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一章
    台版 转自 千木咲音、绚辻词@SOSG论坛

    我要杀了你们。

    一个活口都不留。

    脑中只剩这股冲动,已不再有任何可称之为思考的东西可言。唯有砍断撕扯敌人的手脚脑袋、把敌人给大卸八块的渴望,化为冰冷的火焰流窜过有田春雪全身。

    「咕噜……」

    他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重新握好右手的大剑。

    对战虚拟角色「Silver Crow」身上纯粹的银色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凶暴的泛黑铬银色。装甲形状也完全变了样,原本纤细而平滑的四肢上满是尖锐的环状金属零件,躯干自然也不例外。不过最显凶煞的,还是那从上下包裹住原有圆形头部的头盔部分,乍看下宛如肉食猛兽的血盆大口。有着成排獠牙状突起的护目镜完全遮住了脸,看不见原有的镜面面罩。

    这些装甲不是单纯的装备——它不只是「BRAIN BURST」游戏中的强化外装。

    游戏中最强的一批装备号称「七神器(Seven Arcs)」,又称七星外装。其中名列六号星的铠甲「The Destiny」,受到一位超频联机者深沉的愦怒与悲伤影响而扭曲,接着与属于高阶强化外装的大剑「Star Caster」融合成了「灾祸之铠」。这件传说级的强化外装「The Disaster」甚至已经超越神器的领域,自加速世界的黎明期就带来大量的破坏,即使遭到讨伐也从未彻底消失,一而再再而三地复活。如今,它正密不通风地覆盖在Silver Crow身上。

    不,这种现象已经超脱了「召唤」或「装备」的领域。现在,春雪与铠甲已经密不可分,Disaster的破坏意志与春雪的意识完全合而为一,再也听不见以前那不时朝他倾诉的说话声。

    春雪以自己的意志低声说道:

    「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也别想活。」

    春雪张开有着恶魔般轮廓的双翼悬停在空中,眼底相当于现实世界涩谷区·明治大道宫下公园北段的「魔都」属性街道土,有六名超频联机者围成一个圈,抬头看着闯入的他。

    这群人围住了两个闪烁的微弱光点。

    它们一个是草绿色,另一个是灰色。那是无限制中立空间里会出现在超频联机者死亡位置的「死亡标记」。草绿色是绿色军团「长城」团员「Bush Utan」,灰色则是他的老大哥,也是春雪长期以来的劲敌——机车骑士「Ash Roller」。

    残杀他们两人无数次的六人之中,有五个是春雪第一次见到的生面孔。唯有其中一个,也就是几分钟前才给了Ash致命一击的虚拟角色例外。

    这人中等身高,身材纤细,然而那双手臂极具份量。这人装甲是带着点咖啡色的深绿色,名字叫「Olive Glove」。直到几天前为止,此人都跟Bush Utan搭档对战,是绿色军团的中级成员。他跟Ash当然也认识,而且应该可以算是朋友。

    但他毫不迟疑地刺穿了Ash的心脏,其间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他企图榨干Ash Roller的超频点数,让对方永远地从加速世界中消失。

    Olive Glove与其他五人的面罩上征儌露出讶异神色,抬头看着春雪。他们每个人的胸口,都装备着那眼球状的生物型物件。

    这「ISS套件」是一种黑暗寄生体,能赋予装备者控制系统外超强攻击力「心念系统」的力量;相对地,它也会增幅装备者的负面情绪,导致玩家连未登入游戏时的人格都会遭到扭曲。想必这六个人现在都处于套件的支配之下,因此他们才会毫不迟疑地攻击Olive的同团师兄Ash Roller,以及同样曾穿戴过套件的Bush Utan。

    可是,春雪已经不在乎这种事了。

    Ash Roller是其他军团的成员,说来还算是春雪的敌人。尽管他的「上辈」是黑暗星云副团长Sky Raker。但春雪在现实世界中从来不曾见过Ash。

    然而——

    春雪当上超频联机者之后的第一次对战、第一次战败,以及第一次战胜,对手都是Ash。

    Ash无论处在什么样的状况下,都把BRAIN BURST当成一款对战游戏,想尽情玩个痛快;不知不觉间,他这种态度在某种意义上成了春雪的心灵寄托。当春雪碰上逆境或有迷惘时,他总会以那阳刚到了极点的战斗风格与美式机车的豪迈排气声,让春雪走回超频联机者的正道。每次跟他「对战」,都是那么地热血沸腾,那么地愉快舒畅。

    但是,这六个人却靠着以多欺少与心念攻击带来的压倒性优势不断残杀Ash,使得春雪对他们只有憎恨。就是这样的憎恨与愤怒,让好不容易才回归种子状态的「灾祸之铠」苏醒过来,导致春雪走上与正道相反的道路;说来的确是一大矛盾,但春雪已意识不到这种矛盾。

