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下 第二十四章 『舞蹈的入口』
    第二十四章『舞蹈的入口』

    缓慢地、缓慢地行动

    就一定看得见

    所谓迎向终焉的加速

    ●

    佐山与齐格菲朝日本的西方前进。

    两人先搭乘直升机抵达IAI东方分公司,再转搭飞机到名古屋的IAI中部分公司。之后,两人再次搭上直升机,准备前往中国山区。目前直升机正朝设在冰之山南侧的基地前进。

    在轰鸣声、风声,以及高空的冰冷之中,佐山只穿着配给的飞行夹克睡觉。

    而且看见了过去。

    「────」

    在梦中的视野里,佐山看见显得寂静的木造房间。

    他看过这里,这房间位于1st-G一个叫做雷金的老人所居住的小屋里。

    房中一片阴暗,设在暖炉里的石板发出微弱的朱红色光芒。

    在柔和微弱的光线中,有两名男子面对面。

    其中一名是小屋的主人,身穿绿衣的雷金老人。

    另一名是高大的青年,身穿黑色长衣的齐格菲。

    雷金一边在暖炉前面缓慢地来回踱步,一边告诉齐格菲1st-G的现状。齐格菲因为理解雷金说出的言语而点头,佐山则因为被唤起的印象而点头。

    在1st-G,害怕概念战争的国王正为了增强防卫而量产机龙。

    为了防卫,1st-G已抽出自我世界的概念核。

    概念核之中,多数关于文字的概念被存放在兵器研究所以供研究;而架构1st-G世界的概念被存放在王城地下室,用来操纵世界。

    还有考量到如果要进攻其他G时,为了能够夺取这些G的概念核,所以制作出能够封闭概念核的圣剑格拉姆。雷金把这些事全都告诉了齐格菲。

    「但是」雷金停步看向脚下,闭上眼睛说:

    「就算整军上阵,以1st-G的人数也无法战胜其他G。」

    「很聪明──和我们不一样。」

    齐格菲一说完,两人都露出了苦笑。

    不过,两人也一同收起了苦笑。

    雷金合拢双脚,然后面向齐格菲。他抬起头仰望青年,以不带一丝笑意或其他感情的脸说:

    「关于1st-G的构造,古特伦公主应该跟你说明过了吧?」

    「嗯,她说是被半球形宇宙包围的内向型世界。」

    「国王想要使用我们1st-G的内向概念封锁住世界。虽然国王之前表示过要彻底专注于防卫,等到崩坏时刻过后,再与存活下来的G进行交涉,但我怀疑这不是国王的真心话。」

    「有何证据?」

    「今天原本计划在祭典献上圣剑格拉姆,但国王却说没有必要,并且把格拉姆封印在地下封印室里。然后,国王告诉我要进入绝对防卫状态。」

    「我打算等会儿就去确认这代表什么意思。」雷金继续说:

    「对现在的国王来说,想要把概念设定成从防卫改为关闭1st-G,让门不再打开是件很容易的事,因为国王手中握有概念核不过,我想趁着举办祭典的今晚,亲信们都回到各自领地入睡的时间,确认一切是不是我多心。」

    「如果只是你多心那倒没事,但如果国王确实有些打算,你要怎么办?」

    「我打算立公主为王。」

    雷金的发言让齐格菲变了脸,他的表情从紧张化为险峻。

    雷金一边抬头直视着齐格菲,一边说:

    「公主那边我已经取得同意了,虽然有可能因此被其他人称为叛徒。」

    「有必要这样做吗?」

    「没错。然后我会在事态平息后,在不要求说书人记录我的事迹的情况下选择一死,所有的恶意都由我承受就好。」

    「」

    「异世界来的年轻人啊,别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才没有露出什么表情。」

    雷金听到齐格菲这么说后轻声一笑,并保持笑脸抬起头说:

    「公主说过,如果有一天她成了在位者,会与你居住的G签订协定没想到公主这么喜欢你弹奏的键盘声。」

    雷金点点头。

    「你愿意跟我去吗?万一国王并非打算防卫我们的G,而是打算关上门等待崩坏时刻到来而让我们走向毁灭,我会打开通往地下概念设施的通道,然后为了夺取那里的概念核,与为了守护王城而设置的法布尼尔同化。你就先从王城后方的封印库夺走格拉姆,再到地下去──两个人行动的话,能够制止国王的机率会比较高。」

    「古特伦她们」

    「让她们睡吧,这事有可能被视为背叛。今晚是祭典之夜,没用的政治家们也都回家去了。但是,万一被他们知道公主在这种状况下,还深夜里偷偷潜入王城,你想想会怎样?这可不是开开玩笑就可以带过」

    齐格菲皱起眉头,然后吸了口气说:

    「雷金,你不认为我会背叛你们吗?在我夺取圣剑格拉姆之后,要是夺走概念核逃走,这个世界可是会毁灭的。」

    「如果你这么做,我也会与法布尼尔同化,你能够打败法布尼尔吗?」

    「我早有过打倒机龙的经验──我在另一边的世界里是最优秀的魔法师。」

    「这样啊。」雷金点点头,拍了拍齐格菲的肩膀。

    他的动作发出两、三声清脆的声响。

    「不过啊,奈茵不会和那样的人亲近的因为独自在这个G存活下来的长寿少女很胆小,就连收留了她的公主,她都保持着距离。」

    雷金看向暖炉上方,被毛线布料覆盖着的鸟笼。

    他凝视着鸟笼,然后表情忽然缓和下来,喃喃地说:

    「如果一切都是我多虑所有事物都能够保持现状就好了。」

    雷金的声音在佐山耳边逐渐拉远。

    佐山感到眼前变得漆黑。

    他从过去醒了过来。古老的记忆从他的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风声和轰鸣声。

    ●

    佐山睁开眼睛,看见了直升机的漆黑后座以及天花板。

    迎面吹来的寒风加上使身体震动的轰鸣,让佐山明白直升机仍在飞行。

    他的右手边坐着一身黑衣的齐格菲。齐格菲立起衣领,探头看着怀里,似乎是在整理暗袋还是什么的。

    佐山看了手表一眼,确认时刻已接近晚上九点。此时坐在副驾驶座负责领航、名为四吉的老人回过头来。他是佐山在医务室遇见那位名为二顺的老人的弟弟。四吉甩动一头黑色长发说:

    「打扰一下,我们差不多要进入大阪地区的上空了。」

    听着四吉被风吹散的声音,佐山点点头看向左边窗外。

    直升机前进方向的远处有呈左弦弓状蔓延开来的光点,那是从神户一路到大阪、再延伸到堺地区的大阪湾沿岸灯光。

    佐山看见脚下有仿佛黑色波浪般的景色。那是山坡与森林在月光笼罩下,因为直升机的速度而呈现的高速波浪。

    佐山在脑海里检索着地理知识,猜测现在的位置应该是生驹山脉一带。

    当佐山对心中的猜测点点头时,脚下的视野忽然拓展开来。他看见森林已到了尽头,取而代之的是草原。

    就在看见草原的同时,佐山看见直升机侧边的空中出现一个阴影。

    「!?」

    那是巨大的阴影,仿佛一道墙似地,在佐山的视野里延伸开来。在月光下,他看见一个单单宽度就超过一公里的建筑物。他试图仰望天空,却只看得见宛如墙壁般耸立的阴影,就连头顶上的天空也见不着。

    这是──

    佐山认得它。

    「巴别塔!?」

    佐山贴着窗户说道,这时有声音从右侧座位传来:

    「怎么可能。巴别塔存在于概念空间里,不可能看得见的」

    听到齐格菲这么说,佐山再次看向窗外。

    不见了。

    佐山方才确实清楚看见的巨塔阴影消失了。

    他一脸愕然地离开窗边,齐格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难道是自弦振动偶然接近的关系还是貘让你看见的?」

    佐山当然不知道答案。他往脚下一看,发现方才的草原也消失了。

    到底哪个时间点之前的事情是真的?还有──

    到底有哪些东西是真的?

