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W线 ubw_09
    幕间/某个骑士的故事——

    于是,看到了那家伙的梦。

    一个被祭上英雄宝座的男人的记忆。

    到最后都不被人理解,某个骑士的故事。

    那是个简单的故事。

    摊开来说,就是那家伙有问题而已。

    明明有相当的力量,也有相当的野心。

    但始终搞错使力的地方,最后平白的死掉。

    那也是当然的。

    力量,是为了达成自己自身的愿望。

    同情对人不是帮忙。

    绮礼也常常说,所有的行为是因为会反映回自身所以才取得平衡。

    因为行为会循环所以精神才会回来,而才能生出下个活力来。

    不然,则代表没有补充。

    比如说不为自己而只为他人而活的家伙,当然马上力量就会耗光。

    就如丢弃式的纸币。

    被人拿来用,完事后就只有消失而已。

    要趁隙而入太简单了,被人利用已经是前提。

    因为如此,结果,那家伙

    在很多事情遇上很多背叛,最后由救过的"某个人"的手,结束了其生涯。

    反正,就是让人莫名的火大。

    会想要骂"为什么"

    使劲再加把劲,明明不过是凡人却努力着,流过鲜血后,达成了奇迹。

    其报酬却是被背叛而死,如此笑不出来的事情,那家伙却满足的死去了。

    虽然我不想对别人的人生插嘴。

    但只有那一点我绝对无法认同。

    这是到目前为止已经看过了几次了的梦的感想。

    平常的话应该在这里就醒来迎接早晨——

    但。

    这次的梦好像还有后续——

    在那地狱里,那家伙站着。

    应该是什么事故的现场,而不是斗争引起的惨状吧。

    "于此定下契约。献上我的死后。而其报酬,希望在此得到"

    契约之词。

    之后,那家伙就像是中邪似的变了个样子,救出了本来无法得救的人们。

    啊啊。也就是说这就是那家伙成为'英灵'的理由。

    这样看的话,嗯,也没什么。

    那家伙因此所救的人,应该没超过一百吧。

    这样的数字而已的话不会被叫做"英雄"也不会被登录为"英灵"不是吗。

    但,重要的不是数字。

    应该是,能不能救本来"会死的命运"的生命才是得到英雄,这个超越人的资格。

    这是命运的改变。

    即使规模很小,但只要打破了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灾害的话,

    即使他本人没有身为英雄的力量也可以。

    不对。

    一开始就是以那个奇迹为代价,而让世界得到"英灵"的。

    那家伙成了英雄,救了本来无法得救的生命。

    (Servant)

    结果,就是死后成为英灵,重复生前在做的事——也就是奴隶。

    似乎死后也为他人而战,成为好用的丢弃式道具的这件事,是奇迹的代价的样子。

    英灵。

    从人而来的优秀之灵格,人类的守护精灵——

    但那并不是,像Servant一样有自由意思的东西。

    所谓的英灵,就是人类的守护者。

    守护者没有自由意思,只被当成"力量"来用。

    为了保护人类世界,只在发生了"会毁灭世界的要素"时被叫出来,

    只为了消灭那个要素的歼灭兵器。

    ServantSystem不过就是,利用了这个"守护者"的召唤仪式。

    守护者会在任何时代被叫出,在排除了对人类而言的破灭性现象后,从这个世界消灭。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是敬谢不敏,但那家伙应该是接受了才决定的吧。

    不,搞不好那正是他所要的。

    死后还能救人,根本就是求之不得。

    虽然生前力量不足而很多没能救到,但成为英灵的话就能打破任何悲剧。

    如此的想着,而与世界交易交出了自己的死后,救了一百人的生命。

    完全相信着之后可以救出更多的,比如说几万人的生命——

    多么的愚蠢。

    怎么可能会是像他所想的那样。

    因为当英灵会被叫出的时,那里早已经化为死之地了。

    英灵、守护者会出现的场所只有地狱。

    他们是,当世界要被人所毁灭时才会出现。

    人类是会因自己的业而毁灭的生物。

    所以,毁灭的过程无论什么时代都一样吧。

    嫉妒。憎恶。私欲。妄念。

    爱着人类,而想为了人而活的那家伙,死了。

    死后也一直看着人类的"丑陋",在被呼叫出来的场所,照着契约,尽了守护者的责任——

    不停的杀。

    不停的杀不停的杀不停的杀,为了人类这个全体,在被叫出来的地上的人全都杀了。

    如此的重复了几次我不知道——以后还要重复几次,我也无法得知。

    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

    那家伙虽然一直被各式各样的事情给背叛。

    结果最后,连唯一所信的理想都背叛了他。

    "唉欠——"(注:原文与Archer同音)

    醒来后,只说的出这种话。

    身体异常怠倦,躺在床上完全没力。

    唯一清醒的只有意识,但也无意义的望着天花板。

    "虽然多多少少有察觉到。但那个,果然是那家伙的记忆啊"

    唉,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天花板。

    真让人无所适从。

    只要先说一句Master与Servant因为有灵的接系所以睡眠时有时会混入记忆层就好了。

    这样的话就可以先把意识切断,就不用看到那样的东西了说。

    "——起床吧。今天也有很多事要做"

    从床上爬起来。

    身体感觉很钝,眼睑也像石头或铁一般的重。

    边怨恨着早上爬不起来的体质,边换穿成制服。

    "不过,嗯"

    该说是果然呢,还是意外呢。

    那家伙,以前还是个热血汉嘛。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英雄,但似乎以前是更坦白的样子。

    "嗯,过了那种人生死后还遭受这样的待遇的话,性格的确会扭曲啊"

    啊哈哈,的笑出声音来。

    虽然照在镜子里的表情与其说是笑还不如说比较像哭,不过还是当作是笑好了。

    (那家伙)

    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大概无法面对Archer吧。

    早晨所要准备的都弄好后,我在客厅里尝着刚泡好的红茶。

    因为我是不吃早餐的主义所以很简朴。

    登校前的十五分钟,

    这早晨的一杯可说是让还没睡醒的身体醒来的仪式——

    "凛,你打算混到什么时候"——

    的说,这里有一名搞不清楚主人气氛的混混。

    "什么什么时候,到七点半啊。超过的话不就迟到了"

    "谁在跟你说上课时间。我想说的是圣杯战争的事。跟其它的Master协力这件事并不坏。但是,你选的伙伴太差了"

    "——唉"

    又是这件事。

    Archer有事没事就会提案要求切断与卫宫士郎的协议。

    "所以不就已经跟你讲我没那个意思吗。虽然Archer这样说,但我觉得还算适任吧。当然以战力来说是让人不安,但以协助者来说没问题不是吗。我是说,卫宫的话不管怎样都不会背叛吧"

    "信赖是要以来往建立才对。没有理由的信赖才是不能信用的。知道吗,那种人不是能赢到最后的。如果要选协助者的话,选Caster的Master还比较聪明。"

    "开什么玩笑Archer.你是叫我与那种邪魔歪道同流合污吗"

    我放下茶杯瞪着Archer.

    就算是嘲讽,现在的发言也不能当做没听到。

    "——"

    "——"

    场面冰冻了起来。

    我是真的火大了,但也不想订正Archer所说的。

    我们就维持着一样的姿势,互相瞪着对方。

    "的确Caster是邪魔歪道,但那个样子却非常的有魔术师的样子。以这一点来说的话,凛就不适合战斗。如果是魔术师的话就应该舍弃志气而选择结果"

    "你再嘲讽也没用。我不会改变我的方针"

    "真是,到底怎么了。你认识卫宫士郎后就很怪喔。以前的合理性都跑哪去了"

    "——"

    哼。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可是没办法吧。

    那家伙虽然是魔术师却什么都不会,而且还顽固到这么危险的地步。

    对这种对手说要交易或耍策略什么的都只是徒劳而已,而且——那家伙,啊。

    "凛?怎么了,终于注意到自己的愚蠢了吗?"