    春雪在空中迸射出漆黑的火花,高高举起造型尖锐的大剑。

    地上的Olive Glove等六人似乎将他这个动作判断为敌对行动,以一丝不苟的动作一齐举起右手,对准春雪。

    六只大小各异的手掌罩上了一层同样颜色的黑浊过剩光,像黏液般滴落的黑暗迅速增加密度,扭曲四周的空间,显示出其中所蕴含的威力有多么可怕。

    同时,春雪视野的灰色外挂图层之中高速跑过一串小小的英文字,它们代表的意思是——「攻击预测/心念攻击强化射程·威力/虚无能量系威胁度/10」。

    淡红色的透明线无声无息地从六只手掌延伸过来,这不是攻击本身,而是「铠甲」靠着累积起来的大量战斗经验预先计算出攻击轨道,再显示到春雪的视野之中。

    这些远距离攻击毫无变化,就只是直线瞄准胸口,要闪躲可谓轻而易举。

    但春雪却连一公分也不移动,只微微在握住大剑的右手上加了些力道。笼罩住刀剑的漆黑斗气随即剧烈摇曳,颜色与地面六人身上的斗气倒有点相似,但若说他们的斗气是「黏液」,春雪的就是「火焰」,一种由肆虐不已的愤怒与研磨得极为锐利的杀意重合而成的——绝对零度火焰。

    地面上的超频联机者们,瞬间握起高举的右手后用力张开,异口同声地喊出招式名称:

    「黑暗气弹(Dark shot)!」

    这是ISS套件赋予装备者的两项基本心念攻击技之一。三天前由Bush Utan右手释放出来时,这种黑暗光束像撕纸一样轻易地扯断了Silver Crow的一边翅膀;而现在一口气就有六道光束,发出怪物嘶吼般的共鸣声直逼而来。

    这波多重攻击蕴含了足以瞬间毁灭任何对战虚拟角色的威力,但春雪却迟迟不闪躲,直到六道光束的轨道交错于一点的瞬间,才以大剑「Star Caster」随手一扫。

    剑上熊熊燃烧的黑暗火焰,甚至不容黑暗光束碰到剑身。同属性心念攻击的对碰,造成了几乎让整个空间震出裂痕的独特冲击声,六道光束全数落到春雪的右下方。「魔都」属性极为坚固的地形对象穿出深深的大洞,喷出黑色的爆炸火焰。

    但春雪对这种现象看也不看一眼,只以沙哑的嗓音低声说了句:

    「……蹩脚。」

    终究只是临阵磨枪的心念攻击。即使能够机械式地发动覆写现象,底子却空洞得很,力道也太差。跟昨天傍晚差点同样受到ISS套件支配的拓武那招「雷霆暗枪(Lighting Dark Spike)」比都没得比,招式里更没有任何感情。

    Olive Glove这批人心中就只有「饥渴」。那是一种只知寻求超频点数的空洞冲动,是一种想靠着从别人手中得来的速成力量规避风险、贪求胜利的丑陋欲望。

    就是这么样一群人,用这么样一种力量,一再地残杀Ash Roller。他因为有着身为「格斗游戏玩家」的矜持而远离心念系统,始终想坚持对战者的立场,但这六人却围住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残杀他。

    不,还不止如此,连Ash的跟班——本来跟这六人一伙的Bush Utan,他们也照杀不误。在他们六人附近相互依偎的两个死亡标记,就是最好的证明。若没遇到这些人,Ash跟Utan本来应该在东北方隔了老远的千代田区与春雪等人会合……

    今天,2047年6月20日下午7点,「黑暗星云」军团现有的六名团员实施了一项作战,目的是救出困在屹立于无限制中立空间正中央「禁城」深处的春雪/Sliver Crow与四埜宫谣/Ardor maiden。

    作战内容如下——春雪与谣设法获得在禁城内部的神秘超频联机者「Trilead Tetraoxide」协助,从南门离开禁城。黑雪公主、枫子、拓武、千百合等四人则配合出城的时机,牵制守护南门的超级公敌「四神朱雀」,帮助春雪他们逃脱。

    实际上,朱雀比他们预料中涌现得更早,导致春雪与谣无法直线逃脱。眼看就要遭到朱雀喷出的火焰焚烧殆尽之际,黑雪公主与枫子拼着一死冲进朱雀的防守范围,吸引朱雀的锁定。然而这样一来,将会导致军团的正副团长都在四神领域深处死亡,陷入「无限EK」状态,可说是最糟糕的结局。春雪将昏过去的谣交给拓武与千百合,接着立刻一百八十度转向,前去拯救他敬爱的两人。

