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我和言语和实现之力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zenglunzi

    图源:uiop031

    「我说啊,雄二」

    「干啥,明久」

    时间是在正月以及豁出了老命的情人节后的,二月下旬。

    姐姐出差而剩我一人的家中,我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向着一起玩着游戏的雄二搭如此问道。

    「雾岛同学好像要对你做什么啊」

    「我没头绪,虽然没头绪,但——总有种邪恶的气息的感觉」

    在今天的放学后,雄二在回家的时候被雾岛同学从背后袭击了,就在被强行拉走之前用连滚带爬的体位成功脱逃的雄二,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而住在了我家。

    「啊—……邪恶的气息吗?那可真是够呛」

    「啊啊,那个可真是相当糟糕啊」

    虽然我们日常就暴露在形形色色的危机之中,但是邪恶的气息这种东西可是比那些危险还要糟糕一个等级的玩意。

    比如说,制作料理的时候的姬路同学的包包之类的。

    比如说,谈到胸部的尺寸的话题时的美波的表情之类的。

    比如说,目击到雄二盯着其他女孩子时的雾岛同学的行动之类的。

    那些就是纯粹只能被称为“切身的危险”一类的东西。

    但邪恶的气息和那些是有着决定性的不同,解释起来就是,“把作为人的尊严破坏殆尽的什么东东”这样一种感觉。

    具体来说的话——

    「这回又是和女装有关的啥吗」

    「有这个可能」

    我和雄二发出了呀嘞呀嘞的叹息声。不祥的预感最有可能的原因和女装有着关联,而那可是会把作为人的尊严搞得支离破碎的,真是饶了我吧。

    「真是的……。为什么我们周围的女生会这么喜欢整女装呢」

    「谁知道啊,女生的装束的话明明她们自己对自己爱怎么试都无所谓的」

    话说回来,本来每天都穿着制服就是裙子,不是应该已经看到腻了才对嘛。

    「果然是那个吧,是我们的反应的行不通吧」

    「你是说这煽动了她们的嗜虐心?」

    「又或者说,和平常的服装不同的落差感很有趣之类的」

    「确实,反差确实是娱乐很重要的一环呐」

    让每天活得有男人姿态的我们,屈辱地穿上女生的装扮。这对满足她们的嗜虐心,享受这种反差算是一石二鸟的行动了吧。正因为如此,她们才让我们穿女装的也说不定。

    「虽然是突然想到的,但我们要是男女互换的话不就能过上平稳地生活了吗」

    「谁知道。到底会怎样呢。……呼啊」

    差不多想睡觉了吗,雄二伸了个懒腰回答道。

    「这会儿打马虎眼啊,你就不想要平稳的日常吗?」

    「总之今天想先静下来好好睡一觉」

    好像雄二是真的很想睡了,说不定昨天还熬夜了吧。

    「好好,我知道了。客厅有你经常用那个被子」

    「哦,随便让我睡一觉就好」

    雄二他也差不多算是熟悉了这里,从沙发站了起来,朝今天要睡的床走了过去。

    「那么,晚安雄二,做个好梦」

    「啊啊,晚安,至少梦里能让我开心点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完后,雄二离开了客厅。

    那么,差不多我也该睡了吧。明天从早上就有铁人的课,迟到或者翘课的话可是会很惨的。

    回过神来我也受不住一点点沉重了起来的眼睑,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去。

    ☆

    然后,第二天早晨。

    「……」

    「……」

    起床了的我们在客厅碰面了,看着互相的身姿我们皆无言以对。

    「……喂明久。这是怎么回事」

    「……呐雄二。这是怎么回事啊」

    简直像在强调身体的尺寸变化了一样的袖子过长的衬衫,虽然肩上也变得松松垮垮的,但彰显着自己的过大的胸围却勉勉强强阻止了衬衫的掉落。虽然体型毫无疑问是女性,但说话的语气和眼神却表明自己身份的雄二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的那个,不是女装,吧……?」

    「这是我要问的……」

    虽然没有看镜子,但在能看到的范围里就已经充分理解了。总觉得相当柔软的体型,与以往不同的长发。除此之外,还有无法想象是男生的胸前的膨起。

    虽然不想往这方面想但是,难道说——

    「明久。难道说我们,变成女的了」

    「不要再说下去了雄二!」

    无法接受的事实我塞上了耳朵。啊——啊——!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见!

    「你小子在说什么。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昨天不还说什么『男女互换就能平稳的过每一天了』呐」

    「那只是形式上说说而已的啊!」

    竟然真的变成这样谁能想得到啊!

    向着嗡嗡地摇着头的我,雄二冷静地说道。

    「冷静点明久。我明白你不想面对现状的心情,但是这样的话,这类事情就没法解决了不是我们过去的经验之谈吗?」

    「确,确实……」

    说到这类事情最先想起来的就是,以前曾体验过的身体的交换。要是是能跨过那类超常现象我们的话,这回也毫无疑问也会有办法的!