    这么想着的佐山看向脚下,堺的灯光从下方流过。这时,四吉的声音从副驾驶座传来:

    「打扰一下,五分钟后我们即将抵达危险地带」

    ●

    森林里,布莲西儿坐在崖边看着从天空那端逐渐降落的光点。

    光点距离她约有五公里远,人工飞行物所发出的光慢慢沉入山脉之间。

    忽然吹来一阵风,远处的轰鸣声如浪涛般传了过来。

    光点消失在山脉背后。

    一个娇小的影子在保持坐姿的布莲西儿身旁站起。那是黑猫,他歪着头说:

    「他们还真忙,十分钟前才来了一台耶。」

    「不过应该不会再飞来了吧,天空很安静。」

    「要不要去跟法夫那他们会合?」

    「嗯。」布莲西儿一边答道,一边站起身。

    就在这时,布莲西儿与黑猫背对着的山岳另侧传来了「哇」的多重叫声。

    紧接着传来的是金属碰撞声以及连续身击声。

    这些声音没有停歇过。

    布莲西儿一边听着不断传来的叫声以及震动声,一边眯起眼睛说:

    「是我方的声音我们一直保持上风。」

    「不管怎么说,这一带毕竟是大家熟悉的土地。」

    对于黑猫的发言,布莲西儿点点头,然后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不过,走了几步路后,布莲西儿回过头看向后方,刚才有光线落下的方向。

    她眯起眼睛,嘴里轻声说:

    「千万别来喔。」

    请托的话语被风声以及乘风而来的射击声淹没,最后消失了。

    ●

    UCAT的临时基地设在山中的露营区。

    因为淡季而显得荒废的广场上设置了两座直升机起降坪,上面摆设着灯光作为记号。另外,在靠近山的入口处搭着摆放货柜的帐篷,以及作为基地的人员用帐篷。

    基地四周有人工照明的白色光芒,以及包围光芒的辽阔黑暗;还有直升机旋翼引起的阵风,以及断断续续的切风声。

    在帐篷前方一块被强光照亮的空间里,佐山与齐格菲一同出现。

    佐山身上的衣服已不是西装,他换上了UCAT提供的对G战斗服。

    战斗服是白色紧身衣搭配上黑色的厚布料紧身裤,外面再套上白色的短裤和外套。战斗服的款式,与佐山在皇宫看见出云和风见,以及前天在森林里看见新庄身上穿的服装很相似。

    在头上顶着貘的佐山前方,一个娇小的人影人帐篷里出现。

    那是赵,她催促跟在后头出来的一名老人为装备做说明。

    身穿白衣的短白发老人身上散发出与二顺和四吉同样的气息,他弯起细小的眼睛说:

    「幸会,在下是三明。那么,佐山先生,穿起来还舒适吗?」

    「感觉不差。虽然稍嫌轻了些,但应该很适合行军吧。」

    「这是我们花了六十年完成的战斗服。」

    根据三明的说明,缝在战斗服各部位的薄板和衬垫,以及小范围印上的文字,在大部分的概念底下都能够发挥防护作用。

    「你们没考虑过采用隐密一些的色彩吗?白色在夜晚应该很容易被当成目标吧。」

    「Tes,因为其他G大多不会以颜色来辩识我们,所以我们以『不易被敌方看见』的概念做了贤石迷彩的处理。相反地,如果以『迷彩』等会使得个性消失的概念来处理,视状况而定,有可能会因为概念而改变服装和穿着者的『意思』,这非常危险。」

    三明也提到从前有一支以迷彩装备出战的部队,结果就这么与森林地面同化而消失了。

    「这战斗服算是现代的盔甲啊。」

    「Tes,事实上我们为了确保视线,像头部等部位就制作成尽管在无装备状态下,也能够发挥防护罩的作用。除非在物理打击方面有惊人的动能,或者是遇上概念完全不同的东西,否则不会被打破。不过,因为在概念上,速度较慢的攻击能够穿过防护罩,所以在近距离格斗时请留意。」

