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下 第十八章 『破碎的地平面』
    第十八章『破碎的地平面』

    「要去看什么?」

    就算这么问,我也不知道答案

    就是为了知道答案,所以我才去

    ●

    佐山在大城一夫的带领下,爬上UCAT后方的山丘,准备前往1st-G居留地。

    在经过UCAT的输送管理库、穿过菜园及花圃,并钻过杉木林后,便到了柏油路的尽头。来到这里时,走在前面的大城回过头,掀了一下烧得焦黑的白衣说:

    「你身上有没有带着写了文字的东西,或是上下头有刻印的东西?」

    佐山正准备回答时,目光忽然移向四周的森林。

    「?」

    佐山心想:「有点怪怪的。」四周似乎有什么动静。

    不过看了四周后,也没发现任何东西,只有一片沉默而已。

    「这地方还真是安静哪。」

    「应该是离概念空间很近的关系吧?可是我以前也来参观过几次,那时候──」

    新庄倾着头,接下去说:「好像鸟叫声更多点。」

    佐山心想:「还是注意点好。」接着点点头,回答方才的问题:

    「为了谨慎起见,所以我没把写有文字的产品带来。不过,电器可以使用吧?」

    佐山从怀里拿出手机给大城看。那是一支具有录影、音功能的手机,附有与麦克风一体化的相机。

    佐山指着相机的部位。大城看了,发出「嗯~」的呻吟声搔搔头说:

    「原则上是可以使用。只是为了预防发生动乱,我们还是让居留地以Low-G概念为主。如果懂得使用,甚至有可能利用附加在居留地的概念,产生不同的用法。不过」

    「不过,电话功能还是没法用吧?我看到外面有中继用的设施。」

    「居留地里面有能够与外界联系的专用通讯机,不过很贵就是了。」

    听到大城这么说,佐山把手机收回西装外套的胸前口袋,让相机露出来。

    然后,佐山看向大城夹在左腋下的笔记型电脑。

    或许是察觉到佐山的目光,大城轻轻敲了敲灰色外壳,然后举起右手大拇指说:

    「这是用来记录的,键盘和开关都是空白的。还能够选择只要按一个键,就会把画面隐藏起来的设定喔。」

    「没想到老人家也会这样的技能」

    佐山身旁的新庄看向他。因为爬上微陡的山丘,新庄显得有些呼吸急促地说:

    「大城先生经常在人个房间里面玩游戏。不过,只要我们或是Sf小姐走近想看画面时,大城先生就会急忙关掉画面。我记得上次好像就是因为这样,至先生不知道骂了大城先生什么。」

    「这样啊。」

    「嗯。还有啊,大城先生房间的墙壁上有时候还会贴上长条形的海报。是那种女生浓妆艳抹的色情画像。」

    佐山在理解新庄说的话后看向大城,并露出微笑,对抱住笔记型电脑的大城说:

    「老人家。」

    「什、什么?」

    「我就客气一点说好了色老头你会死得很难看。」

    「我的妈啊,你竟然说得这么肯定算了,倒是新庄啊,打小报告这行为不好耶!」

    「咦?可、可是,如果一天只是打一个小时的游戏,当成一种乐趣,这样不是很好吗?」

    新庄倾头说道,跟着从长裤臀部的口袋取聘个像卡片般的东西。

    「我也有喔。我的和大城先生的不同,是跟UCAT要到的掌上型游戏机。」

    佐山接过一看,发现是一台小型的液晶游戏机。其中央有一块黑白液晶萤幕,左右两侧各有一颗圆形按钮,另外还有两颗选择按钮。照液晶萤幕上的图样看来,这是用担架接住从高楼跳下的人,再将人弹到半空中,弹进救护车里的游戏。

    「这不但可以选择时钟模式,游戏还分为普通难度和A模式,以及高难度的B模式。我曾经玩A模式玩到分数破表,可是后来因为没电,记录就不见了。」

    听到新庄的发言,佐山一副有所理解的表情点点头,对着大城说:

    「我现在总算明白新庄同学会这么奇怪的原因就在于UCAT,该怎么办好?」

    「我、我哪里奇怪了!」

    「你已经彻底被洗脑了。说到游戏,一般都会联想到电视游戏或是彩色液晶萤幕的掌上型游戏机吧?」

    「咦?电视可以玩游戏吗?」

    「──老人家!这已经到了人格改造的境界了!」

    「这方面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不过是把队员多出来的东西拿给她而已啊」

    「嗯。」佐山点头说道,然后把掌上型游戏机还给新庄说:

    「你就好好保存这台游戏机吧还有,下次我会找时间启蒙一下切同学,你耐心等着吧。我记得宿舍应该有毕业生留下来的游戏才对。」

    「咦?不、不用啦。这样好像很过意不去的样子。」

    「不,这是个让你知道你居住的国家年号不是昭和的好机会。」

    佐山叹了口气说道,跟着往前走去。这时,同样踏出步伐的大城突然不见了踪影。

    就在佐山皱起眉头,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时,戴在他左腕的手表震动了。

    ──文字是力量的表现。

    佐山听到声音传来,也看见手表的盘面上有红色文字跑过。

    他发现文字内容与在皇居听见的概念条文相同。

    然而却感觉不到有任何变化出现。

    四周的景色几乎没有改变。只有一些树木的种类不同,还有土壤气味较重而已。或许是因为佐山之前体验过重力方向被改变的概念空间,他开口说:

    「这里好像没那么刺激的样子。」

    「那当然了,又不是每次都那么大阵仗。」

    他往旁边一看,发现大城和新庄就在身旁。

    「嗯。」佐山点头,于是三人重新迈开步伐,在左右两侧的森林另一端可看到田地。

    佐山边遥望田里的农作物,边在树林之间的泥地前进,一下子就来到了山丘上。

    视野一片辽阔。

    山丘上有蓝天白云,山丘下有座村落。沿路看见的左右两侧田地一路延伸到村落。

    村落里仍保留着大量树木,有好几栋住屋建在树林之间。大多数的住屋都是以石块推砌,再以水泥填补石块缝隙,并有着木造屋顶的建筑物。每栋住屋旁边都有小菜园和仓库。

    在树木以及住屋的后方有一块更辽阔的土地,那里有一大片的绿色海洋。

    「那是麦子吗?」

    「除了麦子,应该还有一些零散的马铃薯等等吧。因为在概念空间里很不稳定,所以大量使用外头搬来的土壤,做了土壤改造。最后终于在二十年前让这个地方拥有自给自足的能力。」

    「这也是UCAT的工作内容之一吗?」

    「是啊。不过,UCAT的预算也有限,所以要是超过预算范围,我们就会要求居留地的居民自己赚点钱。好比说要他们提供技术或知识,或加入UCAT等等还有,如果他们想要申请归化,我们会优先处理。」

    「住在居留地的人数越少,粮食等管理就会越轻松,是这样的意思吗?」

    就在大城点头时,有个低沉的声音从旁边的田里传来:

    「没错。而且,为了迎接新的人到来,就必须把能够在外面生活的人送出去。」

    一个巨大的身影从田埂爬了上来。佐山看着身高两公尺以上的身影说:

    「龙?」

    在佐山眼前,有个以黑色甲壳和皮肤构成身躯的人型龙。

    人型龙呈锐角的脸上发出锐利的目光看着佐山。其偏长的颈部底下,有着肩膀下垂的身躯,身上穿着白色贯头衣,外头套着渔夫背心,脚上穿着──

    「胶底袜(注:指采用橡胶底的日本传统布袜子,脚趾头部位为分趾设计,可于户外穿着)」

    而且是在超市便宜买的那种款式。胶底袜的脚趾部位沾着泥土和苔藓。

    或许是察觉到佐山的目光,人型龙张开嘴巴用喉咙发出笑声。他用脚尖轻踢地面,抖掉胶底袜上的泥土和苔藓,抱在左手臂的花束和麦草随着动作摇晃。

    「这种鞋子最适合穿在我这从龙神时代就传承下来的双爪上,而且还非常适合耕作,你不觉得吗?我说Low-G的年轻少年啊你叫什么名字?我是法佐特,是这个1st-G居留地的首领也是说书人。」