    春雪双手分别抱住黑雪公主与枫子,朝着剩下的唯一逃脱路线——正上方飞行,但朱雀依旧穷追不舍。春雪虽耗尽飞行能量来源——必杀技计量表,却体会了全新的心念技「光速翼(Light Speed)」而穿出平流层,到达群星的世界。

    没有空气就无法飞行的春雪与朱雀当场停滞不动,但有着推进式强化外装「疾风推进器」的枫子却让黑雪公主骑在自己背上冲锋,靠着黑之王无与伦比的心念攻击「星光洪流击(Star Burst Stream)」击破朱雀。尽管由于「四神相关」提供的强大治愈能力而未能给予朱雀致命一击,但春雪、黑雪公主与枫子仍然得以从朱雀的领域生还。

    六人紧紧相拥,分享作战成功的喜悦,却看不到照计划本来应该在场的Ash Roller。春雪听到他并未出现在会合地点,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不祥预感,孤身以飞行方式进行搜索,最后终于发现……不,应该说是目击到了这个景象。

    他看见了Ash遭Olive Glove残杀的瞬间。

    本来Ash参加的绿色军团「长城」跟黑暗星云处于敌对关系,不过他仍旧选择在危险的无限制中立空间跟这些人会合,理由就是他不惜放下自己的信念,想针对心念系统求教。

    在今天早上上学前进行的那场对战打完后,Ash对春雪说出了自己的打算。Ash并不想学会心念系统在无限制空间里肆无忌惮地对战,只要能做出打醒跟班Bush Utan的一击就好。

    这样的他居然没出现在会合地点,肯定是待命时在正规对战场地里遇见了Utan。Ash不想错失良机,说服或恳求Utan一同前往无限制空间。

    而Utan多半是把Ash拼命诉说的话给听了进去,决心舍弃缠着自己不放的ISS套件,再次走上超频联机者的正道。两人肯定说好了要在无限制中立空间碰头,等春雪与黑暗星云成员完成「禁城逃脱作战」,就要跟他们会合。

    但Olive Glove等六人,却察觉到了Ash与Utan的动向而设下埋伏。

    春雪不明白他们两人当中先死的是谁。他到现场时,只看见Ash用自己的身体护住Utan的死亡标记。标记本身名副其实只是个记号,所以Ash这种行为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但想必他就是没办法不这么做。

    如果两人死亡的时间错开,死后六十分钟的复活时间也就没办法兜在一起。即使其中一人复活,另一人仍然处于死亡状态。他们两人肯定就是在这种无能为力的「幽灵状态」下,被迫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一再遭到凌虐。

    「……不了你们。」

    春雪口中再度发出沙哑的嗓音。

    「我饶不了你们。我要宰了你们,一个活口都不留。我会杀到你们的超频点数全部用光,从加速世界消失为止。」

    绝对零度的劫火流窜全身,内压无限升高,等着得到解放的那一瞬间来临。连愤怒与憎恨也融入了火焰之中,聚合成纯粹的意志。

    「……这不就是你们要的吗?你们不就是要这样相互争夺、互相残杀,到最后连自己跟这个世界也跟着消失吗?那我就来实现你们的愿望,彻底消灭你们。」

    话音从形状凶恶的謢目镜下发出,但已经有一半以上不是春雪的嗓音。一种兼具野兽般凶猛与钢铁般冰冷,不知道发自何人的声音,与他本身的嗓音产生了强烈共鸣。

    ——不,不只这样。在很远很远……很深很深的地方,还有另一个非常细小的声音。一个在叹息、悲伤之余,仍然拼命对他诉说的声音……

    然而,这句话还没送进春雪的意识,眼底的六个人又举起了右手。

    同时击出的六发心念攻击被春雪一剑弹开,但他们并不显得动摇。看起来不像老神在在,比较像是情绪已磨耗殆尽。

    反倒是寄生在他们胸部的ISS套件那深红色的眼球,凝聚着憎恨瞪向春雪。黏液般的斗气浓厚地笼罩住六只手,凝结在手掌上,散出细小的黑色火花,显示出这一波攻击的威力将比先前更强。

    春雪的视野中,再度显示出攻击属性信息与预测轨道。这次同样是远距离心念攻击,但轨道不一样。亮红色轨迹在途中变淡扩散,化成球形裹住春雪四周的空间。这就表示……

    「黑暗气弹!」

    彷佛由同一个人控制似的,六张嘴完美地齐声念出招式名称。从手掌发射出来的漆黑光束溅出细小的飞沫直逼而来,但轨道与先前那一波攻击不同,并非直线前进。这些光束在空中呈现不规则扭动,却又明确地朝春雪轰去。

