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圣双去来篇 往日凯歌篇 3-3 新的手杖
    晨光从窗户射入室内。阳光照耀之下床铺的枕边,小小的东西一边呢喃梦话、一边揉揉眼睛爬起身来。那是个女性体态,只有巴掌大小的小妖精。金发金瞳的她,就连背后震动着的羽翼也闪烁着金色的光辉。妖精拖动着当作睡衣披在身上的白手帕问道,

    「诺薇儿?」

    找不到原本睡在身旁的人,让她发出声音询问。代替回答似的,寝室的门打开了,

    「早安,爱丽丝心」

    早一步醒来,如同往常一样穿着青色法衣的少女,就凛然站在那里。淡紫色的瞳孔。整齐绑好让她显得朝气蓬勃的栗色头发。经历旅行的风霜,却依然白嫩的脸颊。那明朗的表情以及语调令人完全想像不到,她昨天悲伤的哭泣了一整晚。

    虽然惊愕,

    「早、早安,诺薇儿今天你很早起来啊」

    爱丽丝心仍然平静的回答了。少女突然展露笑容,

    「是啊,因为今天除了是受章典礼之外,还有一件要早点起来、做好准备、全力去做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呢?」

    「今天,我一定要让吉克大人心服口服的承认我是他的从士」

    爱丽丝心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俩现在所在的马克诺利亚大圣堂,已经正式承认诺薇儿圣道女的身分,今天就要公开的将的纹章颁发给她。但是──昨天,诺薇儿知道了她的导师吉克,打算将自己托付给独自离去。

    再加上无法达成吉克提示的考验,这个能够继续与吉克一同旅行的条件。就这样,昨晚只能整夜悲叹的诺薇儿却──

    「你怎么突然振作起来了呢?」

    「因为我决定了」

    诺薇儿笑着回答。那清爽的笑容正代表着,诺薇儿在哭尽眼泪最后所得到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决心。

    「愿意听听我的想法吗?爱丽丝心」

    不自觉的,爱丽丝心满脸正经的点头了。诺薇儿花了一整个晚上坚定的志向,哪有不去了解的道理。

    「我决定──」

    爱丽丝心吞着口水、紧张的聆听。知道内容之后,她更是吃惊的瞪圆了眼睛说道,

    「哇啊诺薇儿,不留遗憾是很好啦但是这也。算了,现在的你谁的建议也听不进去了吧」

    然后妖精突然笑出声来继续说道,

    「不管诺薇儿将来怎样、做了什么,我永远都是你的朋友」

    对于诺薇儿来说,这正是最能够给予她勇气的一句话。

    「不过这么快就重新振作诺薇儿还真是坚强呢」

    「因为我知道了如果不够强悍,是没有办法胜任吉克大人的从士的啊」

    「硬跟的从士能够做到这种地步,还真了不起啊」

    爱丽丝心感叹的说道。

    接着,两人一起吃过早饭。诺薇儿也拜托修道院的人们替她送早餐去给吉克。然后,正要离开修道院的宿舍的时候,

    「加油吧,诺薇儿!」

    诺薇儿自己激励自己,随即,

    「是的,我会加油!」

    大声回答自己的样子,让其他的圣道女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还真是干劲十足啊」

    在一旁悠闲细语的爱丽丝心陪同之下,诺薇儿踏着坚定的步伐往大圣堂去了。

    过了一会儿──

    一名男子伫立在修道院门前,往来的过客都对他投以好奇的眼光。

    男子称得上帅气的五官之上,装饰着燃烧起来一般的红发。披戴在柔韧身躯之上的是,下摆破烂的白外套、红护手以及黑皮革铠甲,一身杀气腾腾的战斗装扮。但是男子肩上的东西却十分不搭调。

    那是把巨大的银色的──

    「铲子」

    「铲子啊」

    不把路过圣道女们的细语当一回事,男子将今早送来的早饭放入口中。此时,有人向男子说道。

    「吉克,你要找诺薇儿的话,她已经出去了」

    说话的是沉稳伫立着的一名婆婆。

    她的名字是爱雷米尔˙菲尔提尔──正是地位最崇高的几人之一,也是这次诺薇儿受章仪式的审查长。

    「昨天那么冷淡的丢下她,今天怎会突然特地来迎接她呢?」

    婆婆也知道了吉克给予诺薇儿考验的事情。

    「今早送来的食物是平常的味道」

    「早餐是平常的味道?」

    男子──吉克点头,

    「她如果钻牛角尖,食物的味道会改变」

    「会变得又咸又辣对吧」

    婆婆同意的笑着回答。如果知道将被吉克留在这里,诺薇儿的料理肯定会变得又咸又辣。婆婆似乎在审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她说虽然知道不该这么做,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这样引起你的注意」