    「那么,关于这次的原因……你有什么头绪吗,雄二?」

    「头绪?」

    「你看,就像之前交换身体的时候,雾岛同学拿着的奇怪的书就是原因之类的」

    「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啊,你把我当谁了啊」

    「可是,不可能毫无理由就变成现在这个状况的啊」

    「……非要说的话,就只有昨天逃跑的时候从翔子那里抢过来的这个袋子——」

    说着,雄二把袋子从书包里取了出来检查起了里面的东西。

    被不祥气息缠绕着的古书(附神符)

    「……」

    「住手,明久……!即使揍我……也什么都……解决,不了……!」

    我无言地往外继续扯着雄二的脸颊。这魂淡真把这种不像样的玩意带进来了啊!

    在一通暴揍之后,呼—,呼—,地剧烈喘息着的我们冷静了下来。

    「但是明久啊,你觉得是这本书就是持有的能力就是精确到『改变持有者性别』的书吗?我觉得是还有其他的什么契机才对」

    契机?这家伙在说什么鬼。难道即使和我也有关系吗?

    「你在说什么啊雄二。即使你即使你说什么契机,我也完全没有头绪呐——」

    言灵的教程  ~~~~实现所言之语的咒术~~~~

    「…………」

    「住手,雄二!即使揍我也……什么,都解决,不了……!」

    雄二无言地往外继续扯着我的脸颊。对女孩子出手这家伙真是无可救药的人渣!

    「你小子要是不说多余的话身体也不会变这样,不就啥事都没有了吗!」

    「雄二你要是不带多余的东西身体也不会变这样,不也啥事都没有了吗!」

    一边互相怒骂着,一边相互伸手抓住了对方的前襟。

    然后,碰到了即使是在衬衫的上方也能感觉到的胸部的膨起。

    「「唔哇!」」

    我们慌忙互相撤开了手,都因为这不习惯的感触,让气在头上的我俩仿佛泼了一盆冷水般冷静了下来。

    「「……」」

    于是,我们互相端详起了对方。

    包含着强气的眼神,以及表情上带有的野性没有任何变化。

    可是,轮廓却全部饱含着女性般的圆润,头发漂亮地伸展到了肩上,看不见了原来刺刺的头发的影子,体型之类的当然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概受到了原来就很好的体格的影响吧。

    实话实说,感觉就是个御姐型的美人,虽然感觉是这样但是——

    「「里面是这家伙想想就恶心……」」

    如此,两人不约而同咂嘴道。其实也是,不管外表看起来怎样但毕竟里面是雄二,用那种眼光去看他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啥,毕竟会对互相的容姿有些看法这种事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咋整啊雄二」

    「还能咋整啊……只能好好调查这本书了」

    一边这么说着雄二一边翻开了书。里面的内容是与古书所相符的——我们看起来就是波纹线条的一手好字。

    「……雄二,能读懂吗?」

    「……怎么想也不可能吧」

    虽然不知道写的是草书还是行书,但就是这一类的字体。和好歹能读懂的表书的字不同,完全看的云里雾里的。

    「这下麻烦了……」

    首先无法看懂写着的字体,其次要能解读接下来还有必要将其翻译为现代语。这种技术,至少对我是不可能的。

    「没办法,去学校吧」

    「哈?用这幅模样?」

    一瞬间,我对雄二所说出来的提案吃了一惊,以这种状态去学校不是会引起大骚动吗……?

    「到学校去逮住翔子。毕竟是她持有这本书,现代语的问题肯定也会引刃而解吧」

    「原来如此」

    万幸(?)的是,即使留有以前的痕迹也基本是别人的样子,应该不会早早暴露而引发骚动的。

    「OK。那么,服装怎么办?」

    「借我你的衬衫,尺寸应该刚刚好」

    衬衫的话男女的区别也没这么大,这想法不错。

    「知道了,那,我的份呢?」

    「你有姬路放在这里的东西吧」

    这样啊这样啊,之前姬路同学放在这的东西——诶,不对。

    「给我等等雄二,难道说你想」

    「真是太好了呢明久,她准备的女装道具初次派上用场了」

    「不要啊——!」

    被告知要穿因姐姐和姬路同学强烈要求而在我家准备的女装,让我在大早上就惨叫了起来。

    ☆

    「为什么……我总是……遭受这种待遇……」

    「别这么唉声叹气嘛明久,这回不是很幸运不算穿女装吗」

    「但也不该是变成真真正正的女生这种情况!」

    我虽然抵抗着却又没有任何其他的选项,穿着制服和衬衫来校的我和雄二,姑且是打算穿着作为学校的学生来讲没什么违和感的衣服,可是……

    『喂,那是谁啊』

    『没见过啊,那种美人』

    『是哪个班的啊……?』

    不知为何引来了奇妙目光的注视。

    不由得对此很在意的我向雄二小声询问道。

    (雄二,为啥这么引入注目啊?暴露真实身份的话可就惨了啊……)

    (没事,挺胸抬头就好。这样他们也会把我们认为是其他年级了是吧)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这样的话堂堂正正就好。

