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 Storys 炎凪AS-『名为姐弟的羁绊』
    『名为姐弟的羁绊』

    凪:“小舞衣的弟弟~是在哪里呐?好像是叫……巧海君吧”

    因为从大门走,经过玄关的话,要写名字还有许多麻烦的事,所以我轻快的越过了围墙。

    凪:“话说回来,虽然越过围墙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最近麻烦的事还真多呢……”

    特别是说起从上次星咏之舞开始世界的变化……真的感觉人类真是让人出乎意料想像不了……与300年前相比,把人聚集,把人分开,要使别人听自己的话,相信自己的话,真的是十分麻烦的事呐……

    凪:“接下来……应该是这一带的某间病房……”

    轻快的在医院两边种植的树上跳跃,一间一间的确认。全是老爷爷和老奶奶啊……

    凪:“……啊咧?是那孩子吧……”

    在一间病房里,看到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应该还是9岁,马上就要到10岁了吧。在我看来就是个刚诞生的生命……但是,那个颜色……我也有调查过人类,或许……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吧。

    在我暂时靠在树上往病房里看的时候,他只是在床上,一直盯着天花板。

    凪:“不读读书,玩些什么吗?”

    说完,他下意识的往这里看来。我朝他笑了笑,他似乎是吃了一惊,向这里走来并打开了窗。

    凪:“嗨~你好”

    巧海:“你,你,你好……你是……?”

    凪:“我是凪,炎凪。现在正在散步途中,不过对你有些在意。因为你好像没什么精神。”

    为了掩饰所以先说了个谎试试。

    有些惊讶,有些疑惑,我还以为他会拒绝我,但他却笑了。

    巧海:“呐,能到这里来吗?因为水果我一个人吃不完”

    他居然邀请我进他的病房……

    巧海:“那个……要什么好呢?苹果可以吗?不过我不太擅长削皮”

    凪:“那样的话我来削吧,对于这事我还是有两手的,鴇羽巧海君。”

    巧海:“哎?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凪:“呵呵~为什么呢?”

    不可思议似的,巧海在房间里四处张望。也许,他是在找什么能成为线索的东西吧。

    凪:“巧海君,这把水果刀借我一下。巧海君只要躺在床上,我马上就会把苹果削好的。”

    巧海:“呃,恩……十分感谢”

    虽然有些惊讶,但马上又露出了笑容。总觉得,有些奇妙。突然把坐在窗外的我叫道房间里,却什么都不问……这不就显得我太狂妄了。

    凪:“呐,你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难道你什么都不问我吗?”

    巧海:“哎?是炎君对吧?名字刚才已经听说了”

    凪:“…………”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孩子……

    凪:“叫我凪就行了。我也还只是个风华学园初中部的学生。知道风华学园吗?”

    是小舞衣将要入学的学校。不知这件事他听说了没有。

    巧海:“是的,我知道,因为姐姐她今年就要进那里的高中部了。”

    凪:“嘿~你有姐姐啊。是个怎样的姐姐?”

    巧海:“恩……我想想……”

    用手指抵着嘴,望向天花板。

    巧海:“非常温柔哦。还有,很会做料理。”

    凪:“那么,平时就是由姐姐来?”

    巧海:“是的,一直都是姐姐帮我削皮的。”

    把皮削掉,将切下的苹果放在容器里,和巧海君两人一起吃。

    凪:“这个苹果真好吃”

    巧海:“这是姐姐选的甜苹果。她很善于选甜的苹果哦”

    凪:“原来如此”

    温柔的姐姐……吗。

    阳巫女:“那岐,明白了吗?农作是永远都要继续下去的,农业则必须要懂得气候只是。”

    那岐:“是,姐姐”

    阳巫女:“习得鬼道,要是能自由使用它的话,也就能使农业的发展更加快速了吧。这么一来,国家就富裕了。国家富裕的话,国民也就富裕了。为此,为了引导国民与国家,我们也就必须变强。变得更强,然后,使用鬼道使国家更加富裕。当然,在发生战斗时,鬼道也可以派上用处。我也好,你也好,同样都是为了国家,为了国民而存在的。”

    那岐:“姐姐……那岐我,只是为了姐姐而存在的……国家和国民什么的,我不明白。”

    阳巫女:“那岐,那是因为你还小。不过这是不行的哦。你必须要有这份自觉,明白自己的立场。你是我阳巫女的弟弟。你必须明白身为我的弟弟,有着何等意义。”

    那岐:“是,是……姐姐……”

    阳巫女:“呵呵……露出那么落寞的表情,真拿你没办法,明明马上就要10岁了,不得不让人先想到这些。”

    那岐:“那岐还只是孩子……而且姐姐最近,都不和那岐一起睡……”

    阳巫女:“不过,说到10岁已经可以算是个优秀的男性了哦?说什么天真的话呢……真是的”

    那岐:“但,但是……”

    阳巫女:“真拿你没办法……今天就让你和姐姐一起睡吧。但是,只到你10岁为止哦。”

    那岐:“呃,是!姐姐!一定!”

