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掌舵启航魔的返回故乡 第三章
    3

    不久前塞兹莫亚跟达卡斯克斯做了一趟小小的古墓之旅。

    「我也不是感到不满,只不过这个组合未免太单调了。」

    可能是心理作用,感觉连骑乘的马匹也没什么干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要发现其它搜索队,就得尽快把他们带到陛下身边。」

    留下在水源地帮忙重建部落的部下,从后面追赶陛下一行人,经过冲击性的事件之后终于追上有利等人。但他们才一会合就被指派执行这个任务。

    他们的任务就是离开现正陷入僵持的场面,搜索登陆圣砂国之后分开的其它搜索队下落。如果在附近找到他们,尽快引导他们前往主战场。

    讲白一点,就是负责迎接。

    真魔国最高司令有利一面点头一面说道:

    「对了,就是SOS。」

    「啊?您是指只跟神族来往的姊妹团体吗?」

    「不是啦,是遇难时的救难信号!当你被困在无人岛上,就得设法让远方的船只跟飞机得知所在位置不是吗?因此就会利用升起狼烟或镜子反光的方法求救。」

    这下子达卡斯克斯终于明白,原来陛下的目的是自己的头。

    所以头部光亮(纵使有千百个不愿意)的达卡斯克斯与塞兹莫亚便暂时离开君主身边,踏上引导友军的旅程。

    「其实陛下大可不用绕圈子,直接说我们亮晶晶的头在沙漠中派得上用场,我们也会立刻接下这个任务……」

    「嗯,这应该就是陛下贴心的地方。毕竟看到我的顶上毛发稀疏,他还称赞我好像雏鸟,很可爱呢。」

    不过他们身为诱导灯的价值急速降低,在太阳完全下山到月亮升起以前,他们可是完全派不上用场。因为两人的头只能反射光芒,不是能够自行发光的恒星。

    「一旦夕阳西下就得急速返回,毕竟战力可是越多越好。我塞兹莫亚虽然擅长海战,但是在陆上也不会输给一般士兵,就算赤手空拳,我也可以解决两三名敌人。我不会让别人笑我是上岸的鲔鱼!」

    「这是当然的。我的战斗经验虽然不足,打杂可是我的本业。我可以帮大家收拾骨头、采集肉片。要是我能把活死人的标本带回去,一定会得到艾妮西娜大人的夸奖!」

    与其说是打杂,这已经进入科学搜查的领域。

    「现在是要回去呢?还是执行陛下交代的重要任务呢?两者之间实在好难抉择。」

    「嗯,没错。我们还有要务在身,必须在天黑以前做出抉择。」

    不过对于人称「海上强者」,又称「可怕的海上和尚」的塞兹莫亚舰长来说,这片干燥的土地真的很难熬。

    「只是皮肤干燥的问题似乎永远解决不了,我这辈子大概死也不会住在沙漠里。」

    「喔~~对了对了,皮肤干燥的问题可以用这个。这是我知道要前往沙漠时,在路上的港口买的。就是这个,保湿剂!是女王陛下构思的新商品,虽然是女性用的。」

    「喔,感激不尽。」

    「拿去用吧。」

    塞兹莫亚接下达卡斯克斯的瓶子,把里面的液体滴了几滴在手上。他没确认颜色跟味道就直接擦在跟头皮一体成型的脸上。不知为何,药剂附着的部位竟然感到火烧般的疼痛,而且立刻变得又红又肿。

    塞兹莫亚发出不像他的惨叫,并一把揪住吓得目瞪口呆的达卡斯克斯:

    「这这这这是什么!?真的是保湿剂吗!?」

    「上面是这么写的。」

    「这么危险的物品,照理来说不应该在市面上流通……」

    冯卡贝尼可夫卿.疯狂科学家.艾妮西娜的发明,高达八成是危险物品。但是一般使用者并不知道,还满心欢喜地购买她的失败作品。虽说使用的结果很安全,实际上买到的都是失败作品。那些狂热信徒真的很可怕。