    我和雄二并排着,走在一如既往的上学路上。堂堂正正,堂堂正正,就好。

    『难道说是低年级的?』

    『不,没这可能』

    『诚然,我们的情报网可是网罗了全年级的全部女孩子和秀吉的』

    他们完全没有这么认为啊。不如说注目度更上一层楼了。

    我虽然表面上挺胸抬头地向前走着,但内心却是七上八下的了,然而此刻我察觉到了一件事。

    『那个个子高的,身材超棒啊……』

    『要是有那种女孩子的话绝对应该确认到的……』

    『但是,总感觉有和谁长得很像的感觉呐』

    看起来受注目的只有雄二一个人啊。

    「哼……」

    也就是说,受瞩目的只有雄二一个,也就是说暴露真正身份危险度高的就只有雄二一个人。而我只要不受到注目的话就没问题了。

    「那么雄二。我到这就——咕诶」

    「给,给我等等明久。你不觉得这种时候团队合作很重要吗?」

    在我想逃的时候,我的脖子被紧紧地圈住了。混账东西!你就没有为了朋友而作为诱饵的气概吗!

    「放开我雄二!和你在一起我的真正身份不就曝光了吗!」

    「别这么说嘛明久,我们可一直是一莲托生的关系啊,结有强烈羁绊的同伴不是吗?」

    好像在我俩闹做一团的时候,周围那些家伙的声音听得更清楚了。

    『说真的,那个个子高的到底是谁啊』

    『啊啊,完全弄不清她身份啊』

    『虽然另一个是小明已经知道了就是』

    「放手明久!这里为了提高效率应该分头行动才对!」

    「想得美雄二!这种时候才是凸显团队合作力量的时候!」

    我瞬间紧紧抓住了想要溜走的雄二的腰。

    ……话说回来,为啥我就暴露了啊。

    「该死,别黏上来!都是你这张女人脸让我也变得危险了啊!」

    「少扯淡了!现在的雄二才是不管怎么看都是带着女人脸女性体型不是吗!把这个全都当成是我的错可不太好哦!」

    貌似在我们争论不休的时候、

    「啊,明久君!那位是哪里的谁啊!?」

    带着焦虑和困惑的声音掠过了我的耳际。

    「啊,姬路同学,早上好」

    「早上好,才不对吧!请·你·们·分……开!」

    姬路同学介入了我和雄二之间,用两手将我和雄二分开。然后,虽然我是紧紧抓住雄二的,但手轻易就被脱开了。啊嘞?姬路同学力气有这么大吗?

    「这是怎么回事明久君!不纯异性交往可是校规禁止的,说起来明久君和我可是……」

    姬路同学很少见的,直接就生气了。

    看见她这个样子,雄二困扰地轻声说道。

    「啊—……。姬路吗,该怎么办啊……」

    好像是在迷惑要不要将事情全盘托出。

    但是,我眼下有一件不得不确认的事。

    「呐,姬路同学」

    「怎么了明久君」

    「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没什么想法吗?」

    「今天玉野同学肯定跟往常一样给你画了妆吧」

    诶?我的性别变化是和化妆不同等级的玩意吧?

    「比起那种事明久君!这边的这位到底是谁啊」

    对我作为男人的存在方式被叫做那种事请不会完全没点介怀吧。

    「……算了,没办法,就把事情向姬路挑明了吧」

    「?……你知道我的事吗?诶—哆……」

    姬路同学看着雄二(♀)的脸左思右想着。是在哪里见过吗,大概在这样拼命刨掘着记忆吧。

    「对,对不起。完全没有见过你的印象……」

    姬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其实也是啊,要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做梦也想不到这是雄二吧。

    「虽然很难相信,但请冷静听好了。虽说我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我是,坂本雄二」

    「哈,哈啊……坂本君,是吗……」

    姬路同学首先反刍了刚才所说的。

    然后,顿了一下,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坂本君!?」

    随之,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大叫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的说!?是接受了什么手术吗!?」

    「不。并不是这样……我也没法很好地进行说明,但是总而言之现在我成女的了」

    「就是这样姬路同学,所以我现在也是这幅样子」

    「啊,明久君基本上和原来一样的没关系」

    「……」

    这个差别对待是怎么回事。

    「不对,不是那样的姬路同学。虽然可能看起来没有雄二变化那么大,我的身体也发生很大的变化了啊」

    自己说出来真够凄凉的。没这么大变化吗……?我自己明明感觉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发生了什么吗?」

    姬路同学终于有了要认真听我解释的样子。

    「也就是说,姬路。虽然可能没有比这更荒唐无稽的了,但是……」

    「我们,似乎变成了女的的样子……」

    「哈?」

    姬路同学因为太过吃惊而睁圆了眼睛。

    「诶?诶?那么,明久君的那身装扮……」

    「并不是女装……」

    实在非常遗憾。

    「怎,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对着动摇地发问的姬路同学

    「「都是这家伙的错……」」

    我们互相指着对方回答道。这,这个无耻败类……!竟然想把责任推给别人……!