    或许是法佐特的身躯高大,所以肺活量特别足,他劈哩啪啦地说道。

    佐山一边看着貘在他肩上卷起尾巴的害怕模样,一边说:

    「我是佐山御言。听说是Low-G的暂定代表。请多指教,异世界的首领。」

    说着,佐山伸出了右手。

    另一方的法佐特用喉咙发出「喔~」的声音后,伸出套着大尺寸棉手套的右手。不过,他伸出的手是握着拳头。

    「在1st-G是这样做的佐山御言。根据民俗学研究这样做代表着不握住武器的意思不过我们会这么做是因为很多人在握手时会害得对方受伤。」

    的确,法佐特的爪子从棉手套的指尖部位露了出来。爪子的前端带有弧度,看得出来表面有磨削过的白色痕迹。因此,佐山决定也握起右手的拳头。

    法佐特用拳头打了一下佐山的拳头,佐山也回应地打了一下他的拳头。

    「就是这样没错还有如果遇到漂亮女生记得要用手掌心拍打,如果要简单地说明1st-G的打招呼方式就是『男生用打的,女生用摸的』。这句话是市街十四号区的格言我从前也都乖乖听从这句话。」

    虽然法佐特劈哩啪啦地说了一长串,但是对听者来说,很容易听取说话内容。

    所以,佐山分析法佐特说话带有音律。一旁的大城说:

    「因为1st-G只要写下文字,就会形成力量,所以他们的书面技术并不发达。龙族不但长寿,而且肺活量十足,还有很强的记忆力,所以龙族好像都是负责书记官、法官或是历史说书人的工作吧?」

    「没错。因为我年纪已大所以把法官职位让给别人了但是我会持续说书人的职责直到死去为止。虽然现在很少人会当说书人不过这也是时代潮流吧。啊话说回来你看到我并没有显得太惊讶的样子这让我有点失望呢佐山御言。我记得旁边这位新庄以前好像也是这样。」

    「那、那是因为我当时还小,而且对状况不是很了解。」

    新庄红着脸低头说道,在她身旁的大城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对着佐山说:

    「第一次让新庄和法佐特见面的时候啊,她爬到法佐特背上后,就说怎么没有拉链。」

    「可、可是,我那时看到的亚乐多酷龙背上明明有拉链啊。」

    「你怎么又会知道昭和时代的冷门特摄片难道奥多摩的电波传送有时差吗?」

    法佐特用喉咙发出笑声,然后闭上眼睛一副缅怀的模样说:

    「大城小时候第一次遇到我的时候更夸张呢。他一看到我就突然尿裤子惊吓过度地发出一些奇音怪声扑上前攻击我所以我也忍不住把他揍倒在地。说到这件事情怎么没对事后的交涉造成影响至今仍是个谜。」

    「因为你揍了该揍的人当然不会对交涉造成影响。」

    「原来如此我搞懂了感谢你终于让我解开五十年来的谜团,佐山御言。」

    佐山与法佐特轻轻互撞拳头。大城一副很想说些什么的模样,但是半龙没加以理会。

    「那么好了吗?我们开始进行暂定交涉吧。因为公开的事情就应该在公开的场合进行所以我们这里的规定是必须在广场进行交涉。」

    佐山听了法佐特的话点点头,但是却立刻说:

    「方便的话,在交涉之前可以先请你为我们说书吗?」

    听到佐山的话,法佐特和大城都看向了他。唯独新庄点点头说:

    「对啊,因为佐山同学和我都不是很了解1st-G。」

    「虽然你们和大城是相同种族却和他大不相同,这让我有点感动。」

    法佐特简短地说了句:「Tes」后,背对着佐山等人向前走去。

    大城准备追上法佐特,却在踏出步伐的那一刻看向佐山,然后比出大拇指朝下的手势说:

    「你给我记住。」

    「这是一个大人该说的话吗?」

    听到佐山反驳,大城很刻意地假哭追上法佐特的脚步。

    佐山与新庄互看一眼后叹了口气。他露出苦笑,加快步伐跟上法佐特。

    他看着法佐特的背部。法佐特露出贯头衣和背心领口外的肩膀两端,有表面没有甲壳或鳞片覆盖的部位。该部位约有一只手臂的宽度和长度,表面的肌肤像是被灼伤似地呈现红黑色硬块。

