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上 第六章  『驱动的质问』
    第六章『驱动的质问』

    最先的疑问到哪里去了呢?

    问题去而复返

    回头测试自己

    ●

    结业式前一天,午后进入衣笠书库的学生数量也变少了。

    可以从校园的方向听到运动社团发出的喊叫声与打球声。

    以那些声音为背景,三个人影在书库中央的桌子处动也不动。

    挨在铺着布制日本地图桌子旁的人,是出云、风见以及飞场。

    三人之中的飞场首先以认真的表情这样向风见确认:

    「你不会打我吧?」

    「我说啊,你是以什么为前提突然说这种话啊?只要没做坏事,我不会打人的唷?」

    「咦?是、是这样的吗?那就怪了,和大家说的不一样耶」

    看到飞场连连歪头的模样,风见真的有种想打人的冲动,手在桌下握起拳头。飞场似乎察觉到什么,连忙露出笑容。

    「啊,对、对不起,所以说呢。」

    「嗯,什么事?」

    「呃,这个首先,在解释3rdG的污点以前总之先从大概聊聊它的历史开始会比较好吧?」

    在一声「说的也是」催他快说的回应下,飞场拿起放在桌上的笔记。他一面瞄着风见,一面以上面的原子笔在笔记后面的白纸部分描绘图案。

    那是几个如同浮空岛般的东西。

    「呃,这是刦面图根据我听来的说法,3rdG是由巨大的浮游大陆群构成的。」

    飞场拿原子笔尾往图案中央一戳。

    「听说以前也曾经有海洋,不过因为原本就是这样的地形,所以人的数量不多。然后3rdG的人很长命,分别以特殊能力的方式,各自拥有一个支撑世界的概念。也就是说他们拥有好几千岁的寿命,每一个人都被分配、持有着支撑世界的力量。」

    「你说分配?」

    「是的。听说是在人出生时,把概念核细分、分化出来的部分予以写入。所以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化为人形的概念。」

    「那,那边的人死掉以后,就会抽出那个概念还回去啰。」

    「似乎不只是那样。根据我听来的说法,有一个设备存在的样子。把本为概念持有者的意志,纳入概念核的设备两位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回答的人是出云。他用一副兴致缺缺的口气回答:

    「就是概念核被当成冥府对吧?拥有概念的家伙死掉以后,残留意志与概念就会被纳入概念核。然后一旦有新生命诞生,概念会循环再利用,再次写进那个新生命中,意志则依旧积蓄在概念核里,算是种人工冥府吧。」

    「是的,所以3rdG中把概念核称作冥府,送至那里的设备叫做冥府机关。」

    风见思考起飞场以笑容告知的事。既然有那样的技术,就代表

    「这就是说,3rdG本来是个相当先进的世界啰。」

    「是的因此文明集中于一点高度进化按照自己心意来改造世界,为了增加不足的人手做出自动人偶,为了增加人力制造出模拟自己外型的机械。你们知道武神的操作方法吗?」

    风见想起在UCAT地下那个会动的大型人型机械。UCAT基于实验用途而制造的,主要是遥控型,不过原本的型态则是

    「与人类一体化的类型吧。」

    「嗯,因为可让金属生物化武神拥有与人类相同的构造,把搭乘者分解后纳入其中。」

    飞场举起右手轻轻转着,搅动图书馆内凝滞的空气。

    「与其说是搭乘,不如说是各种装甲和强化零件贴到巨大化的自己身上般的感觉。机身一旦有所破损,会在重新构筑以后,以受伤的方式回韵到自己身上。」

    一直以认真表情说到这里的飞场突然露出苦笑,说了声「是不被理解的呢」点点头。

    看着这样的他,风见有种想法:这家伙恐怕已经身经百战了吧。也因为如此,他才会知道自己的立场不被理解。

    如果能理解就好了。

    风见在内心叹了口气。

    「好,继续。说起3rdG的灭亡,大概是怎么灭亡的?」

    「嗯,这个浮游大陆的文明呢,是在一个契机下开始进化的。」

    「概念战争吗?」

    「没错当他们理解到自己世界的概念与崩坏时刻时,3rdG当然就想到了。他们所拥有的文明与概念强而有力,但是」

    飞场抓抓头,在迷惑了一会儿以后才又开口:

    「我刚刚说过的那件事,反而成为3rdG的文明走入死路的原因。」

    「死路?」

    风见的话让飞场抬起脸来看看她,又看看一边的出云

    「你们觉得,人口是如何增加的?」

    这个问题让风见与出云都默不作声。

    大概在一呼一吸达五次以后,出云维持面朝前方的姿势缓缓举起他的右手。

    「千里老师,我可以明白地回答是性爱吗?」

    「既然知道,就不用明知故问吧?」

    出云口中嗯嗯有声的放下手,飞场缓缓握紧拳头对他表示同意。

    「不错喔,出云学长。学长是位跟传闻中一样的人耶。」

    「是吗?那就尊敬我,加油最近有挺多人不同意我的价值,真教人困扰啊。话说千里,你为什么一脸厌恶地看着我?」

    「没事,那不重要。好了,飞场同学,不我想直接叫你飞场也没差了啦。」

    「为、为何要用那种呼来唤去的口气?我是可爱的学弟吧?」

    风见无视他。

    「所以说,飞场,增加人口的事,和3rdG的灭亡有什么关系呢?」

    「嗯,有种说法是这样的,动物想要增加族群数量,必须保有一定数量以上的只数才行。那

    么,如果他们的数量在概念战争以前,就已经逼近下限了呢?」

    他吸口气。

    「当人类的数量,原本就只跟维持世界用的概念数量相同而已时一旦开战的话呢?」

    飞场的问题让风见停下动作。她说了声「等等」,已经在脑中发出警告声。

    「等一下,一般在战争前,多少会鼓励增加人口吧。」

    「概念战争这场仗,是自己没有先察觉,对方也会突然打过来的。3rdG的状况就是那样

    侵略3rd的9th军队虽然被武神与自动人偶挡下了,不过3rdG焦急起来。不知道该做好彻底的防御,还是主动开战。」

    「那么」

    风见思索着。她在叹气声中说出看着天花板做出的结论:

    「3rdG是选择主动开战吧企图在人口减少前做个了结。」

    「嗯,当时国王的名字是克啰诺斯(注:Khmms宙斯之父的名字)听说他擅长制作自动人偶和武神,为了避免人口减少,还开发出更进一步的延寿技术。他把冥府机关改造成侵略用,就是可以把概念从没死的人身上抽离。若非如此,只要有一半居民去进攻其他G,3rdG就要崩溃了。」

    说到这里时,飞场说了声「可是」耸耸肩。

    「可是克啰诺斯却无法压制众人的不安:被他的儿子篡位。」

    「他儿子的名字是宙斯吗根据希腊神话来看,克啰诺斯确实是被宙斯赶下王位,之后在宙斯统治下,诞生出战争与享乐的文化。」

    出云嘴角露出笑意,手伸向眼前的地图。

    他指到的是濑户内地区,冈山的儿岛半岛。

    「那个应该在这里的污点,就是指这个吗?所谓的战斗与享乐?」

    「很接近了只是,在为了战争而生的状况下,那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呢?」

    飞场说道:

    「接下来就是正题了。」

    ●

    我实在是不擅长用功啊,京这样想。

    屈起一膝坐在床上的京,抓着头看向前方。

    前方隔着已经用餐完毕的餐车,茉伊拉1st在那里。

    她弯下腰,用双手在餐车上竖起一个东西。

    那是一叠B4大小的薄板,朝向京的这面上有图画。画上的内容听说是她们的世界灭亡的情形,背面写着用来朗读的解说。

    就是看图说故事。

    根据茉伊拉1st的说法,当她们的同伴要外出时,就是在学习设施使用这类东西学习社会知识。

    我是混进哪间幼稚园了吗?

    也许那是很久以前,昭和年代都还只过了一半时候的事。如果她们说的是真的,上溯到六十年前应该也没问题。

    在蓦地想起旧时代知识的京眼前,茉伊拉1st揭过一块板子。

    一个男人,听说是叫什么宙斯的国王,在对人们下指示。

    虽然那是如同用蜡笔画出的粗糙绘画,但还是可以看出那个叫宙斯的国王,就是她在走廊画框中见过的人之一。是那个蓄着金色胡须的男人。

    茉伊拉1st在那张画的后面微笑开口:

    「就这样,国王陛下干劲十足。『哇哈哈,增产报国吧气所以亲人也可以制造小孩了。」

    「喂喂,这不是可以突然用等着看好戏的语气说的事吧!」

    「因为这是事实啊,零嘴吃完了?」

    「还有有这个香烟口香糖啦。」

    笑着说「这样啊」的茉伊拉1st又揭起一块板子,这次出现的是牢狱的画。

    牢狱内部似乎是某种研究设施,背景中有个白发的老人,长相和走廊上画框的某个人相同。他在画中像只猴子似的抓在栏杆上。

    「但是人的数量还是在减少。虽然其中一个原因是过于轻视其他世界文明的进化速度,但是照被幽禁起来的克啰诺斯王的说法是『亲人果然没用}!』事实上是因为在开战以后,也有很多人死去的关系。」

