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aber)线 fate_05
    感觉到白色的阳光

    是从门缝吹入的风吧,寒冷的外面空气打在我脸上,我慢慢地睁开

    眼睛

    「啊咧这里,是仓库啊────」

    我撑起身体,摇了摇刚醒来的头部

    「对了。昨天,就那样睡着了啊」

    在晚上的例行练习───让自己的身体获得另一种感觉的锻炼之

    后,觉得回房间很麻烦就睡着了吧

    「从外面的样子看来应该是六点前吧。糟糕,得准备早饭」

    我迭起毛毯,收拾昨天也失败了的"强化"破片,洗了脸后走向房

    屋

    「────好冷」

    一走出仓库,就感觉外面的气温突然降低

    虽然深山町就算在冬天也很温暖,但这边的山上可是有着真正冬天

    的寒冷

    「喔,降霜了。草皮差不多该好好处理一下了吧」

    薄冰恰啦恰啦地碎落

    地面上降了霜,一走过去就会留下脚印

    然后

    在用冰冷的自来水洗了脸后,我总算清醒了

    「────────好」

    完全地清醒了

    一清醒过来,脑中就浮现了自己处在什么状况中,这种不愿去想的

    事

    「对了。不是悠闲地洗脸的时候了」

    时间是早上五点五十五分

    虽然该做的事像山一样多,但首先得回到房间看看Saber的样子

    「对啊。因为我不出声地就离开房间,得跟她说明一下」

    如果让Saber误会就麻烦了

    深夜时,在睡前到仓库去是例行练习,只要说明一下Saber也

    能了解吧

    「跟Saber好好说明之后,之后就要准备早饭吧。远阪好像不

    吃,所以只要准备好Saber的分就够了吧」

    啊。对了,这样就得多买一些材料来应付增加的人数。应该趁还没

    忘记的时候记下来哪

    「呣?忘记的事?」

    是什么啊

    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糟糕,六点了。不快点就赶不上了」

    算了,既然想不起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吧,嗯

    「────────」

    我轻轻地打开门

    房间里跟昨天一样

    没有Saber在晚上醒来,到这边的房间来找我的痕迹

    好像是没有注意到我离开房间吧

    「总觉得有点失望呢。本来想Saber应该至少会注意到的」

    还是说,现在的她需要熟睡到无法注意这种事呢

    「对了。她说为了维持身体需要频繁的睡眠,就是这样吧」

    所以才要尽可能在身边,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才能马上赶到吗

    「」

    反正,只要在房屋内不管哪里都差不了多少

    结界能够察觉到敌人的侵入

    这样我至少能够守护自己一分钟左右,只要有一分钟,Saber不管

    在房屋的哪里都能赶过来吧

    「也对哪。而且仓库也是够隐蔽的场所嘛」

    总之,我昨晚做的事不是什么会让人生气的事

    虽然本来想要跟Saber说明,但好像又没那必要。在她睡觉时把她

    叫起来也很那个

    「Saber,我去准备早饭了。也会准备Saber的分,但既然在睡觉就

    不用勉强起来没关系。我等一下还会来的,在那之前就先休息吧」

    我还是跟Saber说了一下,然后离开了安静的房间

    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总之先打开冰箱,想想今天早上要做什么吧

    这时

    「───早安。你还真早起呢」

    远阪带着看来心情非常不好的表情过来了

    「远、远阪?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我早上都是这样不要在意」

    远阪的脚步摇摇晃晃地,像幽灵一样地穿过客厅

    「喂,妳没事吧。总觉得看起来很奇怪喔」

    「就叫你不要在意的吧。洗洗脸就清醒了。呃,要怎么从这走

    到浴室啊」

    「从那边的走廊比较近。如果只要洗脸的话,玄关那边的走廊有洗

    手间」

    「啊─,好像是有喔」

    远阪不知道听懂了没有,摆摆手走掉了

    这时

    在远阪离开客厅的同时,听到了门铃声

    「士郎───?有人来了喔───?」

    远阪的声音从走廊上传来

    「啊啊,不要管没关系─!这时间来的应该是亲人吧─!」

    这时间过来的应该是樱吧

    樱手上有复制钥匙,也没有必要到玄关开门

    「真是的。说了好几次不用按门铃也没关系的,樱老是不听」

    因为樱就像家人一样,不用按门铃直接进来就好了嘛

    但是樱却很有礼貌地一定会按门铃,再说一声『打扰了』才进来

    虽然那是樱的优点,但一直那么客气的话什么时候才────

    「──────」

    呃、等一下

    樱、来、我家了?

    「!!!」

    我在走廊上跑着

    等下再骂自己是白痴吧

    现在必须赶快跑到玄关、在樱跟远阪碰面前让她回去────!

