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序章二
    ───圣杯战争

    那是从几百年前就重复着的大仪式

    参加了就必须要排除其它六人,赌上生存的互相残杀

    不知道圣杯战争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只是传说,在这冬木的土地上有着圣杯,过去有许多魔术师互相竞

    赛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得到被称为圣杯的宝具

    可是,圣杯的由来没办法确定

    虽然确定不是那盛过神之血的杯子,但那绝大的力量可与传说的那

    圣杯匹敌────

    没错

    传说中,圣杯可以实现各种愿望

    那所有权只有一人分

    一个圣杯能实现的,只有一个人类的愿望

    但是,在这土地上召唤圣杯需要七名魔术师

    一个奇迹,与七名协力者

    ……简单来说

    开始互相抢夺圣杯,只是时间的问题

    发端就是那种,像是常出现的利益争夺的故事

    七名魔法师平等地使用圣杯的力量,用许多从者与其它魔术师竞争

    能得到圣杯的魔术师只有一人

    结果就是,他们把曾是伙伴的六人视为敌人,开始凄惨的互相残杀

    那就是被称为圣杯战争的仪式,也是魔术师们的圣杯争夺战

    被圣杯选上的魔术师称为主人

    主人因为圣杯的恩惠而能得到强力的使魔

    ───主人的证明有两个

    召唤从者,使其服从

    还有约束从者,拥有三个令咒

    第一件事不用说

    昨天……不,正确来说就在几小时前……叫出的Archer成为了远坂凛的

    从者

    所以接着是第二件事

    约束从者的令咒要持续保护到最后

    这是身为主人,最重要的一点吧

    召唤Archer后,刻在右手上的纹章

    这就是令咒

    因圣杯而得到的圣痕,会因为召唤从者而变化的主人证明

    凝聚了强大魔力的刻印,不是永恒的,而是瞬间的东西

    这是用了就会消失的东西,跟形状一样,一画代表一次

    也就是说,只有三次

    失去这三次令咒的主人会无法使从者服从,面临死亡

    ……所以

    令咒是跟自己的性命一样,要慎重对待到最后的东西

    一开始就早早用了令咒虽然很头痛,但不是完全白费也不错

    再怎么说,从者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背叛主人也不奇怪的人们

    用一个令咒就给他套上项圈算是侥幸了

    ……整理重点就到这边吧

    当聚集七名从者时,圣杯战争就会开始了

    就不能好好睡觉了

    虽然不知道最后的主人什么时候会出现,但应该就快了,所以

    ────

    「嗯────已经,早上了……?」

    ……好累

    意识模糊地看向窗户,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过九点了……已经不是迟不迟到的问题了……」

    我睡眼惺忪地看着时钟,念着今天就不去学校吧,然后点头

    「……身体好重……好像身体重了一半以上一样」

    身体从床上起来,大大地深呼吸

    ……身体很累不是因为我早上不容易清醒

    Archer那家伙说过

    刚召唤从者的魔术师没办法自由地行动

    「────对了。我叫出的不是剑士,而是弓兵啊」

    清楚地想了起来

    当然可以的话是不想想起来,但就算否定也不能重来

    「……魔力恢复会要一天吗。今天就先练习吧」

    我慢慢地从床上爬出来

    ……跟以冬天来说有点温暖的空气,还有想爬回床上的欲望搏斗了

    一下

    接着,把睡回笼觉的诱惑在开始三秒打出局之后,在全身镜前稍微

    确认全身

    没有特别异状。除了身体内流动的只有一半以外一切正常

    「───算了,也不可能有什么异状」

    总之,我想趁现在确认现状

    我叫出的从者是弓兵

    是个对身为召唤者的主人没有礼貌的无礼者

    而且还加上不知道自己是谁

    ……呜哇。头好像突然痛了起来

    「……在那家伙的记忆恢复前宝具是封印的吗……想不起来也没办

    法用呢」

    虽然从者已经是很强的使魔了,但让他们成为最强的,是他们一定

    拥有一个强力的”最后手段”

