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上 第四章  『相迎的入口』
    第四章『相迎的入口』

    那里充斥着世界的疑问

    那里是在他人期望下前去之处?

    抑或是自己期望前去之处?

    ●

    午后的山风在初夏之际依然凉爽如故。

    能够让人沐浴到既不紊乱、也无阻碍的无垢之风处并不在山中,也不是河面。

    是高处。建立在奥多摩山中,日本UCAT输送管理大楼的屋顶,就是那样的地方。

    现在,屋顶的边缘处有个人影。

    完全没把初夏阳光放在眼里的黑衣身影,任由白发在风中摇曳。

    太阳眼镜所见的眼下,唯有又长又宽的飞行跑道以及从UCAT伸出的道路。

    视线转动,望向遥远的东方。飞行跑道旁边的道路、以及分开IAI用地与此处的山谷道路,现在都空无一人。

    「已经走掉了啊。」

    就在他面无表情地低语时,从下方传来女性的声音:

    「哎呀呀,至,你是在为公主与王子送行吗?」

    「滚回去,德国魔女。」

    相对于他冲口而出的这句话,却有个人影是以站在外墙上的姿势,从屋顶边缘爬上来。

    走在墙上,一个箭步踏在屋顶边缘的人,是位身穿黑色套装的女性。一头灰色的柔软长发在风中摇曳。

    「黛安娜吗?你来做啥?话说你就不能乖乖从紧急出口过来吗?」

    「不,因为我看你好像沉浸在什么思绪中我怕你会一时伤感脱口说出什么丢脸的话,所以才隐匿行迹如果从紧急出口过来,就会因为开门的声音被你发现了吧?」

    「哦?那么我做出什么怪异的发言了吗?壁虎女。」

    「用守宫的兆头会比较好喔。」

    黛安娜露出笑容,在屋顶边缘轻轻翻了个身。

    「至,你可说了不少呢那些只有我们才知道的事。」

    「哦不过我是做好什么也不透露的打算。」

    「沉默是意志的宣言喔?」

    黛安娜马上回他。然后笑意加深,眼睛眯得快要看不见。

    「真令人怀念呢,好久没有像这样欺负你了。」

    「不用怀念,然后给我消失。这也是为了你好,黛安娜索恩伯克。」

    至吐了一口气。

    「那些无聊得无可救药、昏醉得无可救药、失魂落魄得无可救药、还有浓密得无可救药的一切,全都由我一个人包了你只要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好,然后事情就可以在无人得知的状况下结束。」

