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下 第十五章 『多重的风声』
    第十五章『多重的风声』

    比流泄的风更快

    意志奔驰,事实飞逝而过

    最真切的是交错而过的声音吧

    ●

    被森林包围的废校操场上,布莲西儿用两手立起扫把。

    她踩着月光映照的影子,身体向着后方的体育馆,脚边看不见黑猫的身影。

    「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跟哈根老翁和法夫那报告今天的事?」

    仿佛在回答布莲西儿的喃喃自问似地,吹来了一阵风。

    风从东边吹来。虽然吹得余缓,但是强度足以让人感觉到空气流动。

    布莲西儿按住头发,承受着厚实的东风。

    「这风不怎么」

    布莲西儿没有说完最后一个「强」字,因为她发现四周的森林在骚动。

    传入耳中的骚动声并非树叶作响的声音,而是被吹动的树木们缓缓弯曲,动摇整座森林的声音。那是与突如其来的强风有着不同重量的风。

    森林里传来鸟儿的尖细鸣声。

    布莲西儿环视四周。在她的视野里,鸟群从月光笼罩下的森林中弹开似地飞出。

    「鸟群竟然会被赶出来,那一定不是1st-G的狭窄大地和风之精灵做得出来的风。」

    森林保持弯曲的姿态,以骚动声表现出来东风带来的压迫感。那是如浪潮般的声音。在这股声音中,被风唤醒的鸟鸣及动物叫声一阵阵划过,着上了高音的色彩。

    整座森林有着准备从东向西走的感觉。布莲西儿站在被森林包围的操场上,陷入了所有骚动声在她四周绕圈子的错觉。

    然而,骚动声并没有朝她逼近。

    声音缓缓地,像退潮般渐渐散去。无论是风声、森林的摩擦声,或鸟兽的叫声都一样。

    缓缓地消失了。

    「」

    布莲西儿在听到最后一声鸟鸣后,叹了口气。

    她忽然察觉到自己正用力握着扫把。

    布莲西儿自嘲:「我在害怕吗?」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背后的空气流动。

    心想该是黑猫回来了的她回头一看,一个超乎期待的庞然大物跃进她的眼帘。

    一个巨大白色身影从体育馆长了出来。那是法布尼尔改。

    法布尼尔改持续从包围体育馆的概念空间里,移动到概念空间外。从外面看不见概念空间的内部,所以,法布尼尔改现在从距离体育馆不远的半空中露出脸来,准备连接到外面的世界。

    巨大细长的头部已经完全伸出外面的世界。

    法布尼尔改应该是在概念空间里移动了一步,它的头部在颈部上方垂直晃动,右前脚像受到推挤似地踏出外面。右前脚的铁爪陷入操场的地面,发出沉重的金属声。接着,法布尼尔改的左前脚、右后脚、左后脚以及尾部依序移动到外面来。

    机龙的动作显得稳重确实,金属沉重的声音撼动着地面。

    布莲西儿视野中的机龙在月光下现身。

    那是白绿相间、全长超过三十公尺、肩高七公尺以上的巨龙。除了脸部的主视觉元件发出红色光芒之外,法布尼尔改身上没有其他会强调自身存在的部位。

    在月光的照射下,它全身泛着蓝色的光芒。

    法布尼尔改把脸部转向布莲西儿。

    它只花了三步便走近布莲西儿,并且在距离布莲西儿眼前三公尺的位置准确地停下动作。它轻轻地压低身子,随其动作而流动的空气扫过操场。

    布莲西儿一边看着操场上扬起的枯叶,一边询问机龙:

    「您很久没出来外面了吗?哈根老翁。」

    法布尼尔改回答了问题,它以哈根的声音与语调说:

    「最近老是在开会哪还有,只要我一离开,概念空间就会在几个小时内消失,所以要出来外面越来越难了。今天也是跟大家说我要送你,所以才出来的。」

    听到哈根说出最后一句话的语调中夹杂着笑意,布莲西儿不禁感到安心。

    这时,有道声音从法布尼尔改头上传来:

    「布莲西儿。」

    是黑猫的声音。当布莲西儿抬头看时,黑色身影已经往下跳到法布尼尔的鼻头。正当他打算在法布尼尔改的鼻头停下来时──

    「啊,好险──哇!」

    因为脚底打滑,一头往下滑去,眼见就要斜向撞上操场时──

    「小心。」

    布莲西儿边说,边向前移动了一步准备接住他。而黑猫则从反方向撞上她的膝盖。

    撞击声并不大。黑猫没有发出哀叫声,而是「呼」了一声。

    「漂、漂亮的一击」

    黑猫一边说着,一边从布莲西儿的小腿滑落。

    布莲西儿用左手提起黑猫的娇小身躯,右手抱着扫把,然后看向法布尼尔改。作为兵器的法布尼尔改外装上,并没有做出表情的功能。然而,布莲西儿叹了口气说:

    「您应该觉得我很奇怪吧。不过,做这种事情,并不是出自我的本意。」

    「不会啊,我觉得这样很好。在我看来比以前好太多了,开朗是件好事。」

    「我只是很少有机会认真而已。相反地,哈根老翁却老是得认真,应该很累人吧?」

    「这个嘛」

    法布尼尔改说出不算肯定,也不算否定的回答。

    然后稍微压低身子说:

    「布莲西儿,你现在是要出去呢?还是要回去呢?」

    「咦?」

    布莲西儿倒抽了口气说:

    「哈、哈根老翁您认为我已经把1st-G给忘了吗?」

    「没,我没这么想。只是,我觉得你似乎不满意现在总部的状况。」

    「我不喜欢那样子互相争论,可能是我还保有长寿族的本性吧。」

    「是吧。不过,你听我说。就算你现在觉得大家麻烦,也不可以恨大家,布莲西儿。因为远离大家和厌恶大家是两回事。」

    「我、我又没有」

    「其实,如果有人能够像你一样长寿,一直陪着你就好了。在你的眼里,不管是任何人,甚至包括我,都是急急忙忙地随便决定方向吧?」

    黑猫在布莲西儿的怀里抬高了头,看着法布尼尔改说:

    「老头子才会这样说话耶,哈根老翁。」

    「没礼貌!」

    看着骂人的布莲西儿以及挨骂的黑猫,法布尼尔改发出笑声:

    「哈哈,说的没错──我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我想大家都察觉到这点了吧?我说的不是机器的寿命,而是我自身的寿命将尽。」

    「哈根老翁」

    听到自己被呼唤,法布尼尔改的视觉元件正确地移向布莲西儿。

    「我因为拥有这个身体,所以在那之后维持了六十年的时间。听说在UCAT会利用称为魔术的术式,或是进行人体改造来寿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像你一样得到了孤独」

    法布尼尔改轻轻苦笑,跟着微微抖动身躯说:

    「──法夫那他们虽然那副德性,但是他们会这么着急,多多少少也是在替我着想吧。他们想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把事情解决。」

    「法夫那他只是想利用您而已吧。」

    「没,他应该是想让我动动身体吧。好怀念呢,你还记得吗?法夫那被带到这儿时的事情。」

    「那时候的他被培育为居留地的下任首领,却在得知自己国家的历史之后,透过我们的安排逃了出来。那个穿过概念薄弱的Low-G,半死不活地好不容易来到这里的小鬼现在竟是二代们的领袖。」

    布莲西儿对自己的发言点点头后,继续说:

    「的确,我能够理解大家的焦躁心情。在齐格菲他们的同伴,也就是前护国课的那个佐山,薰老人死去后,UCAT的动作变多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世界就快陷入负面概念了。当然这应该是对外说辞吧。」

    「是有什么隐情吗?」

    「我也不知道。我们,不,就是站在UCAT那边的法佐特应该也不清楚才对。UCAT有所隐瞒。我觉得在毁灭我们的G之后的这六十年间,UCAT一定采取了什么行动。只是,我们偏离了战争的主流,忙着重建自己的世界,当然无从得知。」

    「死去的佐山和那个齐格菲应该知道是什么行动吧?」

    「应该是吧。还有──」

    喃喃自语的哈根突然变得吞吞吐吐。

    看见布莲西儿做出倾头的动作,法布尼尔改说:

    「你差不多该回去了吧?看你来的时候,好像很急的样子。」

    对于法布尼尔改的话语,黑猫比布莲西儿更早有了反应。黑猫用柔软的前脚拍打布莲西儿的胸口说:

    「就是那只小鸟啊。因为你的胸前太单薄了,所以才会忘记──啊~!竟、竟然用勾脖子这种新招数!!」

    布莲西儿教训完黑猫后,向法布尼尔改敬了一个礼,并让黑猫趴在她的肩上。

    「小鸟?」

    「是的,我就是学不乖,又捡了掉在地上的小鸟。」

    「喔~原来如此,这样很好。布莲西儿不对,叫你奈茵好了。」

    「这个名字我早就抛弃了。」

    「但是,对我来说这才是你的名字。被我的侄女古特伦捡来、在我弟弟雷金的研究所长住下来的小小女主人啊,或许我们让你做了痛苦的选择。古特伦也好,雷金也好,都和那个齐格菲──」

    「请别说了。说出彼此都知晓的人名,比自言自语更惨喔。」

    布莲西儿说罢,露出了微笑。至少她自觉露出了微笑。

    她无法控制眉梢往下垂,就是使不上力气来。

    布莲西儿低头看向扫把。她沉默不语地从背心口袋里取出带有锁链的青石后,将锁链缠绕在扫把柄上,并用右手连同锁链握住整颗青石。

    扫把刷的部位发出蓝色光芒,从地面缓缓浮起。布莲西儿用双手按住它避免浮起说:

    「那么,我回去了。」

    这时布莲西儿总算能够发自内心微笑。

    然而,微笑一瞬间就消失了。

    布莲西儿加重右手的力道。与握紧青石的力量呈正比般,扫把刷的部位喷出了蓝白色光芒。这里是四周不会有人们投来注意目光的土地。

    「我会一鼓作气地往上飞高,所以请您退后。」

    「我这巨龙不会因为可爱魔女的风而受伤的。」

    「不,我是担心内裤被看见。」

    「唉呀,抱歉。」

    法布尼尔改往后退了一步,布莲西儿与黑猫一同点头示意。

    在点头的同时,布莲西儿以左手握住扫把柄,使力往下拉。她摆出仿佛在与天空拔河的姿势,用右手臂缠住扫把。

    扫把喷出的蓝白光芒急速失去了颜色。取而代之地,强风开始以扫把为中心满溢整片操场。

    强风以放射状扩散,扫过操场。

    高亢的声音在风中响起,当声音达到一定程度时,布莲西儿说:

    「我走了。」

    她除了手臂之外的力道同时放松。

    在那之后的动作瞬间就结束了。布莲西儿让身体如向前弹出般紧抱住扫把柄,到了下一刻,不再受到按压的扫把以被踹了一脚似的冲力飞向天空。

    扫把划出一道带有轻微弧度的轨道,奔向天际。

    「!」

    布莲西儿承受着上方吹来的风,俯瞰脚下的景色。

    脚下已看不见森林的模样,就连废校也只有几公分大小,而且变得越来越小。

    不过,在月光下,她看见划开森林而出现的废校操场上,有一个蓝白色身影。

    「」

    扫把在上升轨道前进着,布莲西儿保持紧抱住扫把柄的姿势闭上眼睛。

    目的地是东边。布莲西儿想着这个方位,以消失在风中的声音喃喃说着:

    「朝吹动森林的风吹来的地方前进。」

    ●

    法布尼尔仰望向月亮高挂的天空。

    布莲西儿在直达天际的大气里,留下一道蓝白色云彩后,往东边的天空飞去。

    目送布莲西儿直到这道云彩消失在风中后,法布尼尔改嘀咕说:

    「接下来」

    接着把脸转向操场西边的角落。西边角落有一间位在体育馆相反方向的校舍旁,因为腐蚀而少了屋顶的体育仓库。在月光的投射下,于夜晚形成的影子固定在那里不动。

    法布尼尔改把深红色主视觉元件移向影子之中。

    「接下来,换听那边说话好了──躲在那边的你们!」

    就在机械的声音响起时──

    凝聚在操场西边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三个影子。

    那是人影。

    站在最前头的,是一个身穿沙漠黄颜色的夏季薄大衣、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

    男子当作头巾缠在头上的大手帕底下,有一张晒得黝黑的方形脸,面容带着鹰勾鼻和凹陷眼窝的阿拉伯人特征。不过,男子看向这边的眼窝上,只有几乎不见眼的白的右眼而已。

    男子被微风吹动而掀开的大衣底下,是背心搭配西装裤的装扮,他大步地走向这边。

    两名少女走在男子的左右两侧。

    走在右边的,是把黑发绑在后脑勺的高大少女。少女的黑色薄大衣底下,穿着与身边男子相同的服装。她的左腰上挂着丝绸袋,里头装了像棍子般的棒状物。

    走在左边的,是让长发随风飘逸的少女。她披着黑色披肩,底下是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连身裙的打扮。

    右边的高大少女年纪较长,这位无论眼神或嘴角都显得锐利的少女瞪着这边。对照之下,左边少女不仅身材娇小,眼角也稍微往下垂着。

    如此对比的两人跟随男子朝这边过来,看着他们接近的法布尼尔改忽然听到一种旋律。

    左边的少女微微张嘴,在月光下唱出一首歌曲。

    SilentnightHolynight/平安夜圣善夜

    All'sasleep,onesolelight,/独光下万物眠

    Justthefaithfulandholypair,/表忠实与圣洁之圣者

    Lovelyboy-childwithcurlyhair,/请保佑那可爱的孩子

    Sleepinheavenlypeace/静享天赐安眠

    Sleepinheavenlypeace/静享天赐安眠

    法布尼尔改听过这首歌曲。

    「逃出来之后,布莲西儿在独处时好像经常唱着这首歌。这是Low-G的歌,歌名是『平安夜』吧。」

    少女闭着眼睛唱完歌后,忽然轻轻举高右手。

    这时,夜空里有好几个小身影飞了下来。

    是小鸟的身影。

    月光下,小鸟们的翅膀呈现蓝色的阴影;它们便是方才在风儿吹动下飞出森林的鸟儿。迷失所在的鸟群纷纷聚集在少女高举的右手上。

    交叠的振翅声在夜风中响起。

    少女看着小鸟,眯起眼睛并稍微扬起眉毛笑了,不由得发出像在叹息的声音。

    「没有饲料可以吃喔。所以,喏。」

    少女指向法布尼尔必背后的森林。

    「回家去吧。」

    少女发出声音的同时,鸟群逆着月光飞起。

    黑色的翅膀以及阴影在蓝黑色夜空里飞舞。听来零落的振翅声瞬间越过法布尼尔改,逐渐消失在背后的森林之中。

    法布尼尔改以全身的听觉元件,捕捉逐渐消失在森林里的鸟鸣。

    不久后鸟鸣消失,沉默紧接而来。

    法布尼尔改一看,发现男子等人已经停下脚步,彼此之间约有二十公尺的距离。

    对大型机龙而言,这距离需要走上几步路。

    在保持几步路的距离下,法布尼尔改面向三人。

    它先采取了动作,张开四肢做好准备,并且拉高尾部。

    这是突击姿势。法布尼尔改以这姿势询问:

    「你没通知一声就前来哪,情报贩子,自称『军队』的赫吉啊。」

    听到法布尼尔改的话语,名为赫吉的男子嘴角浮现笑容。鼻下蓄有白色两撇胡须的男子顶高满是胡渣的下巴说:

    「我这样做已经十多年了,今天第一次听到你这么称呼我,太让人惊讶了,哈根。」

    「我跟你的交情没有好到可以让你直呼我的名字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哪个G的人。话虽如此,你这个情报贩子却会带来完整的正确情报和武装。和你这样的人,我只想在工作上保持亲密的关系。」

    「话说回来」法布尼尔改这么切换话题后,继续说:

    「你身边带着两个怪人是干什么的?」

    赫吉被询问后,依旧保持笑容地看向左右两方的少女,轻轻张开双手说:

    「她们就像我的女儿一样。这边比较高的是命刻,矮的是诗乃,我想差不多该让她们学习怎么工作了。很可爱吧?嗯?」

    两人被介绍后,命刻先点示意,诗乃则是敬了个礼。赫吉开口说:

    「别看她们这样,她们可是万夫莫敌的魔人。而且」

    赫吉忽然收起了笑容。

    不过,他立刻举高粗壮的右手遮住了脸,呼吸三次后放下右手。当他放下手时,脸上已经恢复了笑容。

    「算了。总而言之,今晚我也为贵G带来了情报。」

    「然后,你又要重复一样的话吗?要我们加入你们的旗下?」

    「说旗下真令我意外呢。嗯,你这么说太令我意外了。我的意思是以平等的地位合力阻止这个Low-G的全龙交涉。我们彼此的愿望是一样的吧?不是吗?嗯?」

    「很遗憾,我的答案还是跟以前一样──我们会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我们没有与来历不明的人并肩作战的意思。」

    「只要你们答应,不管是我们的来历还是目的,都会说给你们听的。」

    「如果你那笑容是发自真心,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没办法就是没办法。」

    听到法布尼尔改的发言,赫吉再次用右手捂住了嘴巴。

    他的眼底没有笑意,声音从捂住嘴巴的右手指缝间传出:

    「原来如此」

    赫吉的话还没说完,法布尼尔改便已展开射击。

    射击的目标是右边的少女──命刻。

    「──!!」

    身形高大的少女就像被车子撞击似地飞向后方。少女的身躯浮至超过其身高的高度,飞向后方的距离更比这高度多了好几倍。

    法布尼尔改使用了躯体的右侧部位。那是内藏于稳定性最佳位置、长达一公尺、以人类为攻击对象的机关枪,突破封条的机关枪暴露在夜晚的空气之中。填充在机关枪内部的书本子弹消耗了三页,三发直径两公分的光弹几乎同时间射出。

    每发光弹的速度皆快过人类的反应速度,而且全部命中目标。

    命刻的衣服不仅是胸前,就连被光弹贯穿的背部也都支离破碎。

    大量的物体在空气中飞散,命刻的身躯以后脑勺着地。

    剧烈的撞击。

    随着让人听了不舒服的声音传来,命刻的颈部扭向正确的方向;扭向了无法获救时应该扭转的方向。

    命刻保持这样的姿势让身体转了两、三圈,最后以俯卧的姿势停下来时,可能是弯曲的颈部已回到原位,使得肺部的空气通过喉咙流向体外,发出「咳」的一声短短呼气。

    法布尼尔改使用所有面向前方的视觉元件看向命刻。

    「你训练得不错呢,赫吉。你收起笑容时,她已经偷偷解开丝绸袋的袋口了。」

    它看得一清二楚。承受一击而飞远的命刻尽管俯卧在地,右手却放在左腰的位置,抓着伸出丝绸袋的长柄。

    确认命刻已经没有反应后,法布尼尔改把视觉元件的目标固定在赫吉身上。

    赫吉依然用右手捂住嘴巴。过了没多久后,他捂住嘴巴的右手连同左手轻轻举高。

    法布尼尔改询问:

    「你称作魔人的少女死了。你派出这种小朋友来,有什么目的?还有,你知道些什么?我们只知道1st-G是怎么崩坏,但是你们这些以『军队』自称的人是──」

    法布尼尔改先看向赫吉,再看向左边的少女说:

    「──好几个G的成员混成的军队吧?照我看来,赫吉你是9th-G的人。然后,那两名少女应该是2nd-G或这个Low-G的人」

    「原来你这么喜欢探讨人家的秘密啊。对吧?哈根。」

    「那是因为你们有太多谜了。你懂我的意思吧?赫吉。」

    法布尼尔改改变突击姿势,准备往前踏出一步。

    瞬间,右侧视觉元件捕捉到一道微弱的光芒。

    「!」

    它放弃继续以沉重的动作移动,而是往右边跳跃。在用力踩踏的腿部关节里,驱动部位等位置的输出带及木管汽缸在瞬间完成重组,从正常状态切换至短距离移动状态。

    法布尼尔改以猫儿跳跃般的动作,朝左方跳了约莫十公尺远。

    它的脸持续面向发光位置,以像在旋转尾部似的动作跳开。

    法布尼尔改用后脚着地,在操场上划出一条圆弧线。

    随着仿佛树枝折断似的声音响起,压低身子的法布尼尔改在自己方才站立的位置上,确认到两点异变。

    一点是方才站立的位置附近的地面上,有一处约五公尺深的圆球状碎裂痕迹。

    另一点是──

    「为什么被我杀死的少女还活着?」

    ──是命刻。命刻披着如破布般的衣服,站在操场上形成的破碎坑洞前方。垂挂在她右手上的是──

    「原来是含贤石的概念兵器,机壳剑啊」

    「没错,本来一直没人能学会使用它。不过,我们『军队』里面有个优秀的指导员。像这样的少女也能够在瞬间拉近距离,发挥如此惊人的破坏力。」

    命刻沉默不语。她用没拿机壳剑的左手,把衣服没破损的残余布料拉近胸前。

    法布尼尔改确认到命刻只看了它一眼,就别开视线。

    命刻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然而,她的面无表情并不像布莲西儿那般,只是压抑着情感。

    「她的表情一副想说『我没兴趣』的样子。」

    「很美的表情吧?她将来肯定能够成为冰山美人吧?嗯?」

    赫吉露出笑容说道:

    「今天算是给你特别服务。在进入主题之前,先告诉你我们的目标。嗯。」

    法布尼尔改仍然保持备战的姿势说:

    「哼。你们想在阻止全龙交涉之前,先集合全G的余党,然后组成反叛军吧?」

    听到法布尼尔改的询问,赫吉闭上眼睛摇摇头说:

    「很接近,但不是。你猜错了。我们的目标是──」

    赫吉吸了口气,跟着张开眼睛,并露出笑容向法布尼尔改敬了个礼说:

    「消灭全G的概念。」

    「什么!?」

    「没什么什么的,就是我说的那样,哈根。我们『军队』希望消除多过支撑我们现状的概念,就是这么回事。」

    「为什么!?这么做会连自己的G都舍弃啊!」

    「不管是这么做的理由、这么做的意义,以及这么做的价值都存在。全都存在。」

    赫吉说道,他的表情像热度散去似地失去了笑容。

    「──明晚,保存在岛根IAI总公司旗下UCAT的圣剑格拉姆,将会运送到东京公司的UCAT。飞机应该会正好飞过这附近吧。」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情报?虽然我们会拿回1st-G的概念,但是我们并不希望概念像你们说的那样消失我们可是会变成敌人的。」

    「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说今天给你特别服务,这是我们尽可能的优~待。」

    赫吉脸上没有笑容,他把视线往下拉说:

    「反正,就目前来说,不管你们是抱持什么样的想法,我们都无所谓。不过,至少要避免概念被存放在UCAT。如果到时候你们成功拿回格拉姆,我们再交涉吧。」

    「要交涉什么?」

    「首先,我们会在不把Low-G列入考量范围的情况下,把真相告诉你们,并提出要求。这是为了把这个Low-G的世界变成真正真实的世界。」

    「真正真实的世界?」

    「没错。」赫吉答道。他轻轻举高右手,弹了一下手指头。

    在赫吉的指示下,命刻往后退。她以赫吉的右侧为自己的固定位置,一边看着这方,一边大步伐地往后退去。

    在这同时,赫吉等人也开始往后退。往后方的黑暗之中退去。

    「再见了,哈根。下次见面时,我相信彼此的立场会有所改变的。」

    「等一下!回答我,赫吉!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意思!?」

    对于响起的询问,赫吉先回以笑容。

    他与追上的命刻慢慢地没入后方的黑暗之中。

    在沙漠黄的薄大衣完全陷入黑暗中的前一刻,赫吉的声音响起:

    「意思很简单。只是要让应该继承我们一切的人,真正地继承一切而已」

    赫吉丢出的回答是带有笑意的高喊。

    法布尼尔改确实听见了赫吉的话语。

    在它的视野里,早已不见三人的身影。

    不知何时,四周已开始吹起东风。

    法布尼尔改一边迎着东风,一边喃喃自语:

    「格拉姆明天会被移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