    困扰的是,Archer说他想不起来那最后手段了

    「───算了,我这边也有错,只能想点办法了」

    没错,既然这样我们就得同舟共济了

    虽然祈祷他至少能早点整理记忆的混乱部分,但看那样子不知道是

    什么时候的事

    ……真是的

    看起来真是前途多难啊────

    「……呜哇。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客厅完全跟原来一样了

    本来只想要他至少把瓦砾收拾一下,做到这样我已经是超越钦佩的

    感动了

    那家伙也很在意他把客厅弄得乱七八糟吧。不然不可能做到这样

    该说是值得赞许呢,还是他是个好家伙呢────

    「太阳早就升起来啰。妳还真随便呢」

    「………………」

    前言撤回

    这个厚脸皮的,哪里值得赞许了

    「───早安。你还真能放松呢。随便使用别人家客厅的」

    「哪有,因为是过了一晚的房间嘛。哪里有什么都能把握喔。啊啊,

    我顺便把厨房也整理了。本来以为会再乱一点,不过是个准备很周

    全的厨房啊。以一个单人住的洋房来说很高级呢」

    「………………」

    头痛了

    我为什么得让从者确认我家的整顿啊

    虽然说从者是一群除了战斗的事以外都不想的人,这家伙,真的不

    是从者中的缺陷品吗

    「原来如此,好像还没完全清醒啊。虽然昨天很有精神,睡眠后就

    出现疲劳了对吧。───呼呣。红茶可以的话就喝吧」

    随便把别人的家摸清楚了

    Archer站了起来,用流畅的动作拿出新的茶杯,泡着呈现高级红色

    的红茶

    「────────」

    虽然有很多可以吐嘈的地方,但不可思议地没有想打岔的感觉

    Archer一连串的动作非常地纯熟,嗯,要说他很灵活也是挺灵活的

    「……算了随便。我累了也是事实,喝吧」

    我在椅子上坐下

    茶杯一声不响地伸了过来,总之先喝了一口

    ────啊,好好喝

    那当然,因为是中国红茶的春摘嘛。是我中意的茶叶中最美味的,

    泡得不好喝的话我会生气的

    话说回来,随便用我中意的茶叶我也会生气

    ……嗯

    虽然生气,但泡得这么好喝,在有意见之前就被幸福感充满了

    「哼呣。哼呣哼呣」

    「……等一下。你在笑什么」

    「哪有,本来想听感想的,但觉得看到妳那表情也不用问了而已」

    「────!」

    当,我把茶杯放在桌上

    「真可惜。趁热品尝比较好喔。如果我碍眼的话我就消失吧」

    「多谢招待,不用了。我可不是想要茶僮的主人。你也是,没有拜

    托你的事就不要做」

    「这样啊。也对,我也不是为了泡茶跟清扫才订契约的。既然妳这

    么说,以后我会注意」

    「嗯。我要的是身为战力的使魔喔。没听说过有熟悉家事的从者,

    也没有特别必要去做」

    「?没有特别必要,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有。随便你想没关系。重要的是───你想起自己的真实身分