    「真卑鄙的独占呢。那是因为你不是五大顶,而是完全以旁观者身分在一旁看着一切的缘故吗?还有因为在那时候哭喊过的缘故?」

    在她这话说出口的一瞬间。

    至的右臂猝不及防地横挥而出。

    拿着铁杖的手,往黛安娜的脚扫去。

    但是黛安娜躲开了至的攻击,她轻盈地往屋顶外面一翻。

    退开一步。

    就只是这样的动作,黛安娜已经从屋顶边缘移动到外面,脚踏在建筑物的外墙上。

    她的身子在一瞬间呈水平状态,跟着马上弹起,又回到屋顶边缘。

    然后看着倒在屋顶水泥地上的至。

    双臂略微环抱起来的黛安娜「哎呀呀」的出声,脸上挂着不变的笑容。

    「拿手杖乱挥当然会摔倒啰。我可不会扶你起来唷?因为这样你可以从下面看到我的裙底风光,我会害羞的。」

    「看来德国UCAT是把羞耻心也拿去加工贤石而得以不老化的吧总之你给我滚,今天我全身上下的耐心都已经缺货,因为无聊的事和无聊的家伙太多了。」

    「如果那么无聊,为何要在这里目送他们出发呢?」

    黛安娜从怀中取出一条手帕。

    她打开褐色花纹的薄布,用手指往下按去。虽然有风,但布却没有飘起,就那样往下落去,摊在屋顶边缘上。

    黛安娜以轻盈的动作坐在手帕上,交叠起双腿。

    「反正呢,你应该不至于讨厌他们。」

    「哼,听你的口气,倒像是以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会跟你有相同的想法啊。」

    「哎呀,要打比方的话,我就会觉得现在的风很凉爽、过去令人怀念啊。」

    「哦?要打比方的话,我就会觉得现在的风很烦人、过去令人作呕呢。」

    「不都是一样的吗?」

    「哪里一样了!」

    「都有推动感情啊。」

    至沉默下来,黛安娜叹了口气,笑容转成苦笑。

    「你真的是个欺负起来很好玩的人耶。」

    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通往屋顶的紧急出口之门打开了,一个矮小的人影到来。

    是Sf。

    ●

    Sf在风中小跑步往至那边跑去,同时向黛安娜行了一礼。

    「感谢您对于至大人移动一事,所花费的不必要多余心思。」

    「不,你弄错了喔?我只是想玩玩他而已。」

    「Tes,那么我取消方才的发言与感谢之意。」

    「」

    黛安娜半垂下眼帘看向至,而至一面起身一面说:

    「这是你们那边搞出来的规格吧?德国人。」

    「都这时候还找藉口?」

    至没理会Sf的协助,一个人站了起来。以铁杖撑起摇摇晃晃的身体,而Sf托着他的右胁帮忙稳住后,再次看向黛安娜。

    「我不在的时候,是您照料至大人?」

    「不,完全没那回事。」

    「Tes.,我判断那是正确的判断。因为只有德国UCAT制的Sf可以照料至大人,如果有其他人从事这个行为,基于公平交易理论,我也必须为那个人做出某些服务才行。」

    「啊,我想起来了,我还是有种刚刚帮忙照料了他挺久的感觉。」

    Sf点点头。

    「Tes。那么为了回报黛安娜小姐,就由我为您准备晚餐。今天的菜单有没味道的味噌拉面、以及不酥脆的苏打饼干,敬请期待。」

    「我才不要那种晚餐呢至,你也是,干嘛用那种好像满怀同情的眼睛看着我啊!」

    Sf微歪起头看看黛安娜、看看圣,然后开口:

    「不久前,佐山先生与新庄小姐跟月读开发部长一起前往神田研究所了。」

    「你想去吗?那里有着与3rdG有关联的制品,也可以算是你亲感的东西。」

    「不,我专属于日本UCAT的至大人,我没有对于亲人的认知。而且3rdG应该不只是自动人偶的世界,同时也是武神的世界。」

    Sf所说的知识,让黛安娜面露喜色鼓掌致意。

    「记得真清楚呢,了不起!」

    「Tes.,谢谢您。德国UCAT自傲的Sf不会忘怀别人对她的称赞,敬请安心。不平不满之声则会自动无视但是。」

    「完全前言不对后语嘛。但是什么?」

    Sf再次微歪起头。

    「Tes.,在我的记忆中,每当提起3rdG时,通常不离武神或自动人偶。但是,人类如何了呢?我是自动人偶,是人类制造出来的东西;武神也一样,是被人类制造出来的东西那么3rdG的人呢?他们会在什么地方呢?」

    这个问题让黛安娜眯起眼睛。原本交叠起来的双腿屈起,手臂架在膝头上托着脸,看向至。

    「这份洞察力是属于我们那边的规格喔?」

    「是日本UCAT的日语格式化的功劳吧。」

    「Tes.,那么为公平起见,请用猜拳决定胜负。一开始先出石头为何两位都从一开始就出布呢?」

    在Sf视线所及处,一男一女各叹了一口气。

    在那个动作结束后,至向Sf做出这样的宣告:

    「这就是说有各式各样的世界存在,Sf。就某种意义而言,3rdG也许算是现代世界进化后的型态吧。」

    「进化后的型态?」

    「那事很快就会见分晓了。不,是在神田的那些人会说出来,一切都是多么的无力。」

    至拿着铁杖重重往水泥地上一戳。

    「应该还会在那里得知,3rdG为何会急遽灭亡的事吧。」

    ●

    东京中央有条东西向的高架道。

    那是中央高速公路,由上下合计四线道柏油路绵延开来的宽长高架道。

    在战后建造的大型道路上,车辆与机车无休无止地移动着。

    在进入午后的阳光下,向东疾驰的车队一进入属于市中心的部分,就马上驶入一条叫做高速四号怪名字的高架桥,在新宿穿过几个有绿意及地下道的地方,于干代田区汇入都心环状线。