    突然,婆婆好像察觉了什么事,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普通的味道也就是她看开了吗?」

    吉克点头。早上送来早餐这件事,正是诺薇儿还是自认是吉克从士的证明。

    「如果单单只是看开就好了」

    「那么你是担心她想不开,才特地过来看看情况的吗真是爱操心的挖坟者啊。还是你改变想法,想要把诺薇儿继续带在身边呢?」

    「不,她受章之后就正式隶属于了」

    「当然,我们会负起责任,接纳诺薇儿。但是因为担任过你的从士,诺薇儿才能够年纪轻轻就继承那份力量,这也是事实呀」

    「我的使命是追讨德拉克洛瓦」

    「这我当然知道吉克」

    「诺薇儿的母亲被德拉克洛瓦的手下杀死了。我不想再将她卷入我与德拉克洛瓦的战斗之中」

    「吉克之所以全力配合你,是因为我们认为只有你可以阻止德拉克洛瓦。圣法厅的最强军团而且过去还曾经是德拉克洛瓦好友的你不单单是光靠武力阻止德拉克洛瓦,他为何反叛圣法厅还有席拉那时候为什么非死不可的原因,我们还寄望你能够找出这些答案」

    面对保持沉默的吉克,婆婆静静的说道。

    「席拉过去是这块大陆首屈一指的是她治好你的左手的吧」

    「是的」

    「你的左手能够再度握剑,这是好事,还是。就如同这个答案只有你自己知道一般,也有些答案只有诺薇儿自己知道」

    「只有诺薇儿自己?」

    「那孩子已经不恨任何人了啊。不管是杀死母亲的人、德拉克洛瓦还是她自己的母亲」

    「在审查的时候,她提到这些?」

    「当时她这么说道,因为担任你的从士,才让自己能够不再恨任何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吉克」

    吉克没有回答。很难得的,这个男子也有答不出话来的时候。

    「的确,诺薇儿曾经固执的认为你是完美的,也可能因此犯下过错。但是这些都是因为,她与你都只是撑杖者啊」

    「撑杖者?」

    「这是的教义之一哟」

    婆婆温和的微笑。

    此时,大圣堂的钟声大大的响起。

    不久之后,受章仪式就要开始了。

    「为什么诺薇儿能够不再恨任何人这个答案你就自己向诺薇儿询问吧。在此之前,也好好看看她盛装受章的模样吧」

    青色砖瓦配上精致的装饰,如同大朵鲜花一般的大圣堂大厅,现在挤满了将要出席受章仪式的人们。

    通过审查的数十名圣道女,一个一个被叫到台上领取的纹章。这些圣道女的亲属或是监护人们也随之抱以热情的掌声。

    大厅的角落,吉克板着一张脸伫立着。他突然移动视线,找到了坐在大厅柱子装饰上面的爱丽丝心。

    爱丽丝心也察觉到吉克,偷瞄他一眼之后就迅速转过头去,显出一副焦躁不安的模样。让吉克皱起眉头。

    爱丽丝心的举动很奇怪。本想她会全神贯注的注视台上,等待诺薇儿的名字被叫到的时刻。但是出乎吉克的意料,她显得坐立不安,就彷佛还有其他在意的事情。

    吉克迅速轻巧、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移动位置。瞬间就来到爱丽丝心的正下方。

    又有一个名字被叫到。圣道女到台上接过纹章,掌声跟着响起。

    乘着拍手的空挡,爱丽丝心又往吉克刚才所在的方向看去──她呆住了。

    「咦狼男怎么不见了」

    狼男,这正是爱丽丝心因为吉克锐利的眼神,半开玩笑的替他取的绰号。

    「喂,矮个」

    吉克却突然从正下方发出声音。

    呜,爱丽丝心倒吸一口气,好不容易忍住因为惊吓差点叫出口的悲鸣。

    「我、我才不矮呢,只是娇小了点而已」

    她压低声音,嘀咕着朝下看着吉克。

    吉克用可怕锐利的眼神往上看,

    「诺薇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你瞒着我」

    他毫不客气的直接问道。爱丽丝心点头,

    「是啊,难怪她要我不要随便靠你太近」

    话没说完,她又呜的一声吸了一口气。

    「我什么都不知道。诺薇儿没有下定任何决心」

    「决心?她决定要做什么?」

    「呜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就在爱丽丝心连忙拍动羽翼,正想要飞也似的逃走同时,又有一个名字被叫到了。