    了吗?」

    Archer摇头说了声没有

    ……果然,事情很严重

    一个晚上还想不起来,就代表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想起来的吧。就算

    今天一天做很多试验,这样也────

    「我知道了,我会想想要怎么追回你记忆的方法。那么,准备出门

    吧Archer。刚被召唤对这城市还很陌生吧?我给你到街上介绍一

    下」

    「准备出门?不,没有那种必要吧。要出门的话马上就能出去」

    「我说啊,你打算那种样子出门吗?怎么看都不普通,给其它主

    人看到一下就知道是从者了不是吗。我可不打算自己公布我是主人

    喔?」

    「啊啊,这件事啊。那也没有问题。虽然的确有换衣服的必要,但

    那只有实体化的时候。从者本来就是灵体。不战斗的时候变成灵体

    会减轻主人的负担」

    「啊,这样啊。被召唤的英灵还是英灵嘛。给灵体赋予肉体的是主

    人的魔力,如果我把魔力切断的话」

    「自然,我们也会变回灵体。这样从者就变成像守护灵一样的东西。

    除了魔力线连系的主人以外无法观测。不过,因为能够对话要侦察

    是没有问题」

    「呜哇,真方便。那要找出其它的主人就真的很难了」

    「啊啊。不过魔术师对魔术师会有感觉对吧?从者也一样对从者

    有感觉。如果是了解优秀魔术的从者,连远方的从者位置都能掌握

    吧」

    ……Archer说的有道理

    主人是从优秀的魔术师变成的

    带有强力魔术的魔术师,也就很容易感受到魔力

    可是就我所知道的,这镇上没有带有那么大魔力的家伙

    「哼嗯……那,你怎么样?知道其它从者的位置吗?」

    「主人,忘了我是什么属性吗。寻找远方的敌人,是骑士做得到的

    吗」

    ……算了,也对

    Archer的魔力并不是那么强

    寻找远方敌人的这种魔力,我想只有像”魔术师”的从者那种人才

    有吧

    「我知道了。那总之先跟在我后面Archer。我给你看你被叫出的世

    界」

    「好像也不是那么新奇的东西哪。────重要的是。主人,妳有

    没有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咦?重要的事,是什么?」

    「……真是的。妳还没完全清醒喔。跟契约有关的最重要交换,我

    们还没拿出来喔」

    「跟契约有关的最重要交换────?」

    等价交换?