    上了环状线以后向北开去,很快就会进入地下道的部分。等到再回到地面上时,已经位于皇居(注:天皇住所)北侧。接着从与皇居并立的武道馆之间向东走,就是叫做神田的土地了。

    在穿过高速公路出口,开往神田的车队中,有一个特别巨大的形状。

    那是一辆黄色的拖车。车厢是以托盘为底的密闭型,与其说是拖车,整体说来其实更像攀岩车。侧面有着IAI的纹章。

    拖车前面的牵引车是四人座,在驾驶座上握着方向盘的人是月读。

    她的视线送往后照镜,观察坐在后座的佐山与新庄。佐山已经换上放在UCAT的灰色西装,透过后照镜与她对上视线。

    「好啦,我的驾驶技术怎么样?没什么大问题吧?」

    「虽然有一点问题,不过也已经足以应付过去了。刚才那辆想要硬超到我们前面的进口黑头车怎么样了?」

    「天知道。因为挺危险的,所以我轻轻撞了它一下就是了。」

    月读泰然自若地说罢打档,却因为一连打错三次苦笑起来。

    「哎,我想还不算太糟糕吧。因为坐在旁边的乘客还挺安静的。」

    「是这样吗?」佐山看向左边的新庄。

    因为绑着安全带的新庄并没有在UCAT换衣服,所以身上穿的还是学校的夏季制服。

    新庄现在正把黑色活页纸夹放在一边,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

    他默不作声,身体有气无力地随着车厢晃动而不规则地左摇右晃。尤其是脖子,晃得几乎都要断掉了。

    这

    他昏过去了。

    「新、新庄同学,你醒醒!」

    佐山抓住他肩膀晃着,但没有反应。佐山猛然惊觉。

    「这样不行需要帮他做心脏按摩!」

    「你是不是一下子跳针跳太大了?」

    佐山无视于这个问题,迳自解开新庄衣扣,结果新庄已经醒过来了,一脸睡眼蒙胧的表情。

    「啊,佐山同学,早你干什么突然脱我衣服啊!我现在是切耶!?」

    「你这是什么话。做心脏按摩这种事与你是运是切无关,反正我都要一视同仁地揉但是胸垫倒是真的挺碍事的喔?」

    「啊啊啊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才好了啦!」

    「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新庄大叫「等等!」的同时,车子猛然向右一转。

    驾驶座上的月读奋力把方向盘转到底,位于牵引车下面的六个轮胎纷纷出力转动,画出逼近原地旋转的曲线轨道。

    从外部扩音器传出类似女性声音的合成音做出警告:

    『右转,角度相当大。』

    接着生出的是巨大的旋转运动。

    从「啊」一声惊叫出声的新庄那头,可以看到厚厚的后车窗外有个影子掠过。

    那是连结在后面的密闭车厢,因为急转弯而一下子头尾相望造成的。

    那个庞然大物里面装着什么呢?

    「密闭」两字让佐山得出一个推理,他就那样直接枕到新庄的膝头上。

    「是武神吧?除了领取检测机以外,我们过去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武神了。」

    「你答对了,变态小白脸。」

    在旋转完的同时,窗外的天空也停住,月读又补充了一个问题:

    「你们知道我女儿被抓住的事吧?听说你们昨晚在现场。」

    「当时留下来的武神,驾驶员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和自动人偶那他们的对手呢?根据我们的猜想,对方足3rdG的堤丰。」

    「开发部漫无头绪做出的猜测也一样。话说昨晚在你们出动前,有个东西被送到开发部做检测。说是有两个从西方飞过来的巨大贤石反应,问我们能不能解析出这两个反应的自弦振动模式。」