    "——是啊。对,我是怎么了没错。不过Archer.这全都是因为你让我看了无聊的东西的关系"

    "什么?"

    "——算了,没事。反正只要你是我的Servant,我只允许我自己所相信的事。我虽然没有卫宫士郎那么天真,但也还是有无法退让的东西。不管对方是谁,我都没有要让到这种地步"

    含着怒气的说着——

    但也因此,虽晚了一点但才总算注意到了。

    我不是因为知道这家伙的过去而在同情他。

    只不过是,忍不住的火大而已。

    "哼。Archer,回答啊?!"

    脑羞成怒的瞪着Archer.

    穿红色外套的骑士,唉,的摆了个惯例的手势,

    "没办法。支持不顺利的主人也是臣下的工作。直到你能发挥本领之前,我就在阴影看顾着吧。"

    如此的,回了个不知是Yes还是No的答案。

    九日目朝~下课后/住在柳洞寺的,另一个人物。

    "——"

    我正醒过来。

    清醒感很重,就像是在头内有个铅块似的。

    "——奇怪。最近,清醒感都很差"

    是因为想太多事情吗,还是作了奇怪的梦吗。

    "嗯——"

    我这不太会作梦的人,最近似乎都在作有点类似梦的东西。

    "嗯,是蛮漂亮的剑没错啦"

    出现在梦里的,是一些笼统的剑的影像。

    当中那家伙的短剑出来的特别频繁。

    "——去。对啦,我是喜欢啦,怎样"

    边凶着不在这里的Archer,边爬起床来。

    时间是早上六点前。

    现在不是对模糊的梦一喜一忧的时候,赶快开始准备早餐吧。

    Saber目送着我出门。

    这样子的生活也已经习惯了,早晨很正常的没什么事。

    校门没看到远阪的人。

    因为一成可疑的这个线索也消失了的现在,她正在忙着收集情报吧。

    "——啊,我也是有关系啊。也要调查才行哩"

    不过,要从哪里开始呢。

    远阪应该在调查学校的人,那我就重头再调查一次校舍好了——

    当然,既然本来都不知道的东西也不可能刚好一下就能找到。

    虽然花了上午的下课时间以及午休的前半段在校舍到处看,但都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

    "嗯。虽然不清楚你在搞什么,不过辛苦了"

    似乎是已经吃了午餐的样子,一成边看着有点旧的诗集边慰劳着。

    "谢啦。我现在才要吃饭所以茶借喝一下喽。咦,茶壶呢"

    "啊啊,在这边。不过,今天只有昆布茶而已,要吗?"

    "嗯?嗯——,那就白开水就好了。我似乎对昆布茶那混浊的感觉不行"

    "原来这样啊。那我明天去职员室要绿茶来好了"

    看着开朗笑着的一成,我把白开水倒入自己的茶杯,坐了下来。

    "嗯,那我开动了"

    谢饭后打开便当盒。

    同时响起敲门声。

    "咦?一成,有客人喔"

    "嗯?在这种时间?"

    一成缓缓的向门走去。

    客人是学生会顾问的葛木。

    跟葛木老师是常在这里碰面,不过以对方来看应该是"卫宫还真常来学生会办公室"吧。

    "——"

    嚼动着嘴巴,我默默的吃着便当。

    不知是否是今天没有要联络的事项,一成与葛木老师在谈话家常。

    "——"

    咀嚼咀嚼。

    咀嚼咀嚼咀嚼,吞。

    "老师,时间差不多了"

    "嗯。说的也是,那就这样。虽然不用叮咛大概也知道,不过不要忘记关门窗。放学后回家的时间也要守好"

    "是是,我知道啦"

    葛木老师走后,看来还满开心的一成走回来。

    "——"

    啊,不,还真是看到了稀有的东西啊。

    跟学生聊天的葛木宗一郎,可是非常少看到的。

    而且竟然还是跟很怕生的一成。

    嗯,虽说同样是硬派的人所以可能合得来,但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一成啊"

    "嗯?什么事卫宫"

    "没什么事,不过从以前就想问了。那个,你跟葛木,算蛮熟的吗?"

    啊。吓到了吓到了。

    "——没有啦,不好回答的话没关系。只是稍微想到而已啦,不用在意"

    "啊啊,不是啦不是啦。只是惊觉到原来我还没跟卫宫说过而已。会很熟是当然的。因为葛木老师是类似我师兄之类的关系啊"

    "——啥?"

    葛木老师是,一成的,师兄?

    "等一下。是怎么一回事"

    "就跟你说是师兄嘛。宗一郎——葛木老师是从大约三年前开始寄住在我家。如你所知,虽然是很木讷的性格,但却有个不虚假且坦白的心。所以,既住在同个家里又是个可尊敬的人物的话。那会仰慕他当大哥是很自然的吧"

    "——葛木是,住在柳洞寺——?"

    匡的一声,后头部被敲了一记的感觉。

    不过表面上还是掩饰着平静,继续着同一个话题。

    "对了。你说最近有个没见过的女的。葛木认识那家伙吗?"

    "什么认识不认识,那女的是葛木老师的未婚妻啊。因为会在近期结婚,所以房间是借给他们到那时为止"

    "——"

    匡的一声,第二次的冲击。

    "一成。那不叫作没见过的女的吧"

    昏头转向的,作最大的抗议。

    "没见过的女的就是没见过的女的。管她是什么葛木老师的未婚妻,对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女的这样就够了"

    以一付不爽的样子,一成结束了对话。

    "——"

    反,反正。

    不管怎么得到的,这可是不能忽略的情报。

    从柳洞寺来上班的葛木宗一郎,与住在柳洞寺的女性。

    而且葛木老师的未婚妻是在一个月前左右出现的。

    如果那就是Caster的话,那答案应该就是等于已经出来了——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

    下课后的教室。

    离放学时间不到十分钟的状况下,反正就是把葛木老师的事情讲给远阪听。

    "你觉得呢。当然因为也有一成的先例,所以也是不能只因为住在柳洞寺就怀疑下去啦"

    "葛木老师吗先不说Master的气息,那个人根本就不是魔术师啊"

    不知有没有在听我讲,远阪似乎无法适怀的锁着眉头。

    "不是魔术师?是噢,那太好了。所以可以先把葛木除外是吗"

    "为什么?这么可疑的家伙当然是Master啊"

    "——"

    没有啦,我已经习惯了。

    不过果然还是跟不上远阪的思考速度。

    "今晚就试探看看。我会从学校着手让他今晚变成值夜班,所以卫宫也回去准备一下"

    "啊——等一下。再怎么说也太夸张了吧。把葛木调成值夜,也就是今天晚上就要开战的意思吗"

    "当然啊。又没有保证葛木明天也会来学校。机会可不会等你的。所以就让他在学校留到晚上,在他晚上回去的途中试探看看到底是不是Master"

    "为了慎重起见所以先问一下。你要怎么试他是不是Master"

    "直接打啊。就跟卫宫同学的时候一样"

    "一样"的音不知为何念的很甜美。

    这家伙,果然本性是欺负人的个性。

    搞不好在小的时候,我曾经为了公园的和平跟过这家伙交一战过。

    "——我反对。就算要试,也应该有更平稳的方法。没必要专程用危险的来试吧"

    "不危险。我又不是不分轻重的下手。只不过从暗处打一发Gand而已啊。就算葛木老师是一般人的话也不过就是感冒躺个一两天而已"

    "啊——不对,这样还是有问题。如果葛木真的是Master的话,这样就会直接打起来了吧。因为由我们这边先出手的话,就不可能先谈判了啊"

    "?搞不懂你。这样不是更好吗。到底卫宫同学你是在危险什么"

    "你才搞不懂哩。我是说,远阪你会危险不是吗"

    "——"

    似乎终于是注意到这一点了,远阪停了一下。

    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

    "哼。随便你。这样的话也只不过是我一个人去而已"

    如此的作出果断的决定。

    "呜——!"