    「……」

    春雪默默地张开背上的金属翅膀,一口气朝右飞开,紧接着整群光束也急转弯追了过去。果然是「导向攻击」。由于六发光束的轨道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一瞬间重迭,也就不可能像刚刚那样一剑全部劈开。即使能用剑打掉其中一发,剩下五发也会打在身上。先前与四神朱雀战斗时所耗损的体力计量表,已经在召唤「铠甲」时完全恢复,所以不可能瞬间阵亡,但多半还是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

    春雪大幅度往左绕行,黑色光束群散发出深渊似的饥渴直追而来。看样子,无论怎么高速移动,导向光束的轨道都无法汇集成一条。如果用全速直线飞到底,也许能甩得掉这些光束,但这无异于临阵脱逃。

    春雪无意逃走,他张开翅膀猛然减速,在空中悬停后转身。

    六道光束错综交会,不断逼近。地上六人似乎把春雪的停止看成放弃,露出浅浅的笑意。春雪也彷佛在呼应他们的笑一般,在厚重的护目镜下露出冷笑。

    他右手握着剑不放,双手在抱胸,傲然挺起胸膛,凝视直逼而来的漆黑心念气弹。就在约三十公尺的高度静止不动,等着光束朝自己逼近……距离越来越近……

    就在即将中弹之际,他小声说了一声:

    「闪身飞逝(Flash Blink)。」

    Silver Crow——不,是第六代Chrome Disaster——只留下「嗡」的振动声,整个人的身影就此消失。六道光束跟丢了锁定的目标,在空中乱兜圈子飞了几秒后,有的在空中爆炸,有的穿进地上的建筑物,喷出黑浊的爆炸火焰。

    这时春雪已经散发着黑银色的光芒,于几乎贴在地上六名ISS套件装备者身旁的极近距离化为实体。

    「闪身飞逝」。这是过去在加速世界中创造出灾祸之铠严格说来,是以愤怒与绝望,将「七神器」当中的六号星「The Destiny」转化为诅咒强化外装「The Disaster」那名超频联机者所拥有的必杀技。可以将自身化为极细小的粒子,用疑似传送的方式瞬间移动到远处。

    春雪连这个超频联机者的名字都没听过。只有过去留下的一些片段记忆,让春雪在禁城内作了个奇妙的梦。春雪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模样,更不记得他用过什么样的招式。

    但他就是知道了……不,应该说本来就知道这点——现在的自己可以动用这种能力。

    看见春雪突然出现在极近距离,套件装备者之一——这名虚拟角色有着褪色的褐色装甲,指尖全都拢成枪口状的左手露出惊讶的表情。

    「……黑……」

    他开口喊起招式名称,同时就要伸出右手。

    但这只手对不到春雪身上,就这么指向上方,无视于骨骼架构的限制继续往后转。过了一会儿,他的肩膀上跑出一道泛黑的银色线条,整只手就从这条线与躯干分开,滚落在魔都属性的地上铿锵作响。

    春雪以超高速拔出右手大剑劈下,砍断了敌人的手。

    与先前的「闪身飞逝」一样,春雪本来不可能会用这招。毕竟春雪不像拓武——Cyan Pile那样在现实世界中学过剑道,在加速世界中也一直专攻徒手格斗。对于剑型强化外装别说不知道怎么挥了,甚至连正确的握剑方式都不知道。

    但春雪已经不在乎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整个意识之中只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将眼前这群「敌人」砍成几十块,将他们从这个世界消灭。

    暗褐色的虚拟角色,看着自己滚落在地上的右手好一会儿,面罩上终于隐约露出几分害怕的神色。

    「你、你是怎样……你这力量是怎样…………」

    嵌有视镜状圆形镜头眼的面罩下发出了这样一句话。受创的痛楚似乎到这时才跟了上来,让他左手按住右肩的伤口。胸前的眼球——ISS套件,似乎也反映出装备者的动摇与痛楚,散发的光芒跟着不规则地摇曳。

    但这时后方其他五个人身上的套件,却在极短的时间差内发出火红的光芒,彷佛实际将能量传递过来,让褐色虚拟角色胸前的套件也恢复了强烈的目光。看样子,他们六个人就是拓武口中属于「同一丛集」的人。ISS套件会相互连结,也就表示他们身上的复制体套件在遗传

    基因上非常相近,算是「上下辈」或「兄弟」。但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只不过是暂时性的利害关系一致,当中没有任何情谊可言。连成员的Bush Utan也照杀不误,便证明了这一点。

    ——情谊…………

    一想起这个字眼,春雪内心深处立刻产生锐利地刺痛。

    那种感觉就像处身于冰冻的黑暗当中,看见一道淡淡阳光射了进来,更有一个声音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不断回荡。

    ——你要想起来……你也有……宝贵的……情谊…………!