    她吸了口气。

    「控制金属与惯性的概念与UCAT内部自动人偶们的所有物一样喔。你们知道吗?来自3rdG的流亡者们就在我们现在要前去的神田研究所中。」

    「流亡者?自动人偶吗?」

    月读对新庄的问题点点头。

    「对。虽然她们很少提及自己的事,不过我们还是搞清楚了几个事实。在3rdG灭亡时,大多数开启的门都处于不稳定状态,有许多自动人偶被抛到这个世界。然后掉到这个世界的自动人偶们,虽然在各地被『发现』,但是因为她们是被制造出来供3rdG内部使用的,所以即使被UCAT回收,也一直要等到十年前的概念活性化以后才能运作。」

    月读继续说着,透过后照镜望着佐山与新庄。

    「还有,3rdG的自动人偶至少也拥有两种能力。分别是用来辅助行动的强大重力控制,以及同型号之间可以用无线电波沟通。基于后者,被看管的自动人偶们知道除了自己以外,3rdG的主力也存在于这个日本的某个地方。虽然因为被概念空间隔开,以至于无法通讯会话,但似乎还是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那她们为什么要流亡?难道没想过同伴会来救她们吗?」

    回答新庄这个问题的人是佐山。

    「是害怕对于3rdG主力来说,她们变成人质了吧。要是被认知成敌方的一分子,3rdG主力行动时就可以不必顾虑她们。我没说错吧?月读部长。」

    「是的。根据传闻,似乎就是那样了很有战斗系G自动人偶风范的思考方式吧?」

    「可是,如果是那样,就代表3rdG做好了不经交涉就战斗的前提?」

    「我想自动人偶们也不知道实际上的状况吧。不过听说自动人偶们所知道的3rdG主力,并不是会因为自己的世界已灭亡,就投降的一群人是自动人偶把那个原则刻在记忆之中吧?」

    佐山躺在新庄膝头上这样问,后照镜中的月读点了点头。

    斜眼看到月读点头表示同意的佐山,继续发言:

    「L。wG制作概念空间的道行还太浅,一直到十年前为止,都还无法让自动人偶们随心所欲自由行动。但是3rdG主力那边又如何呢?如果他们可以利用堤丰制造出概念空间就代表他们从六十年前就有动作,但是一直潜伏着。」

    佐山的视线从后照镜往下,隔着大大的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另一头有座白色的建筑物。在紧闭起来的铁制正门后方,是栋如同医院的立体构造。

    「那就是神田的研究所,最近我们也曾经警护过此地不过佐山御言,对于今天把你叫到这里来的事,你难道没有不服的感觉吗?」

    「当然有,因为今天本来打算和昨晚那个武神驾驶员面谈。」

    「哎,因为这边要先调查圣乔治要是今天从自动人偶那里多打听出一些事来,不也挺好的吗?就像你曾经对我们做过的一样。」

    「原来如此与不算人的对象交涉,正逐渐成为我的拿手好戏了啊。」

    「我也不算人?」

    「能够怀胎生下人子的女性,不能够说是超出人类范畴的吧?」

    佐山的反问得到数秒的沉默。

    跟着有个小小力量戳了戳佐山肩头。

    是新庄。在佐山的视界中,看到新庄正双颊微红地看着他。

    「那个,佐山同学,你这个问题让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他小小声地、眉梢垂下。

    「像我这样的身体,也能够办到那种事吗?」

    在新庄膝头上的佐山,直接了当地回答新庄语带迷惘问出的这个问题:

    「当然可以。」

    他做出的宣言让新庄眯起眼睛。

    「希望真的可以就好了。」

    「当然没问题。绝对。」

    「是吗?」

    「当然,因为有我协助你。」

    「呃,嗯不过还是希望你稍微选一下用字」

    新庄像是想要遮掩脸红般的缩起脖子。

    然后用更加小声的声音说了声「谢谢」。

    「下次我会试着在那方面再多用点功然后再找你讨论。」

    「嗯,要加油喔。」

    「加油?那个,我们在谈的好像不是同一件事?」

    佐山先以「怎么可能」当开场白,然后如此宣告:

    「只要我们努力,别说人类范畴,就连神都可以超越。」

    「咦?啊,等、等等!刚刚果然是有什么东西突然从上方掠过耶!」

    虽然新庄叫得慌张,但佐山只皱起眉头。

    「怎么了,新庄同学?我刚刚是在演练确实的计画喔。」

    「别再说计画了啦」

    在新庄这样大叫的同时。

    金属不会死。

    突然听到的这段文字,让佐山直起身子。

    「是概念吗!」

    「能马上切换过来最好不过了先不说那个,看来是迎接我们的人出来了。」

    拖车速度缓缓慢下来。

    佐山和在惯性晃动中安心地舒了口气的新庄,一起转头望向驾驶座那边的窗外。

    依旧可以在那里看到伫立在前院草地上的白色建筑物。

    但是有三个跟先前不同的地方。

    「有种怪怪的感觉耶那个。」

    第一个是正面的铁门已经大开。

    第二个是正门前有数十名身穿具有工作服机能女仆服的女仆,挺直身子井然有序地站着。

    最后一个是她们身后站着巨大的绿色盔甲武士,也就是武神。

    有一个人从女仆队列中走了出来。

    是一名红发女仆。

    拖车正对着她,在大约十五公尺的距离外停下。

    而红发女仆突然举起手,搭在自己襟前。

    「」

    她拉开自己的衣襟,露出脖子。

    在那里的,并不是属于脖子部分的骨肉。

    是属于机械的连结部分。

    形似由插槽相互接在一起的连接部分,用钢丝把锁骨与头部连接在一起。看到这样的她,新庄屏住呼吸。

    「自动人偶。」

    「插图091」

    对面的红发少女,视线射向他们这边。

    明澈的橙色眼珠仰望着车内的他们。

    「辛苦几位了。但是,请回。」

    她并非用大叫的方式说话,但车内听得很清楚。

    带着一种沉静味道的声音,继续交织成语言:

    「虽然事关公事,但是有佐山一族的人在场则又另当别论。身为3rdG的自动人偶,我们对佐山一族的人有事相求这里有着不能够让您见到的人,因此请您就此回去。否则就」

    采取行动。

    在她们身后的巨大盔甲武士踏步向前。

    在概念之下,金属身躯像拥有柔软肉体般,徐缓而沉重的驱动着。

    它在沉重的金属音中向前踏出一步,然后是第二步、第三步。走到第四步时,武神已经来到自动人偶们前面,到达方才排众而出的红发人偶旁边。

    巨大的脚与肩同宽地站着,双臂向左右微张。

    那是随时都可以开战的姿势。

    然而红发的自动人偶望都没望向它,已经如此宣布:

    「请回,然后恳请您再也不要对3rdG有兴趣。因为与3rdG共存以后,会弄脏了全龙交涉本身。」

    ●

    京正要被带回原本的房间。在茉伊拉1st拉着她的手,从常用出口搭上像电梯般的东西数秒后,她人已经在先前被轰到外面去的紧急出口附近了。

    现在是怎样啊?京心里思索着。默不吭声的茉伊拉1st没有对她发出半句责难,也不管其他女仆,就她们两个一起走。这种既无防备、又不处罚的态度,是表示没有敌意的意思。

    这是在说她们不会伤害我,所以不希望我逃走吗?

    走到原本的房间前时,茉伊拉1st转过头来。

    她面露浅笑,先穿过没有白色把手的门,走进房间里。

    「公主殿下,请到这里来。」

    她说的话让京手搭在门上问了个问题:

    「你先进房间,要是我突然关上门逃跑怎么办?」

    「既然您都说出来了,那么我想您实际上并不会那样做。」

    「哦?那要是我真的做了,你要怎么办?」

    「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京猛然关上门。

    门出其不意发出的高亢撞击声在京听来是悦耳的,让她感到满足。

    要怎么做?

