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上 第十三章 『相互的言语』
    凝神观察

    纵然擦门而过

    也得看对方的内心

    ●

    在铺满榻榻米的三坪房间中,有两个弯着腰的身影。

    两人在天花板的萤光灯映照下,和气地将头探进壁橱下层。

    「原川大哥,啤酒总算都拿出去了,床也铺好了呢。」

    「我这边的布幕——也挂好了。」

    「哇!」

    穿着男性睡衣的希欧从壁橱钻出来,跪坐着轻轻拍手,等待原川也爬出壁橱坐在她身边。

    原川仍穿着外出服,手握剩余的布幕挂勾退出身子。盘腿坐下往前看看,壁橱下层已被短短的布幕遮满。

    「……看起来好寒酸。」

    「怎、怎么这样讲人家要睡觉的地方!」

    「就用这寒酸抵销你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吧,希欧·山德森。」

    这话让希欧缩成一团,侧眼看着原川,两肩下垂。

    「对不起……不过我只要一个人就会想起讨厌的事,变得很不安……」

    「你遇上的的确不是寻常事。不过接受警方保护或是去IAI等等,能想的我都替你想了啊。」

    「可是真的不必那么麻烦——」

    「你已经把我的生活弄得一团糟了,这点你千万别忘啦,希欧。」

    在希欧说「好」之前,已过了数秒。

    原川转过身,只看到她低垂的头。

    「话说,你完全没想过会被我袭击吗?」

    「我相信原川大哥。」

    希欧抬起头,两手防卫性地浅抱身子,但眼睛盯着原川。

    「原川大哥很,那个、这个……」

    消失的语尾让原川顶了顶下巴。

    「说说看嘛,我不会生气啦。」

    「可、可是你已经在生气了呢!」

    原川叹了口气,心想这家伙真难沟通。他将晚餐时用过的矮桌拉近,手肘撑在上头。

    「我先说清楚,听好罗——要是我真的对你怎样了,该怎么办?基本上,最后一班电车发车前,商务旅馆的柜台应该还有人,所以我要说清楚,你也好好考虑一下。住在素未谋面的男人家里,如果出事了你该怎么办?希欧,这不是安不安心的问题,而是会不会多个心理阴影跟着你一辈子的问题。」

    「可是我觉得那种事不会发生耶。」「你凭什么那么肯定?」「难道原川大哥想强迫希欧做那种事吗?」

    希欧歪歪头。

    「如果想的话,刚才洗澡——还有准备晚餐跟刚刚整理壁橱的时候,不是有好几次机会吗?」

    「要是我突然抓狂怎么办?或者之前的一切都是我精心策划,决定在深夜一点某个数值满档时才攻击你呢?也许我现在说这些,都只是为了博取你的信赖呢?」

    「……那么……」

    希欧摇摇头,弯下眉梢。

    「不管到哪里去都是一样的呢……一个人住旅馆时很可能会有人半夜开锁闯进来,或是半夜口渴出门买饮料的路上,甚至一大早离开房间时……什么事都不能相信了不是吗?我虽然不太相信自己,可是对他人……」

    希欧没有说完。

    过了一段无言的时间后,她吐了口气继续说:

    「再说,心里有企图的人都会要人安心的吧?为什么你要强调自己有犯罪的可能性?」

    「当然是先讲白了好事后避责啊。我说过我是坏人但你仍执意留下,就是你的错。」

    「那原川大哥等等就会袭击我了吧?因为你是坏人呀。」

    希欧睁大眼睛。

    「——那么,我想逃也逃不掉吧?会现在出手呢,还是要带我去旅馆等我换衣服才出手呢?还是等到用机车载我去哪里的时候,或是明天陪我去公墓的时候……猜不到呢。」

    希欧淡淡地笑了笑。

    「……那么一来,希欧就只能说——要做就现在做吧。以前那些讨厌的事都会突然发生,而且每个人都要我赶快逃。」

    希欧环顾室内,看着紧闭的门和窗子。

    「现在的话,那个、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也不会逃走的。」

    希欧吸了口气,似乎下了某种决心似地拉正衣襟,对着原川将跪坐姿势重新打直,并将上身向前倒下、两掌贴地。

    「……麻烦你了。」

    「——快去睡觉!」

    原川气贯丹田地大喊。

    ●

    原川在心中啧啧有声。

    「可恶」的想法从他呐喊的根源不断涌上。

    ……感觉真糟。

    希欧吓得弹起身子。见到她的表情,就忍不住想说些什么。

    ……啊啊,感觉真糟。

    而且——

    ……对她跟对我都是……

    「那、那个……可以住在这里吗?」

    「我放弃说服你了。」

    「——非常感谢。」

    ……笑屁啊,笨蛋。

    原川指向壁橱,希欧便像只猫似地轻扭身子掀开布幕,并点亮里面的台灯,最后回过头来。

    「那个,手机……放在这里没关系吗?」

    「登录钮按下去最上面就是警察局电话——要是你不相信我就按吧。」

    苦笑响起,希欧跟着眯起眼睛。

    「那是我对原川大哥起疑时的事吧。」

    她往壁橱深处窥去。

    「还有,原川大哥……」

    原川立刻猜到希欧想说什么。

    「里面的书架吗?」

    「对……睡着之前可以拿几本来看吗?还、还是说那些几乎都是男性取向的……」

    「那种的都给学弟了,你就放心看吧——只剩下一堆不怎么样的小说。」

    「不是耶,都是古典小说之类的哟……把标题翻成英文后,有几本我知道呢。」

    「意外吗?」

    「不会。」

    这回答挑动了原川的眉梢。穿睡衣的希欧臀部伸出壁橱,另一端的脸朝书架说:

    「我又不能未卜先知,所以他人的一切对我来说全都是意料之外……反过来说,有什么都很理所当然。」

    「你也会有那种意外吗?」

    原川一派轻松地问,还以为会得到兴趣、喜好之类的回答,可是——

    「——不可能的。」

    她在壁橱中回过头来无奈地微笑,接着又转了回去,但下一秒——

    「啊,是格林杰的《麦田猎手》耶。我以前的某个学校有,可是在转学前没有看完呢——这个借我看哦?」

    语气听来很开朗的希欧爬到布幕边。

    直到她拉起布幕分隔彼此,原川的肩头才终于放松。

    「我要关灯罗。」

    「咦?可是我这里的灯还开着,不用那么早关灯吧……」

    「你想等到累了再爬出来关灯啊?我这里还有别的灯,没事的——还是你想关门让外面暗一点啊?」

    「不要,那样子很闷……」

    「那好吧。」原川起身关灯。

    壁橱里传来希欧调整姿势造成的织物摩擦声。原川从自己的衣物中取出数位随声听,将耳机摘下。

    接头插进电视后,原川戴上单边耳机,将频道切到体育新闻。他一只耳朵听着棒球报导,另一只耳朵听着希欧的翻页声。

    ……别人的翻页声啊……

    这声音还真令人怀念,原川心想,并用手肘顶着矮桌继续看电视。

    这时,一声「那个」传进他耳里。

    「什么事啊,希欧·山德森?」

    「……我只是想一定要在睡着以前说声谢谢而已。」

    「我听不太懂你在说啥。」

    虽然对方没有回答,原川却也乐得轻松,因为他觉得希欧不好沟通。

    他想想原因,却在转瞬间寻获答案。

    ……刚好相反啊。

    两个人的血亲都不在身边,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生活。

    但是在某种不明过去的影响下,希欧开始怀疑自己,而那份不安似乎就是她不断转学的原因。据她早上和晚餐时聊过的那些话,杀害她母亲的是——

    ……恶魔……吗?

    巨大足迹与金属片的确让人难以置信,但无论真相为何,出了人命是不争的事实。之后缠着希欧的种种流言,都是与事实无关的猜测与误解。

    然而,希欧仍然相信他人。

    尽管她也怀疑自己真是遭恶魔附身。

    ……而我——

    原川脑中全是相反的念头,烦得他用顶着矮桌的手猛搔头发。

    ……感觉真糟。

    早先的想法又浮上心头,而且还有件事使他挂心。

    那是先前对话中某个小小的应答。

    ……不可能的……吗?

    方才在学校操场时,她在跑道上停下脚步,也是因为——

    「觉得自己办不到吗……」

    「咦?」

    这声音让原川暗自弹响舌尖。

    「——我在说棒球比赛啦。新球队『Kemco之星』的主炮彭巴萨尔又熄火了,所以我不小心念了几声,抱歉。」

    「真的……是那样吗?」

    「希欧,你怀疑我不是Kemco之星的球迷吗?」

    「不、不是这样的,那是个人自由啊,而且希欧也是『纽约羊鸡回老家队』的球迷呢。可是、那个……」

    希欧问道:

    「是不是我惹原川大哥不开心了呢——」

    听她这么说,原川缓缓吸了口气。若这口气能挡下他想说的话,那么另一种想法也会浮现。

    ……的确是呢。

    他的确这么想过。希欧那个磕头让他有些郁闷,但对象不是希欧,而是自己。然而——

    「……没那种事,你过敏了。」

    原川一边说,一边抓住心中郁闷的尾巴。

    那是条「她」、「自己」,以及「不可能」等关键字构成的尾巴。

    虽然不知道能拉出些什么,却有种将其和自身现况叠合后就能更明白、更能体会的感觉。只是——

    原川停止思考。

    如今的生活是各种现况妥协出来的,若是只因为不满或郁闷就改变,可能会面临崩溃。

    ……而且我还得赚母亲的住院费呢。

    他将希欧与自己作比较。希欧恐怕明天下午就会回到原来生活,与自己的接点因而消失,自己的生活也将恢复正常。

    所以会吐露些微不满也是情有可原。原川心想。

    ……照原样就是最幸福的吧。

    这是积极的想法。

    想到这里,原川下意识地将目光停在房间角落,停在从壁橱搬出的啤酒罐上。他将身子移到矮桌对面,拿起一罐啤酒打开。

    「那个,原川大哥?」

    左手边的壁橱里,有光线渗出的布幕后头传来希欧的声音。

    原川单膝立起说:

    「什么事啊,希欧·山德森?如果你想问书的内容,就先回答我在麦田里画神秘圆圈与苏联卫星联络的间谍到底是谁吧。」

    「不,我想他就是正从东方天空飞来的光体里的机组员呢——呃,现在好像不该讲这个?那个……啤酒好喝吗?」

    「——不好喝。那你跑步时舒服吗,希欧·山德森?」

    「咦?」

    疑问词之后是衣物摩擦声,应该是她坐起身的声音吧。

    不是要睡了吗?原川皱起眉头时,听见另一道声音。

    「……跑步很累……可是很舒服哟?」

    「那听起来很像被虐狂的自白耶,希欧·山德森。不过喝啤酒和跑步一样,行为本身才——」

    原川突然中断自己的话。

    ……什么都没做的人没资格说这些吧。

    「那个,原川大哥,对不起……」

    「我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啦,希欧·山德森。」

    话声一断,希欧的衣物摩擦声又传进耳里,那是她重回睡姿的声音。

    原川轻叹一声、垂下肩头,朝布幕看去。

    他看见了希欧。

    不过那并不是希欧本人,而是壁橱里的台灯灯光投射在浅黄色布幕上的剪影。

    希欧朝壁橱隔板微微弓身,两手伸向胸口。

    「………………」

    领口敞开,衣物滑落肩膀。

    剪影显露出了希欧肩部以下的曲线。

    接着,在原川眼中有如在演皮影戏般的希欧将脚伸向一边,悄悄地、一点一点地将身上的衣物褪至脚尖,身体却在这时失去平衡。

    「啊!」

    原川顺着传进耳里的声音答腔:

    「怎么啦,希欧·山德森?」

    「啊、没事,只是在准备睡觉而已。」

    ……她习惯裸睡啊?

    这种人在美军基地里倒是不少,也许在美国本土还有一大票吧。

    原川起身,不再打扰希欧更衣。他一只手拿着啤酒罐,关电视、拔耳机。

    「那个,你要去哪里呢?」

    「检修机车。我会把门开着,有事就出个声吧。还有——日本初秋还蛮冷的,脱光睡觉小心感冒啊。」

    「啊、好的,谢谢——呃、你都看到啦……」

    原川没回答,迳自走向玄关。

    背后传来布幕卷动声,应是希欧探出头来了吧。

    ……真是个怪女孩。

    原川打开门,踏出屋外。

    迎接他的是整片夜色,明月正呙挂空中。

    ●

    眼前有个近似黑暗的场所。

    这是个毫无任何外来光线的地下空间,相当宽广,超过三百公尺见方的水泥地上摆有数个货柜。而围住南、西、北三方的墙上,有着肋骨般的金属挡板,而这些肋骨正支撑着逾五十公尺高的天花板。