    「哈啊哈啊!」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到玄关

    但是,已经太晚了

    玄关里的是

    「────────」

    又没拜托她还去迎接客人的远阪

    「──────咦?」

    还有,错愕呆滞的樱

    樱在玄关前,远阪在走廊上

    两人抱着无言的紧张感,彼此对看着

    「早安间桐同学。在这地方见面,很意外吗?」

    远阪在走廊上,像是低头看着樱一般地说了

    「────远阪,学姊」

    脸上充满了为什么

    樱带着胆怯地,抬头看着远阪

    「────」

    败了

    总觉得,无法出声

    两人无视我的到来,只是彼此观察着

    没有我插嘴的余地

    我能做到的只有思考要怎么跟樱说明,但在我想出一个好说法前

    「学长那个,这是怎么」

    樱像是在求救一般朝我看过来

    「啊啊。这个,说来话长───」

    「不会很长。只是我在这里住下来而已」

    非常干脆地

    远阪打断我的话,只把重点说了出来

    「学长,这是真的吗」

    「从重点来说是啦。因为发生点事情,远阪要暂时住在我家。

    对不起,忘记告诉妳了,让樱一大早就吃惊很抱歉」

    「啊、学长请不要道歉。那个,虽然的确是吓到了,那没关系

    的。重要的是刚刚学长说的,真的───」

    「嗯,这是我跟士郎决定的事喔。因为屋主士郎已经同意了,所以

    已经就定下来了。这意思,妳懂吧?间桐同学」

    「懂是指什么」

    「虽然妳以前好像在照顾士郎,但暂时没有必要了。来了也只会麻

    烦,不来也是为了妳好」

    「────────」

    樱低着头不说话

    像结冻一般的寂静之后

    突然地

    「我不懂」

    樱小声地,可是清楚地说了

    「咦────什么?」

    「我说,我不懂远阪学姊所说的事」

    「等、等一下樱、妳────」

    「打扰了。学长,厨房借一下喔」

    樱鞠了个躬进到家里,不理远阪地往客厅走掉了

    「什───────」

    远阪只是呆呆地站着

    我也是一样。第一次看到那样的樱,无法判断她说了什么

    不,虽然这也很吓人,但还有件事也很意外

    「喂远阪。妳怎么知道樱会来我家啊。我不记得有跟妳说过樱会来

    照顾我喔」

    「咦────?啊啊,那是之前听说的。只是巧合。等一下、我

    吓到了喔。那孩子,在这里那么有精神吗?跟在学校时差太多了不

    是吗」

    是相当意外吧,远阪很不高兴地说了

    这么说,远阪也知道一些在学校时的樱吧

    樱好像也认识远阪的样子,说不定两人其实是一对好学姊跟好学

    妹,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算了,那个别管它

    「不,我也吓到了。第一次看到那么强硬的樱。樱在来我家帮忙时,

    跟在学校时没变喔。刚才可能是一时失常吧」

    「───哼嗯,是这样啊。糟了,我不知道樱这么顽固。早知

    道让士郎来说明就好了」

    那当然

    跟远阪毫不留情的说明比起来,我的说明会好很多吧

    「过去了也没办法吧。不过为什么会很糟啊」

    「当然糟啊。以后这个家说不定会变成战场喔?所以我为了不让

    我们以外的人靠近才警告樱的,这样一来不是更难送走她了吗」

    「那个是警告吗。我还以为是在欺负她呢」

    「那边的!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废话!?」

    「只是老实的感想喔。不管那个了,樱要怎么办,那样看起来不太

    会回去喔。先说好,我可不准妳把樱卷进来喔」

    「就只有想点办法了啊。那,樱只有早上来吗?还是晚餐时也要

    被你使唤?」

    「不要用那种招人误解的说法啊。早上是每天都来,但晚饭就没那

    么常来喔」

    「这样啊。那么,以后好像就会变得每天都来呢」

    「??每天?什么啊」

    朝着歪头发问的我,远阪夸张地叹了一口气

    之后

    远阪留在客厅,樱不说话地开始准备早餐

    虽然对客厅里只有远阪跟樱两个人而觉得不安,但我可没呆到会忘

    了Saber

    樱好像对远阪在这很生气,如果Saber在这时出来就更复杂了

    所以我就跟Saber说明了一下

    「就是这么回事。樱───啊,刚刚来我家的女孩子叫做樱,

    樱不是魔术师,只是平常的女孩子,不能让她卷入圣杯战争吧。所以

    想说在不让她知道的情况下,暂时不要靠近家里───」

    不对,我不是来跟Saber商量怎么让樱离开的!

    「所以啊,今天早上的樱有点奇怪。虽然好像是因为远阪的关系,

    但我想也不能怪她。啊啊不对,就是说樱因为有不认识的人在家里所

    以吓了一跳。这时如果Saber出来感觉会变得更奇怪,等一下,我是

    不是说了什么对Saber很失礼的话?」

    「不会,我了解士郎想说的事。也就是,我在这边待命就好了吧?」

    「────!没错、这么做真是太好了!把樱送走后我会马上

    回来的,早饭就那时候再吃吧」

    Saber静静地点头

    哎呀,Saber是个理解力很强的家伙真是太好了哪

    好

    我也很在意客厅的情况,赶快回去吧

    「────士郎」

    「嗯?Saber,有事吗」

    「是的。虽然这种事没必要对我说明,但应该再冷静一点。刚才士

    郎的言行很慌乱」

    「咦────我很慌乱吗?」

    「非常慌乱。要回到客厅的话,应该先冷静下来」

    Saber平稳地,跟平常一样建议着我

    然后

    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地,我们跟平常一样地吃着早餐

    「来,学长。远阪学姊也要吗?」

    伸出饭碗的樱,跟平常一样

    虽然不知道在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但两人之间的紧张感变

    淡了

    总之表面上是这样啦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远阪稍微思索了一下,接下了樱手上的饭碗

    樱笑着摆上味增汤和烧蛋之类的菜肴军团

    远阪用复杂的表情看着摆在眼前的菜肴

    「远阪。妳不是不吃早饭的吗」

    「人家准备了就要吃啊。这是当然的礼貌吧」

    不知道在不高兴什么,远阪哼了一声,看着旁边拿起了筷子

    「算了,随便。那我开动了。还有,结果还是让妳准备早餐了,

    不好意思啊樱」

    「不会,这是我的工作请不要在意。那我也开动吧」

    「真是了不起啊你。让学妹做饭,你是哪里的王公贵族啊。算了那

    已后再追问吧。我开动了」

    三人各自不同地说了开动后,就开始吃早餐了

    不行啊。没有对话

    「────────」

    算了,这气氛也不是很险恶,我家吃早餐时本来就是这样

    我跟樱都不是很多话的人,吃饭时很安静也很正常

    但是,为什么卫宫家的早餐一直都很吵呢

    「?」

    不对,等一下

    总觉得,好像又想到了什么?

    「学长?鱼的味道太浓了吗?」

    「不,不是那样。我从刚刚就感觉好像忘了什么」

    是什么啊?

    既然想不起来就不是什么大事,本来想就这样不管的,但又觉得我

    好像想错了

    感觉就像是,有着不管它就会致死的疾病一样的不安

    「───算了,没关系。反正应该不是大事吧」

    我勉强自己相信地扒着饭碗

    ────这时

    「早安─。哎呀─睡过头了睡过头了」

    藤姐发出啪哒啪哒的声音过来了

    「────────」

    对了

    不是想不起来啊

    简单来说,就是脑袋让它想不起来而把问题延后了

    「士郎,饭」

    藤姐有礼貌地坐在平常的位子上

    「早安,藤村老师」

    「早安,藤村老师」

    两人异口同声地招呼几乎到了令人恐惧的境界

    「来,老师。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饭菜,但请享用」

    然后,樱跟平常一样笑着把饭碗递给藤姐

    「?」

    藤姐从樱手上接下饭碗后歪着头

    虽然看起来很疑惑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疑惑

    看起来很疑惑的藤姐,安安静静地吃着饭

    很快地摆平一整碗饭后,藤姐悄悄对我说话

    「哪,士郎。为什么远阪同学在啊?」

    「因为,今后要住在我家吧」

    我淡然地说明事实

    「啊,这样啊。远阪同学也会做些怪事呢」

    「嗯。那家伙很怪的。在学校都是装老实」

    「这样啊─,今后要住在这里吗─0」

    藤姐一边了解地说着原来如此,一边喝光味增汤

    「咦、什么住下来啊士郎──────!!!!」

    咚锵一声,餐桌整个翻了过来

    樱幸运地在另一边,远阪像是理所当然地早就避开了,于是伤害全

    都集中到我身上

    「好烫────!做做做做什么啊藤姐!这是味增汤跟热腾腾

    的饭还有炖锅耶!?被这些泼到很烫的啊───为什么一大早就吃

    炖锅啊!?」

    「啰嗦─!你才是在想什么啊士郎!让同年纪的女生住下来是

    哪里的爱情喜剧啊,啊啊我可不会被这种差劲的笑话逗笑的啊!」

    「没有要让妳笑啦!好烫!好烫、要烫伤了、樱、把毛巾

    给我!」

    「是的。冰凉的毛巾已经准备好了,学长」

    「谢啦、得救了!呜哇、烤鱼从领口进去了、特别烫的烤鱼

    啊───!?」

    「毛巾等下再说!你先好好解释一下士郎,你说的那些话是当真

    的吗!?」

    「喔,那当然。藤姐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这种玩笑吧。总之远阪要在

    我家住下来。就算抱怨也不会变的,说了也没用」

    「绝对不行!虽、虽然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当然不行啊!

    居、居然跟同年纪的女孩子住在一起、姐姐绝对不允许!」

    藤姐吼─地咆哮着

    那也是当然的嘛

    藤姐是我的监护者,也是学校的老师

    这种状况,也不是能用竹刀打一百下或真剑切一千遍就能了结的

    但我的不幸就在于即使是这种状况也必须勉强过关

    「不,不是那样。没什么好生气的,我跟远阪也不是那种关系。只

    是,经过一些意外,我就借出房间来而已啦」

    「啰嗦─!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允许她住下!虽然

    不知道远阪同学有什么事情、但一定要让她回去!」

    呜哇,完全不听我讲话!

    不行、藤姐果然不是我能说服的简单人物吗!