    那正是诺薇儿的名字。吉克以及爱丽丝心同时闭嘴、往台上望去。

    娇小的诺薇儿,沉稳的上台并且向观礼者以及高位的圣道女们敬礼。

    「诺薇儿──」

    婆婆念出将要颁发的称号头衔。

    审查官们,先仔细的分辨出附着在每人身上的圣性,再为新人们选定了合适的称号。突破严格考验,顺利得到与母亲相同称号的诺薇儿,静静的低下头去。

    婆婆将装有纹章的项链高举,稳重的挂在诺薇儿脖子上。也许因为她正是这次最年轻的受章者吧,周围响起特别热烈的掌声。

    本来应该同感喜悦,忘形的随着观礼者拍手的爱丽丝心,现在却似乎有点紧张的望着诺薇儿。

    「诺薇儿到底决定要做什么?」

    吉克再次询问了,让爱丽丝心又僵直了身体。

    突然──吉克感到强烈的视线,迅速的将注意力放回台上。

    胸前刚得到的纹章、闪烁着光辉。诺薇儿笔直的以挑战性的眼神凝视吉克。吉克也不发一语的注视回去。

    「诺薇儿决定要做什么你最好直接问诺薇儿吧」

    爱丽丝心说道。吉克表情认真的望着诺薇儿,确实而沉稳的点头了。

    于是诺薇儿把眼神从吉克身上移开,凛然从台上下来了。

    圣道女们以祈祷祝福的歌声欢送她。

    被授与纹章的正统啊,愿你的前程充满喜悦以及幸福──正是这样的祈祷。

    「转告她我在昨天的地点等她」

    吉克以罕见的严肃语调宣布。

    「呜、我知道了」

    被压倒的爱丽丝心勉强回答。

    外套猛然甩动,吉克就这么走出圣堂。

    那彷佛正要上战场的惊人气势,就连吉克走后好像都还残留在空气中一样。

    爱丽丝心不禁吞口口水,

    「加、加油啊,诺薇儿」

    她忍不住以祈祷般的语气说道。

    受章仪式结束之后,得到纹章的圣道女们以及她们的亲属、监护人等也杂乱的准备离去,此时,

    「爱雷米亚大人──」

    有个人这么叫住了婆婆。婆婆回过头来,带着爱丽丝心的诺薇儿就这么表情认真的站在眼前。

    「怎么了呢?诺薇儿」

    婆婆温和的询问。然后诺薇儿突然恭敬的低下头,

    「非常对不起您」

    她这么开口了。

    「怎么回事呢?请详细的说给我听吧」

    婆婆仍然态度柔和的继续询问。

    诺薇儿这才抬起头来,

    「我,决定了!」

    她将今天早上告诉爱丽丝心的事情再一次,详尽的告诉婆婆。婆婆虽然也吃惊的张大眼睛,最后还是沉静的点头,表示自己尊重诺薇儿的决心。

    「如果这是通往你的真实的道路的话,我并没有阻止你的权利。但是,我有一件想要再次提醒你的事情」

    「请问是什么事?」

    「那是在面试的时候,我曾经询问过你的事情你认为自己的力量是完全的吗?」

    诺薇儿紧咬自己的嘴唇。这正是她这几天的审查期间,唯一无法好好回答的问题。

    审查官首先询问诺薇儿「你认为自己的力量伟大吗?」。指的就是诺薇儿从母亲以及圣女拉普洁尔的灵魂那里所继承的两股力量──透视之力、以及幻视之力。

    因为母亲、拉普洁尔以及引导自己学会如何使用这些力量的吉克,对于诺薇儿都是非常伟大的存在。

    于是诺薇儿回答「是的」。接着审查官继续问道「你认为自己伟大吗?」

    诺薇儿这次回答「不认为」。

    然后审查官再次以「如果别人说你伟大,你会认为自己伟大吗?」来试探她。

    诺薇儿还是回答「不认为」。

    之后,又经过一些其他的问答。婆婆却还是再三的提出关于力量的问题。

    「你认为自己的力量是完全的吗?」

    诺薇儿就在这里,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虽然十分清楚自己还不能够完全使用这些力量。

    但是即使将来真的能够熟练使用这些力量的时候,这些力量真的可以称为是完全的吗?