    「哪里是我的错啊!把奇怪的书带到家里来的就是雄二吧!」

    「向那本书许“想要变换一下性别”的就是你吧!」

    就在我们,要开始缠斗在一起的时候,

    「「唔!杀气!」」

    我们在感应到了突如其来的杀气的瞬间急忙从那个地方跳到了旁边。在这之后,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一只自动铅笔突刺而来。

    「…………这个是,你们的原因吗」

    而且,凶器飞来的方向出现的是杀意满满的闷声色狼之姿。

    ——稍微带有些圆润的轮廓和体型。

    「那—个,闷声色狼。难道说」

    「你也……?」

    「……」

    作为回应的代替是闷声色狼的杀意与沉默。这家伙虽然也不是看起来完全变了样,但是体型很明显与昨天不同了。

    「…………因为你们的错,为什么我会遭到这样的惨况……!」

    糟糕了。他气得一塌糊涂了。早上起来完全没有头绪,突然间性别就变了,而元凶就在眼前这不可能不生气的吧。

    「冷,冷静点闷声色狼!对你来讲这也并不完全算坏事吧!」

    「对啊!不如说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就存在你感兴趣的对象是很让人高兴的吧!?」

    「…………给我住嘴渣滓们……!」

    闷声色狼取出了追加的文具摆好了架势。

    「……世界上还有如此除了妹妹和母亲以外完全让人兴奋不起来的身体吗……!」

    这家伙的脸基本没有变化所以感觉特别强烈吧。对于这点只能说是节哀顺变了。

    总之这里该先撤退吗,这么想着我们开始找起了退路。

    「……嘿诶……。这个,是你们搞的鬼吗」

    再次于背后感到了一股巨大的杀气,等等。

    「那个,雄二。声音虽然不同了,但是这个语气是……」

    「我们周围的人用这种口吻说话的只有那一个人了吧」

    我和雄二互相确认之后战战兢兢地转回了头,在那里的是,

    「「美波(岛田)变成男人了啊啊啊啊!?」」

    「我才是该被吓到的吧你这笨蛋!」

    美波的样子是被称作清爽的好青年的姿态。这是闹哪样啊!

    「诶!?诶!?是美波酱吗!?」

    「对啊!虽然我也没想到这个竟然自己!」

    披散着有着些许美波特征的头发的青年,确实有着她过去的影子。原来如此,这个确实是美波的男性版本。

    「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啊……。没想到女生会变成男生什么的……」

    「但是,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你许的可是『逆转我们的性别的话』的愿望啊」

    「我都没冷静地观察到这点!」

    这样的话姬路同学还是原本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呢。不会是因为太有女性气息才没办法转换的吧。

    「小明……!在把我身体变成这样的时候,就做好准备了吧……!」

    「…………雄二……你的命,我就收下了……!」

    美波面向了我,而闷声色狼朝向了雄二,在无法判断谁是元凶的时候就把两边都杀了就好,这就是F班的结论。这样就没办法如愿只以牺牲雄二收场了……!

    「冷静点美波!即使这样杀了我们也无法解决问题的啊!?」

    「给我闭嘴!问题才不在这里!」

    拒绝了我拼死的乞求,美波站在的我面前。

    她(虽然现在是他)朝我伸出了手,毫不犹豫地抓在了我的胸上面说道。

    「为什么就连昨天还是今天才变成女生的这个笨蛋都有这么壮观的东西啊!」

    「呀啊啊啊啊啊!」

    简直如同杀父之仇一样疯狂地用握爆的劲抓着我的胸。这又不是我们的错!?这完全就是迁怒啊?!

    即使这么说,现在也不是能用这个借口开脱的状态。为了活下去,不管怎样都得说服美波!

    「对,对不起啦美波!我会反省的!实在万分抱歉!我会好好负起责任的,请高抬贵手——」

    在我这样拼死地谢罪之后,美波立马收住了外放的杀气。

    「……责任?」

    「诶,啊,恩。我会负起责任将一切恢复原状的」

    「恩恩,原来如此。责任啊」

    然后美波,这回的嘴角浮现出了满意的微笑,这个好恐怖。是感觉比起刚才发怒的时候的表情还糟糕的恐怖。

    然后,不知为何美波远远瞄了一眼姬路同学。

    「这样说的话,瑞希还是原来女生的样子,和小明是同性了呢」

    稍微等等,为啥突然会扯到姬路同学。

    我对此只有不祥的预感,而美波继续说道。

    「而且啊,小明也说要负起责任成为人家的东西了,你不觉得这样就好了吗?」

    「啥啊啊啊!?」

    不不不不不!我说的负起责任不是这个意思啊!

    而对着困惑的我美波穷追不舍,她一步一步走近了过来。

    「等,等一下美波酱!」

    在美波的面前,姬路同学两手张开挡在了我们前面。得,得救了!大恩大德永世难忘姬路同学!