    站在佐山身旁的新庄轻声说:

    「他好像是自己折断了翅膀,我听人家这样说的」

    佐山不确定法佐特有没有听见新庄说的话,他看见法佐特面向前方,望着位在树林和住屋之间的麦田旁广场说:

    「那段天气晴朗空气新鲜的过去将会透过说书广大流传下去吧。在进行交涉前就让各位先听听有关我们大地的过去以及──」

    法佐特吸了口气让肺部储存更多空气后,继续说:

    「──灭亡的故事。」

    ●

    布莲西儿作了一场梦,那是重现1st-G崩坏的梦。

    在黑暗的夜晚里,布莲西儿居住的小屋晃动着。小屋像是被殴打似地,随着地面震动。

    她用两手抱住装有小鸟的鸟笼在小屋里奔跑着,一边呼喊她信任的人名,一边穿梭在每个房间里。

    远方传来的阵阵地鸣拍打着她的腹部,附近响起的巨大振动声震撼着她的骨头。

    布莲西儿听着声响,一边流泪一边喊叫,再次穿梭在确认了好几次的房间之中。

    小屋中央房间里的暖炉已崩坏,暖炉里的石板被烧得焦黑,散落一地。

    摆设在最里面房间墙边的六列键盘,被坍塌的屋梁砸得粉碎。

    倾斜房里的墙壁和天花板上装饰着写有幸运含意的长条织布,那是举办祭典时的装饰。

    「为什么会在这个举办祭典的日子」

    一阵剧烈的地鸣传来,布莲西儿跌倒了。鸟笼撞上地面,而她眼见就要趴倒在鸟笼上面。

    就在这时,背后有人伸手扶住她的腰。

    布莲西儿抱起鸟笼回头一看,看见一名红发女子站在眼前。

    「姊姊」

    「嗯。」古特伦点头。她打算伸手拥抱布莲西儿时,目光停留在被布莲西儿抱在怀里的鸟笼。在摇晃的小屋里,古特伦露出微笑吻了一下布莲西儿的脸颊。

    「奈茵,听好喔,姊姊现在要去王城。我想一定是放在王城里的概念核出了什么问题。」

    「咦?」

    随着被称呼为奈茵的布莲西儿投出疑问,地面再次晃动,屋顶随之嘎吱作响。

    古特伦先看了上方一眼后,继续说:

    「这里距离兵器研究所比较近。到紧要关头时,『门』就会打开,所以你乖乖在那里等。雷金老师的哥哥哈根先生也在研究所里,你记得去找他要糖果,知道吗?」

    「不要,我要和大家在一起。雷金老师他们呢?他们不在吗?」

    听到布莲西儿的询问,古特伦说不出话来。然而,布莲西儿却继续询问:

    「在最里面房间里的格拉姆范本不见了,法布尼尔的范本也一样齐格菲呢?他背叛我们了吗?姊姊,那个人背叛我们了吗!?」

    古特伦正面接受了布莲西儿的询问。她闭上眼睛并开口欲言──

    「────」

    但又立刻闭上。

    古特伦吸了口气睁开眼睛,直直注视着布莲西儿说:

    「他背叛了我们──也说不定。但是,他也或许并没有背叛我们。」

    听到古特伦这番话后,布莲西儿发觉自己的表情变得开朗了些。她心想:「古特伦姊姊也是信任他的。」

    古特伦把布莲西儿拉近自己,连同鸟笼轻轻拥抱布莲西儿说:

    「姊姊要去确认真相,所以你先逃吧。」

    「我、我要一起去,至少也要和姊姊在一起。」

    布莲西儿说道。古特伦听了,缓缓拉开身子摇摇头说:

    「我是王族的人。因为今晚举办祭典,重臣们都回到各自的领地上,所以只有我和雷金老师能够进入地下。而且,那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得赶快去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姊姊要去?」