    「原来如此。」佐山点点头,看向身旁的齐格菲。

    齐格菲的打扮与来到这里时一样,同样是黑色长衣外套搭配黑色的上衣和长裤。除了黑色手套之外,他身上没有其他装备。

    「你这身装扮在山上行动没问题吗?」

    「现在的我跟六十年前不一样,魔法师的力量是与年龄成正比的。」

    齐格菲露出苦笑说道,然后看向赵。

    「他没有武器吗?赵。」

    「你会保护他吧?再说,先出动的主力部队把佐山的武器带走了。」

    「主力部队?」

    「没错,出云和风见他们已经先进去了,你赶紧追上他们吧。」

    看见佐山以点头回应,赵扬起嘴角说:

    「这时候要说Tes喔。」

    赵一说完,便伸手提起佐山的左的;这只手从手套的手腕部下方到左肩的范围,都缠着弹性绷带。

    「你的左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别太逞强啊。要是伤口裂开了,又得重新来过一遍。」

    「Tes。」

    听到佐山这么回答,赵的眼神流露出笑意。她拍了一下佐山的屁股说:「少来了。」

    这时,另一名老人从帐篷里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与佐山类似的白色战斗服,手上拿着行军背包。甩动着白色卷发束的老人与佐山四目相交,便开口说:

    「久仰、久仰,我是一光,是四兄弟的长男。」

    「怎么你们兄弟的个性都这么平淡无奇。」

    「我们也非常在意这点。有一次我们讨论到为了突显个性,是不是应该各自改变语尾试试,结果四吉选了个教人生气的语尾,最后被上面三个哥哥痛打一顿。从那次之后,我们就想个性平淡一些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

    「我收回前言,你们应该是四个人加起来一个个性。」

    「感谢您的关心。那么,这个背包里面装了食物和水筒,侧边有文具用品和手电筒。还有我们与前线营区的通讯中断了。」

    赵发出「呿」的一声咋舌说:

    「佐山,你听好啊,我现在开始说明从这里出发的路径──打开手机看,就这样。」

    佐山听了,拿出放在西装里带来的手机。

    他一看手机,发现手机的液晶萤幕不知何时已显示出冰之山的地图。

    「在里面恐怕不能使用通讯功能,不过相反地,放入最低限度的贤石后,可以单机作为资料库使用。说明书之类的资料都帮你放进记忆体了,还有手机也会显示出距离最短的进军路径,这样你懂吧?」

    在冰之山的地形上,有一条曲线从东侧绕过位于中心的冰之山,再连接到北侧。曲线在途中有一小段中断,上面画了个小小的圆圈。

    「其他队员已经先到了前线营区,应该是打算追上格拉姆的回收小组。还有,在你们抵达十分钟前──新庄也进去了。」

    「新庄同学吗?」

    「她好像从UCAT出发时晚了点,你们旁边的直升机就是载她来的。」

    赵提醒佐山等人快点。

    「前线营区会崩坏是相当罕见的事,可能是法布尼尔改采取行动了。他们现在应该在交战中,你动作要快一点,得赶在1st-G找到圣剑格拉姆之前。」

    「为了避免危险,不能在现实世界这端移动,等抵达重要地点之后再进入概念空间吗?」

    「自弦振动会在中心点响起,中心点就像一个凝聚声音的地方。如果突然冲进去那里,你们可是会毁坏消失的喔?在创造概念空间时,如果先行登记子体自弦振动那就另当别论;但这次是1st-G做出来的概念空间,我们只能够从外面进攻。你懂吧?」