    「怎么了瑞希?这应该是和现在的小明同性只能止步于友谊的瑞希没有关系的事情的说?」

    在简直浮现出像是童话里出现的邪恶魔女或女王的表情的美波的言语下,姬路同学稍稍有些退缩了起来。

    「确,确实如美波酱所说……。现在,我和明久君同样是女性……」

    不是,虽然说不定确实是这个样子,但这应该偏离论点了吧。此刻姬路同学整理好了思路开始发言了!

    到底能否明白我的心情呢,姬路同学继续弱气地发言道。

    「但是,我觉得并不认为那样是正确的」

    没错!那个根本大错特错了姬路同学!

    「毕竟,我喜欢的并不是明久同学的身体而是他的内心……」

    「……恩?」

    咋回事,话题推进方向好像有点奇怪啊。

    「再加上现在就算禁止不纯异性交往,可同性的话就没问题了,倒不如说是水到渠成了……」

    「姬,姬路同学……?」

    无视了担心不已而搭话的我,姬路同学毅然抬起了头对美波斩钉截铁地说道。

    「美波酱!——我的话,就算是现在明久君也没问题!」

    「你在说什么啊姬路同学!?」

    话题已经完全偏得不能再偏了。

    「真敢说呢,瑞希……!」

    「本来明久君就有一半很像女孩子的部分,如今虽然稍微外貌有些变化但我的心情是不会变的!……!」

    「稍微!?你刚才说的是稍微吧姬路同学!?」

    果然内心就觉得我是女人脸吧!?就这么彻彻底底了解到这毫不遮掩的一切地我果然内心还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但话说回来,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总而言之先把话题转回主题去!

    「冷静点姬路同学,美波!那种事先放一边,现在重要的不是我们性别交换了这件事吗!现在得先决定该怎么处理这女性的身体才对——」

    如此,改变着讨论方向的时候,

    「…………」

    久保君经过了这里。哦呀,今天久保君到校的似乎有些晚呢。

    「啊,久保君,早上好」

    「啊啊。早上好,吉井君」

    就算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毫不介意,普通的和我打招呼的久保君,果然是个好人啊。

    「这样啊,吉井君的性别改变了吗」

    「恩,嘛啊。说来话长……」

    「虽然平常是没法相信这种事的,但要是你们的话就能接受了」

    虽然这好像不是啥夸奖的话,但能这么快理解说实话真是帮了大忙了。

    「那么,我先去教室了」

    「恩,走好」

    好像是真的接受了一样,久保君以一如既往冷静的样子离开了这里。没被我们的骚乱搅乱步骤这点,这不愧是学年次席。

    「喂明久。刚才的是久保?」

    「……你没事?」

    刚才还在战的不可开交的雄二和闷声色狼,都停下了攻击走到了我的旁边。哎呀,为啥他们这么担心啊。

    还说没事什么的,

    「果然久保君真是了不起呢。这样还能如此沉着冷静,真想好好学习一下他的定力啊」

    「这,这样啊」

    「……明久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就这么想好了」

    「?为啥用这么不干不脆的说法啊?」

    在雄二和闷声色狼用意味深长的反应开始疑惑不久后,

    『我的春天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听到了从校舍那边传来的巨大声音,描述为是宛如是从灵魂发出的呐喊也毫不为过。哎呀,为什么,虽然是很耳熟的声音但他好像并不是会那样做的类型啊。哇呀……。

    「明久,就算大脑拒绝理解,本能也不会就此将错就错的样子呢」

    「……身体微微颤抖了」

    搞不懂啊,虽然完全搞不懂……但心中渗出的恐惧的碎片到底是什么呢。

    「瑞希,现在不是我们争论这些的时候了」

    「……是啊。这里我认为首先要以明久君——不,是小明的人生安全为最优先,美波酱」

    然后虽然不是很懂但姬路同学和美波的争论也结束了的样子。这就是所谓的歪打正着……吗?