    「老师。虽然妳说不允许我住下,但我已经住过一晚了」

    突然

    远阪顺畅地开口,就像是在藤姐头上泼了一盆水一样

    「────咦?」

    「就是说,我昨晚已经住下了。不,正确来说是从礼拜六开始打扰

    的所以是两个晚上了吧。现在是借住在别栋的客房,行李也运过去了。

    怎么办呢老师。客观上来看,我是已经住下来了」

    「────────」

    藤姐的脸一下变青

    「士、士、士郎,你在做什么啊!你知道这种事如果被切嗣

    知道会怎样吗!?」

    「会怎样嘛,老爸应该会很高兴没错喔。会说这样才是可靠的男人

    之类的」

    「呜同感。因为切嗣是对女孩子很好的哪对了、是这遗传

    给你了吗士郎你这笨蛋─!」

    藤姐抓着我的领口摇来摇去

    算了,先不管遗传,但是必须要保护女孩子是老爸的信念

    我虽然不像老爸那么夸张,但我也觉得这是没错的

    不过

    「怎么?希望我救你吗?」

    连那种冷血动物都得承认是女孩子,我觉得男人还真是辛苦的生物

    啊

    「拜托了。我没办法打破现状。就期待远阪的政治手腕了」

    我的头一边被藤姐弄的摆来摆去一边说着

    「OK。那就快速解决吧」

    之前只在外围看着的远阪,轻快地走到藤姐的身旁

    「藤村老师。就算摇晃卫宫同学他也只会发出惨叫而已,还是请停

    止吧。而且,弄的不好说不定早饭也会出来的」

    「呣什么啊远阪同学,就算表情那么认真我也不会怕的啊。身

    为教师,更重要的是身为士郎的教育者,我不会允许远阪同学住下来

    的」

    藤姐把手放开,与远阪对峙着

    是野生动物的直觉吧

    藤姐一定是察觉到如果分心在我身上就会被远阪给偷袭

    「那是为什么呢。我们学校中外宿的同学也不在少数。而且发展学

    生的自主性不是我们学校的方针吗?」

    「什么啊,就算说些复杂的事也不行的啊。而且啊,住在这种地方

    也不能发展什么自主性的。这里可是饭会自己跑出来、一直都很干净、

    洗澡水会自己烧好的梦幻家庭啊。住在这里会堕落的喔,远阪同学」

    「藤姐」

    妳说的话,以教师来说也太有问题了吧

    「还有啊,原则上可以外宿的是家住很远的学生而已喔?远阪同

    学的家虽然的确是比这里远,但不是不能上学的地方对吧。樱也是从

    那边上学的,没有外宿的必要」

    「那是因为,我家现在正进行全面的改装。因为是很古老的建筑物

    了,到处都很不稳的样子。虽然想说在改装完成前先住在旅馆,但跟

    刚好经过的卫宫同学商量后,他说那太浪费钱了,住他家就好」

    「呣那的确像是士郎会说的话」

    「是的。虽然对不是很熟的卫宫同学提出的建议有点吃惊,但住在

    旅馆的确太浪费了,更重要的是不像个学生。既然这样,我想不如住

    在能一同读书的卫宫同学家里对课业还比较有帮助」

    「呣呣呣呣、呣」

    藤姐呻吟着

    因为远阪的回答太乖了,藤姐好歹也是老师,好像无法反对的样子

    「我、我懂妳说的话。可是,那还是有问题吧?远阪同学跟士郎

    是女孩子跟男孩子,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我觉得很那个」

    「那个,是指什么呢,老师」

    「这这个,就是啊,远阪同学是美人啊,士郎好歹也是个男孩

    子,一不小心出错了就很讨厌啊」

    「完全不会出错的。我的房间是在别栋的角落,卫宫同学的房间是

    在接近仓库的和室。从距离看来隔了三十公尺以上不是吗。离了这么

    远我想就不会有问题了」

    「唔嗯,别栋能够锁门,也像是别人家一样,可是」

    「对吧。还是说藤村老师无法相信卫宫同学呢?刚才老师也说妳

    是卫宫同学的教育者了。那卫宫同学是什么个性,我想藤村老师比我

    还清楚。如果他会犯下那种错误,那我也不选这当外宿地点了?」

    「很失礼耶、士郎很正直的!他绝对不会让女孩子哭泣的!」

    「那就可以放心了吧。我也相信卫宫同学的。我想我在这里也能放

    心住下的」

    「呣────────」

    藤姐的迫力消失了

    这样,就分出胜负了吧

    虽然还有很多可以吐嘈的地方,但远阪应该能一一招架吧

    总之,远阪这样就公开地获得我家的居住权了

    ───然后大家吃完了早饭

    跟我预测的一样,藤姐完全说不过远阪地被击沉了

    最后的结论,就是在学校极力保密,家里则由藤姐监督

    是这样一来增加人数所以很高兴吗,藤姐心情很好地去学校了

    早餐结束,我在去学校前先去跟Saber说了一声

    Saber果然还是很冷静地

    「在学校请遵从凛的指示。遇到危险时请一定要想到我。我会因此

    感觉到主人的异状」

    而且,干脆地回到了房间

    就这样到了上学时间

    「那就走吧。我对这附近的路不熟,要告诉我到学校的近路喔」

    旁边的是穿着制服的远阪

    虽然已经渐渐地不会紧张了,但穿着制服的远阪一副优等生的

    样子,让我又紧张了起来

    本来只要跟学校第一美女一起上学就够让我无法冷静了,再加上

    「学长。门锁好了」

    今天连樱也要一起上学

    弓道社员的樱,本来应该跟藤姐一起上学的

    但是,今天早上却什么都不说地留在客厅,等着收拾早餐的我上学

    「咦,什么?士郎,你有给樱钥匙啊」

    「有啊。樱又不会做坏事,也一直受她照顾嘛。啊啊,这么说

    来就不能给远阪了,不过妳也没关系吧」

    「是没有关系。不过你是什么意思」

    「妳会做坏事吧。而且妳就算没有钥匙也不会怎样不是吗?我可

    没有无聊到会去做不必要的东西喔」

    「───啊是这样啊。啊啊,跟士郎说的一样,那种东西我是一点

    都不想要!」

    远阪哼了一声转过脸去

    我是已经习惯了吗,觉得远阪的这种动作也别有风味

    「」

    「?怎么了樱,锁好门就走吧。今天远阪也在,我想尽量早点走」

    「是的,也对。既然学长这么说,就这么做吧」

    用没有精神的声音说着,樱跟在我们后面

    糟了哪

    从藤姐败给远阪后,樱就没有精神。就算藤姐同意但樱还是不同意

    吧

    「不好好说清楚不行啊」

    对啊。得尽量早点找个机会,让樱也跟远阪和睦相处才行啊───

    坡道上,学生们在喧闹着

    时间刚过早上七点半,是最多人上学的时间带

    其中

    像这么显眼的阵容,当然是会被周围用好奇的眼光注视的了

    「」

    是忘记什么东西了吗

    远阪从刚刚就一直像这样沉默着

    「怎么了远阪。你好像从上坡道那时就很奇怪喔」

    「咦?果然,今天早上的我很奇怪?」

    「不,也不会奇怪,不过妳的反应很奇怪」

    「学长,那说明很矛盾。我想远阪学姐问的不是那件事」

    樱好像知道远阪想问什么

    「?妳说远阪想问什么啊」

    「就是说,远阪学姐因为被周围注视,所以觉得自己有哪里很奇怪

    吧?」

    「是、是这样没错,果然樱看来也很奇怪?奇怪了哪,今天虽然

    很想睡但也有好好整理头发,我想制服也是没有皱折的果然是因

    为在不习惯的家里睡不着所以有黑眼圈了吗!?」

    「为什么要对我怒吼啊。远阪在我家睡不着又不是我的错,就算远

    阪因此有黑眼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别在意嘛」

    「你在说什么没礼貌的话啊。女孩子是从生下来就要注意自己的仪

    容的!啊啊真是的,过去都一直维持完美外表的,今天就要结束了

    吗!」