    阳巫女:“受不了,真是个精神的孩子……”

    巧海:“凪君……?”

    凪:“啊,对不起……不好意思啊。我也有个姐姐,刚才在想那个人的事……”

    巧海:“是这样啊,凪君的姐姐也很温柔吗?”

    凪:“怎么说呢……过去算是个严厉的人吧。不过,当然也有温柔的时候”

    话音刚落,巧海君的表情暗了下来。在想着他是怎么了的时候,我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或许他是个比我想象中更聪明的孩子……

    凪:“我姐姐她现在也还在哦,我们有时还会谈谈话”

    巧海:“啊,这样啊……这真是太好了。呐,凪的姐姐,是把凪君当成大人来照顾吗?”

    凪:“恩~我想想……不过我更想被当成是个孩子来照顾……而且我觉得被当成大人来照顾很奇怪”

    巧海:“虽然姐姐也并没有把我当成是小孩来照顾……不过我想早日成为大人”

    想快点长大成人……吗。难道巧海君他察觉到了吗……之后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

    凪:“巧海君你,在这医院里待了很久了吗?”

    这家医院里技术好的医生很多。因为这里,风华的土地需要好的医院。在一番地的医院被紧急处理的人们,几乎都来这里。但是……正因为如此……

    巧海:“不是,是最近才转到这里来的。还没到一星期”

    仅仅是如此……从一般的医院转移到这里的意义……反而更加重大。

    凪:“是吗……要是能治好就好了呢……”

    巧海:“是,因为姐姐她为了我,也一直很努力……而且,我想我自己也必须要努力”

    凪:“恩,这是最重要的……”

    巧海:“所以凪君是我来到这个镇后,第一个认识的人……”

    第一个认识的人……吗。

    凪:“那么,可以的话,我就来当你在这镇上的第一个朋友吧”

    巧海:“哎?可,可以吗?”

    凪:“当然啦,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巧海:“是什么?只要是我办得到的事情的话……”

    凪:“并不是什么难事啦。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的事,说给你姐姐或是其他人听。因为要是被医院的人知道的话,我会被赶出去的。”

    巧海:“这样的话”

    在说完这是件很容易的事后,他笑了。

    凪:“说起来,听说你姐姐将要紧风华的高中部,难道还没有进吗?”

    巧海:“是的,有许多东西要准备,貌似是在都办完后入学。不过今天好像要开始打工了。姐姐她,在打许多工,全部都是因为我……”

    这么说来,我好像也曾见过资料上写着父母双亡……原来如此……小舞衣是个努力的人……吗。在来到这里之前,只是顺便看到她,下次去看看她的工作吧。

    巧海:“快要到约定的时间了,我想她马上就会来这里的。”

    凪:“是嘛。那么,我还是先走吧。”

    凪:“啊……是吗……”

    表情有些寂寞……

    凪:“我能再来吗?”

    巧海:“当,当然啦!因为……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凪:“谢谢~那么,再见啦。不好意思,窗户就让它关着吧。”

    说完,我果断的跳了下去。

    在那之后,虽然又好几次来到巧海君的病房和他聊天……为什呢?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我自己也不明白。是因为在意那对姐弟吗?我?

    黎人:“怎么了?凪。在想事情吗?”

    我转向突然传来的声音。

    凪:“恩?什么啊~原来是主人啊……”

    虽然马上就明白了是谁的声音,但还是装作很惊讶,耸了一下肩。

    这个人,不怎么讨人喜欢啊。不过,黑曜之君他也不会喜欢谁……

    黎人:“明天又会有一个HiME候补进来。虽然之前为了办手续已经进出过几次学园,不过明天会正式入学。”

    凪:“啊~小舞衣”

    黎人呢:“什么啊,你知道她啊……”

    什么‘什么啊,你知道她啊……’啊,明明已经知道我所知道的事情。

    凪:“我是负责进程的哦?不可能不知道计划吧。或许应该这么说,这本来就是我的计划……”

    黎人:“要是明白自己的工作的话,就不要到小舞衣的弟弟那里去,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吧。”

    凪:“唉……”

    不管什么事都被他看穿了吗……因为被一番地所封印,所以不管怎样都背叛不了呐……反过来说只要封印还在,就一定有解开封印的办法……虽然也调查了很多,不过好像就连神崎一族也已经不知道解封的方法了……没有办法呢……

    凪:“那么,主人找小真白有事?”