    母亲、拉普洁尔以及吉克,对于诺薇儿都是伟大的绝对存在。

    但是这些力量到底能够称为完全的吗?

    对于依然无法充分发挥力量的诺薇儿,答案似乎在非常遥远的前方。

    「你现在还不明白也行。但是总有一天,你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会来到的」

    当时的婆婆是这么下结论的──

    如今却再次面对相同的问题,

    「我不知道──即使我顺利得到纹章,我仍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诺薇儿毫不隐瞒的回答了,

    「你不是等一下要去见吉克吗?那么,最后就要他好好教导你这个问题的答案吧」

    「是的」

    「好好加油啊」

    「是、是的。非常谢谢您。与吉克大人会面之后,我会再来找您」

    留下这句话,诺薇儿离开了婆婆。望着这个凛然离去的娇小身影,

    「诺薇儿你也一样是撑杖者啊」

    婆婆细声说道。

    圣堂后面的空地,吉克毅然站在这里。他脱下铠甲、护手放置在地面,呈现无防备的状态。

    肩膀仍旧扛着铲子,静静的遥望着清澈的蓝天。

    他偶而张开又握紧左手,彷佛在重新确认自己的握力。因为婆婆的那一句话,再度唤醒了他从前的记忆。

    过去──

    为了阻止自己的伙伴抢夺无辜村民们的粮食,吉克的左腕在争斗中严重负伤。当时的医生悲观的宣布,也许他的左手再也不能握剑。

    (不要紧。我可以医治你的手腕)

    「席拉」

    当时这位优秀的女性露出光辉灿烂的微笑。这份回忆彷佛温柔清澈的和风一般吹过吉克胸中。

    (我希望我的左手能够维持现状──)

    当时吉克情急之下,

    (因为这是伙伴所留下的,非常重要的伤痕)

    他这么说,拒绝女子的医治。

    (我无法原谅这些伙伴,所以斩杀了他们。但是至今,他们仍然是我重要的伙伴)

    然后女子以无尽温柔的笑容,

    (不要背负伤痕,请背负他的罪恶吧。然后祈祷总有一天,他们能够得到你以及被害者们的原谅)

    (不要背负伤痕,而要背负他的罪恶──?)

    吉克察觉,她的这个忠告比任何的医治都要有效。

    (人人都该被治愈喔)