    「就说妳为什么要看着我怒吼啊。我虽然不知道远阪哪里怪,但绝

    对不是我的错。要发怒请找别人」

    「不是的远阪学姐。学姐今天早上也很漂亮。大家会看着远阪学姐,

    是因为学姐跟我们在一起。因为学姐以前都没有跟别人一起上学过」

    「咦?怎么,这种程度的事就会被这样对待?真是不

    可小看呢。都已经读了十年书,还以为已经精通学校这东西了,但仍

    有谜团吗」

    远阪认真地思索了起来

    话说回来,被称赞今天早上也很漂亮居然像是理所当然地听过就

    算,妳是什么人物啊

    「这家伙真是不懂啊。远阪要是跟谁一起上学,会引起骚动是

    当然的吧。男学生们就更不用说了」

    「也对呢。可是远阪学姐是不会在乎那些事的人。所以才会到现在

    一点八卦都没有喔」

    「嘿那真是太好了。被外表欺骗而哭泣的,现在只有一个人啊」

    我跟樱一边小声讨论,一边跟在表情困惑的远阪后头

    在周围的视线中,我们穿过了校门

    因为进了校舍就要个别行动了,承受周围的视线也就到那为止了吧

    「哼。大清早就有个让人头痛的家伙过来了」

    远阪小声说着

    在远阪视线另一端的是,推开要上学的学生们过来的熟人

    「樱!」

    「啊哥、哥」

    樱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慎二是根本没看到我们吗,快步地一直线走近樱

    「为什么没有来道场!你没有我的允许就休息是什么身分

    啊!?」

    慎二的手举了起来

    而我

    「唷,慎二。晨练辛苦了啊」

    抓住他要挥下的手,打了个招呼

    「咦、卫宫!?你───对了、樱、妳又到卫宫家了吗!」

    「是的。我到学长家帮忙了。不过,那是」

    「身为学妹的义务吗?妳还真蠢啊。没有必要管自己受伤的家伙

    吧。好了,妳就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慎二哼了一声,把被我抓住的手收了回去

    如果他不对樱动手那我也没抓住他的理由,于是我也放开了手

    「不过啊,卫宫你那么喜欢打扰我们家吗?樱是弓道社的社员

    啊,可以不要勉强她翘掉晨练吗」

    「────呣」

    他这样说我也无法反对

    在我没有拒绝樱要过来做早饭的时候,樱的早上时间就会被我束缚

    住了

    「没有那种事!我只是自己愿意才帮忙学长的。哥哥,刚刚

    不会说的过头了吗」

    「哈、说过头?那是妳吧樱。我是因为卫宫是孤儿所以才说的。

    既然一个人也没关系,那就让他一个人就好了啊。卫宫那种人比较喜

    欢那样嘛」

    「哥哥!不要、刚刚的、太过分了」

    「───哼。算了,樱妳今天不要去卫宫家了。我都叫妳来了妳却

    没有来社团。应该有受相当惩罚的觉悟了吧?」

    「────────」

    樱屏住气息僵住了

    就在慎二打算把樱强行带走的时候

    「早安间桐同学。虽然我只是听着,不过刚刚的话很有趣喔」

    「咦────远、阪?妳为什么跟樱在一起啊」

    「没什么好意外的吧。樱跟卫宫同学认识,我也跟卫宫同学认识。

    所以今天早上就三个人一起上学,没注意到吗?」

    「什────跟、跟卫宫、认识!?」

    「对。认识到以后一定是一起上下学的关系。所以我想说也要跟樱

    一起的呢」

    「跟卫宫、吗!!!!!」

    慎二瞪着我

    从他的视线中,感觉到超越敌意的杀意是我多心了吗

    虽然最近跟慎二不是很和睦,但我可没做什么会被恨到那样的事喔

    「哈、怎么可能。远阪妳的笑话还真难笑哪。妳根本不可能跟卫宫

    来往的不是吗。啊啊,对了。妳是搞错了吧。虽然我之前的确跟

    卫宫是朋友,不过现在不是了。卫宫已经跟我没关系了,缠着他也没

    什么好处喔?」

    「是这样吗?太好了,听到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因为我对你,

    一点兴趣都没有」

    「────呜哇」

    我不禁同情慎二

    如果是我的话,刚刚的话会成为让我暂时站不起来的创伤喔

    「────妳」

    「还有间桐同学?刚才你说的话,弓道社的晨练应该是自由参加

    的喔。我没听说还需要缺席许可的。那种规则,我当然是没有从绫子

    或藤村老师那里听说」

    「啰───啰嗦、哥哥要对妹妹做什么是随我吧!不要老是管别

    人家的事!」

    「嗯,那我也有同感。所以你───对卫宫家的事说这道那的也不

    合道理吧?真是的,间桐同学大清早的就在校庭吵吵闹闹的」

    「────────!」

    慎二稍微后退,愤恨地瞪着我和樱

    「───我知道了,今天早上的事就原谅妳。不过樱,没有下次了

    啊。下次再发生什么事,那时我就要让妳好好了解自己的立场」

    慎二随口放话之后,就快步逃到校舍里了

    嗯。那怎么看,都像是被远阪的气势压倒而撤退的

    「对不起,学长。哥哥他一大早就说这么失礼的话」

    樱像是很抱歉似地低下头来

    樱不只是对我,也是对远阪道歉的吧

    「不会,这是很好的运动。脑中的齿轮一下动起来,总算是恢复正

    常了。我很喜欢吵架的呢」

    「而且要道歉的也应该是我。刚刚做的有点太过分了。那家伙也要

    面子的,在大家面前那样说也不好吧。如果间桐同学很沮丧的话帮我

    补救一下,就说如果还没得到教训的话可以再来跟我吵」

    「啊───是的。如果哥哥还没得到教训的话请再多陪陪他喔,学

    姐」

    是放心了吗,樱高兴地微笑

    远阪好像很不好意思地把脸转向一边

    「学长。那个,可以的话请不要生气。因为哥哥,只有学长这个朋

    友了」

    「我知道啦。虽然要不生气是不太可能,不过我一开始就知道慎二

    是那种家伙了。不过,我也跟他认识很久了。我会很有耐心地跟他相

    处的」

    「是的────那就拜托你了,学长」

    樱鞠了个躬

    也对哪

    要说我对慎二有什么真正生气的地方,说不定就是明明有这么好的

    妹妹还在不满什么吧

    「那学长,今天也要加油喔」

    樱往一年级的走廊走去

    我们走上楼梯,到了二年级的走廊

    「啊呜哇!?」

    突然,跟学生会长碰面了

    「为、为什么你会跟远阪在一起啊卫宫士郎!」

    嗯呣嗯呣。一成跟慎二在不同方面表示出厌恶感哪

    「哎呀。早安柳洞同学。大清早的就用啊呜哇来打招呼呢」

    「咕、早上起来就有不好的预感,没想到会是暗剑杀啊───!啊

    啊、卫宫你快过来!靠近远阪会中毒的!」(译注:暗剑杀为

    风水中最凶之方位)

    一成硬拉着我的手

    远阪什么都不说地看着我跟一成之后,像是一点事都没有地走向2

    年A班的教室

    「哼,走了就好。没有人会阻止妳的啊」

    「」

    远阪不说话地通过我们旁边

    突然

    「士郎,午休到楼顶来」

    一瞬间。远阪不让一成听到地小声说着

    ────午休时间到了

    从早上那件事之后,一成就把我当作"背叛者"而不靠近我

    「刚刚玩得太过火了吗」

    反省了一下

    早上被问到为什么跟远阪在一起时

    「在放假的时候便亲密了」

    这样回答的太糟了

    虽然我觉得问题是在于怎么变亲密的,但我也不能说明这么多,而

    且当时一成也头晕的摇摇晃晃地走掉了

    「算了正好。反正暂时有很多事得一个人做嘛」

    相关的人是越少越好

    接下来,现在该做的事情是────

    ───>远阪??待?合??场所?