    黎人:“是的,那个女人……放下自己身为一番地成员的职责,为所欲为……”

    凪:“啊哈哈,确实是呢。我也吓了一跳呢,在小真白说出‘恋爱禁止’的时候。因为鼓励恋爱,一~直都是促进星咏之舞发展的方法呢~”

    ‘哼’说完,主人进了理事长宅。

    凪:“第12个……!?小舞衣她,明明昨天才刚觉醒……是吗……小朔夜她……”

    月读完全觉醒了,也就是说之前作为半个HiME的朔夜这下就成为正式的HiME了。也就是说,这么一来……就聚齐了……吗。

    星时计的刻度,每过300年一次的声音……12位姬巫女……

    凪:“今天的舞到最后……”

    不管怎样,迦具土出现了。虽然被束缚着,但它的出现已经可以算是奇迹了。事情到底会变得怎样,根本就想象不到。这次的星咏之舞……

    凪:“…………”???:“————那岐”

    凪:“…………?啊,姐姐……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凪没想到还能再次和姐姐说话,实在是非常激动。”

    真白?:“像这样直接对话,已经不知是多久之前的事了……进入这个身体后,还是第一次把?”

    凪:“是呢……”

    像这样对话,是在上回的,300年前的的星咏之舞之前,姐姐她明明应该还记得的……

    真白?:“姬巫女终于都聚集齐了呢。”

    凪:“是的,正如您所见”

    姐姐静静的点了点头。虽然是小真白的身体在点着头,打我却能看到重叠在她身上,姐姐当年那绮丽的身姿……

    凪:“小舞衣,小夏树,小命,小朔夜,小碧,小静留,小奈绪,小茜,小晶,小雪之。还有紫子修女。不过……小爱丽莎她……也算是其中之一吧。”

    真白?:“一番地的计划,应该没有太狂妄吧。星咏之舞也还是不可避免的吧……系统并不能说是完备的。凪,虽然黑曜之君也有些怀疑,但计划是绝对不能失败的。”

    凪:“我明白的哦,姐姐……”

    真白?:“恩,我相信你……那岐”

    凪:“那个身体,因为不是十分健壮,还是先回馆里去吧。”

    真白?:“恩,也是……那岐,总之要将媛星……只有将媛星送回去是必须的。那是对国家,对人民而言,最最重要的事。”

    凪:“铭记在心,姐姐。全部都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还有,为了姐姐……”

    巧海:“凪君,欢迎”

    凪:“谢谢”

    我从窗外咻一下进到里面,今天要切我带去的白兰瓜给他吃。

    凪:“随意进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呢……或许护士小姐会生气”

    巧海:“没关系的哦,她也说过水果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过要告诉她都吃了些什么”

    凪:“咦?吃白兰瓜之类的……没关系吗?”

    巧海:“没关系的,十分感谢。因为已经做了很好的掩饰工作了”

    他恶作剧般的笑了。没想到他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只有直率才像个大人的孩子……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吧。

    巧海:“其实刚才,师父他有来过哦。是在凪君之后交到的朋友。重要的第二个朋友。”

    凪:“那个……之前也有提到这个人吧?那个人,好象是……考古学的老师……是这样吗?”

    巧海:“是……老师吗?”

    凪:“呃……还是……研究者呢?这么说来,我也记不清楚了”

    巧海:“恩,对对,是这样的哦”

    凪:“是嘛是嘛……”

    好危险……差一点就下意识的说出口了。

    凪:(高村老师啊……)

    那个人果然,有小野家的血脉呢。下次去问问小真白吧。不,或许小真白还没注意到这点。虽然姐姐有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但是因为这不详的诅咒,也就不可能和她说这个了……真是的,都把人当成什么了。难道这也是命运的恶作剧吗?虽然我认为恶作剧是我的专长,但对手是命运的话也就完全没办法了……

    不过,再次看见草薙,那已经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呢?几百年……不,已经超过1000年以上没见了吧……是从弥勒的出现,小野家被压制后开始……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它了呢。没想到,他们家的末裔直到现在仍珍惜的持着它。对了,并没有十分珍惜吧。当我看到那把没任何用处的草薙的时候,不禁就笑了出来。说真的……真没想到,算上那棵树中的那把,在这封架之地居然能聚齐2把草薙。没想到,又发生了这种事……

    巧海:“呐……凪君?”