    席拉的话语成功化解了吉克斩杀重要伙伴的罪恶感。不止如此,她的言行还给予吉克在德拉克洛瓦面前平等应对的勇气。

    「多亏有你,当时我才能与德拉克洛瓦成为真正的战友席拉」

    仰望苍天,吉克呢喃流露出心声。

    「我无法原谅德拉克洛瓦。还有是否该收诺薇儿当作从士。这些事你会怎么看待呢?」

    透彻的蓝天没有任何回答。一切的问题只是溶解在那无限的空间之中。

    德拉克洛瓦的手下杀死诺薇儿的母亲的事实,彷佛旧伤一般让吉克的胸中一阵疼痛。

    「我能够背负德拉克洛瓦的罪恶吗?」

    就在他喃喃自语的同时──

    空地的那一端,诺薇儿带着爱丽丝心出现了。

    「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

    诺薇儿恭敬的低下头。

    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笔直的凝视吉克。

    对于极度认真的诺薇儿,吉克沉静的再次问道,

    「你能够讨伐我吗?」

    面对这再三的询问。

    最初,诺薇儿回答「怎么可能」

    第二次,她明确的回答「可以」

    如今──诺薇儿坚决的如此回答了。

    「如果这是我的任务的话,我将亲手讨伐吉克大人。决不让其他任何人插手」

    吉克微微的点头。

    爱丽丝心紧张的吞口水,离开了诺薇儿身旁。充满在吉克与诺薇儿之间的紧张情势,猛烈的让她连一句加油都说不出来。

    咚轰!吉克将铲子插入地面。喀的一声转动握柄,紧握后来出现的第二握柄──猛力抽出一把闪烁银光的利剑。

    用剑尖刺入地面,吉克在自己的周围划出了一个半径约一个手臂的圆圈。

    「这个圆圈是我的生命。你靠三步过来,从那里把我赶出这个圆圈」

    诺薇儿确实的靠近三步。

    不过双方的距离还是有十步左右。

    这个距离,正是吉克不能一刀斩杀诺薇儿的极限距离。

    只要再靠近一步,吉克就能一瞬间逼近并且斩杀诺薇儿。

    这正是诺薇儿能够压制吉克剑术的最近距离。

    「如果我能够将您赶出那个圆圈,您会承认我作为您的从士吗?」

    吉克明确的点头的瞬间,

    「我看见飞箭!」

    随着诺薇儿的呢喃,一根金色的飞箭就这么突然漂浮在她眼前的空间。

    幻视之力──那正是想像那里有那个东西,并将那想像的幻影实体化的能力。

    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实体化,诺薇儿并没有办法将人类、动物这类形状复杂的东西,或是火、水这类形状不固定的东西给实体化。

    即使如此,眼前这根飞箭仍然等同于实际的飞箭,能够射穿身体、也能够夺走他人的生命。

    飞箭迅速划过天空,让吉克稍微扭动了上半身。一道拖曳而出的修长金色轨迹,就这么啪的一声突然消失在吉克身后。

    反应迟了一步的爱丽丝心现在才感到恐惧。

    如果吉克没有闪开的话,飞箭已经贯穿他的胸膛了。昨天无法好好瞄准吉克放箭的诺薇儿,现在正以炽热的眼神瞪着吉克。

    间不容发,第二箭、第三箭已经同时飞出,狙击吉克的脚以及腹部。

    此时,吉克第一次挥剑了。刀光一闪劈开了两根飞箭。

    诺薇儿丝毫不畏惧那猛烈剑风,屏息似的再度集中意识。

    瞬间出现了几十根飞箭,如同雨点一般朝吉克落下。

    但是每根飞箭都非常小。飞箭的威力以及速度会随着数量增加而弱化。

    吉克冷静判断,用剑挡开可能射中自己的飞箭做出闪躲的空隙。其中却只有一根飞箭,保有之前的攻击同等的速度以及威力。

    以其他数十根飞箭作为掩护,这根飞箭才是诺薇儿真正的攻击。但是吉克立刻察觉、挥剑挡下。掩护用的箭雨,同样也是一根都碰不到吉克。

    诺薇儿咬紧牙关。

    她既恐惧又气愤。同时却也感受自己比起过去更加信赖吉克。正因为相信吉克一定有办法挡住,才能够朝他放出如此强劲的飞箭。

    但是这样还是无法把吉克逼出圆圈之外。

    难以忍受的无力感笼罩着她,彷佛要把她微小的勇气拂去一般。但是诺薇儿凭藉着决心坚持着。这是自己决定要做的事情!这个信念支撑着现在的诺薇儿。

    自己已经没有任何身分,不是也不是吉克的从士。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名叫诺薇儿的微小存在。

    确信这个想法的瞬间──她突然领悟了。

    力量是不是完全的?

    其实答案非常简单,只是要实际体会却十分困难。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是完全的。就连能够招唤死者灵魂,被称为圣法厅最强军团的吉克。他也有充满无力感,内心纠葛争战、犹豫不决的时候。

    诺薇儿对于盲从吉克、认为吉克所有命令都絶对正确的自己感到可耻。这不是等同于变回到过去那个盲目的自己吗?