    但紧接着再度涌出的压倒性愤怒,甩开了阳光与说话声。感受到有一阵凶猛暴风雪在体内肆虐的春雪,对眼前的褐色虚拟角色说道:

    「你们马上就会消失……告诉你们名字也没有意义。」

    「…………你别……得意忘形了……」

    镜片下的双眼发出红色的底光,胸前ISS套件所发出的光芒也与其余五人的的套件同步脉动。在这里所受的痛楚会放大到相当于正规对战场地的两倍强度,但他似乎连这种痛楚都已经感觉不到。

    褐色虚拟角色的左手从伤口上移开,小小打了个手势,其余五人立刻迅速移动,包围住了春雪。看样子褐色就是他们的队长,但他既然失去了一只手,战力上的主轴应该会改由其他人担任。春雪机械性地判断出下一击就要解决这家伙,于是准备转身。

    但他的脚步却猛然定住,低头一看,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脚已经泡在一滩发着油光的绿色液体之中,液体中还伸出两只手,牢牢握住春雪双脚脚踝。

    这简直像是「墓地」属性的地形效果「妨碍移动」,但其实并非如此。这滩伸出手的液体,来自于左侧某个对战虚拟角色融化的双手。这名身材纤瘦的虚拟角色与春雪目光交会,椭圆形面罩上立刻露出得意的笑容。是Olive Glove——

    春雪以右手提着的大剑剑尖,随手刺向抓住自己双脚的手。但锐利的金属并未遇到任何阻力就沉了进去,似乎并未造成损伤。从这个状态看来,他这种能力不但能以惊人的握力捕捉目标,还可以让物理攻击失效。事先没有显示出攻击预测信息,或许是因为视线集中在褐色虚拟角色身上的关系吧。

    剩下五个人维持等间隔,围着被定住的春雪,随即以整齐划一的动作举起左手。厚厚一层浑浊的黑色黏液状斗气裹在握紧的拳头上。

    「哼哼……你的点数我们也照样榨得一滴不剩。」

    褐色虚拟角色以带有大量杂音的嗓音这么说。

    这一回,总算有一串文字从春雪视野中跑过。「攻击预测/心念攻击强化威力/虚无能量系威胁度/30」。同时显示出来的红色预测轨道线,从五个方向笔直贯穿春雪。

    五人高高举起左拳,一起向前冲刺,并异口同声地喊出:

    「黑暗击(Dark Blow)!」

    裹上黑暗斗气的直拳,烧灼着虚拟的空气打了过来。无论「铠甲」防御力多高,要是同时被五发属于强化威力系的心念攻击打个正着,多半会受到相当大的损伤,但春雪只是冷冷地看着拳头朝自己逼近。这些拳击只有攻击力得到心念强化,拳速却与初学者差不了多少。对于为了闪躲红色系敌人步枪子弹而做过特训的春雪来说,这些拳头慢得几乎让他想打呵欠。这次他也同样拖延至攻击几乎要打到身上、双方斗气即将接触之际,才在护目镜下低声喊了句:

    ——闪身飞逝。

    黑银色的虚拟角色只留下低沉的振动声,当场消失无踪。Olive Glove抓住春雪双脚的手掌平白捏住了空气。

    春雪维持直立的姿势,往后方做了约三公尺左右的短距离瞬间移动,接着重新化为实体。五个拳头跟丢了眼前的目标,临时收不住手,猛力互撞在一起。

    一阵开天辟地似的巨大冲撞声响起,漆黑的爆炸火焰铺天盖地涌来,瞬间遮住整个视野。高密度的能量洪流扑面而来,但春雪却只是微微撇开脸,任由能量波涌过。

    随即恢复的视野当中,出现了痛得在地上打滚呻吟的五名对战虚拟角色。每个人左肩以下的部分都不翼而飞。这种被强大力量撕开的伤口,想来痛楚远比遭到锐利刀剑砍了一记还要强得多。

    「……怎么……会……」

    春雪对茫然说着这句话的Olive Glovw。更不看上一眼,朝倒地的几人走了几步,以右脚踏住其中一人。那人有着红褐色的装甲,算是六人当中的队长。但是,如今他的双手都已经缺损,「黑暗击」或「黑暗气弹」都用不出来。

    看着这个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让两个镜头眼不停闪烁的对手,春雪低声说道:

    「同样的当不要上第二次好不好?」

    如果隔了些日子才重新打过也就算了,一次对战中被同样的战术——这次的例子,就是拖到即将中招时才以「闪身飞逝」闪躲的手法——骗到第二次,实在是愚不可及。如果是过去与春雪战得难分难解的那些对手,光是第一次看到他怎么用这招来闪避光束,就会立刻掌握住这种能力的性质跟效果,做出该有的对应。Ash Roller当然也不例外。

    这些家伙沉溺在现成的力量里,连对战的基本观念都忘得一乾二净。Ash被这样的一群人靠着数量优势打败,想必憾恨到了极点。想到这里,胸口又是一阵刺痛,然而连这样的感觉都被置换成了怒火。

    看在短短几步外以「幽灵状态」等着复活时刻来临的Ash Roller眼里,自己会是什么模样呢?春雪也不去想这种事,只在有着锐利钩爪的右脚上加了几分力道。

    脚底感觉得出寄生在褐色虚拟角色胸部的ISS套件剧烈脉动,同时虚拟角色的嘴终于迸出了音色鲜明的惨叫:

    「呜啊……嘎……哈……」

    他奋力挣扎,彷佛想用已经失去的双手抓向地面,但「铠甲」的刀刃状钩爪深深穿进装甲,让他根本挣脱不了。最后那棱角分明的装甲终于出现放射状裂痕,朝着空中喷出鲜红色的特效光点。

    春雪在愤怒驱使下,以残忍的手段慢慢消磨敌人的体力计量表之余,一部分意识却像独立运作的处理器般,开始运转数字的思绪。

    在这样的状况下,有可能只破坏ISS套件吗?如果可以,破坏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形。

    刚才他也看到了,ISS套件之间是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回路」相互连结,但这种联机并非终端机之间直接相互联系的「点对点」式,而采中央集权式的「客户端/服务器」型态。当套件遭到破坏的瞬间,会不会将某种信号传送到位于加速世界当中的「套件母体」呢?

    春雪脚底感觉着ISS套件的脉动,同时右脚毫不留情地用力一踏。

    「咕哈啊啊啊……住、住手……呜……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惨叫声与对战虚拟角色躯干粉身碎骨的异样音效同时响起。虚拟角色的上半身与下半身被春雪给一脚踏得分成左右两半,他正要发出最后一声惨叫时,体力计量表却早了一步归零,让他全身发出朱红色光芒,爆散成无数细小的碎片。

    春雪以过于残忍的方法屠杀对手之后,冰冷地观察他的「死亡」。Silver Crow的右脚应该确实踏穿了褐色虚拟角色的ISS套件,但从消灭时的声光特效与必杀技计量表增加量来看,应该并未破坏掉强化外装。也就是说,只靠正规的物理攻击,即使精准命中ISS套件,也只能削减对方的体力计量表,无法破坏套件本身。

    春雪正转着这些冷冰冰的念头时,有一名失去左手的敌人从他右侧站起,短声呼喝:

    「……我们先退再说!别管『Cocoa Cracker』了!」

    他所说的Cocoa Craker,多半就是被春雪踩死的褐色虚拟角色。会这么干脆地说要放弃队长,的确像临时拼凑出来的集团会做的事。除了在春雪正面发呆的Olive Glove以外,其余四人相视点头,立刻一起跑向南方,多半是想从明治大道上的涩谷站注销点离开。至于留在原地不动的Olive Glove……从他的视线看来,多半是在等待计量表累积到可以再度使用特殊能力。

    春雪站在原地,看着那四人全速跑远,但他丝毫不打算放过这些人。只见他将握在手上的剑往附近的地面一插,同时举起左手与空出来的右手。锐利的五指完全张开,以双掌分别瞄准逃走的四人当中位于两侧的两个人,接着手腕迅速一翻。

    嗤的一声压缩声轻轻响起,从手掌下方发射出细小的银光。

    银光在空中拖出闪亮的轨迹,以媲美枪弹的速度追向跑在数十公尺前的两人。银光转眼间就追上目标,精准命中他们背部的装甲,发出小而清脆的金属声响。但这两人不为所动,继续往前飞奔,完全看不出受到损伤的模样,然而……

    春雪双手微微一收,手上传来沉重的阻力,同时远方的两人脚步也跟着一乱。两人开始在原地踏步,尽管他们依然拼命踢着地面试图往前跑,但身体就是不往前进。没多久,他们身体往后倾斜,脚底离开地面,在高声叫嚷的同时从空中笔直飞来。说得精确一点,是被春雪双掌射出的极细钢丝不由分说地地拉了过来。这是灾祸之铠所具备的能力「钩索」。