    凪:“啊……不好意思,巧海君”

    巧海:“没事,但凪总是会在这里发呆呢。不过我倒是没有在意啦。”

    凪:“和巧海君谈了很多后,不……只是单单听你说些什么,就会使我想到很多哦”

    在听着你说姐姐的事时,就会想起过去的事情。算是在偶然中遇见了小野家的末裔,也让我想起了许多。而且小舞衣又召唤出了迦具土。

    凪:(迦具土……)

    虽然因为草薙的事而吃了一惊……但还是这件事比较令人惊讶。

    没想到居然会是迦具土……小舞衣和巧海君……你们到底……

    要是把迦具土的事说给姐姐听,她又会怎么想呢?恩,还是再去一次姐姐那里和她说说吧。虽然这段时间是为了聚集姬巫女,所以少见的出现了一下……啊,不过也并不想让小真白听到我与姐姐的话……还是算了。

    巧海:“凪君……你有没有那种,觉得自己有时会,妨碍到姐姐的这种感觉?”

    凪:“巧海君……?”

    他一定是很在意吧,虽然我是这么认为的。

    凪:“我呢,就是个这样的弟弟。因为姐姐真的是个很难干的人,不管何时我都只是个累赘”

    巧海:“凪君你……?”

    凪:“希望自己能不再妨碍到姐姐,希望自己能帮到姐姐。我从小时候起就一直是这么想的。”

    对,我的人生充满希望自己能帮到姐姐这样的想法……

    阳巫女:“来吧,那岐……到这里来”

    那岐:“姐姐……”

    阳巫女:“明白了吗?那岐”

    那岐:“是,那岐我……要是能为了姐姐献上这条性命的话……要是能帮到姐姐的话……我就满足了……”

    阳巫女:“不是这样的……那岐,你的性命并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国家,为了国民而献上的。”

    那岐:“那岐我……要是姐姐愿意的话……那么,国家和人民的事……”

    阳巫女:“那岐……总是让人烦恼的孩子……”

    那岐:“姐姐……”

    阳巫女:“那么,我们开始吧……媛星马上就要到来了。已经变得……月亮那么大了……放下它不管的话,每次循环过后就会朝这颗星撞来的吧。已经没有时间了!”

    那岐:“是……姐姐。那岐我,为了国家,为了国民,还有……为了姐姐而接受仪式。这么一来就可以了吧?”

    阳巫女:“恩,是的。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你也是现今这个国家鬼道仅次于我的术士。要是集合两人的力量的话……”

    那岐:“迦具土……”

    阳巫女:“来吧,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为了使用召唤出迦具土的力量,就要使用这把草薙。”

    那岐:“姐姐……”

    阳巫女:“那岐……呜……呜呜呜……那岐!为了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呢……呜呜……”

    那岐:“姐,姐姐?为什么……要哭呢?那岐还是第一次看到姐姐哭泣……不要哭,姐姐……”

    阳巫女:“呜……呜……呜呜呜……我不想失去你……果然……呜……不行……呜呜……”

    那岐:“姐姐……姐姐不是一直都对那岐说吗?说为了国家和人民,引导者必须在某个时刻牺牲自己。”

    阳巫女:“呜……呜呜呜……”

    那岐:“姐姐……现在正是那个时刻不是吗?对那岐来说是,对姐姐来说也是”

    阳巫女:“呜……呜呜……说……的也是呢……我忘记自己曾经对那岐说过这些话了……你已经很优秀了呢……”

    那岐:“呵呵,这是当然的。而且,那岐感到很高兴哦,召唤必须的祭品,思念之人,就是最重要的人,对吧?能成为姐姐最重要的人,比任何事都要开心。来吧,姐姐,已经没有时间了,快准备召唤的仪式。”

    阳巫女:“在做完准备之后,我也打算和你,一同去往另一个世界。让我们一起,见证结局吧……”

    那岐:“是,我会等着。只是,我对那个,留在现世的那个孩子……有些在意。请把他培养成出众的人才。”

    阳巫女:“结果到最后还是没能拥抱一下。请原谅我。那个孩子是,台与是……必须担当次代神明之身……呜……呜呜呜……那岐……呜呜……”

    那岐:“恩,我明白。来吧,姐姐,拜托了,时间已经……”

    阳巫女:“呜……呜呜……呜……那岐……我亲爱的弟弟……将神力置于你身……————!”

    那岐:“————!……为……为了……姐姐……只为了姐姐……唔……唔唔唔……咳咳”

    阳巫女:“以祝福的语言……迎接神的降临……呜呜……呜呜呜……呜……”

    那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凪:“要帮姐姐的忙……还真是困难呢”

    巧海:“我……大概,什么忙都帮不上。每次都只是绊脚石……”

    凪:“没有这回事。巧海君你自己也应该明白的吧?”

