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中 第二十四章 『接近的敌影』
    第二十四章『接近的敌影』

    过去的脚步声静静响起

    未来的脚步声嘹亮响起

    无论哪种脚步声,都像是要穿透什么似的

    ●

    古色古香的街景。

    由一条两岸挟著柳树的河渠,两边以白色土墙与木造建筑的泥土路组成的街景。

    河渠起於西侧,半路上以一个直角转往南方流去。直角两条线上约两百公尺左右的街景

    「就叫做美观地区」

    新庄的声音是在南区一问茶店前响起的。

    头戴白色草帽的新庄与穿著背心和西装裤的佐山,坐在盖著红布的长竹椅上。两人手上部分别拿著一叠影印纸,不过新庄的心思几乎都被身边的佐山与周围的少见景致分走。

    虽然知道这样的态度不够认真,新庄还是三不五时东瞄西瞄,然後才又把视线落回文件上。

    文件就是鹿岛传送过来的那些UCAT中枢伺服器内的资料。内容应该是以护国课为主的情报吧,但是大半内容都看不懂。虽然知道里面有日文与图形,但是内容却无法进入脑袋。对於这个现象,佐山是这样说的:

    「是隐蔽情报的概念,应该是连复制品都会造成後遗症性质影响的类型吧。」

    「什么意思?」

    「在都市传说中,有种光是听到那个情报就会遭受诅咒的传说对吧?和那个一样。中枢伺服器的资料被施加了对散布出去的情报都具有影响力的概念。」

    他苦笑著这样说,表示设计的人简直像是已经预料到我们会看到这些资料一样。

    鹿岛似乎也处於几乎都看不懂的状况,不过他在可以看得懂的资料位置上,会留下「位於这个位置的看不懂情报恐怕很重要」之类,像是解字谜游戏一样的重点提示。

    鹿岛有在看不懂部分的页数上做记号,不过其中有一些他们可以看得懂的地方。这应该是情报会选择阅读者的关系吧,新庄这样想。

    可以看得懂的多半都是与护国课有关的情报。然後在他身边的佐山,现在浏览的并非这部分文件,而是月读负责经手的圣乔治调查书。

    新庄看向眼睛摆在文件上的佐山。

    「月读部长挺亲切的耶。」

    「关於那个啊,我听鹿岛说过,她好像是在找什么机壳剑的样子。」

    机壳剑?新庄一反问,佐山就点点头。从圣乔治的调查书下面拿出一张图样给他看。

    那是一把机壳剑的设计概要图。看起来像是几乎没什么弧度的日本刀,不过柄特别长。实际上应该是用硬材质制造的图样上刀柄,大概有将近一半刀身的长度。

    「月读部长为什么要找这个?」

    「听说这是她丈夫制作的。在UCAT的空白期喔十年前,她会在关西大地震之後同意加入UCAT的理由就是那个。在大换血的开发部中,从领取的旧桌子内找到掉落在抽屉後面的一张纸,就是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资料了。」

    仔细一看,影印的设计图上有著月读有人的签名。

    然後佐山把已经看过的圣乔治调查书放到旁边,改拿起同属於新庄现在正在看的那叠资料。新庄问他:

    「圣乔治怎么样呢?」

    「啊啊,似乎有许多未解之处。不过根据月读部长与鹿岛的共同见解,那个护手甲可能是活物,拥有意志、处於沉睡状态。」

    「那,它是3rdG的制品?让金属什么的拥有生命,就是3rdG的概念了嘛。」

    「以前我第一次把圣乔治装备在身上的时候,它出过声是日语,并不是陌生G的语言。」

    他吸了口气。

    「以它的功能来说,应该可以把它当成概念的加压器吧,但是它只会对概念核起反应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还有,只有我能装备它的理由也是。」

    那几乎等於什么都不知道嘛,新庄把原本想说的这句话吞回去。因为他知道佐山也很清楚那种事,也知道那是无能为力的事。

    然後新庄察觉到,佐山的右手从先前起就一直按在左胸上。

    知道他在绞痛,新庄只能够抚摸他的背。只是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能够传达到他那里?没多久以後,佐山把圣乔治调查书放在膝头上一面整理一面说:

    「我曾经说过,它是由母亲取得,再交给我保管的东西既然如此,把它当成UCAT利用3rdG或其他G的概念做出来的劣化复制品会比较妥当吧。月读部长他们似乎也决定了今後要深入钻研测量资料,就期待他们看看好了对了,你那边那些文件呢?」

    「咦?」

    「不会吧,可别告诉我你根本没有仔细看喔?」

    正中红心。

    「啊、不、呃、那个啊,话说回来了,差不多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吧?录音笔的内容也要用完了吧?好、好了,回去大家一起看资料吧。喏?」

    在他找藉口交代过去时,看到眼前的佐山从背包中拿出装著录音笔与窃听器的袋子,然後从袋中拿出录音笔,接著又从怀中取出另一支录音笔放入袋中。

    「佐山同学,刚、刚才那是」

    「你不用担心那种事,这是第二支了。第一支是屋内篇,这个则是室外篇。其他还有冒险篇、愉快篇、魔王篇等等。要不要拿一个去当成写小说草案的灵感?」

    「不、不用了,因为我有不少事想重新考虑,所以不必了」

    「是吗?我感到有点遗憾,反正现在就是室外篇了。加油吧,录音笔。」

    「等、等一下!仔细想想,我可根本没有什么室外的兴趣耶!」

    「你在说什么啊?兴趣并不是有没有的东西,而是开发出来的东西喔,新庄同学。」

    「虽然这个说法是正确的,但是不要用那种方式强调啦!」

    「不管怎样,我记住你偷懒没有检查文件的事了,你要怎么弥补?」

    新庄「呜~」地垂下头去,可是确实是自己站不住脚。佐山看著他歪起头。

    「为什么检查重要资料的时候你会心不在焉呢?」

    「啊,没有,因为我是第一次和佐山同学来这样的地方嘛。」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新庄还是缓缓抱住自己的身体,一咬牙说了出来。他缩起身子,一面想著说出来以後不知道能不能得到谅解,一面说:

    「我几乎从来没有像这样,来到一个一无所知的地方。可是佐山同学在这样的地方也可以自然的喝茶、看文件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我在想这个。」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一直张望周围和盯著我看罗?尤其是沉浸在工作中的我。」

    「不,那个」

    「呼就算是经常集众人视线於一身的我,也快羞得不敢见人了啊,新庄同学。」

    「那、那个啊,不要用那么坏心眼的责备方式对我好吗?虽、虽然我确实足」

    知道自己脸已经红起来的新庄垂下头去:

    「一直盯著你看」

    「嗯。那么让我原谅你的交换条件是,有一天新庄同学也要让我看你看到出神。」

    「啊,嗯,那种事倒是没差不对、不可以!你没有把要在什么时候盯著我的哪里用什么方式看到出神说清楚!」

    佐山听而不闻,从怀中取出笔记本,在上面写著「承诺」的分类下,写上「整体随时无包装」。

    「把无包装删掉啦!」

    佐山马上点点头又加上去「可商量」。

    新庄「啊啊啊」地无力垂下头去。商量是没用的,尤其是跟佐山商量完全不会有任何作用,赢不了他。因为商量这个字眼的意义对他们俩来说有根本上的不同,他一定会溃不成军。

    我反抗得了他吗

    做著各种想像的他,感到自己的脸像火烧著一样,不过他把那种燥热的感觉归咎到天气热。

    在这样的他旁边,佐山缓缓阖上笔记本。

    在新庄抬起脸转过去看著他的视线中,佐山把那叠文件拿起来当扇子煽风。

    「不管怎样,光是大致上浏览一遍这些文件,就可以找到好几个相当有意思的记述。我们散步一下吧,然後讨论一下包含寻找3rdG基地在内的事情。」

    正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从他怀中响起电子音。

    是手机的声音。佐山从口袋中把貘挖出来放在头上,取出手机。

    然後他轻声告诉新庄是风见打来的,接著讲了几句以後就挂掉电话。

    在吸了口气的同时,佐山的视线又落在他身上,面无表情地说:

    「飞场少年好像要跟出云打模拟战。真是吃饱了撑著,叫我一定要赌在飞场少年会与我们合作上头。」

    「那、那就是说」

    「对,虽然相当地自作主张,不过既然已经徵求过我的许可,就随便他们吧。」

    「那样妥当吗?」

    「要是出云打赢就没问题,如果飞场少年打赢,那由我以压轴的身分出场就好。若飞场少年有意见,我就以出云不被承认有人权的说法挡回去,反正藉口随我说。」

    「挡得回去吗不,你会强词夺理地硬辗过去吧。」

    「强词夺理的说法太失礼了希望新庄同学能够说那是充满独创性的理论。不管怎样,现在才冲过去也太晚了,就交给他们处理吧。」

    然後他看著茶店里面,对著转向这边的女店员说:

    「麻烦你结帐还有外带六支这种团子,我们要边走边吃,请用纸包起来。」

    ●

    沙滩上站著两个人。

    双方都穿著T恤和短裤,右手提著木刀。

    两个人体格相差颇大。

    承受著浪涛声响的两个身影,一个个头不高,另一个不但高出一个头而且体格十分健壮。

    观众则聚集在与海相反的方向,也就是岩地前面。身穿泳装、套著T恤、站在最前面的少女,手上拿著哨子:

    「那好,全龙交涉部队代表,出云觉对抗,呃」

    「优秀少年代表飞场龙司如何呢?风见学姊。」

    风见连头部没点就用中气不足的气力吹起口哨:

    「好好好那开始。」

    「呜哇这比被无视更加狠毒!!」

    不过大叫起来的飞场看到坐在风见旁边的少女以後,表情马上就变了。

    从垮下的表情变成笑容。

    被他送以笑容的金色长发少女,虽然身穿黑色长衫与白色连身裙,却丝毫没有流汗的迹象。她只是面无表情地看著飞场那边。

    「没事的,我会想办法搞定这件事,美影姊。」

    在飞场这样说了以後,过了一会儿美影才点点头。

    她抱紧拐杖,再次点点头。

    哨声响起後已经过了十几秒。

    但是,站在拍岸海浪附近沙滩上的飞场与出云都没有动。

    飞场一直盯著前方。

    出云就在正前方约五公尺处。

    右边是海、左边是岩地,这里是平坦的沙地。

    双方的武器都是拿在右手中的一把木刀。虽然他其实比较擅长空手搏斗,不过也从祖父那里充分学习过用剑的方法。而且

    和武神交手时也多半是用剑战斗。

    3rdG当然不可能没有投射系的武器。

    但是在和机械一体化的时候,视觉能力与预测计算的速度全都要接受机械辅助。把自我意识中想要做什么事的想法当成开关,用附加的变焦镜头把对方的举动看成慢动作画面,如此一来就可能预料出对方的下一步。

    甚至就连炮弹也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因为基於概念设计出的光学兵器,就输出功率而言多半都无法打穿他的装甲,所以在他重视预测的观念下,都能够躲开。

    不过连续使用那种功能的话,会对机体造成负担。

    要掌握主权,比起回避,果然还是要靠力量与速度先发制人。

    必备的招式是接近以後不给对方时间判断状况的拔刀斩与连打。

    然後飞场用个头不高的身体,修习著能够配合自己快速回转速度的攻击方式。

    那是对身材高大的对手很有效的攻击方式。只要钻进对方怀中施以连击,一切就结束了。

    现在在他眼前的出云,有著充分高大的身体。

    他的身高约一百六十公分,对方差不多有一百九十公分吧。

    相对於只要屈起身子就能攻击到对方腹部的他,对方却只能在他头颅上方挥来挥去。

    出云学长会主张使用木刀,是为了加大攻击范围,以便可以确实的打中我吧。

    即使手构不到,但只要握著木刀,就可以用木刀前端打到他了。

    如果出云学长打的是这个主意,那就不能大意了,飞场这样想。

    他转动手腕把手中的木刀轻轻转了一圈,看著前方。

    「那么,我要出招罗。」

    「喔。」

    出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又用右手拿著原本顶在头上的木刀。

    周围的观众们都停下动作,变得严肃的气氛传了过来。在那片无言中,出云甚至还说:

    「这事虽然也有让我提不起劲的地方,不过,来吧。」

    他的话让飞场皱起眉头。

    「你在说什么?自己提议的却提不起劲?」

    「因为不管是赢是输,都有各种考量在里面对吧所以不好玩啊。」

    「你不是喜欢战斗吗?」

    「我是喜欢战斗啊。」

    出云说:

    「可是你又怎样呢?以学长的身分这样一想,就教人没劲了。」

    这时候出云动了。

    他漫不经心地向前踏出一步。

    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战场变小。

    飞场看著正前方,同时以眼角余光确认战场左右的状况。

    右边是海,左边是岩地,岩地前有著美影与风见等人。

    在风见旁边,有个叫做黛安娜的德国UCAT监察官坐在海滩洋伞下的椅子上暍果汁,那身黑金配色的泳装可以算是犯罪了吧。

    不过美影姊一脸担心的表情也好可爱,真想过去摸摸她。

    当他在想著这种事的时候,正前方的出云已经停下动作。

    距离五公尺,只要踏出几步就可以攻击到对方的位置。

    仔细一看,出云也在看著他这边的同时,以眼角余光确认岩地那边的风见。

    他在想的事情和我差不多吗?或者是在想著更加惊人的事呢?

    在这个叫做模拟战的战场上,飞场忽然对对手抱持著一种亲切感。不过

    「」

    出云已经重新握好从他的方向看来算在左边的木刀。

    果然是要打下盘。而且是状如拄杖直指下方,用手掌整个包住木刀尾端的握法。

    要用单手出招吗?

    用双手握刀的斩击虽具有威力,但是因为要使力,所以出招速度慢。出招要快的话,就要靠转动手腕或摆动前臂使出的单手攻击。

    出云的架势,是考虑到他的速度才采用的牵制型打法吧。

    出云一张略带困意的表情,让飞场判断不出什么来,不过看来还是盘算过一番了。

    从飞场的方向看去右边的那只脚呈外八步,位置比较前面。用意是当飞场向右边移动时,他的身子也可以马上动起来对应。

    当飞场往左边动的时候,他用抓在左边手上的木刀砍过来就好。

    既然如此。

    往正前方冲过去就是最安全的。

    从正面冲过去的时候,最需要提防的果然还是左边的木刀。对方只要手腕一转从地面挑起刀尖,在距离一旦拉近後,可能根本就不会进入自己的视野范围。

    当发现到的时候,很可能下巴或侧腹已经中招了。

    不过在那个时候,对方应该也会被他打中吧,可是因为体格差异造成的伤害吸收量差距、再加上冲过去的速度对上的反击效果,胜於任何雄辩。

    就算对方撑得住,也不知道自己这边能不能撑得住。

    所以首先要先躲过第一击以後再想办法。

    以他们两个的体格差距,一般的攻击无法击沉出云。因为他连遭受到风见的攻击都不当一回事,所以要解决他,必须打出足够的伤害量才行。

    可是一定要解决掉他。

    就算不能拿到完全胜利,飞场还是希望能够打倒出云。

    为了一个理由。

    这也是为了不让他们再牵扯进来。

    他希望能够守住对3rdG战斗的优先权。当先前美影拜托他的时候,他再次确认了那点。要和3rdG战斗的是他和美影。

    虽然交给力量决定并非他的本意,对於学长学姊们来说也很失礼,不过打倒年长的出云,也等於可以明确得出他们之间的强弱关系。

    虽然脑海中也浮现了叫做佐山的存在,不过飞场认为至少以战斗能力来说,佐山是不如出云的吧。

    所以打赢出云这件事本身,首先就是具有意义的。

    要怎么做呢?

    他的思考在一瞬间就解决了这个疑问。

    脑袋中刹那问就想到自己要怎么动。

    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只是长年来的战斗经验,让他组合出自己该采取的行动步骤,模拟出到胜利为止的流程而已。

    「」

    接下来就等待讯号了。他想要的是自己该采取行动的时机,也就是对方露出空门的时候。

    他等到了。

    是声音,从观众那边响起了风见的声音。

    「觉~你的表情再给我认真一点啦!」

    基本上这还是在帮他加油,飞场这样想。那是自己绝对得不到的东西。

    然後出云皱起眉头把视线送往风见的方向。

    「我说啊」

    在那一瞬间,飞场向前冲去。以前倾姿势用力往沙地踏去。

    「!」

    第一步就使距离缩短一半。

    胜负即将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