似约扎克的男子骑着红马待在集团中央。他的装扮与我们分开的时候不一样,全身裹着容易与沙子混淆,骑马民族常见的灰色披风。他没有戴上披风的帽子,因此橘色头发随风飘扬,距离远得看不清楚他的眼睛。

    究竟是我熟悉的蓝色?还是更可怕的颜色?亦或是其它毫无情感的颜色?

    男子的马前堆着看似破布的东西。察觉到我们正在看他,就以随便的态度把那个东西丢过来。黑色物体「咚!」一声落在沙地上。

    用破布包裹起来的物体摊在柔软的沙地上。

    有手有脚,留有黑色头发的后脑勺对着我们。

    手指还戴有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感觉像是玻璃的东西。肩膀虽然动了几下,可是马上就停止。那个人还活着,最起码现在还活着。

    他的头慢慢移动,黑发与地面摩擦,似乎是想把脸抬起来,可是因为做不到又再次埋进沙里。他没有呻吟,也没有听到呼吸声。

    不过我知道他是谁。只靠看了一眼的额头,还有那双颜色跟我一样的眼睛就知道。

    「……村田?」

    他没听到。

    「为、为什么……约扎克……」

    身体比脑袋早一步反应,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等一下!」

    「你叫我怎么等!村田──」

    肯拉德的双手从我的腋下倒扣,制止跳下马背的我。

    「我一定会救他,所以请你等一下。」

    「你要怎么救!?」

    「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一定会救他。」

    「可是!」

    萨拉列基摇摇晃晃来到发生争执的我们旁边,应该是阿达尔贝鲁特放他下来的。他的脸颊跟脖子在沙漠阳光照射之下显得更白晢,然后用愉快的语气询问毫无意义的事。

    「有利,你还记得交易内容吗?」

    「啊!?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说什么!看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那件事的时候!」

    「听着!」

    强势的命令让我闭上嘴。

    「我说过要某人的性命对吧?看样子果然如此。我决定了。」

    「就跟你说现在不是讨论那件事的时候。」

    「不过不是你的命,而是我的命。你要让我平安离开这个国家。」

    「咦,为什么……」

    萨拉列基的金色双眼,像是走投无路的猫一样闪闪发光。虽说被逼到走投无路,但是眼里依然没有一丝绝望。嘴角还扬起无畏的笑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种笑容。

    「因为情况改变了。」

    他的视线越过约扎克,望着后方的某个人。纤细的身体裹在连帽披风里,在飞舞的黄沙中骑着白马,那副模样与围绕在侧的士兵有着天壤之别。忽然间,我的小指又开始发热,淡红色戒指越来越紧,但还不到痛的程度。

    「为什么?」

    一阵强风吹起隐藏面貌的帽子。

    一样的头发,一样的脸蛋,一样的身形。

    「耶鲁西……」

    年轻的圣砂国皇帝耶鲁西,用与兄弟一样的金色眼睛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