    「确实……变成女孩子就有很多不得不注意的事呢。……主要是,我们班的那群家伙之类的」

    『喂,小明似乎真正变为女生了』

    『真的假的,那我要去告白』

    『等等,这里该我先上』

    就像这样,让人感到大变身的危机的对话,在这群熟识的笨蛋中此起彼伏。

    我是打着寒战的一方,而雄二却是一脸得意的样子。

    「和明久不同,就身体安全这方面来说我可以说是安心的不得了」

    「嘿诶?咋回事?」

    「最近,翔子那家伙十分危险」

    呼姆,危险呐。

    「具体来说的话?」

    「……前不久她在书店买了胎教的书恰好被我看到了」

    「…………」

    我不知所言了。

    「但是,现在我和那家伙是同性!都是女的就没有那种危险了!所以我的身体是安全的,就算说想回到原来的身体那家伙也会帮忙的——」

    「……雄二,早上好」

    在雄二口无遮拦地雄辩的时候,他听到了用没听过的声音以及听过的说话方式的招呼声。

    向发出声音的那方看去,在那里的是与用美型这种表现所相符,宛如活动了的冰雕般的少年。

    好的,以防万一确认一下吧。

    「那—个……雾岛同学,是吧……?」

    「……恩」

    雾岛同学(♂)有些扭捏地点了点头。

    「……早上起来,就变成男人的身体了」

    「畜生啊啊啊啊啊啊!(咚)」

    「啊!雄二!不用从雾岛同学那里打探出情报吗!?」

    主张着自己人身安全的原男人,飘动着漂亮的头发逃了出去。

    ☆

    「……雄二。变漂亮了我很开心哦」

    「别,别靠过来,翔子……」

    然后,钻进了作为我们现在教室的C班的雄二立刻就被抓住了。原本性别不同还能有一丝余力,而在身体变化了的现在体力的差距也是不言自明了。

    「……起来的时候虽然很绝望,但雄二也变成女生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你在说什么啊!?你其他的事情也多在意一点啊!」

    变成了女生的雄二,被变成了男生的雾岛同学强行逼近着。

    唔—姆……。该说什么好呢。

    「呐闷声色狼」

    「……什么事」

    「我们日常的风景,要是男女逆转了性质就变得很糟糕了了吧」

    「…………同意」

    「别说风凉话了稍微来帮我一下展现一下实际行动啊!?」

    充分发挥出腕力迫近着雄二的雾岛同学的样子,已经超越强迫到了犯罪的等级了。……不对,嘛啊。就算是原来的性别我觉得这样的行动也足够到了犯罪等级了。

    「嘛啊嘛啊,冷静点雾岛同学。雄二什么的就像平常一样随时都能搞定的——」

    如此,我这么说着安慰着雾岛同学,

    「糟,糟糕了啊大伙!虽然说出来很难马上接受,但早上起来老朽的身体就——你们是谁啊!?」

    在那里的是很少见上气不接下气跑来的秀吉。

    「啊,早上好秀吉」

    「早上好木下君」

    「来晚了哦,木下」

    「……早上好,秀吉」

    「难,难道说是,明久和岛田和闷声色狼……那边的是雄二和雾岛吗……?」

    哦,正解,不愧是用观察眼来评定的秀吉啊。

    「然后秀吉,发生了什么吗?」

    「姑且对老朽来说是很重大的变化,但在你们面前都是些细枝末节的事了……」

    这么一说,也确实不是感觉不到秀吉的胸看起来比平时稍微膨大了一点。

    然而好在,

    「秀吉被害情况并不严重真是太好了」

    「不是,老朽好歹身体也是被变成女性的了……」

    虽说错在雄二,但把别人卷进来我还是很介怀的。秀吉没有变成肮脏的大叔真是太好了,这结果让我彻底放心了。

    「秀,秀吉变成女生……了吗……?」

    「…………。为什么是疑问句,雄二」

    从雾岛同学手里逃走的雄二,一边把我当做盾牌一边向秀吉问道。说实话我也完全没看出哪里不同。

    『喂,你听到了吗?』

    『啊啊,似乎木下都变成真真正正的女生了』

    『这样啊,虽然跟至今为止都没差别的感觉,但这样新娘候选人又增加了一个啊』

    『小明和闷声色狼和坂本和木下吗……。选择太多我好迷茫啊……』

    班里的那群人看了之后纷纷这么说道。这说起来实在很恶心啊。这里不好好说他们一句可不行!

    「大家冷静点!虽然现在是这种样子,但重要的并不是身体啊!」

    『住嘴吉井!』

    『事到如今你觉得那种理由能吃得开吗!』

    『对我们来讲身体是女的就已经十分足够了!』

    「…………」

    真的觉得,这些家伙完完全全不在乎的态度实在吊到不行啊。

    但是,这种思考方式三观太不正了!看异性的时候重要的不是外貌!这种时候重要的是——

    「应该判断内在有没有作为女性的魅力才对啊!」(※擅长家务)

    「…………说的不能更对了………!」(※擅长料理)

    「明久你偶尔也会说几句好话嘛!」(※喜欢小孩)

    「深有同感」(※秀吉)

    「太完美了啊」

    「挑不出毛病啊」

    「……雄二,入籍吧」

    搞毛啊!完全没有说动他们的感觉啊!