    两人转眼间就被拉回原地,春雪双手钩爪完全穿进他们背上加以固定,更顺势将猎物高高举起。

    「放……放我下来……」

    「这不是真的,连IS模式都没开,怎么会有这种力量……」

    两人被针固定住的昆虫般死命挣扎,但发出的声音听在春雪耳里只是刺耳的噪音。他将想象集中在双手,以平板的声调念出:

    「雷射剑(Laser Sword)。」

    嗡一声沉重的振动声撼动了地面。身穿「灾祸之铠」的Silver Crow双手伸出极长的心念剑刃,刺穿手上的猎物。但他的剑刃却非原有的白银色,而是染上了有如宇宙深渊般深沉的漆黑过剩光。

    两名对战虚拟角色不只是致命部位的心脏,连整个胸腔都开出大洞,更被莫大的攻击力余波轰得飞起一公尺以上,这才爆碎开来。

    春雪任由黑银色装甲反射出两种颜色的死亡声光特效,放下了双手。他隔着护目镜望向远方,看到剩下的两名敌人加快速度愈逃愈远,距离眼看已经超过一百公尺。

    当然,只要使用背上的翅膀就能轻易追上,但春雪只从地上拔起大剑,摆出沉腰姿势,剑身举在右肩上方往后收紧。

    锐利的剑尖精准地指着剩下两人。目标的轮廓已经比豆子还小,但或许是靠着「铠甲」照在原本视野上的追加图层效果,分辨率丝毫不减。春雪冷静地算准时机,看准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即将重合的那一瞬间——

    「雷射长枪(Laser Lance)。」

    喊出招式名称的同时,他将右手剑猛力往前一刺,裹在剑身上的黑暗斗气顺势化为尖锐的长枪划过天空。这招是学自黑之王Black Lotus的心念攻击「夺命击(Vorpal Strike)」,摆出的架式也几乎一模一样,但春雪并没意识到这点,只是眯起双眼,看着这一招将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两人的身影位于明治大道远方,眼看就要消失在宫益坂坡道下方,但心念长枪却毫不留情地将他们串在一起。这次两名虚拟角色身上也同样开出大洞,彷佛并未察觉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还继续跑了几步,过了一会儿才脚步踉跄,传来细小的破碎声与消灭光后爆开。

    春雪慢慢收剑扛在肩上,朝着最后一人——拥有液态化能力的Olive Glove看了一眼。

    这不是春雪第一次对上他。三天前的星期一放学后,春雪与「劫火巫女(Ardor Maiden)」在杉并区组成搭档进行对战,当时他们所挑上的对手,就是碰巧出现在对战名单上的Bush Utan与Olive Glove所组成的搭档。

    当时春雪被启动ISS套件的Utan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但Maiden则毫发无伤地击退了应该也在运用同种黑暗心念的Olive。当然,她身为黑暗星云「四大元素(Elements)」自然有她相应的实力,但实情想必并非这么单纯,一定有某种压倒性的「克制因素」存在。

    春雪不带任何情绪,只进行冷冰冰的思考,近在他身边的Olive却仍然站在原地,甚至不设法逃走。但这并不是因为他胸有成竹。虽然看不出他是否有认知到春雪就是传说中的破坏者「Chrome Disaster」,但眼见春雪转眼间就杀了五个同伴,确实让他吓得手足无措。他泛着油光橄榄绿的身躯频频颤动,就是最好的证明。

    「快点…………快点…………」

    那从嘴角流出沙哑的嗓音,是Olive在朝自己的必杀技计量表说话。他的视线从慢慢又有了动作的春雪与多半正在重新充填的计量表之间来来去去。

    几乎就在从Silver Crow肩上放下的大剑唰一声擦过地面的同时,Olive放声大喊:

    「油质液化(Lipid Liquid)!」

    他喊招式名称的声音,几乎破了嗓。高瘦的身躯噗通一声,一口气融化。整个虚拟身体完全失去原来的形体,变成地上一大滩橄榄色的积水。处在这样的状态下,相信所有纯物理攻击都会失效。

    而且他似乎还保留了移动力,整滩积水以奇幻类游戏中常见的「史莱姆」似的动作,冲向道路两旁成排建筑物当中的一栋。「魔都」属性下的地形十分复杂,一旦被他跑进去,便很难再找出来。

    但这次春雪让Olive用出必杀技,并不是想放过他。

    绿褐色的积水正中央有个部分明显隆起。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里面有一个黑色的球体。那是ISS套件。看来即使拥有液态化能力,也无法将系统上视为强化外装的套件变成液体。

