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下 第二十七章 『自身的名字』
    第二十七章『自身的名字』

    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答案恐怕只存在自己心中

    就把这份恐惧取名为期待吧

    ●

    森林里的小空地上,聚集着平安躲过攻击的人们。

    包含全龙交涉部队,人数共约五十名。

    在森林彼端那片因月光攻击而破碎的原野上,可看见2nd-G的成员。

    然而,他们还没有要采取行动的意思。

    无论是进攻或是迎击,双方都需要时间重新调整状态。

    此刻在空地上,新庄面对就地而坐的同伴们说明。

    让佐山陪伴在身旁的她垂下眉梢,以手按住胸口说:

    「就是这么回事,我是拥有这种体质的种族。」

    所以

    「很抱歉一直瞒着大家。」

    站在新庄身旁的佐山看着她低下头。

    新庄同学做人太认真了,佐山心想。因为太认真,难免会有吃亏的时候,不过

    现在的状况又会如何呢?

    新庄缓缓抬起头。

    她像是在偷看众人表情似地挺起纤细的身躯。看着这般模样的新庄,大家几乎都露出困惑的眼神。

    这也是没办法的,佐山心想。

    毕竟在战场上听到新庄突如其来的告白,任谁都会如此。

    相信必须等到以后,大家才会慢慢了解新庄这番告白的意思。

    在大家一片讶异的视线中央,就地而坐的一名同伴站了起来。

    「虽然还搞不太懂,可是我打个岔行吗?」

    说话的人是风见。

    她把GSP2和附属的盾牌塞给出云后,朝新庄这边走来。

    风见的表情平静,并且沉默不语。走了正好十步路后,她站到新庄面前。

    这时,风见叹了口气,轻轻垂下肩膀说:

    「佐山,撑住她。」

    话语传来的同时,新庄脸颊发出清脆声音。

    佐山撑住了新庄像在颤抖似地摇晃的身体。

    这时,已经完全挥下右巴掌的风见这么说:

    「嗯,差不多这样就行了吧。不过,我把话说在前头喔以后你要是还为了这种事情跟我们道歉,我照样会赏你巴掌。就是这么回事。」

    「这样就行了吗?」

    听到新庄像在观察反应似的询问后,风见叹了口气,并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说:

    「我说啊,我们的工作不是为了坦承自己的一切吧?说也好,不说也好,都是你的自由。还有,坦承与否的责任也在于你自己,新庄。」

    新庄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陷入思考之中。

    撑住新庄背部的佐山发现风见瞥了他一眼,于是开口说:

    「当然了,对于新庄同学瞒着我没说这点,我也不觉得困扰。」

    「你也这么觉得吧?我都没印象这件事情带给我什么困扰过基本上,总是陪在你身边的那个笨蛋都说他的受害率是零了,我们这些跟你有那么点距离的人,当然没理由啰嗦什么。」

    「可是啊」风见看向新庄接着说:

    「这种事情不是道歉就好了喔?因为人们是在做了坏事的时候,才需要道歉。如果没这样却跟人道歉那会使得你的存在本身变成是一件坏事,你知道吗?你就是因为不想见到这样的结果,才表明身分的吧?不是吗?」

    「嗯,对。」

    「那就好。很抱歉打了你一巴掌,不过我有手下留情,所以别追究了吧。」

    就在新庄发出「嗯」的一声用力点头时

    她的鼻孔突然流出红色液体。

    「哇、哇啊!佐、佐山同学!你有没有手帕什么的?」

    「呵呵呵,新庄同学,你流鼻血的样子也很有魅力喔」

    「佐山!你在亢奋个什么劲啊!还不快找什么可以擦的东西」

    「稍等一下风见,我比较在意你手下留情的程度是出了什么问题。」

    听到佐山的话后,大家朝风见投以责怪的眼神。

    受到多人白眼的风见一边露出困扰的表情发出「咦?咦?」的声音,一边说:

    「我、我只用了平常赏觉巴掌时的十分之一力量而已啊」

    「原来我每次都挨了那十倍力道的巴掌啊」

    「哎呀呀?两位怎么在这里毫无顾忌地打情骂俏了起来?」

    「明明是暴力话题,哪里像在打情骂俏了!!」

    在场没有人理会出云。

    佐山从胸前口袋拿出貘和手帕。

    他先让貘坐在头顶上,然后用手帕擦拭新庄的鼻子下方和嘴唇周围,发现流鼻血的状况已缓和许多。

    看见新庄以眼神投来「没事吧?」的疑问,佐山点了点头。风见也安心地叹了口气说:

    「不过,你们两个为什么这么晚才来?」

    「嗯,因为我在努力让新庄同学认同她身体的价值,所以在床上进行了某些」

    「哇啊!!」

    新庄揪起佐山胸口大叫。

    或许是没听清楚佐山的话,也或许是被新庄的奇异叫声吓到,包括风见的每个人都停下动作,露出讶异的眼神看向佐山。

    风见代表大家,倾着头说: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说认同价值然后怎样?」

    佐山越过新庄头部看向风见、看向大家点点头说:

    「所以我就扒开」

    「我就说不能说啊!!」

    新庄开口说话的瞬间,抓起佐山的领口不停摇晃他的身体。

    佐山一边感受视野不停晃动,一边心想:

    喔,这就是人家说的打情骂俏啊。

    呵呵,打情骂俏的初体验。原来像一般人那样打闹拌嘴的感觉

    「真是赞」

    打情骂俏万岁!尽管摇吧!就在佐山这么想着时,新庄勒紧了他的领带。

    「等、等一下,新庄同学。再这样下去,就快超出我的涅盘(注:梵语nirvana的音译,意指佛陀圆满诸德,寂灭诸恶的解脱境地)极限,进入红色警戒区了!」

    「我就是要找出源头,消灭吵死人的言语!」

    尽管佐山出声制止,今晚的新庄却毫不留情。

    当新庄面带愤怒与佐山两人互扯着手臂和衣领时,一旁的风见点点头说:

    「原来如此原来你们两个都是啊~」

    「风、风见同学,拜托你不要也用奇怪的色情角度看事实好不好!」

    「佐山,我看她还很不习惯的样子,你要好好对待人家喔。」

    「放心吧。别看我这样,我对新庄同学是很温柔的。不过,对其他人是采取平等态度就是了。」

    「拜、拜托,你们不要在越过我的头进行会让人误解的交谈好不好!再说风见同学!你干嘛自己做出色情结论就跑回去坐啊」

    「就是啊。」有个人起身说道。佐山一看,发现是大树。

    「总之老师绝对不允许不纯洁的异性交往!」

    「冷静点,大树老师。新庄同学是双性人,两性分别和不纯相乘后加总刚好得零。」

    「啊呃是这样计算的吗?」

    或许是没听到大家偷偷说着「谁快来教教她吧」的声音,大树露出笑脸试图为自己打圆场:

    「不、不过,这样老师就放心了。而且,切同学第一次来到学校时,老师早就发现她是运同学了。」

    听到大树的话后,所有人停顿了一秒钟,跟着大喊:

    「少骗人了!!」

    「什、什么骗人?一般人都会发现吧。」

    「就算一般人会发现,你也很难」

    听到大家这么嘀咕,大树发出「哼哼」的一声挺起胸膛说:

    「可是我真的发现了啊。即便如此,老师不曾觉得新庄同学你带来过困扰,也不曾同情过你喔?在学校或其他地方,老师也都会藏起这对耳朵,但如果有机会坦承,老师一定也会说出来的。决定要不要坦承时,会考虑到时代或世界等很多很多因素,个人的心情也会有所影响。重点是要怎么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佐山感觉到被他拙在怀里的新庄放松了身体。

    「不过」大树一边为自己方才的发言感到满足,一边说下去:

    「决定表明身分让自己不再感到痛苦是件好事。好比说,风见同学就是藉由在众人面前表现暴力行为哇啊啊啊啊!反应好快!」

    大树身后的下方伸出好几只手,把她拉进了就地而坐的影子之中。

    佐山没有理会「咿」的惨叫声,松开怀里的新庄。

    两人之间隔开一些距离后,新庄露出困扰的表情说:

    「真的这样就行了吗?」

    「等到所有结果都出来后,再重新思考一遍就好了现在仪式只进行到一半而已啊。」

    「说的也是。」新庄点点头,然后收起困扰的神情。

    下一秒钟,南边设有本营的方向传来了声音。

    心想「怎么回事」的佐山一看,发现四吉率领着几人朝向这方跑来。身穿飞行夹克的四吉一边朝向这方挥手,一边说:

    「大、大事不妙啦哔!本营果然也受到月光直击,全毁啦哔呃啊!!」

    不知怎地,四吉横向飞了出去。身穿白袍的老人三明从他身后跑了过来说:

    「请原谅我小弟太愚蠢不懂得看状况,还猛在语尾搞笑!我、我跟兄长们事后会把那个笨蛋关起来好好教训一番」

    「你就省掉让人深感兴趣的开场白,说重点吧。」

    听到佐山的话后,三明一边放慢脚步跑近他,一边说:

    「跟您报告本营的受害状况,一切补给物资等物品全消失了。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只靠目前在这里的人员和装备继续战斗,就是这么一回事!」

    听到三明的话后,大家纷纷站起身,看向自己的装备。

    每个人回想着方才落下的月光、在那之前的战斗状况,以及自己在战斗中采取了什么行动。风见嘀咕说:

    「我们解除了概念兵器的限制器贤石燃料几乎都用光了耶?」

    「就是这么回事,千里我们被敌人将了一军。」

    出云以烦躁的口吻说道。在他前方、三明的身后,本营的存活者们来到了空地上。

    那是一群蓝黑色身影的人们。

    他们是倚着铁拐杖的大城至、Sf、黛安娜,以及

    「布莲西儿。希尔特也将以1st-G的特别监察官身分与各位同行。」

    声音来自黛安娜身旁。

    一身黑衣、头戴三角帽的少女肩上站着小鸟,脚边带着黑猫这么告诉了大家。

    「你们这些与1st-G的龙交谈过的人们,能够让我见识到什么样的战斗呢?你们要是没有获胜,我们会很伤脑筋的我怎么也没料到,连在本营喝茶都会遭受攻击,还害我把茶洒了出来。」

    「因为一杯茶而要战争啊,真是适合在历史上留下记录的佳话哪。」

    说罢,佐山看向布莲西儿等人的后方。

    「老人家。」

    「压轴上场了啊。」

    身穿白袍、抱着细长包裹和铁盒子的大城,站在后方竖起右手大拇指。

    「好了,我也把圣乔治带来了,还有御言你拜托我的东西也带来了不过,照现状看来,我们好像一路被逼退,情况很紧急的样子耶」

    大城露出苦笑。

    「该怎么办才好呢?」

    ●

    热田的声音在平静的湖面上响起:

    「意思就是说,全龙交涉部队现在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

    这里是概念空间中央,也就是佐山与月读进行事前交涉的人工湖南岸。

    开辟森林而建的三十公尺见方泥土地广场上,杂草丛生。

    与热田一同站在广场上的鹿岛开口说:

    「全龙交涉部队似乎停下了动作这表示如我们所愿,月光轰炸也击中了本营。」

    「监察官什么的不是也在本营吗?这样会留下坏印象耶?」

    「你不是最喜欢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吗?热田。」

    热田笑答:「没错。」鹿岛回以苦笑后,看向了人工湖。

    木材已腐蚀的浮动栈桥从杂草广场延伸到湖面上。

    栈桥一路延伸到湖面中央,那站在湖上的巨大铁块脚下。

    「好高大啊」

    一尊全高五百公尺的铁巨人逆着月光伫立。

    荒王。

    它为了保持步行平衡而设计得较长的两只手臂,此刻像抱着什么东西似地高举在半空中。

    荒王头部,仿佛向内凹陷似地存在着的舰桥废墟附近,萦绕着因空气对流而产生的薄云。

    鹿岛仰望着荒王思考了起来。

    我又来到了这里啊。

    他们也能够来到这里吗?

    对于鹿岛心中的疑问,一旁轻轻挥动布都的热田做出了回应:

    「嘿嘿他们会来吗?反正我也找到理由可以小小修理他们一下了。一个小鬼怎么可以得到成熟女人的认同呢?这样不行喔。」

    「虽然我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但看得出来你把私人恩怨整个扯进来了。」

    「对啊,不过这样没什么不好吧?要跟人战斗,本来就应该找一些理由啊。现在我可以安心地扁他们了好!等赢了再高歌一曲吧。」

    「抱歉,我不介意输掉。」

    「你在说什么莫名奇妙的话啊!」

    说着,热田把布都高举到头上,然后挥向侧边。

    这时,布都的轨道忽然形成一道黑影往下落。

    蓝黑色的黑影。

    黑影之所以形成,只有一个原因。

    因为布都斩断了月光。

    随着热田挥动布都的动作结束,黑影逐渐淡去消失。

    然后,热田用手拎着布都,抬头仰望天空嘟囔:

    「不知道那个佐山有多少能耐?」

    ●

    「那么,听好喔?接下来我会示范为了打赢2nd-G的基本手法。」

    说着,佐山用手勾着两把手枪,举高到眼前的位置。挂在佐山右手上、仿佛果实般晃动着的手枪另一端,所有人围成半圆形看着佐山示范。

    佐山将两把手枪秀给大家看。

    「这两把手枪是我刚刚以某条件请队友提供的它们都是由美国UCAT制造,只拥有型号而已。」

    听到佐山问了句:「对吧?」所有人都沉默地点了点头。

    「然后,我现在身上带着一把有名字的刀。当然了,这把刀是以人的姓氏所命名」

    人群中有人举手。

    是与出云和希比蕾等人坐在一起的风见,她看向佐山说:

    「可是,你那把刀刚刚斩断了月光,对吧?那是怎么回事?就算你那把刀是名刀村正或正宗,也纯粹是Low-G世界的名字而已,不是吗?」

    「问得好,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们是怎么回事吧。」

    说罢,佐山将两把手枪朝上丢向了天空。接着

    「!」

    他反手拔出插在腰部后方的刀。

    顺势挥出刀光一闪。

    下一瞬间,两道弹跳声响起。随着声音传来,三样东西掉落在地面。

    佐山看向脚边说:

    「刀子碰触到第一把手枪时被弹了开来,但是另一把」

    佐山捡起断裂的手枪。此刻,这把手枪不过是断成两截的铁块而已。手枪的断裂剖面相当平整,简直像用刀子切过的蔬菜一样。

    然而,佐山接着捡起的另一把枪却完好如初。

    「那么,大家知道这两把手枪有什么差别吗?」

    众人沉默了好几秒钟。

    大家彼此互看,左手边的小队伍有人举高了手。

    是波德曼,他指着佐山和佐山手上的枪说:

    「佐山不对,应该叫你队长吧,让我看一看没事的那把手枪侧面。」

    佐山举高了左边的手枪。

    树枝之间流泻下来的月光照亮了手枪侧面,也照亮了一样东西。

    或许是看见了侧面上的那样东西,波德曼轻轻笑了出来。

    「那把手枪的主人是谁?」

    距离波德曼很近的人回应了他的询问。

    举手回应的,是位一头白色短发的一般课老兵。波德曼立刻看向他说:

    「那把手枪的侧面刻了」

    「克莉丝,是我女儿的名字,她一直在天上保护着我。」

    所有人都不禁轻轻吸了口气,这时佐山点头说:

    「很抱歉这么粗鲁地对待你女儿不过各位,这样你们懂了吗?你们明白名字所拥有的力量是怎么回事了吧?」

    人群中,风见歪着头说:

    「名字能够带来的力量并非只根据出生时的名字像是昵称也能够带来力量?」

    「没错重要的是,对于名字有着什么样的认知。其实只要仔细想一想,就能够明白。好比说,2nd-G剑神的名字是热田,热田这个名字哪里有剑的意思了?热田之所以是剑神,是因为2nd-G人对于热田这个名字的认知就是剑神。」

    「这么一来,所谓的名字」

    「嗯,所谓的名字包括字面上的表层含意,以及包含在名字当中的认知,拥有双重含意。还有,在这个概念空间里,这双重含意都能够成为力量。」

    佐山指着腰上的刀子和手上的手枪说:

    「为了驱魔而打造的刀子视其名为驱魔之刀的象征。而这把手枪承接了思念父亲的女儿名字,拥有庇护父亲的力量。名字会反映出每个人的思绪。多数人思慕的名字,会带给多数人力量;一个人思慕的名字,就会带给那个人力量。」

    佐山看向老兵,这么告诉他:

    「你的女儿确实守护着你。」

    看见老兵用力点头,佐山也颔首回应。然后他把手枪还给老兵说:

    「对自己武装有投注感情的人,就好好相信自己的感情。还有,我拜托老人家带来了五把跟我那把一样的刀,擅长肉搏战的人就去跟他拿吧。」

    「啊,可是,佐山同学,像老师这样没有技巧也没有武器的人要」

    「接下来我就告诉你们这些人要用什么方法。」

    说着,佐山朝波德曼招了招手。

    看见波德曼的巨大身躯拨开人群走来,佐山以手势指示波德曼在他眼前坐下。

    「敌人想必会利用他们的名字得到力量,然后向我们进军。位于敌军中央、掌控月亮的月读是个重点。因为有月读扮演着获得月亮之力的巫女角色,所以她的同伴们都能够获得其助力。」