    不,本来从者的报酬就是参加圣杯战争这件事

    我们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必要的交换才对───

    「……妳啊。早上很胡涂呢,真的」

    Archer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说着

    听到那充满讽刺的话,让我想起一件事

    ……这么说来

    这家伙,还都没叫过我的名字

    「───啊。糟了,名字」

    「想起来了吗。算了,现在也不迟。那么主人,妳的名字是?以

    后要怎么叫妳才好」

    Archer像是闹别扭一样地说着

    ────果然。这家伙,是好家伙

    嗯,没有错

    因为交换名字这种事没什么意义

    从者跟主人,是因为令?而被迫成为的主从关系

    如果是跟普通使魔的契约,那交换名字就有着很强的意义,但主人

    跟从者不需要那种亲爱的感情

    可是,Archer却说那是重要的事

    那跟令咒无关,纯粹是以后一起作战的信赖证明

    「………我,是远阪凛。你喜欢怎么叫都可以」

    我不诚实地,故意冷淡地回答

    ……算了,还是用主人话是妳这种外人的叫法比较轻松,这家伙也

    一定会那么叫吧

    可是

    Archer像是在咀嚼似地念着「远阪凛」之后

    「那就凛。……啊啊,这个声音跟妳其实很相配」

    说了这种很夸张的事

    「────────」

    「凛?怎么了,脸色好像很怪」

    「────啰、啰唆!好了快点走吧Archer!总、总之已经没

    有悠闲的时间了……!」

    哼地一声,我转过脸走出去

    不甘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不甘心

    Archer那家伙,该不会是为了让我觉得不甘心才那样说的吧

    「……有可能。那家伙的话一定是这样」

    没错,就是这样

    所以脸上发热跟心跳全都是那家伙的奸计

    要小心啊我

    因为以后就得跟这种不老实的人合作了

    我带着Archer出门

    我们住的城市,冬木市,是由两个很大的町构成的

    过去的街道留下来的这里,深山町

    还有隔着一条河,现代化正在开发的新都

    我家在的是古老的街道,深山町那边

    这深山町,又分成两个大的部分

    外国移民住的地方,这洋风的街道是一边

    然后另一侧,背靠着山的古老和风住宅区是另一边

    因为两边都在山坡上,要说是郊外也是郊外吧

    这个被和风跟洋风夹着的正中间街道,是比较普通的

    要说有多普通

    就是这么普通

    这里是深山町的分歧点,从这到我家是洋风住宅区的坡道

    另一边是和风住宅区的坡道

    经过邻町新都的连接桥、学校、商店街,最后通到山上的柳洞寺

    然后,这就是连接新都跟深山町的大桥

    新都那边在几年前盖了很大的车站,正在急速地发展

    虽然是在同一个城市,深山町跟新都却可以看成是不同的东西

    冬木市这名字,好像是因为这里冬季很长而来的

    要说的话,这个町的冬天是很长

    不过,相反地气候却很温暖,冬木的二月就相当于其它地方十二月

    的气温

    随便挖挖地面,也会出来几个温泉吧

    不过,这种不够冷的天要当温泉街是不够资格的

    在冬木町很轻松地过了冬天,不知不觉地到了四月迎接春天,就是

    这样奇怪的气候

    新都的外观就是这样

    急速发展的街道,像是在赶什么似地只盖了高楼大厦,结果就成为

    了人工的城市

    这也是最近十年的事而已

    因为十年前发生的大火灾把住宅区几乎烧尽了

    利用变得完全不能住人的土地,像这样盖了大厦

    ───────然后

    这里是,那火灾中心

    「这里是新都的公园喔。我打算以这里为中心四处走,感想呢?」

    我跟旁边的Archer说话

    当然是看不到Archer的样子的

    「───很大的公园。但是没什么人,是有什么理由吗」

    「果然看起来是这样?嗯,这里是有点传说」

    我转了一圈,看着公园

    如果是有这么广大整地的公园,平日也会成为小孩子们的游乐场吧

    可是,这里的人影屈指可数,只有闲散的空气在流动

    「十年前的事了。这附近一带起了很大的火灾。火持续烧了一天,

    到下雨才灭掉。那之后,虽然城市复兴了,只有这里还是这样。被

    烧过的原野,什么都没有,很适合作为公园嘛」

    「────────」

    Archer什么都没说

    只是,虽然看不到他的样子,却能知道他感受到了特别的东西

    「……你好像注意到了。没错,这里是上次圣杯战争决胜负的地方。

    虽然我也不清楚,但上次的圣杯战争是在这结束的,就这样」

    「───原来如此。这就是为什么这里会充满了怨念啊」

    「哼嗯。你知道那种事?」

    「从者也就是灵体。其存在方式与怨念、执着相近。所以对同样的”

    无念”很敏感。虽然町内也有很浓的场所,但这里是特别的。从我

    们看来就像是固有结界」

    用不带感情的声音,Archer说了稀有的单字

    ────固有结界

    对魔术师来说是一个目标的魔术,被说是极度接近魔法的魔术

    最近数百年,”结界”一般都被认为是守护魔术师的防御阵

    简单来说,就是家里的保全装置强化到极恶的东西

    对原本就有的土地、建筑物加工,守护自己以防外敌的就是结界

    那最多只不过是对”已经存在的东西”加工产生的变化而已

    可是,固有结界不同

    固有结界,是侵蚀现实的想象

    将魔术师的心象世界───心灵的样子成形,掩盖现实的结界就叫

    做固有结界

    主要就是照魔术师所想的来扭曲世界,不,是照魔术师所想的制作

    改变的广范围魔术────

    「凛?怎么了,在想事情?」

    「咦……?没有,因为有点意外。固有结界,明明就是弓兵却还

    知道些稀有的字呢」

    「怎么,知道很奇怪吗」

    「不是吗。固有结界对魔术师来说是禁忌中的禁忌、奥义中的奥义

    喔。身为弓兵的你没道理会知道啊」

    对吧?我用视线问他

    然后,旁边唉的一声,感觉到很大的叹息

    「凛。英雄是指擅长剑术与魔术的人。要认为因为我是弓兵所以只

    会用弓是随便妳,但不要对其它的从者那么乐观」

    ……呜。

    的确,要说的话也是那样

    「我、我知道了。刚刚是轻率的发言。下次我会注意的,这样就好

    了吧」

    「……。凛,我就直说了。妳虽然优秀,但因此会有对其它人有过

    下评价的缺点。在成人之前要矫正过来」

    「────!你在说什么失礼的话啊……!」

    矫、矫正?那不是把有怪习惯的马重新训练的事吗……!

