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下 第三十章 『龙意的传承』
    第三十章『龙意的传承』

    言语即声音

    而响起的声音将传达意志

    把答案牢牢地钉在这里

    ●

    法夫那从化为空地的森林里走进草原,看见白色机龙与一名少年及少女仿佛跳舞般地打斗着。

    机龙发出切割地壳的钢铁脚步声,随着巨大身躯卷起阵阵强风,金属剧烈撞击的声音不停地响起。月光下,1st-G的同伴以及UCAT的人们,都在远处围观机龙战斗的身影。

    所有人呆立不动,没有人发出声音。

    法夫那的身体因为背部的疼痛而颤抖,他一边走在动荡的风中,一边开口。

    「为什么!」

    法夫那的视线停留在白色机龙身上。

    「哈根大人!一直希望避免战斗的您为什么会」

    法夫那感觉到背部一阵剧痛。仿佛背脊被扭断般的感觉,让法夫那难以承受地跪了下来。

    这时,他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影。

    法夫那抬头一看,见到了熟悉的脸孔。

    来者与自己一样是黑色半龙,那背部少了羽翼的身影是──

    「老爸」

    「幸好赶上了。我儿法夫那啊专心看着前方的哈根大人。」

    法夫那看向前方。

    他看向以高速奔跑,并且一边扭转身体掀起泥土,一边嘶吼的白色机龙。

    低沉的声音从蹲坐着的法夫那头上传来:

    「他将成为你们渴望的东西啊法夫那──成为你们本该拥有的东西。」

    ●

    哈根在法布尼尔改中感动不已。

    不知怎地,直到方才仍存在于哈根与法布尼尔改之间的落差消失了。哈根心里明白原因,那是因为他自身就快消失了。

    哈根不再觉得身体累赘,动作变得极度敏锐。

    他以肌肤感受着风,以嗅觉感受风吹过草原的味道。

    哈根身体的每一个动作都与机器完全一致。

    方才的调整奏效了。他的意志与机器互相协调,没有多余的动作。

    哈根尽情地动作。

    他伸长爪子追着少年,张开装甲板防御少女的攻击。

    少年企图袭击哈根的喉咙,因为那儿的内部有两座动力炉。哈根知道少年想得到位在前方的武装动力炉里的概念核,但少年的做法将一并夺走哈根的性命。

    另一方面,少女企图袭击哈根的视觉元件、腿部以及关节部位。不过,少女的每一次攻击都没她方才迎击主炮的一击来得强。哈根心想:「这也难怪吧,她还不知道自己在这场战斗里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不过,少女啊,你也只能自己在当中寻找答案了。」

    哈根笑了。

    「──哈。」

    他笑出声了,他好久好久不曾笑了。自从拥有法布尼尔改的身躯后,哈根不记得自糥X糯笊っ殴镁煤镁貌辉绱丝旎盍恕K唤南耄骸刚庋母芯跽婧谩4蠹乙残桑苏獬≌蕉方崾蟮纳睢!?br/好想赢啊。

    哈根抱着愉快的心情环视四周,他看见了大家,看见一路跟随着他的同伴们。

    而他正在大家无法跟上他的位置战斗着,这是哈根必须亲自应付的战斗。这是唯有与王族关系亲密、获得1st-G最大攻击力的他能够应付的战斗。

    哈根陷入了回忆。

    佛旦国王虽然懦弱,却是个温柔的人;弟弟雷金虽然很爱说教,却是个体贴的人;古特伦公主是个坚强且不怕吃亏的人。过去的那个世界与我们同在。

    就算是失去一切的现在,仍确实存在着。

    「──!」

    哈根让视觉无件捕捉住整个区域的景象。

    他看见草原、森林、山脉、天空、白云,以及挂在天空正中央的月亮。

    啊啊。

    等到这场战斗结束后,哈根就必须离开这个空间到外界去。

    真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啊。

    哈根眼前的敌人选择了具正确性的错误判断,以及犯了错的正确判断。

    敌人行动了。少年架起大剑跳向哈根左侧,少女接着朝哈根的右脚下方射出光之镰刀。

    光之镰刀击中了目标。哈根因为右脚下方的地面碎裂,使得身体失去了平衡。

    他倾向右侧的身体,让敌人更容易看见他左侧的喉咙及腹部。

    判断出这是个好机会的少年朝哈根逼近。不过,少年的判断错了。法布尼尔改拥有内藏型炮塔。过去在废校操场上,哈根就是使用这个炮塔攻击情报贩子赫吉带来的剑士少女──命刻。