    唉真是,对已经决定的远阪说什么没用吗。

    "好,我陪你去。放远阪一个人去的话谁知道会有多危险"

    "那是我要说的吧。真是,还以为你在说什么"

    "放学时间了。那就约七点吧,在桥下的公园。大概会变成战斗,所以要好好的准备好再来喔"

    哼,的转过头就离开了。

    之后我也离开了教室。

    "也就是说,今晚要对付Caster的Master?"

    "呃,虽然还没确定葛木是Master,不过大致上是这样没错"

    回家后,跟Saber报告今天的事。

    不知Saber是否也是跟远阪有同样的看法,总觉得她全身士气高昂。

    "因此,今天的锻炼就取消。我也马上去准备晚餐所以看要准备什么啊对了。Saber,出阵前吃饭是不是不太适当啊?"

    "什?为什么问这种事。战斗时如果空腹的话要怎么办——"

    "不是啦,我是想说会不会太胀。而且剩不到一小时,晚餐回来再吃会不会比较好"

    "啊,没有,我想应该不会有这种事吧?早点把吃下的东西消化掉也是战士的技能之一。也就是说,如果从平常就过着正常的生活与锻炼的话,用餐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

    "嗯。所以你的意思是,可以作晚餐是吗?"

    "是的。这样一来也会比较有气力吧"

    原来如此。

    因为我也算是练到了用餐后马上就能动的水平,所以大概没关系吧。

    不过怎么说呢,还是作一些比较不伤胃的好了。

    "那我就去厨房,Saber你呢?"

    "我没有道理去妨碍士郎。我想再继续正气一下"

    正气,是指正座冥想吧。

    "了解了,饭好了我会来叫"

    我离开了道场。

    外面已经暗了。

    约定的时间是七点。也就是大约一小时后要对葛木老师出手吗。

    "——"

    如果葛木老师是Master的话,那就只能开战。

    Caster是很小心谨慎的Servant.

    如果知道自己的主人被袭击的话,大概就不会再有第二次奇袭的机会。

    因此,要战就要必杀。

    既不能让对方逃走,己方也不能撤退。

    不管对手是谁——要阻止一次又一次袭击市民的Caster,就只能打倒其Master而已。

    最好,是能夺取令咒让其丧失Master的资格。

    不过最坏的情形,可能还是会变成互相对杀吧。

    "——是啊。还是拿把武器去吧"

    我家有的武器——能轻易的让魔力通过的大概就只有木刀而已。

    最近"强化"的成功率也有上升,光是木刀就可成为堂堂的武器。

    但,那是指一般的打斗的话。

    如果是对抗Servant、Master的话,更可靠的武器是必要的。

    "非要我说的话——比如说那家伙的,剑"

    在脑里重现梦里看到的印象。

    白与黑的夫妇剑。

    那种长度的话我也用的来,

    而且——那双剑的话,我也能独当一面的对战。

    如果能不扯Saber的后腿而保护自己的话,多少也能自夸为她的Master吧。

    "——唉。求着得不到的东西也没用吧,笨蛋"

    唉,叹息着沿着走道走去。

    现在就只能尽量做而已了。

    尤其是,把精神集中在作晚餐上吧。

    Saber虽然平常看起来一副扑克脸的样子,但最近似乎有在期待用餐的样子。

    让那样的Saber开心,也成为了我最近的乐趣之一。

    九日目夜,集合~决行/对着葛木老师射Gand的凛

    下午七点。

    远阪在约定的时间准时的来了。

    "久等了。为了凑齐必要的东西花了点时间。那,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

    "——"

    嗯,的秀出了手中的竹刀袋。

    里面有木刀一支。

    我能准备的东西就不过这种程度而已。

    "唉,也没办法。而且如果是近身战的话我们这边也有Saber在,卫宫同学就观察状况也好"

    "是啊。既然有Saber在,我也就只有尽量支持Saber而已"

    当然,需要到要保护Saber的背后,是个几乎想象不到的情况。

    "凛。为什么Archer不在?"

    Saber以认真的表情问着。

    "咦?远阪,你没带Archer来吗?"

    "——没错,那家伙的话我把他留下来了。而且今晚是奇袭,有Saber在就没必要吧。老实说,我不想让那家伙跟Caster碰面"

    随着走喽的一声,远阪开始移动。

    虽然不知道在想什么,但似乎这次是不会有Archer的帮忙的样子。

    过了段时间。

    从学校要回柳洞寺的话,一定要经过这个十字路口。

    所以在这里撒网,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而远阪所作的简单的结界是——

    "虽然会被看到,但隔音可是很完美。这一带,就算导弹掉下来也不会被周围发现"——

    的样子。

    周围也太安静了。

    虽然也有因为远阪的结界的作用,但街道也未免太没有生气——

    圣杯战争开始后,已经过了七天。

    城市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慢慢的被削弱其活力。

    "——来了。卫宫同学,躲好"

    "——"

    把身体再靠向墙壁。

    连脚步声都听不到。

    在街灯下的,只有一个人的人影。

    长身瘦躯。

    那在学校看惯了的样子,是葛木宗一郎没错。

    葛木跟平常一样,以规矩的步伐从眼前通过。

    "——"

    该说是看起来太没有防备的关系吗。

    到了这地步,我又起了搞不好葛木老师是没有关系的这个念头。

    "吶,远阪。会不会不是葛木啊"

    "。嗯,试看看就知道了吧"

    远阪也是半信半疑的样子。

    不过还是要进行计划的样子,远阪对着缓缓走过去的葛木指出食指——

    Gand.

    被认为是最单纯的魔术,让对象身体活动低下的"诅咒"。

    虽然远阪的与其说是射Gand还不如说是射子弹,但这次应该会压低威力才对。

    "——准备好了吗,卫宫同学"

    小小的一声。

    "——"

    现在的话还来的及。

    葛木宗一郎可能是无辜的。

    会不会有Gand以外来确认到底是不是Master的方法——

    一旁看着

    "——"

    咬着牙忍耐着焦虑感。

    事到如今就只能豁出去了。

    如果葛木老师是无辜的话,到时再来全力除咒而已。

    "要上了哦——!"

    一声吸气。

    之后,黑色的东西发出刺耳的声音射了出去。

    九日目奇袭/Caster的出现。Saber的一击。

    "——"

    大概,是故意发出声音吧。

    射出去的Gand速度也是慢慢的,像一团黑雾的慢速球似的朝葛木飞去。

    "——"

    中了的话要卧床两日。

    但对Master而言,两天不能行动是致命的。

    如果葛木老师是Master的话,应该会有所反应才对的说——

    "糟——!"