    巧海:“…………”

    凪:“为何姐姐会来看你,为什么她会那么卖力的打工,巧海君你应该明白的吧?”

    巧海:“是我……”

    凪:“因为你姐姐也期待着,能看到巧海君的笑容。绊脚石什么的,你姐姐一定没有这么想过。当然,有巧海君在,能看到你的笑容,你姐姐她也一定会更加精神,不是吗?”

    巧海:“我的笑容……”

    凪:“所以,巧海君只要多多展现出笑容就行了。”

    巧海:“是……这样吗……”

    凪:“是啊”

    我点点头对他露出了自己最开心的笑容。既然是我,为什么会……是服务过头了吗……

    巧海:“恩……也是呢,或许就像凪君说的那样。”

    凪:“自己没有的东西,对方没有的东西,自己被赋予的东西,给予对方所得到的东西。只要这么想想就没问题了。单纯因为一方的缘故,是很少的哦……”

    巧海:“恩,凪君说的话……我明白……”

    不过,现在的我是使出100%的精力在努力着。受不了,一番地那强力的封印……曾经有数不清的术士为此而困惑……多亏了有姐姐的力量护体,才能使我现在还能发发牢骚……但是发自内心的话却说不出口……

    巧海:“其实我——”

    凪:“恩?”

    巧海:“我,马上就要过生日了……要10岁了”

    凪:“是吗?那真是恭喜”

    巧海:“恩,所以,我向姐姐要了一份礼物,想让她实现我的一个请求。”

    凪:“什么请求?”

    巧海:“我想去海边看看。我对姐姐说,希望她能带我一起去海边。要是能看到海的话,我,就会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用自己的双脚看海的话……”

    从他的视线中,能看出他正在想象自己在海边。

    凪:“原来如此……恩,长大成人吗……10岁的生日,是很重要的呢……”

    巧海君开心的笑了。那份笑容,看了让人稍稍有些心痛啊。

    凪:“那么……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是时候要走了”

    因为我不适合这种平心静气。

    巧海:“准备?”

    凪:“没什么……只是有许多不得不做的事情”

    也就是每300年一次的祭典,因为我是负责进程的嘛……

    凪:“再见啦~巧海君。笑容哦,不要忘记啦”

    不会再和他见面了吧……再过一周左右,他的生命之火就会消失。命运是……这么指示的。因为活的时间长了,就连不好的事也能判断出来,也真是件令人烦恼的事……

    10岁吗……真的,让我想起了许多事。这样的事,在至今为止的星咏之舞中也还是第一次。

    凪:(小舞衣……会难过的吧……姐姐她……也会难过的吧……)

    过几天……去看看小舞衣的近况吧。

    凪:“呀嚯~小舞衣~今天也好晚呢~夜游了?还是别去为好啊~”

    舞衣:“凪,凪!?我说你啊,出于对心脏不好的考虑,你能不能别再这么干了?”

    凪:“呵呵呵~不好意思”

    舞衣:“而且我也没有夜游。我可没那种闲工夫。”

    我明白。

    舞衣:“真是的,明明说的不是真心话,反倒总是喜欢说些好听的话”

    凪:“啊,这个,高村老师他也说过和这句几乎完全相同的话呢~”

    舞衣:“哎?这感觉可不太好”

    凪:“虽然说着不好,但是你心情不错不是吗”

    舞衣:“恩?算,算是吧……”

    凪:“哈哈~这么说,舞衣,你和老师之间应该发生了什么事吧?”

    舞衣:“才没有!!”

    凪:“呵呵呵~不舒服了……真可疑呢~”

    命:“舞衣,我肚子饿了……”

    啊,麻烦的孩子出现了。

    舞衣:“啊,命,因为等不及,所以出来了吗?”

    命:“啊!是你!!”

    凪:“哎呀……小命不要露出那么恐怖的表情嘛。再见啦,小舞衣,加油哦,可不能输哦。”

    也是为了巧海君……呢。

    舞衣:“罗嗦!才不会听你的呢”

    凪:“再见~”

    12位姬巫女。有着各自不同的思念。终于将要开始星咏之舞。那么……这次的舞姬会是谁呢?总有一天,从黑曜之君的诅咒中逃脱……想对姐姐说出真心话。就像小舞衣和巧海君一样……没有操心,坦率的……姐姐……国家,人民,媛星什么的全都排除掉,想听的,只是姐姐自己的话。姐姐,请你……和凪再一次……

    凪:“————姐姐”

    难道是那颗红色的星,吸走了我的思念。我感觉那颗星,突然震了一下……

    (Fin)