    京心里这样想,但关上门后就动也不动。既然对方是在试探她,那她也只好试探对方了。她一并没有逃走的意思,只是想看看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是会把先前看到的那些女仆们全部动员起来呢?还是由茉伊拉1st一个人追来呢?不管是哪种,都代表对方有想要控制她人身自由的意思。先前的无防备与对处罚的态度,在剥夺人身自由这个前提下部是无意义的,只是用来松懈她反抗心的手段。但是

    没有任何动静。在房间里面的茉伊拉ls亡既没有大叫的迹象,也没有女仆们因为听到先前巨响而动员起来的声音。

    京试着离开门前。故意在脚下的红地毯上制造脚步声,但无论是房问内或外面部没有反应。

    所以这次京试着走了起来。在绕过几个转角之后,就抵达了之前那个紧急出口。因为之前在感觉上跑了一段不短的距离,没想到现在一看,才发现距离很短。

    紧急出口依然开着。

    她走过去,从那里进入室内的是阳光与风和夏日的气息,但是风却给人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是什么不对劲呢?京思索着。

    没有城」巾的气味。

    风中没有理应存在于城市中的闷热,也没有汽车废气之类造成的迷蒙感。

    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定下心来仔细想想,方才把自己放到地面上以后,又回到机库中的巨人也是这样。会有那种东西从建筑物中现身于外,应该早就被人发现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京拾起视线。从紧急出口向外看去,可以看到仓敷的街景。

    这里理应是现实才对。

    京走出紧急出口看看。外面没有楼梯,只有用栏杆围起的升降机。

    升降机的轨道,像是在绕开下方机库之门般的绕向左右。

    机库的门现在关着,看不到蓝色巨人。当然,白色巨人也是。

    「」

    蓦地,身子采到栏杆外看着远方街景的京,注意到一件事。

    眼下,位于机库前方二十公尺见方的黄土广场另一头,主要由阔叶树构成的森林中,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

    那是个身穿白衣的青年。在背对着她的背部上,披着一头比她的头发还长的金发。他没有要转身过来的迹象,只是伫立在森林中,望着另一头。

    「是在看城市吗?」

    那个青年是这里的人吗?

    在她先前逃窜的时候,走廊上的画框中并没有那样的剪影。如果裱在画框中的人是用来纪念的故人,那么现在在眼下的他,应该就是现今的主人了吧?

    如果是那样,说不定他可以帮忙解开缭绕在自己心头挥之不去的各种疑问。

    京本来已经准备操作升降机到下面去了,但是她停下动作。

    周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无论是来追她的动静、还是斥责的声音。

    「可恶,那些人到底是想怎样!」

    虽然对眼下那个背影感到不舍,但京还是回到走廊上。大步走回之前那扇门前,一把推开。

    「现在到底是怎样!?还有这个地方跟你们是怎么回事!?」

    话刚说完,她已经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把茶几安放到床前的茉伊拉1st,正从她推来的餐车上拿出餐具排列着。茉伊拉1st面露笑容转过头来。

    「因为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准备好,所以您再去外面多逛一会也不要紧的喔?」

    京逼近茉伊拉1st,她也知道自己的表情很难看。

    逼近到额头几乎相触的距离,把心里准备好的话撂出来:

    「你们这些家伙,被我这样子对待,难道都不觉得生气吗?」

    「公主殿下对我等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茉伊拉1st接着说道:

    「比方,想要破坏我等的行为之类的。」

    京听了支唔了一声,回想自己的行为。

    至少殴打对自己没恶意的对象,是有违仁义的。

    京歪了歪头。

    「可是破坏这说法也太夸张了吧,为什么你的日语会那么扯啊?下面那个好大一台机器人也是这样,这里是怎样?太奇怪了吧?」

    「并不奇怪啊,因为是理所当然的事。」

    准备好餐具食物的茉伊拉1st停下手。

    然后把手按在脖子的领巾与衣襟上,抽下领巾。

    「这里是与公主殿下原本所在的世界,有着不同面貌的虚拟异世界。是被称作概念空间的地方。详情请容我以后再做说明,我等皆为仅能存在于其中的居民」

    茉伊拉1st一把拉开衣襟,然而京在那个胸前看不到本应存在于那里的东西。

    那里没有脖子、锁骨、乳房之类由血肉骨骼组成的构造。

    只有像是傀儡人偶一样,用球形关节连接起来的白色部位而已。

    「模仿人类外型,以金属与陶磁框架做为血肉,以钢丝及合成树脂打造身体。这就是我等自动人偶。」

    茉伊拉1st的笑意加深。钢丝在形似电灯泡接头的脖子上扯动,让她歪起脖子。

    「这样一来您能够信任我等了吗?公主殿下。」

    「插图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