    远阪爬了起来。

    走在路上的葛木完全没反应。

    远阪的Gand无情的,直击了葛木宗一郎的头部——

    前的一瞬间。

    突然被凭空出现的布给无效化了。

    "——哦"

    本来应该受到Gand直击的男人如此出声后,看着我们这边。

    就好像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有人躲在阴影里似的。

    "远阪!"

    反射性的把木刀从袋子里拔出后,就直接把魔力灌注下去。

    没时间去犹豫要如何"强化"。

    在葛木面前飘下的布,成了人的形状。

    从紫绀的袍子里,伸出了女性的手脚——

    空间转移。

    (那个)

    纯粹的转移即使在现代也还是被视为魔法。

    (那个)(Caster)

    若无其事的展现着神秘的,黑之魔女就如此的出现了。

    "我警告过你了宗一郎。就是因为会发生这种事,所以才说你应该待在柳洞寺里才对"

    不知是否不把我们看在眼里,Caster轻松的对着自己的主人——葛木说话

    "也不能这么说。实际上是钓到猎物了"

    "也对。虽然似乎不像是大鱼,但也算丰收没错——好了。从那里出来吧,笨笨的魔术师小姐"

    "——"

    这么一来要逃也很难吧。

    不对,既然眼前有Caster跟她的Master的话,即使这里是路中间也只有打了。

    但,在那之前——

    "不出来吗?太可惜了,想说至少看一下长相的说"

    "呿什么嘛那只狐狸精,明明早就知道我们是谁——"

    远阪边躲在阴影边骂着。

    不知是否有听到,

    "给你三秒好了小姑娘。之后,就把你刚才做的直接还给你吧"

    边如此高兴的说着,Caster边把手掌朝向这边——

    想起了柳洞寺的情形。

    那家伙,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要干起来的话这一带,会连着我们躲着的墙壁一起破坏吧。

    "卫宫同学,照我的时机跳出来。Saber,准备好了吗?"

    背后有点头的感觉——

    但是。

    在那之前有非确认不可的事。

    "——抱歉。等一下再说,远阪"

    "咦?"

    不用等回复。

    我维持着放下的木刀,从阴影走出来。

    "等一下,士郎——!"

    不知是否因不能不理的关系,连远阪也一起出来了。

    "唉呀。真意外,脑筋有稍微变通了吗,小弟弟"

    Caster轻松的望着我们。

    葛木就在她旁边。

    离这里大约十公尺左右。

    怎么想都是Caster的指尖会比我们接近过去还快。

    "——"

    即使如此还是站了出来。

    有件事要在开打以前先做。

    那就是——

    "远阪跟卫宫吗。不止间桐,连你们都是Master啊。虽说魔术师是很因果的职业,但还真是有趣的安排啊"——

    确认Caster所守护着的葛木宗一郎的真实身分这件事。

    "怎么了卫宫。不是有话要说吗"

    他以跟平常一样的态度说着。

    从葛木感觉不到魔术师的气息。

    不,连要在圣杯战争里战到最后的意志都感觉不到。

    所以——

    "葛木。你是被Caster给操纵了吗"

    搞不好会像Archer所说的,葛木只是被Caster给操纵了而已也说不定。

    不把这个疑问搞清楚的话,我没办法跟葛木战斗。

    "——"Caster起了杀气。

    可以感觉的到现在的问题对她来说是禁句。

    "——啰嗦的小鬼。还是杀了你好了"

    不是威胁的话。

    但被那,

    "等一下。那个疑问是怎么来的,卫宫"

    跟在讲台时一样的葛木的声音给阻止了。

    "疑问应该有理由。你说说看"

    觉到口干舌燥。

    应该是因为Caster的杀气吧。

    紫绀的衣袍发出了,敢乱说话就杀了你的讯息。

    忍住了后,

    "——我不知道你怎么变成Master的。但你是一般人吧。这样的话不可能视若无睹于Caster正在做的事情。但是实际上你却是没有管她,因此我只能猜测你是不是其实并不知情而已"

    边瞪着Caster边如此说着。

    "Caster正在做的事?"

    "对。那家伙以柳洞寺为巢,从城里的人收集魔力。最近连续发生的昏睡事件都是那家伙搞的"

    "——"

    "受害者已经有了,而且今后还会再增加。只要Caster继续吸取魔力的话,迟早也会有死人吧。那家伙说城里的人全部是牲品。再不用多久就会成为无法挽回的事了"

    "嗯,你是这意思吗。照理说善良的人不会放着Caster不管。但,身为Master的我却没有在管Caster,因此你想说会不会是因为我其实是被她操纵的关系是吗"

    "对。如果你是知道Caster的行为却不管的话,你就不过是个杀人鬼而已。我也不会手下留情。但如果你是被操纵的话就不一样意思了。我们就只会打倒Caster而已"

    "我的确不知道。你现在说的事我是第一次听到"

    葛木以明确的意志断言了。

    看不出来有在说谎。

    葛木宗一郎,跟站在教坛时一样的简洁。

    "——呼─"

    边警戒着Caster边松一口气。

    如果是被Caster操纵的话,葛木老师也只是个牺牲者。

    这样的话,再来就只有把Caster打倒而已——

    "但是卫宫。Caster所行的,是那么坏的事吗"——

    的说。

    葛木宗一郎平然的说着。

    "什,么?"

    "别的人死了多少都不关我的事。更何况Caster还没有取性命。真是,Caster你还真是做一些不完全的事啊。如果要这样做的话,一口气完全夺取才比较好吧"

    "——!"

    那也是,跟平常一样。

    葛木宗一郎以在讲堂一样的态度,陈述着毫无虚假的意见。

    "可恶——葛木,你打算伤害到没有关系的人吗!!!!"

    "但所有的人都是互相没有关系的啊。没错,你不是猜对了我是什么人了吗。我不是魔术师。只不过是,腐朽在一旁的杀人鬼而已"

    葛木退后了下去。

    他从Caster的背后的阴影,斜看着我们。

    "不过,我是Caster的傀儡这部分也没错。我并不管什么圣杯战争的事。如果是Caster自己的事,或是你们互相杀来杀去的话我也只是旁观而已。但——"

    "我也是会在乎自己的命。我不管Caster的阴谋是什么。我只会杀掉阻挡我的人而已——再来就随便你了Caster.要不要杀他们都是你的自由"

    浮出骄傲的微笑,Caster挡在我们前面。

    "——啊啊真是的,他们根本就是同出一辙嘛!"

    虽如此骂着,但远阪还是不动着。

    不,是不能动。

    以魔术师的程度来说,我们就算有一打也打不过Caster吧。

    Master既然是魔术师的话,要对抗身为最卓越之魔术师的Caster就是不可能——

    "——了解了。那么,死在这里也无妨吧,Caster之Master啊"

    "啥?"

    从背后来的声音。

    比我回头还快的,剑士之Servant,Saber已经冲出去了。

    "——Saber!?"

    连声音也追不到。

    已经武装了白银之铠的Saber,化作一道疾风向葛木突击。

    "——休想,Saber!"

    在她前面等着的是Caster的咒语。

    距离间隔有五间。

    如果把十米的距离一口气贴近的Saber称为疾风的话,

    那以更快的速度编出咒文的Caster就是雷鸣吧。而且还是暴风雨级的。

    未满一秒从五指放出的光弹,成为死之棘般的要刺穿Saber——!

    "抗魔力!不可能,没听过有能完全防过我魔术的骑士!"