    如果──

    只能拥有不完全力量的人类,即使用尽全力却仍然犯下过错的话。

    自己似乎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吉克愿意说出自己过去的理由。吉克絶对不是因为憎恶才追捕德拉克洛瓦,也不会因为怨恨斩杀伙伴。

    他只是想要阻止他们继续犯错──

    「母亲」

    诺薇儿细声说道。过去自己曾经憎恨抛下自己死去的母亲。这念头浮现在胸中,又立刻消失了。她现在握紧胸前的纹章,鼓起全部的勇气继续放箭。

    吉克威猛的斩开、挡住飞箭的模样,给予诺薇儿更强的勇气。

    她需要足够的勇气,让自己能够实行昨晚思索出来的计划。至今放出的所有飞箭,都是为了提升自己对吉克的信赖、得到足以实行计划的勇气,是将信赖以及勇气一同提升到顶点的阶梯。

    如果失败的话──不,也许这个计划的行动本身就是个过错的话──阶梯的前面将是完全的黑暗。抱持着跳入黑暗的觉悟,诺薇儿继续猛烈的放箭。

    本来好像瞄准脚的飞箭,突然改变轨道、划出弧线逼近吉克的脸。至今都是直线的飞箭轨道突然急剧改变,让吉克一时大意。

    但是──吉克立刻举起左手,精确的一把捉住逼近颜面的飞箭。

    诺薇儿却丝毫不在意。

    她的目的,就是藉由这个攻击制造一瞬间的空隙。让停下动作的吉克无法挥剑阻挡、只能闪躲下一根飞箭的空隙。

    就在吉克捉住飞箭的瞬间,诺薇儿立刻放出下一根、也是攻击重心的飞箭。

    如她预期,吉克迅速的闪躲这根快如闪光的飞箭。就当吉克以为这金色的光辉将会消失在身后的时候──

    飞箭回来了。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一百八十度转向的飞箭,尖端朝着吉克的背后飞来。

    同时──诺薇儿却突然展开双手。

    吉克看到的是,突然展现无防备模样的诺薇儿。

    吉克察觉身后的飞箭,立刻扭身闪开。但是却等到飞箭飞越自己,他才惊觉这根几乎划过他腹部的飞箭的真正攻击目标。

    这个瞬间,吉克猛然张大眼睛,使出全身的力量向前跳跃。

    右手握住的剑柄挥动在空中的同时,左手也迅速的紧握剑柄。即使在战斗之中,吉克也很少像现在这样两手握剑。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双手使出最大的力量,把剑全力往下一挥。

    一瞬间,医治他左手的女子面容浮现在脑海之中。同时吉克左腕蕴含的堕气灌进剑中,让刀刃卷起青白色的火焰。

    那灌注了堕气的刀刃,转眼之间就追上了飞在眼前的飞箭──将那圣性气块形成的飞箭,彻底粉碎个无影无踪。

    「啊、咦?」

    爱丽丝心发疯似的叫出声音来。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吉克已经离开圆圈,在诺薇儿眼前挥剑了。

    「你是故意放出这种,如果我闪开就会射中自己的飞箭吗?」

    吉克细声说道。爱丽丝心愕然的僵直身体。原来吉克离开圆圈,是为了斩开狙击诺薇儿的飞箭。

    另一方面,诺薇儿以苍白的脸露出微笑。

    即使手脚都因为恐惧而无法停止颤抖,她还是面对吉克露出彷佛鲜花绽放的微笑,

    「我、这样是不是太卑鄙了呢?」

    如此询问的诺薇儿,眼角泛着泪光。

    「我、我只能想出这种方法了」

    吉克缓慢的把左手从剑柄上移开。

    「不准再次这么做了」

    他小声回答。诺薇儿胆怯的说道,

    「您离开圆圈了」

    吉克小小的点了头。

    「您离开圆圈了」

    诺薇儿以颤抖的语调再说了一次。那是混合着恐惧、不安、喜悦,全部的感情的语调。

    但是──吉克以沉重的声音回答。

    「我将担任你的监护人。诺薇儿你就加入活下去吧」

    诺薇儿激烈的摇头,

    「您离开圆圈了!」

    她大声叫道,斗大的眼泪也随之落下。

    「不会准许你跟着我走的。因为我当时是这么与她们说定的。你就以圣道女的身分在这里」

    「我也、我也离开圆圈了!」

    诺薇儿斩钉截铁的宣告了。

    「什么?」

    这句话大出吉克的意料之外。

    「狼男,你这个笨蛋!」

    爱丽丝心这个时候也受不了的大声叫道。

    「诺薇儿已经辞退成为一名,她就要把纹章归还回去了啊!」

    这正是诺薇儿的决心,也是她要爱丽丝心保密的事情。

    「辞退──?」

    十分罕见,愕然的无言以对的吉克。

    诺薇儿用力的点头,取下挂在胸前的纹章,笔直的望着吉克。

    「我已经跟爱雷米亚大人约定好,今天傍晚要把这个纹章归还」

    「为什么──那是你与母亲的羁绊啊」

    吉克呻吟着,他不能理解诺薇儿的心情。舍弃的纹章,等同于舍去与母亲的羁绊。这份亲子之间的羁绊,正是身为孤儿的吉克所渴望,却也是想追求也得不到的东西。她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舍弃了。