    确认波德曼坐下来后,佐山接着说:

    「我们也跟他们采用一样的方法。女神我记得希腊神话里有一位女神。」

    「西芭莉(注:Cybele,古代希腊与罗马有许多人信仰的大地母神)只要稍微改变一下发音,就是希比蕾。」

    风见身旁的希比蕾面带笑容说道:

    「佐山先生,您的意思是要我扮演对抗月读部长的女神,对吧?」

    「没错。还有,希比蕾你也是负责整备的人员。请以巫女身分,帮那些你投注感情的武器刻上你取的昵称,至于没有昵称的武器,就刻上你自己的名字,给予来自女神的庇佑力量。」

    听到佐山的话语后,年轻男性课员们之间引起一阵骚动。

    「希比蕾小姐的亲笔签名耶」

    「这点子好真是太好了。可以的话,我想在背上写『希比蕾我爱你』」

    「签了名的武器我想留下来好好珍藏,不想使用耶」

    男性队员们急急忙忙走到希比蕾面前,排队等待签名。

    大城排在队伍最后面说:

    「大家注意,今天就排到这里,每个人只能要一次签名喔,那边注意一下,不要乱插队!不然要你们到最后面来排队喔~」

    佐山看着人们排队的光景时,脚边的波德曼抬头仰望他说:

    「那么,要我坐在这里的用意是?」

    「啊,抱歉,我还没做说明啊。总之,我先说明一下重要事项。」

    他停了一拍。

    「敌人现在已经慢慢包围我们。」

    随着佐山的话响起,所有人屏住呼吸看向四周。

    敌人就在四周。

    不知不觉中,森林里以及森林外已经站着几个人影,从远处注视着这方。

    他们是与草原上的月读等人不同队伍的分队成员。

    方才攻击了这方左右队伍的这些分队成员,就这么慢慢围起圆圈,逐渐缩小着包围网。

    「敌方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们也应该赶快做出应对。」

    佐山看着森林里大胆逼近的敌人身影。

    好勇猛啊。

    「不过,2nd-G的人们因为他们世界的历史,而没有察觉到2nd-G概念持有的可能性。」

    听到佐山的发言,四周的同伴们纷纷发出「咦?」的声音侧头。看见同伴们的反应,佐山发出质问:

    「名字究竟是什么?」

    新庄回答了佐山的问题:

    「名字不是专有名词吗?就是因为认知而被定为专属的名词,不是吗?是人们或物品为了与其他存在有所区分,而持有的一个记号。」

    「没错,可是这当中有陷阱。简单来说,有两个陷阱。」

    佐山接着说下去:

    「第一个陷阱真的很简单,我们马上实行一下好了。」

    佐山抓住眼前的波德曼头部。

    然后看向西侧。

    他的视线确认到森林里有三个人影逐渐接近这里。

    隔了一会儿后,对方站起身。

    从佐山的角度看过去,对方在约莫十五公尺远的位置。三人在黑暗中举起剑。

    他以手势制止身后准备采取行动的同伴们。

    「好了,国语课开始啰。只有物体才有名字吗?」

    佐山询问的同时,敌人压低身子准备展开快跑。

    就在敌人踏出第一步的瞬间

    新庄的声音像是配合着敌人动作似地响起:

    「不、不是!物理现象或是一些架空理论也有名字!」

    下一瞬间

    森林里外响起「杀!」的声音,同时传来一连串脚步声。

    2nd-G采取了行动。

    尽管陷入必须迎击的状况,佐山嘴边却浮现了笑容。

    他看着眼前逐渐逼近的敌人刀刃说:

    「一点也没错,新庄同学。2nd-G太拘泥于自己的名字,而迷失了其他东西。所以,他们没办法想出像这样的点子」

    佐山眼前的敌人穿过森林,冲进了空地。

    在这同时,佐山为了迎击,于是抓住波德曼头部,顶向敌人的方向。

    「必杀技的名字能够把该技巧具体化!」

    佐山以宏亮的声音大喊:

    「秃头男秃头闪光!!」

    随着巨响,波德曼放出了光芒。

    ●

    从森林中心朝向西侧发出的光芒瞬间发挥了力量。

    与其说光芒以球体形状,不如说它以波德曼的脸形扩散而出。

    龇牙咧嘴的巨大光脸吞食了树林、吞食了泥土、吞食了大气,继续向外扩张。

    转眼间,形成了半径达二百公尺的光爆。

    光爆伴随了飞沫声。

    这股打击力炸开了一切。

    「!」

    森林西侧一转眼被炸得粉碎,飞向了远处。

    逐渐逼近的2nd-G人们连趴在地面闪避都办不到,随着光球扩大而被捞起,跟着在空中飞舞。

    破坏。

    然而,形成这般力量的光芒刹那间消失。

    不过,光芒在短暂时间内留下了打击的咬痕。

    在卷起的风沙以及唰唰作响的残存树木之下,光芒扫过的大地裸露出地壳。

    遭受打击而飞起的树木和人们,在远方大地上或森林里,勾勒出抛物线往下落,跟着在地面翻滚,最后动也不动。

    目睹这般破坏力量的人们,尤其是正企图从四面八方包围森林的2nd-G人们,全部停止了动作。

    在他们眼前、在破坏力量的根源、那形成暴风的位置上,站着一名少年。

    那抓住壮硕黑人头部的少年,名为佐山御言。

    ●

    除了风声和树林枝叶摆动的声音之外,没有任何动静。

    此时,佐山转身面向同伴们说:

    「虽然对我来说,能不能成功也是个赌注,但似乎很成功呢受到大家认同、怎样都无法否定的素材,果然很有用的样子。」

    「混、混帐东西!」

    佐山看向在他眼前站起身子的波德曼。

    从下方仰望波德曼后,佐山发现

    「怪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露出这么生气的表情,你帮了很大的忙耶?」

    「虽、虽然你是队长,但做事还是要有分寸咦?」

    说着,波德曼彷佛身体失去力量似地屈膝跪地。

    他一副像是在说「怎么回事?」似地甩着头,而佐山十分明白这原因。

    「毕竟你使用了力量,体力当然会耗损。刚刚那样或许让你的寿命缩短了一百天左右。」

    「我、我说啊你!」

    打算起身的波德曼做出这般不知所云的发言后,倒向了佐山。

    佐山没有接住波德曼,任凭他随着重力倒下。这时,在波德曼背后摆出手刀姿势的风见表情认真地说:

    「觉,把他绑起来,然后让没有武器的队员使用他。」

    「嗯,这是我看过最强的生体兵器」

    「不过,记得要禁止队员胡乱扫射。倘若发生了什么意外怎么了?有事吗?」

    「哪怕是开玩笑也好,你们至少表现一下关心吧。」

    来到佐山身旁的队员们这么回应了佐山,并带来绳索捆起波德曼,逐渐加以兵器化。

    「好了各位,类似这样的举动也可以放在你们的妄想上。以肉搏战为主的人多少都妄想过自己拥有最高超的技巧吧?要是你们想到了什么点子,也觉得这个点子值得信赖时,试着大声喊出来无妨。只要你们是抱持认真的心情,一定能够得到技巧的回应。」

    完全绑住波德曼后,出云点点头说了句:「原来如此。」

    他缓慢地从背后抓住风见的双胸,跟着托高胸部说:

    「风见式咪咪光咕喔!!」

    「少在那边妄想!!」

    往后方顶出手肘撞了出云后,风见皱起眉头说:

    「我们有自己的武器就够了啊?什么?你那表情是有意见不成?」

    在大家纷纷点头说着「就是啊、就是啊」中,围绕在四周、秃头闪光带来的风飘向天际。

    目送风儿远去后,佐山看向同伴们。

    当他与大城的视线交会时,大城举高手中装有圣乔治的盒子让佐山看见。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举高了手。那人是新庄。

    「那、那个,佐山同学我被秃头闪光的震撼力吓傻,忘了要问你一件事。」

    「嗯?什么事?」

    「你刚刚说2nd-G的名字陷阱有两个,你还没跟我们说另一个陷阱是什么耶?」

    「嗯,另一个很简单,所以我打算在最后做说明。」

    佐山点点头,然后看向四周。

    2nd-G的军队方才因为受到佐山的攻击而停步,但现在又开始动了起来。

    不过,他们这次并不着急,而是缓慢且谨慎地移动着脚步。

    佐山一边看着对方的举动,一边说:

    「以Low-G的角度来看,须佐之男、建御雷神、月读这些名字都有所不足。只要是Low-G的人,都拥有这个不足的部分这个不足的部分是什么呢?」

    「咦?」

    新庄皱着眉头问道,佐山回答她:

    「好好想一想吧,新庄运切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