    Caster的悲鸣。

    连Archer都只能躲而已的Caster之咒文,Saber只瞪一眼就把它无效化了。

    在其视线前面的不是Caster.

    她的目标。要被其剑所斩的对象,只有身为Master的葛木宗一郎而已!

    Saber毫无犹豫的把葛木斩了下去。

    "宗一郎——样"

    十字路口返回了无声。

    Saber维持着挥下剑的姿势停止在那里。

    如此的迅速的快攻,使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已决——

    是的。除了一个淡然而处的葛木宗一郎以外

    幕间毒蛇百艺

    疾走。停止。一击。

    把Caster的神言全弹掉,不让任何人有对抗的空档,如此Saber定了胜负。

    前踏的速度,落脚的步法,横一字挥下的剑,都没有缺点。

    她的不可视之剑把敌人的Master斩下。

    这是最佳时机的奇袭。

    斩击漂亮的几乎可直接切断树干,完全不会有剩的把葛木给一刀两断。

    不——是应该可以两断。

    "什——"

    因困惑而吐了一口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维持着挥下的姿势,Saber呆然的看着眼前的敌人。

    "——怎么,可能"

    即使是她也搞不清楚状况。

    横一线挥下的必杀之一击。

    竟然停住了。

    就在要斩过敌人身体的一瞬之前,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夹住刀身而停止下来。

    "——脚与,手?"

    会有这种奇迹吗?

    她的剑,被敌人葛木宗一郎给挡了下来。

    膝盖与手肘。

    把高速斩下来的东西,那男的用单脚的膝盖与手肘以夹住它似的档了下来。

    "——"

    当然,她不知道。

    有用空手把对方的武器——刀剑给档下来的武术,也有把它实现的专家。

    即使如此,如果这是一般的战斗的话也不至于讶异到发呆。

    但这是Servant战。

    敌人只不过是区区一般人类而已。

    但却把必杀的一击、不可视的剑身给抓到,

    而且还是用空手挡了下来的这种事,根本是不可思议!

    "——你大意了,Saber"

    那是,像从地底回响起来的声音。

    "!!!!!!"

    Saber的身体动了起来。

    全力想要把被挡下来的剑收回来。

    一瞬间。

    "嘎——!?"

    不明物体的冲击炸裂在她的后头部。

    "什——!?"

    搞不懂状况。

    空手挡下了剑,如此的对手还是第一次碰到。

    所以,现在的也是空手的攻击吗。

    也就是说,被揍了。

    在这种距离,互相肌肤可触的这个距离,却被揍了后头部?

    "——!"

    虽不明正体但直接进行闪躲。

    "呜——!"

    嚓过额头的"某种东西"。

    看破那是被某种魔法强化的拳头,Saber往后跳去。

    (CloseRange)

    既然手拿的是长的武器,对着空手的敌人在接近战是不利的。

    (ShortRange)

    后退到Saber自己面前的间距,能发挥剑的一足一刀的距离。

    当然,持续面向着敌人。

    对敌人来说对方是要离开对自己有利的间距。

    因此准备迎击为了不让对方逃走而追过来的敌人,是公式。

    但,敌人没有追过来。

    Caster的Master,那个应该是被攻击了就应该被打倒的那个男的,

    停留在同样地方,但却贯穿了她的腹部。

    "——!?"

    漏了一口气出来。

    贯穿的只有冲击而已。

    攻击被盔甲挡住,只传达了冲击。

    "呜,啊——!"

    接着来的冲击。

    正确的只狙击着人体弱点的,的的确确的,是人的拳头。

    "——"

    有时间让她喘口气吗。

    当她理解那像岩石般的指头就是冲击的正体的时候,胜负已经决定了。

    出现了拳雨。

    以神铁般的强度与重量,男人的拳头袭击着Saber.

    那是,要怎么表现呢。

    像鞭子一样甩着手,但却持续进行着直角的变动。

    如果称打出来的速度为闪光的话,从那在加上变化的手臂堪称是鬼神的招数。

    "呜——兹——!?"

    要视别都很困难的每一击,都只针对着弱点为目标。

    决不允许反击。

    连挥剑的手都被打,痛觉穿过盔甲直通到心窝。

    攻击一直都是由外到内。

    大大的绕过来的手臂以肘为支点改变轨道,以各种角度痛打Saber.

    "呜——,咕——!"

    既钝重又锐利。

    没有即死性,但带着致死之毒的突起物。

    那就是这个攻击的所有意义。

    虽然拳头躲不过,但威力也不会大到哪里。

    但——每中一下,意识就会因疼痛而停止。

    而抓那一瞬的空隙,要把意识连根拔起般的往后头部一击,就像是死之镰刀。

    "——!"

    直觉的回避那至命的一击——

    往手或身体的打击还好。

    但头的话——后头部被打的话就会倒下去。

    因此,Saber只集中精神在挡那一击。

    以空手挡下剑的怪物。

    在第一次碰到的诡异攻击之前,她所能依赖的只有自己的直觉而已。

    "——真会躲。明明脑袋还很混乱吧"

    敌人的手停了下来。

    其架式,跟其拳头一样向岩石般的稳重。

    "——原来如此。不是眼睛好,是直觉好吗"

    "——!"

    男人的身体动了起来。

    打出来的一击有哪里不一样吗。

    本来都确实的躲开致命伤的Saber,没能躲开那一击。

    "啊——"

    意识在失去中。

    落在后头部的冲击侵犯着脑。

    "咕,——!"

    即使如此还是把两手举了起来。

    男人的攻击无法突破她的盔甲。

    因此——男人的目标一定是她的脸。

    Saber举起双手,保护着自己的脸。

    "嘎,——!"

    穿过来的冲击。

    那是,就像爬在密林里的蛇一样。

    在盖住脸的双腕的间隙,敌人的拳头轻易的穿过。

    "——咕!"

    意识远去了一点。

    "蛇"的胴体,左腕的肘,直接往Saber的锁骨砸下。

    稍微的后退躲过后,Saber握住了剑。

    目标是之后的变化。

    预备着对付从前肘变化而来,由左侧面打向后头部的一击——

    事到如今,已经不能轻取这个对手。

    如果对方要刮取意识的话就给他。

    但相对的要把对方的双手切断,她如此的瞪大着双眼,

    但,却惊讶于其变化。

    "——"

    拳头以肘为支点,从正上方直直的掉了下来。

    到目前为止一直画圆的轨道,竟然在这里变成线!

    "——喝!!!!"

    赶紧把头偏开,回避砸下的一击。

    "咕,!"

    落到肩口的冲击。

    左肩完全被破坏了吧,敌人如此判断的一瞬间,她战栗了起来。

    男人退转了半身。

    到现在为止一次都没有使用的右手。

    那一直都摆在她喉咙高度的拳头,如炮弹般的射了出来。

    "——"

    本来都是线的攻击,竟然在这个时机改成了点。

    向着其正面的Saber,一直线的放出了打突之拳。

    其威力,拥有精密度准确到连针般的洞都能穿通的这个男人的话,一定能贯穿。

    那浑身的一击的话,要贯穿Saber的喉咙、断其骨、把头打飞真是太简单——!

    "——!!!!!!"

    但没打中。

    奇袭对拥有几乎是预知未来般的直觉的她是没有用的。

    蛇之拳擦过她颈部旁边。

    视认后,当正要回击而想踏出的一瞬间。

    嘎的一声。

    在她的脖子正旁边,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蛇的牙刺了下去。

    擦过她颈部的拳头,在被躲过的瞬间,发出声响把指头陷进了她脖子的皮肤。

    (Anchor)

    "——突刺针!"