    呀嘞呀嘞。这样只能用一如既往的那招了吗……。

    「跑起来!」

    「「「哦!」」」

    『『『啊!』』』

    我们几个判断即使继续待在教室也只会单方面增加危险,于是我们以一如既往的团队合作飒爽地逃出了教室。

    ☆

    「然后,该怎么办啊雄二」

    「还能怎么办,只有去解读这本书了」

    在甩掉了追兵的旧校舍的空教室里集合的我与雄二与闷声色狼以及秀吉,围着说到的那本书讨论着。

    「这样啊,就算是我们也……」

    「…………完全读不懂啊」

    秀吉和闷声色狼也举手投降了。糟糕了啊……。

    「虽然还想确认一下雾岛同学有没有解读过这本书」

    「但现在的状态站在他们面前实在太危险了」

    「…………而且我们没有胜算」

    确实我们的腕力变弱了,而雾岛同学变强了。正面冲突的话我们没有丝毫胜算。

    可是,这样想如何。

    「把雄二给卖了的话雾岛同学会帮我们吗?」

    「为什么你能将人类的真善美舍弃到这个程度」

    「真是不得了的外道啊……」

    我觉得为了达到目的某种程度的牺牲是无可奈何的。

    「放弃吧明久。那个样子想求翔子帮忙是痴心妄想。然后,要是我被背叛的话我还会不留余力地把你们也给卷进来的」

    「唔~嗯……。果然是这样吗」

    「可以的话还请你只把要卖你的明久卷进去就好了……」

    这样的话要得到雾岛同学的情报就很难了,只有想办法找其他手段了。

    「…………学生不行的话,老师怎么样」

    闷声色狼一边看着古书一边低声嘟囔道。对啊!还有这手啊!

    「就这么办,闷声色狼!」

    「确实老师说不定读得懂呢!」

    「这样的话就是古典老师,或者是高桥女士!」

    在看到一丝光明而崛起的我们,还有希望!

    ——然而,昂扬起来的斗志好像惹事了。

    『哈!?我感觉我听到了现在变得可爱的小明的声音了!』

    我听到了,在这种事态可以说最不想见到的女生,玉野的声音。

    「好嘞!确立了作战方案就赶快行动吧雄二!」

    「不等等,我感觉在这种时候把你卖给玉野的话我们就能安全行动了」

    「…………好主意」

    「你说什么鬼!为什么你能将人类的真善美舍弃到这个程度!」

    「无聊的争斗先放在一边,还不赶紧从这里撤退吗?」

    秀吉说的对啊!这种时候同伴闹分裂是不会让事态好转的!

    『这里有小明的女装气息——不对,不是这样。这种感觉虽然穿着女装但又没有穿女装的感觉……?总而言之,就是感觉到了那类东西!』

    糟糕了。已有的探知能力正超越着人类的极限的玉野同学笔直地朝我们这边冲来。

    「快点雄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毕竟在玉野同学面前藏起来这类的行为都没有任何意义!

    「没办法了!一边远离玉野一边向职员室前进!」

    「…………收到」

    「了解」

    我们逃离了空教室,向着玉野同学的声音的反方向逃去。

    没关系。只有玉野同学一个人的话多少还是有办法的。

    『真是的……。真是过分啊闷声色狼君。发生了这么有趣的事都对我只字不提什么的』

    『把美春重要的姐姐大人弄成肮脏的男人的那群渣滓们……绝对不原谅……!』

    「为什么我早上起来变成男人了啊……!绝对要好好拷问一下秀吉这是不是他干的,就把他的关节全部扭曲到反方向吧……!」

    ——是的,要是是一个人的话。

    「为什么我们的敌人有这么多啊!?」

    「鬼知道!总之先跑再说!」

    因为不习惯的身体的原因,没法像原来一样跑的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特别糟糕的是身材超好的雄二,这样一边被胸部妨碍一边跑的状态要是招致美波的怨恨就会增加无端的危险了。

    「……找到你了,雄二」

    「切!翔子!?」

    即使拼死地迂回跑向目标的新校舍职员室,也因为一个接一个出现的追兵而完全抵达不到目的地。

    「你要逃到哪去啊,闷声色狼君♪」

    「这个人渣狗屎……!把美春的姐姐大人还回来……!」

    「秀吉,详细情况就(用拳头)说给我听听吧……!」

    跟在雾岛同学后面的还有,工藤同学,清水同学,木下同学,这几个可以被称为给我们生命带来危险的四天王不断迫近着。

    「怎么办雄二!已经不是可以再谈新校舍云云的状况了!?」

    我一边迂回逃避着,一边向旁边跑着的雄二问道。

    「我明白了!这样也只能放弃职员室了!」

    「这样啊,那放弃了职员室后该怎么办?」

    「…………只要有玉野就绝对藏不住」

    玉野同学给人甚至不知是不是该说是她放弃做人了才达到这种境地的感觉,以她为对手的话,不管藏在哪里她都能找出女装的气息。要确保身体的安全,也只有找即使是暴露了她也进不来的地方了——

    「只有一个地方,是我目前能想到的」

    雄二轻轻低语道。目前能想到的?

    「那是避难用的地方?」

    「啊啊,不用说那些人肯定进不来——说不定还能解读这本书」

    「你说什么!?」

    「…………太赞了………!」

    这不是对现在的我们来说的基本就是理想乡吗!要真有那样的地方肯定要飞奔过去的啊!

    「所以说是哪里啊雄二!」

    「是现在不好去的地方吗!?」

    「不,就在旧校舍内」

    旧校舍内!越来越恰恰好了!

    「那快点出发吧!」

    「…………事态急待解决……!」

    「话是这么说……」

    雄二含糊不清了起来。这家伙到底还有什么好踌躇的!