    「不,失礼了。我不是说凛是悍马。只是使用符合形象的表现罢了」

    「啊啊,那更差────、好痛……!?」

    突然地,右手痛了起来

    「────凛?」

    「…………等一下,不要说话Archer」

    右手上刻的令咒在痛

    像是在提醒主人一般,迟缓的警告

    「────有人正在看我们」

    「呣」

    ……我向周围伸展意识

    用精神所编织的线覆盖着,在公园内搜索敌人

    「……我找不到。Archer,你呢?」

    「───很困难哪。我连视线都感觉不到」

    「……也就是说,在看我们的是主人呢」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Archer感觉不到的话对方应该是主人吧

    虽然还没凑齐七人,但只要想开始,战争随时都能开始的

    监视我的家伙是打算打前哨战吗───

    「……令咒会对令咒有反应。如果是主人的话,跟别的主人见面就

    会感觉到了。不过,这样的话凛妳也能识别出对方不是吗?」

    「嗯。不过如果是高位的术者,可以隐藏自己的魔力。就算令咒间

    会有反应,那令咒也是由魔力发动的。只要来源的主人自己关闭魔

    术回路,就很难找到」

    「……真麻烦哪。那么,这边就这样让他知道位置了吗」

    「也对。不过,我在家找一找也能找到抑制魔力的东西,但是───」

    「没有必要?」

    「对。因为如果不隐藏的话对方就会过来对吧?比这边过去省事

    多了」

    「────」

    是在吃惊吗,Archer屏息沉默了

    「……什么啊。想说不要自信过剩吗?」

    想起刚刚的对话,先问问看

    Archer说了声怎么会,然后

    「妳就这样是最强的。啊啊,让那些无聊人跟着就好」

    Archer忍着笑说着

    ……然后,虽然不是很中意Archer说的话,我们就这样毫不隐藏地

    在町内走着

    绕过主要的地方,不过还是把纠缠着的家伙甩掉后,顺便解决了晚

    餐,然后到了结束的地点

    走了很久以后,时间过了晚上七点

    这个时间的话,之后要去的地方应该可以看到最棒的景色吧

    风呼呼地吹着

    新都最高的大厦

    从这楼顶向下看的街道,跟今天的结束很相配

    「怎样?这里视野很好对吧,Archer」

    「……唉。我真同情将来陪妳的男人啊。还真能这样随便到处走」

    「咦?你说什么,Archer?」

    「一点诚实的感想。….的确是不错的地方。一开始来这里就没有到

    处走的必要了」

    「你在说什么啊。的确视野是很不错,这里能看到的只有町的全景

    不是吗。不实际到那地方,就不知道町的构造啊」

    「───也不是。弓兵的属性可不是摆好看的。弓兵要是眼睛不好

    就没法工作的」

    「这样吗?那能从这里看到我家吗,Archer?」

    「不,再怎么样也看不到邻町的。最多到桥那边吧。那边的话可以

    看到瓷砖的数量」

    「骗人、瓷砖是那桥的瓷砖……!?」

    这已经不是眼力好那种程度的事了。就像是楼顶常常有的望远镜那

    种程度的视力

    「我吓到了。Archer真的是弓兵啊」

    「……凛。虽然我觉得不会,妳该不会把我当笨蛋吧」

    「怎么可能。只是你虽然是弓兵但跟弓箭不搭,不小心搞错了而已」

    「那可是问题发言啊。回去我再问妳」

    Archer是很喜欢这里的风景吗,之后就不说话了

    恐怕是在把握町的构造吧

    ……不能妨碍他对战场的事先调察

    我离开Archer身旁,到了大厦的另一端

    「────────」

    我的视力能看到的,只有这大厦下方的明亮处而已

    大街上是来往车辆的车前灯在流动,人行道只看到工作结束回家的

    人们

    不知道是怎样的车,是什么人

    那是既看得到,却又看不到的状态

    就跟不久之前,我虽然注意到被监视了,但却看不到对方是一样的

    「────至少,有一个家伙是以新都为根据地的」

    我集中精神望着地上

    ……主人全部共有七人

    是哪些人、带着哪些从者现在还不清楚