    惊愕化成战栗穿透全身。

    没错。手这东西,本来就不是用来殴打而是用来抓的。

    不知是否因Caster的魔力补助的关系,敌人的手指轻易的要把Saber的脖子握碎。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aber的剑挥了上来。

    一瞬,剑要在脖子被握碎前把敌人的手切下。

    但并没有做到。

    比剑还快的,她的身体本身像剑般的被挥了出去——

    身体浮起来的感觉。

    像投手般的过肩投。

    男人抓着Saber的脖子,单手把她丢了出去。

    把人体当作球般的快速球。

    不可能来的及做回避动作。

    一边被削去脖子的肉一边被丢出去,以时速200Km的速度被砸在水泥璧上。

    "啊,——"

    毫无余地的,她的身体被强制的关掉了行动。

    九日目奇袭/Saber,战败。

    '——'

    那个光景,每个人都看呆了。

    不是我跟远阪而已。

    连本来应该欢呼的Caster都呆然的望着自己的主人。

    从Saber的速攻到葛木的反击。

    从像恶梦般的颈打,到连敌人的我们都看呆了的,完美的一投。

    "——"

    Saber一动也不动。

    被抓着脖子丢了出去,从背后撞上了墙壁。

    脖子的大概是致命伤。

    加上,以那个速度被砸上墙壁——

    即死——的样子虽然不至于,但应该无法动了。

    至少,在颈部的伤以及全身的伤治愈之前Saber会一直倒在地上吧——

    "怎么,可能"

    不知不觉的出了声。

    虽说有Caster的魔术强化了拳头,但葛木不过是个活的人类。

    而竟然会在格斗战压倒Servant,有谁会想到。

    "要把Master的功能定位成后方支持也是可以"

    瘦瘦的身躯回过头来。

    "但例外常常会存在。像我这种,只能摆前面的Master也有"

    这种事,我刚看到了。

    也就是,这两个人。

    后方支持的跟负责战斗的,是完全倒过来吗!

    "在干什么Caster.不是说过了吗。如果要后方支持的话,就要好好的干掉敌方的射击武器"

    敌人——葛木的视线捉住了远阪。

    对他来说有威胁的不是Saber,而是可以远距离攻击的远阪。

    但葛木不过来对付我们。

    魔术师的对手要交给魔术师才正确,那家伙靠气氛感觉了出来。

    "怎么了Caster.我说了要交给你"

    "——不,Saber交给我来。宗一郎,你对付剩下的Master"

    "——"

    无声的点头同意Caster的提案,葛木朝向我们这里。

    其背后,Caster走向倒地的Saber.

    "——好。Saber虽然因惊讶而吃了亏,但那家伙的底已经知道了。也就是在被接近前打倒他就好了不是吗"

    边瞪着葛木,远阪慢慢的后退——

    魔术师跟战士的战斗是跟距离战斗。

    不管他有多怪物般的格斗技能,葛木并没有抗魔力。

    因此,射出就赢了。

    被接近前能编出一个咒文的话就是我们这边赢。

    "——"

    葛木面向着远阪不动着。

    Caster向着被砸到墙壁的Saber走去。

    那行为算是失策吧。

    虽然那有机可趁,但现在——

    九日目奇袭/应战,投影魔术——

    要守住远阪。

    Saber又不是死了。

    即使葛木是预想外的怪物,但Saber还没输。

    而且,Saber也不会被Caster这种Servant给解决。

    "——"

    用力握住木刀。

    看住葛木的样子,不漏掉一举一动的瞬间瞪着他。

    当他攻向远阪的时候,我要挡在其中间。

    如果是远阪,一定可以狙击在那时往左或右跳开的葛木——

    "呀!"

    根本就没有,那种时候。

    不过一瞬而已。

    想说,葛木的身体稍微不清楚的时候,葛木已经在远阪眼前。

    虽愕然,但远阪反射的把手掌朝向葛木。

    但在她胸口的中心,嘎,的一声。

    那个曾要贯穿Saber颈部的右手打在那里。

    "啊——咕!"

    远阪的时间停了下来。

    胸口的中心被点,呼吸被封了。

    这样就完了。

    气息,也就是无法念咒文的话,魔术师大部分的性能都会被封住。

    不知是否反射的往后跳的关系,打中胸口的一击只夺去了呼吸。

    但下一击。

    往后跳也不过不到一米。

    那种距离,对葛木而言根本不算被逃掉——!

    "去,——!"

    插进两者之间。

    把手上的木刀当盾,试着对歭着要追击远阪的葛木。

    而他也转过来往这里放出拳头。

    "什,!?"

    看不到!?

    这种东西,Saber是怎么躲——

    "——咕——!"

    忘我的守住左侧。

    重重的打击声,以及木刀碎掉的声音。

    眼前有着要放出下一击的葛木——

    会死。

    如此直觉着。

    强化过的木刀跟铁一样。

    可以一击打断它的话,那我的身体不管打那里都可以破坏——

    挡不了。

    在背后有痛苦咳着的远阪。

    看不到葛木的攻击,连唯一的武器都被破坏了。

    准确的狙击着额头的拳头。

    几乎算是铁锤的那个东西,卫宫士郎会死在这里吧。

    大概脑髓会连着脑盖一起飞出去,像雨般的洒在柏油路上吧——

    不挡下来会死。

    我要武器。

    凭我没办法对抗这家伙。

    要填补这么大的差距,至少需要强力的武器。

    压迫着脑袋。

    直接被杀的影像。

    不行。变那样子的话,对了——

    不挡下来的话,会死。

    武器。有武器就好了。

    不会被这家伙破坏的武器,不是像木刀这种应急的而是炼制出来的强力的武器。

    而且要至高的,我配不上的剑,对了,那家伙的武器的话,一定可以——

    Traceon

    '——投影开始'

    那我就作。作不到也作。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作。

    强化与复制,本来就有的东西与本来没有的东西,要想做的话,两者没什么差别。

    没错,没时间想了,无论如何都要伪装过去。

    坏掉也好,失去哪里也好,假的也无所谓,快,忘掉,懂吗,

    坏掉的不会是只有你,不在这里挡下的话,后面的远阪会——!!!!!!

    "咦,骗人!?"

    那光景。

    远阪代替我说了出来。

    "嗯,——"

    低沉的声音。

    那是葛木的声音吗。

    不知耳朵怎么了,不太听的到声音。

    不,不只耳朵,连手脚的感觉都稀薄。

    只有右眼满足着活着。

    看着葛木打出来的拳头们。

    像他人似的观察着,它们被防下来的样子。

    "——"

    手要断了似的。

    明明没有感觉,却听到神经一条一条切断的声音。

    两手有那家伙的剑。

    阳剑干将,阴剑莫耶。

    剑的名字。

    被乱七八糟复制出来的剑,即使如此,还是向着持有者提示自己的存在——

    但,对不起了。

    现在的我,没办法把你们投影的很完全。

    "咕,——!"

    "——"

    拉开间距。

    弹掉三十几拳的双剑,像是受不了似的碎掉了。

    不是输给了葛木的拳头。

    双剑只是因为,我自己无法维持映像而消灭的。

    "——"

    讶异于刚才的双剑吗,葛木第一次表现出了犹豫。

    那时,

    发起了强力的风,卷席着十字路口。

    "Saber!"

