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上 第十一章 『错综的力量』
    大肆群集终将导致纷杂

    而碎片必将四散

    ●

    UCAT总部地下二楼的开发部正忙成一团。

    在地下区域的高段楼层中,这里是——

    「这里是最重要的区块!行动时不准忘了这点!不管电脑还是什么,都得用物理行为来搬!」

    拿着一米长尺敲打墙壁发号施令的是位白衣女性,她胸口的名牌写着月读·史弦。

    她站在开发部前端,一条连接仓库与武器库的白色走廊上。这儿有面墙敞开着,露出后头的运输轨道。

    「只要利用武器库的货梯,不管是机材还是什么都能送到地下五楼去呢。」

    月读看着墙上的电梯控制面板。用来操纵武器库内四具大型电梯的面板上,正显示着至今未曾亮过的BF5字样。

    「高层竟然会把地下五楼那种机密区域解锁啊。」

    这时,一名抱着数捆设计图的男子到达,月读对他说:

    「鹿岛——纸类的话,就塞到下一班去吧。」

    「不用,这些都受过金属防护了,可以跟刀子那些摆在一起,要是烧掉就头大了。对了,月读部长,还有什么事要做啊?」

    「你看过地下五楼的平面图了没?」

    「看了,地下五楼跟相当于阁楼的通风管路平面图没错吧?」

    「对,只要入侵阁楼里的通讯回路,就算有通讯干扰——」

    鹿岛点点头说:

    「好,这样就能打电话回家跟奈津说今晚回不去了。」

    「哎呀,要是真的回不去,奈津非常可能会体贴地说『明晚我会烧一大桌菜等你回家哦』,一定会的!啊啊啊,好想让那些臭老美也听听看哦。」

    「你好像变得不管别人理不理你都会继续说下去呢。」

    「说什么傻话,那可是我的幸福证言耶。月读部长的先生也一定也难耐地扭着身体说过这种话的,他生前过得很幸福嘛。」

    月读想起了过去那段京还小,丈夫也在的日子。接着她开始想像丈夫拿着全家福相片,在工作场所爬行或在走廊上蠕动的画面,结论是——

    「……恶心死了。」

    「我懂了。现在情况紧急我就直说吧,月读部长你做人真的有点问题。」

    「那你的毛病应该是我的逆向量,还不快去照照镜子。而且,你说废话的时间能用来多搬一点东西吧?例如热田的那些。」

    「不用,反正热田的电脑里只有一堆怪歌。不知道美国UCAT听到以后,会不会觉得那是某个诡异的诈财宗教经文歌而产生混乱啊?」

    鹿岛说话时,一道人影从走廊深处接近。

    那是名扎着白底围裙的黑发自动人偶,她见到月读时「嘿啦」一声行了个礼。

    「这个楼层的掩蔽分离作业就快开始了,请准备好的人员搭乘电梯前往地下楼层。三、四楼已经开始在排队了,请尽快。」

    宛如在回答她的话似的,一道细小的声音响起。

    构成开发室的墙顶墙角传出阵阵撕纸般的声响。

    接下来是一阵震动。空无一人的开发室就像漂在海面的船那般,开始脱离走廊。开发室及相邻的制作室区块整个脱离,渐行渐远。

    月读看着分离处的缝隙,但什么也感受不到。

    那里空无一物,既无黑暗也无光亮。神秘空间似乎越扩越大,让开发室往未知的海洋飘去。

    自动人偶叹息般地吐了口气说:

    「——主要的概念扩张楼层,会在分离后固定住原来的一般楼层来掩蔽概念扩张楼层。分离后,这间开发室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原来是这样。为了避免任何记忆或纪录有机会留下线索而重建,干脆让整个区块失踪啊。」

    「嘿啦,若想复原该区块,就必须重新接回被切断的母体自弦振动——那必须由负责分离该区域的自动人偶来进行才行。最后剩下的,会是餐厅、图书馆、训练室等无谓场所,以及作为诱饵的新总部。」

    「新总部……?现在还有人在进行分离吗?」

    「嘿啦,既然最后的大工程,也就是开发室的分离已经开始,代表其他的作业已经完成,正逐步改写成一般区块。请两位赶快下楼,否则会被困进很可能无法修复的分离区块里。」

    仔细一看,走廊墙后的运输轨道上,已经开始搬运最后一批物品。开发部的每张熟面孔都各自将私物尽量搬上电梯,就像在比赛一样。

    ……简直就是战争呢。

    月读苦笑地望向开发室,新的墙壁已经逐渐浮现,回到最原始的姿态,也就是开发部以概念改造前的走廊。那看起来有些透明,而先前的开发室正在另一端越飘越远。

    「月读部长!」

    从走廊远端传来的呼唤声来自鹿岛。他让货运电梯低速前进,并在接连而来的人群中转向月读。

    「请快一点!」

    「知道啦!」

    说完,月读驱足小跑步,手不放心地扶在腰上,却又转过身去。逐渐消失的开发室前,有个自动人偶站在那儿。

    她一句「你也来吧」还没出口,自动人偶便鞠了个躬说:

    「我会一直等到这个空间被回收的那一刻。」

    她朝越飘越远的开发室纵身一跳,越过延伸数公尺的神秘缝隙,在无人的房间入口着地。

    「嘿啦,我判断,月读开发部长您不必为我担心.要拉回落入闭锁空间中的分离区块,必须由切断母体自弦振动的自动人偶重新连结。届时,分离区块里若有人可供互动,作业过程想必会更加安定。」

    自动人偶站在渐行渐远的开发室门口,转过身继续说:

    「在这里,有些像我一样不擅长战斗的自动人偶。我们擅长做家事、打扫以及保养房间——我判断这是适合我们的工作。」

    「————」

    「我判断人偶终究会被摆回匣中,也终究会藉由人手取出。我曾听说过,人若有心,『柯贝莉亚』的重现率就会上升……当然,当我明白其中涵义已是后来的事,但我们仍会因此等待打开盒子的那双手——而我判断,我现在的判断就是所谓的隐忍。」

    「…………」

    月读听完,目光短暂地落下。

    再次扬起时,她眼神有力,嘴角带笑,并回覆自动人偶刚说的话:

    「——我该说嘿啦吗?」

    「那我应该回答Tes吗?」

    自动人偶的声音变得粗哑,身影飘怱,渐渐难以辨识。

    落入神秘空间的同时,自动人偶再度鞠躬。

    她的道别已传不进月读耳中,身影也越趋模糊。

    「!?」

    月读回过神来,眼前已是单纯的墙壁。

    「——快点啊,月读部长!你又闪到腰了吗!?」

    月读从怀中掏出原子笔,往头探出武器库入口的鹿岛扔去。

    ●

    地表,夕暮跑道上的战斗逐渐整合为一。

    对付阿夫拉姆和希比蕾的机龙略为后退,引诱两人远离日本UCAT主力。

    这时冲进那短暂间隙的是——

    「又有运输机来了吗……!?」

    四架深绿色运输机在跑道上滑行,在间隙上形成一堵墙。日本UCAT队员看着踏出舱门的蓝色装甲服喊:

    「滚开啊混帐!你们那种脏兮兮的装甲服凭什么挡住我看希比蕾小姐战斗!」

    喷既之余,白色装甲眼将不断飞来的枪弹一一弹开。

    「关节部位,特别是脖子被打到就死定了!所有人给我拉紧领口!」

    队长阶级的男子一喝,众人立刻呼应、跨步前进。配备一米长盾的推得更深,持冲锋枪的也压低身子跟进。

    「妈的!」

    某个年轻队员啐了一声。在枪声、远处龙鸣声及从未间断的运输机引擎声之下,他说:

    「——我们还是不能用实弹吗!?」

    答话的,是手持盾牌掩护他及后方队员的队长级人物。

    「这次的战斗,并不是对付1st和3rd那样明确的『敌对交战』。我们该打的是想翻旧帐的家伙——不是UCAT的同伴。」

    「不会吧!?就政治手段来看,难道要等他们打下这里头脑冷静以后,再对他们说『你们用实弹打我们的模拟弹,所以你们要道歉』然后交换利益?我们只是谈判的筹码吗!?」

    抱怨的队员身旁,一名以步枪进行狙击的中年队员瞬时向后弹飞。

    倒地队员的右肩关节缝隙已被子弹打穿。

    年轻队员压住作势起身的他。

    「别乱动!等救——」

    「那种事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先把枪交出来再说。要是你有空在那边抱怨不开枪,干脆交给我用左手继续打。」

    他似乎对无法动弹的右手不以为意,坐起身用左手打开腰间的急救包。

    年轻队员想帮忙,却被中年队员制止。

    「你说的是政治问题。确实就政治结果而言,我们只不过是工具——但是现场也有现场的结果,你看后面。」

    他们回头看到的,是日本UCAT的伪装输送管理大楼。

    「到现在,美国UCAT还没有一个人能到那里面去——这就是现场、现在的结果。只要我们放过一个,我们就会愧对自己的工作。但是,一旦我们成功守到避难结束,我们就能要那些政治人物乖乖做好自己的工作。」