    我跟远阪约好了

    虽然只是她单方面跟我说,但既然叫我出来就是有话要说吧

    我买了午饭走向楼顶

    夏天时有学生们喧闹的楼顶,在冬天的寒冷下就空荡无人了

    就算冬木的冬天很温暖,楼顶的寒冷也叫人无法忍受

    在这被冷风吹拂的楼顶,只有我,还有

    「慢死了!你在慢吞吞地干什么啊士郎」

    好像很冷似地,缩在遮风处的远阪

    「我也觉得太慢不好。所以带了礼物来,不过看妳那样应该不用了

    吧」

    我把在店里买的罐装热咖啡收进口袋

    「呜你看起来木讷却满会想的嘛」

    「只是偶尔啦。来,再往那边过去一点。这边会吹到,也会被人看

    到吧」

    我把罐装咖啡递给远阪,走进遮风处

    在这边就算有人来也不会马上被看到,也不能从校舍的四楼看过来

    「谢谢。下次要买红茶喔。我如果喝速溶的就是喝奶茶。其它的感

    谢之意会降级的,要注意喔」

    「好啦,下次以前会记住的。那妳有什么事,把我叫到这种地方。

    选的是没人的场所,我想是那边的事吧」

    「当、当然啊。不然我跟士郎之间还有哪边的事啊」

    「啊啊,也对哪。那,是什么事」

    「什么啊。你很冷淡耶」

    「?嗯,因为很冷嘛。想尽量早点结束。远阪不是吗?」

    「────!怎么可能,我当然也想赶快把事情结束掉啊!」

    嗯,我就想是这样

    这事很容易了解嘛,不用怒吼也可以啊

    「───算了。那我就直接问了,士郎。你放学后有什么打算?」

    「放学后?不,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喔。学生会有事我就帮忙,没

    的话就去打工」

    「────────」

    「什么啊,那露骨的错愕表情。有话想说就干脆地说出来。我

    会尽量改的」

    「真是的。虽然你会怎样跟我没关系,算了,给你一个忠告吧。

    因为现在是合作关系,士郎以魔术师来说也太不成熟了」

    「又是那句话吗。以魔术师来说不成熟我已经听到长茧了。我会在

    意的,不要太欺负我」

    「没有在欺负你喔。只是因为士郎好像没有注意到学校的结界所以

    我才说未成熟的」

    「────?」

    学校的结界?

    「等一下。学校的结界,该不会是」

    「没什么该不会的,就是其它主人布的结界。是范围很大的结界呢,

    一发动就会笼罩整个学校」

    「种类是夺取结界内人类血肉的类型。虽然好像还在准备中,但大

    家已经没什么精神了,没注意到?」

    「────────」

    这么说来两天前的星期六,有感到说不出的不自然感,就是因

    为那个吗?

    但是,这么说────

    「也就是───学校里,有主人在?」

    「对,的确有敌人潜伏在学校里。懂了吗卫宫同学?这点你没有

    觉悟的话,会死的喔」

    「────────」

    刚才弛缓的意识绷紧了

    「那么。远阪知道那个主人是谁吗」

    「不知道。虽然有些推测,但没有确实证据。虽然,我是知道

    学校里还有另一个魔术师,但魔术师并不等于主人。因为也有像你这

    种外行人成为主人的例子,没办法断言」

    「呣。我可不是外行人,是真正的魔术师呃、等一下远阪,有

    另一个魔术师在我们学校吗!?」

    「对啊。不过那家伙的身上没有主人的感觉。刚开始就调查过了,

    既没有令咒也没有从者的气息。虽然如果隐藏的很巧妙就另当别论,

    但总之那家伙不会是主人」

    「所以在这学校里潜伏的主人,我想是跟士郎一样对魔术一知半解

    的人。最近啊,我在校舍中感觉到虽然微小,但是我们以外的魔力喔。

    虽然那应该就是敌人的气息,但是」

    太过微小难以追察,是这样吧

    「不是魔术师的主人吗。远阪这么断定应该是有相当的确信吧。我

    是相信啦,这样啊我们学校,有这么多魔术师啊」

    「没这么多,也只有我跟那孩子而已。魔术师是很重视家系的对吧?

    在这狭小地方有两个家族扎根的情况下,无论如何都会熟识起来的」

    「是这样吗?可是我不知道远阪家的事啊」

    「卫宫同学家是特别的。卫宫同学的父亲,应该是从协会出走的一

    匹狼吧。虽然刚好喜欢这个町就住了下来,但冬木町是归我家管的。

    让我们知道的话就会被榨取,因为不想要那样才隐瞒的吧」

    「什────什么榨取啊,听起来很危险耶」

    「哼哼─,在意吗?在将来士郎能够独当一面后我会去征收的,

    要期待喔」

    「真是的。妳这家伙还真会装乖啊。什么学校第一的优等生,

    妳这骗子」

    「哎呀,不行吗?装饰外在也是魔术师的义务吧。我是远阪家的

    继承人,如果不是毫无缺点的优等生可不能面对天国的父亲喔」

    「?───远阪,妳父亲」

    「嗯,在我小时候死了。不过,已经活了很久也算是寿终正寝,没

    什么好悲伤的」

    「────────」

    远阪微笑了,像在说着这就是有个魔术师父亲的宿命

    不过,那是

    「───骗人。有人死了就会悲伤吧。如果是亲人就更不用说了。

    这不是能用『因为是魔术师所以没办法』一句话带过去的」

    「算了,也对。卫宫同学的意见,正确到我

    无法反对呢」

    说着,远阪打开了代替热水瓶的罐装咖啡

    她小口小口地喝着

    虽然我本来以为远阪应该会很有男子气慨的一口干掉,不过这部分

    倒还真的像个女孩子

    「回到正题。总之,冬木町中只有两名魔术师。其它的魔术师应该

    是从外地来的,或是对魔术一知半解地被选上的特例吧」

    这样啊

    照远阪说的,我好像也是个了不起的特例

    「我知道。不过啊,只对魔术师一知半解的主人,应该布不了这种

    结界不是吗」

    「说不定不是主人布的,而是从者布的呢。从者是没办法选择主人

    的。在碰到像士郎这样的主人的情况下,从者也只能自己打算否则没

    有胜算对吧?」

    「也是啦。虽然不爽,但无法反对就同意吧」

    「对,老实就好。那,说到结界,这结界是很高级的喔。几乎到了

    魔法的层次了,能够做到这样的魔术师,一定无法隐藏自己的魔力。

    所以我想,这结界应该是从者布下的没错」

    「从者做的啊。那,主人自己就不是那么危险的家伙不是吗」

    「怎么会。不管是魔术师还是一般人,那家伙一定是脱离规则的异

    常者喔。知道有其它主人的话,一定会直接杀过来的」

    「?脱离规则,圣杯战争的规则吗?」

    「不是。是身为人类的规则。在布下这结界的时候,那家伙就失去

    人性了」

    「听好了士郎?这个结界啊,发动到最后,是会把结界的人类一

    个不留地"溶解"后吸收的喔。我们就是像在动物的胃里一样。

    不对,可以用魔力保护自己的我们虽然可能没有影响,但没有魔力的

    人一定会在不知不觉间衰弱至死的」

    「这已经不只是会把一般人卷进来了。只要这结界一起动,学校里

    的人会全部被杀掉喔。懂吗?准备这种乱来的结界的家伙,就是这

    学校里的主人」

    「─────────」

    眼前一瞬间歪曲了

    我尽量明确地想象着远阪的话,深呼吸了一次

    ───然后就结束了

    虽然不太清楚,但我也想象到了最坏的情况,然后把那想象烙印在

    胸中,接受了自己所处的状况

    「我懂妳说的了。───那么,远阪。那结界可以破坏吗」

    「试过了但不行。虽然找到了结界所有的基点,但没办法消去喔。

    我能做到的也只有暂时削弱基点的力量,延后结界的发动而已喔」

    「嗯那只要有远阪在,结界就不能起动?」

    「我是想这样相信,但应该没这么好的事。结界已经布下了,

    正在为了发动而渐渐累积魔力。arher判断还有八天就会完全准备好」

    「到那时不管是主人还是从者───只要其中一方有这个打算,这

    学校就会变成地狱」

    「────那么,在那之前」

    「只有打倒潜伏在这学校的主人了。不过要把他找出来应该很难

    呢。在我们让他布下这结界时就可说是他赢了。因为他只要静静地等

    结界发动,在那之前都不用露面。所以,要说机会的话」

    「只有在他露面的时候吗」

    「正确。就是这么回事,所以现在就乖乖的吧。那个时候就算你不

    想也得战斗的,自己去搜索让第人发现也像笨蛋对吧」

    冻结的楼顶,响起了机械的预备铃声

    午休结束了

    「我要说的就这些。我还有地方要去,放学你就一个人回家吧。不

    要乱逛喔」

    远阪轻松地道别后离开了

    「────────」

    不可能舒服的

    知道主人只能袭击主人这种话一点作用也没有之后,心情不可能维

    持正常的

    「学校的结界、吗────?」

    打算将什么都不知道、毫无关系的人卷进来吗

    那主人既不是主人也什么都不是,只是刽子手

    必须在那家伙起动结界之前找到他,然后───打得他体无完肤

    "────高兴吧卫宫士郎。你的愿望"