    把视线移往墙壁那边。

    回复了吗,Saber站了起来。

    Caster在她前面后退着。

    对,所以才说是失策。

    虽说被打倒,但Saber还没失去力量。

    因此,拥有强力抗魔力的Saber不可能被Caster给威胁到。

    要打倒Saber,是葛木的工作才对。

    但Caster却判断错误。

    虽然似乎是有什么目的,但却因此而失去确实的胜机。

    "——"

    葛木退了。

    站在了像是要守着被Saber给吓到的Caster的位置,

    "到此为止。撤退了Caster"

    边如此的下了正确的判断。

    "Master!?不,Saber受了伤,你的话可以像刚刚一样——!"

    "不是第二次可以行的通的对手。看来大意轻敌的其实是我。应该再多考虑一步才对。"

    葛木说的没错。

    Saber会压倒性的被打,是因为葛木的招数太奇特的关系。

    但那也只到刚刚为止。

    虽然我的话不管中几次都没办法对应,但Saber已经习惯了。

    战法以无形为究极。

    虽然强但因为架式太特殊,葛木的攻击容易被看穿。

    敌人初次看见,因此才是必杀。

    磨练到艺术的"技",与锻炼到极限的"业"的差别,就在这里。

    "知道了,宗一郎。是啊,既然身为Servant,不听从Master的命令也不行呢"

    那是酸给谁听的呢。

    不高兴的说完了后,Caster大大的翻开了她的衣袍。

    之后什么也没有。

    紫绀的衣袍包住了葛木了后,真的就像魔法似的,消失于十字路口。

    九日目夜十字路口/作战失败。凛的疑惑。

    "被将了一军。这样一来无论如何,葛木都不会再从柳洞寺下来了。"

    Caster与葛木消失后。

    也不照顾被打到的胸口,远阪咬牙切齿的后悔着。

    也不是不了解远阪的心情。

    事到如今,葛木应该不会再出柳洞寺一步。

    现在如果要打倒Caster的话,就必须要到敌人的阵地去才行。

    但柳洞寺有个叫Assassin的守门的,而且葛木与Caster也不是可轻松打倒的对象。

    胡乱的攻进去的话,结果大概是反过来被干掉吧。

    即使如此还是要打倒Caster的话,就变成除了到柳洞寺挑外别无他法。

    (Servant)

    "凛。我给你个忠告,那个寺对我们来说是鬼门。就算动员了Archer,只靠力量压制的方法胜算是很低的。"

    "哼。我也知道那个山有多麻烦。我不会因为恼羞成怒就马上追过去,也不会把你的Master卷进什么强攻策略里面啦"

    "——那,是要放弃讨伐Caster吗?"

    "开玩笑。只被挨着打不合我的个性,更重要的是不能放着Caster不管。这部分,我想你的Master也是同样意见吧?"

    对吧?的视线往这边过来。

    "——"

    不知是否受远阪诱导的关系,连Saber都一副"是这样吗士郎"的表情。

    "当然。不能一直放着那两人不管。Caster应该不会停止收集魔力,而Master的葛木也说不会阻止。这样一来就只有打倒那两人而已了。虽然柳洞寺有Assassin,但只要打倒身为Caster的Master的葛木就行了"

    "也对。虽然葛木老师大概不会乖乖的让人消除令咒,但只要抓到了就还有办法。不过目前我们这边也是要重新做作战计划"——

    突然的。

    不知想到什么,远阪她,

    "对了卫宫同学,刚才的是怎么回事?你的魔术不是说只有强化而已吗?"

    用瞪着敌人似的认真眼神,如此问着。

    "——?"

    刚才的魔术,是指复制了Archer的剑这一回事吗。

    不过,虽然自己也正在惊讶着原来我要做也做得到,

    但好像也还没有到要被瞪的程度吧。

    "不要闷不坑声的说话啊。你之前说过吧,会用的魔术只有强化而已"

    "啊,是没错。不过一开始会的魔术是投影,不是说因为那样效率不好所以才学强化吗。咦,我没说过吗?"

    "——没说过。我超火大没听过这件事"

    瞪,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远阪好像真的在生气的样子。

    "那我问你。对你来说投影魔术,这次并不是第一次喽?"

    "啊应该没错吧。在锻炼强化而失败时,常常会用来换换心情。不过并不是可以投影出像是刚才那样有用的东西。怎么说呢,外表虽然像,但里面却是空空的"

    "里面是空的?你是说,你只能复制外表的意思吗?"

    "也不是,我是有好好的想着里面,但却都作不好。所以连我也吓一大跳啊。虽然映像出来的东西还是远远不及真的,但刚才的却是够逼真了耶"

    "这样啊。那卫宫同学,你是先学会投影才会强化的喽?"

    "说是学会吗,就是只会那个而已啊。老头(切嗣)说那个没有用,所以叫我改练强化的啊"

    "——也对。如果是我也一定让你这么做。不过真奇怪。能把Archer的剑做长时间的复制,但却没办法复制普通的东西。是有限定属性吗。也是有听说过有的魔术师没有泛用性,但只对某一事项特别拿手"

    好像一个人开始思考什么的样子。

    之后远阪就没再看我这边,然后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Saber也为了自己的恢复花了魔力,要让她休息才行"

    如此说了后,一个人回家去了。

    九日目就寝/Rebound

    家里没其它人了。

    走廊寂静无声。

    不知是否耳朵还是怪怪的,连自己的脚步都听不到。

    手脚的麻木还是没消去,连站在地面的感觉都没有。

    "——"

    意外的觉得这样的状态下竟然还可以直直的走,静静的往房间走去。

    "今天的锻炼取消吧。Saber也很累了吧。而且还伤的那么重"

    回到房间后,跟一起来的Saber说着。

    "我还可以,我这边没有问题。虽然为了恢复而消费了魔力,但还充分得在可弥补的范围内。与其说我。士郎,你的身体才是没有异状吗"

    "?没有,没问题啊。虽然手脚有点重,不过是像是肌肉痛之类的而已吧。明天就会好多了啦"

    "我知道了。不过,如果身体会痛之类的话请叫我"

    "啊啊。Saber也是如果有什么的话也叫我起来啊。如果是半夜肚子饿的话,我再做宵夜给你"

    既然我没办法供给魔力给Saber的话,能做的就不过是作饭让Saber有点精神而已。

    "士郎。无论如何都不要硬撑"

    如此留下一句话后,Saber往隔壁的房间去了。

    "说的也是。乖乖的睡好了"

    铺上棉被后躺下来。

    手脚的感觉还有点钝。

    不知是否是不习惯的魔术的影响,稍微不注意意识就会要掉下去。

    "嗯啊,还真的——"

    很累,的样子。

    虽然有点在意耳鸣,但今晚似乎终于,可以好好的睡的样子——

    '——,——啊'

    '啊,——,咕——'

    '吓——哈——,喝,几——'

    '啊——咕——,!!!!!'

    乱抓着棉被。

    像是灼热的铁要溢出来般的呕吐感。

    全身的肌肉,称作骨头的骨头都疯了。

    '几,——啊,兹,——!'

    批哩啪拉,似的声音,在麻痹了的耳朵响起。

    从体内而来的那东西,是骨头轧轧作响的声音。

    不知是在不满什么。

    手脚的骨头像是向宿主抗议似的喧闹,不知是否想到外面去,

    肋骨就蠢动的像是要穿破胸肌似的。

    '哪——吓——!'

    体内窜过一阵疼痛。

    明明是像巨大的虎钳在压溃身体,但疼痛却是由体内而来。

    明明要压缩到小,身体却往大膨胀的这种矛盾。

    '嘎——,!!!!'