    而东侧的地面、墙、及天花板都被切断,只剩一个巨大的垂直洞穴。

    在这被仁形墙围起的区块中,紧急手电筒的青白灯光以不短的间隔照亮黑暗,宛如昏暗的街灯。与其说它是照明,不如说更像是被搁置的光点。

    可是,这里还有别种光线。

    西北侧墙角,在货柜堆与墙壁之间有块宽约二十公尺的空间,里头有些光线。

    此处满足白炽灯与萤光灯,数量难以估计,投射方向也各自不同。由这些光线构成的空间,足足沿着墙壁延伸了两百多公尺。

    在光中有无数个人影,他们正打理着自己的工作。

    一群医务员位于墙角,数个以床单制作的简易手术台上躺有伤患,一名娇小的女性正向四名老人及其他医务员下达指示。

    「听好了,贴疗符时一定要注意关节位置,知道吗?这点一忙起来就容易忘记。还有你,女性队员医疗区在对面的箱子后面!」

    在医疗人员身边,受过治疗的伤患们正各自在睡袋或气垫床上或坐或卧,甚至面对面捧着掌上型电玩相互较劲。

    「哈哈哈,这下子你辛苦养大的皮卡虫就是我的啦!虽然脚上的枪伤很痛,不过我总算又收服一只神奇妖怪罗——想用没背光萤幕的旧机种和我挑,就是你最大的错!」

    「难道你这家伙是看上这点才故意跟我打的吗……!?」

    「——你们两个很吵耶。我打了一个晚上,安静点让我好好睡个觉。」

    如此交谈的伤患身边,退避于此的技术员们正以各自行李划分私人空间,和主管级人员讨论如何整理这次战斗得到的资讯,或是调整交货日期等。多数人已使用墙上的电源启动带来的电脑,并连接区域网路。重回工作轨道的人也不少,其中一人正——

    「——结果跑来这里还是得工作啊?」

    「哎哟,实战部都出动保护我们了,现在就换我们做点事弥补一下,大概是这种情况吧。有空的话就去那边帮个忙。」

    白衣身影指向位在避难者们东侧的餐饮区。会议用的长桌被当作配膳台,上头摆着大锅和篮子,另一头的是餐厅大厨还有——

    「好~老师已经替大家做好饭罗~尽量吃吧。今天煮的是炖肉汤,以巧克力和大骨为汤底,再豪迈地用青豆、牛肉和酪梨熬成的哦。疲劳的时候最需要吃点甜的了,所以还加了鲜奶油呢~真的很不错哦~就热量面言。」

    「老师我有问题,味道好不好呢?」

    「……老师不喜欢问这种问题的学生哟,」

    另一端稍远处、整个区块东侧的巨大垂直洞穴边缘,同样有数个人影正聚在墙边。

    「好了,至少现在能用手机透过紧急电话线路对外联系,也能用我的摄影机传送画面。」

    说完,白衣青年拾起头。他面前那具原本装在墙上的紧急电话已被拆下,从中拉出的传输线正连接在笔记型电脑和无线收讯装置上。

    「美国那边正在上面针对手机等无线通讯设备散发子扰电波——不过只要有了这个,就能反过来利用他们的线路,甚至窃听呢。」

    「你先测试看看吧,鹿岛主任。」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白色装甲服、手持巨大白色长枪的少女。白衣男子.鹿岛对这背后传来的话点点头,从怀中取出自己的手机并按钮。

    收讯装置亮起红灯,接着转绿。

    「——真的能正常通讯呢——奈津?啊、抱歉,今天工作很忙回不了家——嗯,要花点时间陪陪外国客户罗,搞不好明天也要这样——到我老家去?现在的话会被抓去田里割稻哦——哈哈哈,奈津好勤劳哦——啊、嗯,没关系啦,背后的视线有什么好在意的,还有——」

    「觉……你以后绝对不能变成这种人哦。」

    「放心吧,千里。我会永远在旁边粘着你的。」

    「好啦好啦。」穿上装甲服的风见苦笑一番、扫视周围,而这里只有——

    「鹿岛主任跟飞场啊?希比蕾正在接受治疗,阿夫拉姆部长和月读部长都在负责指挥。我们从安全的伪装下水道赶来,竟然没事好做……」

    「我们这种前卫就是战斗用的跑腿嘛——其他事就交给专家吧。」

    出云的话让风见看看手边。她右手中是从这个区块的货柜里取出的G-Sp2,同样换上装甲服的出云也拿着V-Sw。一旁的飞场则是——

    「……你怎么没和美影在一起啊?」

    飞场无精打采地说:

    「是啊,我到学校点完名以后就来UCAT做武神射击训练之类的,不过美影姊因为昨晚的战斗让她还有点想睡所以去补个眠,结果……」

    「可是啊,飞场,你怎么没有陪着她啊?而且自动人偶们应该也会到休息室去要人避难吧。」

    「我那时是到餐厅去替美影姊准备一些起床后能吃的东西,可是美影姊会像猫一样在床铺以外的地方到处睡,比如窗帘后、地板上之类的。我想她这次大概是躲到床底下,巡视的人才没发现……」

    「她还真是野性呢……」

    「哎呀,那就是美影姊可爱的地方嘛,每天早上找她跑去哪里已经是——为什么你们都背对我躲得远远的啊!」

    风见和鹿岛面面相觑,而鹿岛皱起眉低声说道:

    「这个嘛……一个年轻人陶醉地说那种话,老实说还蛮恶的呢。」

    「鹿岛主任,现在时机不错,等等我拿面镜子给你照照。话说回来——」

    风见用空着的手叉起腰,抬头望向充满黑暗的天花板。

    「上面的隔板没问题吧?」

    「目前开发部的人正在阁楼里强化防护。他们会张设好几层不同的概念性障壁,之后就得和时间赛跑了……不过我们也不清楚美国UCAT认真起来会怎样,期限大概只有两天左右吧。」

    「两天?」

    回答风见的是出云,他戏谵地笑了笑说:

    「今天他们能为了突袭镇压成功而乾杯,可是明天各国UCAT就会开始问他们概念核到手没,光是用还在准备之类的藉口只够他们撑过明天——后天,也就是第二天,这个藉口就会变成谎言罗。」

    「既然我们已经来了,就请你们尽管放心吧。」

    风见轻声笑了笑,不过——

    ……敌方的机龙有两位数啊……

    「还真难搞呢……」

    「用第三型态赶快解决不就好了?」

    风见朝身旁出云的声音抬起头。出云指着G-Sp2说:

    「我们全龙交涉部队的武装都是以打穿龙为基准制造的耶。」

    『我会加油!』

    G-Sp2液晶上的文字使风见会心一笑。

    「也对。」

    风见点头称是时,敲打着笔记型电脑键盘的鹿岛说:

    「——就这样,我正在用你的电话联络九州的长崎UCAT,真的可以通话哦。」

    「和佐山连络上啦?」

    「当然呀。」

    鹿岛微笑,并单手拿起摄影机,往货柜堆走去。

    风见也挪步追上鹿岛。

    这时,她注意到脚下并不平坦。

    原因是来自埋在地上的数条宽面引导沟槽。

    若将货柜摆上搬运台架上的沟槽,再以电脑操纵搬运,就能从墙边的升降台移到跑道旁的发射场。

    「G-Sp2跟其他东西都是在这个上面移动的吧。」

    『很好玩哦。』

    「是吗?」风见歪头质疑,走在前面的鹿岛也停下脚步。

    「也差不多了。」他转过身来,从怀里掏出手机。

    「——佐山吗——是啊,吃饱就好。看得到画面吗?是啊,镜头故障有点杂讯可是还好?那就没问题了吧。」

    风见看到鹿岛的摄影机朝着自己,立刻举起一只手,但这打招呼的对象不是佐山,而是新庄。

    「鹿岛主任,你来这里做什么啊?」

    「哦,我有点东西想给你们看看,是关于5th-G的。」

    鹿岛看向左方的货柜堆。

    那里有个远比货柜巨大的东西,形状是——

    「龙……?」

    「不是的。虽然这个全长四十五公尺,要用十八台轨道升降台搬运,还大到必须九十度旋转后垂直升降……」

    风见看到的物体形似蓝色与白色的巨大长剑。那摆在大型搬运台上的物体确实将近五十公尺长,高度却不足十公尺。尽管各处有凹凸起伏,但平均高度只有五公尺,最高点的后头突起部也只有七公尺左右。

    然而,整体看起来就像只前端尖细的卧龙。

    风见终于发现,这个物体其实融合了两种形状。

    「巨大长炮和伸长的龙……?」

    「名字写在搬运台的板于上——暮星炮,虽然我也是初次见到啦……拥有半个5th-G概念核的武器,好像就是这个。」

    风见倒抽一口气。同样地,站在她两侧的出云和飞场也都停下了动作。

    「这就是……」飞场首先出声,但没有继续说下去。风见明白,当一门炮大到如此,除了仰头观望之外,实在不必多说些什么。

    ……这么大的东西要怎么用呢?而且……

    眼前的暮星炮,比貘曾展示的过去中那尊还要巨大。

    为什么呢?就在风见疑惑地歪头时,黑暗深处、炮的彼端传来了某种声音。

    「——真的是好久没看到这个了呢。」

    声音的主人是——

    「赵医师……?」

    符合这三个字的人影出现在暮星炮上方。

    「赵医师……您怎么跑到那么显眼的地方去啊?」

    「少废话。反正我工作刚告一段落,也到了想放松就会稍微登个高的年纪——话说回来,现在和这家伙重逢,还真是时候呢。」

    趟医师耸耸肩,继续说:

    「不过那也是因为笨蛋山德森翘辫子的关系……虽然我还称不上是代理人,不过我们先来聊聊他吧——不说好话,只挑坏的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