    塞兹莫亚也是基于女王陛下的保证,所以相信它的质量。因此他无法相信自己遭遇的惨状,连忙查看瓶底。上面的确记载制造公司的名称,还用令人联想到开发者头发的鲜红色文字,写了「女『玉』陛下的构思」。

    「玉……?」

    原来是仿冒品。

    「这、这下子怎么办,达卡斯克斯!?」

    「放放放放心吧,舰长!你只是变得有点红,从海上和尚变成海上喇嘛而已!」

    「你说海上喇嘛──!?」

    「没错,海上喇嘛。它在海上排行榜的排名可是比海上和尚还高。太好了──舰长大人,这可是进化喔──!」

    「别想蒙混过去!」

    「你尽管放心,舰长大人,我这里还有专治皮肤粗糙的民俗治疗法。」

    达卡斯克斯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大小和指甲差不多,发出棕色光泽的石头。

    「那是什么?是骨头吗?」

    「这是牙齿。」

    「达卡斯克斯,你该不会现在才转大人啊?」

    「不是,这不是我的牙齿,而是在船上捡到的。家乡的老母亲告诉我,要是皮肤突然变得粗糙,只要向意外发现的牙齿许愿就有可能治愈。这是里里特.拉奇.那那塔.米克塔家世代流传的治法。」

    撇开「有可能」治愈这点不说,达卡斯克斯的收集癖果然是遗传自他的母亲。接着他把嘴巴凑近捡来的牙齿,开始念起疑似咒语的话:

    「在此向栖息在乐园之泉的妖精祈求,治愈舰长的粗糙皮肤!治愈舰长的粗糙皮肤!」

    「达卡斯克斯……」

    虽然两人是因为抢修工程而临时组成的主从,想不到他会对自己如此卖力,塞兹莫亚不禁大为感动。

    「但是达卡斯克斯,为什么意外发现到的牙齿会跟粗糙皮肤有关呢?」

    「治愈舰长的粗糙皮肤……就是那个啊,舰长!治愈舰长的粗糙皮肤……毕竟是意外发现到的牙齿,所以就会不禁脱口说出『咦,是牙齿……咦,是牙齿……粗糙皮肤……粗糙皮肤。』(注:日文里『咦,是牙齿』跟『粗糙皮肤』的发音相近)」

    「嗯~~?咦,是牙齿……咦,是牙齿……粗糙皮肤……粗糙皮肤……」

    塞兹莫亚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寒意。

    向牙齿妖精许的愿还没传达出去,原本发烫的脸颊已经急速降温。

    不过那个愿望似乎不是传到牙齿妖精栖息的乐园,而是截然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恶魔栖息的地狱实验室。

    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在深夜实验室里忙得不可开交,古蕾塔在她的背后唱歌。

    「唉呀,好陌生的歌曲。」

    「是有利教我的。歌名是『又偷又捡』,听说在小孩之间很红。」

    纵使歌词可能不正确,但是看到少女双手撑在桌上开心唱歌的模样,应该没有人会说些不知趣的话。至于对异世界的曲名毫不在意的艾妮西娜,则是替自己跟少女泡了红茶。

    「最近古蕾塔时常熬夜呢。」

    「艾妮西娜还不是连续熬夜好几天──」

    「我无所谓,毒女的生活周期跟市井小民不一样。也就是有如肉肉蔬菜、夜夜白天大白天的感觉。至于详细情形将刊登在预定后年出书的《夜雾啊,今夜又是毒女》里。」

    「虽然我听得不是很懂,但是好棒喔──!」

    无论多么恶名昭彰的大坏蛋,只要被小孩子喜欢就不会想做坏事。就连拥有红色恶魔、滴水不漏监视器等恶名的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都不禁想要改行开发良药了,好险好险。

    「话说回来,妳打算利用那些积骨做什么?难不成想做千分之一规格的陷阱屋?」

    「不是的。」

    古蕾塔前面的桌上摆着从「喔!组合骨高」改良而成的「乐乐组合积骨」。那的确是她喜欢的玩具,但是最近随身携带并不是打算拿来玩。

    「我在想会不会又听到什么讯息。」

    「喔──」

    身为人类少女的古蕾塔,在前几天初次体验听到骨电感应。有利陛下命名的骨电感应,原本是骨飞族及骨地族之间用来互相沟通、传达意思的功能。他们的生态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部分,骨电感应只是其中之一。到底是根据什么原理传达情报?接收范围又有多大?诸如此类的疑问简直多到数不清。