    「Tes,也就是说不能偷懒。」

    佐山点点头,然后收下一光递出的行军背包背在肩上。

    他与齐格菲一起看向北方的山岳,看向漆黑的森林以及森林背后的蓝黑色夜空。他们在飘荡着树木气味的夜风之中,往眼前的方向踏出步伐。

    当两人准备走进森林时,佐山发现左手腕上的手表震动了。

    声音同时传来。

    ──文字拥有赋予力量的能力。

    这次的概念比佐山之前听过的任一次都更强烈。

    然后,他也听见了同样显得强烈的声音。

    那是撼动空气、穿透云霄的重低音,是从远处传来的爆炸声。

    齐格菲对着皱起眉头的佐山说:

    「我们得快一点。出云和风见应该已经引出敌人了──出云是IAI的继承人,而且他们两个使用的武器是6th和10th的概念核。这样的诱饵很足够了。」

    ●

    森林里,有一块直径约十五公尺的小空地。

    这块空地目前成了战场。

    一对身穿白色装甲服的男女在空地中央打斗,是出云和风见。

    两人的装束充满黑白两色,他们分别拿在手上的大剑以及带盾长枪也有着同样的颜色搭配。

    两人脚下踩着摊开来的白布,那是设营时搭起的帐篷残骸。被撕裂摊开的白布四周有几处发出如篝火般的火焰。

    「唉,没见过这么死缠人的家伙!全是一群笨蛋啊!」

    在两人眼前有着与周围不一样的颜色。这个颜色在这块空地的中央、在周围的森林和天空之中都找得到。那是在月光下夸耀自我的黑绿色,也是1st-G的成员套在装备类衣物外面的外套颜色。

    一眼望去,披着黑绿色彩移动的身影不少于五十个。

    随着敌人移动,出云两人也跟着行动。脚步有的轻盈、有的沉重,但没人停步,个个迅速。

    出云出手压制并击倒从眼前接二连三扑来的敌人,风见一个接一个地应付出云对面以及后方的敌人。

    重叠的脚步声以及打斗声摇晃着森林,每一声都是重叠且连续的短促声音。

    出云以下段的一招击飞从前方扑来的三人后说:

    「你想大家都顺利逃跑了吗?」

    「天知道。不论如何,这状况都很不妙。」

    风见皱眉说道,她看向拿在左右手中的全机壳化单刃长枪和盾牌。

    那是侧面印有G-Sp2的流线型白色长枪。白色长枪的单刃根部,也就是带有弧度的枪柄顶端有一个看起来像是速度计的小型操作盘,操作盘上的液晶萤幕显示出文字:

    『很伤脑筋吗?』

    「就是啊,G-Sp2。你刚刚轰开几个人后,觉得怎样?」

    『很强呢。』

    「你到底有没有身为10th-G概念核的自觉?」

    「我的V-Sw也是一个样。」

    出云举起握在右手的大型单刃机壳剑说道。机壳剑握把上的操作盘显示出:

    『好玩吗?好玩吗?』

    风见把机壳枪G-Sp2往右边腋下一夹,跟着叹了口气。她重新架好左侧的细长盾牌说:

    「两个都像没教好的宠物。」

    说话的同时跳向左边。

    下一秒钟,出云用左手的散弹枪朝着风见方才站立的位置开了一枪。

    几乎在射击声响起的同时,传来了打击声。

    随着打击声响起,有个身影被弹了开来。原本从地面撑起身子的黑色人影呈后仰姿势弹向后方,最后平躺在地面。

    出云看着倒地的躺平人影说:

    「连移动中的影子也能击中,这就代表不是我们的子弹没命中──他们穿的盔甲好像是能够把任何种类的攻击,都换成打击类攻击的盔甲。」

    「也就是说,他们不是提升防御力,而是变换成能够承受的形式。」

    出云把散弹枪收回腰上的枪套里。枪套内部会自动更换弹匣,只需要短短两秒钟就能够再次使用。随着更换弹匣的声音响起,他也同时从枪套拔出了散弹枪。

    在那瞬间──

    「!」

    出云把散弹枪往空中一丢,并将身旁的风见往旁边用力撞开。

    自己则是在与风见相反的方向跳开。

    「什、什么!?」

    有个存在比风见的疑问来得更快。

    那是一道黑风。黑风从地底下出现,跟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跳向两人。

    黑风是从方才倒地的人影之中出现的,那模样是──

    「半龙!?」

    「正是。记住我叫法夫那,然后死在这里吧!」

    那将近两公尺高且带有羽翼的身影,全身充满着前进的力量。

    黑色半龙的爪子扣住地面,跟着一步便拉近了距离,攻击目标是出云。

    出云看见法夫那扛在肩上的黑色机壳剑,不禁倒抽了口气。

    法夫那高高举起的黑色方形刀刃周围的景象模糊不清。

    出云凭感觉得知刻在刀刃上的文字含意。

    「是压力!」

    在出云大叫的瞬间,法夫那挥下了刀。使景象模糊的高热随着方形刀的挥动轨道膨大,形成了直径达数公尺宽的打击武器。出云丢出的散弹枪就在挥动轨道途中被吞噬。

    散弹枪仿佛是用沙子做成似地消散了。

    然而,传进出云耳中的却只有高热吞噬空气的高音。

    出云咬紧牙根,准备举高手中的V-Sw。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贯穿空气而来的叫声。

    那是少女的叫声,内容包含了制止一切的意思。

    「不可以──!」

    尽管在战斗中,出云却不由自主地从法夫那身上移开视线。

    他看见右手边的森林里有个白色身影。

    是新庄。

    ●

    新庄不理会因为疾驰而显得急促的呼吸,架起抱在怀里的机壳杖。

    她必须阻止。

    虽然这样的心情让新庄感到焦虑,但相反地,也让她能够不去理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以外的一切。她不理会布阵在四周的敌人回头,也不理会乱了节奏的呼吸,还有一切的一切,一心注意着前方。

    她看见从上方朝着出云挥下的歪曲力量。

    虽然出云正准备从下方举高机壳剑对抗,但如果新庄没能赶上就完了。

    新庄架起机壳杖,把位于中央的弯曲握把搭在右肩上,跟着用双手扶住朝前方延伸的三角形炮塔。

    「──唔。」

    新庄沉下腰看向前方,看见刻有Ex-St字样的炮塔上装了三本精装书。每本精装书都是冷门语言的字典类书籍,而且都是初版。

    震动着的字典在新庄眼前的虚无空间展开瞄准动作,那是十公分见方的平面影像。浮在半空中的平面影像显示出被炮塔瞄准的法夫那与出云。

    新庄把影像中央的十字记号瞄准在法夫那身上。

    并打算射击。

    她告诉自己只要扣动右方的侧边握把上的扳机就行了,这样就能够发射力量。

    却犹豫了。

    「!」

    不知怎地,她的指尖使不上力。

    怎么会这样!?

    对于包含了惊讶情绪的自问,新庄自身的记忆给了她答案。

    不过,答案并不十分明确。新庄记起前天在森林里,人狼看向她时的面容。

    她记起浮现在人狼脸上的表情。当记忆画面显示出那表情的瞬间,新庄已大叫:

    「不可以──!」

    她如此对着自己大叫后闭上了眼睛,打算扣动扳机。

    且在心中说服自己:「眼前什么都不存在,我只是在扣扳机而已。」

    忽然间,新庄心中出现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我要战斗呢?

    是因为自己为了寻找双亲而利用战斗,所以感到内疚。

    还是因为我──

    新庄忽然想起一个人,想起与自己抱有相反态度的少年。

    「────」

    想起少年让新庄感到吃惊,她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不可以。

    不可以闭上眼睛来选择力量。

    虽然新庄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有何含意,但她已经不再闭着眼睛了。

    她睁开眼睛看向前方。

    在那瞬间,新庄在视野里看见了破碎,空地对面的森林被吹开了。

    她看见树林碎裂,跟着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是头白龙。

    「法布尼尔改!?」

    仿佛在呼应新庄的叫声似地,一切都动起来了。

    一场爆炸也随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