    然后诺薇儿把手按在自己胸前,

    「我的母亲就活在这里」

    她反过来告诫身为自己导师的吉克。

    吉克彷佛看见难以置信的东西一样摇着头,

    「但是如果你舍弃纹章的话,你的力量也──」

    即使如此,诺薇儿仍然点头了。

    如果无法担任吉克的从士,也不能成为的一员的话,诺薇儿将不被准许继续持有透视以及幻视之力。

    没有导师、也没有纹章却仍然持有力量的话,正是反抗圣法厅的管理、重大的背信行为。

    诺薇儿不单只是舍弃纹章,她连自己的力量、身分、一切都有觉悟要舍弃。但是──

    「我并没有失去一切。我还有因为吉克大人您的引导,重获光明的这双眼睛。还有爱丽丝心也在我的身旁」

    诺薇儿凛然的宣告。

    「我我的使命是追捕德拉克洛瓦」

    「这我非常清楚」

    「德拉克洛瓦的手下将你的母亲」

    「而后,多亏吉克大人您救了我」

    「德拉克洛瓦是我的好友」

    「是的,我知道」

    「我是要去阻止他,而不是讨伐他」

    「我知道」

    「那么,你为何还愿意跟着我。你不恨德拉克洛瓦吗?还有身为他好友的我」

    「因为曾有幸担任您的从士,我现在已经不恨任何人了」

    这句话,让吉克稍微屏息。

    「吉克大人,您是位能够背负他人罪恶的人物。正因为如此,您才想远离我为的就是不让我卷入那罪恶之中,不是吗?」

    诺薇儿以悲伤的表情说道。

    「如果爱丽丝心犯了过错。我也会效法您,与她共同背负那过错,连同欢喜以及悲伤都一同背负」

    因为努力表达出自己的内心,让她的声音稍微颤抖着。

    「吉克大人您是将过去伙伴的罪恶、德拉克洛瓦的罪恶、以及众多死者的罪恶一同背负的人物。多亏了您,让我能够不再怨恨德拉克洛瓦、也能够放下对母亲的恨意」

    接着她向着吉克,如同叫喊一般宣告了。

    「如果吉克大人犯了过错,我将以您从士的身分与您共同背负。哪怕必须要讨伐吉克大人才能背负那过错!」

    吉克吃惊的张大眼睛,然后陷入长时间的沉默。终于,他放松肩膀说道。

    「我,离开圆圈了」

    诺薇儿立刻再次绽放笑容──突然又忍不住放声大哭。

    「呜,我、能够担任您的从士,与您一同」

    颤抖的她已经泣不成声。爱丽丝心连忙安抚,她摸着诺薇儿的脖子,

    「能够与你一同旅行,对不对」

    为了保险起见,她代替诺薇儿确确实实的再问一次。

    「如果你滥用力量,犯下过错的时候。我将与身为我从士的你,一同背负那过错」

    吉克这么静静的说道。

    「抱歉,让你舍弃了最重要的东西了」

    面对道歉的吉克,诺薇儿,

    「我什么都没有失去」

    她满脸泪水的回答了。

    不久之后──为了归还纹章,吉克等人再次造访了大圣堂。

    「大家都得到答案了吗?」

    婆婆微笑着向他们问道。

    吉克静静的点头回答,

    「我很高兴,我的左手能够再次握剑──」

    因为吉克清楚的知道,如果他无法以双手挥剑的话,挥剑速度就追不上逼向诺薇儿的飞箭,当然也就无法斩落那把飞箭。

    「医治你手的那位的思念,至今都仍附着在你那左手啊」

    吉克再次点头。

    「啊,我是来归还纹章的」

    「你在这里稍微等一下,东西很快就要拿来了」

    婆婆却做出奇怪的回答。诺薇儿愣了一下之后,一名圣道女就拿着一柄细长的东西过来了。

    「希望你以撑杖者的身分接受吧」

    婆婆催促着。诺薇儿感到莫名其妙,却也乖乖的将东西接过来了。那是一柄以白木为材料,配上精巧雕刻的短杖。而且上面还镶着刻有圣印的宝玉,是一柄宝杖。

    「赐予诺薇儿˙爱尔塔夏这柄圣具,作为此人是优秀圣道女的证明」

    诺薇儿吃惊的望着婆婆。