    在京的内心还在犹豫着该从哪里吐槽的时候,已经又揭过了一块板子。

    「决定性的事件是第九个世界把我们的一个大陆破坏。『接招!愤怒的特攻炸弹!』轰轰轰~」

    「喂喂,为什么这画跟语气完全不搭,会画得这么精细呀!人都被轰飞出去了耶!」

    「不,这是我们大家分头画的,而茉伊拉2nd画得特别好。」

    又揭过一块板子,这次画的是先前出现过的宙斯与几个人。

    「战争拖长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制造不出小孩了。不知道是因为物种极限还是人类太没用,能够生小孩的男人和女人都逐渐变少。然后失去大陆的世界均衡遭受破坏,开始破裂。」

    再揭过一块板子,上面画着坐在椅子上的宙斯。

    「国王陛下非常苦恼。他也尝试了复制人技术,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技术还不够的关系,无法得到复制小孩子的能力。然后人类的数量一一减少,当只剩下自己一家人的时候,国王陛下做出结论。」

    「什么结论?」

    京忍不住把这个问题问出口。过了一会儿以后,她才猛然惊觉这个问题代表的意义。那就是她逐渐对3rdG有了兴趣。

    定睛一看,在板子后面的茉伊拉1st正对她投以笑容。她揭过一块板子,上面有着京之前才见过的那类巨大机器人排在一起。

    荣伊拉1st解释:

    「生不出小孩的人类,意志会连同概念一起被栘到冥府,肉体则与机械合为一体用来战斗。生得出小孩的人类,无论如何都要设法生下这个世界的人,协助把这个世界延续下去。」

    又揭过一块板子,上面画着四个人,有男有女。一个是宙斯、一个是克啰诺斯,剩下两人是年轻的一男一女。两人部有一头金色的长发,不过青年的眼睛是黄色的,女性的眼睛是红色的。

    那个女性与男性都不在走廊上的画框中,不过男性

    咦?

    很像是当她从升降台向下看时,在森林中的那个背影。

    不过那个女性就完全没有任何头绪了。

    走廊上画框中的女性,眼睛应该是蓝白色的。

    「插图114」

    在他们的背后,除了克啰诺斯以外,也各有机器人存在。宙斯身后的机器人是灰色,年轻人身后的机器人是蓝白色,女性身后的机器人是白银色。

    「剩下来的几个人类也成为了机械,只有四个人以人类身分留下来。这四个是国王陛下、他的儿子亚玻伦王子、国王的手下瑞雅大人,以及遭受幽禁的克啰诺斯王。瑞雅大人得到国王陛下的孩子。」

    茉伊拉1st说了声「然后」,继续说下去。

    只有这时候用的是试探般的平静声音:

    「后来我们知道瑞雅大人的孩子是女孩子。如果瑞雅大人的孩子有着能够制造小孩的身体,国王陛下打算用研究中的新型复制人技术复制那个孩子,大量制造这个世界的人们。」

    听她说到这里,一个东西从京手中落到地板上。

    那是她拿来代替香烟放在指问把玩的香烟口香糖。

    京没有理会掉在地上的那根东西。

    「喂。」

    反倒用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声音嘀咕着。

    不妙。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但是京还是用沉静而颤抖的声音发问:

    「也就是说,是那、那个吗?你们那个国王陛下」

    「您是问哪个呢?」

    京对反问过来的茉伊拉1st打开嘴巴。令口香糖猝然掉落的根本原因,在她胸中翻腾的感情,让京问出她的问题:

    「就那个啰?如果那个生下来的小孩,可以达成他的目的,你们的国王陛下打算把那个小孩拿来当成复制人的样本是吗?」

    京得到的,是她不想听到的答案。

    「是的。」

    茉伊拉1st微笑说道:

    「在那个状况下,孩子会放在保存槽中,施以保持幼体状态的停龄处理。在还充满成长可能性的阶段停止成长,萃取细胞,然后另行解除停龄使之成长」

    「住口!」

    京大叫,她在脑中回想起的是昨天找工作面试的事。那时候对方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

    就像其他为数众多的零件一样。

    京认为这是被害妄想,接着像是为了抹去这个想法般从床上站起来。

    「那个叫瑞雅的女人生的是国王那家伙的小孩对吧!是那混蛋自己的小孩耶?为什么可以这样完全无视于小孩的意愿叫那家伙别闹了!」

    「国王陛下并不是在闹着玩。」

    荣伊拉1st斩钉截铁的说。她所说的内容让京的感情几乎爆炸,但是她也靠着收敛笑容,以及凛然的声音,压下了京的情绪。

    「一个世界就要灭亡了,这时候可做的判断有两个:不择手段也要想办法活下去,或是干脆死心等待灭亡。」

    茉伊拉1st沉静而明晰地发问:

    「陛下选择了前者。或者可以这样说,在大事临头的时候,还有其他选择吗?公主殿下。」

    ●

    一个位于地面下的地方。

    但是既不昏暗也不封闭。那是个充分利用挖掘出来的自由空间,当成地下整备场的地方。

    在数百公尺见方的广大水泥地空间中,有人、有光、有声音。

    墙上的黑色文字是UCAT的标志,以及用哥德体书写的神田研究所字样。

    和奥多摩的UCAT不同,这里在四壁徒然没有梁柱的宽广地下空间中,只用隔问板隔出研究区域。各个大型隔问中有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与声音。

    「目前地下一楼主要是以研究武神为主,地下二楼在研究的是概念空间产生原理。」

    在磨轮声与焊接的气味中,佐山与新庄走在隔问中央的通道上。在前头带路的是身穿作业用女仆服的自动人偶,四号。

    四号让其他女仆负责招待来领收圣乔治检测机的月读,自己则帮佐山与新庄带路。同时一路上解说了3rdG灭亡的来龙去脉。

    「宙斯陛下选择的是无论如何都要活下来的路。」

    说着四号回过头来,在不长的金发下面无表情的开口:

    「两位明白什么是3rdG的污点了吗?」

    佐山看到身边的新庄对这个问题点点头。

    像是在找支撑一样抱住纸夹的新庄,脸色有些发青。

    果然对新庄同学来说,把人类当成道具是难以接受的话题啊。

    所以佐山主动先开口:

    「也就是说是这么回事吧?3rdG为了在概念战争中存留下来,做了些近亲结婚和改造人体之类,不把亲人当人看的处理方式,是吗?」

    「不管外人如何想像,总之事实如下那方面的技术,在当时所有的G中,3rdG是首屈一指的。」

    她垂下视线。

    「佐山先生方才所说的,属于初期阶段采用的方法之一,贵族以外的人大多都被命令那样做。大多数反抗者被送到冥府机关,从徒剩空壳的肉体摘出内脏,剩下的部分被固定到武神身上,添加虚拟意志,送去战斗。」

    「你说的内容应该有个需要订正的地方不是『大多数反抗者』吧?」

    佐山这样说:

    「一个G之所以会灭亡,必要条件是失去一半以上的概念核但是3rdG的概念是细分到每一个居民身上分别持有的对吧?既然如此,会失去一半以上的概念核,就代表需要有一半以上的居民被送到冥府成为一大块概念核。」

    他听到新庄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不过佐山还是心一狠,把新庄察觉到的事实肯定地宣之于口:

    「3rdG的国王,是几乎剥夺了所有居民的生命,把他们送到冥府吧?」

    「Tes,答得漂亮。」

    然后

    「不过佐山先生,在3rdG所行之事方面,您能否说出更甚于方才所列举出的事呢?」

    「那还用说。」

    佐山在失笑中回应。

    很简单。

    「为了存留下来不择手段的人,不可能只对自己的G下手就算了3rdG应该也有对其他G伸出魔手。掳人、分解、改造,用来当成使自己人活下去的零件。我没说错吧?」

    「Tes那么您明白3rdG的污点是指什么了吧?」

    「也就是不把人当成人,触犯虐杀禁忌的G吧?」

    四号对佐山的话颔首表示同意。

    她的视线略微下垂。

    「比3rdG更上面的G,尤其曾敌对过的9th都知道这个事实,他们当时是这样称呼3rdG的:『战争与享乐的G』用来讽刺做来战斗的武神,以及强迫生子的现象」

    她垂下眼。

    「全龙交涉部队把3rdG纳为同伴,就等于把过去的禁忌一并纳入。把自己G的居民当成零件来使用,甚至还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其他G的人。当时与3rdG战斗过的人,在知道自己亲人的一部分被当成武神与自动人偶的零件使用以后,就以优先击溃3rdG为目标。」

    「但是那个目标最后由LowG实现了。」

    「Tes.,因此对于此事,也有人对LowG发出赞赏之声。不过要是现在全龙交涉部队认同了3rdG呢?』

    「那就会遭受到其他G的怨恨了吧?」

    「Tes.,屠尽自己G居民这种做法带来的阴森感,以及把其他G居民当成零件的惨无人道行为,会化为不信任的阴影留存在3rdG在未净化掉那个污点以前,是不能够进行全龙交涉的吧?」

    「净化污点吗?」

    佐山心里琢磨着飞场所说的污点意义,以及他希望由自己去做个了结的意义。

    为何他会说要由自己去净化污点呢?