    现在这时候,应该所有的主人都为了搜集其它主人的情报而在町内

    徘徊吧

    「───?」

    突然,感觉到视线

    令咒没有反应

    只是单纯地,感到朝我而来的视线

    「下面────?」

    我看着地上

    ……街道上有着来往的人们

    那其中,有一个人

    有个人就像在眺望月亮一样,抬头看着我

    「………………」

    我不能很清楚地判断他是谁

    虽然不能清楚地判断,但看得出他是谁

    ……我吓到了

    那家伙,这时间在做什么啊

    「凛。找到敌人了吗」

    是注意到我放出的杀气吗,Archer出声了

    「───没有。只是认识的。跟我们没有关系,只是一般人」

    我不掩饰恼怒的回答,马上离开了那里

    从地上不可能看得到我的

    那家伙会抬头看大厦只是偶然吧

    所以不可能会被他看到我的样子

    ……可是

    我因为被那家伙看到魔术师状态下的自己,而觉得紧张

    回到深山町时,时间已经过了九点了

    深山町跟新都不同,从以前就是住宅区

    夜晚也只要过了九点就没了人影,町内像深夜一样安静

    「就是这样。町的构造大概了解了吧?」

    「……嗯?啊啊,町的构造了解了。接着只要渐渐掌握就好」

    「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啰。我也还没完全恢复,回家休息吧」

    我走上缓和的坡道

    ……这时

    前面好像有人影

    「……啊咧,樱……?」

    糟糕

    现在不好跟她见面

    「凛。在躲什么」

    「闭嘴!……啊、嗯,那边的是我认识的人。今天没去学校,不

    太想见面」

    一边说着,我观察前方的人影

    道路上的是

    认识的一年级生

    和不认识的外国人

    两人好像在说话

    ……不对,是外国人那边在说话,女学生好像不喜欢的样子

    「凛,妳认识的是外国人那边吗?」

    「不,不认识。这附近很多洋房,是从别的地方来玩的吧?」

    一说到这里,我就反省着,不要因为跟那孩子有关就特别放松

    「……Archer。那家伙,是人类?」

    「不知道。有实体那应该是人类吧。至少不是从者」

    「……也对。他也不是主人,只是情侣吵架吧」

    ……不过,我也知道那孩子不是会跟男人有麻烦的女孩……

    「两个人都走了。女的上了坡道。男的────」

    金发的男性,从我们来的路上下去了

    「那你就用这里。我要睡了,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什么特别重要的问题。妳不马上战斗的判断是正确的。今晚应

    该用来恢复魔力的吧」

    「嗯。那么明天,就拜托你泡今天早上的红茶啰」

    一回到房间,疲劳就一下子袭来

    「───对了。睡前得跟绮礼连络」

    那个啰嗦的神父

    他现在应该在安排预备的魔术师了吧

    虽然那种事我不用管,但他也是我的监护人。姑且也得尽尽人情

    「电话、电话……」

    我按下子机的拨号键

    那假神父很快就接起来了

    「绮礼?是我,我昨天跟弓兵订契约了。拜托你登录我是正式的

    主人」

    「……………」

    些微的沉默

    绮礼沉默的压力,好像连话筒都感觉变重了

    「……好。那妳要怎么做。一次都不到这里吗。这里有妳的双亲寄

    放的东西。他们拜托我要在妳当上主人,或在成人前交给妳」

    「啊啊,那是指父亲的遗言?那个我已经解读得到了所以不用

    了。那,等我想去时会过去打扰的,拜托了」

    「等一下。凛,既然当上主人的话────」

    我不听到最后就挂了电话

    疲惫的时候还要听绮礼说教的话,连魔力都没办法回复了

    「───接下来。这样就准备结束了……」

    之后只要睡觉就好

    醒来后就是跟过去不一样的早晨

    ……因为十年前

    父亲以魔术师的身分参加,又战败的圣杯战争

    我将要投入那场战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