    「对于而言,要先有背负更多责任的觉悟,才会舍弃某种事物。带着这根手杖,就代表你背负起这份新责任了,学会那个教诲的人所必须背负的新责任」

    「这根手杖代表──?」

    「你的力量是完整的吗?诺薇儿」

    为了提醒她,婆婆再次询问这个问题。

    诺薇儿握住手杖,摇摇头,

    「不管任何力量都不是完全的」

    她斩钉截铁的说道。说起来容易,但是却只有实际体会的人,才能够以这种百感交集的语调回答。

    「是的不管任何力量,都不过像是走向完全所使用的手杖。只有真正懂得这个教诲的人,才会被授与这根宝杖」

    诺薇儿仍然不能理解,她一脸茫然的拿出纹章,

    「啊,我这个必须归还给您」

    然后婆婆微笑的接下纹章,

    「诺薇儿˙爱尔塔夏我有使命要交给的你去执行」

    婆婆居然一边这么说道,一边再次把纹章挂回诺薇儿胸前。

    「啊、我不是已经辞退了担任」

    「全体的审查员一致驳回你这个申请」

    婆婆冷淡的态度。让诺薇儿哑口无言。

    「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拒绝接受大圣堂所授与的东西,怎么能够维持体制」

    她以稍微严厉的语气说道。

    「啊也许的确是这样没错」

    爱丽丝心在一旁轻松的赞同。诺薇儿拿起手杖以及纹章,坐立不安的问道。

    「请、请问我我必须担任什么使命」

    「这是只有你能够达成,非常重要的使命」

    彷佛感受到受章之前的那份紧张感再次袭击过来。婆婆对着紧张的诺薇儿如此说道,

    「现在有许多人正在追捕一个反叛圣法厅的重要人物。希望你以的身分监看其中一名追捕者,并且将他战斗的过程以及结果向报告」

    「咦──」

    「这名追捕者的名字就叫做吉克˙瓦尔海特。请偷偷监看他的动向吧」

    「请、请问,一定要偷偷的吗?」

    「这部分你酌量来做就可以啦。这个相当于圣法厅最强军团的男子,他的动向也非常注意。我们需要一个能够详尽报告的人。如果能够与这名男子一起行动是再好也不过了」

    婆婆一边说着,一边望向吉克。

    「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够阻止德拉克洛瓦。共同背负他罪恶的你一定能够办到」

    吉克静静的向婆婆低下头去。

    (不要背负伤痕,请背负他的罪恶吧──)

    席拉的微笑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德拉克洛瓦害死诺薇儿的母亲的事实,这次不再如同旧伤一般疼痛,而是化为沉静的罪恶感溶入吉克心中。

    隔天早晨,吉克等人离开了大圣堂。诺薇儿手持宝仗,充满朝气的追随在吉克身后。

    「撑杖者啊。所有的力量都不完全,只是像是手杖般的东西啊」

    爱丽丝心格外对这句话有感受,

    「就像我的羽翼一般。如果只懂得自由飞翔的话,最后只会落的一人孤独的下场吧」

    诺薇儿也微笑的看着手杖,

    「爱雷米亚大人就是为了不让我忘记这个教诲,才会授与我这根宝杖的吧」

    因为太短而无法实际撑在地面的手杖,却与过去盲目之时使用的手杖一样,给予她一种安心可靠的感觉。

    「嗯。那么对于狼男来说,诺薇儿就相当于这根宝杖一样罗」

    爱丽丝心却意外的以耍弄小聪明的语调这么说道。让诺薇儿立刻满脸通红。

    「讨、讨厌啦,爱丽丝心,你怎么这么说嘛」

    吉克并没有表示肯定或是否定的态度。他坚定的步伐丝毫没有停顿。诺薇儿笔直的注视吉克的背后,握紧新的手杖。

    终于,一条大道开展在一行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