    说完,他伸出拿急救纱布包压着右肩的左手,连血也不擦。「交出你的枪跟弹药,然后离开这里——只要能让你成功避难,我就算尽到责任了。」

    一道枪声有如回答般从旁钻来。

    队长的盾牌进出金属音。背对着那声响的年轻队员则是……

    「————」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垂着双眼,将手上的冲锋枪交给中年队员。

    中年队员点点头表示理解,用下巴朝伪装输送大楼指了指。

    「快去吧。」

    但紧接着他便皱起眉头——

    「喂!」

    并对年轻队员的动作发出呼喊。

    交出冲锋枪的年轻队员缩肩屈身,拿起丢在一旁那把手动上膛的狙击步枪,短吁一声。

    「瞄不准的人就在一边洒子弹吧——我只好将就一点啦。」

    「小心使用啊,我的枪上刻着女神的名字呢。」

    「我的也有2nd类的名字啊。」

    年轻队员嘟哝一声、伏下身来,将枪托抵在肩上,架好位置。

    然而这时金属音响起。

    声音就像从空中往下施予打击一般,而且十分响亮。接着——

    「……!」

    站在眼前的队长级男子被轰倒在地。

    「这是……」后方队员们连吸气都来不及,就出现了个人影。

    距此约十公尺处,有个身穿灰色西装的长者。

    对方用蓝眼睛看着他们。

    「是那里吗,是那里没错吧——只要经过那里,就能开出一条通往背后建筑物的路。」

    话刚说完,年轻队员、中年队员,以及后头的所有队员同时扣下扳机。前端刻有「模拟」一字的模拟弹,随着1st-G概念加护往目标飞去。

    但对手一弹指,就阻止了这一切。

    可谓豪爽的金属音在两者间进发,朝地面笔直坠下。

    所有子弹都被钉在地上,而对手的右手再次高挥。

    「没用的、没用的,日本UCAT——就凭你们的伪恶是阻挡不了正义的。」

    话音刚落,手持步枪的年轻队员猛然起身。

    「什么伪恶跟正义——跟现场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一站起身就扣下扳机,同时弹指声响起。

    而且是两次。

    空中传来两声已听过数次的金属音。

    一声击溃枪弹,另一声在年轻队员头上响起。

    「——!」

    空中有个影子。

    黑白相间的影子,背着微染黯紫的天空飞跃着。

    影子用左手接下年轻队员头上响起的金属音。

    「!」

    那人影的左臂从肩部脱落,但本身并未受到余波影响,一个转身便降落于地面。

    这人穿着黑色与白色的服装:日本UCAT战斗用女仆服及战斗用围裙。这两件衣物的顶端,是头红色短发。

    「美国UCAT监察欧铎先生,欢迎莅临日本UCAT——我是日本UCAT的自动人偶,名叫八号。」

    一鞠躬俊,八号转向背后看看年轻队员和后方所有人。

    「避难已经完成,请各位也加入避难行列,我们会代为掩护。」

    说完,她的表情改变了。

    她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双眼眯若弯月,红发任风吹抚。

    「——我们判断要将完成任务的各位视为贵客迎接。」

    随着这句话到来,后头有了新的动静。

    是女仆群。众多女仆从总部入口窜出,手拿重机关枪、盾牌或刀剑,在被当作最终防卫线的建筑物前排成一直线。

    「我们背叛了3rd-G并流亡到Low-G,最后在神田安身,因此和3rd-G的全龙交涉毫无关联——这些是开发部搬不进地下的装备,请让我们用以招待来自美国UCAT的客人。」

    随着说话字数增加,她落在地上的左臂渐渐浮起。

    手臂飘离地面后,飞向八号的左肩。

    在金属摩擦声中,连结宣告完成。

    同时——

    八号的衣摆,裙子和围裙的衣摆散出了无数小杂物,有螺丝、弹簧、小铁板、塑胶板等等。

    它们在八号缭指驱策的重力下重新组合。

    「这些全都是单纯的手枪——只不过共有三十二把。」

    八号让所有枪浮在自己周围,直视着正面的欧铎。她以夕阳最后一抹嫣红为背景,替三十二道火力填装弹药。此起彼落的填装声中,红发自动人偶双唇微张,一面浅浅弓身致意一面说:

    「——请享受我等的服务。」

    她冲向前去。

    ●

    八号开始疾奔。

    在重力控制及四肢动力调节至「强」后,八号以自己的意志舞动身体。

    她因此获得时速数十公里以上的移动速度,以及近十公尺的跳跃距离,还有——

    ……因散热不及导致的运作时间缩减。

    她是接待用的自动人偶,而非战斗用。

    她的战斗知识是透过共通记忆,从先前留在3rd-G的自动女仆们身上得来的,而且是与全龙交涉部队战斗时的记隐。

    当时战场上的自动人偶,将自己的运动性能设定为略高于人类,因此无散热之虞,能战斗到最后一刻。

    但现在不同,对手、目的和所需时间都不同。而现在的自己——

    ……我判断,我已整合了所有自动人偶的记忆。

    八号跃起,越过美国UCAT。为了吸引他们的目光,也为了接近邀自己深入战场的欧铎。

    她在柏油路上着地,并直接踏步奔跑。这时,敌群的目光追上了她并以枪弹袭来。

    不要紧。在三十多具自动人偶的复制记忆里,这种程度的动作模式也在其中。

    八号边跑边展开五指,朝由前接近的小队挥去。

    枪声响起。

    那是浮在她背后空中的三十二道枪口各自缠着敌人开火的声音。

    黑色手枪势如蜂群,于空中自在飞舞并冲进敌阵,开始向四面八方射击。

    悠游空中的枪,所瞄准的并非机构式装甲服的关节部,而是其余突起处。这能让贯穿力低的手枪子弹造成「面」的威力,而着弹点平坦的模拟弹效果更佳。

    例如对举起的指尖进行精密射击,无论对象穿有何种装甲,都能利用其冲击力震开手臂。若打在颚尖就有钩拳的效果,若能射中外部装甲的边缘,就相当于猛力冲撞该部位。

    但是必须瞄准的点,几乎都位在动作最剧烈的部位末端,能否高速判断并精密射击将是命中的关键。

    八号的机械力正足以执行这点。

    一支对她进行突击的小队,正沐浴在凌厉的定点打击之下。

    有人因小腿的加速制动器被从旁射击而跌倒;有人被击中头盔护颚正下方而浮空;更有人因背包右侧被连击而旋转,轴心脚膝盖再遭到左方射击而趴倒在地;甚至有人架好机枪准备迎击,枪头却被横向打中而误击身旁队友。

    这一切,都是手枪、模拟弹、接待用人偶等最弱枪支、最弱弹药及最弱人造品所造成的。

    整个场面,只剩下枪声余韵、有如长出羽翼般的枪群,以及在最前端奔驰的八号。

    在八号眼中,欧铎正轻快地后退。

    于是她立刻加速。

    天色正逐渐由紫转黑,跑道上的金属声也逐渐被机龙的脚步声及运输机引擎声所取代。

    这证明撤退正顺利进行。

    但为了完成任务,还有件事非做下可。

    ……那个男性。

    美国UCAT监察拥有的能力。

    以弹指为信号,以来自上方的力量冲击对手。

    乍看之下,可判断出那应是重力系概念的打击,但真相及性质仍然不明。刚刚八号虽在掩护队员时在空中用左手接招,仍有几点不甚明了。

    若分析不出个中奥秘,恐有碍于今后的对策研拟。

    从遭受攻击的物体不会反弹来推测,那是种重力攻击而不是单纯冲击。

    而力量会从指尖飞向可称为着弹点的空中,接着往斜下释放。若有障碍物冲进其间,则会优先受到攻击。

    攻速极高,且具有一击必杀的威力,能连同日本UCAT的防护概念本身一同击倒。最大射程约为三百公尺,似乎没有次数限制。

    ……能判断出这力量在中、近距离效果最强。

    然而,即便由远距离进行狙击或任何攻击,欧铎都能以高速打击防卫。

    ……含有攻击或侦测的概念吗?