    「唔────」

    我挥着头,否定掠过脑中的话

    我没有这么期望过

    希望出现可以打倒的"坏人"这种愿望,不是卫宫士郎的东西

    ───

    放学的导师时间结束后,教室里的学生渐渐减少

    虽然平常这时候我该去学生会室露脸,但远阪说了要早点回去,还

    是应该要直接回家吧

    门还是锁着的

    「对了。好久没这么早回来了啊」

    我通常在放学后都会帮别人的忙或去打工消耗精力,很少直接回来

    平常回来的时候门都是开着,里头则是樱在准备晚餐

    在这一年间,这些事变得理所当然,重要的事反而被淡忘了

    我因为得自己打开门,这种细微的事,而真正感觉到对樱来我家的

    感谢

    「我回来了─」

    我说了一声,到了走廊上

    正打算先到房间里去时,金发的少女出现了

    「你回来了呢,主人」

    少女直接地看着我

    「────────」

    一瞬间

    我的现实感,崩落地一乾二净了

    「士郎?你不是要回家的吗?」

    是我的错愕传染给她了吗,少女有点惊讶地说了

    叫着我的名字的平稳声音

    然后,我的现实感才终于恢复

    「啊是、是Saber啊。不好意思,突然吓了一跳」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把她错认为普通的少女,不不是Saber了

    「?我是遵照主人的指示在这待命的,是弄错了吗?」

    「啊不、是我搞错了不要在意。对、对了,身体怎么样了Saber。

    妳说要经常睡眠、那、现在是」

    「醒着也不会有问题。───不,虽然在战斗以外的时间要尽可能

    地睡眠比较好,但那样感觉会变迟钝。不定期的醒来活动身体的话,

    在有万一的时候行动就会迟缓」

    「这样啊。说来也对。人类要是睡一整天也会头痛的,Saber

    也不是要睡就能睡的」

    「也对。我并没有疲劳到需要睡眠。不过士郎,你睡太多会头痛吗?」

    「会痛啊。一般人睡上半天的话身体就会不好的。不过我是头会痛

    的醒来,睡不了半天的」

    「真是不可思议呢。我并没有那种情形。从以前到现在,都是

    只要想睡多久都能睡」

    「───呣。我想那有生物上的错误喔Saber。睡一整天太浪费了。

    不想睡的话还是起来玩比较快乐吧」

    「也对。那样的确是比较不浪费」

    「对吧。虽然现在因为我才要睡那么多,跟我分开后要回到一般的

    生活习惯喔。虽然这不是我该说的啦,但如果养成习惯睡一整天的话

    会被认为是游手好闲喔」

    「那,说不定已经来不及了。我说不定已经被大家那么认为了」

    Saber皱眉陷入沉思

    虽然是打算开玩笑的,但这种不好笑的笑话好像对Saber没用

    我们到了客厅

    Saber想要我告诉她今天发生的事,于是我就说了从远阪那听到

    的"学校的结界"这件事

    「是这样吗。那个主人,是打算把学校中的人们当成牺牲品呢」

    「───简单来说就是那样吧。不过远阪说了他还要花点时间」

    「同感。要完成这么大规模的结界需要时间。因为学校是容易封锁

    的建筑物,恐怕是被当作神殿的祭坛吧。要完全起动这么大规模的结

    界,至少需要十天」

    「十天我感到异状是两天前的星期六,所以还有八天吧。跟远

    阪判断的一样哪」

    「是的。不管那结界是要收集牺牲品还是用来防御的,如果完成了

    就很麻烦。要在那之前找到布下结界的主人」

    「───也对哪。虽然远阪说很难,不过既然潜伏在学校中就应该

    很好锁定。想办法找到他,让他中止结界吧」

    既然有要在学校布结界这个想法,那主人十之八九是学校的关系者

    吧

    学生或老师

    明天开始,必须尽可能在半天搜索学校,找出可疑的家伙

    「接下来对了,那家伙是带着什么样的从者呢」

    不,这点不实际碰上是不会知道的

    那么,该想的应该是已经遇过的从者吧

    现在Saber醒着,正好可以问

    好,那么────

    ───>??????????

    那个巨人────

    试着问问看那个凌驾Saber的从者,Berserker吧

    Saber跟远阪说过,单以战斗来讲,Berserker是最强的,不过

    ────

    「Saber,如果再次跟Berserker战斗会怎样?那个,只要我

    是主人,Saber就赢不了那家伙吗?」

    Saber最大的负担

    我问的是Saber因为与我这未成熟的主人订契约,而无法发挥原来

    实力的这个缺点

    「不对,士郎。就算你是成熟的主人,Berserker也仍然是强敌。

    不需要因为这问题而责备自己的不成熟」

    「嗯。虽然可能是这样,但Saber实际上是受了不少限制吧。

    那么,如果Saber是本来的Saber的话」

    「不。就算我在万全状态也很难打倒Berserker。不对,说不

    定不管是什么从者,要彻底打倒那巨人都是不可能的」

    「士郎,你记得那晚的战斗吗?Berserker轻松地反弹了凛的魔

    术。而他并没有像我这样的对魔力。那只是,以肉体的强度使凛的魔

    术无效化」

    「呣我是有看到,不过需要那么惊讶吗?只是Berserker的

    身体很硬吧?」

    「不是的。Berserker并不是承受住凛的魔术,而是弹开了。这差

    别很大。如果是承受攻击的话,只要朝单一部位集中攻击,铠甲总是

    会碎裂的对吧。但弹开就是另一回事了。凛的魔术,一点就没有打到

    Berserker身上」

    「没有打到?也就是,像Saber一样使魔术无效化吗?」

    「是的。但是就跟我之前说的一样,Berserker并没有对魔力这项

    技能。所以,只能认为是他的宝具将魔术弹开了」

    「这是我的猜测,Berserker的宝具应该是"铠甲"。而且并

    不是单纯的铠甲,而是接近被称为概念武装的魔术理论。恐怕

    ───Berserker有着将一定水平以下的攻击全部无效化的能力。我

    的剑,还有凛的魔术会无效也是为此吧」

    「如果Berserker的真实身分是希腊的大英雄,那能力应该接近A

    等级。要想使他受伤,我想至少必须要有与那能力同等级的攻击才行」

    「同等级的攻击?也就是说」

    「是的。虽然很难启齿,但不管是一般攻击还是宝具,只要不

    到A级的攻击全都会被无效化吧。要打倒那巨人的话,至少需要A级

    的一般攻击力,还有更高等级的宝具」

    「────────」

    我闭上眼睛,回想Saber的能力

    Saber的力量一般攻击是B级,宝具是C级

    怎么回事

    如果照Saber说的,我们不只打不倒Berserker,连使他受伤都办

    不到!