    「已经没有迷惘的余裕了雄二!」

    「我等已经没得选了吧!」

    「…………十万火急……!」

    「这我也懂啊!我也懂啊——」

    雄二痛苦地,挤出了这句话,

    「——那个地方就是补习室」

    他告知了我们那个理想乡的所在。

    原来如此!平常虽说是地狱,但今天确实是理想乡啊!逃进去的话就谁也进不来了,在旧校舍的话,铁人还能解读那本书也说不定!

    「好嘞!那么马上向补习室——」

    「等等,你好好想想明久」

    在行进方向改为补习室的这个时候,雄二用十分认真的声音喝止了我。真是的!这家伙刚才就在磨磨唧唧干嘛!

    「干嘛啊雄二!现在我们剩下的希望只有补习室了!」

    「可是啊明久,想想一下吧,在补习室的铁人——」

    补习室的,铁人?

    「——铁人,变成了女的怎么办」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

    不由得大声悲鸣了起来。这,这真够恶心的!只有那个样子我绝对不想看到!这就是这家伙一直犹豫不决的原因吗!

    「快停下雄二!看到了那玩意我觉得我这生是没法再笑第二次了!」

    「…………究极的视觉破坏兵器……!」

    「老,老朽也没有看见那个还能保持平静的自信……!」

    「啊啊,所以我也说不出口啊」

    话是这么说,可这样下去不管什么时候都变不回原来的身体啊……这样的话已经没有后路可退了。

    「雄二!别管三七二十一了!」

    「你想干什么?」

    「之前交换身体的时候,把书撕破了就恢复原状了嘛!所以说——」

    「…………这次也弄破,吗」

    「可这样要是变不回来就惨了……!」

    没错,即使这样都没变回去的话我们就连唯一的解咒手段都没了。

    但是……!

    「「「「这也比看到到女的铁人好了十万八千里啊……!」」」」

    四人全员意见一致。

    我们的意见化一。都已经这样了哪能不放死一赌!

    「OK!我附议明久!」

    「一决胜负吧!」

    「…………一定要顺利……!」

    在我们点头示意之后,雄二取出了之前的那本书。

    将那本古老装订的本子放在了手上,注入力气——纵向一口气撕破了它。

    拜托了……!拜托回到原来的……!

    「…………」

    「……」

    「…」

    ——变回来,失败。

    「明久你丫,现在玩个球球蛋啊!」

    「才不是我的错!是雄二的撕法有问题!」

    「也就是说老朽要一生都是这个身体了吗!?」

    「…………怎么会这样……!」

    一致的心瞬间分崩离析了,真是短暂的意见统一啊……。

    就在我们七嘴八舌一人一句的时候,

    『『『找到~~啦~~』』』

    听到了不知道是谁发出的恐怖的声音。

    「「「畜生啊啊啊!」」」

    我们发着悲鸣向着声音的反方向疾驰而去。

    结果那天,我们在学校内来回奔走,遭遇了消耗得说是马拉松也毫不逊色的运动量的悲惨状况。

    ☆

    然后第二天早上。

    在我睁开眼睛起了床后,看着自己的样子大吃了一惊。

    「……啊嘞?恢复原状了……?」

    平实的胸,长着肌肉的手腕。手脚的长度也明显变得比昨天长了,这毫无疑问是变回原来的身体了。

    「唔~姆……。为什么变回原状了呢……」

    我一边斟酌着,一边走向了客厅。

    然后在那里的是,

    「哦,起床了啊明久」

    为什么雄二会在这。啊嘞?雄二借宿不该是前天才对吗?

    「也就是说,那场骚动是我的梦吗……?」

    虽然实在太有临场感,但一定是那样吧。

    而雄二好像听到了我细细碎语的结论,

    「喂,明久。昨天晚上,你做了变成女生的梦了吗?」

    然后,雄二这么问道。

    「诶!?那雄二也是!?」

    「啊啊。做了。不,但那实在带有不能想象这是梦的现实成分了……」

    完全有同感。那个现实感完全感觉不到是梦。假如说是梦,两个人同时梦到同样的东西不是明显很奇怪吗。

    「这到底是……?」

    对苦思冥想的我,雄二用「这样说的话」为引子开始分析道。

    「那本书,我们确实有感觉到它实现昨天我们说出来的事情」

    「啊,恩。言灵确实就是这么种东西嘛」

    「如此说来,那它也实现我们我们昨天说的其它的对话了不是吗?」

    这么一说我开始回想了起来。

    那时交织的最后的话语。

    『那么,晚安雄二,做个好梦』

    『啊啊,晚安,至少梦里能让我开心点我就谢天谢地了』

    也就是说,那本书——

    「把那个判断为是对我们来说的好梦吗!?」

    「有这个可能性」

    那哪里算是个好梦啊!是噩梦还差不多吧!

    真是的——

    「撕了真是正确答案呢,那本书」

    「是啊,这“咒术”写的不是虚有其表呢」

    这个简直可以说是“祸从口出”呢,我不禁这么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