    而这正是春雪有意造成的状况。

    春雪凝视慢慢移走的积水,深深吸一口气,肺里立刻产生一种焦烫的感觉。他蓄足了气,接着猛力吐出。

    从凶恶头盔嘴部吐出的并非单纯的空气,而是熊熊燃烧的火焰。这是特殊能力「喷火」。

    这滩积水似乎发现情形不对,拼命朝建筑物移动,但终究逃不开这烧灼空气的放射火焰。当积水碰到火焰的那一瞬间,立刻烧了起来。

    喷吐攻击很快就消散,但笼罩着积水的火焰并未消失,彷佛积水本身是可燃物质……不,实际上就是这样。Olive Glove将自己身体转化成的物质并不是水,而是「油」。当初他之所以会被Ardor Maiden完封,就是因为本身属性严重受到「火焰」克制。

    相信即使化为液体,身体的感觉也不会消失,剧烈燃烧的大团燃油忽左忽右乱跳一通。春雪自己也曾多次在这无限制中立空间差点被「四神朱雀」吐出的火焰喷中,那种灼热的感觉实在太逼真。要是得持续承受这种痛觉,肯定很难忍下去。

    但是,对现在的春雪来说,「敌人」的痛苦根本无关紧要。春雪走向这滩可能连挣扎的力气都已经用尽而不再动弹的积水,不,应该说是积油,伸手就是一插。

    锐利的五指插进燃烧的大团火焰之中,找出那直径五公分左右的球体牢牢握住。在无数纤维崩断的恶心触感下拖了出来的,就是那红色眼球几乎完全被眼睑遮住的ISS套件。

    在无限制中立空间下,系统对强化外装的处理方式也跟在正规对战场地上不太一样。

    首先,一旦强化外装遭到破坏,即使持有者死了又复活,强化外装也不会恢复。要再度使用同一件强化外装,就必须先从注销点注销,再重新进入这个空间。

    另外,虽然不是所有种类的物品都能抢,但只要原本的持有者还活着,就可以「暂时抢过来用」。要抢夺强化外装,就必须抢先捡起掉落的强化外装,或是切断装备部位,现在春雪尝试的就是后者。他先以喷火来瘫痪全身液态化的Olive Glove,再趁对方HP计量表耗尽之前扯下套件。这样一来,尽管套件在系统上的所有权仍然属于Olive,使用权却会暂时转移到春雪手上。

    但春雪当然完全不打算自己佩带。

    他的目的正好相反。

    再怎么攻击装备套件的对战虚拟角色,也只会先把装备者的体力计量表扣到零,无法破坏套件本身,这点他才刚验证过。既然如此,就应该先将虚拟角色与套件分离,然后才针对套件本身攻击。

    春雪在护目镜下露出狰狞的笑容,右手加重力道。

    尖刀般的钩爪陷进塑料状的眼球表层,紧接着眼睑部分猛然睁开,火红的瞳孔频频颤动。

    眼球后方无力下垂的血管状组织开始蠢动,汇集成钻头状,试图刺穿春雪右手的装甲。或许是套件放弃了原本的宿主,想寄生在春雪身上来支配他——昨晚与拓武对战时就曾发生类似的现象。当时套件的血管轻而易举地刺进了Silver Crow的胸部,但现在「灾祸之铠」厚实的装甲却完全弹开了钻头。

    「…………没用的。」

    春雪低声说完,右手使上了十成力道。

    「啪嗤!」一声惊悚的爆裂声响起,ISS套件发出异样的金属质感惨叫,组织化为无数碎片爆开。

    只要在无限制空间破坏ISS套件,相信一定会引发某些现象。

    春雪的预测没有落空。一道红光从他的右手飞向空中,于高空九十度转弯开始飞行。这道光实在太稀薄,要不是靠The Disaster强化过视觉,他多半根本不会发现这道光的存在。

    身旁的Olive Glove的体力计量表终于耗尽,于变回原本的人型时爆碎。单春雪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张开了背上的翅膀。

    正当春雪想起飞追向这道从套件射出的光芒之际——

    他视野的角落,捕捉到了相互依偎在稍远处的两个「死亡标记」。一边是草绿色,另一边则是灰色。是被这六个套件装备者杀死的Bush Utan以及Ash Roller。

    春雪当初之所以赶来这里,正是为了救他们两人。

    但他们在春雪心中的优先顺位已经变得相当低。如今春雪满心都是某种杀戮冲动,一举击溃了多达六名超频联机者却仍然得不到满足。要是继续留在这个地方,说不定还会忍不住去攻击复活后的Ash跟Utan。

    因此春雪才将驱使自己的愤怒矛头指向ISS套件。但他并未察觉自己内心的想法,而是转过身去,回头对化为「幽灵状态」看着整个状况的两人说道:

    「你们复活后……趁这些家伙复活之前,赶快从传送门离开。」

    春雪以沙哑的嗓音说完这句话,一口气从已经成了杀戮舞台的路口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