    不过事实就是它们会藉由骨头互相沟通,骨头也会发出某种讯息。

    不知是巧合还是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古蕾塔竟然听得到那些讯息。当她在玩乐乐组合积骨时,听到老经验的草骨地族(为了行谍报任务而远离真魔国,躺在异国土地的骨地族就会加个「草」字)发出的骨电感应。

    从此以后,这堆乐乐组合积骨就不曾离开古蕾塔的身边。

    古蕾塔甚至和装进白壶跟木箱里的积骨一起洗澡一起睡觉。要是回到城里的有利看见这副景象,铁定会哭着说:「让它们入土为安吧。」毕竟这对日本人来说太不吉利了。

    少女今晚依然一面观摩艾妮西娜的毒实验,一面把积骨倒在桌上。

    前几天收到讯息的贝状骨片离她最近,但是就算把它贴在左耳边,也只听到墓场的杂音。

    古蕾塔一面用食指「咚咚!」敲击骨片,一面凝视艾妮西娜的手──她的左手端起红茶啜饮。右手忙着混合药品。一般人只会称赞她的双手很灵巧,但是对于尊敬毒女一切作为的古蕾塔来说,她优雅、高尚、纤细又大胆的举止,就算把上百个赞美化为千个都不够。

    少女至今仍无法决定将来的目标。

    虽然眼前有两个充满魅力的人生典范,但是她很烦恼到底要拜谁为师。也就是该当毒女?还是魔鬼上士?因为这两种人生都很帅气也很美丽,即使路线完全不同还是很棒。

    古蕾塔蹶起嘴唇,一面模仿伟拉卿私人的小鸭鸭,一面用手指持续敲击贝状积骨。这个时候,她听到某个不是自己哼的「又偷又捡」,也不是土色毒物沸腾的声音。

    「嗯?」

    接近歌声或叫声,又比较像是咒语。

    「嗯?」

    少女抓起骨片贴在她的小耳朵旁,从这块积骨的确听到有人讲话的声音。

    「艾妮西娜!」

    「怎么了?」

    「又是骨电感应!」

    听到古蕾塔的叫声,毒女也把她递过来的骨片贴近耳朵。但是她只听到「呜──呜──」呻吟与墓场的风声。

    疯狂科学家立刻冲到隔壁房间,拿出跟马车车轮差不多大的钵型铁器。

    「那是锅子吗?」

    「不是,这是利用以前的高性能接收器『BS君』改良的超高性能接收器『BS君,有!』。就算满地都是蜗牛跟蚰蜓也不会生锈,并且对应数字地上波。尽管是这个价格、这个大小,还加上聪明的应答功能喔。一旦把这个跟骨片连接……杰克,这真是太神奇了!」

    从骨片发出的声音突然变得清晰,还有男性的旁白:「对应数字地上波的东西真是越来越多了。」

    「唉呀,草薙讲话了。我忘记曾安装一开始会播放数字地上波的语音宣传了。这时候只要暂时关闭……」

    只见艾妮西娜往「BS君,有!」狠狠一踢。语音宣传立刻消失,变回疑似墓场风声的声音,不过里面还夹杂人声,于是两人竖起耳朵聆听。

    治……长的糙……皮肤……

    不断重复同样咒语的声音越来越清楚,只是听到的内容有问题。内容非但不吉利,而且还很奇怪。

    『遇见粗糙皮肤──』

    「没有人想遇见吧?」

    古蕾塔也绷起一张脸。

    变得清楚的流畅声音继续传来,听起来好像是两名旅人。这次不像上次是骨地族自顾自地吟诗,而是接收四周环境的对话。

    『遇见粗糙皮肤──遇见粗糙皮肤──』

    『可是达卡斯克斯,那种民俗疗法真的能够治愈粗糙皮肤吗?我觉得原因应该是归咎于这个女玉陛下构思的商品。』

    毒女跟古蕾塔忍不住加入他们的对话:

    「女玉陛下构思!?」

    「就算遇见粗糙皮肤也无法治愈喔!?」

    「等一下,前面的镰鼬!不对,是妳们两个!」

    看到冲进来的古恩达挤进两人之间,两名女生有点不高兴。这是只限女生的深夜实验,男人在这时候跑进来可是白目的行为。冯波尔特鲁卿纵使有点害怕,还是把话说下去:

    「应该注意的地方不是那个!」

    「因为这块骨片提到女玉陛下的构思哟!?那绝对是男生制造的东西!肯定是男人!」

    「真是的,不管是女玉陛下还是玉女陛下都没关系!妳有把话听清楚吗?刚才从这块骨片里,的确听到『达卡斯克斯』几个字!」

    如果眼前的人是自己的部下,铁定会揪住他的胸口大骂:「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不过对方可是艾妮西娜,他实在做不出那么恐怖的事。

    「达卡斯克斯是云特手下的士兵,假如听到他的名字,表示这块骨片接收到搜索队某人的对话!可能还有其它重要的情报,妳们两个仔细听清楚!」

    于是三个人并排站在「BS君,有!」前面,竖起耳朵聆听会话。

    『啊,舰长!似乎好了一点,红肿慢慢消退了!』

    『真的吗?不过比起牙齿妖精的祝福,我认为是刚才的冷笑话起了作用。』

    牙齿妖精?聆听这些对话的三人互看对方。从达卡斯克斯称呼对方「舰长」来看,跟他对话的人应该是塞兹莫亚。想不到那个身材魁梧的海上强者竟然会信仰牙齿妖精教。

    『你误会了,那不是冷笑话。幸好我们相信牙齿妖精,并且如此虔诚地祈祷──治愈舰长的粗糙皮肤──』

    『不过难得出来找寻其它搜索队,但是都没发现他们的踪迹。我看再这样下去到天黑都不会有任何成果。干脆任务到此为止,返回陛下身边比较好吧?』

    『是啊──虽说沃尔夫拉姆阁下跟肯拉特阁下,以及那位古兰兹都在,但是多一个人帮忙总是比较好。』

    『嗯。』

    这么说来沃尔夫拉姆已经顺利跟他们会合──长男心想「太好了」并且松了一口气。

    不过肯拉特为什么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跟着陛下一起行动呢?不,因为那个弟弟不可能真的背叛陛下,因此可以理解他悄悄支持国君的行为。但是就立场来说,他应该是隶属于大西马隆的一分子,这时候投靠魔王军不会有问题吗?

    『肯拉特阁下还必须同时保护那个叫萨拉列基的国王,真是太辛苦了。我看他就算有三头六臂都不够用。』

    『哈哈哈,哪来这么多条手臂啊──』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真魔国国王跟小西马隆少年王的利害关系一致,因此身为大西马隆使者的他必须同时保护两个人。