    「一定是为了拯救什么吧。」

    古特伦露出苦笑。

    「自从母后死去后,父王就变得软弱了。照理说,应该由我来拯救父王而现在正是拯救父王的时候。不管会发生什么事情,或是事态会怎么演变,我都有身为王族必须做的事。」

    「万一是齐格菲背叛了我们,姊姊要怎么做?」

    「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说服他。说服他一起让这个世界可以残存下去、一起拯救它不过,因为我是王族的人,所以可能会强硬地对他提出严厉要求。万一事情演变成那样,他──就交给你了。」

    「如果这样如果这么做,总有一天,大家就可以重新一起生活吗?」

    「一定可以的。由我来说服他,然后你来支持他。这样就能够永远在一起了。」

    「不可以骗我喔。」布莲西儿要求承诺。古特伦听了,露出笑容说:

    「嗯,将来大家会永远在一起,一定会的。」

    古特伦摸了布莲西儿的头,轻柔的触感让她感到安心,脸上自然浮现出笑容。

    「你最乖了,奈茵。」

    古特伦说完后,也一起露出笑容。

    在四周的晃动和震动声之中,鸟笼里的小鸟发出鸣叫。

    随着鸟鸣在耳边响起,布莲西儿从梦里醒了过来。

    ●

    布莲西儿睁开眼睛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方向横倒的美术教室。

    她发现自己的脸朝向左边,趴在工作台上睡觉。一坐起身子,便发觉颈部十分僵硬。

    布莲西儿触摸脸颊。工作台被切削过的表面印在脸颊上的痕迹,透过指尖的触感传来。

    「最近老是过着不像样的生活。」

    说着,布莲西儿的视线落在工作台上,她看见小鸟跳出纸箱外,仰头看着自己。

    布莲西儿看向饲料盘,发现盘子里的饲料明显减少。小鸟的食欲似乎相当好。

    她随性地伸出手后,小鸟便展翅飞起,然后一口气飞到她的肩上。

    布莲西儿见状展露微笑。虽然转动脖子会觉得疼,但是她忍着痛转向侧边,看向正在鸣叫的小鸟。

    她眼里泛着泪光。不知是因为作梦,还是脖子的疼痛,或者是看见小鸟这么有精神造成。

    她往下看寻找黑猫。

    却找不到。

    布莲西儿试着回忆,脑海里浮现她掉进梦乡前,黑猫化为一阵风的画面。

    她看向门的方向,发现门没锁上。

    「看来我应该有把他送去做定期报告」

    身为饲主的布莲西儿安心地叹了口气。她从门上挪开视线,自然而然地看向美术教室的中间位置。

    那里摆着书架,架上有未完成的绘画。

    涂上黑色和绿色颜料的森林里,有一栋小小的小屋。看着以淡黑色为底色的小屋,布莲西儿对小鸟诉说:

    「这里就是我住过的世界」

    并露出苦笑。

    「在这个世界最后定下的约定,现在全都无效了。姊姊没有回来,一定是没能够说服他吧。然后──听说他背叛了我们、舍弃了我们,只留下相信一切的我。」

    「可是」布莲西儿说道,然后看向小鸟。

    小鸟看似开心地轻轻上下摆动尾巴鸣叫着。

    布莲西儿一边听着小鸟的歌声,一边坐上书架前的椅子,稍微垂下头说:

    「早知道就不问了我为什么要问他救你的理由。」

    说着,布莲西儿记起在梦中看见的景象,低声说:

    「姊姊,你根本像是为了死在他的手上而去王城,怎么还说得出那样的话呢?说什么要把他交给我,说什么会永远在一起」

    没有人回答布莲西儿的询问。不过,小鸟不再鸣叫,只是倾头看着她。

    ●

    在1st-G居留地的广场中央,有几块放在地上的蓝色板子翻了过来。这些板子的背面写着「地板」,正面写着「广场」。

    佐山等人把板子放在屁股下,当成「地板」坐着,聆听法佐特说书。

    法佐特说着不知从多么遥远的时间尽头就已开始,由龙神创造出大地的故事概要。

    在经过几分钟的说书后,一连串的话语开始诉说起人类的诞生,赞颂起王国的形成。

    对于佐山提出「是指佛旦王国吗?」的询问,法佐特点点头做出回应。

    法佐特一边和经过广场的村民、带有羽翼的人和大型人种打招呼,一边继续说书。

    当描述到王国进入第三代领导人的时代,抓到从其他龙神世界来到1st-G、能够在空中飞舞的黑龙之后,法佐特不再以传闻的说法说书。

    时光不停流逝,到了某一天,1st-G来了一名奇怪的访客。

    「──那个人不是龙神的子孙从对我们毫无意义的土地前来。他恰巧在失去妻子的佛旦王打造的一只机龙失控时赶来并且制伏机龙。」

    法佐特吸了口气,他的后颈部和侧腰位置发出吸气的声音。

    经过约莫一分钟后,法佐特再次开口说话。不过,他并非以说书的音律,而是以会话的音律说话:

    「齐格菲使用圣剑梅拉姆杀死了试图保护概念的国王和与法布尼尔同化的雷金,他让概念失控使得1st-G走向封闭毁灭之路。大部分人的意见都认为是他杀害后来赶到现场的古特伦公主而齐格菲也承认了。」

    而且──

    「大多数的1st-G居民至今仍痛恨着齐格菲就算是来到Low-G避难后他们仍然企图破坏圣剑格拉姆并且暗杀齐格菲。」

    「他们为什么会想破坏圣剑格拉姆?那是属于你们世界的武器吧?」

    「圣剑格拉姆被打造为持有意志的概念兵器啊少年佐山御言。他们认为格拉姆选择齐格菲为主人是个罪过。如果1st-G武斗派的人从格拉姆取得1st-G的概念核,想必会利用这个概念核展开大规模的复仇行动吧。」

    佐山发出「嗯」的一声点点头说:

    「没想到那个齐格菲有这样的过去」

    「他在拯救城镇时受了伤,被贤者雷金老翁收留。雷金老翁那里还收留了被因失去妻子而成天悲叹不已的国王疏远的古特伦公主以及在概念战争中变成孤儿的长寿族少女奈茵。雷金老翁一开始是想打叫这个Low-G的情报。」

    「不会有敌对意识吗?」

    「听说发生过几次冲突不过齐格菲和公主非常要好。音乐──没错齐格菲也非常擅长音乐他们就是从音乐里找到与齐格菲的共同点。」

    「可是──」法佐特继续说:

    「那天是举办星辰祭典的日子。就在我们都回到各自管理的土地王城的人力最单薄的时候发生了那件事。地震猛然发生天空突然裂开,世界就再也无法挽救了。」

    「这是齐格菲所为?」

    「他那时候早已经从王城内的『门』离开了。我再也没见过他。我们遵照公主所愿带公主到王城的展望台上进行演说。公主在那里宣告1st-G已战败并且即将崩坏要大家从王城内和市街上的两扇『门』逃到Low-G避难。如果公主没这么做相信市街中央部将会是一片混乱可是公主就在那时断了气」

    「」

    看见佐山沉默不语,法佐特闭上眼睛点点头说:

    「在世界崩坏的过程中我们从东西两处的『门』分别逃跑。从距离王城比较近的『门』是逃到这里──从距离兵器研究所比较近的『门』应该是逃到在你们日本被称为中国地方的地区。因为我们的『门』原本就是以通往欧洲德国的情形居多,所以应该是以逃到那里为主吧。」

    法佐特在最后说了句:「这就是我所知的1st-G崩坏经过。」

    在他身旁的大城盘腿而坐,一边敲着腿上的笔记型电脑键盘,一边说:

    「听说你们在那之后历经了一番辛劳,对吧虽然从王城逃出来的和平派立刻接受了CUAT的保护,但是其他的激──武斗派则是拒绝了保护,至今仍持续斗争。不过,王城这边的光脱者当中,带走概念空间技术并分化为武斗派的『王城派』成员们,在昨天得到了那样的结果。」

    大城点了点头,在太阳底下展露笑容说:

    「这次暂定交涉是包括这件事情啊反正,我们就轻松进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