    哈根一边心想:「有机会赢。」一边伸出炮塔。

    他准备射击。

    攻击目标不是敌人,而是敌人手上的圣剑格拉姆。

    「!」

    哈根在极近距离下三连射。

    冲击波形成伞状的白色蒸气,爆破的大气弹开了少年。这一切都在哈根的正前方位置发生,那是哈根能够以最具礼节的态度发出最强攻击的位置。

    法布尼尔改以视觉无件确认自身的攻击成果,敌人手中的圣剑格拉姆已经失去了光芒。格拉姆表面本该浮现文字的金属板没有任何反应,只听见格拉姆的声音传来:

    『需四秒钟复原!快弃剑逃跑!』

    四秒?我只要有一秒钟就够了。

    哈根操纵着法布尼尔改的动作,他让法布尼尔改打开下颚,张开四肢。

    他看向受到冲击而快要放手松开格拉姆的敌人,以及背后的少女。

    心想:「这是最后一击了。」

    心情愉快的哈根抱着一个想法射出了主炮。

    好想赢啊

    ●

    佐山试着让受到冲击而颤抖的身体使力。他感觉得到脚下的地面,接下来就等左手恢复。

    佐山的左手握有格拉姆,这把全长两公尺的大剑目前沉默中。

    然而,佐山认为自己必须以这个武器做出了断,这是他应尽的礼仪。

    「!」

    佐山加重了颤抖中的左手力道。

    接着剧痛袭来。鲜血从左手的绷带像喷发似地渗出,肌肉和肌腱的感觉也变明显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剧痛正说出这是现实,袭击全身的痛楚更能够确定身体的存在。

    身体恢复了感觉。

    他的触觉、听觉、视觉都恢复了,并专注于眼前的存在。眼前的法布尼尔改打开了嘴巴。

    他看见法布尼尔改喉咙深处的炮口发出光芒。

    这一击不可能躲得过。

    所以,佐山不做任何选择,只是期望着自己能够胜利。

    就在他打算前进时,有个人贴近身旁搀扶着他。

    是新庄。

    她低声说:

    「你做不到的事情就交给我」

    随着言语,新庄伸出了手。她用手指沾了一下佐山手上的鲜血后,在格拉姆的金属板写上两个字。

    「圣剑」。

    在此同时,法布尼尔改发射主炮。佐山对着带有质量的光芒,挥动圣剑格拉姆。

    「唔!」

    佐山使出了全力,在这里他找到了一直渴望得到的东西。

    他笑了,他发自内心地笑了。就在这时,他的左腕感觉到轻微的冲击。

    「!?」

    佐山看向左手腕上的圣乔治,其黑色表面上的「+」字面牌发出白色光芒。

    格拉姆像在呼应白色光芒似地发出吼叫,一道绿色光芒随之扫过格拉姆的刀刃表面。

    『那只护手甲是!?』

    「我不知道!不过──这是我继承的力量!!」

    佐山挥下圣剑格拉姆。

    龙的攻击被铁刃斩断。随着光芒飞散,传来了如怒涛般的声音。在光芒前端的佐山强硬地将挥下的大剑举高,并拉到背后,接着往前方移动。

    距离一瞬间就拉近到能无视的程度。

    他跳向了法布尼尔改的喉咙。

    跟着用力做出近乎横向攻击的斜劈。

    格拉姆带着光芒的攻击轨道,斩断了喉咙深处的武装动力炉,而攻击轨道尾端的袭击目标是颈部的运转动力炉。这是佐山企图让敌人完全无力化的方法。

    然而,一发攻击从佐山背后来到,阻止了他。

    是光。

    在佐山手中的格拉姆碰触到喉咙时;在他感觉到就快刺破逆鳞装甲板的金属,以及武装动力炉的外壳时,一道细长的光芒从后方划过他的身旁。

    那道闪光贯穿并炸飞了法布尼尔改的右前足。

    随着听来爽快的声音响起,法布尼尔改失衡倒了下来。它的身躯仿佛在敬礼似地向前趴倒。

    动着身躯的机龙把格拉姆的攻击轨道往下方一拖。而趴倒的它喉咙内部零件变得歪斜,咬住了格拉姆。

    圣剑的斩断动作因为被机器零件夹住,而受到阻碍。

    佐山透过金属的剧烈撞击,感受到机龙对斩击的反抗。然而,他仍然用力挥动了格拉姆。

    「────」

    佐山朝前方用力挥动手臂,他的手臂从法布尼尔改的喉咙前方挥向了侧边。

    然后,他看向自己的手,发现左手上沾满鲜血的圣乔治没握住任何东西。

    他早就知道了。

    他知道自己虽然夺走机龙的力量,但机龙的喉咙也夺走了他手中的圣剑格拉姆。

    而且,他也知道这样的解法,正是属于他与法布尼尔改的了断方式。

    ●

    佐山回头看向后方。

    在他的视野里,月光下倒地的法布尼尔改正慢慢地挺起身躯。

    然而,失去右前足的白色机龙已不是为了战斗而动。

    法布尼尔改缓缓地抬头仰望天空,然后转过身子。

    佐山仔细一看,果然有一把剑深深刺进了法布尼尔改的喉咙到底。

    白色装甲板与泛黑的长剑逆着月光,形成了影子。

    机龙在自身的阴影里,用着红色眼睛看向月亮。

    法布尼尔改张开了嘴巴。尽管喉咙被贯穿,它仍然一副像要吞下月亮似的模样张开下颚,露出成排的尖牙。

    佐山听见声音从金属尖牙的缝隙之间传出。那不是野兽的吼叫声,而是人类的呼唤声。

    「──少年啊。」

    沉稳的声音继续说出存在于机龙心中的一个疑问:

    「我们1st-G可是强敌?」

    佐山调整呼吸,并用力握紧垂下的左拳。他握住自己的鲜血,开口说:

    「除此之外,还找得到其他形容词吗?」

    佐山答道,他注视着逆着月光,而呈现出阴影的机龙。

    他等待着机龙的回答。

    然而,只得到沉默。

    他听见了歌声乘着风传来,那是1st-G的少女吟唱的歌曲。其中一小段歌词传进了佐山耳中。

    SchlafeinhimmlischerRuh(静享天赐安眠)──

    这时,新庄忽然来到了佐山的左手边。她缓缓踩着草地,然后呼唤他。

    佐山听得出来新庄的呼唤声颤抖着,也感觉得到新庄绕过他左手臂的手同样在颤抖。所以,佐山像是在确认新庄的存在似地,把手臂绕在新庄的腰上。

    佐山把新庄纤细的身躯抱近自己,但他一直看着上方,看着逆光仰望月亮的机龙。

    机龙的眼睛已不再发出光芒。

    ●

    在森林里,树枝上的两名少女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身高较矮的诗乃听着从草原传来的歌声,并且哼着同样的旋律。

    相对地坐在上方的命刻露出苦笑说:

    「总之,全龙交涉就这样开始了。」

    说着,命刻从距离地面约四公尺高的树枝跳下,轻松着地。等到诗乃唱完歌后,命刻朝向上方伸出了手,则诗乃没有半点犹豫地跳向命刻的怀里。

    听到命刻说了句:「你变重了。」的诗乃斜眼看了命刻一眼后,才从命刻身上挪开身子。

    然后稍微歪着头转向后方说:

    「那么,要回去了吗?龙美小姐。」

    这时,一个女性的身影呼应着诗乃说的话,从黑暗的森林之中出现。

    那是一名高大的女子。虽然命刻的身高也很高,但是这名女子比命刻高了一个头。女子垂在背后的摇摆长发底下,穿着咖啡色毛线衣搭配白色紧身长裙,她的脚上──

    「穿凉鞋不太好吧,龙美。」

    「可是,我来到这么近的距离,也没被你们发现,不是吗?」

    名为龙美的女子垂着眼角,露出不带嘲讽意味的笑容看向两人。

    「那,状况还好吗?」

    「还不差吧。新庄不再害怕战斗,出云和他的搭挡也表现得还可以。佐山佐山御言拿到了圣乔治。」

    命刻低声说道,跟着转身背向草原。命刻突然的迅速转身,让诗乃吓得微微颤抖着肩膀。不过,龙美像是要安抚诗乃似地,握起她的手说:

    「我们回去吧,概念空间越来越薄弱了。一切将会获得结论,然后恢复正常──不过,命刻,那圣乔治怎么样?就连我们也几乎没有这个兵器的相关情报。」

    「我也不清楚,这次只稍微见识到了特殊的力量。不过」

    「不过?」

    「圣乔治是屠龙圣人的名字。但是,据说那是虚构的故事,圣乔治在十五世纪时就被剥夺了圣人的称号。」

    命刻露出苦笑说道。然后,她一边朝向黑暗之中走去,一边继续说:

    「虚假的圣人。这个名字相当贴切很适合用来称呼这个Low-G的概念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