    古恩达不悦地哼了一下鼻子,艾妮西娜也不满地啧舌。古蕾塔因为好久没听到最喜欢的伟拉卿的名字,整个人笑得合不拢嘴。

    『可是那个叫海瑟尔的人,看起来相当可靠。』

    『喔~~你说贝尼拉吗?的确没错。』

    『外表看起来跟我妈同一世代,没想到却是老当益壮,行动不仅机灵,遇到事情也是当机立断。真不愧是率领众多奴隶与圣砂国皇帝对抗的领导人,真是叫人尊敬~~』

    有这个喜欢现场说明的达卡斯克斯在场真是太好了。

    根据他们的对话推测,有利陛下现在应该正跟反抗圣砂国皇帝的势力一起行动,看来他又插手什么麻烦事了。古恩达低声喃喃说句:「这是常有的事。」

    「话说回来──古恩达,你那是什么睡衣?」

    手指抵着眉间叹气的冯波尔特卿,听到艾妮西娜这么一说才想起自己的穿著。

    淡黄色的长睡衣上面,还缝了五颗荷包蛋扭扣。脚上穿着的室内鞋是缝有眼睛跟耳朵的淡粉红色兔宝宝。他似乎早早上床就寝,头上还戴着附有帽穗的睡帽。

    最大的问题不是造形可爱的睡衣。

    「肚子里还装了动物!」

    冯波尔特鲁卿古恩达阁下的睡衣有腹袋,而且还有小动物从里面探出头来。长长的耳朵搭配棕色大眼睛真的很可爱。当牠与古蕾塔与艾妮西娜眼神相交,便害羞地缩回袋子里。

    这个男人终于开始饲养有袋类动物了吗?

    「嗯,这个吗?这是袋貂,躲肚里宝宝……不不不,我是担心睡觉时床铺太冷对身体不好,所以养来保暖。

    「可是好稀奇,好可爱喔──」

    古蕾塔与袋貂宝宝互相凝视,第一眼就迷上牠。虽然她比较偏好珍禽异兽,但是也喜欢可爱的动物。

    「这套有育儿袋的睡衣也好可爱。」

    「是吗?那么过几天帮妳做一套给布偶穿吧。」

    「躲里的父母该不会是诡异的外交人员吧?」

    「牠叫躲、肚、里宝宝!牠是被父母遗弃的孤儿。」

    只露出耳朵与眼睛的袋貂宝宝只露出耳朵和眼睛。由于牠实在太可爱了,古蕾塔不由得发出欢呼声。

    看着那副景象,艾妮西娜面带微笑离开接收器,转身调查有袋类动物的习性以及是否有毒的文献。古恩达也把细长的手指伸进腹袋里,搔弄躲肚里宝宝的背部。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一个可怕的事实。达卡斯克斯的一句话瞬间冷却室内空气。

    『不过看到克里耶现身敌方,我真的吓了一大跳──』

    「他说什么?」

    其实古恩达原本没打算要出声。

    无论身为武人与政务者,冯波尔特鲁卿随时都会遇到突发状况。身居高位的人必须保持平常心,绝不能让政敌发现他有任何破绽。他对自己的评价也是擅长控制情绪。

    他没有发觉自己发出声音,但是旁边的人知道他怎么会把疑问化成言语。

    因为达卡斯克斯说的话是那么令人讶异。

    『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还以为克里耶绝对不会背叛。』

    『嗯,而且他还抓着上人当人质。那副景象就连我这个在海上经过千锤百炼的男子汉都无法承受。』

    「古恩达,三更半夜你要去哪里?」

    艾妮西娜没有眼睁睁放过听完对话就准备离开房间的冯波尔特鲁卿。

    「我要出海搜索有利陛下。」

    「前几天不是已经派出搜索舰队了?」

    「现在情况有变,我要加派人手。我打算亲自搭乘高速舰艇与先遣部队会合。」

    「沃尔夫拉姆跟云特都去了,现在连你也要去?」

    「艾妮西娜,妳应该明白目前的情况吧!?」

    转头的古恩达激动地握紧双拳,被他的语气吓到的袋貂趣紧跳出腹袋,逃到房间角落。

    「看来肯拉特正在陛下身边,那倒无所谓,甚至可以说是好消息。但是听到上人变成人质,我国屈指可数的士兵克里耶倒戈转向敌阵,这可不是普通状况,算是紧急状态,加派人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不是责备你的判断。」

    冯卡贝尼夫卿离开接收器,从容不迫地喝着变冷的红茶:

    「我要问的是这个国家的事。冯克莱斯特卿跟你都不在,那么谁来守护这个国家?难不成要找比雷费鲁特一派?还是你最讨厌的休特菲尔?」

    「别开玩笑了!」

    她的话唤醒过去的恶梦回忆,古恩达的眉间皱得更紧。为了让那个男人失势,自己不知花费了多少心力,做了多少牺牲。他是古恩达死也不愿承认双方有血缘关系的人。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你可是身负陛下托付的重任。」