    八号展开双手,放低身子接近正面的欧铎。

    距离约三十公尺。

    欧铎背后约一百公尺处有架蓝色机龙,正以尖锐的鼻尖顶飞了某个物体。

    那是白色的武神。

    但那架两臂及躯干皆以碎裂的武神附近,不见希比蕾的踪影。

    仔细观察后,发现众多运输机的另一侧,有五道烟缕缕升空。八号判断,那是希比蕾和阿夫拉姆在地面上击倒的物体所产生的。

    跑道上也没有阿夫拉姆的身影,八号明白这里已是她个人的战场。

    「贵宾全都迎进门了,现在只需要清理他们通过的门庭——」

    与欧铎的距离已缩短至二十公尺。

    八号右肩前移,右臂如挥出刺拳般伸展。

    空中的手枪随相同节奏展翅高飞。

    装填声取代了振翅声,手枪以八把一组排成四列,不停飞去。

    目的地是欧铎周围半径五公尺的位置。

    一群水平绕圈、一群偏西绕圈、一群偏东绕圈,最后一群则包围着其余三群,以最大的倾角绕欧铎公转。

    这景象彷佛是手枪所构成的天体图。

    它们各自变化绕行速度,希望能让欧铎迎击时产生空隙。

    八号将精神集中于枪群的动作,接着跃起。

    她在奔跑途中让身体侧旋一圈,一个前翻将裙摆甩向夜空,洒出里头的金属零件。

    八号左手运指操纵重力组合零件,并将新完成的火器置于手中。

    「这是狙击枪『钢铁小丸』——虽然是反小型战车武器,但填装的是模拟弹,敬请安心。」

    随着她本人高速移动而接近欧铎的言语,引发了对方一阵大笑。

    欧铎高举右手说:

    「有趣!有趣啊,自动人偶!想用手枪压制我的攻击,再以狙击枪从极近距离发射高速子弹让我无暇防御吗!?」

    八号没有回答,继续突进。

    她在奔跑时产生的风中甩动右手,允许手枪们射击。

    八号瞄准欧铎四肢末端,特别是右手掌,并从难以迎击的背后,瞬间瞄准右肩胛基部等等,挥动右手时所必须的人体部位。

    现在还有时间让欧铎先迎击一次,也许到时候就能辨明那力量的真相。

    但是——

    ……只要现在就打倒他,就不需冒险了。

    八号想到这里,抽动手指。

    射击。

    「!」

    三十二道枪响四处回荡。

    八号冲进十公尺范围内,并为了接近欧铎踏出最后一步。

    这时,她看到欧铎背后一百公尺处的蓝色机龙正面朝着她。

    略为向下的双颚朝她敞开,口中蓄有光芒。

    是龙炮。

    ……难道……

    八号开始预测,但这状况并不存于复制来的记忆中。

    「——他想用龙炮攻击自己!?」

    这疑问立刻成为现实。

    能将小型屋舍吞没的粗大苍白光柱横扫过跑道。

    光柱随着烧焦的声音直接射向欧铎。

    命中前一刹那,欧铎弹响手指。八号盘算的迎击开始了。

    但是他的右手并非朝向八号,而是背后。

    「啊!」

    八号预测到欧铎的目标,而发出意外的惊叹。

    弹指所产生的力量射程约有三百公尺,而他身后一百公尺处的机龙也涵盖在内。

    金属声在口吐龙炮的机龙嘴下响起。

    欧铎的力量化为巨响冲散了龙炮的下半部。

    「——!?」

    含质量的光束下半在龙的正面被击溃,扩散于柏油路上。龙炮热度虽能烤焦柏油,却未将之贯穿,反而像跳弹般在路面上飞散。

    但定,八号的高性能视觉元件见到了奇异的事实。欧铎的攻击——

    ……没有穿过龙炮?

    被穿透的竟是空间。他的力量并未削过龙炮,而是将龙炮通过的部分空间——

    ……从上方击溃?

    为什么?八号不禁心生疑问。比起击碎空间,削除光线应该更为省事,用他的能力做一道墙挡住光束下半也是较简便的做法。

    八号明白了。欧铎的攻击方式并非单纯的重力攻击,而有着某种特性。只要利用那点,也许就能获胜。

    不过——想到这里,她视野中的机龙突然停止放射龙炮。

    下半部被完整削去的半圆光柱带着斜角朝她飞来,被削去的部位正好通过欧铎。

    而上半部将直接命中她。

    八号的预测成真了。

    「!」

    她并未感受到龙炮的伤害,因为身体粉碎的瞬间产生过多资讯,导致全身感觉处理器断线。

    八号定神一看,自己的左下臂已消失不见,左胸到右腹侧遭到粉碎,背部到后颈部末端也有内部零件接触空气的感觉。

    ……我判断脸部也受到极大损伤。

    想赶快修复。这时,八号对自己的这个判断感到不解。现在应该没那个必要,为什么会有那种判断呢?

    但八号的判断仍持续着,她不想就此摔落地面。

    ……为什么?

    记忆为疑问提供了答案。

    答案就在前例里,过去败战时的记忆。

    那名少年对手,并未在胜利后压制或殴打她,反而将她抱起。

    ……啊……

    回忆到这儿,八号在心中认同了自己的判断。

    ……想被人类抱起,不想被弃置在地上,就是人偶的天性。

    若能平安修复,就把这段回忆向大家公开吧。八号的结论,承认了自己终究是个自动人偶。

    接着她任由自己落下。

    「————」

    并在接触地面前,将意识切换到休眠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