    那堪称是已灭亡之G留下的临别赠礼,要怎么做才能完全净化掉那个禁忌呢?

    佐山先以一声「既然如此」做为开场白,把他导出的结果说出来:

    「这就代表有3rdG的幸存者存在啰?还有战争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对吧?想要活下去的3rdG,以及在净化污点的飞场之战。」

    「Tes。这场战争的起头,佐山先生应该已经看到过了吧?」

    四号的话声回荡着。

    「就是厌恶污点,流亡到LowG的瑞雅大人身姿。」

    ●

    茉伊拉1st又重复一遍自己的话:

    「为了存留下来而拚命努力,然后深陷泥沼,自己也脏掉。」

    她的话让与她面对面的京绷着肩头叹了口气:

    「所以你的国王就不择手段不把人当成人对待。」

    并不是同意他的做法。但如果自己是领导人,又该怎么办呢?还有,如果自己是3rdG的普通人,被高层的掌权者告知自己是无力的存在时

    该怎么办?

    京又想起昨天的记忆,面试后的事。

    虽然平时总是意气风发的大声喊叫,但是在昨天面对面试人员依据履历表做出的判断时,自己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我们公司应该没有你能做的事吧。

    根据茉伊拉1st的说法,在3rdG制造不出小孩的人,会被强制与叫做武神的机械融合为一体。

    相对于没有用处的人会被送到冥府的世界,京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愉快多了。

    但是就不被当成一个人这点来说,是一样的。

    虽然认为对方是错误的,但是她没有自信自己拥有足以证明那点的力量。

    在那样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这是要教人怎么办啊?」

    「咦?」

    茉伊拉1st发出这样的一声,京这才发现她把心里问自己的问题说出来了。

    她「啊」一声抬起脸来,看到茉伊拉1st正面露笑容看着她。

    京坦率地对自己下了个「真不像样」的评价,心慌意乱地想着,啊啊这可不行呀。

    「我、我说啊,在那种脑袋不灵光的家伙底下,难道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想想办法了吗?」

    「是所以有位大人不择手段。」

    茉伊拉又变回微笑的表情,揭过一块板子,上头画着一台穿越巨大黑暗的白银色机器人。以纤细的躯体构造看来,是女性。

    「就是瑞雅大人叛逃了。」

    「咦?」

    京的疑问词让茉伊拉微微躬身行了一礼,眼睛看向板子后面。

    「在确定自己的孩子会被抢走以后,瑞雅大人逃到其他世界去逃去最弱小、最不被其他世界当成一回事的世界,她认为那里会安全。」

    最下层。

    就是这个世界,京已经从最先讲解过的预备知识中得知此事。

    「」

    京突然落坐在床上。

    眼前的画与茉伊拉1st所说的话,让她身上的力气抽离。

    为什么?她对画中的白银机器人发问,但没有答案。

    即使没有答案,问题也不会消失。

    为什么是选择这里

    不,不对。如果要从正面发问,要这样问

    为何要采取行动?

    为什么能够信任抗拒现在的自我意志到那个地步?

    京提出自己的疑问。当然,没有答案。

    不过倒是听到茉伊拉1st的声音。白银机器人离去的声音

    「咻~」

    「不我拜托你别再制造效果音了。」

    说着京叹了口气,屈起单膝,看向茉伊拉1st揭起的下一块板子。

    她的眼神无比认真。

    ●

    打扮成女仆模样的人,走在地下空间中的整备及开发现场。

    她的声音像是要融合在金属焊接声与打磨声中:

    「厌恶污点的瑞雅大人来LowG。然后3rdG之王宙斯陛下等人,在瑞雅大人流亡后,与9thG缔结同盟。」

    她的话是说给跟在她身后的佐山与新庄听的。

    然后佐山对她宣之于口的事实提出问题:

    「和要破坏自己世界的9thG联手?」

    「那是战时才可能有的判断,所以我就继续解说下去了。宙斯陛下决定一旦抢回瑞雅大人之子后,自己也进入冥府,把王位让给亚玻伦殿下,自己的思想则复制到武神身上做为国策顾问。」

    「所以发生什么事了?」

    心中有股不祥预感的新庄还是问出来了。

    四号平静地点点头,措辞解说:

    「陛下打算让亚玻伦殿下对所有G展开侵略。最强武神堤丰的原型机体,已经由受命制造它的克啰诺斯王完成,搭配的破坏兵器神碎雷也已经开发好了这两者都有装上概念核。」

    新庄「咦」的一声,思考起四号的话。

    在方才那番若无其事的语气中,有两个情报。一是知道了本来下落不明的另一半概念核,在叫做神碎雷的武器中。另一个则是

    如果堤丰本来是为了侵略而造的

    「如果拥有一半概念核的堤丰,再带着封入另一半概念核的神碎雷离开3rdG,3rdG就会完全灭亡了耶。」

    「那不重要了因为3rdG本来就打算抛弃自己的G了。」

    说着四号停下脚步,手一摆微指向地面。意思是指这个世界本身。

    她面露笑容。

    「宙斯陛下准备把这个不具有概念,因此被其他所有G弃若敝履,不当成一回事的LowG当作新的基地。」

    四号在倒抽一口气的新庄眼前继续说下去:

    「相对的,L。wG的人虽然与瑞雅大人有过一些误会,但是在一个事件的转折下,他们携手合作就是瑞雅大人的孩子诞生了。」

    「那个孩子呢?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发问的人是新庄,不过四号没有回答。

    她默默地转过身背向两人,又开始走了起来,走向位于这个楼层边缘墙上的一扇大铁门。

    这是不想告诉我们的情报吗?

    自从在过去看到瑞雅的身影以后,新庄心中就一直挂念着一件事。

    所以新庄以试探般的口气,再次向那个带领他们走向大门的背影发问:

    「3rdG的人很长命对吧?如果3rdG的小孩现在还活着,那大概多大了呢?」

    「顶多六十年。以3rdG的人来说,还是幼年期吧。」

    「这样啊」

    对方简洁的回答让新庄边走边点着头。

    然后蓦地想起美影的事。

    美影。

    那是昨晚被黑色武神吐出,由飞场接下抱住的女性自动人偶。也是待在位于事件中心的飞场身边的女性。

    本来他们以为她是负责辅助操纵武神的人。

    不过有点教人在意的地方耶。

    新庄在脑海中思索着至今为止尚未研讨过的事实。

    他在想,会不会

    会不会她并不是配角,反而是真正的事件中心呢?

    然后

    如果龙司是为了保护她,才让她待在自己身边的呢?

    就像自己与佐山共同置身于战场上一样。

    如果是这样,那么被这样珍而重之对待的她,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瑞雅之子。

    在做出这个飞跃性的思考一会儿以后。

    「」

    新庄用左右甩头的动作重新组织自己的思考

    她是自动人偶,不是人。

    还有昨晚她经由黑色武神之口对飞场所说的话,表现出的是沉着冷静的反应。这点和四号所说的幼儿不同,那是经过思考之后的回答。

    所以她既不是人、也不是幼儿,新庄在她身上找到两个否定点。

    但是新庄蓦地捕捉到一个事实。

    咦?

    美影这个名字。

    在昨晚以前,他就已经在某个地方听过这个名字。而且是在最近。

    是在什么地方呢?

    这时候四号的发问打断他内心的自问:

    「请问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呢?」

    ●

    四号边走边看着新庄。可以在眼角余光中看到,从左右隔问用重力术搬运工具与资材的同伴们,在偷偷打量着他们。

    安静。

    四号以共通脑波这样发言,等待着新庄的回应。

    在姓佐山的少年旁,新庄抱着黑色活页纸夹。

    「那、那个啊。」

    调整了下呼吸,新庄这样说:

    「那个啊,我们昨晚见过的那个叫做飞场的人,曾经说过要净化3rdG的污点。可是现在,从你刚刚所说的3rdG历史听来,我是这样想的净化污点要有权利比方说,在护国课时代,因为有厌恶3rdG污点而流亡过来的瑞雅小姐在,所以L。wG才算有名正言顺的名义干涉3rdG的事吧。」

    「确实如此。」四号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四号判断会提出与权利相关的问题,是件值得琢磨的事。

    接下来他会接续什么样的话题,来套出自己的情报呢?

    「请继续。」

    在她的催促下,新庄点点头,手隔着纸夹按在自己胸前。

    「那么现在飞场龙司所拥有的名正言顺名义是什么呢?当然他祖父是消灭3rdG的人这点是不用说但是如果他还有其他更加深刻的理由,又怎么样呢?」

    说着新庄放下按在胸前的手,像是要撑住自己般环抱住身体。

    这个动作让四号计算起他的骨架。虽然看起来是男性,不过是女性的机率也很高。

    在她重新建构着新庄的各种资料时,新庄一面想着措辞一面开口:

    「在这个状况下就是和龙司在一起的那个人与瑞雅小姐有着相同的立场,不然至少也是站在厌恶3rdG污点的一方。虽然那个人外表看起来是自动人偶,不过其实会不会是因为某些理由才变成那种身体的人类?如果是」

    有道理。

    「那是推测吧。」

    四号打断新庄的话。

    新庄想知道的,是昨晚跟飞场一族的人在一起的那个自动人偶的事吧。

    虽然告诉他也无妨,不过还是试探一下好了,看看他是否能够注意到自己抛出的线索。

    四号摆出面无表情的模样,歪起头试探:

    「我可以问一下吗?为何您会以为那位女性是人类?」

    四号看到自己心中怀疑之事的答案了。新庄的表情一变。

    他发现到了啊。

    在自己做出面无表情模样的眼前,新庄微微露出一个松了口气的笑容。

    「四号小姐的问题,是在试探我吧?」

    「您是指什么呢?」

    「太明显啦。因为四号小姐刚刚说:『为何您会以为那位女性是人类?』对吧?可是我」

    答案来了。

    「可完全没说过那个人是女的喔?」

    ●

    紧张感消失的新庄吁了口气,对着四号歪起头。

    「你是知道的吧?有注意到的吧?我所说的自动人偶就是美影小姐。」

    他的问题直朝四号飞去。

    「」

    但是四号只微拨着浏海。她靠这个动作争取到一点沉默的时间,吐了口气。

    当那口气落到地板上并消散的时候,四号眼中不带任何情绪地看着新庄。

    「龙司是男性的名字,既然与他在一起,所以我猜另一个人是女性。我会这样猜并非不合理,就像两位也是一男一女的组合一样。」

    马上回答的人是佐山:

    「很遗憾,四号,现在你眼前的新庄同学是男孩子。」

    佐山一说,四号就连忙以慌张的动作看向新庄。

    也许关于自己的真相,只有奥多摩的UCAT知道而已。不,仔细想想

    除了与自己共同活动的奥多摩UCAT外,就算通知其他地方的人,也没有意义吧。

    确实如此。新庄在内心点点头,打量起自己的外貌。

    现在穿的是学校的夏季制服,制服内是一个叫做切的男孩子。可是

    「看起来像女孩子吗要、要不要我证明一下?」

    「新庄同学,不用勉强自己豁出去。」

    「不,可是连四号小姐都有那样的误会」

    「唔,那么四号,你就看仔细吧。我要帮新庄同学的勇气加油。」

    跟着新庄的皮带突然从后方被抽走,他连忙向后发出一记肘击。

    「呜!你、你这是在做什么新庄同学!真是太教人意想不到了!」

    「你干嘛摆出一副真的被吓到的表情啊啊,四号小姐,抱歉惊扰到你了。」

    「不,这没什么,因为这并非不可能出现的状况。」

    「唔,我没能预测到这种可能性就等于新庄同学,你先拿下一胜了。」

    「我应该高兴吗」

    四号与双肩颓然垂下的新庄对上视线。

    「不管怎样,新庄先生,关于您先前所提到的美影这个名字,我有个问题如果想要证明美影殿下就是瑞雅大人之子,就必须对她的出生经过有更多了解。有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六十年前就有叫做美影殿下的人存在?」

    「有喔。」

    新庄马上点着头回答。

    六十年前这个字眼,让他想起来一件事。

    他记得曾经在哪里见过美影这个名字。

    是在最近,大概两个月前知道的。是为了战斗而得到的过去,把答案告诉他。

    「以一肘」

    他说:

    「以前为了封住2ndG的八叉时,所制造出的荒王控制机械中,有个造形怪异、类似睡床的东西。开发者把那个控制方式取名为美影式我想那个叫做美影的自动人偶,本来一定是睡在那里的吧。」

    「可是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她就是瑞雅大人之子」

    「没有耶。」

    新庄说。

    没有,确实是没有。但是

    「但那是接下来可以去确认的事为何流亡到LowG的瑞雅小姐之子,会被改造成自动人偶?为何身为3rdG人的她,在六十年后的现在并非幼儿,而是处于充分成长的状态我想要去确认,这样不妥吗?」

    他说的话让四号的表情起了变化。

    她的表情从面无表情变成另一种类型的面无表情。

    咦?

    不懂,四号琢磨不透以自己的判断做出的表情具有什么意义。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细微变化,要用言语来形容的话

    算是多了一丝温柔的味道吧?