    「既、既然如此……」

    他抓起实验桌上的红茶,没想那是谁的杯子就喝了一口,原本好像被石头卡住的喉咙也马上轻松许多。

    「交、交给妳负责。」

    「我?」

    冯卡贝尼可夫卿稍微扬起眉毛,歪着头摇晃火焰红发:

    「我们一族只有经商的才能,我个人只对魔术与毒物学与文学与提升女性立场与提升日常生活质量与格斗与观察冯波尔特鲁卿有兴趣,你竟然要把国家交给我?」

    「没错。」

    「我实在不懂,我知道自己有多少能力,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决定。」

    「我相信妳的能力。」

    艾妮西娜再次偏着头思考,并用为了实验而剪短的指甲轻敲毒壶,彷佛是在催促古恩达把话说下去。

    「我相信妳对真魔国的爱与忠诚。」

    沉思了好长一段时间,冯卡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阁下终于点头:

    「好吧。」

    「十分感谢。」

    「应该感谢的人是我。」

    冯波尔特鲁卿已经快步走出房间,没有听完她说的话。独自留在实验室的艾妮西娜内心冒出这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激动心情,放松原本十指交握的手指。

    新产品『BS君,有!』仍继续接收骨电感应,但是这个房间里已经没有人在听。

    『怪了──舰长,我们到底从什么地方来,又要往哪里去呢?』

    『喔,这个问题很有哲学意味。想不到你还满喜欢装模作样的。』

    『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看天色已经黑了,无论我们想往前或往回走都看不到目标了。』

    『……我们迷路了吗?这表示我们在沙漠里迷路了吗!?』

    如果在沙漠迷路,只要抬头看星星寻找方向就行了。不经意听着他们对话的艾妮西娜一面翻阅绅士录一面喃喃自语:「海上男儿不可能不知道吧!」

    就算在海上或沙漠迷失方向,只要抬头仰望天空就没问题。照耀大家的星星一定会在固定的位置,放出固定的光芒。

    因为自己喜欢的朋友,以前时常那么说。

    过了不久,她往蜷缩在房间角落窗边的毛茸茸小动物一看,立刻走近抱起袋貂宝宝。确认过牠的腹部之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唉呀唉呀,未来可真是令人期待。」

    牠是母的。

    冯波尔特鲁卿古恩达以过去不曾有过的快动作做好准备,跳上前往港口的小船。这个季节顺着河流而下或许比骑马还快。

    途中才发现自己手里紧握一块乐乐组合积骨。

    「只要善用这个玩儿,应该会成为相当方便的通讯方式。」

    遗憾的是骨电感应似乎会挑时间地点,运气不好根本没机会碰到。那种感觉很像只有在深夜时刻才会听得见的来自远方的广播节目。

    古恩达把那块骨片放进怀里时,这才吓了一跳──想不到他竟然忘记换掉身上的睡衣。

    不过下一秒钟又发现一个很可怕的事实,不由得懊恼地抱着头。连一向稳重的他都不禁大叫,甚至想跳进河里。

    他睡衣腹袋里的生物不是有着忧郁眼神的弃养动物,而是一名人类少女。

    糟了!刚才上船时士兵的神情都很奇怪,难不成是这个原因?大多数的士兵都不敢直视,甚至有人欲言又止。如果古蕾塔当时躲在腹袋里,也难怪部下的态度那么奇怪。

    虽然有许多年轻士兵在心里吶喊:「这也太扯了吧!?」浑然不知的人似乎只有古恩达。因为他一直误以为腹部沉重的感觉是袋貂,躲肚里宝宝。

    爬出腹袋的少女蹲在他眼前,这个时候说「重量也差太多了」也已经于事无补。

    古恩达沮丧地垂下肩膀:

    「古蕾塔……妳怎么会在这里?」

    「古蕾塔也很担心大家啊!」

    「所以妳就发挥陷阱女的本领?」

    「我虽然是陷阱女,但这是吉赛拉教我的。」

    「吉赛拉教妳偷渡的方法?」

    可是光明正大进入成人的腹袋,而且在众所皆知的情况下毫无顾忌地上船,这种行为应该称不上是偷渡吧?但是古蕾塔一边穿鞋子一边表示:

    「不是那个,是重石的调换。」

    「什么?」

    「就是换调重石啊!听说以前有过战争的地方,地底会埋有危险的陷阱。一旦踩到就会发生脚被夹住的惨事,因此必须轻轻~~换上相同重量的东西才能够脱困。」

    原来是撤除陷阱。

    「古赛拉是这么告诉我的,还说她试过好几次。其中的诀窍就是要摆上相同重量的泥土或石头,那可是得豁出性命的工作。这个故事很赞吧?」

    「我觉得小孩子不适合知道那种事……总之我被妳骗了。」

    「太好了──古蕾塔能够成为称职的魔鬼上士吗──?」

    「嗯,妳一定能成为称职的魔鬼上士……什么,称职的魔鬼上士?古蕾塔长大以后想当上士吗?」

    而且还是魔鬼上士……

    「没错,最近有利要我重新思考未来,他说我想当什么都行,就是要放弃当毒女。所以我就想说,当个魔鬼上士应该很不错──」

    面对年仅十岁就已经决定未来目标的少女,古恩达吓得脸色苍白。

    「妳、妳没有其它想当的吗?譬如新娘或是公主之类的。」

    「艾妮西娜曾经说过,只有像克里耶那种『懦弱』的男……」

    古蕾塔没有把话说下去,她觉得还是不要提起约札克的事比较好。那个问题不是小孩子可以插嘴的──有过残酷经历的年幼少女,看清楚那点事实之后便噤口不语。

    取而代之的是把纤细双手伸向高大的对方。古恩达弯着身体,好让古蕾塔的手臂能够构到自己的脖子。

    「古恩达放心,一定不会有事。」

    「妳说得没错……」

    小船载着少女与大人,沿着前往军港的最短路途驶去。

    不过这个世上也有人苦于没有通讯方法与移动的交通工具。

    在某国港都的医院里,日班跟夜班的护士正在交换班。

    「对了对了,要小心一0八号房的患者。」

    「唉呀,他是昨天还在普通病房的患者对吧?发生了什么事吗?」

    正准备回家的女护士把手贴在嘴边小声说道:

    「听说他拔下自己的头发,然后用那些头发编织东西。」

    「天啊,这样真的有点病喔。」

    「是啊,他还对阻止他的院长说:『只要把这个织好,我就能随心所欲前往异国!』」

    「咦,他那么想要出国旅行啊?」

    「谁知道?而且阻止他好几次,他的头上也出现硬币大小的圆形秃。周遭的患者都觉得他很恶心,才把他转到肌肉病房。」

    「原来如此。」

    值晚班的年轻男性护理师的二头肌正在上下跳动,彷佛还听得见肌肉抖动的声音。

    「如果他有什么危险的行动,身为肌肉护理师也会用肉体加以阻止吧?」

    「那当然,一切就交给肌肉护理师吧!」

    护理师眨着一只眼睛,拍打缠绕皮带的粗壮手臂,果然令人感到安心。

    「何况那个人不是因为体力耗尽,由某艘船直接运过来吗?」

    「就是说啊。」

    「想必他是什么偷渡者,被人发现之后就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赶出来。可是当他从窗户遥望远方时,嘴巴还喃喃念着『陛下的白鸽今天一定会……』呢。」

    「唉呀,他口中的陛下是谁啊?」

    准备下班回家的护士压低语调:

    「那一定是他的妄想哟!」

    夜班的肌肉护理师紧握双手,把下巴靠在手上:

    「好可怕喔~~!」

    「那个患者一直以来都紧抱着用自己头发编成的袋子,继续等待不可能出现的白鸽。」

    「这样啊……亏他长得那么漂亮,实在很可怜呢。」

    不过两人关心的话题立刻离开特定患者,转而讨论下次休假要去哪里。

    「对了,说到出国旅行,下次要不要去席尔多克劳德?我正在存钱准备『朝圣』哟!」

    这就是男子.冯克莱斯特卿云特的异国港都物语。

    白鸽来吧,快快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