    在棉被上。

    像咀虫般的屈卧着,反正就是把不明原因的激痛给忍下来。

    "吓,——啊,啊——"

    额头好热。

    不知是否是没办法完全忍下来,脑髓从刚才就一直是沸腾状态。

    所以,像是这就是本来做不到的魔术的代价之类的,

    或像是我没注意到但Saber却在关心的"身体的异状"之类的,原因随便都可以。

    "咕——啊——"

    即使如此,无论如何都不想跟Saber求救。

    既不想因为这点事让她担心,而且自己的事我自己担。

    "这种事既然是男人,就理所当然——"

    满身是汗,拼命的压下呻吟。

    以呆然的意识望着时钟,连午夜都还没过。

    睡着的话应该会比较舒服,但这种疼痛的话就算睡了也马上会被痛醒吧。

    '吓——哈啊——兹——!!!'

    变的朦胧了。

    意识慢慢的白了过去。

    破晓了之后,疼痛一定会退去。

    问题是到那为止的时间。

    还要忍受将近七个小时这种疼痛,已经像是在作恶梦一样。

    幕间Napishtim的后裔

    对他来说,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挫折与妄执,羡望与忌妒。

    染上昏暗的情感的那里,可以说是被诅咒的一室。

    本来应该是自己的东西,但从来没有一次为自己用过的房间。

    "去——就是有尿骚味啊,这里"

    骂声,但也不过是他的妄想。

    无所谓的别人家的小孩在这里住过了几年,一直威胁着间桐的血统。

    他所知的过去就只有这样。

    父亲虽然什么都没说,但祖父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始尾都教了他。

    父亲没选上自己而想让间桐家绝灭,但祖父希望间桐家的再兴。

    所以,他对曾是父亲的人没有什么感情。

    父亲教了他存在与失败。

    祖父教了他优越与权利。

    那么,这样一来母亲给了他什么呢,想到这慎二笑了起来。

    本来间桐之家系就不需要女的。

    (Carrier)

    听说母亲是哪里的保菌者,不过生产了后大概就没用了吧。

    打赌也可以,在这个房间一定可以找到个东西曾经是母亲。

    不过他没有要找的意思。

    本来他就不想看那个把劣于别人的自己给生出来的胎盘。

    地下室充满了腐败。

    黑暗的深处,在更暗的地方,有不明正体的虫盖在地面上。

    明明没有可以吸收的养分了的说,虫还是不厌腻的聚集在这个地下修练场。

    不。

    这里本来就不是养人的地方,而是养虫的地方。

    铺遍着看似黑暗的东西,是有黑色翅膀的虫群。

    连盖在墙上的影子,也一定是粘滑黑光的粘虫——

    在那里面。

    有个跟这最下层不搭调的,黄金的男人在那。

    "什么嘛Archer,原来你在这里"

    "——"

    (主人)

    黄金的男人——Archer对走下来的人物看都不看一眼,只望着深深的暗。

    "听一下啊,好消息。言峰那家伙,说会对我们的行动闭一只眼——嘿,虽然知道那家伙有两下子,不过还真是有用哩!也就是说,这么一来不管我们怎么搞都不会有惩罚,不是吗!"

    高兴的说着,他走向Archer那里。

    "——"

    而,终于Archer注意到了主人。

    红色的瞳孔无情的移过去。

    "——啊,没有啦,我不是要来念你的。随便你要在哪里做什么都无所谓。我会尊重Servant的自由意思。我可跟其它家伙不一样,度量可是很宽的"

    被红色的瞳孔压迫着,但慎二还是往Archer靠近过去。

    (Servant)

    即使Archer是诡异的存在,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个使魔而已。

    所以,他对于Archer常常维持着高傲。

    就像以言语上的宽大,来夸示其实比较强势的是自己似的。

    "——是吗。言峰,似乎蛮看中你的样子"

    "啊啊。好像是说有欠爷爷人情的样子。也有说与其让不知哪里来的三流魔术师胜出,还不如让我这种有历史的血统胜利才对——哈,那不是当然的吗。虽然也觉得在废话什么,不过至少有看人的眼光。而且也算是有受他照顾啦,等圣杯到手后要怎么道谢我也正在想"

    愉快的闷笑回响着。

    "——那就开始了吧Archer.已经没必要在乎被看到了,快点随便的杀一杀的,多吃一些灵魂变强吧。之后就是那些家伙了。要干掉碍眼的Saber后,才能去给卫宫谢礼啊"

    慎二说着走吧,的把手搭在Archer肩上。

    那只手,Archer以"被什么不愉快的东西碰到了"的眼神观察着。

    "啥啊?喂,不是说走了吗Archer.不管是哪里的英雄,Servant就是要对Master的命令绝对服从的不是吗?"

    不知是否正想着侵犯着Saber,让朋友跪下的光景。

    他还是心情不错的命令Archer.

    但黄金的青年动也不动的,

    "——慎二。你没有理解圣杯这东西"

    头一次,说了主人的名字。

    "什——咦?"

    "想要圣杯的话就不要理其它的Master.他们不过是祭品而已。如果真正的要得到圣杯的话,那就有东西要先到手才对"

    "先到手的东西?"

    他——间桐慎二畏惧的看着自己的Servant.

    他的脚不自觉的往后退,搭在肩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先把那东西弄到手好了。我是为了得到圣杯才助你力量。对我们来说共通的目的就只有圣杯而已啊。不过,你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复仇很爽快没错。追求快乐是人类的证明。等该做的事做完了后,我就陪你的玩玩吧"

    不知在高兴什么,Archer的口角上扬了起来。

    似乎在那感觉到了凶恶,慎二事到如今才开始担心这个Servant的真实身分。

    第八个Servant.

    不应存在的英灵——

    从上次的圣杯战争就一直待下来的,最强的英雄王——

    "对了,好像还没问过你"

    即使如此还是要维护上下关系似的,慎二问着。

    "嗯?你问我就答吧,Master"

    "你的愿望啊。圣杯到手后,你想怎么样Archer"

    那是理所当然的疑问。

    将近不老不死,拥有这世上任何财宝的英灵。

    这男人事到如今还要求什么呢。

    "——什么。这种事你都不知道啊"

    Archer意外的说着。

    那表情,就像是遇到小小的幸福似的开心。

    "我可以原谅豪华的东西。装饰华美等等的是可爱的。但是相对的——多余的东西却没有意义可以赋予"

    "多余的,东西?"

    "一个以前的故事。在十个奴隶里选,说杀了其中觉得'不必要'的家伙。你觉得后来怎么了,慎二?"

    "啥?全部都是奴隶而已嘛。那就全部杀了不是吗"

    "没有没有。结果呢,一个都杀不了。不论是怎样的跑腿都没有多余的,在以前的世界里"

    讽刺的耸了耸肩,Archer往前一步。

    更深的暗。

    向着暗影覆盖的地上跨出。

    "但这个世界到处都很轻松。不要说十个人,就算是一千个人来选也不会有杀不了的人——真是,变成了对人类超温柔的世界了啊"

    "?搞不懂。所以你到底是要什么Archer.你也是有想要的东西所以才想得到圣杯吧。那——"

    Archer不回答。

    金色的青年没转过头来的,

    "简单的事。那么多,就是那么呕心"

    举起了脚,往深深的黑暗踏下。

    咂,的声音。

    踏下的阴暗地面有着一群虫的死骸,以及凶猛的聚集过去的一群有的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