    「等、等一下!这个、力气跟宝具的基准不是不一样吗?就

    算等级低,宝具也是强力的武器吧?那么,换成力量的话不能达到

    A级吗?」

    「是的。宝具跟一般攻击是无法相比的。C级的宝具,换成一般能

    力是A或着A+。但是,保护Berserker的"理"是脱离物理法则

    外的」

    「那是即使面对能毁灭全世界的宝具,只要不到A级就能使之无效

    化的一种概念。Berserker赫尔克里士是拥有神性的英雄。对承受神

    之血的英雄,没有与其同等的神秘便无法干涉」

    「────那,下次被袭击时」

    就是我们的末日,了吗

    「不。不管是什么样的英灵,都一定会有弱点在。至少,Berserker

    并没有对城等级的攻击方法。可以避免被袭击时一击全灭。如果我的

    伤完全痊愈,就有可能与他匹敌。士郎可以趁机撤退,如果有什么援

    助的话就有胜算也说不定」

    「结果还是以撤退为大前提哪。在这之前还必须想办法找出

    Berserker的弱点吗。对了。Saber,对城等级的攻击方法是什么

    啊?」

    「就是指宝具的攻击力。宝具分成三大类。

    单挑时可以尽情发挥的对人宝具、集团战斗时可以威震全军的对军

    宝具,还有毁灭性一击止战的对城宝具」

    原来如此

    跟名称一样是对军或对城的,如果遭受到那种如飞弹般攻击的话,

    我跟远阪一击就会四散纷飞了

    不幸中的大幸是,Berserker并没有那种广范围粉碎的攻击方法

    「不过,主人可以补足这缺点。依莉雅斯菲尔就像庞大的魔力

    凝结体。如果她是卓越的魔术师,而Berserker也能彻底保护住她

    ────我可能就无法保护士郎吧」

    「────────」

    对了

    不安的因素不只是Berserker

    主人跟从者是两人一组的

    从这点上看来,我也是Saber的负担────

    「那接着是别的家伙」

    「请等一下士郎。有人穿过房屋的大门了」

    「咦、妳可以知道这种事吗?啊已经这时间了!?糟糕、

    一定是樱回来了!」

    我连忙站起来

    从玄关传来门铃声

    「打扰了」

    然后听到樱的声音

    「Saber、不好意思,那个」

    「我知道。我回房间去了,请不要在意我」

    Saber往房间走去

    刚好在这时进来的是

    「我回来了。很好很好,真的有早点回来呢」

    拿着购物袋的远阪

    「打扰了学长。学长会这么早回来好稀奇呢」

    还有开心笑着的樱

    「好,准备万全。那就开始吧」

    远阪对着厨房振作了起来

    樱担心地看着她

    「学长?那个,晚餐的准备」

    「啊啊,今天是远阪做饭所以不用了。早上是樱做的,晚上就交给

    她吧。远阪在的期间晚饭由我跟她来做」

    「啊是、是的。既然学长这么说,就这么做吧」

    樱乖乖地坐在坐垫上

    虽然从厨房传出很大的唰唰声,但远阪的背影却一点也没有危险的

    样子

    「这样交给她也没问题吧」

    那待在这也没事做吧

    考虑到Saber,在饭做好前先回房间去吧

    「我去房间休息一下。藤姐来的话,跟她说偶尔也要自己去烧洗澡

    水」

    「啊,是的。学长请慢慢休息。晚餐准备好后我就去叫你喔」

    「啊啊。对了。来房间时别忘了敲门」

    时间是六点前。照这样看来,晚饭好像会做到七点

    我回到房间时,Saber已经在隔壁房睡着了

    「什么啊。本来想说些什么话的」

    我咋了咋舌,坐在坐垫上

    「.我在说什么啊。我明明除了圣杯战争以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了」

    自己本来就不擅长跟Saber说话不是吗

    「算了,没关系。睡着的话,那就」

    我呆呆地说着话,望着时钟的指针

    昨天晚饭时只有我跟Saber,还有远阪三个人

    今天加上藤姐和樱就是五个人了

    「啊、不对Saber不能算进去」

    只要有藤姐跟樱在,Saber就不能离开房间

    「───Saber,吃过早饭了吗」

    昨晚,Saber一边频频点头一边吃着晚饭

    从她那样子看来,应该不是不用吃饭吧

    「又没有准备午饭。应该饿了吧」

    藤姐跟樱回去后,必须把晚餐热一热Saber吃才行

    虽然得一个人吃,但那也没办法───吧

    「」

    总觉得

    一想象Saber一个人吃饭的样子,就非常火大

    「士郎,醒着吗?」

    远阪敲了敲门,从门边露出脸来

    「远阪?怎么,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就是晚餐啊。已经做好了,过来吧」

    ───已经是这时间啦

    嘿咻一声,我提起沉重的腰部,往Saber睡觉的隔壁房间看了一眼

    后到了走廊上

    「啊、来了来了。你看,这菜色!好久没看到像远阪同学这样能

    做中华料理的人了啊~!」

    藤姐在桌上摆着的菜肴前兴奋着

    我看了看,今天的晚饭的确是中华风的

    四个大盘子上的是芙蓉蟹、青椒牛肉丝、没见过的高级肉与野菜的

    合炒、不知道在想什么摆了一整盘的烧卖军团,色彩鲜艳的无与伦比

    小盘子上的是清淡的色拉,连让舌头休息的细节也注意到了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藤姐喜欢的豪华晚餐

    「我吓到了哪。还以为远阪是做洋风料理的」

    「啊,本来好像是要做洋风的喔。可是因为我说没人会做中华料理,

    她就说她来做的」

    「───那家伙为什么一定要过这种出人意表的人生啊。嗯?

    樱,妳是跟远阪一起回来的吧,是一起去买东西吗?」

    「是的。远阪学姐一直等到弓道社练习结束。然后回家的路上顺便

    一起买东西的」

    「是这样啊。怎么,两人的感情比我想的要好嘛」

    「也对呢。我跟远阪学姐在学校也常说话。虽然不知道学姊是喜欢

    我什么地方,但学姊从我入学开始就对我很亲切」

    嘿

    那家伙,在学校也真的是亲切的学姐呢

    「不要说话了快点吃啦。我肚子已经好饿好饿了喔」

    藤姐高兴地坐下来

    「对啊。你们两个也快点坐下吧?中华菜一旦冷掉可是如罪恶般

    的难吃喔」

    远阪冷淡的说着,也跟着坐在餐桌旁

    「────────」

    我不说话地坐在坐垫上

    大家说了开动后,就尝了一口料理

    「────!」

    虽然不甘心,但很好吃

    我以前不做中华菜的理由是觉得"味道都差不多吧",但这菜好吃

    到足以使我反省

    「呜哇、好厉害好厉害!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料理了喔。嗯,

    远阪同学我给妳一百分」

    「谢谢。得到像老师这样诚实的感想,我也很高兴」

    「是的,我也对中华料理改观了。虽然不太会吃辣,但这非常地美

    味!」

    樱也像是打从心底高兴着

    在笑着看着樱之后

    「────哼哼」

    个性扭曲的远阪凛用夸耀胜利的表情对着我

    「什么啊。想说什么吗,远阪」

    「没有啊─。只是觉得大家都很喜欢所以很高兴啊。不过,虽然有

    个不太老实的人在,但那也有那样的乐趣就不要管了吧。我也能了解

    在自己擅长领域上败北的感觉嘛」

    「咕────对了、妳昨天让我做饭是在对我作战力分析吗!」

    「呵呵呵呵呵。很好,今天教训就是,要经常隐藏最后一手喔─」

    远阪像是打从心底快乐地说着,然后就吃着自己的料理了

    晚饭时,比我想的还要热闹

    樱跟远阪是一对好学妹跟好学姐,藤姐现在也完全站在远阪那边

    「────────」

    很快乐的晚餐,这我没意见

    虽然没意见,但像这样大家一起吃饭,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对

    「」

    我站了起来

    「?士郎怎么了,上厕所?」

    「不,忘记东西了。我去带过来,等我一下」

    「────────」

    在我离开客厅时

    感觉到远阪不说话地看着我的视线

    只是,没办法理解而已

    理由就只有这样

    在同一个家里,只让她一个人待着,我不喜欢

    所以我也不考虑先后地,就抓住了她的手

    「士、士郎!?这么突然要做什么!?」

    「好了啦快过来。我要跟大家介绍Saber」

    「你认真的吗!?请等一下、那」

    「就是认真的才来带妳。来,快走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等一下、士郎!?」

    我硬拉着Saber的手,就这样到了客厅

    「抱歉啊远阪。再一人分可以吗」

    远阪没有反对

    只是,出其不意的樱跟藤姐呆呆地看着Saber

    「虽然晚了点但我来介绍一下。这孩子叫做Saber,我暂时要照顾

    她。她就跟妳们看到的一样是外国人,还不习惯日本人的生活,要多

    帮帮她」

    「────────」

    两人毫无反应

    虽然这也是当然的,但我没有理会她们的时间

    「来,坐在那边吧Saber。饭要大家一起吃才好吧」

    「那我想的确是比较有效率,但是我」

    「不要客气啦。而且啊,以后Saber也要一起住下来喔?住在同

    一个家,一起吃饭是当然的」

    「是的。既然士郎这么说,我就只有遵从」

    「怎么可────」

    「怎么可以────!」

    「呜~~~~!!!!」

    我的耳朵!