    新庄心想,这并非绷紧的气氛,而是种极自然的表情。他也察觉了那表情怎么形成。

    是脸的角度。

    面无表情这点本身并没有改变。但是抬起眼看着自己的那张脸,看起来仿佛微微带着笑意。

    新庄觉得,这是只有人偶能够做出的表情。

    她正眼看着我们了耶。

    就像在回应新庄这个想法般,四号开口:

    「两位无论如何都无意抛弃对3rdG的兴趣吗?」

    「我们看起来像是会抛弃的样子吗?」

    这样问的人是佐山。他的手伸过来握住新庄戴着戒指的那只手。

    他踏前半步,接着说下去:

    「新庄同学,接下来是我的工作了,所以这次由来我发问吧。四号我们看起来像是会因为你方才告知的污点,而让步的模样吗?如果并非如此,可以让我们试试吗?试试看我们是否能够净化污点。」

    「如何试?」

    「我们经历过多场战斗但是我们这次的对手足以武神做为躯体的诸神与人偶,我们还没有得到足以与他们战斗的力量。我们今天来这里接收的东西,应该会成为足以与他们战斗的力量之一吧?也就是说这是那些老人家给我们增加力量的计画。」

    他吸了口气。

    「我已接受过八号她们的测试,不过你的测试还没开始吧?而我除了接收力量,还有其他想请教的事。那个叫美影的自动人偶我当然有兴趣,不过我更想问的是3rdG幸存者的事。」

    新庄感到以半个背部向着他的佐山,那握住他右手的左手,传来一股力道。

    所以他也回握佐山的手。用力地,像是在通知佐山他知道佐山的答案。

    手与手纠结在一起,然后四号的话语到来:

    「确实如此,那么请容我对两位做个测试。不过请由我先说一句话。」

    「什么话?」

    「更进一步的答案,是我等也想知道的事。3rdG如何灭亡?还有其他的主力们现在怎么样了?因为当我等惊觉到的时候,世界的毁灭已经开始,我等只能投向制造在各地的门中。」

    四号垂下眉梢,面有憾色。

    「到决战当日为止,我等知道的事有已抢回瑞雅大人之子,然后宙斯陛下把自我意志复制到武神身上,自己堕入冥府时,也把克啰诺斯王送往冥府。以及在最后那场战斗时,待在3rdG中央神殿的人就只有亚玻伦殿下与美影殿下而已。」

    「那么其他的主力现在应该是奉那个亚玻伦为主吧,关于这点有什么疑问吗?」

    「Tes.亚玻伦殿下和宙斯陛下不同,是和平派的人。」

    ●

    新庄需要用上一些时间才能理解从四号口中说出的事。

    和平派?3rdG的下任国王是和平派?

    新庄心想,如果那个人活着,就可以进行全龙交涉了吧。

    然后在隔了数秒以后,四号这样说:

    「殿下他厌恶3rdG。在知道殿下的妹妹阿尔忒弥斯殿下无法制造小孩时,反对把她送入冥府,甚至不惜与宙斯陛下发生冲突若是有全龙交涉存在,殿下应该会乐于接受,不会拿武神出来战斗才对。」

    四号的话与她的脸都越来越低。

    新庄忽然对那位素未谋面的亚玻伦有种感想。

    他那时候是深受自动人偶们信赖的吧

    所以新庄以一句「也就是说」当开场白发问:

    「四号小姐的疑问是这样的吧?为何理应由和平派的亚玻伦率领的主力,会躲藏起来、期望一战呢?」

    「Tes.,此外还有一件事。我听说昨晚堤丰曾经飞来抓走人,是什么理由让亚玻伦殿下搭乘堤丰做出那种事呢?堤丰确实是亚玻伦殿下的专用机体」

    她摇摇头。

    「更重要的是,堤丰的机体,是使用拒绝堕入冥府的阿尔忒弥斯殿下身体当原料制造出来的。宙斯陛下为了对亚玻伦殿下与克啰诺斯王杀鸡儆猴,把阿尔忒弥斯殿下的意志打落冥府机关,留下的身体则当成零件处理。」

    四号在作声不得的新庄眼前微微摇头。

    「因此爱护妹妹的殿下曾经说过,妹妹会变成这样是自己的责任,绝不会抛下她。」

    「会不会是那个机体在最后的战斗中被破坏掉了?」

    「武神遭受破坏,搭乘者也会死亡只要亚玻伦殿下活着,那架蓝白色、阿尔忒弥斯殿下的机体应该也没事。」

    她吸了口气

    「请找出答案。一定有某种理由存在,那就是超越我们所知污点的第二污点在克啰诺斯王完成的四种自动人偶中的三种,分别是用来守护堤丰与进行警戒的战斗型自动人偶,百臂巨人三名;用来操纵与管理人们记忆的三名茉伊拉;还有我等量产型我等是否是在为了我等所不知道的污点而战?」

    四号看向前方,在前进方向那儿有面墙。

    墙上有扇巨大的铁门。

    她三步并作两步向前疾行,悄然无声地脚跟一转面向佐山与新庄。

    「在这里面有着要交付给你们,用来得到一切答案的力量。但是虽然再重复一次是多余的,不过我还是要说,请两位来参加是否有能力接收它的测试吧。」

    「原来如此。那么,是什么的测试?」

    四号「嗯」了一声。

    「是意志的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