    我的耳朵在耳鸣了啊!

    「到底怎么回事啊士郎!不只远阪同学连这孩子也带进家门、这

    里什么时候变成旅馆了啊!」

    「什、什么啊。反正跟旅馆一样大,借一两间房屋给人也没关系不

    是吗。远阪可以的话Saber也行吧,不过是住下来而已」

    「怎么会可以!虽然我承认远阪同学、但我可不管这不明身分的

    孩子!那孩子到底是哪家的孩子啊!」

    「哪家的孩子───是远房亲戚的孩子啦。发生了些我不清楚的

    事,来依靠老爸的」

    「我可不信那种假话。而且啊,就算真是那样又为什么会来卫宫家

    啊。切嗣会在外国有认识的人,这怎么────」

    可能两字,藤姐可说不下去了

    再怎么说,老爸可是一年到头在外国旅行的呆子啊。搞不好认识的

    外国人还比日本人来得多吧

    「───虽然不能说没有,但也太奇怪了。妳,是为什么来这里的

    啊」

    藤姐不满地盯着Saber

    「不、所以我就说」

    「士郎闭嘴。这个、Saber?我在问妳喔」

    Saber沉默着

    当然啊,Saber又不是为了什么而来这里的,她也没有灵敏到能配

    合我说的谎───

    「不知道。我只是遵照切嗣的话而已」

    ───好像,是有的

    「────呣。切嗣把士郎交给妳?」

    「是的。他说,请保护士郎免于各种敌人的侵害」

    平稳地

    Saber这么说了,带着无与伦比的纯净

    谁能够反对的了呢

    就算那是骗人的───但对这么说着的Saber本身,那是绝对的真

    实

    「」

    就算是藤姐也没办法反对刚刚的话

    ───不过

    藤姐皱着眉,表情很不满地站了起来,尖锐地瞪着Saber

    「很好。既然妳这么说,就让我看看妳的本事吧」

    像这样,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然后

    藤姐带着如同宣告风雨欲来的效果声,把我们带了出去

    「」

    藤姐拿下墙壁上横挂的竹刀,直盯着Saber

    接下来

    我们的藤姐,到底在想什么呢

    「妳说了要保护士郎了吧。那应该有点觉悟对吧」

    「────要让我拿剑吗」

    「没错。如果妳比我强的话我就承认妳。不过要是比我弱的话就要

    回家喔」

    「没关系。不过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保护士郎的是我嘛!在士郎能够独当一面之前,我要一直

    守在他身边啊!」

    「────────」

    Saber好像不是很了解藤姐想说什么

    当然,周围的人也不太懂

    「就─是─说,这里不需要比我弱的家伙!如果妳比我强的话,

    就比我可靠吧。那暂时把士郎交给妳也可以」

    藤姐像是闹着别扭地挥着竹刀

    「───我了解了。只要让妳同意就可以了吧」

    「对啊。不过要让我同意可是很难的!」

    还没说完,藤姐咚地跨出一大步,用竹刀往Saber打去!

    「呜哇、藤姐妳乱来啊─!」

    不只是偷袭还连竹刀都没给Saber,老虎妳这样还算是教师吗!

    「?」

    是被藤姐的奇袭吓呆了吗,Saber呆呆地站着

    藤姐得意的身体攻击往Saber身上爆发────!

    「啊咧?」

    藤姐像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那也是啦

    从旁看着的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了,当事人藤姐应该就像看到巴比伦

    的空中庭园一样不可思议吧

    「────────」

    Saber仍然直立着

    不一样的地方,只有她手上的是刚才藤姐拿着的竹刀

    「啊真的?」

    虽然不知道藤姐在问什么,但这的确是真实的

    Saber并没有架起抢下的竹刀

    在毫无架势的Saber面前,藤姐像被定住一样动也不动

    藤姐也是可被称做无敌的剑道家

    她的经验,应该可以让她了解到眼前的对手是与她不同层次的吧

    「如果妳叫我提起剑来我会的。不过以妳的本事应该不用做到

    那样就能了解吧」

    「呜────呜呜、啊呜啊呜、啊呜~~」

    藤姐摇摇晃晃地后退,软软地跪了下来

    「分出胜负了。可以承认我了吗」

    「────呜。呜、呜」

    藤姐肩膀无力地垂下头来

    当我正想着藤姐这样应该就会乖乖的了,的瞬间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奇怪的家伙把士郎抢走了

    ────!」

    藤姐发出大的足以使周围的我们头晕的声音,嚎啕大哭了起来

    结果,我们在那两小时之后才说服藤姐

    藤姐说她有话想跟Saber说,就把Saber跟自己关在老爸房里两小

    时,出来时带着无法同意的表情承认只能同意了

    另一边,樱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夜也深了,藤姐送樱回去时,樱到最后也没说半句话,只是道别后

    就回家了

    「那我也回别栋去了喔」

    远阪则是一直这个样子

    「抱歉哪。反正妳一定觉得我在做笨事吧」

    「没有。只是,你做的事是多余的喔。老是做这种多余的事,有一

    天会变得动弹不得的」

    远阪说了声晚安,摆了摆手后就到别栋去了

    「────唉」

    总觉得好累

    我今天也早点休息吧

    「请等一下士郎。我也有要问你的事」

    「嗯?好啊,是什么」

    「为什么要向大家介绍我呢。我也觉得凛说的对,士郎的行为是没

    有必要的」

    「没为什么。只是讨厌那样才介绍的」

    「士郎,那不是回答。可以说你是在讨厌什么吗」

    Saber追问着

    对她来说,今晚这件事有这么不可思议吗?

    「我怎么知道,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想到Saber是一个人就觉得很

    讨厌而已。勉强要说的话,就是如果让藤姐和樱认识Saber的话,对

    她们隐瞒的事就可以少一点」

    「那并不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更应该说如果让她们知道我的存在是

    不好的。这个房屋大的足以隐藏我的存在,所以应该让我待命比较好」

    「────」

    什么事比较好了

    这家伙是在说大家吃饭的时候,放她一个人比较好吗

    「───才不会。就算Saber觉得好我也不喜欢,所以也没办法吧。

    我觉得这不是理由」

    我这么断言后,把视线从Saber身上挪开

    「我到仓库去,妳先回房间吧。我事情做完会回去的」

    「────────」

    没有回应

    背对着似乎无法理解的Saber,我走向了仓库

    到了外头

    青色的月光照着寂静的庭院

    抬头看看,冬天的夜空看起来很高,能清楚地看到许多星座

    「────唉」

    我不自觉地叹息

    远阪是对的

    的确,我很矛盾

    自己回避着Saber睡觉的房间,朝仓库走去

    另一方面,刚刚的自己却又对放Saber一个人这件事觉得讨厌的无

    法忍受

    虽然以异性来说不擅长与Saber相处,但以一个人来说却又无法不

    管她,是这样的吗

    像这种矛盾的自己,会让远阪错愕也是当然的

    「真是败了啊。本来以为不成熟的只有魔术,看来精神修行也不够吗」

    我呆呆地,一边看着夜空一边自言自语

    ───夜深了

    才正因为自己未成熟,所以不能停止锻炼

    我只能相信,只要不断努力总有一天能够达到某处,然后不停堆积着渺小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